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胞双胎,她留下其中一个…

一胞双胎,她冒险留下其中一个……,多年后,总裁上司勾唇笑问,“女人,你看我们多有缘!儿子都长得一模一样呢!”

一胞双胎,她留下其中一个…

第1章 生子

“盛小姐,请。”

送她来的司机打开了套房的门,微微弯腰行礼。

盛亦欢站在门口,望着里面的一片漆黑,天知道她多想立刻转身逃离!可是那手里紧攥着的支票,令她只能挺直脊背,逼迫自己走进去。

门被关上了,遮去了最后一丝光亮!盛亦欢如惊弓之鸟般急迫的想要找到灯的开关,可是她发现这房间里居然没有灯!

蓦地——

她感觉到有人从背后靠近自己!

盛亦欢刚想惊叫,一双大手突然出现,紧紧捂住了她的嘴!

“闭嘴,我不喜欢聒噪的女人。”

那个声音低沉,阴冷,似乎还带着不悦。

下一秒,她感觉到自己被腾空抱起,粗暴的被丢到了偌大的软床上!

“等下!”盛亦欢用手死死抵住他的胸膛,声线都带着颤抖的开口,“我想知道,为什么是我?”

“你不需要知道理由。”

她还想继续问,可是余下的声音已经尽数被他的薄唇吞了进去……

时至今日,盛亦欢每每想起,都还清楚的记得那个男人冷冽的声音,微凉的手掌,还有那毫无温柔可言的掠夺,似是不知道疲乏般,一直到她失去意识……

……

十个月后,伦敦郊区的一个别墅外,十几辆黑色宾利等在门口。

等着迎接他们厉家的小少爷。

而里面,盛亦欢正在和死神做着斗争!

“用力,不要泄气!已经看到小少爷的头了!”

“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盛亦欢额前的头发已经完全湿透,剧痛令她的脸惨白到如同死人般毫无血色!幸好她手里攥着的床围是铁的,不然恐怕都会被她生生捏碎!“我生不出来了,我真的没有力气了!”

“盛小姐,夫人交代过一定要顺产的,这样对小少爷发育比较好!你就再咬咬牙,听我的话,1、2、3,用力!”

“啊!太疼了!我真的太疼了!”她眼角上的水珠已经分不清是眼泪还是汗滴了,这个时候她恨不得自己立刻就难产死去,就不要再继续生孩子了!

医生也是左右为难,这边眼看着产妇没有力气了,那边却又忌惮厉家,不敢自作主张。

“生孩子都得疼,如果你再不配合用力,这孩子恐怕就要死在你肚子里了!”

似乎是医生的话起了作用,盛亦欢忽然卯足了劲儿,竟一鼓作气的诞下了一个男婴!

“哇,哇!哇……”

“生了生了!小少爷的背上还有块心形红色胎记呢!”

听到声音,已经半昏迷状态的盛亦欢虚弱的抬了抬手,“给我……给我看看……”

抱着孩子的医生迟疑了下,“你还是别看了!我也是做母亲的,我知道你看了只会让自己更痛苦!”

说完,她就将孩子递给了门外的两个黑衣人。

“不!不要!我……我想看看他……就一眼!”

可是黑衣人已经带着孩子离开了,她甚至听到了引擎发动的声音。

医生看到她的样子,叹了口气,正准备帮她消毒的时候,盛亦欢突然捂住肚子又嚷了起来!

“痛!又开始阵痛了!”

“还阵痛?”医生愣了愣,立刻给她做检查,“天……你肚子里竟然还有一个!”

第2章 威胁

盛亦欢一把攥住了医生的手,猩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求你……帮我保密!”

“这……”

“他们不知道的……求你!不然我真的会死的……”

……

五年后,昱城市。

一大早的盛亦欢就起床了。

到早餐铺买了儿子念念最爱的豆浆油条,推开副卧室的门,拍了拍儿子的小屁屁,“太阳晒屁股咯!今天是上学的第一天,不能迟到!”

“妈咪……”念念睡眼惺忪的爬了起来,撒娇的环住盛亦欢的脖子,“吧嗒”一声在她脸颊上亲了口,“我可以再睡十分钟吗?”

“不行!”盛亦欢无语又好笑的拍了拍儿子的脸蛋儿,“你忘了昨天妈咪怎么和你说的?”

“唔……我得去幼儿园学知识,妈咪得去赚钱,供我去幼儿园!可是你答应过我很多次了,要带我去游乐园的。”念念皱着一张小脸,“你们大人怎么说话不算数!”

“你听话,妈咪下周带你去。”

“哼,你上次也是这么和我说的!”

“……”

“妈咪总是骗我!你以前还说爹地已经死了,我明明从电视上看到了!”

盛亦欢心里涌上来几分难受,“念念,电视上的不可能是你爹地,等你长大了,妈咪一定会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

“那为什么不能现在告诉我?我也想要爹地妈咪一起陪我去游乐园!”

“对不起,念念……”

“哼!我都猜到了,妈咪就是怕爹地会带我去游乐园,所以才把爹地藏起来的!”

“……”

念念虽然脸上不高兴,但还是乖乖的爬起来穿衣洗漱。

只是……他在收拾书包的时候,有特别把他存下来的小猪钱罐放了进去,还把枕头下的几颗糖果放了进去……

……

与此同时,人民街上的一辆黑色宾利车驶过,引得不少路上的司机投去羡慕的目光。

车里,雷止毕恭毕敬的将手里的资料递了过去,开口,“少爷,这是S&P项目的标书,这几个公司实力较强,在我们的考虑范围内。”

坐在后座上的男人没有伸手去接,薄唇微微抿着,只是用黑眸扫了一眼,便扬手。

“你负责就行了。”

“是,少爷。”

“回厉家。”

男人说完话,就把视线投向了车窗外。

此刻从车的后视镜正好能看到他那完美的侧颜,轮廓深邃,五官端正精致,尤其是那一双殷红的薄唇,像是涂了口红般,令人遐想纷纷。

他就是昱城市人尽皆知的商业奇才厉驭风,也是厉家唯一的继承人,连续六年登上SHOW杂志年度评选出来的钻石单身汉。

只是传说他不喜欢女人,有严重洁癖!而且他还有个生母不详的儿子,是厉家三年前公开宣布的,坊间也一直对此有诸多议论和说法。

“安安还是不肯吃饭?”

厉驭风突然开口,还让雷止怔了怔才回答道,“是啊!小少爷说,如果不让他见他母亲,他就一直绝食。”

“小小年纪就会威胁人了。”他冷哼一声,俊脸上满是冷峻不悦,“那就让他饿着吧。”

“可是少爷……”

“闭嘴,我讨厌聒噪。”

“是。”雷止的话音刚落,厉驭风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低头看了一眼,是母亲苏玉华打来的!刚接起,就听到了她的哭腔。

“世墨,不好了!我把安安弄丢了!”

“什么?!”

第3章 偷跑

厉氏大厦楼下。

盛亦欢把念念送到幼儿园以后,打车到了这里。

付了车费以后,她下车抬头看了一眼这高耸入云的大厦,心里说没有忐忑不安是假的。

她一定得面试成功!要知道,这可是厉氏公司的直属企业!但凡能和厉氏公司拉上关系的,那都是行业里的佼佼者才有资格得到厉氏垂青。

盛亦欢深呼一口气走了进去,还没等走到前台,就看到一个男人匆匆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嘴里念叨着。

“厉总的儿子丢了?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调动所有人出去找!”

她听到以后,下意识的挑了下眉,心里不知怎么的,没由来的揪痛了一下!

“你好,请问您找谁?”

要不是接待人员过来碰了她一下,她还不知道要愣多久呢!

“你好!我是来面试总经理秘书的。”

“好的,请随我来!”

盛亦欢迈步跟上她,目光还不自觉的看了眼刚才那个男人离开的方向。

……

盛亦欢的面试很成功,十个应聘者中,唯独只有她被留了下来!

张总上下打量了她一遍后, 满意的点点头,“你明天就可以来上班吧?”

“可以的!”

“很好,记得明天挑件漂亮的裙子过来,然后去总公司给我送一份材料。”张总弯唇一笑,眼底闪过一丝狡黠,“你明天可是代表了整个公司,第一天上班就有这种机会,可以见到整个厉氏的执行总裁,可要好好珍惜啊!”

盛亦欢倒也没多想,赶紧笑笑,“谢谢张总的赏识,我一定会做好。”

刚面试室走出来,她激动的立刻就想把消息分享给别人!可是拿出手机来看了看,她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任何人可以分享的!

她的兴奋一瞬间被浇灭,正打算收起手机的时候,忽然屏幕上显示了幼儿园老师的电话号码。

盛亦欢第一反应就是儿子肯定又闯祸了!

“喂,王老师!”

“是盛念辰的家长吗?他偷偷从学校跑了!”

“跑……跑了?”

“是啊!我们发现念念不见了以后,查了监控录像,发现他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偷偷溜了出去!”

再往后,老师说什么盛亦欢都听不清了!她脑海里只剩下四个字:念念丢了。

手机从她手里滑落,啪的掉到了地上……

蓦地,盛亦欢想到了儿子早上说的话!

游乐园!念念肯定去了游乐园!

“念念,妈咪对不起你……是妈咪错了!你一定不要出什么事!”

如果没有了儿子,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

迪迦妮游乐园里,即使是在工作日,也依旧是人山人海。

这是厉氏企业投资建成的,各项游乐设施都具备,在全世界都排得上名次。

盛亦欢打车直接到了这里,匆匆下车甚至连车费都忘记了付!

“念念!盛念辰!”

“盛念辰,你在哪里!”

此刻她恨不得自己有一百只眼睛,四处搜索儿子的踪影!

忽然——

她看到了一个眼熟的小背影,在行人中独自走着!

盛亦欢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直接抱住了他,“念念!你吓死妈咪了知不知道!妈咪不能没有你!妈咪这辈子都不再离开你了!”

妈咪?

安安怔愣的看了看眼前这个陌生的阿姨,她哭的很伤心!而且她和自己竟有几分神似……

第4章 原谅

可是她的怀抱却很温暖,那么用力,那么紧!

这……就是被妈妈抱住的感觉吗?

盛亦欢抱了一会,感觉怀里的念念身体很僵硬。

她这才松开手,看着眼前的孩子……

没认错啊!这确实就是念念的脸啊!

只是……

“念念,你这身衣服是从哪来的?”她记得早上自己给他穿的是白色短袖加短裤才对!怎么现在变成了黑色的短袖?

“我……”安安张了张嘴,迟疑了几秒后,开口,“我喜欢这身衣服,和其他小朋友换了。”

“原来你喜欢黑色衣服!都是妈咪不好,只想着工作赚钱,没有多去了解你!妈咪错了,你原谅妈咪好不好?”盛亦欢蹲下来,诚恳的看着儿子,“妈咪发誓,以后肯定每周都带你去游乐园,也多空出时间陪你玩!”

安安有些木讷的点了点头,母爱对于他来说,是陌生的,也是新奇的。

他,想拥有!

至于厉家那个冷冰冰的爹地,他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再看到!

“跟妈咪走,妈咪带你去吃肯德基!好不好?”盛亦欢紧紧攥住了儿子的手,想要把一切都补偿给他。

“肯德基,是垃圾食品。”安安皱起了小小的眉头,那模样和厉世墨有几分神似。

“没关系的!你不是一直嚷着要吃吗?妈咪带你吃个够!也算是庆祝今天妈咪应聘成功!”

“……好。”安安不敢多说话,比起吃垃圾食品,他更怕自己还没体验够有妈咪的日子,就被认出来了。

……

而此刻厉家,苏玉华干脆就犯了心脏病,直接被送到了医院!

厉世墨皱着浓眉,坐在病房的椅子上紧抿薄唇,一言不发。

“世墨,你也要反思反思自己!是不是对安安太严厉了些!不然他怎么会离家出走!”厉世墨的父亲厉重国忍不住训斥道,“虽然当年主张生下安安的人是我和你妈,但他毕竟是你的亲生儿子!”

“教育他的事,不一向都是你和我妈做主?”

“我和你妈都老了,还能管多少年!以后安安的依靠是你!”

厉世墨还要说点什么,忽然雷止敲了敲病房的门,走了进来。

“老爷,少爷!刚才游乐园那边传来消息,说发现了小少爷!”

听到他的话,厉世墨从椅子上起身,颀长的身影遮去了病房里的一部分光,病床上被投下了一片阴影。

“我去把他带回来。”

“也好也好!你们父子也该多培养培养感情才是!我在医院照顾你妈就行了,你快去吧!”

“嗯。”

厉世墨迈开长腿离开了病房,下楼,坐进车里,他的俊脸一直冷着。

雷止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自家少爷,也不敢多说话,感觉驱车前往游乐园。

十分钟的车程,刚一到,厉世墨打开车门还没等开口,迎面就扑进自己怀里一团小小的身影!

“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叫什么什么墨,是不是?”

念念像是找到了宝贝一样的兴奋,想不到自己还真能见到这个帅叔叔!

厉世墨的黑眸盯着眼前的小人儿,浓眉微微蹙起。

“是厉、世、墨,不是什么什么墨!还有,你来这里是为了找我?”

“对啊!”念念把小手强行塞进了他宽大的掌心里,眯起眼睛一笑,“我想要个好爹地,能陪我玩,能带我吃肉的那种,你来当好不好?”

当个好爹地……

厉世墨听到这句话,说心里没触动是假的。

确实,他得承认自己这么多年来,没有对这个儿子付出什么关爱,甚至……厉世墨看了眼心中里那稚嫩的小手,这竟是他们父子俩第一次亲密接触!

“好,我答应你往后尽力做个好爹地。”他俯下身躯,把儿子从地上抱了起来。

自己,是时候该做个好父亲了!

第5章 救我

念念一喜,“真的!你这么快就答应了!那我妈咪——”

厉世墨一被提到当年的女人,就突然厉色,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你没有妈咪,你只有我!跟我回厉家。”

念念稀里糊涂的被带上了车,跟着厉世墨回了厉家。

“安安小少爷,您可算回来了!”

一下车,管家福伯看到他,激动的差点老泪纵横!

从安安到厉家的那天起,就是福伯看着长大了,他简直就把安安当做自己的孩子一般。

“安安?我不叫安安,我叫念念!”

“傻孩子,你就是安安,是咱们厉家的心头肉!别赌气了,也别再离家出走了!不要和你爸爸生气,他是爱你的!”

离家出走?

念念越听越糊涂,直到他的目光投向了大厅墙壁上挂着的照片!

那不是自己吗?可是不对啊……自己没有那件衣服,也没有拍过这张照片啊!难道……他们也都认错了,所以才把自己带过来的?

念念眼珠一转,指了指那张照片,“那个……是我吗?”

“当然是你了!”福伯拉住他的小手,“不然还能有谁?来,我带你去吃冰淇淋松饼,还有老爷夫人给你买的整套变形金刚!”

念念一听,眼睛都发亮了!“冰淇淋松饼?整套变形金刚?我要我要!”

“好好好,小少爷,你可终于有笑容了!”平时,他寡言少语的性格像少爷一模一样!今天突然这么的活泼,倒让福伯很意外。

临走的时候,他对着照片上的安安吐了吐舌头,小声嘀咕,“我很想玩变形金刚,也想吃冰淇淋松饼,所以先借你安安的名字用一下下!你应该没那么小气吧!”

……

第二天一早,厉世墨照例晨练后,准备去公司。

往常他都是直接就离开了厉家,但是今天……他特意去了儿子的房间。

轻声推开门,那个小人儿还在睡觉!整个人都骑在了枕头上,睡相十分难看,却又软萌到击中他的心!

他微微扯动薄唇,关上了房间里,转身,“雷止,下午会议推掉,我要带他去游乐园。”

雷止愣了愣,赶紧点头,“是,少爷!”

厉世墨和雷止一起上了车,往公司开去,车上厉世墨习惯性的打开电脑查阅文件。

蓦地——

一个急刹车,令他的电脑整个摔到了地上!

厉世墨不悦的皱起眉头,薄唇刚要动,突然车窗外传来急促的拍打声!

他循声望去,一个满脸是血的女人赫然出现在视线中!

“救我,求你!”她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虚弱,身体也摇摇欲坠般晃动着。

雷止一看,赶紧开口,“对不起少爷,我现在就去赶她走!”

“慢着。”厉世墨的黑眸紧盯着窗外那张小脸,他讶异自己竟然……没有产生那种对女人的反感!

这么多年他一直孑然一身,不是因为他有多洁身自好,而是他有一种病!看到女人靠近自己,胸口就会升腾起无法扼制的厌恶感,令他一瞬间心烦暴躁,甚至没有理智般的发疯。

但此刻窗外的女人,自己看到她居然没有那种反应!就像……就像当年那个女人一样,不但没有厌恶感,反而被她吸引,欲罢不能似的要了她一整夜。

“把她带上车。”

第6章 情敌

听到厉世墨的话,雷止差点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少爷,您、您要把她带进来?”

厉世墨挑眉,“有意见?”

“雷止不敢!我现在就去!”

郊区,穿过一条长长的林间小路,就会见到一幢欧式别墅赫然出现在眼前。

雷止把车停在了庭院中,然后赶紧下车打开后面的车门,“少爷,需要给这位小姐叫医生过来吗?”

“嗯。”厉世墨微微颌首,黑眸瞥了一眼那还依旧昏迷中的女人。

她额头上的血迹已经呈现深红色了,混杂着她的发丝凝固在一起,看起来狼狈不堪!身上也有青青紫紫的痕迹,应该是被人打了!而且还不止一人。

这些倒都不是他感兴趣的部分,他只是想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眼前这个女人没有厌恶感!

厉世墨皱紧浓眉,视线移到了她的胸前……

难道,其实她是个变了性的男人?

“少爷!”雷止的唤声让他回过神来,“医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把她扶进去。”

“是,少爷。”

厉世墨先一步下车走进别墅中,迎面一个黑衣男人毕恭毕敬的向他鞠了个躬,“您来了。”

“有什么消息吗?”厉世墨迈开长腿走进书房,到酒架上给自己到了一杯,薄唇轻抿了口。

“回少爷,据您的描述,我共找到了四个相对符合的女人!她们都有生育经历,且在外国生活了一段时间,而且身高都在165左右。”

他说完把手里的照片递过去,厉世墨蹙眉扫了一眼。

自己看哪个女人都会心生厌恶!所以这些肯定都不是。

“再找。”

“是,少爷!”

男人转身离开,厉世墨修长的手指重重的将酒杯放下。

以前自己从未想过要找当年的女人,因为那是他这辈子污点一样的存在!可是最近儿子总是想要见他的妈咪,说了好多次,虽然每次自己都冷下脸驳回他的要求,可是他能看到儿子眼底的渴望!

想想,孩子又没什么错,只是想见见亲生母亲而已!所以他决定找到那个女人,圆儿子这个梦。

不一会,雷止走了过来,“少爷,那位小姐一直在念着子宸这个名字,您要不要过去看一下?”

“子宸?”厉世墨挑了下浓眉。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陆子宸——厉氏公司的死对头,L&S公司的总裁。

“是的,我反复听了几次,确定是子宸!还有,这个是从她身上掉落的身份证。”雷止把身份递了过去。

“盛亦欢……”他的薄唇微动,不自觉的念出上面的名字来。

真是个温婉女人的名字!呵,自己捡回来的这个女人,该不会是陆子宸的某个情人吧?那就有意思了。

……

厉世墨起身走到了别墅的客房,果然床上女人的嘴里正在叨念着。

医生已经帮她清理好了伤口,也包扎过了,现在再看她的脸……可以说算是清秀可人的,不是第一眼就惊艳的那种,但是五官瞧上去却令人很舒服,还有一种莫名的眼熟感!

自己见过她?

第7章 打人

“子宸……子宸,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盛亦欢的眉头忽然皱紧,一只手紧紧攥住了厉世墨的衣袖,然后猛地睁开眼睛!

那双眸子……居然这么像当年那晚的那一双!

“你是谁?”

盛亦欢这么多年的自己保护意识驱使她还没有得到答案,就先迎面一拳打了过去!

厉世墨挨了这一拳,僵硬的愣在原地。

他没有想到自己堂堂厉氏公司总裁,厉家唯一的少爷,这辈子第一次挨打居然是被个素未谋面的女人!

“少爷您没事吧!”雷止赶紧走上去,一把推开盛亦欢,检查自家少爷的伤势,“你这女人不识好歹,我家少爷救了你,你还动手打人!”

盛亦欢意识到自己打错人了,赶紧开口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打伤了你我会负责的!”

“你负责得了吗?我家少爷可是厉氏的总裁!因此耽误了事情,你赔得起吗?”

厉氏总裁?!

盛亦欢瞪圆了眼睛,一脸的错愕。

那岂不是……新公司的大BOSS,自己是衣食父母!

“雷止。”厉世墨低沉出声,“你先出去。”

“……是,少爷。”

雷止虽然不情愿,但是也不敢违抗少爷的命令!他也是奇怪了,这少爷怎么今天这么的反常!

肯出手救这个女人已经是惊讶至极了,现在居然还容忍她动手打自己!

他离开以后,这房间里就剩下了盛亦欢和厉世墨两个人。

感觉到了气氛尴尬起来,盛亦欢赶紧道歉,“对不起厉总!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我被一群追债的人毒打了,然后睁开眼睛看到你,还以为是……”

“追债?”厉世墨饶有兴致的挑了下眉。

“嗯,是我父亲欠下的赌债,他们找不到我父亲,就只能找我。”盛亦欢咬了咬下唇,感觉有点难堪,“我是第一天来厉氏上班,本来是要总公司给你送资料的……”

“你认识陆子宸。”厉世墨打断了她的话,而且这一句,是肯定句。

他倒也不是百分百肯定,只是想看眼前这个女人的反应。

果然不出他所料,这女人眼底闪过的一丝慌乱,证明她嘴里叨念的那个人,就是L&S公司的总裁陆子宸。

“我,我不知道他是谁!”

厉世墨盯着她的眸子,不放过她眼中的任何波动,“你是陆子宸的女人。”

“不是!我真的不是!”盛亦欢赶紧摆手,她现在哪有资格再和陆子宸攀上什么关系!陆子宸已经是高高在上的总裁了,上流社会中的钻石王老五,而自己就是个卑微的单亲妈妈,还需要为了生计打拼!

“那你见过我吗?”厉世墨的心里竟然隐隐的出现的些许期待。

她、该不会就是当年的那个女人吧!

虽然那晚自己没有看到她的脸,可是他却记得那一双如水的瞳眸,清澈的令人过目不忘!

“没有。”盛亦欢肯定的摇头,“厉总,我真的只是个刚入职厉氏的秘书而已!我是来送资料的,不信我找给你看!”

第8章 解围

她翻身下床想要去拿资料,可是忽然脑海里闪过了当时的画面!

被那群人给堵住的时候,自己好像拿着包包抡过去想打他们来着,然后包包就离开了自己的手……

“糟了!资料!”盛亦欢说完就要冲出去。

厉世墨沉眉出声提示道,“你现在回去,那些人可能还在。”

“那我也得把资料找到啊!这是我入职的第一个工作,不能就这么搞砸了!我儿子还在家等着我赚钱去游乐园呢!”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儿子?

厉世墨薄唇微启,“你、还有孩子?”

“对!我有个儿子叫念念,已经五岁了!”

“……”

那她不是当年的女人,因为安安也五岁,还是夏天的生日,她不可能同年生下两个孩子。

厉世墨再回过神来,眼前的那个小女人已经没了踪影。

他的浓眉微微蹙了下,觉得自己插手的已经够多了,不应该再继续被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牵动自己的思想!可是一想到她回去肯定还会有危险,居然会有一种牵肠挂肚的感觉!

脚尖迟疑了几秒,厉世墨还是沉声开口,“雷止,追上那个女人。”

……

盛亦欢一路赶了过去,可是资料已经不见了。

她四处翻找,甚至连一旁的垃圾桶也翻到了!

怎么办……才入职第一天工作就要丢了吗?她还答应了念念,要带他去游乐场,给他买新衣服买肉吃呢!她不能没有工作!

盛亦欢再次把手伸向了一旁的一个垃圾桶时,忽然耳边传来了几个男人的声音。

“瞧,这女人回来了!”

“还真是够胆子大的!”

其中一个上前直接推了盛亦欢一把,“你这是回来还钱的?”

盛亦欢没有想到他们还没走,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

“我一定会还给你们的,你们容我一段时间行吗?”

“不行!容你一段时间,我们吃什么穿什么?”

为首的男人把嘴里的牙签直接吐掉,瞥了一眼盛亦欢,忽然扬了扬唇角,“你还有一个办法,要不然……你就跟了我!做我的女人,我可以让你晚一些还钱!”

盛亦欢赶紧摇头,双手捂住胸前,“我,我已经是个生过孩子的女人了,配不上你的!你就再宽限我一段时间!”

男人迈步走上前,一把死死的拽住了盛亦欢的头发!

她顿时痛得皱眉!

“我凭什么宽限你?臭娘们,当老子的钱没利息啊?我给你机会让你肉偿,那是给你面子,别特么敬酒不吃吃罚酒!”

男人抬手就要继续打盛亦欢,她都已经闭上了眼睛等待那个狠戾的耳光降临……

可是,却没有落下来!

突然!

男人惨叫了一声,松开了盛亦欢的头发。

“啊——谁,谁特么的动老子!”

雷止冷哼一声,单手就把他制服,跪倒在了厉世墨的面前!

“给我老实点!”

男人抬头看到厉世墨,一瞬间吓得脸色发白,口齿都不清晰了。

“厉、厉厉厉少爷!您……怎么会在这里?”

“她欠你钱?”厉世墨轻挑浓眉,薄唇微微开合。

“是!她爸欠了我不少钱!小的也是没有办法才只能这样的!我真不知道她是您的人啊!要不然,我这多大的胆子也不敢动您的人啊……”

“欠多少。”

厉世墨的话一出口,盛亦欢也愣了!

莫非他想……替自己还钱?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7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