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傲如斯,柔情却只倾一人。

据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惹事别犯安蜜蜜,宠媳妇别比厉靳深。,低调、内敛、天之骄子,他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亚洲总裁,谈笑间却能将对手置之死地,高傲如斯,柔情却只倾一人。

高傲如斯,柔情却只倾一人。

第1章 面具

“娆儿,他今天真的会出现吗。”安蜜蜜望着娱乐会所中,来回行走的美男鲜肉们,不自然的扯了下裹在臀部的紫色兔女郎装,倾城姣好的面容上展露出一丝紧张。

“蜜蜜,沐少现在就在门内,你设法让他喝掉这杯加料香槟,就算凤姐站在他面前也能有反应,保证你手到擒来!”秦娆儿将香槟酒杯硬是塞进安蜜蜜手掌中,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个艰巨的任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加油偷到最优秀的基因!”

说完,秦娆儿戴上特制的面具,将安蜜蜜推到房门前,转身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消失不见。

戴上金色的面具,推门而入。

这间房中空旷旷的毫无人气,正当她怀疑秦娆儿是不是打探错了消息,浴室中传来阵阵淋浴声,将她整个思绪都拉了回来。

难不成他在里面洗澡?

据说,男人在洗澡的时候,是最充满幻想的时候,刚好容易霸王硬上弓!

安蜜蜜深吸一口气,手持那杯金灿灿的香槟酒,打开浴室门,扑面而来的白色热气夹杂着香波的味道,呛得她睁不开眼睛。

“女人,谁让你进来的?!”

属于男性的荷尔蒙气息传入鼻腔,两条强而有力的手臂,狠狠将安蜜蜜捞入一个坚硬的胸膛。

浴室中弥漫着白色的雾气,安蜜蜜看不清楚男人的脸,但她的第六感告诉她,眼前这名器宇不凡的男子,极有可能是她想要找的沐少!

“My?dearing,自然是缘分的引导,才将我送到你面前呀。”安蜜蜜巧笑嫣兮,顺势将那杯香槟酒送到男子面前,那张金色的面具下,隐藏着一张神情紧张的小脸,硬是按压住那颗砰砰直跳的心,将香槟放到男人性感的薄唇下,“主人,今夜,让小妲己来服侍您,好不好?”

男人环绕在她腰部的手臂猛地一紧,硬是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他强壮的身躯不着一丝衣物,麝香气息,强势的将她团团围攻。

安蜜蜜紧张极了,心头一横,干脆双手齐用,把他的嘴巴轻轻掰开,金灿灿的香槟一股脑儿的全都倒入了他的嘴中……

天啊,这就给他倒进去了?

真特么刺激!

安蜜蜜慌神时,男人突然俯下身子,猝不及防的将口中香槟酒,统统倾入她的嘴中,用高超的吻技,吻得安蜜蜜七荤八素。

“啪嗒–”酒杯落地。

“撕啦–”衣服碎了。

安蜜蜜吓得闭上了眼睛,身体颤抖着迎接着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那杯酒他们一起平摊,看来今晚肯定会是一个波涛汹涌的夜晚,不过龙凤斗,阵亡的一定是她……

男人将安蜜蜜压在浴室冰凉的墙壁上,在最后一步时,噶然停止,戏虐道:“你在期待什么?”

在期待什么?

当然是期待有孩子在她肚子里面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呀。

只有这样,她才能彻底将安家从那些狼心狗肺的人手中抢回来……

第2章 如愿以偿

“期待和我的纣王,一夜……”春/宵二字还未说出,就被男人强势的吻堵住了喋喋不休的小嘴儿。

这一夜注定不平凡……

尤其是开了一夜船的安蜜蜜,精疲力尽的躺在柔软的水床上,脸上的面具都歪了,但依旧挂在脸上,看不出她的容颜。

男人暗灰色的眸子凝视着身下已经昏睡过去的安蜜蜜,冰冷的唇角处划过一丝冷笑,“女人,是你先招惹上的我,招惹恶魔的代价,是要用性命,做交换的……”

掌心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条镶嵌着紫水晶的链子,男人轻轻为安蜜蜜戴上后,满意的看着胸前,闪烁着妖孽颜色的紫色链子,俯下身子,凶狠的在她锁骨上狠狠咬了一口,齿引颇深,渗透着鲜红的血迹,“会在见面的,小狐狸。”

话落,男人给安蜜蜜盖好被子,留下一张烫金名片,放在了她金色的面具上,悄无声息的走出了房间……

安蜜蜜爱赖床,这一次她直接睡了一天一夜,才逐渐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身边的人早已不见,偌大的房间中,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不至于蠢到,像言情小说里写的那样,甩下两块五坦荡荡的说:这是老娘留下来的玩鸭子钱。

毕竟那只“高级鸭子”,她惹不起,还是乖乖避而远之。

灰溜溜的套上了秦娆儿事先准备好的衣服,头也不回的闯出了房间,像只傻狍子一样一流烟儿的跑出了青云大厦。

“那个女人,是安蜜蜜?”

“爷,看那个女人逃跑的姿势,确有点儿像安小姐。”保镖毕恭毕敬的回答着,坐在劳斯莱斯后座上男人的话。

男人俊朗的模样,被挡在蛤蟆镜之后,棱角分明的脸庞,宛如天神最精美的工艺品。

他若有所思的用手指勾了下下颚,唇角也不由的渐渐向上跳起。

安家大小姐一夜未归,从知名酒店内狂奔而出……唔,这下可算是有好戏看了。

“爷,D先生前天来到龙国,已经在沐家等候多时,不知您什么时候回去?”保镖轻声的提醒着沐少桀。

D先生吗?

倒也是一个棘手的人物,比那傻狍子难处理得多。

沐少桀挥挥手,双腿叠加,示意那名保镖出发沐家……

安蜜蜜奔跑的时候,觉得一阵狂风般的车子,飞速从她身边驶过,车距离她非常近,差点儿将她挂到在地上。

安蜜蜜惊恐未定之余,下意识护住了自己的肚子。

可不能撞坏了她肚子中的小种子们。

想到宝宝,安蜜蜜的小脸上就不由浮现出一抹笑意。

安家,她一定要夺回来,不管用多么卑略的手段,哪怕是她这辈子的爱情、亲情都赔进去,也在所不辞!

想到这里,她飞快地从包包中掏出一只手机,给死党打过去一通电话,“娆儿,给我准备一打早早孕纸,要进口的!昨晚,我已经得手了!”

……

一个月后。

安家别墅的阁楼里,安蜜蜜对着那条早早孕纸,不住发出一声低吼。

第3章 没怀上

“WTF?为什么没怀上!”

她可是和沐少桀滚了整整一晚上的床单,没有停下来过!

而且,为了那一刻,她可是备孕了整整大半个月,吃了不少叶酸和孕期必备的药物,甚至容易怀孕的时间都算好用上了,怎么可能没怀上?

安蜜蜜不相信,拿起另一个没用的试纸继续试。

第二个不行第三个,第三个不行第四个……一打试纸用光后,安蜜蜜挫败的坐在床上,看着只地上全都是一道杠的试纸,有一种扑进枕头中,大哭一场的冲动。

意料之外,她并没怀上孩子,安家人给她的最后期限也即将而至,五天之后,就是她交出安家全部股份的日子。

那天之后,她将不再是安家千金小姐,必须净身出户!

“安氏企业大小姐”,这小小的头衔,她一点也不留恋,这些年,她也没有用过安家家产分毫,可是,为了死不瞑目的父母,她也要和安家那群豺狼虎豹,斗个你死我活。

窗外,渐渐下起了大雨,一场秋雨一场寒,安蜜蜜将自己蜷缩在阁楼中的小床上,用手臂抱着自己的大腿,沉思着下一步究竟应该如何去做。

思绪一筹莫展时,胸口处突然一凉,安蜜蜜打了个颤,下意识低头看去,发现原本挂在毛衣外面的紫钻石项链,不知什么时候被她弄到了衣服里,落在她脖子上,清凉一片。

这是……沐少桀一个月前的那个夜晚,亲手给她带上的项链!

安蜜蜜将紫色钻石捧在手心中,凝望了一会儿,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个想法……

她想都没想,从床上翻下来,随便找了一件外套胡乱套上,迅速向别墅外卖的珠宝店铺跑去。

由于跑的实在太匆忙,小小的阁楼遗忘了上锁,在安蜜蜜跑出去没几分钟,一个娇小的身子偷偷走到她房间中,望着那一地早早孕纸,唇角边绽放出一朵邪笑。

安蜜蜜啊安蜜蜜,没想到,你竟然如此fangDANG啊……

女人迅速拍下几张“证据”,悄然拾起地上的验孕纸,蹑手蹑脚的走出了安蜜蜜的房间。

安蜜蜜叫了辆车,很快就来到了沐氏旗下的珠宝店,进门就冲到了柜台前,气喘吁吁的询问着,“小姐,你好,我想咨询一下……这是沐氏旗下打造的珠宝系列吗?”

“您好,我帮您看看。”女人微笑着拿过安蜜蜜的项链,仔细打量过之后,摇了摇头,“很抱歉,我们家没有这条项链,您可以去丝绦路的总店去咨询一下。”

“啊……这样啊,谢谢你。”安蜜蜜的笑容有些僵硬,从服务员手中取过那条项链,稍微思考了几秒钟,决定出发丝绦路。

今天,就算她折腾到半夜,也要将这条项链的名字查出来!

在记忆之中,她似乎见过这条项链,它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唯一”。

然而,沐家将最至高无上的表白情物送给了她,就算是没有孩子,也算是一个独特的肯定了。

带着这丝期待,安蜜蜜独身一人,来到了陵城最大的沐氏珠宝店。

第4章 小姐请走侧门

刚踏入沐氏珠宝店大门,一名黑衣保镖拦住了她的去路。

“小姐,请走侧门!”

“啊?你们今天不对外开业吗?”安蜜蜜眨眨眼睛,握住项链的手指更紧了些。

保镖面无表情的拦在她面前,“今天店里有你惹不起的人物,不想被丢出去,就乖乖走侧门!”

这样啊……

安蜜蜜一向对这种大场面没有什么兴趣,退了几步走向珠宝店侧门,见这里没有保镖阻拦,就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今天的沐氏珠宝中静悄悄的,和往日人烟聚集的模样有所不同,走在冰凉的大理石地板上,都能听到鞋跟和地板碰擦出的回响。

安蜜蜜觉得有些冷,缩了缩脖子随便找了个柜台,对着面前的服务员询问道:“先生,请问一下,这个是沐氏旗下的珠宝,‘唯一’系列吗?”

身穿英伦制服的男子昂首挺胸,像是一种无形的警告,告诉她离这里远一点。

安蜜蜜心底有些嘀咕,刚要开口再询问一遍,一个领班打扮的女人走过来,笑意盈盈地说道:“小姐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你好……帮我看看,这个是不是沐氏旗下的‘唯一’系列的主打。”说着,将那块儿镶嵌着诡异紫色钻石的项链递了过去。

“好的。”女人接过之后,仔细打量一番后得出结论,“小姐,虽然这款项链和‘唯一’长得很像,但是据我推断,这并不是‘唯一’,因为后面刻着的标记和编号,都证明这不是沐氏旗下的。”

安蜜蜜微怔,“那……上面刻着的是什么?”

“Demon。”

Demon,恶魔。

“领班!过来,我们爷叫你!”

“对不起小姐,我暂时先离开了,感谢您光临本店。”领班一脸歉意的匆忙离开了。

安蜜蜜手握着那条紫色钻石项链,心逐渐掉入了低谷。这条项链不是‘唯一’,更不是沐氏旗下的珠宝,沐少桀给她带上这条项链,究竟有什么意义?

她想不通,慢慢从座位上站起来,失魂落魄的冲出沐氏珠宝店,脚下的鞋跟不知怎么踩入了地上的排水洞,一脚落空,安蜜蜜身子一晃,狠狠摔在了地上,手中的那条紫钻石项链也不小心甩了出去。

“啪”一声,吸引了保镖群的注意。

男人们纷纷冲到那名黑色西服,身材魁梧的男人面前,作势要保护他。

男人长相俊美,宛如古希腊神话中的阿波罗,完美的混血脸上,满是不羁神色。

“什么人?”

“抱歉,我……只是一个路过的顾客,不小心打扰到你们了,我这就离开。”

说着,匆忙从地上站起来,顺带拾起那条散发着诡异光芒的项链,大步跑向了门外。

天依旧下着大雨,她跑了几步,身上就淋透了,几次险些跌倒在地上,都化险为夷。

这种天气很难打到车,尤其是在这繁华的地区,车早就被别人打走了。

她手握着那条项链,狠狠打了个喷嚏,刚要向公交站的方向走去,一辆辆黑色的捷豹齐刷刷停在她面前,一名身穿黑色制服的男子,撑着一把黑伞,从车内走出。

第5章 帅到天昏地暗的男人

他撑着伞来到安蜜蜜面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她上车。

安蜜蜜眼睛瞪圆了,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竟然砸在了她头上!可是看着这小鲜肉,似乎长得有点眼熟啊……

来不及多想,就被保镖模样的男人给塞了进去。

安蜜蜜浑身湿漉漉的,看起来有些落魄,但是丝毫不影响她的美好,青丝贴在她白皙粉嫩的小脸上,一双大如宝石的眼睛透着好奇的目光,小巧挺直的鼻子下,那张樱桃小嘴儿散发着健康粉嫩的光泽。

被强行拉上车之后,安蜜蜜目光好奇的来货打量着,最后将目光放到了一边,翘着二郎腿神情淡漠的男子身上。

她心中一顿,悠然想起这不是刚刚看到的,那名帅得天昏地暗的男人吗?

第一次距离他如此之近,这样仔细一看,才发现帅哥的眼睛,竟然是深灰色的……

“那条项链,你从哪儿弄来的?”男人面无表情,对着安蜜蜜冷淡的询问着。

他生性薄凉,说出来的话也犹如一个个冰碴子,落在安蜜蜜身上,薄如覆冰。

安蜜蜜舌头打了结,“我……我男人送给我的!”

“你男人?”

“是!我男人!”安蜜蜜脸红着和男人争辩道。

那一夜她和沐少桀有了肌肤之亲,而且沐少桀还送了她项链,他不是她男人,是什么?

恍惚间,男人暗灰色眼中突然迸发出冷厉的目光,要将安蜜蜜在他面前凌迟般犀利。

安蜜蜜顿时有些害怕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底里逐渐升起,。

沐少桀不会和面前这位认识吧……

“呵,你男人……”男人冷笑一声,突然伸过手来勾住她尖小的下巴,用力拿捏着,“被魔鬼复附身后,你还能如此恋恋不舍?”

“他不是魔鬼,他是我的……”

“你的什么?”

“爱人!”

安蜜蜜庆幸,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撒谎遭雷劈这一说,不然恐怕她会被雷一击劈死。

“很好!”男人突然甩开安蜜蜜的下巴,反手滑到她的后颈处,用力捉着她的脖子往那两片薄唇上压。

仅仅是一次触碰,男人就中了她的毒,狠狠地将她吻了一遍又一遍,亲吻也亲吻不够。

“记住,我叫厉靳深。”一吻完毕,厉靳深霸道的在她耳畔处轻轻丢出几个字。

安蜜蜜被吻得七荤八素,睁着一双朦胧的大眼,疏离的凝视着他。

这个吻,好熟悉,他身上的味道,也好熟悉。

和那夜的男人形象没完全吻合。

该不会是……她上错了人吧……

这个想法刚一出现,犹如晴天霹雳般将安蜜蜜刺激的里焦外嫩,立刻挣扎着想要从他怀抱中挣脱出来,“放开我!离我远点儿!”

“从你招惹我的那天起,就已经注定了,你是我厉靳深的!”厉靳深压根儿不给她反抗的机会,另一只手灵巧的捉住她的两只手,统统拉到她的脑顶,用力撕咬着她的红唇。

第6章 女人别动

保镖默默的将隔板升起,厉靳深的动作变得更加放肆,颇有种在车上办了她的冲动。

他霸道的吻着她的唇,犹如一个侵略者,一遍遍的侵略、攻陷着不属于她的城池。

“不……放开……”安蜜蜜害怕极了,他的剥夺就像是一只野兽,疯狂的对她做着不应该做的事情,那种肌肤的摩擦感让她感到不适。

“不可能!除非……”

“除非什么?!”安蜜蜜身子一颤,猛地向后蜷缩成一个小小的球,畏惧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厉靳深咄咄逼人的气势压倒性的将她压制在身下,恶狠狠的开口说道:“除非,你要么答应做我的女人,要么答应做我的奴。期限为我玩腻了的那天为止!否则,今天就别想下着辆车!”

“你的身体,很美味。”

WTF??

他是不是发疯了,才说出这种让人误会的话?

安蜜蜜不敢去看那双极其认真的眼眸,她害怕从他眼底中得到答案,更害怕自己这一声就要毁在这个男人手中。

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落下,脑海中就像爆炸了一样,震得她三观都碎了。

她想逃,可又逃不掉,只能说死挣扎,“给我点时间考虑好不好?”

“给你三个小时时间。”

“这三个小时,我是绝对自由的,对不对?”安蜜蜜甩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如猫般慵懒的眸子中满满都是倔强,“这三个小时,我是我自己的。”

“三个小时一过,你就是我的。”厉靳深强势的宣布,她已经成功晋级为他人生货架上的,一个新玩具。

神经病!

安蜜蜜心中暗骂着厉靳深,顺带将他的祖宗十八代都慰问了个遍,随后红着双眼,作势要下车。

“下车!我到家了!”

“你家住在墓地?”厉靳深冷笑一声,不屑地发出闷哼。

安蜜蜜望着窗外的狂风暴雨,不远处的确有一片了无人烟的墓地,心中开始敲退堂鼓,“你把我放在前方的那个车站边上吧,三个小时之后,我会出现在那个车站旁。”

“女人,如果你不怕死,大可以继续编造谎言来骗我!”厉靳深牙齿磨得乱响,他最恨女人撒谎,恨到咬牙切齿的地步!

望着怒火滔天的厉靳深,被戳破谎言的蜜深深轻咬下唇瓣,略带讽刺的说道:“我不骗你!你权势滔天,我在你手心里不过就是一只蝼蚁,逃不掉的。”

“寻找蝼蚁也是需要花费不少功夫。”换而言之,就是他没有时间陪着她玩下去,大手按在里面的升降板按钮,冷漠的对前方保镖说道:“去安家。”

去安家!

他竟然知道她是安家的人?

安蜜蜜不禁有些错愕,但是转念一想,他不知道,恐怕才怪吧。

身为世界最大的珠宝供应商,亚洲地区的执行总裁,他想要查找一个人,简直不能太容易。

尤其是在这小小的陵城,也就只有四大家族叫得最响亮,而那日进入夜色也是她偷安家的持名卡,才鱼目混珠进去。

第7章 跪倒地上

如果他想查她,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安蜜蜜突然沉默下来,任由车子载着她到达安家别墅楼下,头也不回的蹑手蹑脚走进房屋中,四周环顾之后发现一个人也没有,稍稍松了口气,走到阁楼将衣服随便整理好,准备从后门逃之夭夭。

“啪–”

客厅大灯突然亮起,刺得安蜜蜜眼睛有点疼,下意识抬起手挡住了眼睛,稍稍适应后睁开,客厅中座无虚席,就连老爷子和老太太,都一脸铁青的望着她。

“来人,让二小姐跪到地上!”安蜜蜜的二叔先发制人,命令佣人将她按跪倒地上。

“凭什么要我跪下,放开我!”安蜜蜜反抗着,却抵抗不住两个人佣人的蛮力,膝盖硬生生的跪在了地上。

老太太见她跪下了,慈祥的面容上划过一丝戏谑,枯草的大手紧握拐杖,轻轻戳了下木质地板,发出碰撞的声音,站在她身后的妙龄少女听到后,小脸上满满都是高傲,伸出一只手,将那避孕纸扔到了安蜜蜜面前。

“表姐,看看,熟悉吗?”

安蜜蜜抬抬眼皮,原本红扑扑的小脸,一瞬间变得煞白。

这是她上午刚试过的早早孕纸,怎么会被安若若偷到放到这些人面前……

“当然熟悉了,这是我上午用来做实验的早孕试纸,怎么,安若若你想跟我一起做化学课的试验吗。”安蜜蜜眼皮垂下,纤长浓密的吗睫毛,掩饰了她紧张的目光。

安若若也不是吃素的主儿,姣好的容颜上悄然爬上一股狠厉,“你的意思,就是我故意捉弄你咯?奶奶,你看看表姐,她自己做错了事情还想拉我和沐哥哥下水!奶奶,您不能偏心!”

安家奶奶一向最宠爱这个小孙女,让谁受委屈,也不会让她受委屈的,“就是,老头子,你倒是给咱们家若若做主啊,你瞧瞧,这大的想要爬上小的老公床上,这不乱了套吗?”

安爷爷目光深邃,在安蜜蜜身上打量一番之后,稳坐如山开口道:“蜜蜜,你妹妹说的事情,是真的吗?”

安蜜蜜苦笑一下,抬起头来对上老爷子深邃的目光,“爷爷,沐少曾经说过,与我订婚,究竟何时变成了若若,想必沐少本人都不知道吧?狸猫换太子,若让沐家知道,恐怕安家也逃脱不了责任吧。”

“表姐,你不要故意逃脱责任!爷爷问的不是这件事,你别故意撇开话题。”安若若最恨的就是这件事,她就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顿时炸了毛,愤愤不平的大吼道。

安蜜蜜冷笑一声,“是么,那我现在就去告诉沐少,我才是真正的沐家大小姐,而你不过就是个区区小小姐罢了!”

“住口!”安蜜蜜的小婶坐不住了,帮着自家女儿说话,“若若是你妹妹,和你平起平坐,大小不分!”

“小婶,你那一叶障目的方法,恐怕连三岁小孩都骗不过吧。”

“你……妈,你瞧瞧大哥家的女儿。”

第8章 丢不起这个人

有小儿子的媳妇帮衬着,安老太太的底气更足了,犀利的三角眼一横,如刀片般在安蜜蜜脸上如机关枪般扫射,“蜜蜜啊,你父母去世的早,可你也是在我安家门里长大的孩子,耳听目染也应该学到点什么叫做教养,咱们老安家,也丢不起这个人。”

字里行间,就是在说她安蜜蜜有娘生没娘养,最后还要爬上自己亲表妹夫的床上,不知廉耻!

安老太太明里暗里的指桑骂槐,在安蜜蜜听来就像是打脸。打得不是她的脸,而是她爹地妈咪的脸。

“奶奶,我爹地妈咪是死的早,但我也是从您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如果我真的人品败坏,被人家嚼舌根的话,想必也只能从安家这里入手,到时候会影响的恐怕是安家的荣誉。”安蜜蜜急了,说她什么都可以,但是不许说她爹地妈咪!

她爹地妈咪,是因为安家而死,现在却成了老太太嘴下的罪人!

凭什么他们一家人在老太太眼中,就什么都不是!

“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来人啊,家法伺候,仗打二十棍。看看这丫头还敢不敢嘴硬!”

“我还没死,你们就这样闹腾!”安老爷子风轻云淡的放下手中的茶杯,硬朗的脸颊上,划过一丝冷厉,“蜜蜜,你说,为什么要这样做?”

显然,安老爷子已经看穿了安蜜蜜的谎言。

安蜜蜜脸色又是一白,一向宠爱她的爷爷都不站在她这边了,她就算将事情说出来,又有谁相信呢。

告诉爷爷,她和小叔小婶一家之间,又一个月的约定吗?

安蜜蜜绝望的闭上眼睛,“我,无话可说。”

“蜜蜜,你太让爷爷失望了。”安老爷子深深地叹了口气,目光复杂的看向了跪在地上的安蜜蜜,于心不忍的说道:“仗打十棍!”

“十棍太轻了,少说也得二十棍,让这死丫头长个记性!”老太太不打算放过安蜜蜜,给安老爷子吹着耳旁风。

安蜜蜜洁白贝齿咬在下唇瓣,目光飘然到不远处的钟表,距离和厉靳深分开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只要这家罚罚完,她就可以永远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带着自己的行李箱逃之夭夭!

远离安家,远离厉靳深!

“妇人之见!”安老爷子不同意,并且吩咐了一个和自己比较亲近的佣人掌棍,将几个佣人安排到安蜜蜜所居住的小阁楼里,反锁屋子。

“安大小姐,一会儿我们棍子落到被子上是,您尽量发出惨叫声大一些,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好吗?”安老爷子的亲信怕隔墙有耳,尽量压低了声音,小声地提醒着安蜜蜜做戏要做足。

安蜜蜜,“……”

爷爷为了她,也是煞费一番苦心。

她点点头,配合着佣人们一声声惨叫着,好像这一棍棍真的打在了她身上一样。

当叫到第八声的时候,大门突然被人踹开,房间中的人们均愣住,大眼瞪小眼的望着面前,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8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