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些小武术的平凡小人物,意外获得了透视的能力。

会些小武术的平凡小人物,却因一次意外获得了透视的能力。什么?你是大小姐?抱歉,只是一只剥光了的小绵羊而已。,脚踩各种二代,专治各路不服,一代天骄,横空都市!

会些小武术的平凡小人物,却因一次意外获得了透视的能力。

第1章 火车假老婆

“呜,呜!”

开往B市的火车飞奔在铁轨上

第九节车厢内,林天看着空无一人的卧铺,一阵失神,好一会才骂道:“我擦,就我一个人。”

辍学三年了的他,找不到一份好工作,投的简历就如同石沉大海般,没有任何波澜。

无奈之下,也只能去当个业务员,每天跑跑业务,本来日子就过得紧巴巴的,偏偏这个时候大学室友来电说要聚聚,在B市举办。

其他室友都混得风生水起,就他当了个小小的业务员,本来不想去的。

但偏偏死老头子说什么,b市有个国术交流大会,非得自己以九霄传人的身份去参加。

不搞定第一就别回去见他,这尼玛就很蛋疼了。

正当他准备躺下去睡上一觉的时候,忽然迎面走来一个身穿黑色丝袜,皮夹克的美女。

饱满的双峰,精致的面容看得林天是一阵口干舌燥。

美女走到他身边,迎面飘来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儿,他忍不住用力的吸了一口。

“妖精啊。”林天小声嘟囔了一句。

说起来也奇怪,这美女来到了这节车厢之后,竟然没有离开的打算,坐在了桌子旁。

忽然,美女站起身来,朝着他走了过来。

开口的第一句话,差点没让林天吐血。

“老公,人家要抱抱,要亲亲!”

我去?!这……咋回事?

一时间,林天还没反应过来,整个车厢内好像除了他们两个就没其他人了吧?

“你……是在叫我吗?”

林天的话才刚刚说完,美女居然扑了上来,一把将他摁在了身下,那温润的红唇吻上了他的嘴。

林天终于回过神来,反手抱住了美女,一双手不老实的在她那翘臀上用力的揉捏着,胸口上那两团柔软,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尼玛?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送到嘴边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林天和美女忘情的拥吻着,一个翻身将美女摁在身下……

就在这时,三四个黑衣人突然从另个车厢跑了进来,为首的男人眉头紧锁,“没想到,还是让她给跑了。”

“火蓝先生息怒,马允儿跑不远,何况我们已经拿到了玉龙佩。”另外一个黑衣男人冷笑的说道。

“正因如此,我们才要杀她灭口,否则一定离不开华夏。”火蓝先生怒道。

目光凌厉的看向在床上忘情拥吻的林天和身下的美女。

“这……需不需要上前检查一番。”一个黑衣人开口询问道。

看了几秒钟,火蓝先生摇了摇头,“不用。”

以马允儿的身份,绝不可能会与这么一个穷小子做这种事。

黑衣人离开,而林天胆子也越来越大,从上面摸到了下面,正当他想要撩开对方的裙子时,突然舌头一阵疼痛。

“啊?!”林天立马从美女身上爬了起来,嘴里有一股血腥味在回旋。

马允儿看着林天,心里的怒火这个才小了不少。

这小子,长得倒挺帅。

“我靠,美女你咬我干嘛?”

林天吐了吐舌头,舌头都被咬麻了。

“本姑娘初吻都给你了,咬你一下又怎样?”马允儿面色绯红的说道。

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居然还敢摸她的36D,没杀了他就算是自己脾气好了。

“你……我也是初吻好不好?你怎么不让我咬?”林天气得想骂娘。

“切,小气。”

马允儿对着林天竖起了一个中指,随后匆忙的离开了。

“卧槽!演电视剧呢?”

看着马允儿离开的背影,林天怒骂了一声。

正当他想再次躺下去睡觉的时候,发现马允儿又回来了。

“你特么有病啊?又回来搞毛?一边玩去,小爷我不陪你玩了。”

可是马允儿却满脸委屈的看着他,泪眼朦胧的说道:“老公,有坏人欺负人家,人家好怕怕,快帮我打他。”

“谁是你老公,我才不是。”

林天收完,准备躺下就睡觉,可是之前离开的那三个黑衣人又回到了这里。

三人戏谑的看着马允儿,其中的火蓝先生道:“马小姐,可真是厉害!若不是你心急,我都被你骗过去。”

马允儿脸色一变,眼中满是惊恐和绝望,她知道,自己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这些家伙为的就是杀人灭口。

“动手,不留活口!”

火蓝先生脸色一寒,大手一挥,身旁的两个黑衣人手持三菱刺就冲了上去。

马允儿已经彻底绝望了,自己今天是没机会再跑。

就在她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时候,却闻到了一股刺鼻的粉末味,陡然间睁开眼,发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不是林天又是谁?

林天一拳干翻一个,那家伙的脸骨都被打碎了,另一个被他一脚给踹飞,肋骨不知道断了几根。

可是他也不好过,手臂上被三菱刺开了一道口子,鲜血不停的往下掉。

马允儿一脸呆滞的看着场上的场面,一时间竟然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这个跟自己有过那么一次小激情的男人,竟然救了自己。

“八嘎!”

火蓝先生突然张口说了两个字,林天一听,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个外国人,还是敌对!

林天还没动手,就看见火蓝先生手往腰间上摸,不用猜就知道,这家伙是准备拔枪了。

“给老子躺下!”

林天一声暴喝,双手握住卧铺的护栏,飞起一脚就踹中了火蓝先生的脑袋。

“砰!”

这家伙还没来得及拔出枪,就被林天一一脚踹飞,脑袋重重地砸在了车厢上,身体抽搐,口鼻冒血,眼看是活不成了。

此刻,从火蓝先生的怀里滚落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一块翠绿色的玉佩,玉佩看起来玉质很好。

林天伸手将玉佩捡了起来,却不曾想自己的手臂还留着鲜血,顺着他的手臂流到了玉佩上。

一瞬间,他只感觉自己好像被电了一下,浑身颤抖,眼睛有些模糊,看着马允儿走过来,他想开口说话,结果却倒了下去……

第2章 透视

B市中心医院。

林天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对白嫩嫩的大胸。

“哇!好大”

伸出手想要捏捏是什么感觉,但是他的手却被一巴掌给拍了下去。

“你想干嘛?!”马允儿小脸微红的怒道。

听见了马允儿的声音,林天回过神来,只是当他看清楚站在眼前的马允儿之时,差点鼻血狂流。

马允儿在他的眼里,一丝不挂,完美的娇躯让他感觉肾上腺素直冲大脑,呼吸都感到有些粗重。

不对不对!肯定是自己眼花了!

用力的摇了摇头,才想起来之前自己在火车上救了这丫头,想要把那个玉佩捡起来当作自己的医药费,结果碰到那块玉佩的瞬间,就好像是被电打了一下,然后就晕了过去。

他再次一看,发现马允儿身上的衣物逐渐浮现,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

盯着对方看了三四秒后,对方的风衣居然在他眼中逐渐消失,又看见了那完美的胴体……

咕噜!

林天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眼睛好像有了什么不得了的能力……透视。

透视………竟然拥有了这样逆天的能力,林天有些晕乎乎的,连怎么出的医院,怎么上的车都不清楚,一直到下车。

两人来到了一家五星级大酒店,马允儿毫不客气的给他开了一周的总统套房,而林天也毫不客气的住了下来,这娘们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住个酒店,就当报恩了。

从对方口中也知道了事情的前应后果,杀人夺宝,呵呵,小说里很常见的剧情……

而且那块玉佩的价值五千万美元!

五千万…..还特么美元?林天有点晕乎乎的,这可不是五千块钱,是五千万,单位是美金……….

“对了,明天我们这里正好有个赌石活动,你没事儿的话,我可以带你出去玩玩。”

“赌石?好啊!”

林天满脸兴奋,赌石这东西,他也只是在网上看过一刀穷,一刀富,一刀天堂,一刀地狱的说法不是没道理。

常看见电视上有人因为赌石输得倾家荡产,跳楼自杀,也有人咸鱼翻身,瞬间暴富。

想想都觉得很刺激,何况自己还有透视眼,嘿嘿……

想到这里,嘴角露出了一丝猥琐的笑容

正在二人下楼之际,忽然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允儿。”

马允儿抬头一看,刹那间,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厌恶。

男人穿着皮夹克,梳着一个大背头,戴着一副墨镜,脖子上挂着手指头粗的金链子,林天一阵吐槽,这尼玛,土肥圆式的土豪啊。

“说了很多次,别叫我允儿,我叫马允儿,请你放尊重些。”马允儿面无表情,甚至还带着丝丝厌恶。

脸上阴翳一闪而过,不过陈坤不亏是摸爬滚打几十年的人,很快就重新浮现出了笑容。

“不给我介绍介绍旁边这位?”

“他是我男友,叫林天。”马允儿满脸笑容的说。

林天也不客气,伸手便揽上了马允儿柔嫩的腰肢,伸出了另一只手,“你好,我是允儿的男朋友,林天。”

马允儿娇躯一震,银牙紧咬,这小子胆子太大了!心想:给老娘等着,有你好看的。

“男朋友?”陈坤的脸色一变在变,随后冷笑出声:“在哪里高就?”

这家伙一身地摊货,怎么可能是马允儿的男朋友?

“抱歉,这就不劳烦你担心了!”马云儿就率先开口说道。

陈坤是这b市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大亨,但同样,背后的势力也是庞大无比,据说,还有一个武术协会的亲戚,正因为这个亲戚,陈坤才能在b市混的风生水起。

陈坤被这一句话气得不行,脸色黑得像锅底灰一样,语气冰冷的说道:“听口音,这位兄弟你不是B市的吧?你远道而来,是客人。”

“正好过两天,b市要举行国术交流大会,远来是客,赏个脸,去看看。”

“不用劳烦你了,哪天有空再去吧。”马允儿踏前一步,陈坤这家伙可不是一个善茬,去看准没好事儿。

“国术交流大会,能让他一个乡巴佬参加,已经是莫大的殊荣了,竟然不知好歹。”

陈坤冷笑,只有他知道,这次的国术交流,是多么的宏大,甚至,就连一些隐藏的武术世家都会出现。

只要这小子敢答应去,到时候找两个人,打死他倒不至于,打残他,绰绰有余。

“啥?国术交流大会?不让我去?”

林天惊讶了,这看在陈坤的眼里,更认定他是个乡巴佬了,还不等嘴角的笑容扩大,一张紫金色的帖子直接飞了过来,狠狠的拍在了陈坤的脸上。

“正好啊,反正老子也没兴趣参加你们那个什么鬼玩意交流,再见。”

说着,人已走远,只留下呆呆拿着紫金色帖子的陈坤,依旧处于发蒙的状态………上面赫然写着,九霄门这三个字。

传说,武术世家之上,便是武术宗门,而武术宗门,是真正的超然物外,这样的宗门…….陈坤被吓到了,虽然他没有见过,但貌似,他好像招惹了一个。

“这小子太嚣张了,老板,要不要我们去教训他一顿?”

两个身穿西服,保镖模样的人出现,恶狠狠的看着林天离去的背影,只待一声令下,便可化作饿狼扑上。

“教训,教训你麻痹啊。”陈坤突然咆哮一声,颤抖着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叫做龙爷的号码,陈坤何等人物,这b市又有几人敢让他叫爷?

两个保镖一看,心肝俱颤,望着不远处吃自助餐,吃的狼吐虎咽的少年,心中不自觉升起一股寒意,这少年人,究竟是何许人也?

“什么?宗门来人?”

“陈坤你个王八蛋,老子要杀了你。”

电话另一头传出一阵咆哮的声音,吓的陈坤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就因为这一句话,他的后半生完了。

看着不远处狼吐虎咽的少年,本已绝望眼神,突兀的升起一丝希望,他能救自己,也只有他能救自己………..

第3章 道歉

陈坤颤颤巍巍的走到林天面前,双腿抖个不停,差点没跪下去。

“哥……亲哥,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跑了我这次吧。”

他低着头,不敢去看林天的眼睛。

林天根本没理会这家伙,倒是马允儿来了兴趣。

这小子刚刚丢出去的紫金邀请函从哪里弄来的,身份那么牛逼,能够让陈坤腆着一张脸叫哥!

国术大会她不是不知道,还很了解。

自己的爷爷就是国术大会长老会的一员,紫金请帖可不是什么人都弄到手的,只有传说中的宗门才能够得到,难道这小子……

想到这,马允儿有种想要探探林天的虚实的冲动。

吃过东西,林天撇过头看了陈坤一眼,弄了根牙签叼在嘴里,“那啥,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此刻,陈坤那里还敢放肆,差点没跪下去求饶。

从怀里摸出一张银行卡和一张钻石级别的vip贵宾卡,卑躬屈漆的双手奉上。

“赵哥,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这是一百万和这间酒店的钻石级别vip贵宾卡,您可以随时来住,所有费用都是我出。”

林天心里有些吃惊,没想到老头子给他的那个请帖还挺管用的,送上门来的东西哪有不收的道理。

“东西我就收下了,以后别再狗眼看人低,顺便把老子的请帖拿过来,别弄脏了。”

这东西,他还要留着去参加国术大会呢。

“哎!”

陈坤就像个下人一般,恭敬的把紫金请帖双手奉上。

“拿我瞅瞅。”

马允儿二话不说,抢过林天手中的请帖。

林天也是一脸无奈,“你想看我就给你看呗,要是弄坏了,我就死定了。”

想起老头子对自己的折磨,林天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拿不到第一,回去还不得被老头子给弄死。

马允儿倒是没理会林天,只是眉头微皱的看着请帖上面的三个字:九霄门。

九霄门?怎么没听说过?

马允儿满头的疑问,这个门派她从来都没有听自己的爷爷提起过,又是从哪里冒出来?

虽说疑惑,但还是把请帖还给了林天。

看都没看,林天直接揣进了兜里。

“你这东西哪来的啊?”马允儿问道。

“我爷爷给我的啊,怎么?有问题?”林天回过头看着马允儿那张俏脸,脸上挂着一丝贱笑。

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切!有什么了不起。”

就在两人说话间,忽然从酒店门口进来了一群人。

为首发是一个头发黑白相间的中年男人,身后是一群身穿黑衣的保镖,

陈坤看见中年人的时候,急忙迎了上去,“龙爷,你可终于来了。”

龙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没事找事!要是那个宗门来人不愿意放过你,我也救不了你!”

陈坤一听,双腿一软,差点没跪下去,“龙爷,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我刚刚给了他好处,他没拒绝,应该不会反悔吧”

“哦?那还差不多,人呢?在哪,带我过去看看。”龙华开口道。

“在那,就是那个小子。”陈坤指了指林天。

似乎有所察觉,林天抬头看了一眼,正好看见龙华一行人朝着自己走来。

“想不到马小姐你也在这,你爷爷近来可好?”

龙华没想到马允儿也在。

自己只是长老会一般的长老,马允儿的爷爷马清风可是首席长老,根本不是自己能比的。

“原来是龙长老,我爷爷近来都好,不用挂念。”马允儿微微点点头,对于龙华,她没多少好感。

“这位是马小姐的朋友?”

龙华终于把目光转向林天。

“他叫林天,嗯……是我男朋友。”

想了想,马允儿决定把戏演足了。

林天起身,微微一笑,伸出手道:“你好。”

龙华与林天握了握,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试探性的问道:“赵老弟可是来参加国术大会的?”

“嗯,有什么问题吗?”林天靠在椅子上开口道。

“正好,我是国术大会的长老,能不能把你的请帖给我过目一眼?”龙华笑了笑说道。

就在此时,马允儿突然起身,“小川,我去趟洗手间,你们聊。”

说完,便离开了。

林天从兜里拿出请帖扔在桌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在打算怎么用刚到手的一百万。

买个什么好呢?要不给老头子带几瓶好酒回去,和他喝两杯?

不行不行,每次都喝不过他,浪费!

……

B市某栋豪华别墅的院子内,马清风和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正聊着天。

忽然,手机响了。

“爷爷,你在干嘛呢?这么久不接电话。”电话中传来马允儿有些生气的声音。

“小丫头,怎么舍得给爷爷打电话了?听你这口气,谁又欺负你了?跟爷爷说,爷爷帮你收拾他。”马清风带着浓浓的笑容说道。

“没啦,我想跟爷爷你打听个事。”

马清风有些疑惑,这丫头从来都没向他打听过事,这一次怎么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

“那你说说,你想想打听什么事?跟爷爷说说,看爷爷知不知道。”

马允儿在电话里问道:“爷爷,参加国术大会的有哪几个宗门啊?”

马清风一愣,这丫头怎么会突然打听这个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有四五个,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这样啊?那你知不知道有个叫做九霄门的门派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得问问你康爷爷,我现在在你康爷爷家,我帮你问问,等会回你电话。”

说完,马清风便挂断了电话。

康铭苍老的面容微微一笑,“你的乖孙女有什么事,打电话都打到你这来了?”

马清风眉宇间透露出一丝疑惑,“康大哥,你知道九霄门吗?”

“这个我也不知道,得问问你康爷爷,我现在在你康爷爷家,我帮你问问,等会回你电话。”

说完,马清风便挂断了电话。

康铭苍老的面容微微一笑,“你的乖孙女有什么事,打电话都打到你这来了?”

马清风眉宇间透露出一丝疑惑,“康大哥,你知道九霄门吗?”

第4章 假的

“九霄门?”康铭的,脸色一变,万分凝重的重复了一遍。

见康铭脸色有变,马清风也是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大哥你这是为何?脸色如此难看?”

康铭摇了摇头,眼中露出一丝神往。

“九霄门重现凡尘,看来,一切都要改变了,国术大会,呵呵,不过是九霄门的踏脚石而已。”

马清风听康铭这么一说,脸色也是骤然一变,连忙问道:“大哥,这九霄门,到底是,何来历?难不成要改写整个国术界?”

“你入长老会也有二十多年了吧?那是五十多年前的事情,当年,九霄门,一人败尽所有国术大会,的高手,甚至连国术大会的会长,各大长老在内,无一幸免,一战成王!”

马清风听完,已经傻眼了!

一个人,败尽所有高手!

整个国术界内,竟然没有对手,这简直令人不可置信,“大哥,这……是真的吗?”

康铭点了点头,“此去五,十多年,当年的事情,我还历历在目,那时的我还是一个小小的执事。没想到这一次的国术大会,竟然有人邀请了九霄门,看来……咱们国术界要翻篇了。”

忽然,康铭回头盯着马清风良久,“你为何提起九霄门,难道……”

五星级,大酒店内。

“赵兄弟,你这个请帖,怕是假的吧?为何我在国术界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听过九霄门?”

龙华面露冷笑,手中拿着林天的紫金请帖。

林天,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上依旧挂着一丝笑容。

这家伙看了五六分钟,最后就给他说了这样一句话。

东西是老头子给他的,自然不会有假,这家伙不认识,居然说是假的,他怎能不火。

冷声道:“是不是假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的东西,还请你还回来。还有,这个什么狗屁国术大会,要不是我家老头子让我过来拿第一,老子才不来……”

显然,他的话被当成了笑话。

“哈哈哈,拿第一?你也不怕笑掉大牙?我承认你这个请帖是很像紫金请帖,但是,是假的!至于参加国术大会,像你这样的家伙,还是不用去了,否则就算是去了,也是找死!”

龙华的语气变得有些不善,目光冰冷的盯着林天。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手中这个紫金请帖是不是真的,但是他问过了其他同级别的长老,谁都没有听过九霄门这样一个门派,所以才敢断定手中这个东西是假的。

“你就别管是不是真的了,请帖还给我,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林天很久没有发火了,这个家伙明显惹怒了他。

“后果?哈哈哈,给我把他拿下,竟然敢冒充宗门来人!”

龙华大手一挥,身后的六个黑衣人顿时朝着林天逼近。

林天往后退了一步,目光凝重。

这六个黑衣人明显是练过的,走路的步伐比平常人更加稳健,而且,随时都能防御和反击。

不过,就这几个虾兵蟹将,还不是他的对手。

“龙爷是吧?我记住了。接下来你就看好了。”

林天一个健步冲上前,拳头对准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胸口砸去。

黑衣人反应是迅速,双臂拦在前方,想要抗下林天的这一击,其他五人也是从旁边扑了上来。

可是,林天能让他轻易抵挡吗?答案是否定的。

“给老子躺着!”

“砰!”

“咔嚓!”

一道骨头破碎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那个黑衣人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被林天一拳轰飞,挡在胸前的手臂,已经断了,成了90度的直角。

龙华懵逼了,内心猛然一阵颤抖。

这家伙,一对六,短短几秒钟就废了一个,难道……这个九霄门是真的存在?

旁边的陈坤也是愣了一下,暗自吞了一口唾沫,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个家伙的力量,未免太恐怖了吧?”

解决掉一个敌人,林天已然被五人包围,但他的脸上满是冰冷,没有丝毫畏惧。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还之。

五人同时进攻,一个侧身踢,先干掉一个,随后猛的蹲下身,一个扫堂腿,撩倒剩余四个。

这几个家伙,小腿关节全都被林天给弄成了骨折,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再站起来的。

“龙爷是么?我再说一次,请帖拿过来,我既往不咎,若是你不给,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的双眉间,已然透露出浓浓的怒火。

“好好好!真的不错!”

龙华气极反笑,这小子还真有几分本事,可是,他这个长老也不是白当的。

“让老夫来讨教讨教,你这个所谓的九霄门传人,到底有什么本事!”

伸手一甩,请帖飞向半空。

面色一沉,双拳以猛虎之势,打向林天。

“躺下!”

一声怒吼,林天单手握拳,一击直拳朝着对方的胸口直直的打过去。

“砰!”

两人的拳头碰撞在一起,同时后退好几步。

龙华脸上有些不好看,这小子的力量,大得有些过分了!刚刚的一拳,让他的手臂现在都还在颤抖,一阵阵疼痛从关节处传来。

此刻,紫金请帖落下,林天伸手一抓,握在手里。

脸色有些冰冷的盯着龙华,“老东西,还要打吗?”

就在此时,马允儿也从另一边走了过来。

看见地上躺着的六个保镖,再看龙华和林天的脸色,她猜到发生了什么。

“龙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马允儿脸色有些难看,自己刚离开这么一会,打了个电话,两边居然就起了冲突,不过,林天的实力让她越来越好奇了。

龙华还没开口,林天先说话了。

“这傻逼怀疑我的紫金请帖是假的,还敢扣押我的东西,让这几个垃圾对付我,我就和他干起来了。”

龙华脸色一黑,“马小姐,这个事情,还需要……”

“好了,都别说了。我爷爷和康爷爷现在正在路上,龙长老稍安勿躁,他们马上就到了。”

此话一出,龙华的脸上,充满了震惊!

第5章 同学聚会?

龙华又怎么不知道马允儿口中的爷爷和康爷爷是谁?

国术大会的会长和首席大长老!

他们两个同时出现,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

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看向林天的目光中充满了疑惑。

就在三人沉默之时,从酒店外走进来了两个老人。

正是康铭和马清风。

“爷爷,我在这。”

马允儿看见马清风,冲他们招了招手。

康铭和马清风两人来到了马允儿的身边,当他们发现龙华以及躺在地上的这几个黑衣人之后,脸色微微一变。

“龙长老,这是怎么回事?”康铭冷冷的说道。

龙华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会长,这……这小子说他是九霄门的传人,来参加国术大会,可是,没听过……”

“闭嘴!”康铭一声怒喝。

一瞬间,龙华身体猛然颤抖了一下!

“既然你不知道,就回去问问你爹!滚!”康铭语气中充满了怒火。

“是……”龙华颤巍巍的带着几个手下和陈坤离开了酒店。

待龙华离开之后,康铭和马清风这才将目光落在林天的身上。

“小兄弟,我是国术大会的会长康铭,你可是九霄门的传人?”康铭开口说道。

林天也没想到来的人居然是这一次国术大会的会长,也怪不得刚刚敢怒斥龙华。

“正是。”林天抱拳道。

“不知家中可有长辈?能否告知老朽姓名?”康铭再次问道。

林天犹豫再三,点了点头,“家里就我和我爷爷,至于我爷爷的姓名,他老人家让我不要乱说。”

临行前,老头子告诉过他,老头子的姓名,可千万不能随便说。

“这样啊……”康铭有些失望,本以为想探探口风,没想到林天如此谨慎。

“好了好了,站着说话不腰疼吗?找个地方咱们坐下来长谈。”马清风在旁边笑着说道。

随即几人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聊了很长时间。

夜幕降临,康铭和马清风才离开。

从康铭的口中,林天得知现在整个国术界都已经乌烟瘴气的了。

而这一次,康铭对他有一个小小的请求,那就是希望他能够赢得这一次国术大会的第一名,至于条件的话,随便林天怎么开。

林天本想拒绝,奈何老头子给他的也是这个要求,就顺水推舟了。

回到房间,马允儿就说,“对了,明天早上我叫你,咱们去赌石大会看看。”

林天露出一丝贱笑,“嘿嘿,我喜欢光着睡觉,你可别偷看哈。”

“去死!”马允儿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刚关上门,手机就响了。

“喂,你个傻缺死哪去了?”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

“我操,老子今天刚到。”林天满脸笑容的说。

打电话给他的家伙,正是他的室友老黑。

“你现在在哪?我和老王过来接你,到了也不打个电话,干!”老黑依旧骂骂咧咧的说。

“那就不用麻烦你俩了,我已经有地方住了,我还有事,等我弄完再联系你。”我嘿嘿笑了两声,准备挂断电话。

可是,老黑却突然叫住了他。

“等等,有件事儿忘了告诉你,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老黑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低了。

林天笑骂一句,“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秘。”

“这一次咱们室友聚会变成了同学聚会了,聚会的发起人是小兰。”

听见这个名字的一瞬间,林天愣了几秒钟,身体都微微有些颤抖。

小兰,她的大学前女友。

三年的感情,三年的羁绊,因为毕业而分手。

林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呢?”

“这一次,她会在同学聚会上宣布他和李成的婚礼,而且也会穿着婚纱进行。”老黑的语气变得有些冰冷,随后才长叹了一口气,“兄弟,我也是刚刚知道,对不住了。”

林天感觉心里有口气出不来,堵得慌,很长时间后才说,“没事,她结婚关老子屁事,咱该吃吃,该喝喝。”

“得,就冲你这句话,过来之后咱们不醉不休,我和老王都挺想你的,再过一个小时,老苏也到了,咱们四个也到齐了,有啥事就打我电话,等明天过来,喝个痛快。”

“好!”

说完,林天便挂断了电话。

躺在床上,脑海里不自觉的想起之前和前女友的点点滴滴,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算了,睡觉吧。”

第二天早上,敲门声将林天从睡梦中惊醒。

“懒鬼,起床了!”门外传来了马允儿的声音。

“好!”

林天回了一句,起身穿好衣服,洗漱结束后才离开房间。

房间外,马允儿自己备好了早餐。

“吃吧,吃完东西咱们去给你买衣服,看你这穿的,和你的形象根本不搭配。”

“嘿嘿,你这是在夸我帅么?”林天贱笑一声,原本压抑的心情,忽然好受了很多。

吃过东西,林天嘿嘿一笑:“走吧,媳妇。”

“去你的,老娘还没答应当你媳妇呢。”马允儿扑哧笑道。

看着马允儿脸上的笑容,不知为什么,他感觉自己已经和马允儿绑在了一起。

两人来到了一家专卖店,买了两套合身的衣物,花了整整十来万块钱,可把他给肉疼的。

不过,银行卡里面那些数不清的零,让林天有了足够的底气,最起码消费的时候不用算账。

换上了一身帅气的衣服,马允儿看着林天这身打扮,也忍不住夸赞了一句,“哟,看不出来,你还挺帅的嘛,有点人模狗样的味道。”

林天一阵无奈,想笑也笑不出来,“你这是在骂我呢还是在夸我呢?”

“你猜!嘻嘻。”

林天瞪了这丫头一眼,随后坐上了车。

两人开车接近20分钟的时间,终于来到了赌石场。

这里就是B市最大的一个赌石场,两有人开车把车子停在了赌石场外面的停车场,停车场上各种豪车不计其数。

上到几千万,下至几万块,甚至还能看见自行车的身影,看来赌石也是不分等级的。

两人走进了赌石场中林天之后才发现,赌石场里面居然也是分等级的。

第6章 四个区域

诺大的一个赌石场被分为了四个区域,分别是ABCD,四个区域的玉质也有所不同,出绿的几率也不同。

当然,四个区域也是将人分成了四个等级,有钱人都喜欢在A区玩耍,那些想要一夜暴富的就只能在D区。

“牛逼啊,居然还把这里分成了四个区域。”林天忍不住夸赞道。

“这你就少见多怪了,我经常来这个地方玩,不过我告诉你,这里可不止这四个区域,还有一个区域,那里的石头才是真正的好石头,随便一块都是价值上千万的。”马允儿和林天解释道。

“卧槽?!还有这样的地方。”

林天心中也是震惊万分,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破石头,居然达到一千万以上的价格。

要是换做以前,一千万对于他来说遥不可及,但是现在一千万也只是小小的数字罢了。

就在两人说话之间,马允儿带着他已经来到了A区。

刚到这儿,一个鬓角都已经长了白发的中年男人,突然大声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中年男人怀里抱着一块废石,两眼失神,看起来有几分无助。

“看吧,这就是一刀穷,一刀富,一刀天堂,一刀地狱的完美解释了。”马允儿摇了摇头,对于这种人,没有任何的同情心,。

这家伙身上穿的行头也不富裕,看样子是凑了很久的钱,才能够买上这么一块石头的,本以为一夜暴富,但是谁知道切出来会是这样子的。

林天也是摇了摇头,对于这种人,他也没有任何的同情心,十赌九输赌博,虽然说不是在骗人,但是也是靠运气的,运气不好,说什么都是白搭。

“所以赌博最好不要沾,十赌九骗,你别看这些石头都是价格昂贵的,其实有些石头依旧是废石,只不过平常人看不出来罢了。你以后别去沾染赌博这一块,要不然哪天连命都得搭上。”

“哟!丫头,你是在教训我吗?”林天撇嘴笑了笑,“你要是我女朋友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听林天这么一说,马允儿十分调皮的冲林天吐了吐舌头,笑道:“想得美,不过,你要是能追上我,也不是不可以。”

“那还是算了吧,你看你的这一身衣服,包包,这些加起来的,我可养不起,估计我一年的工资都还不够你买一双鞋的。”林天摇了摇头,说道。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清。”马允儿闪电般出手,一把捏住了林天的耳朵,厉声质问道。

“嘶!疼疼疼,快放手。”林天轻轻地拍了拍马允儿的小手。

可是这丫头丝毫没有要松开的迹象,“你再说一遍,你追不追?”

“追!追追!行了吧?”林天连忙点头答应。

“这还差不多。”马允儿这才松开了手。

“不过,你要让我追你,那你倒是跑啊,跑的越快越好,不然你很快就被我追上了,哈哈!”林天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马允儿为这家伙气得不轻,直接扭过头不在看他。

林天则是屁颠屁颠的跟上的马允儿,两人开始在这片区域寻找石头。

走在前面的马允儿看见林天追了上来,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这傻小子……”

两人边走边看,忽然间林天停了下来。

“允儿,送你个礼物要不要?”林天突然开口说道。

马允儿一听,顿时停了下来。

“要!怎么不要,不过,你可别说你要买一块石头送我。”马允儿回过头看着林天。

“聪明,猜对了。”林天轻轻的在马允儿的脑门上敲了一下。

刚刚透过眼睛,他看见摊位上摆放着的那块石头,里面都是纯白色的一片,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羊脂白玉。刚刚透过眼睛,他看见摊位上摆放着的那块石头,里面都是纯白色的一片,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羊脂白玉。说到赌石,林天其实也略懂一点,以前家里的老头子就喜欢玉和翡翠,也影响的林天对这东西很感兴趣,所以也听老头子讲过一些关于这方面的知识,但要说多么精通,林天不敢说,因为他也就能识清玉的种类和好坏罢了,真正的赌石,从外看到里,却是不通的。

还好的是,现在林天有了透视的功能,这就简单了许多,毕竟能越过外表直接看到石头里面,再有识玉的一点基础,想找到一些好的东西就太容易了,所以这会说起话来自然就非常的自信了。

不过他是自信了,马允儿却明显有点不信他:“切,你说的真的假的啊?我可不想真的买一块破石头回去。”

“呵呵,要不这样我们打个赌,如果我真的能够给你买到一块好玉,你就主动的亲我一下,如果我找不到呢,你就让我亲你一下,这样我们谁也不吃亏,你看怎么样?”林天很有些得意的说道。

“去去去,你真当我傻啊,我是女生你是男生,谁亲谁都是我吃亏。”马允儿没好气的去对林天翻了个白眼。

“呃……原来你知道这事啊,那你当初那么主动的吻我,我还以为你就喜欢沾便宜呢。”林天见马允儿没有上套,也有点失落起来。

“哼!我那会是为了保命,当然顾不得那么多了,告诉你,我这个人可是很自重的。”马允儿娇嗔的说道。

“好吧,那要不这样,反正你也亲过我了,如果一会我给你买到一块好玉,那你就再亲我一次,如果我买到的是石头的话,那我花钱去给你买成玉好玉,这怎么样?”林天很快就换了一个赌的办法。

“你真的这么自信?”马允儿这下倒是有点奇了,因为他能看出林天这会不像是纯开玩笑了。

“当然,我告诉你,我爷爷就非常喜欢玉的,我对这东西的研究可是很深的哦。”林天点了点头,先给自己做了一个铺垫,毕竟一会随手拿到一块羊脂的话,没有任何理由就太惊世骇俗了,再者说他今天还真想在这里好好发一笔呢,省得到时候参加个同学聚会都没钱。

“那好,我就看看你的眼光到底有多好。”马允儿这下也没再拒绝,显然是对林天的本事越来越好奇了。

林天闻言也没再多说,而是很快带着她来到了刚刚看到羊脂玉的小摊。

第7章 看玉

其实说到这种小摊位,在这个玉石翡翠市场遍地都是的,而且这个玉石翡翠市场的翡翠摊位和玉石摊位也分的不是特别清,林天能看出这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毕竟这翡翠和玉石本来就是神仙难估的东西,特别是对于一些想一夜暴富的纯商人,他们是不分玉和翡翠的,只要是能赚钱就行。

但林天算是半个行里人,对于玉和翡翠的概念却要懂很多,这所谓的翡翠其实只是玉石的一种,但玉石却不一定就是翡翠,而且玉多以颜色区分,而翡翠则是水头区分,两者从真正意义上讲是两个分类,就像是华夏这地方只出玉,又分和田玉青海玉等等,除此之外还有俄料等境外料,但真正的翡翠华夏却是不产出的,所以翡翠多来自外境的面甸翡翠矿,俄料的翡翠和美州的危地马拉。

林天现在所到的这个摊位就属于一个专门经营和田玉的摊位,而且摊位很小,所以他也就是想着在这里先做一下试验,真的成功了再到其他更大的摊位上捞金。

摊位小,自然玉石也就比较斑杂了,并没有什么大料,多为一些小的籽料,但这也就真的要考验一个人的眼光了,因为一般的籽料其实都有了一些玉的特征显露,并不像是翡翠原石一样从外面看就是一个大石头,有出绿的也少之又少,相反的和田玉的籽料大部分都能看到一些白玉的部分露在一外面。

但你要说看到玉就认为自己挑到好东西了,那却就真的要上当了,因为和田玉的挑选可远远不只是这一点,这种玉并不像翡翠那么大,虽然也有一些大料,可是根本不可能达到像和翡翠原石一样几吨或者几十吨的个头,所以挑这种玉你就必需看准,毕竟这东西弄出来是要制作成品的,你挑到的东西如果没有制作价值,那就等于是废品。

更重要的是和田玉的籽料就更小了,特别是这小摊位上的籽料,有鸡蛋大小的就算是比较大的了,多以雕刻手镯、挂坠这些小东西为主要目的。

而且这些东西多有人工上色的假货,让人很难区分,就算是遇到真货,你也看不准,因为除了看到玉,你还要看玉是不是有裂,是不是有青等。

而两人在摊位上挑选着,林天也不着急,而是一边挑一边试探着问着价格,倒是那摊位老板开始的时候还有点不实在,可听了林天讲的头头是道,也不敢乱开价了,倒是林天通过这个过程也差不多把价格给摸清了。

一直挑了半天,林天只看不买,特别是他将一块价值十来万的料子放下时,那摊主终于不耐烦了“这位老兄,你到底买不买啊?刚刚你拿的这块不是很好吗?你看这颜色这个头,你切个手镯都够了,你还想找什么料子啊?”

“呃……老哥,不是我不想买啊,而是我今天真的没带那么多钱,你这一弄就十几万,我怎么买啊?”林天郁闷的回了一句,不过心里却是一阵摇头,因为他发现这赌石还真的风险极大的,就刚刚那一块,从表面上看绝对值个十几万了,但里面真正的玉色却是不好的,真买了就是真的亏了,也就是他现在不能说的太明白罢了,毕竟你不买可以,乱讲是会讨人嫌的。

可是他这么一说,那摊主也愣了,因为他从林天挑玉石的经验就知道这是一个行家,也就打算推荐点好东西呢,但现在对方竟然说没钱,这就真让他失望了,所以微微沉默了一下,表情也开始冷淡了下来:“这样啊,那你慢慢挑吧,看中哪块告诉我好了。”一边说一边直接坐了下来,显然是对林天这样的客户失去热情了。

林天对于摊主的态度自然不会在意,毕竟干什么生意遇到穷币也是很烦感的,更何况玉石讲的就是暴利,价值越大的才会赚得越多,你买个几千块的小籽料,人家就算是再想赚也搞不到什么东西,所以在老板坐下之后,他也就继续挑起了料子。

林天这么干,自然是想表现的自然一些,而且他也想在这些小料子里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更好的东西。

但他不着急,一旁的马允儿明显有些不耐烦了,看着林天把那么大块玉石都放下了,她直接开口说了一句:“你到底行不行啊?我看那块就不错嘛,再说就十几万,你没有我有啊。”

“嗯?”林天听了马允儿的话微微一愣,接着忍不住的苦笑了起来,因为她知道马允儿这明显就是没有经验的表现,正所谓财不露白,虽然这地方人家不至于抢你个十几万,

但你要真的表现出有钱来,人家可就要想着坑你了。

果然就在马允儿话刚落以后,那老板本来淡然的表情,很快就再次变得兴奋了起来:“呵呵,姑娘,我觉得还是你有眼光,你那男朋友简直太能磨了,你看看这块玉是要色有色要皮有皮,更是一点开裂都没有,你花个十几万买回去绝对不亏。”

“嗯!不过你说这东西真能切手镯吗?”马允儿被老板一说就更动心了,接过那籽料再次观察了起来。

但林天一听就更蛋疼了,他刚刚可是看过那块石头的,那东西在外表看是跟老板说的一样,但里面却是有很多开裂的,而且颜色还很青,别说是切手镯了就算是做个大一点的挂坠都费劲,更何况那么青的料子,就算是做成任何饰品也没有什么价值。

所以在沉吟了一下之后,轻轻的拉了一下马允儿的衣袖:“允儿,不要急嘛,这料子虽然还可以,但市场这么大我们干嘛这么快就挑东西呢。”

林天这么说是真的为了顾全大局,因为他说的太明白一是会让人对他太过注意,二来也等于是砸人家老板的生意,可马允儿这会却明显有些不认同了:“什么快啊慢啊,我就喜欢这一块,再说了不就是十几万吗?赔了就赔了呗。”

第8章 切玉

“是啊,兄弟,你这也太不实诚了,都在我这摊子上挑半天了,怎么现在还想换地方了呢?”老板也很有些不满的说了一句。

而这一下林天也无语了,毕竟他是看能看出玉石的好坏,但并不能再阻挡马允儿的行为了,那是人家的个人行为,他要是老挡着的话,就真是的跟人家老板做对了,还好的是林天之前就在这里看到了一块羊脂玉的籽料,再想想这样也不错,让人家老板在那大石头上赚个小头,他在这小籽料上赚个大头,也算是双赢了,所以想到这里,他很快就把那里面包着羊脂玉的籽料给拿了起来:“那行吧,不过老板你那么大石头,也不让再还价了,你看能不能把这块小的赠给我们。”

“嗯?”老板和听了林天的话微微一愣,但再看到林天拿的石头时却笑了,因为林天拿到的那颗籽料从外表看纯粹就是一块石头了,虽然也有几丝浅白透在表皮上,可颜色却是很杂的,这样的籽料压根也不值多少钱。

不过做为生意人,他自然不可能一下子答应的那么痛快,所以笑了笑道:“呵呵,兄弟,你这籽料可也不小呢,都顶上半个鸡蛋了,这样的料子我们平时成本都要上千块的,这样吧,你多少给点,我也不说赠了,就当单独卖你好了。”

老板这么说自然是讨个人情,但林天这会想了想也很干脆:“那好,我就给你三百,那大的让我身边这小姐单独付帐。”说完直接掏出三百的现金拍在了老板的摊位上。

“哈哈,行啊,兄弟也是个爽快人,现在那籽料就归你了。”老板这下也笑了起来,不过拿到三百块之后就直接看向了马允儿,显然是觉得林天这边不值得上心了,毕竟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十几万的料子比三百块的料子赚的多。

倒是马允儿不知道帮风为什么挑了那样一块品相不好的小料子,索性也不管他了,直接给老板转了帐把那大料子拿了下来。

付过帐算是钱货两清了,不过老板倒也算是热情,确认了转帐之后又对马允儿热情的招呼了起来:“这位美女,你买到的料子也算是我今天最贵的东西了,要不要现在切一下,我给你免手工费。”

“好啊,我正想看看这里面有什么好东西呢。”马允儿一听也来了兴趣。

“那美女你跟我来,我们的切割间就在后面。”老板一听也点了点头,随后交待旁边摊位的人帮忙看着摊子,也就领着二人去了不远处的切割室。

和田玉的籽料切割用的机器不大,毕竟料子本来也没有太过巨大的,所以操作起来也并不困难,到了那里之后,老板简单的征求了一下马允儿的要求,就开始切料了。

马允儿买的那块料子其实很好切。因为本来就是长条的类似一个小长方体的形状,所以先切的当然就是表面上不规则的地方,而这在和田玉的行业也叫‘切皮’,因为只有去皮之后才能真正的看清里面的东西是好是坏。

倒是马允儿,显然是第一次接触这东西,看着那老板切的时候,表情显得既紧张又兴奋,只有林天这会却是一阵暗自摇头,因为他知道第一刀切完那料子就等于彻底的废了,毕竟有皮包着还可以再卖个好价钱,这一旦去了皮,稍微懂点玉石的人就知道那东西太青裂太多了,根本不可能再具备什么价值。

而一切也跟他料想的差不多,当老板第一刀切完,将那料子拿起来看的时候脸色就有点心虚了,马允儿更是瞪着一对杏目有点纠结起来:“这……料怎么怎么做手镯啊,颜色不好看到处还有裂痕。”

“呵呵,美女,不要着急,这不还有三面呢吗?我们再切一下试试。”老板勉强的解释着,接着又继续切了起来,只是越切两人的脸色也越难看,一直到四面切完,那老板嘴都抽了,显然也知道自己再解释什么也没有用了。

马允儿这会也是小嘴一嘟:“哼!你这个老板真的不实在,明明是一个破东西,你却要卖我十几万,太坑人了。”

“这……美女,这俗语说‘神仙难断寸玉’,我当时可是好心呢,真心没有骗你的意思。”老板赶紧解释了一下。

马允儿闻言也有点郁闷了,虽然她不懂玉,但也知道这一刀穷一刀富的道理,遇到这样的事情到哪也讲不理来,倒是林天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允儿,不要灰心嘛,你忘了我说过要送你一块好玉的吗?现在看我切一下,保证让你满意。”

林天说这话自然是安慰马允儿,当然也是因为知道自己挑的籽料里有好东西。

但马允儿听了林天的话却直接一阵撇嘴:“就你那块石头吗?连个皮相都没有,还用得着切吗?”

“呵呵,是不是好东西一会切出来你就知道了,不过你可别忘了我们的赌注哈。”林天淡然的笑了笑,然后又转向老板继续说着:“老板,我朋友十几万的东西都切亏了,我用你的机器切一下这块小的你不介意吧?”

老板现在正不知道怎么跟人家马允儿交待呢,听到林天把话题转移了,正是求之不得呢,再者说了,林天那么小的籽料顶多也就是磨个皮啥的,也废不了多大力气,所以很快就点了点头:“好啊,我其实一看兄弟你就觉得投缘,这点小事,你尽管交给我好了。”

“不用不用,老板,这东西我自己来吧,不瞒你说我对这切料很有些兴趣呢。”林天解释了一下道。

“那也行,我就提前祝兄弟你切出好羊脂白玉来了。”老板很豪爽的说道,一边说一边把工作台那边的地方让了出来,而林天这会自然也不犹豫,很快就拿着小籽料走了过去,然后坐下来打开机器小心的进行了起来。林天挑的籽料不大,但还好的是就外面一层薄皮不太好。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7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