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林跟着神秘老头成了修炼者。

十年前,李林被人贩子拐走,离开滨海市,几番周折,跟着神秘老头成了修炼者。,十年后,他以帝王之姿再次回到这个曾经生活过的城市。,什么商界巨贾,房产大亨,杀手之王,黑道枭雄……各个领域称王称霸的王者,不过是跟着神秘老头学了点皮毛,全是李林的师弟!,李林才是这个繁华大都市最大的BOSS!,用他的话来说:“半个地球都是老子的,就得狂!”

十年前,李林被人贩子拐走,离开滨海市,几番周折,跟着神秘老头成了修炼者。

第1章 回来了!

“成了成了!”李林望着自己的双手,目光当中激动无比。

就在刚刚,他解开了师父留在自己体内的一层封印,力量正在逐渐回归着。对于曾经的他而言,光芒要比现在耀眼太多。不过师父那老头总是喜欢给他设置难题。

在他体内下了十八道封印,经过十年的磨砺,他解开了其中的五道,第六道应该就是质变的时候了!

“该死!那老头又骗我!”感受着自己的变化,李林意识到了什么。

最终他轻叹了一声,不再执着下去了。五年的光景并不短,这十年当中他一直在这座城市当中磨砺,也是时候回家看看了。

李林定了最快的机票,准备回到滨海市中,那里才是他的故乡。

该死的老头非要让他玩大隐隐于市那一套,让他在这座城市里活下来的同时修行。想到这里李林也是很气,他那些师弟们凭借学到的皮毛已经在各种领域称王,只有他这个大师兄到现在没啥成就,连点钱也没存下来。

没办法啊!大城市的消费的确很高,师父又把他的能力封印了去,虽然说他满腹经纶想要谋取些利益也不是问题……可TNND老头子偏要他解除第六道封印之后才能“出世”。

虽然没获得什么特别的能力,不过总算是有机会回家看看了。

飞机很快就降落在了滨海市,李林呼吸着家乡的空气,望着不怎么熟悉的地方,颇有些不适应。

“李林?”一道温和的声音忽然响起。

李林愣了愣,五年的时间并不短,而且他离开家乡的时候不过十三岁,在老头子那又呆了五年,整整十年!李林都没有回来过了!

居然还有人记得他。

他转过头去,看到一个穿着浅蓝色羊毛衫的女孩,下半身是休闲装,不过那张脸倒是漂亮的很。尽管是这样的穿着,可也遮掩不住她曼妙的身材!

“安妮?”李林想起来了。

“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认错了!”安妮拖着行李跑了过来,看到孑然一身的李林,颇有些讶异。

安妮是李林的初中同学,家也在附近。当初李林是被拐走的,整个市里都知道这件事,老两口差点哭疯了。

的确,要不是他遇到了老头子,估计早就没命了。

“你怎么回来的?”安妮惊奇的问道。

第二个月市里就已经放弃了,只有老两口苦苦寻找着,可十年后,李林却回来了!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不过总算是回来了。”李林也没办法解释自己怎么遇到老头的。

毕竟老头可是警告过他,不许说出自己的名号。李林也没办法,在那五年间,李林深刻地记住了违反老头的话是什么下场。

“恩,回来了就好。”安妮也有些惊讶。

“你这是?”李林指着安妮的行礼问道。

“哦!我大学毕业刚刚工作,好不容易放一次长假,所以回家看看。”安妮笑了笑,“十年没回来,路都不认识了吧?我带你回去吧。”

“多谢了。”李林笑道。

他现在的确不太认识回去的路,也只能靠安妮指路,想着终于能够看见自己的父母了,李林还是有些期待的。

现如今的滨海市也算得上是国内的二线城市了,经济发展都很迅速,整个城市都改头换面了。

李林望着不再熟悉的街道,不免感叹了起来。

“最近在做什么?”安妮问道。

“快递员。”李林伸了个懒腰。没办法,他知道的那些东西在解开第六道封印之前都不能动用,所以只能靠苦力谋生了。

他最后的钱也都用来买机票了,现在真的是身无分文。

“也好,总算是一份工作。”安妮点头道。

毕竟李林的遭遇不同,如果当初没有失踪的话,或许也是名牌大学的学生了,可惜了。

走进一个破旧的小巷子当中,李林终于感受到了熟悉感,尽管很多东西都被推翻了,但他记得的也有不少还在。在他还未来得及好好熟悉一下的时候,暴怒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

“你们两个老不死的,再不走TM就给这房子陪葬!”一道带着愤怒的声音响起。

“什么情况?”李林有些摸不着头脑。

“最近这片区域的项目被滨海市最大的房地产集团买下了,准备拆迁,不过……你父母好像不太同意。”安妮尽可能地婉转一些。

李林好不容易回来,应该是开心的事才对。

“这里是我家!给我滚出去!”李德易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

李林心里一动,不免加快了步伐。

一群西装男站满了整个院子,这个院子本身也不大。

“阿伯,我知道你住在这里是为了等着你儿子回来。”一个西装男走上前了几步,“不过李林那小子被人拐了那么多年,又岂是说回来就能回来的?我们的价格不低,看在以前都是邻居的份上,我再给你一个下午的时间。”

“一个下午…….”妇人的眼中泛着泪水。

“一个下午已经够多了,这都两个月了。”西装男笑了笑,“一个下午过后,要是还不同意的话,就别怪我连人带房子一起拆了!你们就埋在这下面等李林吧!”

他终于暴露出了自己的“毒牙”!对于这种钉子户,他是很反感的,毕竟这可是关乎到他的奖金!

李林也认出了这个西装男,几步走上前去。

安妮想要制止的时候已经晚了,李林几步走上前去,一脚踢在了西装男的屁股上:“二狗子?几年不见,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王二狗止住要扑倒的势头,转头望向这个年轻人。

“李林?”

“小林!”几乎所有人都一眼就认出了李林,十年的时间不短,不过当初的特征却还能够分辨的出来。

李母老泪纵横,李德易也湿润了眼眶。

安妮此刻也走了进来,想要制止李林接下来的动作。如今王二狗可是景德集团的经理,李林虽然回来了,可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快递员而已。

不过她还是慢了些,李林的话已经脱口而出了:“二狗子,我刚刚回来劝你快点离开这里,这样大家都开心些,不然的话……”

“我让你在这里长跪不起!”

第2章 大师兄

看着李林,王二狗呆了呆。

李林能够回来的确是他没想到的,不过看起来没啥太大的变化。

还是一身洗的泛白的衣服,看起来就是低层群众而已。

“李林,我们是邻居也是同学。”王二狗笑了起来,“给你个机会,还是原本的价格,签下合同就没问题了,你还能得到一大笔钱。”

“否则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说完,王二狗身后的西装男全都握住了铁锤,若是李林不同意的话,他们就会直接强拆。

“真的是小林吗?”李德易有些不敢相信。

十年啊!十年的时间能够改变多少东西?甚至连一个人的模样都会忘掉!

“爹,是我!”李林的眼眶也有些湿润。

要不是老头非要等他修行完成才能够出世,他早就回家了。不过现在也不太晚,至少在这之前回来了!

“终于回来了!”李母抱着自己的儿子痛哭了起来。

“回来了就好,要拆就拆了吧。”李德易笑道。

失踪十年的儿子能够回来就已经足够了,这栋老房子拆了就拆了,而且也有补偿款。

李林自然也知道父母的意思,只不过苦难不是熬过了就算,还得找回场面来!

看到李林转身,安妮连忙拉住了他劝道:“算了吧,已经回来了,就别找事,你斗不过他的!”

如今的王二狗可是房地产大亨集团的经理!

再看李林,尽管去过大城市,可不过是个快递员而已,怎么和王二狗斗?

“怎么样?”王二狗笑道,“考虑清楚了么?合同我放在这里。”

说着,他拿出了合同,拍在了李林身上。

“别说老同学没有照顾你,这个价格已经不错了,两个老不死的签了字的话也就没那么多事了。”王二狗冷冷地说道。

李林瞥了一眼合同书,忽地笑了起来。

“没问题的话快签了,老子等不了那么久!”王二狗怒道,“半个小时的时间,搞不定就连人带家一起拆了!”

“行,我们商量一下。”李林笑道。

“快点,时间可不等人的。”王二狗看到李林想通了,脸上也重新恢复了笑容。

说完,他也懒得在这里逗留,走出院子去抽了根烟。

李林则把父母送进了房中,笑道:“爸妈放心吧,这件事我会解决的。我去打个电话。”

说完,李林走到了角落里翻出了老人机,打开了电话簿之后,拨打了那个很久不曾留动过的号码。

安妮也有些奇怪,难不成李林在外面真的有所奇遇?

看到那个电话响起的时候,王龙是飞奔着去接的。知道他这个电话的人并不多,而那个人又恰恰是最重要的!

他等这个电话已经足足等了两天了!就连管家也是第一次看见王龙那么有耐心,深感这人的重量。

两天前,王龙就已经知道了李林要出世的消息!

“喂?师兄么?”王龙腆着脸熟说道。

“王龙?你小子越来越有脾气了啊!”李林冷笑道。

“怎么了师兄?”王龙连忙问道。

尽管他已经年过四十了,可在面对自己的师兄的时候还是会下意识的恐惧。他明白这个年轻人体内到底藏着什么样的力量,否则他也不会是师父的关门弟子。

而自己只不过是个记名弟子而已。

李林一旦解开封印,要超过他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出世的话,也就意味着师兄的已经获得了足够的能力!

“你他妈连老子的房子也敢拆?几年不见胆子不小啊!”李林冷声说道。

“房子?你是说李家村那边的项目?”王龙愣了愣,“我不知道啊!师兄息怒!”

“你那个经理倒是蛮厉害的,还说要让我父母和这栋房子一起埋在这里?”李林接着说道。

“师兄……”王龙急忙说道,“我马上解决,马上就解决!”

“明白就好!”

“不过师兄,你好不容易出世,什么时候来我这里喝杯茶啊?”王龙急忙问道。

“有时间自然会去,现在你的名头倒是响的很啊!”李林说道,挂断了电话。

安妮也走进了房间当中,对李林说道:“你别冲动,王二狗虽然说的话有些伤人,但你现在斗不过他的。”

她还是有些担心李林会做出什么事来,从小李林就很冲动。

“放心吧,等会王二狗那小子就会跪着求我放过他!”李林淡淡地说道。

跪着求你?安妮愣了愣,以为李林疯了!

毕竟林重地产的老板,可是整个滨海市新晋的富豪啊!光是这一点背景,王二狗就能够在滨海市呼风唤雨,李林拿什么和他们斗?

院子外,王二狗卡着时间,把烟头踩在了地上。

“那么久了还没有消息?”王二狗急了,“给老子冲进去,把东西全砸了,给脸不要脸的东西!”

走到院子当中,李林闲暇地在逗狗玩,这让王二狗又是一把火气!

“李林!你给脸不要脸是吧?”王二狗怒道。

“你急什么?不是说了等一下么?”李林丝毫不慌张。

“等你麻痹!给你考虑的时间,你TM给老子在这里逗狗?”王二狗怒骂道,“情面我给你了,你非要阻挡我的财路,那就怪不得老同学我心狠手辣了!”

他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的西装男道:“给老子全砸了!”

安妮望着这一切,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

李林怎么就是不懂呢?现在的王二狗已经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了!

李林的父母也有些焦急起来,但最后他们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儿子。既然李林说了会解决,那就一定会解决的!

“叮叮叮!”电话铃声忽然响起。

王二狗翻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联系人的方式,连忙接了起来:“王总?什么事要你亲自给我打电话?”

“我现在正在办理最后一家住户的拆迁问题啊!”王二狗仿佛换了一个人般,十足的墙头草系列。

“您说董事长提起我了?”王二狗呆了呆。

电话还在通话当中,可王二狗的脸却沉了下去,西装男们也不敢动手。

听着电话里的声音,王二狗的身体逐渐变得冰冷了起来。

第3章 一个亿

王二狗完全呆住了,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他到现在还是没办法明白,李林究竟是何方神圣?至十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林不过一个土鸡瓦狗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电话里,自己的上司居然让他跪下给李林道歉!

而且自己的上司直说自己不但保不住他,可能连上司的饭碗也会因为这件事丢掉!

呆住的王二狗终于回过神来了,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他几步朝李林走了过来。

安妮已经急了,要是王二狗打算动手的话,李林一个人又怎么回事这么多人的对手?

可随即让她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王二狗在李林面前跪了下来!双膝触碰到地面的声音在寂静的源自里犹如雷鸣一般清澈!

“对不起!李林!”王二狗说道,“我错了,不应该和伯父伯母这么说话!”

李林淡淡一笑道:“磕三个头,然后滚吧。”

安妮完全呆住了,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王二狗么?或者说,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李林么?

咚!

咚!

咚!

王二狗二话不说,立马磕了三个头,怒目圆睁地望着李林。

西装男们也呆住了,不明白经理为何会听这个人的话。所有人都以为王二狗要动手,甚至李德易已经准备提起家里的木棍冲上去护着自己的儿子了。

可谁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幕。

“滚吧!”李林冷冷地说道。

王二狗站起身来,二话不说走出了院子当中。

“王总你这是在做什么啊?”

一路上,西装男们纷纷不解地问道。

“那小子肯定和公司告密了。”王二狗怒容道,“下次有机会,老子一定要搞死他!”

说完,他回到了奔驰车中。今天的事让他丢脸至极,他绝对要找回场子来!

院子里,安妮一脸惊讶地望着李林。现在唯一的解释就是李林的朋友很有话语权,但她并没有往王龙那边去想,因为那实在是不太可能!

“一个朋友帮了忙而已。”李林笑道。

这种事并不值得去炫耀,他也懒得去炫耀,说出来别人大概也不会相信。

“爸妈,你们先休息一下,我去解决点事。”李林说道。

把爹妈安顿好之后,李林出了家门,用仅剩的钱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按照王龙给的地址,出租车司机很快就将其送到了目的地。

望着面前的高楼大厦,李林也有些感叹。王龙现在的确是有钱了,这市中心的高楼大厦居然就是王龙的公司总部。

走进大厦当中,大厅里有人在看着地产,李林只看到前台的接待小姐有空闲,于是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我找王龙。”走到前台,李林简短地说道。

“您找董事长?”接待员小姐也愣了愣,“请问先生有没有预约?”

“预约?你就告诉他李林来了,我看他到底是见还是不见?”李林怒道。

“这个……”接待员小姐有些为难。

就在此刻,一个电话却忽然响起。接待员接起了电话,随着那道声音不断说着什么,她的脸色越来越不好。

挂掉电话之后,接待员小姐对李林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先生您这边请,王总已经在等您了。”

李林点了点头,跟在接待员的身后走去。

望着接待员小姐款款扭动的翘臀,他也不免咽了口口水。

王龙这师弟,现在混的是真牛叉啊!

走到办公室之前,王龙已经在等待了,接待员小姐也只好回去,毕竟她在前台还有工作要做。

看到没人了之后,王龙立马抱住了李林道:“师兄!你终于出世了!”

“放开我!信不信我打到你吐血?”李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

王龙听到这句话立马放开了,在山上的时候他可没少挨李林的揍。

走进办公室当中,王龙已经泡好了上等的铁观音。

“我知道师兄在山上的时候最喜欢喝茶,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王龙把茶杯端到了李林面前。

若是其他人看见这一幕都会惊掉下巴。王龙可是滨海市的富豪!什么时候也会做这种端茶倒水的事?

不过从他的动作当中倒是看得出很熟练,以前在山上的时候估计没少给李林端茶送水。

“不错,这一点倒是没忘。”李林笑道。

“那是,师兄的教诲怎么能忘呢?可惜师父不会下山,不然我也能尽一尽孝心。”王龙说道。

“别在这里扯犊子了!”李林说道,他怎么会不知道王龙的性格呢?

“嘿嘿,还是师兄懂我。”王龙笑道,“我最近分公司缺个董事长,师兄你又刚出山没什么事做……要不然,先来我这里?”

“别给我打这些小九九,你要做什么我还不知道?”李林说道,“我才刚回家,准备好好陪一下父母,暂时不想其他。”

王龙愣了愣,脸上失望了起来。

师兄刚刚出世,他自然要拿出见面礼来,至少不能比其他师兄弟差,这样在师兄面前才有面子,所以他准备了整个位置,就等着李林来翘着二郎腿收钱。

不过他知道李林的性格,所以一直拐弯抹角,没想到被李林一眼就看了出来。

李林抬起了茶杯,轻抿了一口道:“茶倒是不错。”

王龙眼睛一亮,急忙说道:“我马上给师兄家里送几斤过去!”

李林点了点头,送茶叶倒是没什么问题,其他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倒是没有太大的作用。

说完,王龙从身上摸出了一张花旗银行黑卡,这种卡在花旗银行这种跨国银行中的分量可是十足的,尤其还是黑卡!

“师兄,我也知道师父对你的要求,你刚出世一定很多地方都用得到钱,这张卡里有一个亿,您先拿去用着。”王龙说道。

“我说了,不要你的钱。”李林皱眉道。

“别呀!你看你父母吃了那么多年的苦,总不能再让他们这么过下去吧?”王龙说道,“这些钱就当是孝敬师兄的父母,买栋别墅、买些好吃的、出去旅游啥的都不得用钱么?”

若是让别人看到这一幕估计所有人都会惊掉下巴,林重企业的董事长可着劲儿地送钱,对方居然还不要?

考虑了一会,李林想起父母的状况,又看到王龙的眼神,点了点头道:“行吧。”

耶!王龙的心里犹如一万只小鹿在狂奔!

第4章 竞拍

在办公室里喝了几壶小茶,和王龙寒暄了几句之后,李林也懒得再多待下去,他刚出世,还有很多事没有做。

翻出自己的老人机,给安妮打了个电话,毕竟回来之后要不是安妮他连家都找不到。王龙给了他一笔钱,他也能请安妮吃顿饭,报答一下对方。

约好了地点,李林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朝安妮的家赶去。

安妮家境不错,但也算不上太好,住在一个高档小区当中。李林小时候去过几次,这附近的变化倒不是很大。

坐上出租车,安妮笑着问道:“去哪吃啊?大老板?”

“我刚回来,也不知道哪里好。”李林思考了一会,“不如就去楚渝雅阁吧。”

他也就记得这个餐馆的名字,据说是什么五星级楚瑜雅阁。

“你疯了?”安妮意外地看着李林。

楚渝雅阁她当然也知道,整个滨海市最出色的楚瑜雅阁,厨师都是国内的知名大厨。一顿饭下来没个万把块根本没办法消费。

“没有,不过难得一聚,当然要吃好一点。”李林转头对司机说道,“师傅,就送我们去楚渝雅阁吧。”

“好嘞!”司机答应了一声,脚踩油门发动了车子。

“你还真要去楚渝雅阁?”安妮一脸震惊地望着李林。

一万块只不过是进入楚渝雅阁的最低标准而已,吃的也很简单,若要往上升的话,十几万都不是没可能!

若是李林签了合同的话,说不定还真有这个实力。可现在李林没签合同,也不过是个快递员的工作而已,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为什么不去?”李林微微一笑。

“你哪来的那么多钱,楚渝雅阁可是五星级楚瑜雅阁,平民消费不起的。”安妮提醒道。

她以为李林不知道楚渝雅阁到底是什么地方,否则绝对不会去那种地方的。

“我当然知道楚渝雅阁是五星级楚瑜雅阁。”李林笑道,“不过最近中了张彩票,出去消费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

“真的假的?”安妮一脸不信。

李林无奈地摊开手,他如果说是王龙送给了他一个亿,估计没有人会相信。他也懒得解释这些,倒不如找个更容易让别人相信的借口。

“真的,你就放心好了,总不会把你当在那里。”李林笑道。

“好吧。”安妮将信将疑地说道。

出租车很快就抵达了楚渝雅阁,李林爽快地付了钱,带着安妮走进了楚渝雅阁当中。作为五星级楚瑜雅阁,不论是装饰还是服务的客人都是顶端。

望着金碧辉煌的大厅,李林也不得不感叹一声,若是老头子让他早点出世的话,自己应该也能够每天在这种地方吃饭了吧?

“先生你好,你们一共两个人?”服务员很快走了过来。

“没错,还有空的座位么?”李林问道。

“刚好还有一个包间,两位来的很及时啊。”服务员笑道,“您去看要点什么菜?”

“好。”李林笑道。

“给老子等等!”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一步步朝他们走来,身边还跟着一个前凸后翘的美女,环住了他的右手,那抹柔软不断在男人的手臂上摩擦着。

“林风?”安妮惊呼道。

“你们认识?”李林有些意外。

“他以前追过我,不过我不怎么喜欢这个类型,就没同意。”安妮说道。

林风明显也看到了安妮,不过却看也不看安妮一眼,径直朝着服务员的方向走去。

“林总?您来了?”服务员笑道。

“恩,只有一个位子了是么?”林风问道。

服务员点了点头,最近是节假日,来这里吃饭的人不在少数,的确只剩下一个位子了。

“那就让他们滚吧。”林风指了指李林和安妮。

“这个……”服务员有些尴尬。

“我说让他们滚,你听不懂么?”林风皱起了眉头,随后指着李林道,“你看这种屌丝有钱在这里消费么?”

服务员看了一眼李林的装束,的确不像是大富大贵的人,充其量也不过是社会低层的普通人而已。

这样的人的确是消费不起。

“安妮啊,之前老子追你的时候你装什么清高?”林风望着安妮说道,“看看你身边的这种人,和他们混在一起你很有成就感么?”

李林皱了皱眉头,若是他光针对自己的话倒是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可要说安妮的话他的确忍不了。

毕竟安妮的确帮了他很多东西。

“总得讲个先来后到不是么?”李林出声道,“最起码的素质都没有,和狗有什么区别?”

听到李林的话,林风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指着李林的衣服道:“看看你这屌丝样,和老子谈素质?没有钱素质有个屁用?你能够付得起这里的一顿饭钱么?”

“如果不能的话,最好趁老子还没有生气,赶紧滚出去!”林风怒道。

安妮扯了扯李林的右手道:“我们走吧,又不是只有这里能够吃饭,换一家就好了。”

她知道这个林风的底细,和王二狗不同,这林风是个富二代,绝非认识几个人就能够解决的,李林刚刚回来,最好还是别和这种人扯上关系。

“知道老子是谁么?”林风冷冷地望着李林,“你最好听这个婊子的话,赶紧滚蛋,最近我老爹刚刚和林重产业签下了一笔合同,马上就能称为滨海市顶尖的富豪,你最好别惹老子!”

林重产业?李林心里冷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王龙这个师弟的确混的不错,走到哪里都能听到林重产业。

“你觉得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是么?”李林冷笑着问道。

“不然呢?你这样的穷屌丝怎么会知道有钱人能做到什么事?”林风怒道,“你这样的穷逼,老子分分钟找人弄死你信不信?”

“李林,我们走吧,别和这种无赖闹下去了。”安妮皱起了眉头道。

李林摆了摆手,示意安妮待在他身后,随后转身向林风道:“既然你觉得自己很有钱的话,不如我们竞拍吧,谁出的钱多,那个包间就是谁的!”

第5章 道歉

听到李林的话,林风愣了愣,随后大笑了起来。

他身侧的美女也一脸不屑地望着李林道:“你没听到么?刚刚林公子说了,他家马上就是滨海市的顶级富豪之一,你和他比钱多?脑子坏了么?”

“不敢么?”李林淡淡地问道。

“别比了,你不过是中了彩票而已,比不过他们的。”安妮低声在李林耳边说道。

“你放心好了,我有分寸。”李林说道。

安妮叹了口气,知道自己没办法劝说李林,只能站在一旁看着。

“你说我不敢?”林风冷笑道,“那种包间的标准价格起码是一万八,老子出三万!你这样的穷逼能有多少钱?”

“四万!”李林淡淡地说道。

林峰愣了愣,三万对于李林这种小市民来说已经算是不小的钱了,没有谁会为了一顿饭付出那么多钱。

“你确定你能付得起四万块?”林风冷笑道,“装.逼遭雷劈!付不起的话最好滚蛋!”

“废话真多,你不会是怕了吧?”李林看也不看他一眼。

转身搂住了安妮的腰肢,安妮也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过随即看到了林风看向自己的那种戏谑的眼神,脑袋一热之后,她也就任由李林搂着,甚至还不自觉地往李林的方向靠了靠。

林风也皱起了眉头。当初他没追到安妮,今天看到本身也带着一点炫耀的意思,看看你身边的男人就是个穷屌丝,叫你当初不选我!

可现在李林居然丝毫不弱于他,这让他有些气愤。

“五万!”林风接着说道。

“六万!”李林分毫不让地说道。

“七万!”林风也不肯退让。他身边可是他新交的女朋友,怎么能在李林这种穷屌丝面前丢了面子?

服务员只好陪着笑容,这种事他也没办法,的确是李林先到的,可林风也是这里的常客,而且人缘很广,他是绝对惹不起的。

“八万。”李林的声音平淡至极,仿佛那八万块钱对他而言并不是多大的事。

“你找死么?”看到李林还在持续加价,林风微微怒了。

在他看来李林就是特意挑事,他能不能付得起这顿饭钱并不重要,只要把价格抬到一个足够的高度后放弃就足够了,那样他就会花上不少冤枉钱。

看这小子的穿着还有气质都只不过是一个屌丝罢了!怎么可能付得起这样多的钱?

“怎么?林公子带的钱不够?”李林淡淡地笑了起来。

安妮也没想到李林把价格抬到了那么高,心里微微有些担忧。虽然李林中了彩票,可以后还的用钱,老家肯定是要拆迁的,还得重新找新的住处,不宜再多用钱了。

她也看得出来李林是为了自己才和林风这个富二代杠上的,现在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想玩,老子就陪你玩!”林风冷声说道,“十万!”

这个价格已经可以包下楚渝雅阁的顶级包间了,林风也是舍得下本钱,毕竟虽然他是富二代,可零花钱也不多。

“十五万!”李林的声音依旧平淡无比。

林风瞪着李林,似乎还在考虑要不要继续跟价,毕竟十五万这个价格并不算少了,要是个套的话,他就惨了。

被老爹知道自己上了这种当,估计会被剥下一层皮来!

“二十万!”李林忽然说道。

就连服务员也愣了愣,提醒着说道:“先生,您刚刚的报价是十五万,林公子还没有报价呢。”

“我不管他有没有报价,现在的价格是二十万,如果林公子想要竞价的话,那么就请你继续报出更高的价格!”李林笑道。

林风望着李林,忽地发现自己被这个家伙压制住了!

他心里沉思了半晌,随后脸上重新恢复了微笑道:“你牛逼,二十万我让你!”

他就不信,李林能够付得起这二十万!

“那就多谢林公子割爱了,只能请你滚去其他地方吃饭了。”李林说道。

安妮有些恍惚了起来,她的确没想到李林居然赢了林风!

要知道林风可是实打实的富二代!

“我自己会走,不过在此之前,你还是先把这二十万付清再说吧。”林风冷笑道。

说到这里,安妮才知道林风的用意。这家伙的确心狠手辣,不想被李林坑,所有宁愿退一步。

“没错,先生,您必须保证你能够支付的起这顿饭的费用我们才能安排给您上菜。”服务员躬身说道。

李林笑了笑,二十万对他来说不过是小钱而已,毕竟在王龙那里,对方可是哭着喊着想要他手下那一个亿。

李林摸出了那张花旗银行的黑卡,放在服务员面前道:“拿去刷吧。”

黑卡!林风的眼角微微一跳。

他自然知道这东西意味着什么,可这家伙是什么角色,他在滨海市那么多年,可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个人!

想要看李林吃瘪他是看不到了,林风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自然记得李林今天的所作所为,总有一天他要找回场子来!

想到这里,他也不想在这里逗留,准备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去其他地方吃顿饭,今晚他们可还有着特殊活动呢!

想起昨晚的翻云覆雨,林风的手不免在身边美女的翘臀上微微拍打了一下,惹得那名美女娇羞了一声。

“林公子要走了?我们的事可还没完呢!”看到林风的动作,李林忽然说道。

“你小子还想做什么?”林风更加不耐烦了起来,“别得寸进尺,有几个臭钱老子也能搞死你!说到底你还是个穷屌丝!”

“刚刚你说我的朋友是婊子?”李林皱起了眉头。

林风愣了愣,随后冷笑起来:“怎么,想英雄救美?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找人废了你!”

“不,我的意思是,你只要跪下道个歉,我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李林冷声说道,“否则,你所谓的背景和金钱都会消失的一干二净!”

“你怎么那么狂?”林风皱起了眉头,“行!在这里动手扰了别人做生意,等你出来的时候,老子废了你!”

第6章 皮卡丘的弟弟? 

话音刚落,只见林风拿起电话就从楚渝雅阁走了出去,虽然他林风是个颇有实力的富二代,但是他也不敢在这种地方闹事,毕竟楚渝雅阁这个地方可不是谁都能放肆的。

而李林丝毫没有把林风这个纨绔子弟放在心上,直接带着安妮走进了包间,二人该点菜点菜,该吃饭吃饭。

“李林,刚才的事情真的没问题么?林风在当地也是有着些许势力,我怕到时候……”

“你要是不说,我都要把那个孙子给忘了,没事,安心,一个小小的林风我还是能够解决的。”

只见李林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见到李林这样,安妮也不好说些什么,索性安妮就跟李林聊起了这些年家中的变化。听得李林耳目一新,毕竟自己已经离家10年,这些变化对于李林来说还是有些叹为观止。

许久,二人吃完了饭走了出来,李林突然想到了,刚才林风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于是李林拿出了手机,再次拨打了那个电话。

“喂,是师兄嘛?怎么了师兄,想我了不成?”王龙贱贱的说道。

“我想个P!你们公司天天都是干嘛的?怎么什么人都合作!一天给我蹦出来两个?”李林冲着电话怒吼道。

“啊?师兄我有点懵,能给我点破一下么?”王龙此时真的是有些欲哭无泪了,没想到李林刚到滨海,出了两个事情还都跟他有关系。

“你知不知道林风这个人?”李林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林风…林风!我想起来了,之前有一个林氏集团的总裁确实与我们公司签下了一笔合同,怎么了师兄?”此时王龙的脑门上,有着些许汗珠落下,就算李林没有点破,他也能够看出一二。

“多的我也不说了,剩下的事情还用我教你怎么做么?”李林冲着电话大声吼道。

“不用了,不用了……”王龙说话的声音都有一些微微的颤抖,以前真的是被这个家伙给打怕了。

“额,师兄,怎么了?我有点好奇……”只听见电话那边王龙弱弱的说道。

“你还敢问我?王龙啊,你可真是混好了啊,一个公司仅仅与你们有合作就能随便欺压别人了是么?”李林冷冷的说道。

“师兄息怒,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办。”

“嗯”李林回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随即李林,转头看下安妮,缓缓说道:“走吧,安妮,我送你回家。”

“可是林风刚才说在外面……”只见安妮愁眉苦脸的说道。

“没事,放心交给我就行了,他要是真敢在外面等的话,哼。”李林也没有继续说下去,林风如果真要是在外面等他,他必然会履行先前的约定,让他跪下道歉。

说罢李林便带着安妮,朝着楚渝雅阁的门口走了过去,刚刚走出门口,没想到林风还真的在那里。

“呦,林大少爷,久等了吧,来吧,给我朋友跪下道个歉你就可以滚了。”李林一脸冷意的看着林风说道。

“我看你真的是不知好歹啊,死字怎么写知道吗?今天我来教教你!”林风脸上尽是狠辣之色,看样子把李林剥皮抽筋他都不解气!

“我看你就是皮卡丘的弟弟,皮在痒!正好小爷我现在闲来无事,给你松松筋骨!”

“哈哈哈,可笑,整个滨海,还没有我林风惹不起的人,口无遮拦,可是给你的家里酿成大祸的啊…”只见林风阴仄仄的说道。

此时李林也是眉头一皱,他最讨厌的就是有人用他的家里人来威胁自己。

“我看你真的是想死了啊,等一会你势必会跪倒在我的脚下。”李林也不想跟着小子多做纠缠,想来王龙也应该处理的差不多了吧。

“还敢口出狂言,给我……”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自己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你小子废了,我爸给我打电话了,一定是家里的生意已经谈下来了,等我接完电话,看我弄不弄死你!”只见林风恶狠狠的看着李林说道。

“呵呵,你去接,我就在这里站着等你,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弄死我。”李林一副高枕无忧的样子,在一旁的安妮看到之后也是一脸的担忧,想着自己去找林风聊一聊,不看僧面看佛面,有可能会放过李林一马。

“喂,爸,怎么了?是不是家里的生意谈下来了?”林风打开了免提,看着李林高傲的说道。

“小兔崽子,你在外面给我闯什么祸了?刚才林重产业的王总亲自给我打的电话,说你在外面惹了不该惹的人,小兔崽子,你干什么了?”

只见林风的脸色大变,一脸的错愕,关上了免提,在想着自己惹了谁居然会影响这么大。

“林大少爷,你开免提给小爷我听笑话呢?但是恭喜你,成功了,你成功的把小爷逗笑了。”只见李林轻飘飘的撇了林风一眼说道。

突然林风好像是记起了什么,一脸惊讶的指着李林:“难不成,是你……”

“怎么的?给爷逗笑了就不想下跪认错了?我跟你讲没这么好得事!刚才不是叫的欢么,现在怎么老实了?”李林指着林风的鼻子骂到,林风也是意识到自己面前的男人背后是有多么大的势力。

只见林风一咬牙,砰地一声就跪了下来,回头看向自己的那帮小弟,也是一同跟着跪了下来。

“李先生,李哥,安妮,我错了,求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只见林风带领着那帮小弟,哐的一声就磕了一个头,给李林都是吓了一跳。

林风知道,自己父亲与林重产业的这个事情已经聊了很久了,自己的父亲也一直为这件事操心,如果因为里被耽搁,甚至取消了,那么父亲一定会杀了他的,没办法,只能给李林磕头认错,博取同情了。

只见李林冲着林风缓缓的走了过去,将林风扶了起来:“你看,我都说过了,你早这样不就得了?那还用得着这么麻烦。”

“是是是,李哥,那你看能不能请您高抬贵手绕过我林家一命!”林风被李林扶了起来,弯了弯自己的身子,看着李林说道。

“这个嘛,倒是好说,不过……晚了!安妮,我们走!”说罢只见李林带着安妮就离开了楚渝雅阁,留下了苦逼的林风在哪里站着。

而安妮看着李林的表情明显有些不同,她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她能够感觉到出,李林从回来以后,就已经变得不简单了……

第7章 二爷的考验

此时安妮看向李林的眼神,都有了些许的变化,安妮看着面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既熟悉,又陌生。

现在的他跟小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但是却是充满着神秘感,就从今天发生的那两件事来看,如果第一次是偶然,那么第二次就真的是李林的实力了。

这也让安妮不得不高看了李林一眼,没想到李林失踪十年,回来以后居然有如此实力与魄力。

没过多久李林就把安妮送到了家中,李林跟安妮寒暄了一下便离开了,毕竟离家十年,怎么会不想家,怎会不想念自己的母亲和父亲,想到这里,李林打车就开始往家里赶。

“爸,妈,我回来了!”

说着李林就朝着屋子里走去,刚刚走进去之后,看到一名老者坐在那里,满脸微笑的看着李林,一脸的慈祥之意。

“爸,妈,这位是?”李林此时也是有些懵,十年未归,对于自己家中的关系网,他了解的自然不多,便开口像自己的父母问道。

“还是我来说吧,另外我想跟李林单独聊聊,可以么?”只见那名老者缓缓起身,看着李林。

“当然可以。”只见李林的父亲看着徐斌说到。

“你有一个二爷,名叫李峰,你可知道?”

“不知…”李林挠了挠头,确实在他的脑海里没有这么个名字。

“不知也不奇怪,本来十年前我就应该到达这里,很可惜,当时你并不在,这么让你错过了很多很多……”

“错过了很多什么啊?这位前辈,您还没说你是谁呢?”李林能够感觉出,面前的老者绝非善茬,自己还是需要尊敬一些。

“算你还有点礼貌,我是李家的一名成员,硬要说的话全是管家吧,我叫徐斌,而你们家其实也是算得上李家的一分子,但是事态变迁,你们家成为了李大家族的一个小分支,时间久了,自然淡忘了。”

“那徐斌爷爷,今天你来的目的是什么啊?不可能就是仅仅告诉我们这些吧,否则也不用兴师动众的让你过来一趟了。”只见李林微笑着看向徐斌说道。

“你小子还有点歪才,本来这则消息十年前你就应该知道,但是之前被你的失踪所耽搁了”

“啊?是什么啊?”

李林也是心生好奇,那个时候他还小,直接就被师傅给拐跑了。

“你的二爷李峰,膝下无子无女,在十年前为你博得了李家继承人的身份,但是由于你这十年间的失踪,继承人已经不仅仅只有你一个了,现在需要你去争取。”

徐斌一脸认真的看着李林说道,李林也是能够听出来,这件事情关乎甚大,他也能够感觉出来李家的势力极其庞大,只不过自己家中完全不知。

“那我现在是不是需要做点什么来重新拿回我正统继承人的身份啊?”李林一脸笑意的看向徐斌说道,这件事情就好像天降鸿福一般,无论是谁都会非常兴奋的。

“这个嘛,你也不用着急,你还没有通过我对你的考验呢……”而徐斌也是一脸坏笑的看着李林说道。

“我去,怎么还有考验的,我不应该是正牌继承人么,直接横扫一切,继承李家啊!”

“刚才我说了,就现在为止,继承人不止你一个,而且我也需要替你二爷好好观察一下你,看一看你的心性如何,如果你没有通过我的考验,那么,对不起了,你还没资格。”

“嗯……行,那我明白了,徐斌爷爷但说无妨。”

李林也是听明白了怎么回事,首先他二爷在李家必然是位高权重,否则也不可能为他争取到这么个机会,其次这个徐斌看来就是二爷派来考验自己的。

“嗯,想来你也是聪明人,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我会把你安插在滨海大学商学院里,最重要的是不要暴露你李家继承人的身份,其他的就看你自己了,如果让我满意,那么你的考验就通过了。”

“好的徐斌爷爷,我明白了,那我什么时候去那个滨海大学商学院啊,我好准备一下。”李林也是冲着徐斌点了点头,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机遇,他一定不能错过!

“就这几天吧,你等我消息就行了,好了,我先走了。”

随即徐斌便站起来身,看向李林,缓缓的说道:“事情我都告诉你了,接下来怎么做,就要看你自己了。”

说罢徐斌便走了,留下了李林一个人在房间里,而李林一个人在房间里坐着,眉头微皱,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没多久,李林便站起了身子,朝着门外走了出去,看到自己的父母仍在客厅坐着。

“爸妈,刚才那人都跟你们说了些什么啊?”李林一屁股就坐了下来,随口问道。

“没说什么啊?就说想把你破格录取到滨海大学商学院,那个学校真的是很不错呢,你可要珍惜这个机会啊,虽然离开家了十年,但是爸爸妈妈也不差再等你几年的,你只在外面好好的,爸爸妈妈就安心了。”

听到这里,李林也是不禁有些触动,自己离家十年,这十年自己的爸妈肯定操了不少心吧,而自己还没有尽到身为子女的责任,就又要走了,他也是有些于心不忍。

而且看来徐斌并没有提到李家继承人的事情,他也不好说出口。

“爸,妈,我……”李林低着头支支吾吾的说道。

“大儿子,别搞出这一出,男子汉大丈夫,趁着自己年轻就是应该要出去闯荡闯荡,不用操心我们老两口,家里什么事都没有。”

“好吧,那我就答应他了,爸,妈,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我会努力改变咱家的现状,让你们也能过上幸福的日子的。”李林一脸庄重的说道。

“哈哈哈,儿子能有这个心,我就很开心了,行了,你去收拾收拾准备一下吧,应该这两天就要出发了吧,爸去给你弄好吃的。”

说罢李林的父母就走了出去,刚刚走出去之后就简单李林的母亲眼角有着些许泪花落下,这可真的算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了,然后刚刚回来就又要走,作为母亲想必肯定会很难受。

而李林也是在屋子里收拾着东西,将思绪放空,准备开启自己全新的旅程……

第8章 新生报道

清晨,在李林父母的注视下,李林依依不舍的走出了家门,刚刚回来就又要走了,李林的心里也是有些不适。

“早啊,徐斌爷爷,久等了吧。”只见李林微笑着看着徐斌说道。

“呵呵,你也别叫我全名了,我听着怪怪的,直接叫我徐爷爷吧。”

“嗯,徐爷爷。”李林点了点头说道。

“李林啊,你回来的也挺是时候,正好现在是滨海大学商学院的新生入学期,也能给我省去不少麻烦。”只见徐斌微笑着说道。

“对了,徐爷爷,您还没跟我提过这个考验具体是什么啊?”李林看着徐斌缓缓说道,这一点李林确实是比较关心的,毕竟如果连考验都不知道是什么,他又如何通过呢。

“这个嘛,总之你在学校的期间内,不要暴露你李家继承人的身份就好,我会从你的其他表现来进行判断,总之,随和一点,尽人事,听天命。”徐斌看着李林微笑着说道。

这属实是让李林一懵,什么尽人事,听天命,不还是你一句话的事情,看样子自己只能有一步看一步了。

“好了,到地方了,自己去报道吧,这个应该不用我教你了吧。”

“行,那徐爷爷,我走了。”说罢李林就要打开车门走出去。

“等一等,这个你拿着,有什么事情直接联系我就好。”说罢徐斌就从兜里掏出了一部手机交给了李林。

“行,那我走了,徐爷爷。”随即李林接过手机下车就走向了新生报道处……

“您好,我是大一的新生,前来报道的。”李林一脸微笑的看着面前负责报道的老师说道。

“嗯,你好同学,请问叫什么名字?还有录取通知书和身份证给我一下。”

“李林,录取通知书的话,没有啊……”

“嗯,好吧,那请你稍等一下……”说罢,那名老师就开始翻阅起电脑上的资料,突然好像看到了什么,抬起头看向李林。

“李林同学,你报考的专业是国际商务专业对吧?”只见那名老师抬头看着李林说道。

“额……对,就是这个。”李林犹豫了一下,他也不知道自己报的是什么专业,毕竟这些事情不是他来操办的。

“嗯,你好李林同学,欢迎来到滨海大学商学院,这是你的寝室钥匙和入学学生手册,那边有专门负责的学长会带你到你的寝室。”

“好的,谢谢美女老师了。”

说罢李林拿着自己的东西就朝着那名老师所指的地方走了过去。

“您好,请问是学长么,负责报道的老师,让我过来的。”

李林还是非常有礼貌的,毕竟他一向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抽他的。

“啊?啊,你好,你好,是新生吧,刚才那名老师应该给你了一个单子吧,拿来给我们看一眼。”

李林打开了刚才那名老师给的学生手册,发现里面有一个单子,直接就给那名学长递了过去。

“嗯…你的寝室是九号公寓的0712室,走吧,我先带你去取新生的被褥什么的,然后再送你去寝室。”

说罢只见那名学长接过李林的行李就带头走了起来,李林也没想到这名学长这么客气,居然还会帮他拿行李,本来他还以为这些人都是眼高于顶,搞不好还会起冲突呢。

“诶,学长,这所大学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啊?”李林随口问道。

“说白了,其实大学都是一样的,不过咱们学校的社团真的是数一数二的,因为像其他学校的社团都是自己去拉赞助,而咱们学校的社团本身学校就有政策扶持,同学,你想好进哪个社团了么?”

“这个……目前还没有什么想法,学长有没有什么推荐的啊?”

听到这句话之后,那名学长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猛的抓住了李林的手,也是让李林大吃一惊。

“同学,要不然加入天文社吧,天文社人才济济,一般人想进都进不了呢,一年顶天也就是能进个一两个,一般人根本没有资格。”

李林看着面前这个人两眼发光,想必并不是一年顶天就能进一两个,而是一年只有一两个人想进吧。

“额,我在考虑一下……”李林婉言回绝了面前的这个人,毕竟看起来貌似自己容易被坑啊。

“别啊,同学,我跟你讲,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李林此时也是满头黑线,思前想后还是进了吧,毕竟自己也想要一个安静一点的环境,看来这个天文部应该还蛮适合他。

“那好吧,我进!”

“哈哈哈,好的好的,同学,我叫王唐明,你叫什么?”此时王唐明就像一个孩子一样激动的差点没跳起来。

“额,我叫李林。”

“好好好,李老弟,你以后叫我王哥…不,你叫我王老弟都行,哈哈哈。”

听到这里李林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不会是上了贼船了吧?

其实李林之所以选择这个社团,也是有他的理由,自古以来星辰就有着很多的说法,宗本曾经说过“万里星辰关上界,四朝冠盖诩皇图。”

更有诸多例如十二星宫,星辰之气等诸多事物,虽然李林对这等事情早已掌握,但是在大学毕竟是枯燥的,这才答应了王唐明。

没多久,王唐明就将李林送到了学生公寓,二人寒暄了几句。

“对了,李兄弟,明天晚上有一个新生联谊会,你要参加么?这个不是必须去的,也可以不去。”王唐明看着李林说道。

“去啊,当然去,我还想多了解了解呢。”李林想了一下,还是要去的,毕竟自己刚刚到这所学校,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他去了解。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这是我的手机号,有什么事情联系我就好。”

说吧王唐明就走了,留下李林一个人在寝室中,李林看了一下,一个寝室里有三个床位,那么也就是说还有三个人没有到。

李林简单的把寝室收拾了一下,便瘫软在床上,也不知道现在干点什么,毕竟自己刚来什么都不了解,还有那个未知的考验在等待着他,想到这里,李林就不由得一阵心烦,躺在床上缓缓睡去……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