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大学生偶然开启神秘宝玉,获得无上传承。

屌丝大学生偶然开启神秘宝玉,获得无上传承,自此一发不可收拾,吊打富少恶霸,泡尽校花美女,一路暴走,谁人能挡?

屌丝大学生偶然开启神秘宝玉,获得无上传承,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第1章 聚会

华东市,飞歌kTV豪华包间中,华东大学刚刚毕业一年的学生在此举行聚会,包厢内,大家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赵嫣然,我敬你一杯!”一个穿着阿玛尼的青年笑着说道。

“不行了,我实在喝不进去了。”回答的是一个黑色长发末端微卷,穿着白色T恤以及紧身牛仔短裤的女孩,她这样的穿着非但没有显得普通,反而因为那张绝美的容貌显得更加耀眼。

赵嫣然在大学时期就是学校有名的校花,现在在华东市经营一家珠宝店,是小有名气的女总裁,这样一个事业有成容貌绝世的女人,自然成了整个班级的焦点。

可是耀眼后面必有心酸,眼前这个阿尼玛的男人叫林浩,也是今晚的组局之人,他是林氏集团的少东,林氏集团作为华东市在珠宝行业的巨头,谁敢不卖林氏集团的面子,就算赵嫣然也不敢。

“诶,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自然是应该一醉方休。”林浩丝毫不退让,他身边坐着的几人也是叫喊着让赵嫣然喝。

赵嫣然拗不过,只好又喝了一杯,喝得醉意微醺,林浩看着她那微醺的脸蛋,的眼中不经意间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

张子涛坐在一旁冷眼看着一切,所谓的同学聚会不过是炫富大会罢了,他这样的小保安显然上不了台面。

“我真的不行了,就先回去了,你们大家尽情玩。”

知道自己已经不行的赵嫣然无论如何也不打算继续喝了,于是向着外面走去。

“既然你说不喝,那我们就不喝了吧,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走也不安全,不如我送你吧。”林浩赶忙站起身殷勤的看着赵嫣然说道,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

赵嫣然脸上尽是醉酒之后的红晕,无比迷人,笑着道:“不必了,我让张子涛送我回去就好了。”

张子涛?

林浩一愣,她怎么会叫张子涛去送她,虽然大家同在一个大学,可谁不知道张子涛就是个废物?

据说现在在当保安?

“嫣然,还是我去送你吧,难道我堂堂林氏集团继承人还不如一个小小的保安?”林浩讥笑的看着张子涛,真不知道一身地摊货的他有什么脸来参加这场同学聚会。

张子涛微怒,他小保安怎么了?

他哪里看不出来林浩那点小心思,既然你这么瞧不起我,那我绝不会让你得逞。

于是说道:“既然赵同学让张某送她回去,那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张子涛走到赵嫣然身边,搀扶着她向外面走去。

“你!”林浩顿时大怒,他让人召集这场同学会就是为了赵嫣然,显然好不容易灌醉了赵嫣然,居然被张子涛捷足先登了。

“大家陪林大少玩的尽兴点,我就送赵同学回去了。”张子涛打了个招呼,便不顾林浩铁青的脸扶着赵嫣然走出了KTV。

林浩的脸铁青的吓人,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保安居然敢和自己做对,坏自己的好事。

“林少?”旁边的一个狗腿子问道。

“算了,以后还有机会。”林浩说着,看向走出门口的张子涛眼中不禁闪过一道寒芒。

张子涛扶着赵嫣然走到马路旁的一辆红色保时捷前,赵嫣然从怀中掏出一把钥匙递给张子涛,然后整个人依偎在张子涛的怀中,随时都有跌倒的可能。

因为靠着张子涛的原因,她上身的白色t恤和身体之间出现了一大块空隙,张子涛身高足有一米八,目光正好能够看到赵嫣然胸前的雪白以及一道深不可见的沟壑。

张子涛狠狠的吸了一口气。

好像流鼻血了!

他赶忙打开保时捷的门,将赵嫣然放到车座上,这才注意到自己的鼻血已经滴在了胸口那块古玉上,那可是他家祖传的宝贝!

他赶忙擦了擦,却发现鲜血似乎已经渗了进去,看着古玉,他的眼中闪过一刹那的眩晕,转瞬便恢复了正常。

“真是太久没见女人了。”张子涛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走到保时捷的另一头,打开车门坐上后,正准备发动车子,不经意一瞥,整个人立刻呆立在了原地。

只见坐在坐在他右边的赵嫣然浑身上下此刻居然只穿着一件白色的文胸以及淡粉色的内裤,胸前宏伟的沟壑让张子涛忍不住一阵失神,那对挺拔越加的发育成熟,即使坐着,她的腰间居然没有一丝赘肉,张子涛刹那间全身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她的衣服为何忽然就变透明了?

不!

他眨眨眼,发现,她还是穿着衣服的,只是他的眼睛,似乎能透视她的衣服,看见她内衣什么色号……

她虽然穿着衣服,但是在自己眼里,就跟没穿一样!

靠,这是什么鬼异变!

努力憋住鼻血的张子涛感觉自己无法呼吸了。

第2章 透视之眼

他依旧觉得不可思议,以为自己喝醉了,揉揉眼,再朝赵嫣然看去,想看个真切,一双眼盯着她的酥胸。

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目光看过来,张子涛浑身一个冷颤,回过神来,便发现赵嫣然冷冷的看着自己。

“看什么呢?”赵嫣然有些脸红的看着张子涛,刚才那一瞬间,她有种被他看光了的错觉。

“没什么。”张子涛赶忙摇了摇头。

他再一定神,很快明白了自己拥有了透视的能力。想到这里,他的嘴角顿时露出一抹笑容,突然意识到赵嫣然正在看自己,他赶忙收回了目光。

“你没醉?”他惊讶的问道。

赵嫣然平静的笑了笑:“这种地方,谁敢让自己喝醉。”

张子涛点了点头,女孩子确实应该有这样的意识。

就在他准备说话的时候,却看到赵嫣然已经倒在座椅上睡着了,发生均匀的呼吸声。

张子涛无语,恐怕就算不醉也不差什么了。

他收了收心神,趁着别人睡着偷看绝非君子所为,他再次偷瞄了两眼后才缓缓启动保时捷。

行驶的路上,一阵电话铃声将睡着的赵嫣然惊醒,她接通电话慵懒的问道:“玉兰姐,什么事?”

“你不说前一段时间说要买镇店之宝吗?我这里越南回来几块极品石料,有很大的可能可以开出你要的镇店之宝。”电话另一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一听镇店之宝四个字,赵嫣然顿时来了精神笑着问道:“你现在在店里吗?”

“嗯,你要的话快点过来,现在有不少人都瞄准了这几块货。”

“好,我马上过去!”她很高兴的挂掉了电话。

“张子涛,能带我去天福珠宝行?”赵嫣然转过身对张子涛说道,面带微微醉色地道。

张子涛笑了笑:“你坐好就是。”

关于赌石,张子涛当然听说过,只要有足够的运气,赌石比中彩票还来的刺激,一夜暴富与一夜跌下神坛距离是如此之近,关键在于眼力。

张子涛在赵嫣然的指导下到了天福珠宝行,刚刚走进珠宝行,张子涛顿时被周围珠光宝气的景致吓了一跳,放眼望去,整个帝豪大厦的一二三层居然都是天福珠宝行的地盘,不愧是传说中的行业,财大气粗啊。

看着玻璃柜中一个个翡翠,张子涛仿佛置身于梦幻中,再一看那上面的标价,很快就将他从梦境中拉了回来。

上面所见最便宜的一块也要上万元,相当于他这个小保安三四个月的工资了,这种东西果然不是他可以玩的起的。

赵嫣然似乎看出了张子涛的震惊,微笑着说道:“这些的价格其实也都还好,你和我过来,我带你去看翡翠中的帝王——帝王绿!”

张子涛带着好奇,跟在赵嫣然的身后,走到一块单独的玻璃柜里面,只见中央放着一块如同小拇指般大小的绿色翡翠,绿色纯正清透,在下方灯光的照耀下充满了诱惑力,张子涛一眼就被它的颜色吸引住了,这就是所谓的帝王绿吗,真是漂亮。

“这块帝王绿是天福珠宝行的镇店之宝,就算我花几亿玉兰姐都不可能卖给我。”赵嫣然苦笑着说道。

帝王绿象征着一个珠宝店的品格,虽然几乎没有多少人买得起这东西,但如果没有帝王绿镇店,根本吸引不了高消费的客户。

几亿!

张子涛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就这一块破石头自己不知道多少辈子才能买得起,这也太夸张了吧,虽然它确实是挺漂亮的。

“真的很难想象你是怎么一个人走到这一步的。”张子涛一脸的苦笑,他仿佛进了另外一个世界。

“我父亲在华东市也算是颇有一些名气,这些都是靠着他老朋友的照顾,我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到这一步。”赵嫣然摇了摇头,谦虚道。

张子涛点了点头不可置否,对于当年的女神他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她父亲的确是在华东市有些名气,但是和珠宝行业八竿子打不着的房地产行业,赵嫣然能做到这一步,她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不用想也知道。

这时,张子涛注意到一旁放着大大小小石块的货架,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石料,赌石就是赌这里面有没有翡翠。”赵嫣然微笑着解释道。

张子涛不由聚精会神的看向那些石料,只见那些石料的表皮在张子涛的眼中开始一层层剥落,直接露出里里面最本质的结构。就在这时,张子涛注意到一颗拳头大小的石料中有指甲盖大小的褐红色物块,不禁轻‘咦’出声。

他原来不仅能透视女人的衣服,似乎还能透视这些石料!

与此同时,一位踏着恨天高高跟鞋打扮很时尚的女人向着两人走了过来,走到赵嫣然身旁,她将墨镜一摘,露出笑容道:“嫣然小妹,你来了。”

她看起来大概三十五岁左右,虽然保养的很好,但依稀可以看出岁月在脸上留下的痕迹。样貌虽然很不错,但比起赵嫣然来说,还是差了一筹。

“玉兰姐。”赵嫣然礼貌的点点头。

“这是你朋友?”王玉兰有些嫌弃的看了张子涛一眼,他穿着一身的地摊货,她们天福珠宝行还从来没有迎接过这样的客人。

“我给你介绍一下。”赵嫣然说道。

“不用了!”王玉兰淡淡道,身为天赋珠宝行的老板,这样的人她还真看不上。

一个小保安而已!

“看样子你朋友似乎对那块废石挺感兴趣,那就送给他吧。”王玉兰摆了摆手,让人把废石取出。

赵嫣然皱了皱眉,她记得之前王玉兰虽然有些势力,但不像是今天这般夸张,她看到张子涛怎么像是看到了仇人一样。

可是她又不敢说什么,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此话当真?”张子涛闻言,惊喜的问道,似乎丝毫不介意王兰玉鄙夷的眼神。

“你不会以为我堂堂天福珠宝行连一块废石都舍不得送人吧,这些都是经过专业人员鉴定的,就算给你你又能翻出什么花儿来?”

张子涛正在惊疑自己的能力,差不多已经能理解自己刚刚得到的能力是个怎么回事了,没想到,冷不丁听见那个什么王姐说出这句话,不由得冷笑一声:

“我要是真能翻出花儿来呢?”

第3章 羞辱

王玉兰脸上尽是嘲笑,真是大山里出来的乡巴佬,没见过市面,如果他比那些专业技术工都有眼光,那怎么也不会混到现在这个地步啊。

“你要是真能翻出花儿来,我就送你二楼的一块翡翠毛石如何?”王玉兰淡淡道。

“这可是你说的。”张子涛从货架中将废石拿出来,然后走到旁边的开石师傅,让他开石。

开石师傅嫌弃的看了一眼废石,不过老板在场,他也不敢说什么,只好开石。

一旁的赵嫣然有些尴尬,天福珠宝行在整个华东都很有名气。既然王玉兰说了这些都是废石,那多半就是废石,而张子涛却执意要和王玉兰唱反调。

虽然王玉兰的做法确实过分,但她在这方面的眼光比张子涛这个行外人自然要强不少,到时候什么都开不了,她这个做同学的面子自然也不好看。

切石师傅见是废石,也不那些小心,三下五除二便将拳头大小的废石切的只剩拇指头大小了。

看到依旧什么都没有,王玉兰的嘴角逐渐露出冷笑,看来今晚是真的有好戏看了。

可是就在这时,废石中突然出现一抹黄绿,切石师傅立刻知道里面有货,放慢了切石的速度,很快在他娴熟的技巧下,里面的翡翠终于露出了真容,那是一块小拇指头大小的黄褐色翡翠,中间夹杂着一些淡绿色。

“黄翡!”周围的人都被吓了一跳。

倒不是说它多值钱,而是从来没有人能够从废石货架中切出翡翠,这小子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赵嫣然也是微微惊讶的看着张子涛,虽然他切出来的黄翡也就值几千块钱,可是他从废石中切出翡翠,真的只是靠运气吗?

王玉兰显然也没想到这个穷小子居然这么好的运气,只好尴尬的看着他。

“这块翡翠值多少钱?”张子涛拿到王玉兰面前问道。

“最多也就三千块钱。”王玉兰一脸的嫌弃,这种翡翠她现在看都不想看一眼。

“那好,就卖给你了。”张子涛笑了笑,将黄翡扔给王玉兰。

王玉兰本能的接住,却发现自己被张子涛摆了一道,脸色阴沉的叫人将三千块钱打到张子涛的卡上。

张子涛这才走到赵嫣然的身边,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我先去上个厕所。”张子涛打了个招呼,便向着二楼的卫生间走去,他本来也喝了不少,现在有些憋不住了。

张子涛走后,赵嫣然走到王玉兰的面前歉意的说道:“我这同学脾气有些倔,玉兰姐别往心里去。”

她的目的是帝王绿翡翠,要是在这里得罪了王玉兰可就不好了。

王玉兰笑了笑道:“放心吧,我不会和他一般见识的。”

走到二楼的卫生间中,张子涛刚刚解决完人生大事,感觉浑身一阵舒爽,突然听到隔壁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他走出卫生间正在洗手,见到里面出来面色潮红的一男一女,看到两人,张子涛的身影顿时呆在了原地。

是他们!

两人看到张子涛显然也没有想到,一脸的惊愕,而那女人更是不知所措。

两人是杨建兵与周菲菲,是张子涛大学在社团认识的。

周菲菲是张子涛的女友,却和杨建兵勾搭到了一起,就因为杨建兵家世比较好,她现在还记得,劈腿的周菲菲挑明的时候对她说的话。

“张子涛,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也好意思说是我周菲菲的男朋友?”

“没错,从一开始我就是在玩弄你的感情,你这样的穷人也配谈爱情?”

张子涛冷冷盯着两人,杨建兵是华东市某区派出所所长的儿子,算不上什么高富帅,但比张子涛确实强不少。

此刻看着杨建兵周菲菲两人,张子涛心中没有丝毫波浪,好在当时没和她一直走下去,否则后面被祸害的绝对是自己。

可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了他们,真是冤家路窄!

看到张子涛,杨建兵的脸上顿时出现戏虐的表情笑道:

“天福珠宝行的档次实在是越来越低了,连一些阿猫阿狗都能进来了。”

第4章 赌石

张子涛也不甘示弱地回道:“是啊,这地方的档次真是低,竟然还让一些阿猫阿狗来厕所‘玩耍’了。”

杨建兵顿时愤怒的盯着张子涛,他刚才是和周菲菲在厕所做些见不得人之事,却没想到被张子涛发现了。

陡然,他冷笑一声,将一旁的周菲菲拉到怀中,单手从后腰上搂住周菲菲,满脸傲然地看着张子涛。

“你当年的女神,现在就在我的怀中,感觉滋味如何啊?”杨建兵说着,更加用力搂紧周菲菲,一边看着张子涛,脸上尽是得意。

而周菲菲显然被杨建兵搂得很难受,面红耳赤地在蠕动着,却不敢反抗,传闻杨建兵对于玩女人方面,手段一言难尽……

张子涛鄙夷的看了周菲菲一眼,这样的女人,当年的自己真是瞎了眼,除了一副还算过得去的臭皮囊,还有什么。

真所谓婊子配狗,天长地久,形容两人再恰当不过了。

看着周菲菲一副屈辱的样子,张子涛虽然可怜她,但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为了那点钱,连尊严都可以不要,实在是可怜。

“也就你还把她当宝贝。”张子涛平静的说道。

看到自己居然没有激怒张子涛,杨建兵直接将周菲菲拽到一边,冷笑道:“既然你来到了这里,想必对赌石也有所耳闻,不如这样,我们两人就在这里赌石如何?”

不知道为何,杨建兵就是喜欢欺辱一下张子涛,大概是因为大学时期,张子涛比他更受欢迎的缘故吧!

“规则呢?”张子涛淡笑道。

“你先证明你能够买的起这里任意一颗毛石再说!”杨建兵嘲笑着说道。

他提出赌石不过是玩玩罢了,二楼的毛石随便一颗价格都是五万起,以张子涛的经济实力又怎么可能买的起,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羞辱一把他。

“你怎么知道我买不起?”张子涛自信一笑。

这时,王玉兰和赵嫣然两人一起走了过来,张子涛笑着问道:“玉兰姐,敢问你答应我的事情还当真吗?”

王玉兰面露笑容微微点头道:“自然当真。”

杨建兵看到王玉兰顿时露出了异样的神色,脸上不禁出现了些许疑惑。

王玉兰站在一旁微微点头:“我承诺了送一块毛石给他。”

杨建兵脸色一绿,没想到王玉兰这么高的身份,会送一块毛石给张子涛。

“既然这样,那我就将规则告诉你好了。我们两人去选石料,谁切出来的翡翠多,输的那个人就要按照翡翠的价格给赢的人转账,如何?”杨建兵狠狠盯着张子涛,眼中只有他一人。

张子涛皱眉,不知道再想什么。

一旁的赵嫣然看到这个景象顿时有些后悔带张子涛过来了,两人是同班同学,张子涛的事情她自然也是有所耳闻,显然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就是那两人。

如果张子涛因为自己带过来而受到侮辱,那真是自己的过错了。

“怎么了,不敢吗?”杨建兵冷笑一声。

“不如这样,我们赌双倍,第一局你赢了我付双倍,第二局你继续赢我付四倍,直到一方认输为止。”张子涛伸出两根手指平静的笑道。

两人的争斗顿时引来了周围人的注意,一个个围了过来,听到张子涛的话惊掉下巴,这样的赌石未免也太豪赌了吧,这里面的毛石最低也是五万块,开出来的翡翠价值上百万也极有可能,要是一直输下去,那输出去的就是天文数字了。

杨建兵震惊的看着张子涛,他疯了吗?

陡然他露出冷笑道:“自找死路!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身为连鸣大师的徒弟,你觉得我会怕你吗?”

连鸣!

一听到这个名字,天福珠宝行的人都沸腾了,玩赌石的有谁不知道连鸣两个字,能拜在他的门下可以说是每个赌石人的梦想,这小子吃了什么狗屎运居然成了连鸣大师的弟子。

“连鸣大师?那是谁,我不认识。收你这样的人为徒,估计也好不到哪去。”张子涛淡然一笑,连鸣是谁他根本认识,就算认识他会在乎吗?

众人哗然,这小子连连鸣大师都不认识就连赌石,一定是哪个富二代闲着慌,可是从这小子身上半点富二代的迹象都看不出来啊。

“废话说话,选石吧。”张子涛淡淡道。

一旁的赵嫣然一脸惊愕的看着张子涛,她记忆中的张子涛阳光开朗又有些小自卑,但不会像现在的他这般的冲动,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了吗?

杨建兵冷哼一声,走到一堆石料前,端详十分钟左右,挑中一颗人头大小的毛石,淡淡道:“就是它了。”

有懂行的人一眼就认出了这块毛石非同小可,有货的几率很大,果然是大师的弟子,眼光毒辣!

反观张子涛,却选了个一颗拳头大小的毛石:“就它吧。”

赵嫣然下意识想阻止,那毛石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啊!

果然,是个外行!

第5章 再来!

张子涛的动作看起来无比随意,而且挑的毛石也是不出挑的,任何一个懂点赌石的,都不会挑这一块。

围观的众人皆是摇了摇头,这小子确定不是纯粹来找虐的吗?死定了死定了,看他也出不起这么多钱,铁定是要倾家荡产了!

“张子涛,你就不要丢人现眼了好吗,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女孩子喜欢。”一旁的周菲菲忍不住出声道,就连她都觉得有些丢人,张子涛现在的样子就像是连数字都不认识的人走到一群打桥牌的人面前大放厥词说我要打败所有人。

“废话少说,开石吧!”张子涛淡淡道。

杨建兵冷哼一声,将自己选中的毛石送到切石师傅面前。

他这颗毛石价格就足有十万,要是运气好,恐怕能开出几百万的好东西。

切石师傅一看毛石的等级,也不敢大意,开始小心的切石。

很快,包裹在外面的石皮被一层层切了下来,直到切出一抹红绿色,众人顿时惊呼一声。

因为现在整个毛石还有婴儿拳头大小,里面要都是翡翠,那杨建兵可就发了。

看到这里,杨建兵也露出开心的笑容,他的赌石能力又岂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很快,在切石师傅的完美工艺下,里面的翡翠露出了它的真容。

那是一块红绿色鸡蛋大小的翡翠,其中虽然有一丝细小的杂色,但依旧不影响它整体的美观。

“豆种红翡翠!”周围众人发出惊呼声。

“虽然算不上极品,但这么大一块也价值二三十万了,不愧是连鸣大师的弟子,真是厉害。”

一旁的周菲菲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之前杨建兵对她的侮辱已经彻底忘记。

看到这儿,赵嫣然脸色都有点难看了,毕竟是她带了张子涛来这儿,他今天在这里出事,她也难辞其咎。

“小子,我今天一定要让你输的下辈子都还不清!”杨建兵当着众人的面捏了一把周菲菲的翘臀,得意无比。

大家都觉得张子涛要完了。

和大师的弟子斗,没有好下场!

谁料, 张子涛只是淡笑一声,便将毛石交给切石师傅,一句话不说,却带着稳操胜券的笑容。

“哼,装什么大蒜!”杨建兵冷哼一声,他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与自己相比,他张子涛还差的太远了。

切石师傅也不说话,立刻开始动手。

拳头大小的毛石很快就在切石师傅的手中迅速变小。

众人都紧张的盯着切石师傅,赵嫣然有些担心的走到张子涛身边问道:“你没事吧?”

“你不会以为我被他们两人气疯了而胡乱选的吧?”张子涛好笑的问道。

赵嫣然轻轻点头。

张子涛无语,平静的说道:“他们还不值得我这样做。”

他现在早已经不是当时那个愣头青了,比起身旁站着的赵嫣然,周菲菲就像是丑小鸭一样。

可赵嫣然还是担心地咬住了下唇,因为切石师傅手中的毛石已经剩下鸡蛋大小了,但依旧什么都没有。

看到这里,杨建兵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明显。

自己赢定了!

可没想到,就在毛石剩下大拇指大小的时候,里面突然出现一抹紫色,众人顿时震惊的屏住呼吸。

“怎么会?”

杨建兵难以置信的看着里面的翡翠慢慢露出真容,仿佛见到了什么鬼怪似的惊恐。

第6章 加倍

只见那毛石切出来的,是一块大拇指大小的紫罗兰,浑身透明,看起来几乎没有什么杂色。

“冰种紫罗兰!”围观的众人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么大一块,怎么也值一百万吧!”

“不止,我估计得一百五十万!”

听着众人的声音,杨建兵顿时感觉自己如坠冰窟。

怎么可能,他明明是随便选的一块毛石,怎么可能运气这么好!

赵嫣然也是小口微张,震惊的看着张子涛,他的神态一点也不像是新手,反而颇有一些大师风范。

杨建兵呆呆的看着那摄人心魄的紫罗兰,众人说的不假,这紫罗兰价值足有一百五十万,自己的豆种红翡翠在人家面前根本不够看,同时也意味着这一场赌石,他就输掉了整整三百万!他根本算不上超级富二代,三百万已经是他的全部家当了。

从这一刻开始,他已经倾家荡产了。

“才一百五十万吗?还以为值很多钱呢。”张子涛轻笑一声,似乎丝毫不把这点钱放在眼里。

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些震撼。

杨建兵不服气,可现在是事实摆在眼前,他输了。

看着那呆呆望着紫罗兰的杨建兵,张子涛淡笑着问道。

“还赌吗?”

众人期待的看着杨建兵,这次可就是四倍了。

真要赌,那输赢就更大了。

“赌!”

杨建兵满脸通红的低吼道,除了三百万,他身上还有几十万,只要这次赢了,就可以回本。

“愿赌服输,先打钱吧!”张子涛冷笑一声。

“只不过在你那放几分钟罢了。”杨建兵毫不犹豫从账号上转了三百万给张子涛。

真不知道他老爸通过什么手段弄到这么多的钱,他手上居然能有着这么多的现金。

周菲菲一脸肉疼的看着杨建兵划出去三百万,没有了这三百万,他还是什么高富帅啊。

承诺买的车和房子呢?

将钱转给张子涛之后,杨建兵他便再次走向毛石,这一次,他的额头已经出现了丝丝细汗,这次要是赌输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相反,只要他这一次赢了张子涛,不仅仅可以将之前输的全部拿回来,还能让张子涛彻底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很快,他选好了一块长条形的毛石,然后带着毛石走回来。

上一次,是他轻敌了,没想到,张子涛还是个个中好手,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会失手了!

张子涛看了他的毛石一眼,露出神秘的笑容,他状若漫不经心地走了过去,随便一指,指了个婴儿大小的毛石,淡笑着说道:“就是它了!”

杨建兵和懂行的人都笑了。

看来,他刚才只是侥幸。

这次他选的不仅仅小,还带着些许裂纹,这样的毛石绝对没什么好货!

“这一次,你先开吧!”

杨建兵胸有成竹的说道,他料到张子涛手中的那颗毛石里面没有好货,反观自己手中的,他有九成的把握切出上等的翡翠,到时候仅此一次就可以彻底扭转乾坤。

张子涛也不反对,将手中的毛石交给了切石师傅。

很快,切石师父就将毛石切开,这一次,只切出了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红翡,根本不值几个钱。

“我就说这小子是运气,这次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真不知道杨建兵手里面的能切出来什么样的宝贝,这次的赌注可足足是四倍啊,感觉这小子要输的连裤衩都没了。”

众人议论纷纷,但也觉得很正常,那毛石一看就不是好货!

杨建兵看到这里终于松了一口气,露出灿烂的笑容走上前去说道:“垃圾终究是垃圾,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把所有东西连本带利的给我还回来,我很佩服你的运气,可是你的运气似乎也就到这里为止了。”

杨建兵一脸讥笑的张子涛,他这一次赢定了。

张子涛淡淡地笑了,抱着胳膊:“别废话,先开吧。”

赵嫣然震惊的看着张子涛,这种时候还能如此镇定,这真的还是自己的那个老同学吗?

他马上就要倾家荡产了!

还是说,他有绝对的把握?

杨建兵冷哼一声,拿着毛石走到了切石师父身边,让切石师父开始动手。

很快,毛石就在切石师父面前变小,伴随着毛石变得只剩拇指大小,却还是什么都没有。

杨建兵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紧紧的攥着拳头,死死盯着那拇指大小的毛石。

不可能,自己绝对不会看错的。

可是,那毛石不断变小,最终化为乌有。

没有!

什么都没有!

杨建兵彻底懵了,他绝望的看着已经变成碎片的毛石,不敢相信这个结果。

竟然什么都没有!

他忽然喀什怀疑自己。

“这……”众人看着那已经变成一堆碎屑的毛石不知道说什么好,那小子的运气也太好了吧,这都能赢?

杨建兵难以置信的看着张子涛,这样他都能活,他的内心只有无尽的不甘。

不用张子涛说,他直接将十万块钱划入张子涛的银行卡中,然后愤怒的低吼道:“再来!”

“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哦。”张子涛轻笑一声。

“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输的倾家荡产!”杨建兵的眼神中充满了怒火。

十万块钱他根本不在乎,所以说,这局张子涛根本就没有赢。

两人的赌石引来了众多人围观,这一次可是八倍的赌注,谁输了那可不是一点半点了。

赵嫣然也紧张的握了握拳头,八倍的豪赌,要是出了帝王绿,那可是数亿的输赢,就连她也不由得为张子涛感到紧张……

一旁的王玉兰淡笑着,事情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看来,她还真是看走了眼了,这个小人物,还真是有趣啊!

第7章 一败涂地

“你先选。”

杨建兵冷冷道。

张子涛也不在乎,他走到众多毛石前面,端详片刻,突然眼前一亮,选了其中一块滚圆的脑袋大小的毛石。

这一次,他认真了很多。

可是他的认真在众人的眼里就变成了不懂行了,哪有这样认真的,赌石,谁选石的时候不是从各个方面去推测,毕竟赌石一夜暴富,一夜破产都有可能,而他,完全就是胡乱地选了一个!

杨建兵抱着必胜的决心,整整看了五分钟才选定了一块菱角分明的毛石。然后径直走到切石师父面前放下,整个过程中他无比的凝重,众人也紧张的看着一切,一句话都不敢说。

终于,切石师傅开始动手了,整个二楼只有切石师傅开石的声音,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个,仅仅盯着切石师傅的手。

很快,切石师傅动手,一块块石皮掉下来,就在那块十块还有拳头大小的时候,里面突然出现一抹紫色。

看到这里,所有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难道说要开出来像拳头一样的大小的紫罗兰了吗,那可太值钱了!

杨建兵面露喜色,丝毫不敢放松,仅仅看着切石师傅的手,期间没有任何人打扰,很快,一块足有成年人拳头大小的紫罗兰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是糯种紫罗兰吧,这么大一块怎么也得两百万吧。”

“如果他想卖,我现在就可以花两百二十万买下来。”站在里面的都是行家,一眼就看出了紫罗兰的价值。

听着众人议论的声音,杨建兵悬着的心终于落到,在二楼这样的地方能开除这样的宝贝已经实属罕见了,这一次,张子涛还怎么赢自己。

他冷眼看向一旁的张子涛,眼神中带着些许戏虐,这一次,他已经输了,四倍的赌注,张子涛要付给自己将近两千万,这债,他一辈子也翻不了身了。

“你此刻的心情想必比上坟还沉重吧。”

杨建兵冷笑一声,走过张子涛身旁然后回到周菲菲身边,摸了一下她的细腰,淫笑着说道:“这些都是宝贝刚刚的功劳。”

周菲菲看到杨建兵赢了,立刻眉开眼笑,在杨建兵的脸上亲了一口,开心的问道:“那我们要买跑车吗?”

“当然要,你这个小浪货,是不是早就想车震了。”杨建兵一脸的淫笑。

周菲菲丝毫不介意,开心的点了点头。

跑车这种东西穷人是这辈子都不可能接触到的,而她认为,自己终于要脱离穷人的行列了。

张子涛正准备去开石,赵嫣然缓缓走过来,担心的说道:“你要是输了,这些钱我帮你出。”

她知道张子涛没有那么多的钱,一旦输了没钱还,以赌石界的规矩,缺胳膊少腿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她实在是不愿意看到那样的景象。

“谢谢!”张子涛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暖意,出来打拼一年多了,从来没有人这样关心过他,除了远在家乡的父母。

而且,她知道赵嫣然表面看起来风光,其实也挺难的……

张子涛大步走到切石师傅面前,将毛石交给切石师傅,然后淡然的看着一切。

似乎胜券在握……

杨建兵毫不在乎,在二楼这种地方想要切出超过二百万价值的翡翠,那得是帝王绿了,可是二楼的毛石中还从来没有出现帝王绿。

众人也一脸的笑容,要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子打败了连鸣大师的徒弟,那岂不是说明他们这帮所谓的专业人士一个个都是胡扯的?

很快,石料已经被切的只剩拳头大小了,但依旧没有出现翡翠的迹象。

继续变小,已经只剩鸡蛋大小,依旧没有任何迹象!

“哈哈哈,我就说吧,垃圾就是垃圾,张子涛,你还是想办法怎么样还我两千万吧!”杨建兵大笑道,他并不认为张子涛有能力还完欠他的钱,只是想毁了张子涛的人生罢了。

“不愧是连鸣大师的弟子,出手不凡!”周围的人连连奉承道,只要能够认识连鸣大师,有机会讨教一两点对他们来说也知足了。

众人正开心的笑着,突然有人惊呼一声:“你们看!”

“看什么啊?”有人不耐烦道,可是就在他回身瞥了一眼之后,瞬间整个人都惊呆在了原地。

“这!”

“这绿色,这是帝王绿!”

众人纷纷看去,发现那颗只有鸡蛋大小的毛石中此刻居然出现了一抹绿色,那绿色生机盎然不含一丝杂色,娇艳欲滴是那么的诱人。

咕噜!

有人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帝王绿啊,那可是。

看到这一幕,杨建兵只觉得自己从头凉到脚,怎么会这样,二楼从来没有出现过帝王绿啊!就算是三楼那种毛石中,帝王绿出现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否则帝王绿就不会受到这么多人追捧了。

他呆呆的看着剩下的毛石,期待中奇迹出现,或许那帝王绿只是小小的一片呢?

可是很快,帝王绿已经彻底露出了它的真容,那是一块大拇指肚大小的帝王绿,浑身通透,这是玻璃种帝王绿!

得出这样的结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玻璃种帝王绿是什么样的概念,无数珠宝商梦寐以求的镇店之宝,价格已经被炒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有些人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优质的帝王绿!

第8章 破鞋

“这帝王绿卖吗,我出五百万!”

“四百万也想买帝王绿,白痴吗,我出两千万!”

“这样说可就不对了,除了你们这些开珠宝店的,正常人买帝王绿根本用不着这么多钱。”

围观的大家一阵起哄。

赵嫣然微微张大嘴巴呆呆的看着张子涛手中的帝王绿,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

杨建兵心如死灰的看着张子涛,他知道自己完了,那帝王绿的价格怎么说也值一千万,八倍,那就是接近一个亿!他去哪里找那么多的钱,这一辈子都别想翻身了。

一旁的周菲菲但是被吓傻了,她不懂张子涛这个穷小子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举手投足间仿佛周围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控中,而现在杨建兵直接输给了他接近一个亿,哪怕杨建兵根本还不起,仅凭着手上的那块帝王绿,他就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穷小子了。

“抱歉,这帝王绿不卖。”

张子涛淡笑一声,拒绝了那些想要买的人。

转身看向杨建兵,脸上充满了不屑。

看到张子涛看向自己,杨建兵的眼中出现最后一丝癫狂低吼道:“我还要赌!”

“你拿什么赌?”张子涛不屑道。他已经输给了自己一个亿,拿什么和自己赌,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穷人。

杨建兵突然愤怒的将身旁的周菲菲拉过来,然后当着众人的面指着周菲菲叫道:“你不是很喜欢她吗,我就用她和你赌!”

周菲菲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没想到,自己经成了赌注!

但是转念一想,张子涛可是爱着自己的,如今杨建兵不成器了,她跟着张子涛更幸福!

可没想到,张子涛看了看周菲菲,又看了一眼杨建兵,平静的说道:“对不起,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穿破鞋的。”

周菲菲脸色顿时变得苍白,那两个字实在是太刺耳了,周遭一阵哄闹声起,她更是无地自容。

杨建兵彻底的绝望,陡然,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然后愤怒的指着张子涛道:“这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

“看样子你还不傻嘛。”张子涛淡淡道。第一局输了那么多钱,杨建兵已经丧失了理智,第二局他尝到了一点甜头,可是第三局才是将他推入深渊的罪魁祸首。

他转过身露出微笑问道:“玉兰姐,这帝王绿你找人帮我估个价,他欠我的钱就麻烦你了,其中的三成给你。”

“这怎么好意思呢?”王玉兰说着,却已经答应了,身为华东市天福珠宝行的老板,她的能量自然大的可怕。

至于信誉问题,相信她还不至于为这点钱败坏自己的信誉。

紧接着张子涛便向着三楼走去,连一旁的杨建兵二人看都不想看一眼。

赵嫣然赶忙跟在张子涛身后问道:“你的帝王绿可以卖给我吗,先给你两千万,我现在只能拿出这么多了,剩下的以后再给你。”

张子涛笑了笑:“不急,我们先去三楼看看有没有更好的。”

啊?

赵嫣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都已经是玻璃种帝王绿了,还想有比这更好的,要是帝王绿那么多,岂不是成了大白菜?

张子涛到了三楼,不禁失望的摇了摇头,这里毛石里面的翡翠的确是要好不少,但却没有一块帝王绿。

这时,一个穿西装的青年男子缓缓走过来,跟在他身旁交谈的是一个儒雅中年人,他们身后站着两个推货车的销售。

货车中放着五块大小相差不多的毛石,张子涛看了一眼,顿时轻笑出声。

“你笑什么?”赵嫣然疑惑问道。

“我笑真是有缘,又遇到老同学了。”张子涛示意正在走过来的两人。

来者之一,正是林浩。

这时,林浩也注意到了赵嫣然两人,不禁面露微笑走了过来。

走近之后,他忍不住皱眉道:“真不知道保安怎么放你进来的,看来我有必要和玉兰说一下,让她换保安了。”

张子涛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装,不说话。

“嫣然,你酒醒了吗?”他赶忙关切的问道。

“差不多了。”赵嫣然皱眉,她虽然不喜欢林浩,但同为生意人,没有丝毫的办法。

“我听说你的珠宝店里面缺一块帝王绿,就到这里把最近回来的五块五十万的毛石都买下来了,希望能开出帝王绿。”林浩露出自认为灿烂的笑容。

赵嫣然哪里看不出来他的心思,他是想将可能出现帝王绿的毛石买了,自己没有办法就只能求他,到时候他就只能为所欲为了。

“不必了。”赵嫣然厌恶的说道。

林浩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他冷声说道:“婊子你装什么清纯,谁不知道你爸的公司陷入了危机中,你现在没有任何多余的钱,我倒要看你怎么样买到帝王绿!”

“没有帝王绿镇店,你拿什么继续发展珠宝生意?”

张子涛心里一动,赵嫣然家的处境,竟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7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