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氏一夜倒闭小三儿登堂入室。

顾氏一夜倒闭,新婚燕尔的老公带着小三儿登堂入室,竟将她送进了精神病院。,一朝误会解开,杀父之仇又该怎么算?

顾氏一夜倒闭小三儿登堂入室。

第1章 发现老公

“嘶。”

床上,不着寸缕的女人和裹紧被子的男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一阵寒意让床上的女人打了一个寒战,顾兮是从睡梦中被冻醒的。

扫了一眼精光的身体,再摸了一下旁边温热的躯体,顾兮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

“任致铎,你把被子都裹在自己身上。是想冻死我吗?”

被叫做任致铎的男子,从被子中探出一张脸,不耐烦地说道:“大清早,你吵什么吵?还让不让我睡觉了?晚上应酬都够我累的,回来还要应付你。”

这样的争吵最近都会出现。

结婚一年,任致铎像是换了一个人。对顾兮大呼小叫,晚上很晚才回家,回家了也是倒头就睡,完全不顾及顾兮的感受。

开始,顾兮以为是他工作太忙了。

今天,顾兮却从任致铎掀开的被子中嗅到不属于自己的香水味。

顾兮一直用的是清淡的竹子香味的香水,而任致铎身上的香水味道却是玫瑰花味的。

顾兮的心一沉,下意识中冒出任致铎出轨的想法。

穿上衣服,走到客厅里,拉开窗帘。想到往事,顾兮的心隐隐作痛。

她跟任致铎算得上青梅竹马。15岁那年,任家破产,任致铎搬家,之后便断了联系。

25岁那年,任致铎又重新回来找到了顾兮,对她展开热烈的追求。之后,就跨入到婚姻的殿堂。

这样一个对她信誓旦旦地说会爱她一辈子的男人,她不愿相信会出轨。

可如今任致铎在自家公司里当总裁,身边有诱惑无限。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意志力再坚强的男人,在女人的诱惑面前也会缴械投降。

顾兮捏着电话给程源打了过去,程源是顾兮同母异父的妹妹,在任致铎的身边做秘书。

“喂,小源吗?你现在在哪?”

“姐?”程源怔愣了一下,连忙回道,“我在吃早餐!大清早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声音中有一丝难以察觉的紧张,谁也没有注意。

“小源,你跟你姐夫整天在一起,他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你可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顾兮的声音有些哽咽,传到电话那端,程源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姐,你是怀疑姐夫在外面找女的吗?”

“小源,你姐夫身上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顾兮说着,哽咽了。

程源慌忙安慰她,“姐,你想多了吧!一点香水味就让你紧张成这样。好了,不哭了。姐,我还忙着上班。回头再给你说啊!”

那边程源恩了一声之后挂断了。

一整天,顾兮的情绪都不好,怀疑像草一样在顾兮的心上疯长着。

她坐立不安,把家里翻了一个底朝天。

电脑上,顾兮赫然发现,任致铎在网上购买了一瓶香水。从图片上看,正是玫瑰花香味的。

——他为别的女人买了香水!

顾兮再也按捺不住了,提着包直奔公司。

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顾兮冲到了任致铎的办公室。

“砰!”

办公室的门被一脚踹开了,女人瞪着眼的样子有些可怖。

“任致铎,你给我解释清楚,你身上的香水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办公室内,任致铎正在签署一份文件。

旁边静立的女孩子,见状吓得顾不得拿文件,飞快地跑了出去。

“顾兮,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正在工作?”任致铎捏着笔还在签字,正眼都不瞅顾兮一下。

“呵,我管你,你现在就给我解释清楚。”

她从小就像公主一样被宠大,年岁越大脾气也越大。

“顾兮你是疯了吧?”

任致铎脸黑的吓人,浑身散发出死亡一般的气息。和任致铎相处这么久,这么可怕的任致铎,顾兮从来没看到过。

她后退了一步,可心里立刻委屈了起来,他居然……吼了自己?

“我是疯了,那也是被你逼疯的!任致铎,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说,我顾家对你如何?当年,你们全家走投无路,还是我爸可怜你,让你进入到顾家的企业里工作。”

“你上班后的第一个月,因为自己的工作失误,导致公司损失了几百万。我爸说什么了?对你半句埋怨都没有。”

“这一年来,我爸潜心教会你怎么管理公司。你可倒好,翅膀硬了,竟然做这种对不起我的事情。”

她越说,心里越委屈。

“没有我,你现在还什么都不是。”

顾兮才不管什么场合。她就是觉得不能忍受任致铎出轨这个事情。

那一刻,顾兮的心里都是空的。空的让她急于用过激的语言证实自己的想法。

过去的顾兮一直沉浸在任致铎带来的幸福中,以致于她从来都没想过任致铎会去找小三。

“任致铎,你说话啊!你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找了小三?”

顾兮哭地气都喘不过来了,任致铎却像是没事人一样,继续拿着笔签名。

“顾兮,我不想跟你说话。保安,进来把这个疯女人弄走。“

任致铎打电话,赫然要把顾兮弄走。

这可是顾家的公司,保安们个个面面相觑,谁也不敢来总裁办公室,更别说是把顾兮弄走了。顾兮怎么说也是顾家的大小姐,他任致铎也不过是顾兮的丈夫而已。

“任——致——铎!你竟敢说让人弄走我!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公司?这是我们顾家的公司。谁给你的把我弄走的权力?要走,也是你走。”

任致铎原来是沉默寡言的人,被顾兮的话挑起了火。

“顾兮,你不要太过分。”任致铎冷冷的看着她,“顾氏在我的经营管理下,正在稳步发展。你要是逼急了我,我撂挑子不干。”

不干?顾兮才不怕这样的威胁。

“任致铎,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你不干,很多人争着抢着干。你若不是我顾兮的丈夫,我爸岂会让你坐上这个位置。撕破脸,对你没好处。”

“任致铎,我把话放到这里了。你要说敢背叛我,我让你重新一无所有。”

顾兮说道做到。

闹了一阵,顾兮摔门离开了公司。顾兮前脚刚走,程源就进来了。

“致铎,刚才姐姐来闹了吗?”相对于姐姐顾兮的强势,相貌普通的程源脾气很好。

任致铎皱着眉头,默不作声。

这就等于默认了,再说了,顾兮那么大的声音,程源早就听到了。

“怎么办?致铎,姐姐一定发现了我们的关系……我刚才听她说,她还要让你一无所有。致铎,我有一件事,一直瞒着你。”

“不用担心。”程源单薄无助的样子很让任致铎心疼,他握了握程源的手。

揽住程源,就听程源说。“致铎,我怀孕了。姐姐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任致铎愣了愣,忽然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

“放心,小源,我们的幸福,谁也毁不掉。”

第2章 家破人亡

晚上,顾兮早早就在家里等着任致铎。

心里像是堵着棉花一样难受。顾兮不愿意相信任致铎出轨的消息,却想从任致铎口中求证。

大门的响声,让顾兮飞快跑到门口。

“任致铎,我等着你给我解释清楚。拿着顾家的薪水,在我们顾家的家族企业任职,你却做这样对不起我的事情。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任致铎一把推开顾兮。“够了,顾兮,你到底还要闹多久?即便是我出轨,也是被你逼的。”

任致铎对顾兮再也没有以往的耐心,他看不愿意看顾兮一眼。仿佛顾兮只是一个路人。

“任致铎你真是忘恩负义。没有我顾兮,哪有你的今天?”

一年前,仗着顾家女婿的身份,任致铎才进入顾氏家族企业。并且一步步掌握了顾氏的经营权。

任致铎一愣,若有所思。片刻,弯下腰扶起顾兮。

“兮兮,你不要闹了。我很累了。”

一声兮兮让顾兮的眼泪夺眶而出。这个称呼,任致铎已经很久没叫了。

“老公,我们不要吵架了。”

男人软弱下来之后,顾兮也感觉到自己今天的语言有些过分了。

“好,我们不吵架了。”任致铎的态度忽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可惜,顾兮当时正后悔自己说的话重了,根本就没仔细回味为什么任致铎的态度转变了。

两个人吃了饭之后,任致铎端过来一杯牛奶。

“兮兮,喝一杯牛奶吧!你最近都瘦了。”

顾兮好不防备地喝了那杯牛奶,沉沉地睡觉了。

天真的顾兮以为是任致铎后悔了,却不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无尽的灾难。

第二天从睡梦中醒来,耳边是几个男人的说话声。

而其中一个是顾兮最熟悉的任致铎的声音。

顾兮做了噩梦,惊恐地从头凉到脚。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顾兮赶紧呼唤任致铎

“老公,我好害怕。”

顾兮收胡乱一抓,竟然真的抓住了一只手。映入顾兮眼帘的的确是任致铎。可是周围的环境明显不对劲。

“我这是在哪里?”顾兮印象中,自己躺在家里宽大的床上睡觉。

“任太太,请你冷静一下,配合我们治疗。”

几个人按住了顾兮。

顾兮的身上,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仪器探头。

在顾兮身边不远的地方,任致铎正跟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说着什么。

“周医生,请你们务必用最先进的仪器治疗好我太太的病。”

顾兮蒙了。

“老公,你在说什么?我没有病啊!”

顾兮越是挣扎,旁边两个人越是把她按地厉害。她一个女人,力气自然抵不过两个男子。

任致铎闻言,对着周医生说道。“周医生,你看,我也很着急。我太太总说自己没病。你知道,她昨天晚上,甚至拿刀子要杀了我。”

从来没有这一刻,顾兮会觉得任致铎是那么卑鄙。

“任致铎,你胡说。我什么时候拿刀杀你了?”

顾兮恨不得上前去撕了任致铎的脸,却被人按着动弹不得。

“周医生,你看,她现在神志不清楚了。自己做过的事情,都没有印象。”

周医生笑笑,自信道:“任先生对太太这么好。你太太清醒之后,一定会感激你的。任先生,你放心好了。我们院的仪器是全国最先进的。我们一定鼎力治疗任太太的病。”

顾兮这才明白任致铎的用意。他这是要把自己当神经病治疗了。

“任致铎,你这个混蛋。我没精神病。我比你们谁都正常。”

可惜,身边的医生都不相信顾兮说的话,他们用仪器在顾兮身上治疗着。一阵钻心的疼痛,让顾兮晕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顾兮发现自己全身被捆绑着。

周医生还有那些助理医生不见了,面前只有任致铎自己。

被疼痛折磨地奄奄一息,顾兮质问任致铎。

“任致铎,为了一个小三,你就这样折磨我。你说,她到底是谁?”

任致铎挑眉,脸色瞬间黑下来。

“小三?呵,顾兮,就凭你现在的处境,也敢命令我说出小三?"

任致铎居高临下的样子,像是看着一只待在的羔羊。

“任致铎,我只想知道那个不要脸的小三是谁。”那个激起顾兮所有恨的狐狸精。

“不要脸,也比你爸爸强。”

顾兮一头雾水,怎么又跟爸爸扯上关系了?

“任致铎,我顾家待你不薄。在你穷困潦倒的时候,是我爸爸收留了你。你若不是顾家的女婿,能一步步坐到现在的位置吗?”

任致铎的话,比顾兮的心还冷。

“不薄?顾兮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跟我装傻呢?你顾家逼得我任家,家破人亡。这还叫不薄?”

任致铎眼中闪烁着仇恨的火苗,死死地盯着顾兮。

他的眼神,清冷,恶毒,似乎不把顾兮置于死地,就不满意。

家破人亡?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自从任致铎十五岁那年离开之后,任家和顾家再也没来往。何来的家破人亡?

任致铎冷笑,将束缚在顾兮脖子上的带子勒地更紧。

“顾家的人都擅长演戏吗?我倒是看不出来,你顾兮演技那么好。”

任致铎咬着牙,压抑着情绪。

“任致铎,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啥。”

所以这就是任致铎将自己当精神病人治疗的原因?

任致铎想要用这种方式折磨她。可顾兮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别跟我装了。顾兮,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你所向往的婚姻,不过是我复仇的工具而已。十一年前的血债,我要让你们顾家血偿。“

任致铎的话,直接把顾兮送到绝望的低谷。

“任致铎,你一定要这样做吗?”

任致铎不看顾兮,别过头去了。

他的侧脸也是那么帅。而顾兮却不相信从任致铎口中说的一切。

“任致铎,你要是个男人,就爽快地承认。你这么对我,无非是有了小三。说什么为自己的家族复仇,骗人。我不信。你这个忘恩负义,卑鄙无耻的小人。”

好好的人在精神病院会被折磨疯掉的,身体的疼痛更让顾兮大骂任致铎。

第3章 334号

任致铎凌厉的话插到顾兮身上,刀刀致命。

“顾兮,你真是疯到无可救药了。我说过,我娶你只为了复仇。什么小三,你真够蠢的,现在才发现。”

顾兮的心在滴血,这就是她爱了很多年的青梅竹马,这就是口口声声说要一辈子对她好的男人。

“任致铎,你出轨养小三也就罢了,还找一个这么好的借口。任致铎,我鄙视你。诅咒你下十八层地狱……”

只是顾兮的诅咒,任致铎是听不到了,他人已经走出去了。

走到门口的任致铎对守在旁边的周医生说道:“周医生,我太太是彻底疯掉了。请尽快用最先进的仪器给他治疗。”

世界上真有这种无耻之人。

顾兮已经无法呼吸,又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还是在精神病院。

这个精神病院是这座城市里最高规格的,收治的病人自是不少。

环视四周,一群或哭或笑,或者是奔跑的各个年龄阶段的病人,围绕在顾兮周围。

顾兮简直都要崩溃了。

本来这种高规格的精神病院,病人都是住的单间。

最近病人增多,顾兮被安排到一个四人间。

以任致铎今日的财力和地位,怎么着也会给顾兮安排一个单人房间。

所以,顾兮觉得,任致铎就是故意的。

他期待顾兮死。

“当初,我真是瞎了眼,才看上任致铎这样的禽兽。”

想到过去自己父亲对任致铎的信赖,最后把公司都托付给他照管,顾兮就心痛。

顾兮握紧了拳头,心中的愤恨聚集在心头。任致铎多么可怕,手段多么毒辣。

父亲现在还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她又被任致铎送到精神病院。

任致铎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顾氏,顾氏是顾兮的爸爸一手创建起来的。这里面凝聚着顾兮爸爸全部的心血。

“爸爸,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顾氏股份流到任致铎的手中。任致铎,我一定不会让你的计谋得逞。顾氏永远是我们顾家的。”

而如今爸爸还生死未卜,顾兮更不能放弃。

顾兮想着这些头疼的问题睡着了。

睡梦中,忽然听到一阵凄厉的叫声。这声音简直能穿透人的耳膜。

还未等顾兮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顾兮就被人从被我拽了起来。

那人的力气很大,顾兮一下从床上滚下来。

“砰。”

顾兮的脑袋撞在了地上,生疼。

抬头,却看到把她拉下床的是她童宿舍的病人。

那是一个高大胖的女人。她一边笑,一边伸过手来,又要拽顾兮。

顾兮之后一米六三,在那个女人面前,就像是一个孩子。

“啊!你要干什么?来人啊!救命啊!“

顾兮一边后退,一边看着向她靠近的高个子女人。

她却忘记了,这是精神病院。这些病人的脑子都不受控制。

那女人,抓起顾兮的头就往墙上撞。

幸亏医护人员赶到了。

再晚一会,顾兮的脑袋就要开花了。

“呜呜,医生,我要回家。我不要待在这个地方。”

医护人员并不理会顾兮说的话。

来这里的病人,吵着回家的不少。可惜没监护人的允许,他们哪里也不能去,只能待在这里。

“任太太,我们再给你找一个清净的房间。等任先生来了之后,同意您回去了,我们才能放你出去。”

任先生同意?

顾兮蓦然想起,她一旦被送到这里,救她出去的,就只能是任致铎了。

任致铎是她要出去唯一的依靠。

换了一个房间,顾兮要面对的情况也好不到那里去。

周围都是精神病人,一个好好的人,在里面几乎能疯了。

晚上睡觉,不时地被尖叫声惊醒。白天在医院里面活动的时候,差点被一个精神病人拿刀给砍了。

顾兮惊恐地就像是一只小鸟。

医护人员,表面上看着挺好,没外人在的时候,他们对待病人简直可以用虐待来形容。

只进去了三天,顾兮就觉得生不如死。

这样下去,还没复仇,首先就要死在医院里了。顾兮在想办法出去。

三天后,顾兮正在自己的床上休息,被人叫醒了。

“334号顾兮,有人来看你了。”

顾兮一骨碌从床上起来了,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

这个时候能来看她的人,就是她的救命恩人。而任致铎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顾兮有些失望。

那个亲手将他送进来的男人,又怎么会轻易放自己走。可任致铎又是她唯一的希望,她想要抓住。

“致铎,你放我出去好不好?致铎,你看看,我现在都成了什么样子?”

顾兮耐着性子,恳求任致铎。

而任致铎却像是看着一个猎物一样,看着在精神病院中煎熬的顾兮。

“顾大小姐,你不是说要让我重新变成穷光蛋吗?怎么?怂了。”

顾兮厚着脸皮说瞎话。

“对不起,致铎,我那是我说错话了。致铎,你只要是让我从这里出去。什么事情都好说。你不是想要公司的股份吗?我给你。我全部都给你。”

为了能出去,顾兮压上了最大的筹码。

“顾兮,我凭什么相信你?除非……”

任致铎故意卖弄关子,脸上是神秘莫测的微笑。

“除非什么?你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什么都答应,真的。”

顾兮还是小看了任致铎, 任致铎并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顾兮。

“除非你求我。”

顾兮咬咬牙,脸上带着略显真诚的笑。

“我求你,任致铎,我求你放我出去吧!我在这里,一分钟都不待下去了。我真的会死的。”

从小到大,她顾兮何曾这么求过人。尤其是,这个人还是她深爱过的人。

而任致铎更加得寸进尺,“不行。你得说一句话。”

第4章 老公我渴了

“你说,你让我说什么,我都不会拒绝的。”

看着一向高傲的顾家大小姐,这么求自己,还这么没底线。

任致铎很满意。

“我让你说,你父亲死得罪有应得。”

顾兮带着猩红血丝的眼睛,狠狠地盯着任致铎。

“你休想。任致铎,你真是畜生不如。”仇恨让顾兮不择言。

“那好,顾家大小姐。你还是舒舒服服地在这个地方待着吧!”

任致铎也不多言,转身留下顾兮,离去。

顾兮扶着椅子,心痛地无法呼吸。这个鬼地方让她觉得压抑,多待一分钟就要死掉的感觉。

父亲顾振东在医院里生死一线。她这个做女儿的,却被任致铎送到这种鬼地方来。

“我要逃出去。”

不逃出去,恐怕连自己爸爸的最后一面都难见上了。

从小,爸爸就对顾兮百般宠爱。而爸爸也是庇护她长大的大树。

现在这棵大树要倒了,顾兮必须要赶在爸爸离去之前见他一面。

机会终于找到了。

那天正好是国庆节,精神病院的护士们都去开联欢会了。

看护顾兮的只是一个二十多岁出头的小姑娘。那姑娘只顾玩着手机。

顾兮偷偷地跑出精神病院的大门。

刚出了大门,就迎面碰到了一辆熟悉的车正在进院。

顾兮心下以咯噔,撒腿飞快地跑起来。

终究两条腿没汽车跑得快。

“顾兮,你真是不自量力。你觉得你能跑出我的掌心吗?”

耳边传来的是任致铎熟悉的声音。

而任致铎的旁边赫然坐的是自己的妹妹程源。

“任致铎,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顾兮指着程源,惊讶地张开了嘴巴。

任致铎绅士一般从车上下来。拉开副驾驶的车门。

程源也不避讳顾兮,大方地从车上走下来。甚至还跟任致铎勾肩搭背的。

任致铎在程源的唇上吻了一下。虽然是蜻蜓点水,却让顾兮看傻了。

任致铎和程源?

顾兮的脑子转不过来。

一个星期前,发现任致铎身上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的时候,顾兮不是还拜托自己的妹妹盯着点。

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和自己的丈夫勾搭在了一起。

顾兮觉得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笑话。

“姐姐,你是不是觉得很意外?其实,我也不知道姐夫,不对,我也不知道致铎喜欢我哪里?”

程源简直是有恃无恐。

一边的任致铎还宠爱地牵着她的手。

“小心点。”

那模样,可以羡煞旁人。

顾兮却看得火冒三丈。

“任致铎,程源,你们这对狗男女。当着我的面秀恩爱。我替你们觉得羞耻。”

顾兮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这对狗男女的无耻程度。

一个是自己的亲妹妹,一个是自己的丈夫。

这可是乱伦啊!

“狗男女?顾兮,亏你还是顾家的大小姐。说话这么粗鲁。我跟源源是真心相爱的。”

任致铎大手将程源紧紧地拥在怀中。

而怀中略显娇小的程源则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致铎,姐姐说我们是狗男女。呜呜,好难听啊!”

由着两个贱人在自己面前演戏,顾兮觉得恶心。

“宝贝,你可不能生气。你肚子里还有咱们的小宝贝呢!”

任是顾兮和任致铎是青梅竹马,当年任致铎在追顾兮的时候也没说过这么肉麻的话。

而他竟然对这着自己的亲妹妹,这样说,而且还怀孕了。

“任致铎,你这恩不知道礼义廉耻。勾引自己妻子的妹妹,还让她怀孕。我都替你害臊。程源,你肚子里面的就是野种。我祝福你们的孩子,生出来就死。”

两个人不仅勾搭在一起,还在她面前出现。

顾兮已经气得不择言。

恶毒的语言攻击下,程源果然哭成了泪人。

“呜呜,致铎。你听听姐姐都说了什么啊!我知道是我的错。我知道我不该跟你在一起。可是,我那么爱你。我能怎么办呢?”

“你们都是我爱的人,我帮谁是好呢!”

任致铎将程源抱在怀里,小声地安慰着,亲吻着。

“源源,我们都没有错。错的是顾兮。她就是要激怒你,你不要上他的当。你先上车,看我怎么收拾顾兮。”

程源上了车。

任致铎一把抓住顾兮,狠狠地一巴掌甩在顾兮的脸上。

顿时,顾兮白皙的脸上,留下了五个手指印,脸上也火辣辣地疼了起来。

“顾兮,你给我闭嘴。”

任致铎打她了。任致铎竟然打了他口口声声说要爱一辈子的女人。

那一刻,顾兮对任致铎最后一丝感觉都消失殆尽了。

“我不闭嘴。你们做了龌龊的事情。凭什么不让我说。我就说。程源任致铎你们两个不得好死。我就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们两个。”

顾兮想不明白,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不要脸的男女。

任致铎将顾兮带上车,重新带回到精神病院中。

医护人员去表演节目了,住院部这边,暂时只有一个小姑娘看着。

那小姑娘也是认识任致铎的。

看任致铎黑着一张脸,没敢多说一句话。

任致铎将顾兮带到自己的房间中,扔到床上。

“顾兮,你给我老实点。”

一下甩在床上,顾兮的狠狠地盯着程源。

而任致铎则紧张地看着程源,“源源,你没事吧!别伤着咱们的宝贝。”

程源笑笑,无力地靠在任致铎的肩头。

“老公,我渴了。你去弄点水吧!”程源撒娇地对任致铎说道。

这个称呼恶心到了顾兮。

“不要脸。”

任致铎看了了一眼顾兮,担心地说道:“源源,你确定一个人在这里可以吗?”

“顾兮是我的亲姐姐,有什么不可以的。”

任致铎转身去拿水,而程源则对着顾兮嘲笑道。

第5章 原来如此

“姐姐,我劝你还是好好在这里待着吧!你要是出去了,对我们谁都不好。”

程源毫无顾忌地说道。

在她看来,顾兮现在就是一个案板上的鱼,再也没有了挣扎起来的机会。

而顾兮却抓住了程源的头发,质问道。

“程源,我平时待你不薄。枉我还你当作是最信任的人。你这么做,对得起我吗?”

顾兮下了狠手,而程源也不甘示弱,一下挣脱了顾兮的束缚。

“待我不薄?顾兮你念你年纪比我大,又给我进入到公司给任致铎做秘书。尊称你一声姐姐。你真的待我不薄吗?。”

“都是一个妈妈生的。凭什么你就就可以做顾家的大小姐。而我大学毕业之后,还要辛辛苦苦地工作?”

“凭什么?我不服。我不就是长得普通一点。就因为咱们的父亲不同,我的命运就偏偏不如你。我不甘心。”

这些话,顾兮从来没听到过。

原来外表柔弱,凡事对顾兮唯唯诺诺的程源,内心里原来藏着这么多的话。

“咱们的父亲不同,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你的出身本来就低下。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顾兮的话又惹起了程源的怒火。

“我出身低。我不就是工人的孩子吗?而你顾兮,却是顾家最疼爱的女儿。我就是不服。而且那么好的男人对你死心塌地。我就是不甘心。”

“不过,顾兮,也别高兴地太早。你以为任致铎爱你吗?你不过是他复仇的工具而已。哈哈,说起来,你比我还可怜。”

“我就是勾搭了你的丈夫。那又怎么样?你的丈夫现在对我体贴入微。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们顾家的企业马上也就要成为我们的了。开心吗?姐姐。这个消息简直让我梦中都能笑醒。”

也许是知道了顾兮再也没有反身的机会,程源对于自己做过的事情供认不讳。

顾兮早就气得肺都炸开了。

“程源,你这个婊子。你这个无耻的女人。老天爷会惩罚你的。”

程源的脸皮也比顾兮想象中要厚得多。

“哈哈,你尽管骂吧!反正我们的计划,就要实现了。你那老爸马上就要断气了。你们顾家马上就要完了。早知道那个老头子命这么硬。当初,我就应该把他气死。”

程源口中的老头子说的就是顾兮的爸爸顾振东。

“你对我爸爸做了什么?”

程源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说顾兮,你还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你还自称是高材生,智商这么低。”

“我需要做什么吗?我只需要露一点点我和任致铎的关系,你那个老爸就自己要气得半死了。”

“我只是告诉他,我怀了他女婿的骨肉,结果他就气得中风了。”

原来如此。

怪不得顾振东一向身体很好,忽然就中风住院了。

顾兮还曾经埋怨过爸爸没有定时体检。原来是被程源给气的、

“程源,你真是卑鄙。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竟然那样对待我的爸爸?”

爸爸得病的罪魁祸首就是程源。

顾兮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上前去对着程源的肚子踹了一脚。

“程源,跟你的孽种一起去死吧!”

她程源能够千方百计害死自己的父亲,也别怪我顾兮不客气了。

这些天在精神病院受的委屈,任致铎背叛的愤恨,所有的情绪加在一起。

顾兮身高上占了一点优势。再加上程源本沈怀孕了,又千方百计地护着肚子。

这才给了顾兮机会。

顾兮和程源厮打在一起。顾兮没命地朝着程源的肚子踹,用拳头捶。

她要让这个野种去死,她要让这个害她爸爸住院的女人去死。

程源跌坐在地上,身下出现了一片血。

“啊!血,流血了。快来人啊!快救救我的宝宝啊!”

程源手上都是血,哭叫着。

就在此时,任致铎拿水回来了,看到了这血腥的一幕。

他马上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将杯子甩到地上,一把将顾兮拉开,抬起脚,直接踹在顾兮的肚子上。

“顾兮,你真是该死。”

顾兮伤害到了任致铎最在乎的女人和孩子,他岂能饶了她?

紧着就是一脚一脚踢在顾兮身上。

在疼痛中,顾兮咬紧牙关,奋力反抗。

同时,心也在滴血。

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竟然为了自己的妹妹,对自己毒打。

她顾兮瞎了。

她宁愿自己瞎了,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

“任致铎,有种你就打死我。打不死我,我就弄死你们。”

顾兮不屈服。生死面前,和所谓惧?

“啊!你们这是怎么了?”

一群医生和护士及时赶到了。

不过,好像有点晚。程源身下的血越来越多,她整个人也越来越虚弱。

“致铎,我会不会死?我们的宝宝会不会有事?”

有人赶紧拨打了120。

而任致铎不发一言,直接抱着程源上了车。

他在跟时间赛跑,想拯救自己爱的女人和孩子。

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撂下一句话,“给我好好治疗顾兮,往死里治疗。”

这样血腥的场面,医护人员们都惊呆了。

回过神来之后,开始用仪器给顾兮治疗。所谓的治疗,其实就是变相的折磨。在这种非人的折磨中,顾兮一次次晕了过去。

每当清醒的时候,顾兮就发下誓言。

“程源,任致铎,我要你们死。我要让你们身败名裂。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

那种绝望的语气,那种痛彻心扉的悲凉,让治疗的医生们也动容了。

第6章 真的是你吗

经过这几天非人般的折磨,曾经那个优雅的顾兮早已消失殆尽。

虽然程源肚子里那个孩子被顾兮踹没来,但是她也因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一开始,顾兮还在因为自己的冲动而内疚,惋惜一个小生命就这样流逝了,但回想到自己受过的折磨,她心中的内疚早已被恨意所代替。

不让那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是正确的,有那样恶毒、残忍的父母,对那个孩子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一想到自己的父亲,现在还躺在医院里,身边也没有一个人照顾,顾兮的心脏就好似被人拿手揪着一样疼。

思念父亲的强烈情绪,就如同结魄灯一般,将顾兮原先奔溃涣散的意识召回,让她充满了力量。

“爸,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一定会去看你的。” 顾兮一边啜泣,一边对着铁窗外的圆月低声呢喃着。

“朋友?朋友要靠的这么近吗?”

顾兮听到原本应该在房间里看管自己的护士的愤怒的声音从走廊的那头传来,因为愤怒,护士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手机的另一边。

“站住,别跑。”

顾兮蹑手蹑脚地从病房猫着身子跑出来时,听见后面的声音,吓得顾兮加快了步伐。

眼看着后面的人就要追了上来,顾兮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如果一直这样跑下去,不久就被抓回去的。

顾兮看着身旁的垃圾车,心中冒出了一个念头,她一翻身就钻进了垃圾车里,因为有黑色的垃圾袋隔着,味道也没有那么的难闻。

听着周围的人杂乱的脚步声,顾兮差点笑出了声,她很快就能离开这里了,真好,顾兮觉得空气都清新了许多。

在车里做了很久,身边的脚步声才逐渐消失,等到机会之后,顾兮急忙的翻出了车子,大步的跑到了墙角。

这里有一个狗洞,是她很早就发现的,顾兮已经全然不顾形象了,趴在地上就奋力的爬了起出来。

墙角的那只孤零零的鞋,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被发现。

顾兮看了看脚上,她顺势脱下了鞋子,扔进了一旁的草丛里,白皙的脚丫踩在坑洼不平的地上,被石子划出了血也不自知。

顾兮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去医院看看父亲过得好不好,她想陪在父亲的身边。

终于,顾兮历经千难万险来到了父亲的病房前,她颤抖着双手拧开了房门。

“爸!”一见到原先如山般伟岸的父亲,现在瘦骨嶙峋的躺在床上,如垂暮之年的老人一般沧桑的坐在那儿,顾兮的泪水如决堤之水,一下子扑到父亲的怀里。

“兮兮,真的是你吗?” 一见到自己的女儿,这个纵横商场好多年的男人一下没忍住红了眼眶,老泪纵横。

“爸,是我,真的是我。”

经历了身体和心理折磨的父女两人,见到了相互惦念的人,终于放下心理的担忧和防线,抱头痛哭,泪水夺眶而出,沁湿了他们的衣衫。

十几分钟后,顾正霆首先反应过来,爱惜的拍了拍早已哭到喘不上气的顾兮。

“兮兮,乖,不哭,有爸爸在呢。”

顾正霆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都怪他自己没本事,最后连自己心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

“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停止哭泣的顾兮,突然想起任致铎说的话:“为什么任致铎会说是你害他家破人亡?”

“兮兮,如果爸爸说,爸爸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你相信爸爸吗?”顾正霆满脸慈爱的看着顾兮,这辈子,只要顾兮能过得好,他就死而无憾了。

“爸,我当然相信你。”

对于这件事情,顾兮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她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任致铎会说出这样的话。

“只要你相信爸爸,爸爸就知足了。”

“那当年是什么情况呢?他是不是故意找借口污蔑你?”见顾正霆没有说的意思,顾兮继续追问道。

“唉~”顾正霆哀叹一声,跟顾兮说起了当年不堪回首的往事。

原来,父亲与任致铎的父亲是多年的好友,毕业后,他们两人与任松鹏的堂弟一起,创立了医药和器械公司。

三个人,分工明确,各司其职。

一开始,公司运营的风生水起,三个人深谋远虑,打算一展鸿鹄之志,哪知,不久之后公司竟卷入了重大的医疗事故中,一时舆论哗然,将三人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就在紧要关头,任致铎的父亲站了出来,一力承担了所有的责任,用跳楼身亡的方式堵住悠悠众口,而任松鹏的表弟任尹柯早已不知所踪。

而那时受到刺激的顾正霆,一心想要挽救已故人的心血,让他死得瞑目,开始没日没夜的研究任致铎父亲留下的资料。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让父亲开发出了公司现在的王牌产品,独自一人将公司发扬光大。

第7章 放过我吧

“虽然说他父亲是因为公司事故跳楼,但是这跟您有什么关系。”顾兮听完这些,便气愤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任致铎变的这么是非不分。

“兮兮,你走吧,不要呆在这个晦气的地方了。”顾正霆一边说一边把顾兮往门外推去,眼底藏着深深的眷恋和不舍:“最好离开这个城市,爸爸已经没有能力保护你了。”

“爸,我不想离开你。”一听父亲赶自己走,顾兮哭了出来,她死死的拽着父亲的衣袖:“我不想一个人。”

“傻丫头,等你安顿好了,就来接爸爸。”顾正霆轻轻拍了拍顾兮的手,安慰着她。

“爸爸等着你来接,乖!”

看着苍老的父亲,顾兮心中纵使一千一万个不舍,但是拗不过父亲的意愿。

“爸爸,我一定会来接你的。” 顾兮坚定的说着,一步三回头,在犹豫和挣扎中离开了病房。

刚走到医院门口,就看到医院门口那道修长的身影,一身黑色风衣,显得他更加硬朗高大,轮廓分明的英俊脸上,此刻充满了愤怒。

他犀利的眼神往旁边扫了一眼,吓得顾兮立马把自己小小的身体藏起来,紧张的闭上眼睛,祈祷自己刚刚没有暴露,他没有看到自己。

突然感觉眼前一黑,周围的空气如同冰窖般寒冷,后背不自觉冒出了不少冷汗。

“顾兮,你以为闭着眼睛我就看不到你了?”

修罗般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冷冷地在顾兮耳边响起……

听到这话的顾兮,忍不住浑身颤抖,身体仿佛被抽光了最后一丝力气,身体沿着墙壁滑落在地上。

她怎么这么天真的以为自己会离开呢,顾兮自嘲的勾了勾嘴角,精神病院里都是任致铎的人,她逃跑之后怎么可能会不告诉他。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在回那个地方了。”顾兮双手紧紧揪着自己的衣服,寻找一丝的安全感。

“你知道的,我也舍不得把你送到哪里去。” 任致铎抬起手腕,动作温柔地轻抚着顾兮苍白如纸的脸颊,嗜血的嘴唇,带着一丝邪魅的笑,“精神病经过治疗,还是有很大几率康复的。”

“啊~我不是精神病,我不是。”顾兮绝望的呐喊着。

“你们救救我,他出轨了,他想要害死我。”顾兮大声呼救着,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不停的向医院围观的人求助着。

“他要害我,我不是精神病,你们帮帮我。”顾兮拉住旁边的人,希望可以借助外人的力量逃出苦海。

有些动动摇的看着顾兮,但是没有精神病会承认自己有病的,所以也不敢轻易上前。

“兮兮,乖,等你病治好了我就接你回来,好不好?”任致铎不舍地看着顾兮,满脸痛惜的喊道,“医生呢,把她带走吧。”

话音刚落,顾兮似发疯一般的冲出人群,企图跑出他们的魔抓。

虚弱的顾兮怎么会是这些训练有素的人的对手,没跑两步就被按倒在地上了。

“放开我,你们这些混蛋!”

“任致铎,你不得好死,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这种人渣,根本不配有孩子。”

被抓住的顾兮已经濒临奔溃边缘,她受着折磨,她也不想让任致铎心里好受,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任致铎早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动作快点,把人带走。”听着越来越难听的谩骂,任致铎最后的一丝耐心也被耗完。

一看到自己的老板发火,几个人的动作也迅速了起来,把她直接驾到车上,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人群,顾兮越来越急,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大。

然而这些只是徒劳而已,被禁锢在车里之后,顾兮一下子失去了生气,好似一个没有生命的娃娃。

“顾兮,你怎么还是这么天真呢。”任致铎的薄唇带着一丝冷笑,锐利的眼睛看着顾兮,如今像蝼蚁一样缩在自己脚边,嘴角不自觉上扬,无声的嘲讽着。

“你最后安分一点,不然有你好看的。”任致铎的话里充满着警告。

最终,限量版迈巴赫一个转弯,停在了精神病院门口。

车门一打开,一群医生护士蜂拥而上,完全不把顾兮当成一个正常人看待,无视她的挣扎,粗鲁将她绑上了病床。

“你们这是助纣为虐,快放开我,我没病。” 顾兮歇斯底里的吼着,却没人理会。

任致铎就这样站在门口,帅气的脸上带着舒心的微笑,静静欣赏着顾兮如小白鼠一般做着最后的挣扎。

“爸、妈,你们看到了吗?仇人们正在接受他们应得的惩罚。” 任致铎抬头仰望着天空,两眼染上了浓烈的恨意:“你们放心,这才刚刚开始。”

第8章 你会后悔的

任致铎深呼吸了几口,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抬起修长的大长腿往病房走去。

此刻,还在“砧板”上治疗的顾兮,已经被这些医生护士折磨得几近昏厥。

“任总” 一见到任致铎进来,医生护士们都很自觉地鱼贯而出。

“怎么样?顾兮,治疗后有没有感觉好点?”

一见到任致铎,顾兮的身体比她的大脑更早一步做出反应,条件反射般的颤抖。

顾兮暗怨自己没出息,但是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颤抖,身上不停的冒着冷汗。

“顾兮,看到我这么害怕吗?嗯?” 任致铎一看到顾兮这幅丧家之犬的样子,报复的快感油然而生,心情就不自觉地愉悦起来,连带着说话的语气都上扬。

“畜生,你会后悔的。”

任致铎根本就没有将顾兮的话放在眼里,之后他才知道,原来顾兮的话真的应验了。

“如果知道你的狼子野心,我就是死也不会跟你结婚的。” 顾兮的恨意源源不断从心里迸发出来,恨不得用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羞辱任致铎。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不然你求求我,哄我开心了,我就将你放出去了。”

任致铎将随身带着的精神病书拿了出来摆在了顾兮的面前炫耀着,现在他可以控制着顾兮,当然也掌握着顾正霆的生死。

顾兮心里很清楚,任致铎就是想要折磨自己,让自己生不如死,她停止了谩骂,也没有打算求他,像一个没有灵魂的娃娃保持着一个姿势。

看着顾兮一副懒得搭理自己的样子,任致铎的胸口好似堵着一口气,久久不能散去

“下次我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了,你确定不把握机会?”

任致铎站在门口,眼神充斥着不满,凭什么她一个丧家犬还敢不理自己。

“你想让我做什么?” 原本顾兮是不打算再理这个奸佞小人的,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父亲还在医院等着自己,还是忍不住开口。

“只要你劝劝你伟大的父亲,让他在股权转让书上签上他的名字,把属于我的公司还给我,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把你给放了。”

“你做梦,公司是我爸的毕生心血。”顾兮猩红着双眼,狠狠的盯着任致铎,咬着牙,认真严肃的一字一字的宣示着自己父亲的主权。

“那你就在这里好好享受生活吧。”任致铎无所谓的理了理自己的袖口:“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医生呢,进来。” 任致铎话音刚落,一群医生就拿着仪器进入了房间,吓得顾兮瞳孔一索,整个人如受惊的兔子。

“任致铎,你这个无耻之徒,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当年的事情跟我爸没有任何的关系。”

听到顾兮的话后,刘荆更加的愤怒了,顾正霆做了那么禽兽的事情,顾兮竟然还在这里狡辩。

“好好伺候我们的顾大小姐,如果再让她逃跑,你们后果自负。” 任致铎冷冷地撇了一眼因他的话语而吓得整个人筋挛的顾兮,不屑的扯了下嘴角,转身离开了病房。

“啊~任致铎,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身后传来顾兮的伴着恨意的惨叫声,听得任致铎脚步一顿,随后就头也不回地往医院门口走去。

不知不觉,顾兮已经在精神病院待了两周,每一分每一秒,对于备受折磨的顾兮来说,都是煎熬,从最开始的恐惧、孤独到后来的麻木,谁也不知道顾兮经历了什么。

原先那个高高在上顾兮,在无休无止的摧残过程中一点一点地死去。

顾兮的脸色白的好似女鬼一样,身体瘦弱到依稀可见她细小的骨骼,整个人越来越恍惚。

如果不是因为惦记着自己年事已高的父亲,恐怕顾兮挺不住了。

顾兮接受完治疗正向病房走出,一抬头发现迎面而来的除了医生还有那个撒旦般的男人。

她下意识的转身往回跑去,却被旁边的护士一把抓住,怎么也挣脱不开,顾兮不自觉的向墙角躲去,她真的很害怕。

“放开她吧。”任致铎冷漠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顾兮弱弱地抬起头,看着眼前衣冠楚楚的任致铎,一身高档得体的裁剪西装,举止优雅,脸上带着一贯的淡漠的表情。

被上帝精心雕琢过的他,往那儿一站,什么都不做,旁边的人就显得黯然失色了。

可就是这样一个完美无瑕的人,心内确实十分的险恶,恶心的让顾兮不屑一顾。

“顾兮,你可以出去了。”任致铎平淡的话语却让顾兮在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