他仗剑走天涯,本领大,做人实,行天下!

他是一个高考落榜生,偶得神秘的《风水宝鉴》和《圣医秘方》,从此威震乡里,既是武林高手,玄门高手,更是医道圣手,他便是李雨。他仗剑走天涯,本领大,做人实,阅历广,美人喜,行天下!

他仗剑走天涯,本领大,做人实,阅历广,美人喜,行天下!

第1章 圣医秘方

“唉,又落榜了!”

“唉,怎么会落榜呢?”

在潭口中学看过高考成绩后,李雨叹息了一声。

李雨懒得再去和同学们打招呼就默默地走向学校单车棚,骑上他那辆骑了八年的破单车向阳村方向走了,骑了约一个小时,李雨搞得一身大汗,才看到了村里的大山。这是一个江南的典型农村,这个村离潭口中学约二十里,村里有几座大山,还有一条小河蜿蜒全村。

村里有二千多号人,大部分人家都是着辛苦农作的日子,而李雨家位于村尾,有三间土房子,但是家里除了在地里种点水稻种点番薯之类的别无其它,要弄点活钱,得去山外做点小工。此时李雨刚回到村中的那口古井边的路口,一个长得非常壮实的30岁左右的农妇便笑着向他招呼:“先生,回来了?”

由于李雨是村里的第一个高中生,所以村里人便以“先生”来称呼他,久而久之,这个名号便取代了他的名字。

李雨“嗯”了一声,再也没有心情和那农妇说笑了,低着个头朝家里走去。回到家里,他打了盆冷水洗了个脸便直接回到房里。李雨的房间很简陋,一张小方桌上摆满了他十年寒窗的书本。稍微像样的家具就是那张挂着白色蚊帐的老式床了,李雨脱掉那件白衬衣,只穿一条短裤躺在小床上,他有点累了,心累,他实在想不出没有考上大学他应该怎么过?难道就像农村妇女一样天天脸朝黄土背朝天,这样的苦日子他可不敢想。想到这里,他更觉得世界一片灰暗,好像人生都没什么意思了,正在此时,外面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李雨在家吗?”

大门外,只见刘玉一脸焦急地站在大门口。她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少妇,脸上白中微红,很有光泽,眼睛水灵灵的。

“玉嫂,走得这么急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李雨问。

“黄武又打我了,说我是不会下蛋的没用的母鸡。”刘玉的眼泪出来了。

由于李雨是村里读书最多的,大家都把他当作一个百事通来看。当然,李雨平时爱看杂七杂八的书,什么《本草纲目》呀,《养殖大全》呀,《中华武术》之类的他都看。有时上课都会偷偷地放在课本下面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看。当然,他最常看的书就是《风水宝鉴》和《圣医秘方》,可能这些对他的学习形成了太多的干扰,所以他落榜了。

李雨听了这话,马上好言安慰她道“玉嫂,武哥也真是的,你们才结婚二年,没有小孩也是正常的呀,因为怀小孩首先得夫妻间有个相互适应的过程,不是说怀就能怀上的。再说,这个是两个人的事,可能武哥也有问题。怎么能打人呢?”

这时刘玉的眼泪已滴滴落到地上了,地上立即有了个小湿印子。李雨忙道:“玉嫂,进来坐坐,别哭坏了身体。我等下找找武哥,给你出一口气。”刘玉轻移莲步,走进李雨家的小土泥巴客厅,她似乎有点累,一下子就坐在李雨家那条粗板凳上。李雨是村里读书最高的人,再加上又很敬老,所以他那个在村里会看风水,会用独家草药医病的远房大伯李检,他没有儿女,看李雨聪明伶俐,便将农村红白好事的一些礼节悉数传给了他。当然,他手中的汉朝年间流传下来的《风水宝鉴》和《圣医秘方》两部奇书也送给了他。这可是李检给李雨的全部遗产。李检大伯去世后,从来不哭的李雨哭了一夜,让村里整个李氏家族族人,都暗叹李雨和这个远房大伯的感情之深。

此后,村里一有什么红白好事,都会请李雨做礼生,写对联祭祖等活动自然也是由李雨主持了。

刘玉随手用袖子擦了一下眼泪,那份风情万种的样子让李雨不觉痴了,刚刚哭过的刘玉似乎是雨后桃花,非常妩媚。李雨暗想,不知黄武这王八羔子怎么了,这么个美人儿也舍得打,这货,真是不懂得爱女人。

不久,外面的脚步声响了,李雨连忙站起来,当然,刘玉反应也是一样,不一会儿,李雨娘便扛着个锄头走进大门,刘玉叫了声“婶回来了,我也该回去做饭了。”

李雨给娘打了盆水,说声“娘洗把脸!”便进房间看书去了。一般的农活李雨一般不会做,只有在农忙时才会帮一把。不过,回到村里,李雨事也挺多的。不是东家小孩感冒了,来请他抓个草药,就是西家的猪病了,请李雨给看看。李雨毕竟受过正规的高中教育,所以脑瓜子在这方面还是很好用的,他现在已将大伯传给他的那两本书看得滚瓜烂熟了,而且很多草药偏方他都亲自上山抓药试验过。一般双休日或放假在家时,他一早一晚都在山里找草药,试配方。所以,还在读高时的时候,他家里便送到好多当地的农家特产,像鸡蛋之类的更是多得吃不了。因为高中时代的他,在村里给邻居做日子或看病,从来不收钱,但人家送来的这些特产,他只能收下,乡村里的人很淳朴,你帮了他一下,他一定会想法子感谢你,所以特别多人送鸡蛋给李雨吃。

拿出那本《圣医秘方》,看了几页,李雨便觉得看不下去了。他有点躁热,于是便合上书,踱出了家门。他还是习惯性地朝后山走去。快到山脚下时,他突然看到不远处菜地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等他走前时,才发觉是刘玉以一个诱人的姿势在摘菜。李雨看着正入迷,刘玉仿佛感觉到后面有人似的,突然站起,回过头来,见是李雨,于是便妩媚地对她笑一笑,露出了几颗整齐可爱的小贝齿。

“李雨,是你,又出来采草药么?”她温柔地问。

李雨笑道:“是呀,不知你那地里有没有?”这话有点那个。

“有呀,过来采!”刘玉不知怎么地,脸红红地回答。

于是,李雨便走了过去问:“在哪里?”


第2章 夜里采药

李雨走了过去,中间穿过一绿油油的苞米地,不过,李雨无心欣赏这片翠绿,刘玉似乎了发现了他有点那个的目光,于是笑道:“先生,我很好看么?”这片菜地里一片寂静,四处只是一片翠绿,没有其他人。李雨笑道:“你的确很漂亮!”两人不知怎么地越走越近,两人都听到了彼此之间的心跳声。刘玉的脸红红的,李雨上前一步,一只手不觉就牵住了她的手。

刘玉看看太阳老高了,连忙摘上一点菜回家去了。李雨由在菜地里找了几棵草药,在小沟边洗净尽了泥巴也慢慢悠悠地回家去了。

回到家里,发觉娘已做好中饭了,李雨才觉得很饿了。于是,他盛了一大碗饭,美美地吃起来。

吃了饭后,李雨喝了一杯他自制的凉茶,觉得舒服许多了。

“先生哥哥,我妈脚扭了一下,请你去给她看一下。”张寡妇的唯一的孩子小中在门外道。李雨的这个称号连小孩都耳熟能详了。

得,看来又不能午休了,李雨暗想。他挎上大伯留给他的一个仿古药箱,就跟着小中走了。到张寡妇家只不过十分钟的样子。

张寡妇正一脸痛苦地坐在床上,那白嫩的小脚踝肿了一圈,李雨到了。

张寡妇抬走头,叫了声“先生”,便试图挣扎着起来,李雨用手势制止了她的行为。他搬了一条短单凳,就在她床前坐下来,然后说:“你这只脚是怎么弄伤的?”

张寡妇水灵灵的眼睛看着李雨道:“刚才上山砍柴,在背柴下山的时候踩上了一粒石子,滑了一下,脚就肿成这样了。”

李雨用手轻轻按了按脚部,张寡妇一阵吃痛,不过,她忍住痛没有出声。李雨通过触摸,细心感觉到她没摔伤骨头,应该是扭伤了韧带。于是他从随身带来的药箱里拿出了大伯传给他的金针,运气于手,开始全神贯注地给她针灸起来。他自小有空就跟着大伯学习他的秘方,因此他的针灸扎得很好,张寡妇先是有痛的感觉,然后便是一阵麻麻的感觉,再接着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行了半小时针,痛感消失。李雨又按照大伯所教的按摩术,慢慢在在患部按摩起来。张寡妇的脚很好看。他敛住心神,开始用独到的手法轻轻地给她不断地按摩,力道非常均匀,张寡妇便觉得有一种舒服的感觉。她微闭双眼,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李雨手法非常到位地给她按摩着,不过他的内心似乎有点痒痒的,这种感觉真奇怪。目光触及那光滑嫩白的小腿,心想这么好的女人竟然成了寡妇,真是苦了她了。

“小中,去菜地里摘个瓜来用井水冰着,等下让先生哥哥吃个瓜”!张寡妇朝门外在玩沙子的小中喊道。小中应了一声,拿个菜篮子向菜园里而去了。

李雨继续给她按摩脚部,一种舒服感传遍她全身,张寡妇情不自禁地说:“先生,你的医术真好,针灸一下,就感觉不出什么痛了,现在又按摩一下,脚还很舒服!”不过,她抬起美丽的瓜子脸遗憾地又接着说:“你给我治好了脚,我又没什么可感谢你,家里别无长物。”

李雨深知一个张寡妇生活的艰难,他轻声道:“张嫂,你的情况我知道,不用怎么感谢,我学到了这个医术,给乡亲们治病也是应该的。”张寡妇轻叹了一声,似乎是转移话题道:“晚上你还去抓药蛙么?”李雨点点头,他一般会利用空闲的时候去找齐他想要的草药,而当地产的药蛙很难捉到,高考落榜,让他的晚上更是难以入睡,于是他一般晚上也会出去采药。药蛙很难抓到,他已出去了好几夜,都还没抓到一只。

张寡妇笑了笑,晚上如能走动的话,我也会去后山采药。李雨笑道:“你试一下,现在你就可以走动了。”于是扶着李雨的肩头下了床,李雨怕她久坐不适应,还是伸手扶住了她。张寡妇在地上试着走了一下,果然脚夫不痛了,她高兴地说:“先生,你的医术的确相当好!”

这时,小中用菜篮子提了个大西瓜回来了。他虽然小,却很懂事,在缸里舀了一盆水,将西瓜进入盆里水中。古井水就是清凉,不一会儿,西瓜差不多凉下来来了。张寡妇熟练地切了瓜,那小饭桌上便摆满了西瓜。张寡妇道:“先生,这里没什么吃的,吃自家种的西瓜!”

吃了几块西瓜,李雨从张寡妇家出来。他有点累了,决定回家休息一下。

下午天气热,李雨回家后看了一会儿《圣医秘方》,觉得有点儿累,于是便躺下休息了。这一躺就睡着了,醒来时见娘已做好了晚饭,李雨起来洗涮了一下,便吃了晚饭,带了个小药篓子,带了个手电,就朝后山走去。还好今晚的月色很好,并不用手电就可看清山路。李雨一路搜寻着药蛙,可是一路上也没有发现一个。渐渐地,靠近山脚了,依稀发现一个身影在前面,李雨走近时,发现是张寡妇,她的脚完全好了,现在行走如常了。

“哦,张嫂,你怎么来了呀?”李雨笑问。

“小孩吃过晚饭后睡了,我觉得晚上呆在家里也没什么事,于是出来走走,看能不能找到你需要的药蛙。”张寡妇回答道。

两人走近了,李雨发觉晚上的张寡妇更俏丽,那对兔子更是动人。不过,张寡妇突然大胆起来,伸出那双玉手就要抱住李雨,李雨回过头四下张望了一下,月明星稀,晚上没什么人出来活动。不过,他还是叹息了一声道,张嫂,别这样。

张嫂闻言,脸上一红,低下头去。


第3章 对你不客气

这天,向阳村的村级公路上来了一辆奔驰车,一个年轻的美女开着车正在盘山公路上走,有点不好走,一会儿转变,一会儿上坡,忙得她满头大汗,她旁边副驾驶上还坐着一个穿着时尚的美女。

不一会儿,车子在一处颠簸处停了下来,那美女司机下得车来,发觉车子差点压到一个小泥坑里去了。可是此时,有几个青年正在前方游手好闲地走着,他们一看到车里的美女,眼都直了,几双有点哪啥的眼睛在她们身上扫视了几个来回,不一会儿,他们便接近了车子,美女司机想开车走人,可是已经迟了,他们已拦在了路中间,一个还发出放浪的笑声:“哈哈,二狗,你看今天来了两个美女,咱们玩玩怎么样?”

那个唤作二狗的人挤上前来,试图想打开车门,不过他们打不开。于是,二狗的眼睛里似乎散发出有点那啥的光芒,他退后一步冲后面几个人道:“老二、老三,咱们一起打开门,和这两个美妞玩玩。”

那两个人也狂笑道:“我们刚喝了点小酒,想不到马上就有乐子了,我们一起来尝尝鲜!”

这几个人一起围上来,发现车里坐着两个天仙一样的美女,那高高突起的丰满可是让他们垂涎欲滴,二狗用手摸着车前玻璃冷笑道“两小美人,乖乖出来和我们玩玩吧!”

“你们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敢犯法么?”美女司机大声道。

“这里山高皇帝远,管它什么犯法不犯法,不玩玩这上门的好货那才给小弟犯法呢!”二狗狂笑道。

“你们给我出来,不然我就砸玻璃了!”那个唤作老二的道。这边老三还捡到一个大石块作势要砸。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大喝道:“住手!”

老三抬着一看,见是村里的“先生”,他腰间挂着一个药篓站在离自己的不远处。

“先生,看在你在村里受人尊敬的份上,你最好少管闲事,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二狗自以为自己手上有几下子,所以有不怕李雨。里面的美女司机道:“你就是先生,我们正是慕名而来找你的。”

李雨伸手一指二狗等人道:“你们几个散了吧,不要在这里自讨没趣!”

“她们是你什么人,你护着她们做什么?再说,你除了会几手医术和看风水外,你这个书呆子一样的人还有能力保护别人?”二狗不屑地说。

“你们让不让开?”李雨有点火了。

“就不让开,你又能咋地?”二狗轻蔑地说。说着还扎了个马步,朝李雨招招手,“要不,你的皮痒痒了,我给你练练?”二狗将手指都点到李雨面门上来了,李雨火起了,一招“顺手牵羊”二狗便摔了一个狗嘴啃泥。于是老二、老三便一起举拳朝李雨打来。“来得好!”李雨大喝一声,一个借力打力,老二、老三又是个嘴啃泥。

他们可惊讶了,只知道这个先生只是个读书人,没料到他还有那么两下子。其实,李雨大伯解放前可是宪兵队的高手,还保护过国民党的一个重量级人物。是当时国民党高层的十大保镖之一,只是李雨大伯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这段历史,只是告诉村里人,那几年自己在外学医术和风水之术。不过,他可把一身的武功都传给了李雨这个最放心的接班人。

“弟兄们,咱们一起上,我就不信打不过他!”二狗率先爬了起来,朝其他二人吼道。那二人忍痛也爬了起来。三人活动了了一下手脚,一起气势汹汹地朝李雨冲了过来,他们可真想对李雨来个群殴,好好地让李雨吃几记老拳。不过,李雨稍微用力于腿,迎头就是一记扫膛腿,“叭叭叭”三声,那三个人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时,就一起摔到一堆里去了。这下他们可是好久起不来了,可能是摔得痛了。李雨走上前去道:“怎么,二狗,服不服?要不要再来一下?”

“咱再也不敢了,您给我看看吧,我的腿好像有点脱臼了。”李雨将他们拉起,发觉二狗那腿的确是脱臼了,于是他用手在二狗的关节上一用劲,只听“卡”的一声,二狗那脚能动了。这下二狗和他的老二、老三抱头鼠窜而去了。

李雨拍拍手上的灰尘,笑着对车里的两位美女说:“好了,他们不敢来了,你们来找我何事呀?”


第4章 有求必应

“我是乡里的人,不过我很少回来,一直在外办公司。昨天我妈回来,不料摔了一跤,但没伤到骨头,只是那腿却动不得了。在镇里听人家说你的医术很厉害,所以想请你去看看!不知你现在有时间给我妈妈治一下伤腿么?”那副驾驶位上的美女道。

“好吧,我家就在前面,先去家里拿点药,我再跟你们走吧!”李雨道。

“那上车吧,我送你回家先拿到药来!”那美女道。于是李雨上了车,那美女司机轻轻地让开那个小泥坑,朝李雨家驶去。

不一会儿,一辆白色的奔驰车在李雨家门口的晒谷场停住。村里人都好奇地过来看着这辆漂亮的小车。“先生,来客人了呀?”有老大娘问。

“是呀,等下要去一下乡里给看下病。”李雨匆匆忙忙下车回到房间里,拿出一个仿古药箱来,又匆匆忙忙地上车了。美女司机发动汽车,又上了村里的那条盘山公路。在汽车上,那个美女主动和李雨攀谈起来,原来她就是大名鼎鼎的乡里解放前逃到香港的一个大富翁黄贵的孙女黄玉。李雨早从大伯那得知,乡里的黄贵可是富倾华夏,解放前因害怕政策对他不利,匆匆逃到香港发展去了。不过近几年华夏政策变得开明了,实行改革开放政策,欢迎一切工商人士返回大陆办厂。黄贵当即回到深海市投资办厂,他可是个在华夏解放前出了名的经商通,所以,他一到深海市办厂,不几年便成了深海市首富。现在黄玉作为他的孙女,正在深海市管理着一家大型电子产品厂。

一辆白色的奔驰小轿车轻轻地在龙岭镇街上的一幢别墅里,黄玉和李雨下了车,那美女司机将车泊好,也跟着上来了。

“妈妈,我给你请来了医生。”上得二楼来,黄玉朝里面喊道。

“那请他到这边来!”一个柔美的中年美妇的声音道。

于是,黄玉作了个请的姿势,李雨挎了个仿古药箱随同她进去了。这是一间很大的起居室,里面的家俱很考究,里面一个保养得很好的绝美中年女人坐在一个特制沙发上。

那女人朝李雨微微一颔首道:“你就是先生么?想不到这么年轻!”李雨点点头。跟上来的那个美女司机给他泡了杯上好的龙井。

“请坐,先生!”黄玉道。

李雨坐下,喝了口茶,那茶口感不错,有一股清香残留在口中,余香在喉。

喝了几杯茶,李雨道:“是不是开始给你查看一下脚夫的伤势了?”

那中年美女点点道:“这只脚不知怎么回事,就是动弹不得。”

李雨微笑道:“我检查一下看看。”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觉得还是让她平躺在那张大床上更好。

于是他笑道:“还是请您躺在床上更方便!”于是黄玉和那美女司机一起将那特制沙发推到那宽松的大床边,然后小心地扶她在床上躺好。那中年美妇身材却很曼妙,李雨对这份美艳还是暗自赞叹了一番。不过,这可是个亿万级富婆,自己只是一个医生的角色,他定了定神,叫那个美女司机端来了一盆冷水,然后去冰柜里找上几个大冰块,放在水中融化,不一会儿,水温下降。李雨弯腰仔细察看了一下那双美脚,可惜一张很精致的脚,因为脚肿起来了,而显得不太对称。他小心翼翼地给她脱开那个玉脚的上的非常名贵的袜子,这中年美妇穿的是一种裤袜子,退去了这层束缚后,这那丰满的大腿就掉人眼球了,还有那葱白的小腿,更是美得精致,李雨一边用棉纱粘了冷水,在伤部小心地擦拭着,但眼睛的余光还是不免看一下那个不应该看的部位,他极力压制下自己的那股子躁动,从身边的仿古箱中拿出了一根银针,他先是用那冷水好好地给她的伤部擦拭了几个来回,然后那银针便进了穴位旋转起来,那中年美女不久就觉得有一股床麻的感觉传来,这种感觉非常舒服,不一会儿,那伤部竟然有一股热热的感觉,然后就是一阵舒服传来。李雨加快的旋转,同时一只手轻轻地揉捏着她脚踝处的淤青,那中年美女竟然舒服得一阵轻轻叹,那光洁的脸似乎有点绯红。

这样子治了有半个时辰左右,李雨可是累出了一身大汗,他最后收了针,再从仿古药箱里拿出一一瓶紫色的药液,用药棉沾湿了在伤部涂抹了一圈,那中年美妇只觉得一股说不清的清爽从脚踝涌出,这种感觉真是古怪,不过,她没从感觉中走出来,只听李雨收了手道:“您可以下床走走看了!”那中年美妇有点不敢相信。黄玉过来搀扶住她道:“妈,试一下吧!”于是,她扶着老妈下得床来,脚一下地,果然没有疼痛了。中年美妇放开黄玉的搀扶,竟然绕房间走了一周,原来的那股钻心痛那也没有了,反之,反而觉得步履很轻。

她大喜,对那美女司机道:“小慧,去给我将那本支票拿来!”于是小慧领命而去。不一会儿,小慧拿得一本支票过来,那中年美女大笔一挥,就是十万元人民币的支票开好了。她将支票交给李雨道:“久闻先生大名,想不到你的医术比我想像的还更高明,这点诊治钱请笑纳。”李雨笑道:“这未免太多了吧?”那中年美妇道:“不多不多,你的医术会值这个价,这个伤脚困扰我几年了,大医院的专家都说拍片没问题,但就是治不好,现在你给儿解决大难题了。所以请收下!”李雨见他如此说来,觉得她是个亿万富婆,这点钱收下也无妨。于是他便笑道:“那就不好意思了!”他接了支票,心想,高考虽然落榜了,但想不到人生的路还是不止一条,就是将大伯传下的医术学好学精,那也是一项行走天下的本领。

黄玉再次将李雨送回村里,不过这次一路上便没什么人在路上玩名堂了。在村口下了车,黄玉递给李雨一个很小巧玲珑的电话一样的东东道:“这是送给你的手机,号码是13407976655,以后也方便有事联系。手机里已存到了我和妈妈的号码,有事尽管来找我们。”李雨感到有点不好意思,想推辞,黄玉俏脸一沉道:“如果当我是个说得上话的朋友就请收下,以后我有事也更方便寻找到你!”李雨想了想也是,便收下手机不表。因黄玉还有事情要处理,便告辞而去。看着她的车子消失在远处,李雨想了想,便决定再去找找那种药蛙,那次可没有找到。

于是便朝一条小路走去,一路背着个仿古药箱行走,倒也不算重。最主要的,箱里就有那本《圣医秘方》,倒也方便找药。刚走到一个田埂小径的时候,村头宋嫂也在找什么药草似的。

“宋嫂好呀!”李雨找了个招呼。

“哦,是先生呀!”宋嫂有点喜出望外。她正在找一种据说是治愈不育症的草药,不过没找到。

“不用去找了,我这儿有,问题是你的症状是什么?”李雨问。

“那好,回家去给我好检查一下吧!”宋嫂征询道。

“好吧,那就去一趟吧!”李雨向来是有求必应。他对村里人的态度就这样。

跟着宋嫂七弯八拐,终于来到了一处三进农家小院。进了院子里,里面倒拾掇得很整齐,院子里种了几颗柚子树,还种了几棵葡萄树,现在葡萄长势很好。宋嫂打开了大门,里面百一个大客厅,这里家用电器倒还时尚,基本上城里有的这里也有。宋嫂老公宋之多年在在南方打工,钱倒挣了一些,但就是多年来宋嫂都没生育,让宋嫂很是着急,私下里总是去寻医问药,常常到很远的地方去抓了很多药,但就是没有效果。上个月,宋之回到家里一个月,和宋嫂也没少了床上工作,但就是不见宋嫂有什么怀上的迹象,宋之是彻底灰心丧气了,所有一气之下,提前上了南方挣钱去了,就留下宋嫂一人在家。

到了客厅,宋嫂要给李雨泡茶,李雨摆摆手道:“不必了,还是给你检查一下好吧,时间也不早了。”

“那到房间里面去吧!”宋嫂建议道。

“行,在里面更好检查!”

……


第5章 不能动弹的腿

进了房间,李雨只觉得一股幽香传来。

宋嫂是当时宋之在深海市打工时认识的,他当时在一个家具厂当厂长,而她是一个文员。两人因工作关系,常在一起,日久生情,最后两人结婚了。宋之到另外一个厂子当了厂长后,工资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他就将宋嫂安排在家里,准备休息一段时间给他生个白胖小子,可是,在家里这一休息,就是几年过去了,但宋嫂的肚子却不见大起来,无论宋之回来怎么努力耕耘。宋之并不灰心丧气,每一个季度都会回来一次,每次都在家玩十来天左右,每次在家也是奋力耕耘,可宋嫂的肚子仍毫无动静。万般无奈之下,宋嫂自己也买了好几本医书,按照书上的方法去找药,但是一直没有成功。

她知道李雨在村子里小有名气,但他是个后生小伙子,在治疗不育方面可能没有什么经验。但今天既然遇到了李雨,就请他治疗一下吧。

当下宋嫂到了房间,按照李雨的要求,她在那张松软的大床上躺下,她的脸上或许是因李雨是个帅气的后生的缘故,竟然有了一点红晕,煞是好看。

李雨轻声道:“宋嫂,我给你开始作全面检查了!”说着,他伸出右手,搭上右手手腕上面,他想了解一下她的脉相,这个脉相是有点奇怪,李雨脸色很凝重,身子又往前倾了一点。

此时,宋嫂的眼神似一潭清澈的湖水,温柔至极。她那特有的体香又幽幽传来,李雨有点心神荡漾了。

“嗯,脉相有点儿沉,是一股郁结之气,它沉积在腹部,导致血脉不畅通,我给你按摩一下就行。”李雨正色道。

于是,李雨伸出手,将放天边上的仿古药箱打开,取了点紫色的药水,轻轻地涂在手掌上,一股药香便徐徐传来,他稍稍运了下气,开始气定神闲地在她的腹部绕着圈子瞄准穴位按摩起来,宋嫂顿时感觉一股说不出的舒服传来。

大约半小时的样子,李雨给她按摩完了腹部,一股热热的感觉朝下腹部涌去。李雨知道,这个按摩开始起效果了。

半个小时后,治疗告一段落。宋嫂给李雨泡上了一杯人参茶,然后从里面拿出了几张百元大钞就要递给他。李雨不乐意了,道:“宋嫂,我们之间就没有必要谈钱了,快点收起来,以后生了娃,再请我喝酒就行!”

“我以后真的能怀上娃么?”宋嫂不太敢相信。李雨正色道:“通过刚才我给你的独家按摩,已打通了里面的血脉,你尽可放心,以后宋哥回来了,你定能怀上一个娃!”

这天,向阳村来了个慕名前来找李李雨就诊的人,他是一个中年男子,开着一辆宝马,车上载着一个年逾花甲的富态老者。在众村妇的探寻目光中,那宝马车“吱”的一声便在李雨家门口停住了。

“先生在家吗?”那中年男子在李雨家外问道。

李雨正在房间里看那本《圣医秘方》,听到外面的声音连忙出来道:“鄙人正是,请问您有何事?”

“哦,您就是先生,想不到这么年轻,前些天我偶然听说这儿有个名叫先生的人,善于医治疑难杂症,不料他就是您!”那中年男子笑道。

那中年男子心中还是有点失望,不过既来之,则来之,反正自己的父亲几乎跑遍华夏的大医院了,但没有一家医院医治好父亲的病。想到这,他上前一步道:“我是来请您给家父看病的!”

说着,他朝车里一招手,两个青年人将一辆轮椅从车上慢慢推下来,轮椅上正是那个年逾期花甲的富态老者。

李雨没有多说,将他们迎入了他临时用作诊室的客厅。中年男人和那两个青年将那轮椅上的老者推了进来。中年男人给父亲挽起了裤脚,李雨发现那是一条萎缩的腿,好像坐在轮椅上不能动弹。“唉,都治了好几家名医院了,药用了很多,但就是不见好转!”那老者一声叹息道。

李雨没有多说话,只是用双手搭上了老者不能动弹的腿上,感觉到腿上只有微弱的气息,很明显是有一根神经受阻,导致腿不能动而萎缩。这是《圣医手方》中典型的病例,于是他微微一笑道:“您这病能治好!”

“哦,我这腿能治好?”老者不敢相信地说。


第6章 刘富翁的腿可以治好

“是的,这腿完全可以治好!”李雨淡淡一笑道。

那中年男子激动地说:“先生,如果您能治好我父亲的病,我将给您盖上一栋别墅!我这个搞建筑的就给您出点力!”

那两个青年也睁大眼睛看着李雨,他们心里也嘀咕着,他们也不相信这个小山村里的小年轻能治好爷爷的病。

李雨好似看惯了这种神色一样,他淡淡地笑了笑,从他的仿古药箱中取出一包特制银针,这可是大伯传给他的,这种银针材质好,比一般的针灸用的针要长一些。

“大爷如果相信我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给你治一下!”李雨微笑着说。

“来了这就是想让你看好我的病的,先生请下针吧!”那老者倒很坚定。

于是两个青年人协助老者将外裤脱下来,只穿一条短裤。不过,那老者的左腿竟然真正是瘦骨如柴。

李雨从仿古药箱里取出一瓶药液,用一个玻璃瓶子倒出一些,将银针放在药液里浸泡一会儿,然后在手掌上沾上一些药液,两掌交替揉搓了一会儿,然后又在手掌心上沾了一点药液,他慢慢地运气于掌,将手掌贴上老者的伤腿,对准穴位按摩开来了,只见他或推或按,忙活了一个小时,老者竟然觉得那伤腿有点痛觉,于是不自觉的伸了伸,这让那中年男人很是惊讶。因为这只伤腿好像从来就没在那个医生的手上有过感觉,现在父亲的伤腿竟然能动了。

这边李雨并没有就止停止,而是将在药液中浸泡好了的银针取出来,眨眼间,十八根银针在老者还没有看清的情况下就稳稳地扎在伤腿上的各个穴位上了。这个快和准,老者可是从来没见过。光是这一手,就让老者心里一动,人说久病成医,这老者也是这样,看多了大医院医生的治疗手法,自然知道点针灸的皮毛。像李雨这样手法如此精准快捷的医生似乎还没有见过。

这边李雨手指一动,便娴熟地轻捻起银针来,那针儿便震颤不止,老者先是感到疼痛,然后是一种麻麻的感觉,接着是一阵舒服传来,李雨依次熟练地将那十八根银针轻轻捻动,就这样忙活了一个小时,李雨才拔出银针来,老者竟然晃了晃那伤腿,说声:“唉呀,坐得我好苦,竟然脚尖一点,两脚竟然着地走了几步,这可让场中的每个人都惊讶不已。”

中年男人高兴地握住李雨的手说:“真是谢谢您了!你真是个神医!”这边他取出支票,写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给他道:“真是谢谢您了,这是您的诊金!过几天我再开来工程队,给您建设一栋别墅,这样就更方便您行医了!”

李雨并不客气,这个富翁给他钱,他不会虚假地说不收,毕竟,有很多药材都得花费很多钱,特别是一些稀有药物。所以他说了声“谢了”,收起了那张百万支票,支票上赫然签着刘世富三个大字。估计刘世富也没读过多少年书,那几个写得确实不敢恭维。不过,支票上的数字是实在的。

又是一个午休时分,这个时候李雨一向不想多睡,只是稍微打了个盹,因为按《圣医秘方》上所说,青年人至多有八个小时睡眠时间就够了,多睡更容易导致人的萎靡不振。所以,他午休时间稍微打了一个盹,就挂上他那个药蒌出发了,他要寻找几位中药,这几位中药都喜欢生长于潮湿的地方,像屋檐下的芦箕丛中,往往可以找到。于是,他就专门往山脚下的农家小屋边走,他在水沟边,终于发现了他要找的草药上,不慌不忙地摘了起来。

李雨挎着药蒌着回到家里,他新买的放在家里的手机便响了,原来是刘世富的声音:“先生,您有没有去办好用地报批手续?我想过几天就开过工程队来给您做一栋别墅了,您先去县里办好用地手续来!”

“哦,刘老板,您真的要给我盖一栋别墅呀?”李雨微笑着问。

“当然呀,我还会说话不算数吗?讲过了会给您盖一栋别墅的呀,我可是专搞建筑的,手下有好几套建筑工程施工队,给你做一栋别墅那也是很简单的事。你放心,所有的材料我会搞定,图纸和施工我也会全盘搞定,你的任务就是去县里批到用地手续来就行!”刘世富在那边正色道。这货老爸脚好了后,天天都去散步了,惹得这般老头子朋友惊讶不已,他们认为刘老富翁钱是大大的有,可是他就要在轮椅上度过一辈子了,不料此番回来,他竟然能轻松自如地散步了。刘老富翁一想到过去的无奈,就越发感激这个乡下的先生,于是他不停地催儿子去快点给先生做好别墅。这不,今天他又催儿子了,所以他打来电话要李雨去办好用地手续,他才好让工程队进场。

放下手机,李雨想了想,从房间里拿好一张银联卡,这张卡里有十万块,这是上次去黄玉家的出诊费,他在银行里办了银联卡,当然,刘世富给他的一百万他就在信用社办了张银联卡,这样子用钱方便一些。

他从院子里扶出那辆老掉牙的单车,骑上朝县城而去。如果有人知道他是百万富翁,却骑着一辆单车时,一定会惊讶不已,不过,李雨一直没时间去县城逛,所以也没时间买上一辆摩托车,更没时间去拿驾照。当然也谈不上去买小车了,不过,就是买了小车他也没时间跑,因为慕名前来的病人太多了,他每天只能够午休时间去采药,一早一晚都在在家候着,要不,病人家属便会满村地找他。为避免出现这个情况,他只能在家守株待兔。不过,今天他得出去一趟了,他交待了老妈一下,说病人家属来了,就叫他们下午五点再来。说完,他跨上车子走了。

李雨一边在路上踩着单车,一边想着应该找哪个去办手续。他想到了初中的同学宋铁,他的哥哥在县里某个局当局长,也许找他有用。于是,他决定去县里找一下宋铁。


第7章 用地审批

他很快便上了105国道,这条国道就是通往县里的。骑了约一个小时的单车,他终于在县老街上的一处麻将馆找到了宋铁。这小子由于靠哥哥的关系,垄断了蓉江河的沙子买卖。下面有十几个沙场。他当个甩手老板,什么都不用做,一年下来就有上百万的收入。现在这小子定点在老街麻将馆打麻将。

李雨一到,宋铁眼光一瞥,笑着说:“先生,你怎么知道找到这儿来?”

李雨笑道:“全村里的人也知道你每天在这打麻将呀,你可是村里活得最潇洒的一个人,天天打麻将,但每年不少你百万的进帐呀!”

这时,他摸到了一个五条,他连忙说“么鸡!”便将桌上的那么鸡打了出去。“碰”,他上首的一个老板道,并随手打出一个二条,“哈哈!胡了,德国十三烂!”他将桌上的钱扫在他面前,看来进账不小!

“哈哈!先生,你真是个贵人,你一来就让我胡了一把德国十三烂!大老远地跑来县城找我,有什么事要办吧?”

“哦,是这样的。”李雨如是这般地将他要办的用地手续讲了一下。

宋铁一听,想了想,打了个电话出去,“李局吗?我是小宋!你说嫂子身体不舒服,要不,让我村的先生治治怎么样?什么,他可不是一般的赤脚医生,他就是我们村里的一个神医,很多大老板都慕名前来找他看病呢?哦,那好,我叫他过来,你那有盖好印章的用地申请吗?他在村里要建个房……噢,那好!我叫他打电话给你!”

这时,他放下电话,对李雨说:“先生,这是李局家的电话,等下他的司机会来接你,你到楼下等他!”说完,他将手机上李局家的号码和李局司机的号码翻出来,李雨连忙用手机记下了号码。

过了一会儿,下面有人按汽车喇叭,宋铁道:“李局司机来了,你坐他的车去一下李局家,给李夫人顺便治一下病,然后将那用地申请拿了!”

李雨连连称谢,下了楼来,只见一辆小车正闪着灯作提示,他连忙走了过去,那司机见他走前,便下了车道:“是先生么?”李雨点了点头。“那请上车!”他打开车门,李雨钻了进去。司机启动车子,不一会儿便驶到了一条河堤绿化很好的河滨大道上,行驶了十分钟左右,车子便在一栋漂亮的别墅面前停下,那司机下了车,李雨也跟着下了车,司机熟练地按一下门铃,不一会儿,里面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保姆上来开了门,司机吩咐道:“这是李局请来的医生,你带他进去!”

说完,他转过头对李雨道:“先生,我还要送李局去开会,你进去吧,我先走了。”

李雨点点头边说谢谢,那司机一猫腰进了小车,启动车子朝前走了。那女保姆热情道:“先生,请跟我来!”李雨跟着他走进门,这儿有一个布置得很好的大院子,院墙子很条理地种了各色花草,煞是好看。“请进!”那女保姆已进了客厅,给李雨打招呼道。她让李雨在松软的真皮沙发上坐下,然后给他泡上了一杯清香的绿茶,轻声道:“先生,请喝茶,我去扶夫人出来!”

不一会儿,李雨便看到那年轻女保姆扶着一个三十左右的美少妇出来了,她长着好看的瓜子脸儿,在保姆的搀扶下,在李雨对面的一张沙发上坐下笑道:“先生,您来了,请您好给我看看病,从去年起,我的肚子就间隙性疼痛,去了几趟省里的大医院看,各种检查都做了,但就是查不出什么问题。”

“哦,伸出手让我看看!”那美少妇伸出手来,李雨轻轻搭上她的脉,切字诀使出,一股内气便顺着她的脉搏流下去,终于在小腹中有了阻碍,李雨仔细用内气探了探,发现了问题就在这气结点上。

于是他问道:“是不是每天黄昏时小腹部就有点痛?”

“哦,你怎么知道?”李夫人有点惊讶。

“行,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我就给你治治。”李雨道。

“当然,我相信你,你现在帮我治治吧!”李夫人道。

“那请到里面的大床躺下吧!我来帮你按摩一下!”李雨道。

于是那年轻保姆便扶着李夫人去室内准备了。李雨随之也进去了,他让李夫人平躺好,然后伸出双手,一下子便拿捏住了小腹部的穴位,李夫人只觉一股热力传来,不一会儿,便有一股麻麻的感觉。李雨加大了推拿的力度,不一会儿,李夫人全身便冒汗了。这样忙活了约半个小时,李雨额头上也冒出了大汗,不过,李夫人感觉小腹竟然很舒坦了,再也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了。李雨再推拿了一会儿,便收了手。李夫人在保姆的帮助下,一下子便从床上起来了。原来可就是在保姆的搀扶下也不能起来,现在她竟然一下子便起来了,更重要的是,她不用再躬着身子走了,她站得笔直,在房间里走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于是大喜道:“先生的医术真的很厉害,这个病已困扰我一年多了,一直好不了,想不到你一举就治好了!”

李雨笑道:“我再开个方子,等下你叫人去抓个药,每天晚上睡觉前喝上一碗草药汤,坚持一周,你便能痊愈了!”当下保姆拿来纸笔,李雨笔走龙蛇,“刷刷”地将药方写好。

李夫人将药方交给保姆,吩咐她去百草堂抓药,保姆领命而去。

李夫人亲自给李雨续了茶,轻声道:“请喝茶!”这边去内室取了一份用地申请表来,那表已盖好章了。她微笑着说:“这是我家那位交待过的你要用的表册,现在你收好!”

李雨连忙接过,连说“谢谢!”李夫人道:“应该说谢谢的是我,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以后有什么事可找我,我在城建局上班。”说着,她从小坤包里拿出一张名片,上面写着南平县城建局一科科长黄小晶。李雨双手接过,笑道:“那谢谢黄科长了!”

“唉,不要叫什么黄科长,就叫我黄姐吧!”李夫人道。

“黄姐好,那以后有事我就可找你帮忙了!”李雨笑道。

从李局长家出来,李雨正在街上晃荡,却听到有人叫他:“先生,过来搭一把手!”李雨侧身一看,原来是宋铁的相好张丽,她抱着一套家庭影院在上车呢,她累得气喘吁吁。

李雨微笑着走了过去,三下两下便将那套家庭影院给她弄上后备厢去了。张丽这才问李雨:“先生,你打算去哪?”

“我等下打算去一下龙东乡政府盖个章!”李雨道。

“现在还没到上班时间,不如你好人做到底,等下帮我将这套设备搬到我房间里,并给我安装好,行不?”张丽笑道。

李雨看看手机,下午上班的时间还差得远,于是笑道:“行!”

“那上车吧!”张丽开的是一辆红色的大众小排量车,李雨上了车,她便启动车子,朝芙蓉新居而去。芙蓉新居是开发商开发的不多的别墅之一,是那种小户型的,里面也有一个小院子。张丽将车开到门口,按了一下遥控器,那院子门便自动开了。她将车开了进去泊好。小院子收拾得很好,花花草草的倒弄得挺多的。


第8章 家庭影院

张丽打开后备厢,李雨探身过去,将那家庭影院搬出来,然后张丽拿着一组音箱,他拿着家庭影院的主配件上了楼,这是个三层小楼,张丽的卧室在二楼,里面的面积倒是很大。这里的家俱倒很高档,有一个专门放家庭影院的组合式柜。张丽吩咐李雨将那家庭影院在那摆好,李雨便动手将那些器材组合起来。当然,她也在边上打下手,帮他送个零件什么的,做这个组装是个细致活儿,线路很多,李雨凭着在高中学的一些物理知识,很熟练地就开始组装了,他在一边组装着,张丽在一边递零件,她穿着一个超短迷你裙,上身是一件绿色的小配紧身上衣。

这样忙活了一阵子,终于将家庭影院组装好了。张丽虽然只见过李雨两面,但通过这次组装家庭影院,似乎对这个年方十八的小伙子有了新的认识。不过也是,李雨在高二时身体高度就上窜得快,现在都一米八了,再加上一个书生模样,书卷气很沉重,可以说是典型的少妇杀手型帅男子。

仔细看了李雨几眼,张丽那俏脸儿便红了起来。她跟着宋铁享受了二年很风光的日子,后来,小三出现了,她便不再受到宋铁的宠爱了,甚至一个月也难得来一次她这个家。搞得她很是寂寞,毕竟,她才二十五岁,便去街上买了一套家庭影院,租了几块碟子,想在没事时看看碟片打发时间。

“走,到里面的卫生间洗把脸!”张丽建议道。

李雨也搬得一身是汗,觉得很有必要洗把脸。于是跟着她来了室内的那个卫生间,他惊讶地发现这竟然是个很大的卫生间,里面洗脸盆上就是一个美容用品架,美容器材应有尽有。四面还装了大镜子,中间放着一个木质双人大浴盆。张丽从装修考究的挂橱里拿出一条新毛巾道:“先生,来,洗一把脸!”

“哦,要不要洗一个澡?我这儿的太阳能效果很好,洗澡很方便的!”张丽建议道。

“我还是擦把脸吧!”李雨红着脸说。

他随便洗了个脸就出来了,张丽笑道:“怎么这么腼腆?你不洗澡,我倒要洗一个澡了,刚才忙出了一身汗!”

李雨坐在家庭影院前的椅子上,喝着她刚才给他准备的冰茶。

张丽倒好,稍稍关了下卫生间的门,便开始在那洗起澡来,那花花的水声让李雨浮想联翩,毕竟,他可是个十八岁的青春男儿,他不敢再朝那玻璃门看了,喝了一杯冰茶,那股子火才压了下来,不一会儿,里面传来张丽的声音:“先生,我忘记带衣服进来,你帮我去那个大衣橱里送一套裙子过来。”

李雨无奈,只得起身来到大衣橱边,打开大衣橱,里面竟然挂着一橱子时尚裙子,李雨挑了一件红色的套裙,来到门边道:“我将衣服从门缝里塞进来了!”

“别别,我在大浴盆里洗澡呢,你这一塞我接不到,你给我送进来吧!”张丽在里面道。

他将衣服一步步送前大浴盆边的衣架上,那眼神却不觉往下看去。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8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