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爱的男人亲手杀了她父亲……

她用整个青春,爱了一个叫费南笙的男人。,   这个男人,却亲手杀了她父亲……

她爱的男人亲手杀了她父亲……

第1章 好痛

在代理协议上落下最后一笔,郁红豆回头攀上身后的男人,“南笙,以后公司就拜托你了。”

父亲要她学管理,她却偷偷念了设计。现在公司濒临破产,父亲重病住院,她实在是一筹莫展。

幸好,她有个好男朋友。

娇艳如花的小脸上没有一丝瑕疵,秋水盈盈的双眸中盛满信任和期待。

费南笙的手顺着她的脸颊缓缓往下,墨色的深瞳中涌动着让人看不清的暗流,“那你要怎么谢我?”

沙哑低沉的嗓音,透着说不清的魅惑。

郁红豆踮起脚尖,轻轻咬住他纤薄的唇,“你想我怎么谢,我就怎么谢!”

她想,等融资成功,等公司的情况好转,他们就立刻结婚。

强强结合的联姻,家人应该不会反对。

何况,他们是真爱!

低吟、喘 息……

掐着时间,瞥见办公室的磨砂玻璃外影影绰绰透出那个人的身影,费南笙托起郁红豆,将她重重的抵在门上。

柔软的后背撞在坚硬冰冷的玻璃门,骨裂的疼痛激得郁红豆一阵颤栗,“啊!南笙,好痛……”

“痛?”所有耐性随着那个身影出现消失殆尽,费南笙的晦暗的眸子里翻涌着无边的恨意。

他用力的挺身,仿佛要将她刺穿,“郁正华要是知道你把公司卖给我,他会不会痛?”

熟悉的声音,陌生的语气,那似讥诮带着嘲讽的表情,郁红豆一怔,“你胡说什么呢?”

她只是授权给他办理融资贷款的相关事宜,什么时候说要把公司卖给他?郁正华是她的父亲,是他未来的岳父,他怎么可以直呼其名?

“郁正华看到你在我身下放荡的样子,他会不会气死?”

“你到底什么意思?”感觉到他的状态不对,郁红豆挣扎着想要推开他,迎来的却是新一轮的撞击,“别、南笙,不要这样……啊……”

“不要?你在国外就爬上我的床,现在说不要?你在图书馆坐在我腿上的时候,怎么不说不要?浪成那样,也好意思喊不要?你跟你那个病痨鬼父亲一样虚伪、下贱!”

收到有人收购公司的消息,郁正华不费医生的阻拦赶过来,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一幕。

心痛到无法呼吸!

他的公司,他的宝贝女儿,都要毁在这个人手里了吗?

他想要推开门,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往下倒。

“哐当!”

花盆落地的脆响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突兀。

郁红豆一转头就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扶着花架软绵绵的倒了下去,“爸——”

即使隔着磨砂玻璃,她也一眼认出。那是刚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应该在医院养病的郁正华。

这么容易就达到目的,实在太没挑战。费南笙失了兴趣,犹如破布娃娃般将她丢开。

郁红豆顾不上他的讥讽,慌张的拉开门冲出去将郁正华扶坐起来,抚着胸口帮他顺气,“爸,你怎么样了?爸,你别吓我啊……”

幸好衣服没脱,幸好她今天穿了裙子。

她的声音颤抖着,眼泪扑扑簌簌的往下掉。羞愧、狼狈涌在心头,她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父亲的命更重要。

“南笙,别开玩笑了。快帮我打120,我父亲不行了。”

郁正华的目光已经开始溃散,他半个身子压在她身上,仅凭着直觉死死抓着她的手,让她无法抽身。

拉上拉链,整理好衣服,他还是那个英俊无双的南笙。只是曾经温柔的脸上,只剩下阴鸷和冷漠,“我从来没跟你开玩笑。”

他拿起桌上的文件,迈着笔直的长腿,准备离开。

就算再蠢,也看出他落在父亲身上的目光里填满仇恨。

红豆拽住他的裤腿,“南笙,我不知道你跟我爸之间有什么过节,但我爱你,是真的。求求你、求求你看在我们过去三年的份上,救救他,好不好……”

第2章 全家死绝

“救他?”俊逸脸上在没有一丝温度,费南笙看着地上面如金纸的郁正华,犹如看着一具尸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郁正华,当年若不是你用卑鄙的手段收购沈氏,我父亲就不会跳楼自杀。未免你斩草除根,二十几年来,我母亲带着我远走海外。甚至不能光明正大的姓沈!”

“我今天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像你这种人渣,根本死不足惜!”

字字如刀,刀刀捅在心上,一侧的郁红豆那一颗心顷刻间鲜血淋漓。

“所以,从一开始,你就在骗我?”

“是。”

简单的一个字,却重如铁锤。硬生生打碎她最后一丝奢望。

新生报到,他在机场接她。

逆光的剪影里,他对她微笑,他的眼睛里有星星。

从此,他对她有求必应,亲手将她宠上天。

可原来从一开始,这就是个骗局……

可眼看着父亲越发苍白的脸颊和青乌的嘴唇,她已经顾不上这许多,“南笙,就算他现在死了,你父亲也活不过来。你帮帮我,你想要什么补偿,我都可以答应你!”

“郁正华,你看看,你的好女儿在求我!”

费南笙并没有看她,而是讥诮的看着只剩下出气没有进气得郁正华,“什么都补偿不了,只有死,一命偿一命,才能两清!”

*

寂静的手术室门口,郁红豆呆滞的蜷缩在地上,望着那盏代表着希望的灯。

从黑夜到天明,整整七个小时,她一动不动。

“啪”手术中的灯终于熄灭,她猛地一下子站起来,又“砰”的跪在地上。

她的腿,全麻了。

医生和护士推着盖着白布的车出来,“郁小姐,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恍如晴天霹雳,炸得郁红豆的脑子嗡嗡作响,“不、不会的。爸、爸,你不要丢下我,你起来看看我啊……”

母亲去得早,郁正华又当爹又当妈,一手把她养大。可她却引狼入室,丢了公司,还丢了他的命。

“爸,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郁红豆握着那冰凉的手,满脑子都是父亲的样子,可是越来越模糊,她坚持不住,失去了意识。

待她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明媚的阳光,窗外的花草绿树,都让她无比的憎恨自己!为什么死的人不是自己?为什么?

如果可以,她真的愿意把这颗心换给父亲,好过现在这么痛……

电话铃响了很久,她才回过神,“喂,吴律师。”

“郁小姐,大事不好了。公司高层集体指控你出卖公司换取个人利益,法院已经立案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

风华集团实际是以郁正华为核心的家族企业,所有的公司高层都是她的叔伯长辈。他们怎么会调转枪头诬告自己?

郁红豆的手不住的颤抖着,冰凉的手机变得滚烫无比,灼烧着她的耳朵和她的心。

“是费南笙,他带着你的文件来公司夺权。你那些叔伯们立刻就明哲保身,全都指控是你出卖公司。”

“哈哈……”

原来如此!

郁红豆怒极反笑,她狠狠的将手机摔在墙上,昔日明澈的眼眸中此刻只剩下暗无天日。

什么骨肉亲情?什么一命偿一命?

费南笙,你好狠的心!你真的要我们全家死光才甘心吗?!

第3章 绝望

转眼,便到开庭的日子。

郁红豆一身黑衣,衬得消瘦的小脸越发苍白。她站在被告席上,面无表情的一一反驳过那些居心叵测的亲人,直到法官宣布带证人费南笙出庭。

她沉寂的眼眸中终于有了一丝波澜。

“费南笙先生,请问你和郁红豆小姐是什么关系?是否如他所说,你们是相恋多年的情侣?公司是她请你代为管理的?”

“不是。我和她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她只是我众多追求者当中的一个,一直对我死缠烂打,令我不胜其烦。”

“至于公司,是她自己无力管理,心甘情愿抵押给我的。有合同白纸黑字为证……”

剪裁精良的手工西装包裹着完美的身材,他坐在那里,冷漠的脸上带着睥睨天下的矜骄。

从进门到现在,他没看过她一眼。

“费南笙,你的心,怎么可以这么狠?”泪水早已经哭干,郁红豆盯着那张颠倒众生的脸,眼底蔓延着无尽的绝望。

轻飘飘的几句话,就把他们那些温暖甜蜜的过往抹杀得一干二净。

也对,从一开始,他就在骗她。他给她的原本就是梦幻泡影。只恨自己清醒得太迟、太迟……

即便是在前一刻,她对他仍怀着一丝希冀……

他的冷漠、他的强势,犹如利剑刺穿她的心,“好好好,我认罪,我认罪!”

按在桌上的手紧紧抠住边沿,才能勉强支撑着身体不倒下去。

“是我,是我有眼无珠,是我出卖公司,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她望着高高在上的法官,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再不想看他一眼。

任由他再说下去,不过是把原本就鲜血淋淋的伤口,撕给更多人看。

她是高高在上的郁家大小姐,从未遇到过真正的失败。可遇到费南笙,短短几句话便击溃她所有的骄傲和自信……

就这样吧!判刑入狱,从此再不相见!

苍白的脸颊应为愤怒而泛着绯红,垂下的发丝凌乱而颓然。相识三年,这是费南笙第一次看到她如此失态。眉头几不可闻的微蹙,旋即又舒展开。

这样也好,她是郁正华的女儿,父债女偿,天经地义。

走出法庭,错身而过的瞬间,郁红豆低垂着眉眼凄然道,“费南笙,我们从此,两清了。”

言罢,她昂着头迅速的走过,步伐虚浮又决绝。

“两清了?”费南笙看着她纤瘦却挺得笔直的背脊,险些一步踏空。

*

监狱。

一个五大三粗的女囚,握着磨尖的牙刷将郁红豆逼到厕所一角,“整天冷着张脸装逼给谁看?真当你还是郁家大小姐?”

“我是谁,跟你没关系!”郁红豆靠着墙,冷冷的看她。

她的性格很好,从来不与人结怨。即便不像以前那么爱笑,也不至于在这里得罪人。可这个女人三番四次的针对她,明显是受人指使。

“你的刑期只剩半年,若是伤了我,对你没有半点好处。”郁红豆提高声音周旋,希望引来其他人关注。

“出去又能怎么样?没有钱也是死路一条。”女囚摩挲着牙刷上得锋利,玩味的一笑,“但杀了你,我就能得到一大笔钱,足够我出去以后风风光光的过下半辈子。”

果然是买凶杀人!

郁红豆拢在身侧的手一紧,“是谁?”

“你下去问阎罗王吧!”女囚大吼一声,举起牙刷就扑了过来。

她的力气很大,厕所的地形又狭窄。但郁红豆学过跆拳道傍身,即便是在最近身体虚得厉害,也能勉强不让她伤害到自己。

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人声,感觉到她体力渐渐不支,女囚趁机给她的心伤上撒了一把盐,“贱人,费南笙都不要你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你害死自己老爸,弄得众叛亲离,就让我送你去一家团聚吧!”

费南笙?又是费南笙!

果然,夺走公司不够,害死父亲不够,送她入狱也不够!他要她死!要她从神坛跌落,死在臭气冲天的腌臜地方!

脸上重重的挨了两拳,锋利的牙刷插进胸口,眼前却还浮现着那张冷酷绝情的脸。

“费南笙,你看!到这个时候,我还忘不了你啊!”郁红豆勾着嘴角凄绝的一笑,“大概只有死,才能忘了吧!”

她颓然的闭上眼睛,紧握的拳头倏然一松……

第4章 意外

黄泉路那么长,怎么走都走不到头。

郁红豆焦躁的睁开眼,入目的是一片惨白。

空气里弥漫着让人安心的消毒水味道,可她却感觉不到一丝喜悦。

她为什么还活着?她这样的罪人,难道不该下地狱吗?

“你运气很好,要不是狱警来得及时,你恐怕就醒不过来了。”医生温和的声音拉回她的思绪,“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想开点。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就算为了孩子,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孩子?什么孩子?”郁红豆错愕的看了医生一眼,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小腹,“你是说,我怀孕了?”

“是的,已经六周了。”看她面色惊恐,医生好心安慰道,“你别担心,孩子很健康。”

他害她家破人亡,她却怀了他的孩子,和其讽刺!

“不、我不要这个孩子。”郁红豆激动的拉着医生的手,果决得一如那日在庭上认罪,“请你帮我手术,拿掉。”

她的伤口未愈,一动就扯得全身都疼,终究只能无力的躺在床上。

“你现在这种状况,确实不太适宜要孩子。但他既然来了,难道这不是一种缘分吗?”

“不管发生什么事,孩子都是无辜的。你若是不想要,当初就该做好准备,而不是等到现在,不是吗?”

医生温柔的宽慰如涓涓细流蜿蜒进心底,滋润着郁红豆那颗千疮百孔的心。她曾是无比幸福的期待着能孕育他们共同的孩子。现在,没有他,她还有孩子。

从此母子相依为命,她在这世上将再不是孤独的一个人。

一抬手,她才惊觉自己早已经泪流满面。

等到伤愈出院,郁红豆的肚子已经显怀。她没有被送回牢房,而是直接带到监狱门口。

“恭喜减刑出狱,出了门就别再回头。”

狱警“砰”的关上大门,郁红豆好一会儿都没回过神。

难道是费南笙?

不、不可能。他亲手送她入狱,还不惜买凶杀她,又怎么可能会帮她?

“红豆。”心酸又欣喜的声音拉回她的思绪,转瞬她就落入一个宽厚的怀抱,“延宗哥哥来接你了。”

得知郁家出事的消息,周延宗已经第一时间处理好手上的事情,从国外赶回来。他花了很大一笔钱,才把她从里面弄出来。

可看到心爱的女孩变得面黄肌瘦,憔悴不堪,他还是心如刀割,“对不起,延宗哥哥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多年不见,他已经褪去少年青涩的模样,眉宇间多了成熟和稳重。

郁红豆眼中的泪强忍着也决了堤,“不、一点都不晚。谢谢你,谢谢你还记得我。”

她不想孩子出生在监狱里,幸好他来了。

“延宗哥哥,将来我一定会把钱还给你。”上了车,郁红豆的情绪才彻底稳定下来,“谢谢你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为我雪中送炭。”

“傻丫头,钱财不过是身外物,我只要你好好的。”周延宗浅笑着摸摸她的头,“现在,想去哪儿?”

回家?回公司?

无数个念头在红豆脑海中闪过,却又被她一一否定。

家破人亡,她早已经无处可去。

“你带我离开这里吧,越远越好!”

第5章 失踪

瓢泼的大雨说来就来,从早上九点到中午十二点,费南笙在监狱门口足足等了三个小时也没看到郁红豆出来。

他从未留意过她的监狱里的任何情况,却不知怎的将她出狱的日子刻进了脑海里。

他很有耐性的等着,直到助理按捺不住。

“费总,下午的会不能再推,我去问一下到底什么情况。”不等费南笙回答,他已经拿着伞冲进雨幕中。

不过几分钟就折了回来,“费总,郁小姐获得减刑,三个月前已经出狱了。”

漫长的三个小时变得如此可笑,费南笙的脸霎时间阴云密布,车内的温度仿佛结了冰。

“减刑?”

“是的。”

“查!”

冰冷的一个字,带着不容置喙的肃杀之气。

她口口声声说爱他,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谁给她的胆子?

能做费南笙的特助,助理的本事也是通天。可他查来查去都查不到任何郁红豆的消息,仿佛从跨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一群废物。”

环球集团的总裁办公室,一无所获的费南笙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随时随地游走在吃人的边缘。

他拿起车钥匙,转身将车子开到城郊。

他的网络科技公司在这里,公司里有最厉害的黑客。

“侵入交通摄像头,启动人脸识别,找到她。”他将手机放在桌上,打开的相册里全是她的照片。

不到一个小时,电脑就比对出结果。

“没有具体的落脚地,只能看到她最后一次出现,是跟这个男人在一起。”

最后一帧画面,已经是三个月前。

她坐在车里,手上拿着一个小孩子的玩具,对着开车的男人,笑得沁甜。

“周延宗,我的女人你也敢碰!”狠狠一拳砸在桌上,费南笙猩红的眸子里泛着嗜血的冷意。

周一到周五,周氏集团的股票连续五个跌停板,市值缩水近十亿。

周延宗怒气冲冲的冲进费南笙办公室,“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试图救市,但砸进去的钱犹如泥牛入海,连一丝波澜都没有变消失不见。

而费南笙手下的人,更像虫子一般无孔不入,连周氏旗下那些子公司上下几百万的小单子都照抢不误。

若不是四面楚歌,他绝不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结果,早在预料之中。

费南笙慵懒的靠在老板椅上,冰冷的眼眸中带着君临天下的笃定,“交出郁红豆,我放你一条生路。”

只要他不喊停,三个月之内周氏一定会破产。

“费南笙,你好卑鄙。”显然,这个结果周延宗心里也很清楚,“红豆不是器物,更不是你的私人财产。她是人,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你已经伤过她一次,还要伤她第二次吗?”

如石子落入幽潭,费南笙的眼眸中划过一丝波澜,旋即就恢复如常。他没有想过伤她,只是那么恰巧她是他复仇的跳板而已。

“看来周氏集团,你是不想要了。”俊美的眉眼笼罩着厚重的戾气,费南笙的拿起桌上的电话,淡定的按下一串数字,“希望你父母也跟你一样坚定。”

他的电话还未拨通,周延宗的电话先响了起来。

电话那头,生活助理惊慌失措的声音尖利的响起,“少爷,大事不好了,郁小姐和孩子不见了……”

费南笙的手僵在半空,周延宗更是恍如晴天霹雳。

四目相对,皆是一愣。

第6章 挟持

“你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这个时候,周延宗已经顾不上公司的事,他扭头就往外跑,心里不住的祈祷着:红豆,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孩子在月子中心被人抱走,郁小姐连鞋都没穿就追了出去。我看着他们上了一辆红色的私家车。可我没用,只跟了两个红绿灯路口就不见了。”

生活助理的声音带着哭腔,却无法浇灭周延宗心里的怒火,“蠢货,还不快去找。”

他不敢想象红豆拖着产后虚弱的身体,在车流中穿梭的模样;他不敢想象孱弱的孩子,在离开无菌病房后的模样;他不敢想象若是找不到他们,自己会怎么样……

办公室里,费南笙怔怔的看着那个消失的背影,攥紧了拳头。

他们竟然有孩子了!他们竟然有孩子了!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震惊。

她的甜言蜜语犹在耳边,她含着眼泪一遍遍说着真爱的面孔犹在眼前……

午夜梦回的时候,他也曾问过自己,这么对她是不是太残忍?

可转眼,她已经有了孩子,跟另一个男人的孩子!

难道,他们早就勾搭在一起了?

周、郁两家是世交,他们自幼一起长大,就算后来分开,也算得上青梅竹马。

她前脚进了监狱,后脚周延宗就将她接了出来。这么短的时间,竟然连孩子都有了!

他竟然还以为她不谙世事,不懂算计……

越想越生气,熊熊的怒火仿佛要将整个办公室化为灰烬,费南笙脸上的表情却阴沉得像要滴水成冰。

*

寂静的荒山之上,沈伊雪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揪着郁红豆的头发,将她从车里拖下来,“贱人,你不是要追吗?”

“我让你追,让你追!”她谩骂着,狠狠一脚踢在郁红豆的小腹上,“刚离开费南笙就勾搭上周延宗,真不愧是风华的第一交际花啊!”

“你说你的命怎么就那么硬,怎么就没死在牢里?出来就祸害人,你留着这个小野种,是还想赖上南笙哥吗?”厚重的粉底也盖不住脸上的狰狞,沈伊雪极用力的紧夹着襁褓,勒得孩子嚎啕大哭。

听着孩子上气不接下气的哭声,红豆的心碎了一地,“我没有。伊雪,我真的没有。”

她试图站起来,可她实在是太虚弱,连爬两步都费劲,“有什么事你冲我来,先放开孩子,好不好?”

郁红豆怎么都想不通,曾经那个自己最要好的闺蜜,怎么会突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她的情形,因为家庭不好,她被几个女同学围在墙角奚落。是自己仗义出手,才替她解围。

后来沈伊雪就说要做她的跟班,整日跟在她身边。

她一开始很不喜欢,可渐渐的也就默许了。后来,她们才成为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那时候的沈伊雪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便是:红豆,等我将来翻身了,一定要好好报答你!

她从来没想过任何回报,她只希望大家都好好的。

可为什么?她为沈伊雪雪中送炭,沈伊雪却要她家破人亡?

第7章 白眼狼

“我凭什么听你的?”沈伊雪蹲下 身来,眼角眉梢尽是嘲讽,“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郁家大小姐吗?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连条丧家犬都不如!你有什么资格对我颐指气使?”

“伊雪,我不是对你颐指气使,我从来也没对你颐指气使。我是在求你,求你看在过去的份上,把孩子还给我,好不好?”郁红豆拉着她的裙角,语气中满是哀求。

泪痕早已经爬满脸颊,可她顾不上擦,只眼巴巴的望着她、望着她手里那个襁褓,“伊雪,我从来没有害过你,也没骗过你。你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你先把孩子还给我,好不好?”

她已经没有了家人、没有了事业,她只剩下这个孩子……

“你还好意思说你没有指使我?”沈伊雪扬手便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红豆苍白的脸颊瞬间就浮起红色的指痕,“我帮你背了多少次书包?给你打了多少次水?你记得清吗?”

“你知道同学们在背后都怎么说我吗?他们说我是你的丫鬟,说你打个屁我都要说香。”沈伊雪越说越激动,揪着红豆的头发将她提起来,又狠狠的拽了两脚。

那时候明明是她主动要求,是她说要给她机会报恩的。可指望她能快些消气,郁红豆不敢躲也不敢反驳,只咬牙承受着,拼命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求你先放开我的孩子,行吗?”

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弱,郁红豆的心好像被一把刀子狠狠剜着。

沈伊雪心满意足的欣赏着她的表情,“你知道我最恨你什么吗?我最恨的就是你整天笑嘻嘻的样子。对着谁都笑,连那些背后骂我、说我坏话的人,你也笑!你TM是卖笑的吗?你怎么就这么下贱呢?”

郁红豆生下来就喜欢笑。郁正华常说,她的脸庞就像个小太阳,一笑起来就是太阳花。不管在公司遇到多少烦心事,只要一看到她的笑,什么烦恼都能烟消云散。

“是,是我下贱,是我对不起你!”郁红豆将头重重的磕在她脚下,全然不费泪水和泥沙糊了一脸,“你想要我怎么补偿都可以,求你,求求你,先放开我的孩子吧?”

只要孩子活着,她愿意把这条命给她!

看着她狼狈不堪的匍匐在自己的脚下,沈伊雪终于畅快的舒了一口气,“想要孩子?可以。只要你老老实实说出我想要的话,我就把孩子还给你。”

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录音笔,放在郁红豆面前,“说,这个孩子是谁的?”

那个名字,郁红豆早就发誓不再提起,她吸着鼻涕果决道,“周延宗,孩子的父亲是周延宗。”

“那你还爱不爱费南笙?”

“不是不爱,是从来没有爱过。”她奉上一颗真心,他害她家破人亡,这样的人配不上她的爱。

山风呼啸而过,苍凉了郁红豆破碎的心,“从一开始,我就只是想利用他。我跟他在一起,看上的只是他的身份和地位,我想要他帮我挽救公司。”

“现在公司没了。我对他便只剩下恨,不死不休的恨。”眼前浮现出费南笙那张颠倒众生的脸,浮现着沈伊雪追在身后甜言蜜语的模样,郁红豆咬牙切齿的叫嚣着,“我恨他,恨所有的白眼狼。”

“我对他那么好,他不但抢走我的公司,还害死我了父亲,毁了我人生。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就会诅咒这些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一生一世都得不到幸福!如果现在有一把刀,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捅进他的心脏!”

第8章 毁容

“好、很好!”目的达到,沈伊雪哈哈大笑起来。

她心满意足的收起录音笔,又从包里摸出一把刀“现在,还需要你做最后一件事。用这把刀,划花你的脸。”

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姣好的面容,她就再也不能去勾 引别的男人了。到时候就算是周延宗,看到她丑陋的样子,只怕也会敬而远之。

一想到她走投无路的画面,沈伊雪心里就乐开了花。

雪亮的刀子,在歹毒的烈日下泛着渗人的寒光,郁红豆却毫不犹豫的接了过来。她知道,拖延的时间越长,孩子的危险就越大。

她闭上眼,将锋利的刀尖扎进脸颊,顺着眉骨往下,狠狠的一划。

粉白的皮肉狰狞的往外翻开,瞬间就被涌出的鲜血染得通红。锥心刺骨的疼痛让郁红豆眯缝起眼睛,可她却依然固执的张开双臂,“孩子,给我孩子。”

她做了能做的一切,她所有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

见了血,沈伊雪又有些兴奋。她还想再玩一会儿,可一低头瞥见臂弯中的孩子,霎时间变了脸色。她飞快的将襁褓往郁红豆手中一送,飞快的跑回车里,几乎是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

“宝贝,我的宝贝。都是妈妈不好,吓坏了小宝贝。”郁红豆顾不得疼痛,捧着失而复得的珍宝,小心翼翼的将孩子娇嫩的小脸,贴在自己没有受伤的脸颊上,“你放心,妈妈再也不会离开你,再也不会让你遇到危险……”

微风将她柔软的细语呢喃吹散,良久,郁红豆才发现,仿佛从孩子接到手里,就再没听见她的哭声。

她拉起衣角胡乱的在脸上抹了一把,擦掉凝在睫毛上的鲜血和泪水。泥沙和汗水落进伤口中,带来针扎般密密匝匝的痛,可这都远远比不上她看到孩子那苍白泛青的小脸。

“宝贝,你怎么了?”她颤颤巍巍的伸出手,轻轻放在孩子的鼻子前,没有呼吸,一丁点都没有。

“不、不、不会的。”郁红豆拼命的摇摇头,“宝贝,你不要吓妈妈,你不要丢下妈妈!”

她说着又俯身下去,将而过贴在他稚嫩的胸膛上。没有心跳,连一丁点都没有。

“啊!孩子,我的孩子!”

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山头,所有的隐忍犹如洪水爆发,顷刻间席卷郁红豆所有的理智。她的心就像是被人活活剜去,痛到不能呼吸。

她紧紧抱着孩子的尸体,哭得昏天黑地……

“红豆,你怎么样?红豆……”

看着地上躺着的一大一小两具身体,周延宗浑身脱力般跌跪在地上,“你别吓我啊,红豆!”

他一路跪行,轻轻的将她拥在怀里,“对不起!我又来晚了,对不起啊!”

他浅吻着她的额头,大颗大颗的泪水滴落在她布满灰尘和鲜血的脸上。

她的发丝凌乱着,脸上满布着伤痕。

最醒目的是那道从眉骨一直延伸到下颚的褐色的伤口,鲜血已经凝固,红黑相间的皮肉生硬的往外翻着,无声的诉说她临死前所遭受的痛苦和折磨。

“红豆,我的乖红豆。延宗哥哥一定会为你报仇。”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7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