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无奈回家继承家产。

作为上门女婿,周炎受尽所有人的白眼和奚落,为了妻子,无奈只能回家继承万亿财产。

作为上门女婿,周炎受尽所有人的白眼和奚落,为了妻子,无奈只能回家继承万亿财产。

第1章 吃软饭的窝囊废

君城人民医院。

接到妻子受伤消息的周炎,心急如焚的冲了过来。

病房内,林婉瑜额头上缠着绷带坐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

“婉瑜,你怎么样?没事儿吧?”

看着气喘吁吁担心自己的周炎,林婉瑜很是厌烦的推开了他:“我没事。”

“还有,把你身上的围裙赶紧摘了,别在这儿丢人。”

“好。”周炎难为情的解掉了自己身上的围裙,尴尬的笑着说,“我……就是听说你受伤了,一着急就什么也顾不上了。”

林婉瑜一张精致的瓜子脸,身材高挑,曲线玲珑,爷爷更是君城林氏集团的董事长。

只是,曾是大学校花的她,却意外的喜欢上了周炎。迅速闪婚。

然而,婚后的生活并不如意。

周炎工作不顺,屡屡碰壁。现在更是失业在家。

而林婉瑜因为违背了爷爷的意愿,嫁给了周炎这个穷小子,在林氏集团也得不到重用。

也因为周炎,林婉瑜和父母的关系恶化到了极点。

丈母娘明确告诉周炎,除非她死了,否则一辈子都不认他这个女婿。

“婉瑜,你有什么想吃的,我……”

话还没说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背后响起。更加剧着周炎的心跳。

“周炎!”

怒喝一声。

紧接着。

清脆响亮的耳光声打在了周炎的脸上。

满腔怒火的丈母娘沈蓝,眼中含泪的说:“就是因为你这个窝囊废,才会害的我女儿被别人欺负,差点儿就酿成大祸了。”

欺负?周炎一头雾水的抬起头,看向了病床上的老婆。

“婉瑜,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儿,你先出去吧。”林婉瑜低着头,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和失望。

“周炎,我看婉瑜还要再医院住上两天,你先去把住院费交一下。”老丈人林国富还算是客气的说。

“哼。”就在这时候,沈蓝极其恶毒和嘲讽的冷笑了一声,“交住院费?他有钱吗?一个靠我女儿吃软饭的人。”

“我……我去缴费。”周炎羞愧的闷着头,不作任何的解释。

住院部缴费处。

周炎掏出银行卡递了过去,却被小护士清冷的告知。

“卡里没钱了。”小护士翻了白眼儿,讥讽的说。

“请等一下。”周炎尴尬的笑了下,转过身,很快拨通了好兄弟陈放的电话。

医院大厅太吵,周炎点开了免提。

“陈放,我老婆现在医院住院呢,我最近手头有点紧,你看能不能……”

“没问题,我现在就用微信给你转过去五千块钱。”电话中,陈放憨厚的笑了笑。

但是。

电话那端突然传来了陈放女友张瑶恶毒和尖刻的声音。

“陈放,如果你再借给那个窝囊废周炎一分钱,我就和你分手……”

“我告诉你,他就是个靠老婆,吃软饭的窝囊废,你和他交朋友,根本没有一点出息。”

骤然,大厅内突然安静了下来。异样和嘲讽的目光全都朝着周炎投放过来。

此刻的他,就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一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个……”周炎卑微的弯下腰请求道,“我想问一下,住院费能不能宽限两天?”

“不能。”话音刚刚落地,小护士就直接怼了过来,“没钱,就赶紧出院,或者,去找你老婆要啊。”

“你这种吃软饭的男人,我见多了,走走走,别在这儿瞎耽误功夫,多看你一眼,我就觉得恶心。”

小护士眼神讥讽的挥着手,驱赶着周炎。

死要面子的男人,活该。

“你!”周炎骤然沉下了脸色,暗自捏紧了拳头。

刚转过身,他就看到林婉瑜的堂哥林明朗站在身后,脸上带着令人恶心的冷笑。

每一次见面,林明朗总是会想方设法的刁难周炎,不把他贬到一文不值,就决不罢休。

“原来是堂哥来了。”周炎整理好自己的心绪,大大方方走上前。

“周炎啊。”一身高级西装的林明朗人模狗样的走了过来,声音中蘸满了嘲讽和傲气,“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去求求自己的老丈人,兴许人家二老还能帮你把医药费交了。”

“不必麻烦了,医药费的事情,我很快就能解决的。”周炎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

“好吧,看在你过的连条狗都不如的份儿上。今天我就可怜可怜你,替你把这钱交了。”林明朗从上衣口袋中抽出了价值不菲的钱包,随手抽出一张卡,递到了缴费窗口钱。

“缴费,刷卡。”

和刚刚不同,小护士笑容甜美的办理了住院手续。

周炎心中忍不住苦笑,难道没钱就该被人瞧不起吗?

“走吧。”林明朗抬头看了看楼上的方向,再次冷嘲热讽的说,“跟我上楼去看看你媳妇儿,你放心,有我在场,我二叔二婶儿不敢为难你。”

周炎懒得和这货掰扯,一旦散起德行,就跟条疯狗似得,逮谁咬谁。

然而,刚到病房,周炎就得知了林婉瑜受伤的真相。

“婉瑜啊,我是让你和四海公司的王总应酬,这样好在饭桌上敲定这笔一百万的大单。”林明朗居高临下,死死地把林婉瑜一家踩在脚下的数落。

“人家不过就是请你喝杯酒,可你呢,居然抓起酒瓶子就把人脑袋砸了。”

听到这里,周炎脑袋一片空白。

原来老婆是被人揩油了。

四海公司的那个王总,他是见过的,那根本就是一头满脸横肉的大色狼,好不好?

“明朗,这事儿怪不到婉瑜,她毕竟是个女孩子……”江蓝想替女儿说话,结果很快就被秒杀了。

“二婶儿,是她主动要求到集团工作的,您要是觉得自己家的女儿宝贝,那就让她回家去做家庭主妇好了。”说到这里,林明朗又挑了一眼旁边低头站着的周炎。

“哦,我差点儿忘了,您女婿现在已经是一枚标准的家庭煮夫了,啧啧,女儿女婿都失业的话,就要啃你们的老本儿了吧。”

“林明朗,你差不多就行了。”林婉瑜不悦的抬起头,阴沉着一张苍白的小脸儿,“这事儿是我闯的,我会负责到底的。”

“负责?”林明朗又一次放肆冷笑说,“你拿什么负责?林婉瑜,你还不知道吧,人家王总已经把你告了。”

“什么?”江蓝一听,吓的立刻睁大了眼睛。

第2章 混不好回家继承家产

“明朗,这……这话可不能乱说。”林国富一听,也吓的脸都白了。

“二叔,我可没乱说。”林明朗鼻孔朝天,骄傲的瞅着这一家子说,“爷爷可说了,这事儿是林婉瑜自己一个人惹出来的,就应该她负责到底。”

“怎么负责?”江蓝的火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婉瑜也是为了公司才和那个王总见面吃饭的,现在出事儿了,你们就不管了。你们是觉得我们一家子好欺负,是吗?”

“不管怎么样,婉瑜也是老爷子的亲孙女,他不能见死不救。”

“二婶儿。”林明朗又挑高了眉毛,满脸的不屑和鄙夷说,“您啊,还真别拿这句话吓唬我。你想想看,在林氏集团和林婉瑜之间,爷爷他老人家会选哪个?”

“你……”江蓝气的脸都黑了,却无言以对。

说完,林明朗拉门而出,走之前还不忘拿周炎开涮。

“周炎啊,你要还是个站着撒尿的男人,就帮你老婆把这事儿摆平了。”说到这里,林明朗眼神一暗,带着几分狠毒的说,“不然的话,她就等着被赶出林氏集团吧。”

林明朗的得意,让周炎心中难平,却又无可奈何。

林婉瑜想到一会儿母亲肯定会说些更难听的话,所以,就故意支开了周炎,让他下楼帮自己买粥吃。

没想到,周炎刚出门,就听到了茶杯摔在地上的声音。

“林国富,你这个窝囊废。老娘当初真是瞎了眼,居然会嫁给你这个窝囊废。说是什么林氏集团的儿媳妇儿,可是鬼知道我过的是什么苦日子。”

“都是老爷子的儿子,老大和老三在公司做经理,股份又多。就连两个小姑子也住的是高级公寓,可是你呢,就只能窝在又破又旧的别墅中。”

林国富是典型的妻管严,面对老婆的叫嚷,他只能低着头,连个屁都不敢放。

听到这里,周炎忍不住心中自嘲,是啊,没用的男人都是这样的下场。

对着自己的老公发完火之后,江蓝又坐在地上撒泼打滚的威胁林婉瑜:“女儿啊,你还年轻。妈真的不忍心你再这么错下去了。听妈的话,明天就和周炎把婚离了。”

“论能力和才华,你一点儿也不必林明朗差。当初就是因为你违背了你爷爷的意愿,所以才会导致今天这样的后果。”

守在门外的周炎,此刻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妈……”林婉瑜很是坚决的说,“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和周炎离婚的。”

“林婉瑜,你是不是疯了,为什么要守着那个窝囊废不放手呢。”江蓝火冒三丈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撕扯自己女儿的肩膀说,“你现在都被人告了,你爷爷也不管,搞不好就真的会坐牢的。”

“坐牢就坐牢,我不怕。”林婉瑜抬起头,眼神坚定的说。

“疯了,你是真的疯了……”江蓝哭笑着摇着头,一直以来,她都以为女儿是最想离婚的。结果到头来竟然是这样。

同样这样想的也有周炎。

褪却恋爱的甜蜜后,尤其是经过生活的逼迫和击打,他原以为自己在林婉瑜的心中,就是个不堪的窝囊废。

但他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是对他有感情的。

周炎苦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走出了医院大门。

就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他的步子坚毅果断。

为了林婉瑜,他要做出改变。

不再被人瞧不起,不再被人笑话。

他要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

于是,周炎拨通了这三年来从未拨通过的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

“德叔……”周炎无奈的抿了下嘴唇说,“我这儿遇到点事,需要你帮忙解决一下。”

“少爷,原来真的是你啊。”电话那端的郭友德,激动的喜极而泣,“三年了,你终于肯主动联系我了。你知不知道这三年,我和老爷是怎么过的,我们……”

“行了,少啰嗦。”周炎不耐烦的打断说,“给句准话,这事儿到底能不能办?”

“能。”郭友德连忙讨好的说,“只要是少爷吩咐的事情,别说一件,就是十件百件,上千件,我老郭也一定会拼了命的帮你办好。”

“不过,少爷。”郭友德语气一转,又假装很为难的说,“按照当年您和老爷的约定,如果您动用了家里的财产和人脉关系,就要……”

“我知道。”还没等对方说完,周炎就再次不耐烦的打断说,“不就是回家继承家产吗?”

“这么说。”老郭一听,更加激动的说,“少爷,您是同意回来继承周家的产业了。”

“是啊,回去告诉老爷子,他的阴谋得逞了。”周炎还是不情不愿的说,“我回去继承。”

“少爷……少爷……”听到这个大好消息,老郭激动的差点撂了手上的电话,“您现在在哪儿,我派车去接你。”

“不不不,您就待在那儿别动,我亲自去接。”

“行了,老郭。”周炎又淡定的说,“你是看着我长大的,但凡是少爷我答应的事情,就一定说到办到。我又不会跑,你怕什么。”

“少爷您说的对。”老郭又喜笑颜开的说,“要不您来集团公司一趟吧,咱们见面细聊。”

“我自己过去就行。”说完,周炎就挂断了电话。

抬头看着硕大的云朵,周炎忍不住苦笑了下。

现在该说实话了,我周炎并不是个一事无成的穷光蛋和窝囊废。

而是一个拥有万亿家产的超级富二代。

资产遍布全球,拥有三家上市公司,且占据一半以上的股份。

三年前和周老爷子闹了矛盾,周炎就和家里断绝关系,自食其力,过起了普通人的生活。

无奈,面对残酷的现实,他不得不低头了。

老话说的好啊。

混不好就要回家继承家产啊。

第3章 狗眼看人低

很快,周炎就打车到了林云集团大厦。

高耸入云的集团大厦,被称为君城第一高楼。

林云集团和其他三家上市集团,均是世界五百强企业,排名都在前十。

而且,林云集团涉猎广泛,房产,物流,影视,服装等等各个方面。

在这些领域的翘楚公司中,大都是周家自己开的,或者是投资入股的。

一句话,不差钱儿。

刚进大厅,周炎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陈放?

周炎最好的兄弟,二人从公司辞职后,陈放就进入一家外面公司当了外卖员。

“陈……”周炎刚要喊出口,结果就看到一个身着黑色职业套裙的女子,破口训斥着陈放。

“你把我的外卖搞成这样,居然还有脸要什么五星好评,我一定要投诉你。”前台小姐汪敏敏身材玲珑,曲线玲珑,令人看了忍不住血脉喷张。

可是,看到她那张凶神恶煞的脸时,周炎忍不住皱了下眉。

什么美女,这就是个疯婆娘嘛。

“对……对不起。”陈放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一样,沉沉的低着头,“我今天送餐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您看这样好不好,这份餐我赔给你,求求你千万不要投诉我,不然的话……”

“赔给我?”陈放的还没说完,汪敏敏瞪着眼睛打断他说,“瞧瞧你那个穷酸样,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配吗?”

“我告诉你,像你这样的穷屌丝,我见的多了。你少在这儿给我卖惨。摔跤?怎么不摔死你个王八蛋啊。”

周炎看着陈放膝盖处的裤子被血染了一大片,看来摔的不轻。

“好啊。”汪敏敏抱着双臂,挑着眉毛又冷笑道,“你不是想道歉吗?我就给你个机会,只要你跪下来,对我恭恭敬敬的说声对不起。那我就接受你的道歉。”

周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这他妈的也太欺负人了。

这女的吃错药了吧,居然敢提出这么变态的要求。

不过就是个看门狗而已。

“陈放,不要跪。”就在这时候,周炎立刻冲上前,把他拉到了自己身后。

“周炎,你怎么来了?”看到他突然出现,陈放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这你就别管了,先去医院看病,这儿我帮你处理。”在陈放看来,此刻的周炎和之前不同。就好像换了一个人,特别的自信和有底气。

“怎么着?”汪敏敏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傻逼,撩了下自己的刘海,又冷笑着抽了下唇角说,“你想替你兄弟跪啊,好啊,如果换做是你,就必须跪两次。”

“我跪,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事儿和我兄弟无关。”说着,陈放就弯曲了双腿。

可就在这时候,周炎却一夺过了外卖,直接扔到了汪敏敏的身上。

“啊……你……你居然敢扔到我身上?”汪敏敏抓狂的跺着脚上的高跟鞋。

“现在是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了。”周炎把陈放拉了起来,直接推到了门外,低声在他的耳边说,“你若还当我是兄弟,就快走。”

陈放几乎是被周炎推到了电动车上,催促着离开了。

“你个死送外卖的,你别走。”汪敏敏从前台上取出了一包纸巾,很嫌弃的擦拭着,“今天这事儿没完,你赔我的衣服和鞋子。双倍赔偿。”

周炎觉得汪敏敏不过就是个小前台,居然敢这么张牙舞爪,看来老郭的管理有问题啊。

待会儿上去了,一定要和他好好谈谈。

“小姐,赔偿的事儿先放一边儿,咱们过会儿再聊。”说着,周炎就往里面走,再次被汪敏敏拦住了。

“你个死送外卖的,居然还敢往我们公司闯,你还要不要点儿脸啊?”汪敏敏觉得这人真是个傻逼,听不懂人话。

周炎翻了下眼皮,冷冷道:“我不是送外卖的,我是来找郭友德的。”

郭友德?

这时候,公司一个部门经理恰巧从门外走了进来,听到周炎的话后,认忍不住嘲笑道:“你找我们董事长?”

董事长?

周炎心中一愣,他记得郭友德之前只是老爷子的管家兼秘书,什么时候变成董事长了?

怪不得刚才电话中,敢和他谈条件,原来是有底气了。

好你个老王八蛋,既然你现在是公司的董事长,那老子绝不继承家业。等把林婉瑜的事情摆平了,就继续过自己的普通生活。

“周经理,这人就是个傻逼,你别理他。”一旁的汪敏敏,特意在这位男经理的面前表现说,“我现在就打电话把他轰走。”

“你连我们董事长是谁都不知道。”周经理客气之中,又带着几分嘲讽的说,“也敢这么打肿脸充胖子。”

“敏敏。”周经理看了眼自己的手机,不耐烦的说,“甭和这种人废话,打电话,叫保安尽快轰走。”

“好的,周经理。”汪敏敏乖乖的点了下头,刚触碰到前台的话筒,

突然,一个声音骤然响起。

“郭友德,我被你们公司的两条狗拦住了,我他妈的给你两分钟的时间。不然,老子就走了。”

听了周炎的话后,汪敏敏笑得更加夸张的说:“这个傻逼缺货,演的跟真的似的。哎呀,真是笑死人了。”

周经理也失去了基本的客气,对着汪敏敏抬了下下巴,示意她继续拨电话叫保安。

林云集团毕竟是世界五百强企业,前台大厅就是公司的脸面,绝对不能出现这样的垃圾人士,造成不好的影响。

很快,保安火速赶了过来。

就在他们即将把周炎轰出去的时候,一声呵斥响起。

“住手。”

郭友德带着秘书,一路小跑的从电梯里面跑了出来,伸出五指,怒气冲冲的喊了一声。

那可是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啊。

好说歹说,总算是愿意回家继承家业了,居然被这些有眼无珠的东西拦住了。

“给我松开。”郭友德怒瞪着两个保安,气呼呼的吼着说,“不知好歹的东西,你们知道这是谁吗?居然敢这么无礼。”

“少爷,您受惊了。”说吧,郭友德又笑成了一朵花的赔罪道。

少爷?

汪敏敏和周经理全都懵逼了。

第4章 真香定律

他不就是个送外卖的吗?

一个穷屌丝,哪门子的少爷啊。

“董事长,您搞错了吧?这人就是个送外卖的,刚刚他还想要闯咱们公司,所以……”然而,汪敏敏还没说完,就被郭友德李生呵斥住了。

“住口。”郭友德怒气大盛,冷冷的剐了她一眼。

周经理也连忙上前献殷勤说:“董事长,您别生气,这边儿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办,我现在就把这人轰出去。”

这时候,周炎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朱门酒肉臭,狗眼看人低,看来是没救了。”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说话呢,在我们董事长面前,还敢这么的无礼。”周经理又指挥着旁边的保安说,“赶紧把人赶出去。”

“来人。”还没等保安动手,郭友德就指着眼前的汪敏敏和周经理说,“把这两个不知好歹的玩意儿给我扔出去,从今天开始,不准踏入我们公司半步。”

“董事长,您这是为什么啊?”周经理听到自己被开除的消息后,犹如五雷轰顶。

“董事长,我们真的没做错,都是……”直到这一刻,汪敏敏还在往周炎的身上泼脏水。

“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了。”郭友德脸色铁青的指着周炎说,“这是我们公司的少爷,集团唯一的继承人。

“少爷,您还满意吗?”郭友德弯下腰,再次赔着笑脸说。

“还行吧。”周炎抬了下眼皮。

周经理和汪敏敏面面相觑,很快就意识到他们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原来不是穷屌丝。

真的是少爷啊。

“少爷,我知道错了,您就饶过我这一次吧。”汪敏敏和周经理异口同声的说。

只可惜,这个道歉太晚了。

“老郭,还愣着干什么,扔出去。”周炎淡淡的扔下一句,双手插兜直接上了楼。

“扔出去。”郭友德重复了一句,巴巴的跟上了周炎。

顶楼,董事长办公室。

“老郭,你现在日子过的挺滋润啊。”看着办公室中古朴考究的家具,周炎又话里有话的说,“而且这个董事长做的也挺有样儿。”

郭友德没接周炎的话,从旁边身材高挑的漂亮秘书手中接过了一份文件,直接放到的他的面前,恭敬的笑着说:“少爷,请签字吧。”

“签字?”周炎挠了挠后脑勺,把文件推到了一边,装哑谜的说,“签什么字啊,我到这儿来就是找你帮忙的,只要你……”

“不帮。”郭友德把文件放到了桌子上,直接就撂出了两个字。

“郭友德,你敢?”周炎气急,拍案而起。

“少爷,不是我老郭和你对着干。”郭友德又指着眼前的文件说,“之前咱们说的好好的,您回来继承家业,怎么就又变卦了呢。”

“老郭,你胆儿肥了,居然敢敲打起本少爷来了。”周炎又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

“少爷,您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硬的不行,郭友德又使出软方法来,“在老郭的心中,少爷您才高八斗,机智过人,最重要的是,您是个言必行,行必果的人。”

“你少在这儿给我戴高帽子,我告诉你,我今天就是不签,谁签,谁就是孙子。”周炎依旧放狠话说。

然而,依旧逃不过真香定律。

“恭喜少爷,您已经正式成为周家的继承人了。”郭友德达成所愿,满是褶子的老脸笑成了向日葵。”我待会就把这个好消息禀告给老爷,并且以闪电般的速度把这个好消息传达下去。”

“老郭,四海集团知道吗?”周炎喝着老郭亲自泡的功夫茶,抬眉问了一句。

“知道啊。”郭友德又恭敬的递过来一杯茶说,“少爷,那是咱们集团名下的一个公司,少爷有兴趣的话,我让四海的陈董事长亲自拜访你。”

What?

四海集团居然是自己家的。

看来老爷子这几年把集团发展的不错,早知这样的话,就应该早早的回家继承家业了。

“那倒不用。”周炎摆了摆手说,“少爷我暂时还不想让外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先保密一段时间吧。”

“你只需要知会陈董事长,让他手底下一个叫王强的王八蛋撤销对林婉瑜的起诉,顺便道个歉。”

“什么?少奶奶被这个混蛋欺负了?”老郭一听,又怒发冲冠的说。

这些年,虽说周炎和家里断了联系,但是,周老爷子还是密切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而且,老爷子对于林婉瑜这个儿媳妇儿,也是相当的满意。

“剩下的事情,你看着办。”周炎喝光了杯子里面的茶,起身走向门口。

“少爷,您放心,这事儿,我办的妥妥的。”郭友德看着周炎的背影,不死心的喊了一句,“您什么时候回去家里看看老爷?”

“再说吧。”周炎随性的挥了下手,连个头都没回。

周炎前脚刚走,郭友德就兴奋和激动的拨通了周老爷子的电话,“喂,老爷……少爷他终于签字了。”

“太好了,这事儿终于定下了。”电话另一端,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虚弱的说。

周炎回到医院的时候,意外的发现高子峰坐在床边,两人有说有笑,十分的亲近。

高子峰是他的大学同学,一直喜欢林婉瑜。

自从两人结婚后,周炎更是成为高子峰的眼中钉。

这货毕业之后,在自己老爹的资助下,开了一家文化公司,貌似混的还不错。有事儿没事儿就在朋友圈装逼炫富,秀优越感。

“高子峰,你来干什么?”周炎不悦的抛出一句。

“是我让他来的。”林婉瑜不耐烦的说。

“婉瑜,你好好休息。”高子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堆笑的看着她说,“四海集团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

转过身,高子峰的笑容就变了味儿,尽是鄙夷和得意。

“子峰,这件事情,就麻烦你了。”看着出门的高子峰,林婉瑜又十分客气的说。

周炎把买好的粥放到了桌子上,黑着脸问:“为什么找他帮忙?”

“你说呢,不找他帮忙,难道要你帮我吗?”林婉瑜苦笑着瞪了周炎一眼说,“你有这个本事吗?”

第5章 你哪来的钱

“我……”周炎忍不住,差点儿要亮出自己真实身份的时候,高子峰去而复返。

林婉瑜敛去了刚才的冰冷,脸上又重新绽起了笑容:“子峰,你怎么又回来了?”

看到她脸上染起的笑容,周炎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高子峰之所以这回来,就是要故意羞辱周炎,好让林婉瑜看清楚,当年她的选择是多么的错误。

“那个……”高子峰把手上的水果放到了桌子上说,“婉瑜,我帮你买了点水果,顺便帮你缴了一个星期的住院费。”

“子峰,你真的太客气了,我其实根本没什么事情。”林婉瑜抱歉的笑着说,“真是不好意思,又让你破费了。”

林婉瑜将视线错离到了周炎的身上,眼底尽是失望。

如今自己官司缠身,老公一点忙帮不上,就连医药费也要别人来交。

“没什么的。”不过是一秒钟的功夫,高子峰略显讥讽的冷笑说,“婉瑜,我和周炎你们两个是大学同学,这点钱,不值一提。”

听到这儿,周炎就忍无可忍了。

妈的,老子还在这儿呢。

你们当我是聋子还是瞎子。

周炎啪的一声盖上了饭盒,声音冰寒的怼出一句:“我老婆的医药费我还出得起,就不用你操心了。”

“周炎,你发什么神经呢?”看到周炎当众让高子峰下不来台,林婉瑜沉下脸色指责说,“赶紧向子峰道歉。”

周炎是什么德性,她再清楚不过。

高子峰帮忙官司诉讼的事情,更好心好意帮自己缴纳医药费,周炎居然当众甩脸色。

实在是没教养。

听了林婉瑜的话,高子峰心中一阵窃喜,又假装很大度的说:“婉瑜,别生气,你这还住着院呢。而且,你也别怪周炎,上午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林明朗实在是太过分了。”

“周炎。”高子峰话头一转,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借到钱没关系,还有老同学我呢,你需要多少,就说一声。”

人比人气死人,听了高子峰这番话后,林婉瑜从心中更加看低周炎了。

周炎攥紧拳头,恨不得一拳就打爆高子峰这张虚伪狡诈的小人脸。

“不就是钱吗?谁说我没有。”周炎冷冷的打掉了高子峰的爪子。

听到这里,高子峰脸上的得意瞬间凝固,就像是吃了一口大便一样,十分尴尬。

周炎拿过自己的背包,拉开拉链,红艳艳的十摞钞票就炸现在二人的面前。

其实,最惊讶的是林婉瑜,她很好奇周炎从哪里借这么多的钱。

而且,据她所知,周炎的朋友根本不可能一下子外借这么多的钱。

“刚刚你是垫付了一个星期的医药费,是吗?”说着,周炎从背包里面捡了两沓钱,“算上你这袋水果,我给你两万。拿上钱,赶快从我的面前消失。”

原本想要看笑话的高子峰,没想到自己成了笑话。

“行啊,周炎,够大气的。”高子峰并没有接钱,而是八卦的继续探听说,“你什么时候交了这么个出手阔绰的朋友,改天介绍认识一下呗。”

“关你毛线啊,拿上钱,赶紧滚蛋。”周炎不爽的把钱扔了过去,指着大门的方向说。

“够了,周炎。”林婉瑜脸上很是挂不住的说,“子峰还在帮我处理和四海集团的官司,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胡闹?”

“我胡闹?”周炎一个怒意的冷笑说,“林婉瑜,这孙子这么上赶着帮你,他在图什么,你心里没数吗?”

周炎今天的反常,真的把林婉瑜惊着了。

而且,周炎当着外人的面儿这么说她,更是无地自容到了极点。

“你……你在胡说什么?”林婉瑜眼泪打转,对于周炎,她失望透顶。

看到林婉瑜伤心的样子,周炎又不忍心了。

“看什么看,拿上钱,赶紧走。”周炎把两万块钱塞到了高子峰的怀中,硬推着把这小子赶出了门。

咚的一声,房门紧闭。

林婉瑜低声啜泣,周炎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些重了。

“婉瑜,别哭了,起来把粥喝了吧。”周炎闷着头,低声说。

“我问你,这些钱,你是从哪里借的?”林婉瑜抹着脸上的眼泪,冷声问。

“就……一个朋友。”周炎不可能告诉她实话。

刚刚从林云集团离开的时候,老郭就把周炎以前的所有银行卡,都归还给了他。

他随手刷了一张卡,就提了十万块钱做零花钱。

但是,林婉瑜怎么也不知道,她眼中的废物老公,现在是万亿商业帝国的唯一继承人。

翻云覆雨,不过就在他的一念之间。

“向谁借的?”林婉瑜继续追问。

“陈放。”自从落魄后,周炎也就只有陈放一个好朋友了。

“陈放在给人送外卖,他哪有钱借给你。”林婉瑜认定周炎没有说实话,失望的摇着头说,“周炎,就算你没本事,你也不能背着我去借高利贷,然后在这儿打肿脸充胖子。”

“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有多严重。”

听到这里,周炎的心中也燃起了一团怒火:“婉瑜,我可以向你保证,这笔钱和高利贷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怎么就不能相信我呢。”

“你没有工作,也没有朋友。”林婉瑜的情绪也跟着激动起来,“每个月还要从我这儿拿五百块钱的零花钱,突然间冒出这么一大笔钱来,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周炎,你能不能靠谱点儿,能不能不要这样窝囊,能不能让我在我们林家抬起头来?”

林婉瑜又一次眼泪打转,当年,大学校园中的周炎,是多么的意气风发,阳光朝气。

可如今,却是个只能靠老婆养的废物米虫。

“我自己心里有数。”周炎把包里的钱留给林婉瑜后,闷头出了门。

没钱就意味着没地位。

岳父岳母整天逼着他和林婉瑜离婚。

更因为他们的婚事,林婉瑜在林家得不到重用。

心中苦闷的周炎,拨通了好兄弟陈放的电话,想问问他伤的怎么样了。

结果,电话刚刚接通,就听到了陈放的哭泣声。

“陈放,你这是咋了?”

第6章 收购科技公司

“我他么就是个窝囊废……”陈放呜呜咽咽的哭着,周炎根本听不清楚。

“陈放,你在哪儿呢,我过去找你。”周炎听着这小子的语气不对,担心他会做什么傻事儿。

周炎根据定位,很快就到了河滨广场。

陈放坐在阶梯上,四周散落着一地的啤酒罐子,看来是没少喝。

“周炎,你可算是来了。”陈放半醉半醒,双眼哭的猩红。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看到他这个样子,周炎就知道一定是出大事儿了。

“周炎……我他妈的真是窝囊啊……”说着,陈放又自残的打了自己两个耳光。

“兄弟,出什么事情了,你就尽管说出来,哥帮你摆平。”周炎抓住他的双手,很是郑重的说。

“你……”陈放顿了一下,很快又摇了摇头说,“算了吧,我们斗不过人家的。这顶绿帽子,我就算是接下了。”

“绿帽子?”顺着这三个字,周炎很快就想到了陈放的女朋友张瑶,“难不成张瑶……”

原来,陈放今天去林州大酒店送餐的时候,不小心撞见了女友和前上司杜刚开房。

“尽管我气不过,很想要上去暴揍那老小子一通。但是,后来我想了想,自己不过就是个送外卖的,把人打伤了,我怕是连医药费都掏不起。”

自己好兄弟受辱,周炎岂能坐视不理。

他把陈放从地上拉了起来,很是冷静说:“我先送你回家,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交给你?”酩酊大醉的陈放摇了摇头,拍着他的肩膀说,“兄弟,你都已经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没错,交给我。”周炎把人送回去后,就直奔林州大酒店。

叮咚一声。

2103房间的门很开打开。

“你猴急什么啊?”一身黑色内衣套装的张瑶,披散着头发,妆容妖娆,最惹人注目的是,她的脖颈处印着几个刺目的吻痕。

看到周炎的这一刻,周炎瞳孔陡然收紧,眼底更是惊讶和愠怒。

“周炎?”

果然如同陈放所说,张瑶背着他和老男人开房。

“瑶瑶,谁啊。”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身上松垮的披着件浴袍,粗声粗气的走了过来,“什么客房服务,居然敢搅乱老子的好事儿。”

“原来是你小子啊。”杜刚讥笑了一声,又挑衅和不屑的抱住了身旁的张瑶说,“周炎,你这是替你好兄弟陈放来捉奸吗?”

杜刚是周炎和陈放之前一家科技公司的老板,为人小肚鸡肠,阴险狡诈。

“杜刚,你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睡了别人的女朋友,这样不好吧?”周炎余光扫过衣衫不整的张瑶,满是鄙夷。

“不好?”杜刚伸出手,更加放肆的点着周炎的心口说,“你和陈放算个毛啊?一个靠老婆吃软饭,一个每天跟条野狗似的到处给人送饭。”

“我告诉你,老子就算是打过招呼,也是照睡不误。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老子有钱有势。”

杜刚之前和林氏集团合作过,与林婉瑜也有过接触,而且觊觎她已经很久了。

只不过,如此一个美艳少妇,却嫁给了周炎这么个窝囊废。

实在是可惜了。

“陈放一个破送外卖的,能和老子这种身价千万的人相比吗?”

以前在公司的时候,杜刚动不动就把周炎和陈放骂的狗血淋头。

但那是为了生活。

可现在不同了,周炎已经继承了家业。

一个区区沈家千万的小喽啰,居然也敢在他的面前蹦跶了。

“滚滚滚,别在这儿扫了老子的雅兴。”说完,杜刚就笑容猥琐的搂着张瑶走了进去。

合上房门的那一刻,张瑶瞪了周炎一眼。

“瑶瑶,快点儿,我都等不及了……”听着里面传来的污秽之声,正在气头上的周炎很快就拨通了郭友德的电话。

周炎阔步走到了电梯口,淡淡的吩咐了一句:“老郭,十分钟后,我要成为蓝天科技公司的老板。能办到吗?”

“少爷,没问题。”老郭笑眯眯的回应了一句。

五分钟后,周炎的手机再次响起:“少爷,事情已经办成了。”

周炎没想到郭友德的动作还挺快,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杜刚,你给老子等着。

看我怎么削死你。

正在酒店房间内和张瑶缠绵的杜刚,很快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王董事长,什么事情啊?”

“你马上回来公司,准备一下,迎接新老板。”

“新老板?”杜刚眼神一滞。

“就在刚刚,有人出五千万已经把蓝天科技买下了。”王董知会他说,“我现在也赶过去,你尽快准备吧。”

“好,我知道了。”挂断电话,杜刚就慌里慌张穿好衣服,秒速回了公司。

蓝天科技公司。

红毯刚刚铺好,周炎和陈放就骑着送外卖的电动车开到了门口,在上面留下一道很深的印记。

“周炎,又是你?”看到他,杜刚十分光火。

“对啊,这不是周炎和陈放吗?”站在旁边的公司员工,大多是之前的同事。

“没想到他们两个混这么惨,居然送起外卖来了。”

“没错,就是你爹。”周炎从车上下来,张扬的来了一句。

“周炎,你他么的是不是找死啊?”杜刚刚要动手的时候,王董的座驾到了。

“杜刚,你干什么呢?”急忙下车的王董,黑着脸问了一句。

“王董,为了迎接新老板,我正把这些闲杂人等清理出去呢。”杜刚一秒钟就转换了脸色,笑呵呵的说。

“周炎,你赶紧滚蛋,还有……”杜刚又指着被他们踩脏的红毯说,“赔偿公司一万块钱的损失费,否则,我让你们两个以后没好日子过。”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震惊了所有人。

“周老板,让您久等了。”王董弯腰,低头,笑眯眯的说。

周老板?

周炎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了老板了?

这到底什么情况?

不但杜刚震惊,就连陈放也是一样。

“王董。”周炎淡淡哼了一声说,“看来这帮人质疑我的身份啊,既然这样,你就解释一下吧。”

“谁敢质疑?”王董又装腔作势的震慑说,“我告诉你,从今天起,周炎周董事长就是蓝天科技公司的新老板 。”

第7章 有哥给你撑腰

“王董,您开什么玩笑?”杜刚满脸冷笑,指着电动车旁的周炎说,“这就是被咱们公司辞退的前员工,再说了,他就是个吃软饭的,怎么可能会是新老板?”

别说杜刚不信,就连王董刚开始的时候也不信。

可是,郭友德在电话中很是认真的交代,周炎是林云集团的继承人,现在更是蓝天科技的董事长。

只不过,这个消息暂时对外封锁,绝对不能走漏半点的风声。

作为生意场上的人,王董深知郭友德是林云集团的董事长,整个周家在全球更是有着强大的实力。

如今郭董事长金口玉言,王董定然相信。

“王董,他说我是吃软饭的。你信吗?”周炎不怒反笑,口气轻松的说。

他更觉得杜刚是个傻叉。

都到了这个份儿上,居然还不相信。

周炎想着,也许是自己之前吃软饭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

不过,从此之后,他要扬眉吐气,把自己高大上的形象树立起来。

啪的一声。

王董抬手就打了一下杜刚铮亮的光头,五根手指印清晰的印在了上面。

“杜刚,敢污蔑新老板,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马上向新老板道歉。”杜刚之前送过几幅上好的字画,王董还是想把他留下。

这一巴掌,算是把杜刚彻底打醒了。

原来,周炎真是新老板。

但不等他开口求情。

“仅仅是滚蛋就行了吗?”周炎冷声道,“开除!”

开除二字,犹如五雷轰顶砸落在杜刚的头顶,整个人都傻了。

刚才在酒店的时候,不是挺牛气哄哄的吗?

现在怎么就跟霜打的茄子一般。

现在我周炎是老板,我让你滚,你就得滚。

既然新老板已经下了令,王董也没有继续保他的意思了。

“杜刚,听到了吗?周董事长说你被开除了。赶紧走。”

“周董,咱们到里面说话。”王董笑容满面的逢迎着。

“周……周董。”就在周炎抬脚准备走进去的时候,杜刚像条乞食的狗一般抱住了他的大腿,“都是我的错,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就看在之前咱们共事一场的份儿上,饶过我这一次吧。”

周炎顿住脚步,垂下眼帘淡淡的说:“杜刚,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能够开除你吗,因为我不但有钱有势,更有权。”

这句话,就让杜刚如坠冰渊。

周炎临时召开了一个全体员工会议,除了提高了大家的工资和福利,更宣告了一个重大消息。

“从今天起,陈放担任公司总经理的职务。”

刷的一下,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飞了过去。

就连陈放也是满脸愕然。

“行了,过去的事情都已经翻篇了。”周炎拍拍手掌,声音洪亮的说,“只要大家好好干,我周炎和公司就一定不会亏待大家。”

话音落地,全场沸腾。

总经理办公室。

“周炎,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怎么你成了新老板了?”陈放又激动又发愁的看着他说,“还有,你让我做公司的总经理,我真的干不来。”

“兄弟。”周炎从沙发上站起来,握住他的肩膀,目不转睛的说,“第一个问题,我暂时不能回答你。但是,你要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好。”

“我……我怕我做不好,会辜负你对我的期望。”陈放皱眉说。

“你一定可以。”周炎更霸气的拍了下他的肩膀说,“再说了,有哥给你撑腰,你怕什么。”

“忘记张瑶那个拜金女,忘记之前所有的一切不好的记忆,从今天起,站在这个起点上,一步步的向前走,大步走,不要回头。”

“不管是房子,车子,还是票子,又或者是女人,你都会拥有的。”

陈放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当周炎宣告他是公司总经理之后,公司设计部最漂亮的女员工,美眸流转出的视线久久的定格在了他的身上。

之前在公司做事的时候,周炎也是了解陈放能力的,成熟稳重,业务能力强。

如果不是杜刚那个老王八蛋故意打压,他也不会被解雇。

更何况,于私而言,如今也要提拔一下最好的兄弟。

从蓝天科技出来没多久,一辆黑色宾利就停在了周炎的电动车旁。

摇下车窗,郭友德笑眯眯的探出头来:“少爷,上车吧。”

看到他,周炎不乐意的翻了个白眼。

这个老郭,居然这么不认可他的实力。

居然还在后面一直盯着。

“老郭。”周炎停下电动车,挑了下眼皮说,“你也太小瞧少爷我了吧,区区一个杜刚,我怎么可能会对付不了?”

“少爷说的这是哪里话。”看到周炎不上车,郭友德只好下车说,“我这不是在为少爷你保驾护航吗?而且,你也说过,暂时不对外公开你的身份,我可不是要谨慎再谨慎。”

“老东西,你可真够能说的。”周炎咧开嘴笑了笑说,“我就说一句,你就有十句在等着我呢。”

其实,郭友德更担心的是,好不容易收心回家继承家业的周炎,一个不开心,再不回家了。

那他老郭就真的难交差了。

“少爷,过两天在望江楼,你陪老爷吃顿饭怎么样?”郭友德小心翼翼的提出自己的要求说。

“我……”周炎还没来得及拒绝,郭友德又鸡贼的打断他说。

“我知道少爷暂时不想回家,但吃顿饭总可以的吧?”

出来这么久,周炎也的确很想要知道自己老爹怎么样了。

“行吧。”周炎终于松口点了点头。

“好好好。”郭友德大喜,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说,“少爷,我这就通知老爷。那个,到时候我亲自去接您好不好?”

“不用,我自己过去。”看着老郭得意忘形的样子,周炎又嫌弃的甩开他的手说,“不是说了吗,本少爷要低调。”

“好好,低调……低调。”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尖细的女声从背后传来。

“周炎,还真是你啊。”长发曼妙的林蓉蓉从红色跑车里面探出头来。

只是,看到周炎身边的人时,林蓉蓉一脸大惊。

第8章 喂,送外卖的

君城首富郭友德。

周炎竟然和他认识?

这怎么可能呢?

林蓉蓉是林婉瑜的堂妹,也是林明朗的亲妹妹,兄妹两个一副德性。

见高踩底。

而且,都觉得周炎是个窝囊废。

相比林明朗,林蓉蓉对于他的侮辱和讽刺,变本加厉。

每次见面,什么癞蛤蟆吃了天鹅肉,什么废物点心,窝囊废和吃软饭的字眼儿,要多少有多少。

可事实却是,废物姐夫居然和君城首富站在路边说话。

“瑶瑶,这人是谁啊?”开车的男生好奇的问了一句。

“把车开过去。”林蓉蓉心里泛起嘀咕,她非要搞清楚再说。

“姐夫,你怎么在这儿呢?”林蓉蓉下了车,又假装很惊讶的捂着嘴巴说,“郭董事长,真的是你啊?”

林家在君城最多也就算个二流富豪,和周家这样的万亿级别的富豪根本搭不上话。

平时,林家人根本没机会和林云集团的人合作,更不要说私交了。

“姐夫,你该不会和郭董事长认识吧?”

“我……那个……”周炎刚要解释,但很快就被林蓉蓉打断了。

“我就知道不可能,像你这种连个工作都没有的人,怎么可能和君城首富有联系呢。”说到这儿,林蓉蓉更是凑到了他的耳边说,“恐怕你连跟人提鞋都不配吗,”

“你还真是对得起窝囊废这个称号呢。”

周炎苦笑了下,他原想着随便编个理由搪塞下,如今看来根本不必了。

“是,我是不认识这位首富先生。”其实,此刻,周炎在心中狠狠的骂了句老东西,“刚刚……”

“小伙子,谢谢你的外卖。非常好吃。”郭友德看着周炎骑的是送外卖的电驴,灵机一动。

“是吗?”周炎呵呵的笑了笑,又挑了挑眉,暗中催促道,“不用谢,您给个五星好评就行。”

老东西,还不赶紧走。

本少爷的身份如果有所泄露的话,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郭友德不敢多做停留,略有意味的看了一眼林蓉蓉,坐上车很快离开了。

“瑶瑶,这该不会就是传说中,你那个吃软饭的堂姐夫吧?”坐在车上的男生,口中嚼着口香糖,一脸坏笑。

“我呸,什么堂姐夫,我可没认她。”林蓉蓉站在车门口挑着眉毛说,“这种人,只会给我们林家丢人。”

“林蓉蓉,你怎么说话呢。”周炎锐眸一沉,双拳握紧的说。

“我就这么说话。”林蓉蓉抱着双臂,一副无所谓和不屑的样子说,“怎么着,你还想教训我啊。”

“啧啧,周炎啊周炎,我堂姐差点被人害的坐牢,关键时刻,你这个老公一点忙帮不上。最后还是人家高子峰出面帮的忙。”

“你害不害臊啊,居然还敢跟我再这儿吆五喝六的。”

“什么?高子峰?”听到这里,周炎心中怒火大燥,分明就是老子出手摆平的好不好?

“是啊。”林蓉蓉骂骂咧咧的坐上了车子,口中更是不清不楚的说,“真不知道林婉瑜是怎么想的,放着高子峰这样的高富帅不要,偏偏选了这么个窝囊废。”

“喂,送外卖的。”车子发动后,驾驶座上的那个男生讥笑着说,“下次送外卖的时候小心点儿,千万别摔死了。”

“走走走,跟这种人废什么话啊。”林蓉蓉不乐意的催促说。

瞬间,红色跑车就消失不见了。

周炎平复了下情绪,和这种头发长见识短的人置气,根本不值得。

只是,想到高子峰冒充这件事,还是气的吐血。

由此看来,周炎觉得自己更加应该保守自己的身份,他倒是要看看这些跳梁小丑还能演出什么花样来。

林婉瑜在医院住了三天,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后,她就出院了。

和四海集团的事情解决后,林婉瑜决定抓住这个机会,好好的表现一下,以此也能够在林氏集团内部占得一席之地。

再就是,自己母亲的生日快要到了。

“我妈是个好面子的人。”林婉瑜看着正在收拾碗筷的周炎说,“这次又是她生日,平时她在亲戚朋友面前没少受气,所以这次,我打算好好为她庆祝下。”

“没问题。”周炎点了点头说,“礼物的事情包在我身上,我保证你妈一定满意。”

“你?”林婉瑜冷笑了一声,“我看还是算了吧,礼物我来准备。”

“婉瑜,你要相信我……”就在这时候,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名字,林婉瑜拿起手机,悄声进了卧室。

“子峰,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林婉瑜轻抚着头发,很是开心的笑着说,“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恐怕就真的要坐牢了,更不要说和四海公司签约了。”

“婉瑜,你说这话就客套了。”高子峰十分得意的回答说。

“是这样。”出于感谢,林婉瑜主动提出邀请说,“过两天是我妈妈的生日,她想请你过来参加宴会,感谢你这次帮忙。”

“可以,我刚好有空。”高子峰觉得自己和林婉瑜的距离又拉近了许多。

挂断电话后,林婉瑜又不由得把周炎和高子峰作对比,这么看来,自己的老公实在是太不中用了。

这天晚上,她把周炎关在了卧室门外。

第二天,更是早饭都没吃,就直接上班去了。

周炎根本没把老婆的脾气放在心上,因为有份合同需要签字,所以他和郭友德约好在了望江楼见面。

“少爷,这是我帮你准备的一套红宝石首饰。”老郭把一个心形天鹅绒锦盒放到了他的面前,这是集团旗下的一家珠宝公司的限量款,全球只有两套。”

“另外一套被英国的王妃买走了,就剩下这一套了。”

看着这套首饰,周炎满意的点了点头说:“老郭,你很有眼光嘛,我这个丈母娘虚荣,爱出风头,尤其这次是她的大日子。”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8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