娅点评《美玉生烟:叶嘉莹细讲李商隐》

娅点评美玉生烟:叶嘉莹细讲李商隐:王安石说,唐朝的人学杜甫,真正学到家的,只有李义山一个。还有人说,他得到杜甫的真传,因为两个人骨子里都是天性特别醇厚的诗人,都是深于诗而多于情,“忧乐俱过于人”。如果不是李

王安石说,唐朝的人学杜甫,真正学到家的,只有李义山一个。还有人说,他得到杜甫的真传,因为两个人骨子里都是天性特别醇厚的诗人,都是深于诗而多于情,“忧乐俱过于人”。
如果不是李商隐,晚唐的诗没有那么绚丽。明清之交的学者吴乔说,李义山是可以自己开辟一方宇宙的。李义山就是李商隐。
李商隐让我们矛盾。一方面,我们遗憾着“独恨无人作郑笺”,巴不得有能人站出来,替我们把李商隐的诗讲清楚;另一方面,我们又觉得“未许人笺锦瑟诗”,害怕越解释越煞风景,越搅越糊涂。
读李商隐,有点像是在夜晚仰看星云。人人都知道它美,但人人都是在看热闹——那星云里是什么物质?是气体还是固体?它有没有生命?藏着什么故事?我们一概不知道。然而我们却又偏傻站着不肯离去,仍然愿意仰着头,啧啧地说:“哦哦,真美,真美。”
“沧海月明珠有泪 ,蓝田日暖玉生烟”,真美。
“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可惜。

原创文章,作者: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7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