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修士一步步登上了修真界的霸主之位。

小修士宋煜在给义父上坟时救下大小姐夏清,缺钱花的他干脆做了夏大小姐的保镖,潜伏在大学里做校工,不时捡个法宝扔给大小姐,炼个仙丹给大小姐吃,帮大小姐挡子弹,挡男人,挡妖怪,最后却发现大小姐竟然是传说中的修仙天才,唔,收个美女徒弟也不错啊。小修士在大小姐的帮助下,一步步登上了修真界的霸主之位。

小修士在大小姐的帮助下,一步步登上了修真界的霸主之位。

第1章 诱人的师姐

金河郊区废弃公墓左侧的一座小山腰处,迎风站着个墩实的男子。在他的身前是一处刚清理干净的坟包,墓碑上端正的写着“慕容停之墓”五个大字,该有的生辰死期却完全欠缺。墓碑前放置着四个肉包子,一碗酒,还一根燃了一半的烟,烟灰已随风吹走。

“老鬼……”

宋煜歪了歪嘴,手轻轻一挥,将一条刚起春的草蛇切成两半。

慕容停是宋煜的义父,在他还未记事的两周岁时就收养了他,一直到十六岁,宋煜都吃他的穿他的,跟着他修习一些莫明其妙的法诀。

直到几天前,慕容停临死前才将这些法诀的秘密告诉了宋煜,宋煜才知道自己学的那些东西都大有来头,而慕容停更是修真门派烛门的第一千七百八十五代门主。

烛门的门徒少的可怜,慕容停除了宋煜这个徒弟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女徒弟,不过这个女徒弟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被慕容停逐出师门。

现在的烛门,只剩宋煜一人,既是门主也是门徒。

“你一定要光大门楣啊!”想起慕容停临死前的话,宋煜一阵头大。

就在这时,宋煜身后响起一声销魂酥骨的娇嗔。

“老鬼,你走的还真急啊。”

宋煜回头一看,胸中的热血不由得一阵翻滚,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将压了下去,以至于没有当场落得个鼻血喷溅的下场。

来人是个女子,体态丰盈,肌肤白嫩,举步投足间腰肢摇曳,波涛汹涌,最最让人受不了的是,穿得很少。

此时正值初春,山顶还有些许的冰雪未化,可这个女子却只穿了一件短小的背心和一条小短裤,而且是那种只适合在睡觉时穿的贴身衣物。

女子似乎也发现了宋煜的目光不停地在自己裸露出来的肌肤上游走,不由得娇媚地一笑,而这一笑又让宋煜费了好大劲才压下翻滚的热血。

“知道老鬼死了,人家心急如焚,出门的时候太过匆忙。”

“您是……”

女子嗔怪地用白嫩的手指在宋煜额头轻点了一下,道:“死小鬼,人家是你师姐啦。”

只是指尖这轻轻一碰,宋煜便能感受到女子肌肤的滑嫩与细腻,甚至有种已经将女子抱在怀中的幸福感。

宋煜心头不由得一震,急忙默念静心诀,心中暗骂:这是哪门子的师姐啊?分明是个妖精转世啊。

但是看着师姐穿得如此清凉,宋煜身为男人一时也生出呵护之心,急忙将自己的外套脱下,递了过去。

女子接过宋煜的外套,披在身上。

“死小鬼,还挺会关心人,比那老鬼师父强多了。”

说话间,女子的目光扫过宋煜健硕的身体,眼中的魅惑显得更浓了些……

宋煜又默念了几遍静心诀,吞了几口口水,心中不停叫苦:难怪师父他老人家要把师姐逐出师门,留这么个妖精加花痴在身边,难保老头子某天把持不住,做出些什么有违常伦的事情来。

“这山中的风好大啊,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好不好?”

宋煜一边默念静心诀一边机械地点了点头。

师姐落落大方地走上前来,挽住宋煜的胳膊,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去我那儿吧,我的床比较大……”

第2章 宝马VS悍马

两人顺着山路缓缓前行,宋煜鼻息间所闻皆是师姐撩人的体香,耳中所听皆是师姐挑逗的言词,师父刚刚去世,突然间就蹦出来一个妖媚风/骚的师姐来,而且若不是身处郊外,这师姐大有将宋煜就地推到之意。

“师弟现在修炼到什么境界了?”

“呃……快到结丹期了。”

“就是还未到了?烛门门徒,男子若未到结丹期,必须要保持童子之身。想必师弟还……”

师姐的话只说了一半,便娇羞地低下头去,将脸埋在宋煜的胸口,轻轻摩擦。

感受着胸口传来的滑腻,还有那更要命的撩人气息,既是是静心诀现在也很难压抑住宋煜身体中的欲/火。

就在这时,怀中的妖精又发出一阵娇嗔。

“师弟你不乖哦。”

顺着师姐的目光,宋煜也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他尴尬不知如何是好,师姐那柔弱无骨的小手搭在他身上。

一股欲/火直冲后脑,宋煜早已忘记了默念静心诀,而是飞快地思索,老鬼师父有没有传授过自己什么金枪不倒诀。

师姐缓缓地蹲下/身去,朱唇轻启,正准备再给小师弟来点儿刺激的,山下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宋煜的身子猛然一震,心神瞬间清明了许多,急忙连念了几遍静心诀,彻底压住了心中的邪魔欲/火。

“师姐还真是看得起我啊,一上来就用了媚魂大法。”

心神清净之后,宋煜仍旧是一阵后怕。

自己刚刚因为沉浸在师父去世的伤痛之中,心智不够清明,被师姐趁机用媚魂大法勾去了一半魂魄,若不是这道刹车声猛然想起,自己此刻想来已经被师姐推到,而那守了二十几年的元阳和修为也肯定是要被师姐榨干了。

“我还是小看了你,没想到你竟然能清醒过来。”

“如果我没猜错,从你出现在我身后,叫了那一声老鬼的时候,媚魂大法就已经施展了吧?”

“没错,只是我没想到,你在中了媚魂大法之后,竟然还能催动静心诀。若不然,这道刹车声也不至于将你惊醒。老鬼到底是怎么训练你的?能让你的心智如此坚定?”

“呃,只能说,这是我个人的天赋,与师父无关。”

“少来,我管你什么天赋。师姐我还是天生的狐媚之体呢,就算是你顽石转世,老娘一样能把你泡酥。”

“怎么泡?”

师姐伸出香舌在唇边舔了舔,“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师姐说完,转身离去,几个起落便消失不见。

宋煜定了定心神,回想起刚才的那道刹车声,这山下往前走的盘山路早就因为山体滑坡废弃了,往前就是断崖,谁开个大排量往这里飙?

才转过身,就瞧见一辆火红色的宝马跑车像箭一样的绕过弯道,一个漂亮的飘移,略微减速,深踩油门就直接飞窜过去。

后面一辆黑色的悍马车非常风/骚的摇摇晃晃跟了上来,两辆车的距离大约只在百八十米上下,而这时,那辆宝马应该已经……

第3章 免费直播……

吱……擦!

眼看那辆宝马硬生生的在断崖前刹住车,宋煜心里都道好玄,要再慢上一两秒的话,那车铁定得飞下去了,现在那车头还快探出去了。

悍马车也跟着刹车,在离跑车二十米左右的距离前打横停住,不住的轰着油门。

红色宝马勉强的在盘山道上倒车,双方对峙起来。

“啪!”的一声,悍马车驾驶室旁的车门打开,露出个精悍的光头,看着跑车就嘿笑:“有本事你再跑啊!在金河,就没有爷上不了的妞!”

下一秒,前面的宝马像被激怒了似的,倏地车身一抖,竟掉头自杀似的冲着悍马撞了上去……

刚刚还嚣张的光头大叫一声,几步小跑,迈上了小山。

车里又跑出两个男的,一连几个倒地打滚,刹时就滚出了十好几米远,反应确实不慢。

“砰——”

宝马Z4整个撞在悍马上,车头撞凹陷进去几寸,悍马车则被推得往后滑行了七八米,刚好在那俩男的脚边停下,吓得那俩人惊出了一身冷汗……

最先缓过神的光头,冲到跑车的车门旁,一连几脚狠狠的踹上去,恶狠狠的道:“臭女人,老子今天不把你玩死,老子就不姓常!”

车后的俩人也赶了过来,跟着光头把车门打开,就看里头坐着个穿着莲花白长裙的女孩。在撞上去的时候,车里的气囊已经打开,女孩的额头还是被冲力带得撞了下方向盘,出了些血。

宋煜在一边平静的看着,心道接下来女孩的下场肯定悲剧,但这也是学习某方面经验的好机会不是?他因为门里那些不人道的戒条,除了塞满整个硬盘的岛国片,实战经验基本是零。

于是宋煜好整以瑕的在师父兼义父的墓旁找了块青石,一屁股坐下来,手臂托着下巴,准备免/费观摩下活春宫。

而此时,那个女孩被扯出来就用力挣扎,腿不停的踢架着她的那俩人,但她的力气实在太弱,在那俩人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救命!放开我!”

“你就算是把嗓子喊哑这里也没人,”光头阴笑道,“你好好的配合老子,等老子爽完后,指不定还能放你一条活路,不然的话,嘿……整个金河都得看老子的脸色,玩你这个女人不算个事!”

光头的小眼睛里闪着小火苗,边说边解腰带,这时那架着女孩的俩人中的瘦些的突然瞥见了欠揍的宋煜,顿时吓了一个激灵。

“四爷,山上有人!”

“嗯?”光头抬头一看,可不是,那家伙还一脸津津有味的看着这里,他顿时不爽,“你们俩过去把他打发了。”

“那这小妞?”瘦的说。

“她还能跑了?”光头冷笑道。

一瘦一壮俩人就快步朝宋煜跑过来,四爷交代的事得快些办,要搅了四爷的兴致可不行。

“喂,你是这村里的?喏,这里有五百,快滚蛋,今天的事就当没看见!”瘦的在兜里摸出五张大红票扔在地上说。

他琢磨着就看宋煜那穿着也不像是有钱人,多半是村里出来拾柴的少年,模样很憨厚。

宋煜笑眯眯的捡起钱,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车旁脸色苍白的女孩。

“喂,捡了钱就滚,听到没?”壮的吼道。

这家伙个头差不多一米九,体重少说两百三四,跟头蛮牛似的,架势倒挺吓人。

“千金难买活春宫,五百块钱就想打发了小爷!”宋煜继续聚精会神的盯着眼前的大戏,根本就当面前的俩人是空气。

“呦!给脸不要脸!”瘦壮二人交换了下眼色,壮的往前一探,伸手就要将宋煜给拽起身。

“砰——啊!”谁知随着一声惨叫,前面还伸手的壮汉,突然间整个人飞了起来,同时喷出了满天的血——

第4章 妹子,结账吧

“嗬!?”瘦的顿时一惊,别看躲车时那么狼狈,那壮的可是市特警队的尖子,几届的省散打冠军,怎么一瞬间两百多斤的人就像气球一样被打的飞出七八米?

这人是谁?不是四爷仇家派来的吧!

瘦的当即就想开溜,他在常四手下混口饭吃,可没想过要把命卖给常四。

“你让小爷动手了,你还想溜得走?”

才半转身,瘦的就感到巨大的破风声穿过来,还没看清楚,就直接没了意识。

但一旁刚注意这边的光头常四可看清楚了,刚刚宋煜闪电般的一个鞭腿就直接把瘦的放倒在地上,以他练散打十来年的经验来看,那速度至少是所谓的国内一流高手的三倍!

“你是谁?!”常四脸色一沉,色内厉荏地问。

女孩一直背对着小山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也知道有人来了,忙转头喊道:“救我!求求你救我,只要你救了我,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宋煜本来对有钱人没多少好感,特别是这种明显就是飙车惹事的富二代,可女孩这一喊,他却愣住了。

在女孩散乱的长发下是一张绝顶精致的脸孔,挂着的表情却是极端的惊慌,像是一只受伤的小鹿被一群盗猎者围困着,额角上的血印更是显得楚楚可怜,年纪像是二十上下,已是一捧祸水了。

好像!女孩那坚毅绝望的眼神,仿佛牵动了什么一样,宋煜眼中闪过一抹黯然。

“你能给多少钱?”转眼间,宋煜恢复了那副欠揍的表情,慢吞吞的从山腰上走下来。

他速度不快,却让女孩看到了一丝希望,她沙哑着嗓子喊道:“你想要多少就能有多少……”

“闭嘴!”常四脸沉如水吼道,接着他目光转到宋煜身上,“兄弟,听你口音也是金河人。金河没人不卖我面子,今天遇上了,也算是有缘,你要是现在就走,那你刚才伤我那俩兄弟的事就算了。留下地址,事后我还会有薄礼送上,说不定还能让你有份好差事,看你这身手也是练过的,怎么样?你要是硬要插手管这事,事后可别怪我……”

“废话真多!”

突然间,女孩只觉得眼前一闪,常四就消失了!

等她的目光再捕捉到常四时,他的身子已撞在了悍马车身上,贴着车头晕了过去。

“碍事!”

宋煜走到悍马身前轻轻一抬腿,那辆少说也有两三吨的悍马车,竟像个纸箱子滚出十多米远,地上骇然划出一道深深的黑痕。

这一幕,惊的女孩小脸瞬间煞白,小嘴半张的看着眼前的宋煜,仿佛看怪物一般,煞是可爱……

第5章 极品小富婆

“妹子,人我救了,结账吧。”看着完全傻眼的女孩,宋煜嘴角划出个甜蜜的弧度。

夏清在脑中快速的转了几下,还没等她开口,宋煜就说:“开Z4,你家算有些钱吧,我也不多要,来个三四百万就行了。”

“你,你,你狮子大开口啊?就算你救了我,也不能讹人啊!”刚刚还被吓傻了的夏清瞬间又被拉回了现实,本来以为十几万就够了,没想到眼前这个怪物一张口就是三百万!除了学费和固定开销,每月家里给的零花钱只有十万,透支也透不出三百万啊。

“打算赖账?”宋煜不悦道,“你们这些有钱人都是这样,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要不是我,你已经被人按在车门上强叉了。你刚才还说要多少有多少,现在反悔了?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知道不知道?”

夏清眼眶里都是泪水,她倒不是没办法拿出四百万,她要告诉她爸,四千万四亿都能拿出来,可她敢吗?这事要被她爸知道了,非得被关禁闭不可。

“你看到我要被他们那样,你还不救,你还算是男人吗?”夏清小脸通红,气呼呼的说道。

“哎?我跟你非亲非故的,有谁说了一定要见义勇为了?再说了见义勇为要在力所能及的基础上。嗯,至于我算不算男人,你可以亲身体验一下。”宋煜眼睛上下一扫,笑道。

“……我没那么多钱,十万可以吗?”夏清被那色迷迷的目光逼得直往后缩,害怕赶走了狼来了恶虎,小声问道。

“十万?这差距有点儿大……”宋煜歪着头想,十万也凑和吧,反正是白来的,“十万就十万吧,怎么拿钱?”

“你先送我回家,我再取钱给你。”夏清总算松了口气。

跑车被撞坏了,这里除了清明平常连的士都开不过来,也没有公交车,想要回家,只能走出去。

麻烦,宋煜扶着脖子揉了下说:“走吧。”

一个半小时候,庭芳阁别墅区,能住在里头的都是金河的财主。

刚到家,夏清就去敲门,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个戴着眼镜,头发花白的男人,一瞧见她就惊道:“小姐,你怎么受伤了?”

“唐叔,我不小心摔了一跤,没事的。”夏清撒了个谎,拉着老人的手就说:“唐叔,你那里有十万现金吗?”

“小姐,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唐叔一惊,目光转向站在一旁的宋煜身上,眼神不免有些疑惑。

该不是小姐惹了什么事吧?要不要给老爷打个电话?

“有急用呢,唐叔,别告诉我爸行吗?”夏清娇滴滴的说。

宋煜看得皱眉,倒不好说什么,只想拿了钱赶快走人。

“好,好,我不告诉老爷,可是,我没有那么多的现金,我去拿支票吧。”唐叔心一软,拍着夏清的肩膀说了句,转身回了屋里。

“喂,你进来吧,我还有事跟你说。”夏清手一指宋煜,转身就往别墅里走。

刚走到一楼的会客厅里,宋煜就被里面的奢华装修弄的一愣,眼睛微眯了眯,这女孩到底是什么人?

第6章 按次计费

不说那吊在头顶的欧洲宫廷式的大灯,绝非是仿制品,而绝对是原厂货。那张摆在正中央的沙发,居然是整块的黑檀木,而看上头散发出的香气,少说也有三四百年了,怎么地也要上百万。

再看其它的摆设,无一不彰显着华贵气息,却有种低调的感觉,绝不像是那种暴发户弄出来的金碧辉煌。色调偏暗,可又因为天窗和落地窗的关系,采光得到了绝佳的搭配,让这房子充满了格调。

以宋煜的眼光,这里的装修在他见过的别墅中绝对能排上前三。

“喂,先坐下,我有话跟你说。”夏清盘腿坐在正中的沙发上,指着侧面的单人沙发说。

“我叫宋煜。”宋煜不满道,“别成天喂喂的,小心我把事情告诉你唐叔。”

“你威胁我?!”夏清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

一回到家里,她身上的大小姐脾气就差不多回来了,她可想不到宋煜敢这样跟他说话。

“好啦,我不生你的气,说什么你也是我救命恩人嘛,”夏清眼珠子转了几下,柔声说,“对了,那几个人死不了吧?”

“死不了,躺一段时间免不了。”宋煜拍着扶手问,“钱呢?”

“钱钱钱,一张嘴就是钱,你俗不俗?你那么能打,肯定是高手吧?怎么一点高手风范都没有?”夏清鄙夷道,“只知道钱,你钻钱眼里了?”

“没钱什么都干不了。”宋煜笑了,这种大小姐是不知道没钱有多难的。

“哼,那我要是让你做我的保镖呢?每个月给你,”夏清先在心里想了个数,推翻后伸出个巴掌,“五万。”

宋煜一脸淡然,刚想拒绝,突然一股极淡的气息从窗外传来,他眼神一厉,心想怪了,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五万不少了呢,我爸的保镖才两万一个月。”夏清鼓起了腮梆子,这等于是把她每个月的零花钱拿出来一半了,以后都要省吃俭用才行,可今天的事让她着实吓着了。

本想拒绝的宋煜这时却点了下头:“做你的保镖没问题,但我有几点要求。”

“你说。”夏清兴奋起来,有他在身边,看谁还敢招惹自己。

“第一,五万只是底薪,我每次出手,每出一拳都要另外算钱,这样吧,一拳两千,一脚一千,帮你挡住那些你不想搭理的追求你的烂货每次五千,救你的话每次两万……”

宋煜掰着指头在那细细算着,夏清却是完全呆住了——

第7章 夏家秦岭

她打小跟在她爸身旁,知道最好的保镖大概要多少钱,按宋煜的算法,那每个月都要准备几十万都不够啊。

“第二,我要住在这间别墅的顶楼,整个四层都要留给我住,平时不经我的允许上来任何一个人……”

“你,你……”夏清气得说不出话来。

“第三,可能我会提一些奇怪的要求,你放心,我不会占你便宜,就你我还看不上眼,这些要求你要尽可能的满足我。还有我想要走,随时都必须走。唔,我们是不是要签一个合同?”

夏清还来不及开口,走进来听了会儿的唐叔怕她答应,急道:“小姐,你不能答应他,你要想保镖,我可以去给老爷打电话,让他派最好的保镖过来!”

“最好的保镖?”宋煜轻笑了声,满脸讥讽,“你有12个小时可以考虑,唔,先给那十万吧……”

华夏国,首都,京泰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此时,这个让京城权贵畏之如虎的夏成彰脸上却是一股啼笑皆非的表情:“清儿答应那个人了?”

“是的,董事长,”站在对面的夏成彰的助手,号称京泰集团第二号人物的秦岭说,“是不是调一笔机动经费给唐叔?”

“先不急,”夏成彰摇了摇手里握着的笔,微笑道,“怕是清儿被人骗了,什么时候有保镖除了底薪还要按次计费的?你先摸摸那个人的底细,听老唐说是叫宋煜吧?最好你去金河一趟。”

“是,那我今天就走。”

“去吧。”

……

另一边,宋煜正哼着歌再次来到庭芳阁别墅,手里还拖着个破烂的行李箱,里头装着他的全副家当。

等唐叔打开门他就感到里头的气氛不大对劲,夏清脸发白的坐在沙发上,而一旁的沙发上坐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在他的背后还站着四个肌肉结实的彪形大汉,个头都在一米八五以上。

其中一个年龄约莫三十上下,满脸的精悍之色,脸颊上还挂着个伤疤,一瞧就是不好惹的角色,放在电影里铁定属于黑道老大的气质。

“小宋吧?”秦岭目光转向宋煜,眉头微皱就舒展开,眼中闪过一道杀气,脸上却满是客气的笑容,“我是夏总的助手,你可以叫我秦先生。”

无形中,一股庞大的压迫感直奔瞬间向宋煜冲了过来——

第8章 秒杀

宋煜,两岁收慕容停收养,在金河郊区明湖村长大,小学就读于明湖小学,初高中在市第五中学,毕业于新湖大学化学系,毕业后先就在远阳集团化学研究院做研究员,半年后辞职,此后一年半的资料缺失。

秦岭怀疑和不解的地方都在这一年半里,远阳研究院的待遇极好,虽说比不了宋煜给夏清的开价,但一个脑力正常的本科生绝不会突然辞职,而这一年半他又在做什么?

而夏清自从来到金河之后,已经屡次遇险,普通的保镖确实很难保护她的安全,更何况前些日子她又得罪了金河黑/道上最凶残的常四。

如果这个宋煜真的是夏总所说的那种异人,确实有资格也有能力成为夏清的贴身保镖。

“夏总担心夏小姐误交匪人,所以让我过来看一看。”秦岭倒是实话实说。

夏清表情别扭的说:“秦叔叔……”

秦岭微微一笑说:“秦叔叔也是为你的安全担心,”他转头朝向宋煜,“你可以说说你的本事在哪里学的吗?”

“家传的。”宋煜大咧咧的坐在夏清身旁,根本没把自己当外人,“你可以把我当成是隐居山林的世外高人。”

秦岭一怔,眼中的杀气更重,等看到夏清往另一侧移了下屁股,他才缓声道:“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世外高人,宋先生不愿意说那也算了,但你的本事,我却想看一看,拿了夏家的钱,总要保证你对得起这份钱。田蟒!”

秦岭身后靠最外侧,手臂上纹了一条青蟒的壮汉站了出来:“请宋先生赐教。”

随后,田蟒双手一张,脚一前一后拉开架势。

宋煜缓慢的扫了他一眼,嗤笑道:“你不值得我动手。”

这话让田蟒额头上的青筯爆跳,若不是秦岭没发话,他都要爆走了。

夏成彰有四班保镖,每班有四个人,共十六人,秦岭带来的就是一整班。这四人都是真正见过血经过专业的保卫训练的,尤其是田蟒和脸上带伤疤汉子。

田蟒原是精锐部队的特种兵,后来到非洲做了一段时间的雇佣军,年纪大了才被秦岭花大价钱挖来,寻常对付十个八个的壮汉不成问题,有武器在手,更是如鱼得手。

被宋煜一讥,夏清一笑,秦岭的脸色也不好看:“宋先生莫非是害怕打不过?”

激将?宋煜不吃这一套,他耸肩道:“我怕下手没分寸,死人什么的就不好看了。”

秦岭一愣后大笑道:“宋先生莫小瞧了田蟒,更不要小瞧了夏家,死个把人我还是能担下来的,你若是怕的话,那就请辞了这份保镖工作吧。”

“真麻烦,”宋煜站起身,冲夏清说,“记住啊,一拳两千。”

“少瞧不起人!”田蟒突然往前一冲,一记直拳冲着宋煜的脸就轰下来。

拳势如风,就是那脸上带伤的汉子都不禁暗暗竖起大拇指,按他看来,宋煜只能闪躲,要硬接的话,只怕要伤不可。

可谁都没想到的是,众人眼前一花,砰的一声,田蟒竟整个翻倒在地。

他那整个脖子像是根被拧了好几下的麻花,脸孔往后陷了下去,牙齿全都碎了,嘴里全都是血,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而此时,秦岭霍的站起身,瞳孔猛缩,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宋煜——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