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传大宝剑,其中竟然蕴藏乾坤!

祖传大宝剑,其中竟然蕴藏乾坤!,开天眼,得《神农百草经》,掌山河社稷图!,从此陈浩的生活丰富多彩起来,各路美女纷纷投怀送抱,只为博得陈浩一笑。

祖传大宝剑,其中竟然蕴藏乾坤!开天眼,得《神农百草经》,掌山河社稷图!

第1章 欺人太甚!

“你们要是再敢前进一步,我就跟你们拼了!”

陈村突然传出一道惊天怒吼,闹得这里一阵鸡飞狗跳,只见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手上拿着一把锈迹斑驳的古铜剑,正在和十多个人对峙。

陈浩愤怒不已,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无耻到这种地步,竟然想无偿征用他的房子!

陈浩是一个孤儿,在他七八岁左右的时候,父母就因为意外去世,留下了一些赔偿金,他的亲戚以他年龄太小为理由,强硬的把赔偿金占为己有,还盖了一栋乡间别墅。

可怜的陈浩只能居住在父母留下的破房屋里面,要不是国家规定上大学之前的费用全免,估计他连学都上不起。

就这样,陈浩磕磕绊绊的读完高中,至于大学他根本没有那个钱去读,在外面打工混了两年,最近才决定回到家中,准备开始种植父母给他留下的十亩田。

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回来就接到村委会的通知,要他贡献出自己的房子,作为一个临时仓库!

一直以来,陈村都有一个规矩,每一年都要一家提供一个房间作为临时仓库,同时也能拿到一部分的补贴,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差事。

但是今年规矩突然变了,仓库依然提供,但是没有任何费用,也就是说免费给村里当临时仓库!

这么一来,没有人愿意做了,大家都争吵不休,后来不知道有谁说了一句:“陈浩那小子的房子不是空着的吗,不如用他的房子当做临时仓库,你们看怎么样?”

最后全票通过,一行人便过来和陈浩说这个事,陈浩当然不愿意,要是有钱拿也就算了,关键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为什么要做?

双方争执不下,最后村长表情变了:“陈浩,要不是看在你死去父母的面子上,你这个房子我们村委会早就收回来了,这是给你一个机会,不要浪费我们时间!”

陈浩怒极反笑,这些人真够不要脸的,有钱的时候争着要,现在没钱了,就逼着他答应。

如果只是一间房子也就算了,他们竟然打算把他的整栋房子都霸占当做仓库,他睡哪?

愤怒之下,陈浩拿出他家祖传的大宝剑,指着这些人,虽然大宝剑因为常年没有保养,上面锈迹斑驳,但好歹也是一把武器,那些人看到陈浩居然拿出宝剑,一个个不敢上前。

“陈浩,你要记住,你是陈村的一份子,作为一个后生晚辈,这种事情你责无旁贷!”这是一个老者,他是陈村当中颇为有名的人,因为他在年轻的时候当过教书先生,虽然现在只有教师,没有教书先生,但是在陈村这个小地方,他还是有一定的威望。

陈浩知道,要是他一松口,以后绝对没有好日子过。

第一年当仓库,那么第二年第三年呢?

不用想都知道,这些人肯定还会继续把他的家当做仓库,这不能忍!

“陈浩,你在干什么,还不把剑放下!”这时一个大嗓门出现,随后一个中年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中年男子看起来不过四十多岁,脸上很是干净,一身西装,看起来就像是个成功人士,只是他嘴角不时露出的一丝刻薄微笑暴露了他的为人,他就是陈浩的大伯陈为民。

看到这个人,陈浩双眼充血,他差点没忍住冲上去一剑劈了这个男人。

正是这个大伯,拿走他父母所有的赔偿金,并且还用各种理由卷走父母留下的各种值钱物品,能卖钱的都被带走,几乎家徒四壁,那段时间是陈浩最悲惨的时候。

没有钱,陈浩连路边的野草都吃过,至于父母留下的庄稼,一颗不剩的被人拿走,始作俑者同样是这个大伯。

“大伯,你还敢过来!”陈浩从牙缝里面挤出这句话。

“你怎么说话的!这是对大伯说话的语气吗!你爸妈从小没有教育好你是吧,要不是他们走得早,我肯定跟他们好好说一顿。”陈为民义愤填膺。

“如果不是有人在场,大伯你会一个人过来?”陈浩露出一丝讥笑,剑尖指着大伯,仿佛下一秒就会刺上去一样。

陈为民一听,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生怕陈浩真的会刺上来,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动作很怂,这是他害怕陈浩的表现,这让他恼羞成怒。

“这次我过来是让你接受村委会的意见,全村只有你这里是空闲的,不放在你这里放谁那里,当然村委会也后退一步,留一个房间让你休息,其他地方全部当做仓库使用。”陈为民似乎为陈浩考虑的样子。

陈浩没有说话,只是握着剑柄的力气更大了,他的指甲嵌入了自己的手掌中,鲜血滴到剑上,浑然不觉。

场中的气氛有些古怪,没有人说话,他们都在等着陈浩的决定。

没多久,陈浩放下了剑,他的表情很平静:“我接受村委会的决定,只是我有一个要求,给我一些白菜水稻的种子,我要重新种植我家的十亩地。”

“这个好说,种子每家都有,只要你答应就行。”村长露出笑容。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不一会儿,村民们就把自己一些不需要但是有时会用到的东西搬过来,放在陈浩的房子里面,从始至终,陈浩没有说过一句话。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虽然不是什么君子,但是我会忍,忍到有机会报仇的时候。”

夜晚降临,村民都离开这里,只有陈浩一个人坐在桌子边上,他的桌子上只有一碗粥加上一小碟的咸菜,这就是他的晚饭。

“这个家里唯一值钱的应该就是这把祖传大宝剑吧,拿出去当铁卖也能卖点钱,身上的钱只能让我吃一个月,等到没钱的时候再卖……咦?”正当陈浩考虑什么时候变卖祖传宝剑的时候,他忽然发现,手中宝剑上面的铁锈好像变少了。

他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下,不是他的错觉,宝剑的锈迹真的变少了。

忽然宝剑放出刺眼的光芒,光芒一闪而逝,陈浩同时昏了过去。

第2章 开天眼,得传承!

“这是什么地方?”陈浩一脸懵逼的看着四周。

他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奇怪的地方,这里四方上下没有地面,他就像是悬空在半空中一样,周围尽是五颜六色的光芒,非常耀眼。

“有人吗?”陈浩大喊,四周居然没有回声,他有些担心,要是自己一直在这里,会不会被饿死。

这时一道笑声传来:“哈哈,真是有趣的后人,没想到能够得到我传承的会是这么有趣的一个小家伙。”

“你是谁,你在哪里?”陈浩一惊,四下看去,什么人影都没有,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我是谁?我是你的先祖,陈家因我而出现。”

一般人听到自家先祖的声音,肯定纳头就拜,但是陈浩不同,他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人不会是个骗子吧?

好歹陈浩也是个念过书的人,知道外面有各种电影,里面就有提到过催眠术,可以通过催眠让人做出任何事情,难道他这是被催眠了吗?

但是陈浩转眼一想,他又不是什么富贵人家,家里穷的什么都没有,值得别人催眠?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我陈家先祖?”陈浩朗声喊道。

“这个证据够不?”

陈浩看到,一滴血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看到这滴血,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让他的脸色都变得通红。

“只有我陈家子孙才能通过我的血液激活自身的血脉,而这是我留下的唯一一滴精血,你服下去吧。”

陈浩下意识的张开嘴,那一滴血就直接飘进了他的口中。

噗通!噗通!

陈浩感觉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强劲而有力,甚至他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在跳动,这不是他的错觉,是真的!

一阵酸麻后,陈浩发现,自己的衣服变小了!

不对,是他长个了!

原本只是一米七左右的陈浩,突然变成了一米八,原本合身的衣服自然就变小了,不仅如此,陈浩的皮肤从原本略显黑色变成了现在光洁如玉的肌肤,就连五官都俊秀了很多。

“你是我陈氏子孙,也是我唯一一个传承者,我会给予你三样东西,有了这些,保你一生无忧。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让陈家断绝血脉!”陈氏先祖的声音有些低沉。

这个时候陈浩已经相信先祖的身份,除了先祖,谁能让一个人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就算是魔术也比不上吧。

“请先祖放心,陈浩一定不会让陈家血脉断绝!”陈浩恭敬的说道。

“很好,这三样东西你就拿去吧。”

忽然三道光芒从周围飞过来,其中一道光芒飞到了陈浩的眉心,他只觉得眉心一痛,就没有其他感觉,另外两道光芒则是悬浮在陈浩眼前,伴随着光芒的散去,陈浩看到这两样东西的真面目。

一本古书和一幅画卷!

“先祖,这三洋东西是什么啊,有什么用处吗?”陈浩问道。

“第一样东西在你的眉心,这是天眼,能够看穿世间一切。第二样东西是《神农百草经》,这是远古神话时代神农氏的宝物,上面有关于世间所有药草的资料,还有医治任何病症的方法,一些其他功能需要你自己去发觉。第三样东西是女娲娘娘的山河社稷图,此宝物自成一个空间,里面有许多珍贵的东西,你可以自行查看。有了这三样东西,你要是还让陈家断绝香火,先祖我就算是在九泉之下也没办法瞑目啊。”最后一句话,先祖带着一丝的调侃。

陈浩并没有注意到最后一句,他已经傻眼了,这些东西竟然是真的?这些不是古人杜撰的吗?

“时间差不多了,东西你也拿到,赶紧回去吧。”

“先祖,等等,我还有许多事……”陈浩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再次昏了过去。

太阳升起,第一缕阳光照在陈浩的脸上,他慢慢的醒了过来。

“先祖先祖!”陈浩一下子跳了起来,他看了下四周,这是自己家中,刚才的难道是梦?

但是下一秒,他感觉到自己的脑中有三样东西,正是先祖赐予的那三洋东西,天眼、神农百草经以及山河社稷图。

“这些都是真的?”陈浩喃喃道。

没多久,他就兴奋起来,有了这三样东西,他报仇就有希望了!

“大伯,你等着,我会让你把所有东西都吐出来!”陈浩眼中掠过一丝的凶狠。

这时陈浩发现自己手中依然抓住祖传大宝剑,这把剑上面依然是锈迹斑斑,仿佛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但是他知道,这些都发生过了。

“先祖说过天眼能够看穿世间一切,我来试试看。”

下一秒,一道肉眼看不见的眼睛出现在陈浩的眉心,眼睛所看之处,竟然变成了半透明!

“哇!天眼这么厉害?我来看看隔壁……我**!我的眼睛!真辣眼睛啊!”陈浩差点没有自插双目,刚才他一不小心看到了隔壁王大妈正在换衣服,那一身的肥肉差点没有吓死陈浩。

“不能看隔壁,我看看外面。”陈浩把目光放在外面的小道上,他看到了两个年轻人向着他这里走了过来。

“是一毛和二蛋?”

陈浩从小在陈村长大,对这里的人很熟悉,虽然大部分人对他都不怎么友好,但是还有一些人一直在帮助他。

其中一毛二蛋在小时后就喜欢欺负他,因为他家没有大人,同龄人当中也少有人和他玩耍,这种关系一直到他高中毕业。

“两年没见,他们还是这么吊儿郎当的样子,看来他们已经走上了小混混的道路了。”陈浩想道。

没多久,二人就走到陈浩房门前,其中一个瘦弱的男子一毛上前用脚踹门:“陈浩,给老子滚出来!”

“原来是一毛和二蛋,你们过来干嘛?”陈浩装出一脸诧异的模样,完全看不出他早已知道二人过来的样子。

“别给老子废话,你出去打了两年工,身上应该有不少钱吧,赶紧把所有钱都拿出来,不然……”说着另外一个壮实男子二蛋就拿出拳头在陈浩眼前比划。

“钱我这里有,就怕你们不敢拿。”陈浩诡异一笑。

第3章 肾虚吧你

一毛和二蛋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这个世上就没有我们不敢拿的钱,我告诉你,别给老子耍花样,赶紧把钱拿出来!”二蛋脾气火爆,伸手就想把陈浩推开,可是他一推,陈浩的身体纹丝不动。

这家伙看起来瘦得跟竹竿一样,怎么这么大力气?二蛋很是疑惑。

陈浩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他很快就想到自己昨晚吃下的那一滴血液。

二人和陈浩两年没见过面,并不知道陈浩的身体发生变化,只是觉得陈浩就像个小白脸,肯定不禁打。

“二蛋哥,你是不是早上没吃饭啊,还是我来吧。”一毛笑道,他上去竟然直接一脚对着陈浩的胸口踹过去,丝毫没有留手。

陈浩眉头一皱,得到先祖传承之后,他的心态已经变了。

啪!

陈浩伸手一巴掌拍在一毛的膝盖处,一毛只觉得膝盖一麻,整个人就跪在了地上。

“一毛,你怎么了?”二蛋急忙蹲下来。

“我不知道,刚才整个腿都麻了……”一毛苦着一张脸想要站起来,但是刚起来一半,他又跪了下去,顿时他整个脸都绿了。

如果没有人的话也就算了,关键是他的面前就是陈浩,这不等于是对着陈浩跪拜吗?

“就算是两年不见,你也不用行这么大的礼吧,好吧,让你平身。”陈浩挥挥手,一副我吃亏的样子。

一毛愤怒的脸色通红,要不是他的腿不能动,他肯定上去再来一脚。

“敢欺负我兄弟,找死!”二蛋大声一吼,对着陈浩就是一拳。

啪!

陈浩家门前又多了一个下跪的人,一毛和二蛋面面相觑,他们是不是撞鬼了,怎么两个人好好地就腿麻了?

“等等,刚才陈浩用手打到我的膝盖,二蛋哥你也是,难道这是他干的?”一毛小声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一巴掌就能让我们两个腿都麻了?”二蛋不敢相信,这种离谱的事情说出去也没人信啊。

陈浩笑眯眯的看着二人,刚才一毛踢过来的一瞬间,他的脑中就涌现出无数的信息,这些信息包涵一毛身上的所有病症穴道等等,其中最简单的就是击中膝盖处的一个穴道,这样就能让他的腿麻掉。

根据用力大小能够控制腿麻的时间,要是用力过重,甚至能够让人的腿废掉!

这就是神农百草经的力量,它能够看穿一个人身体的一切。

加上陈浩的身体被先祖血液开发之后,论体质,完全不输给那些所谓的兵王,对付两个人简直不要太轻松。

“陈浩,你最好把我们的腿弄好,不然有你的苦头吃!”

“没错,我爸是村委会主任,小心我让爸收了你这间破房子,让你住的地方都没有!”

二人跪在地上对着陈浩叫嚣,他们真的是嚣张习惯了,哪怕是这个境地他们也没有低头。

两个人的大嗓门终于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很快几个村民走了过来,当他们看到一毛二蛋跪在陈浩面前的时候,一个个都惊呆了。

这两个人背后有人撑腰,一直横行霸道,简直是村中两霸,许多村民都被他们要过钱,美名其曰保护费!

“陈浩这下倒霉了,二蛋的老爸可是村委会主任啊,这要是被他爸知道,陈浩可能连房子都会被收掉吧。”一个村民说道。

“看样子陈浩这伢子还把他们打了一顿,不然他们怎么会跪在地上,这下糟了啊。”另一个村民忧心忡忡。

这时一个穿着得体的中年男子陪着两个人向着这边走过来,被人群挡住了去路。

“发生什么事了,让让。”中年男子大喊。

村民一看,这不是村委会主任陈光明吗,立马让出一条路。

“吴总,您稍等一下,我先去处理一下。”陈光明有些谄媚的说道。

被称为吴总的是一个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脸精明的样子,穿着一身银白色西装,最吸引人的就是他头上油光锃亮的头发,黑的能滴油的那种。

“陈主任,你去吧。”吴总点头。

陈光明一开始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很快他就知道了,自己的儿子和另外一个玩伴居然跪在陈浩面前!

“陈浩,你干了什么!”陈光明怒火上涌,他不问缘由就上去一顿臭骂,要不是旁边没有什么东西,估计他会直接拎起来就打。

陈浩就静静地看着陈光明骂他,他没有说话,就连表情都没有发生变化。

陈村当中,陈光明对他从来没有过好脸色,似乎是他的爸妈曾经得罪过陈光明,他就把这个怨恨转嫁到陈浩的身上,对着陈浩经常臭骂。

骂了一阵,陈光明觉得舒服很多,有外人在场,他没有动手的意思,可是他发现,这么长时间自己的儿子还在地上跪着,这让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兔崽子,还不给我起来!”

“爸,不是我不想起来,是我腿麻了啊!”二蛋哭丧着脸,原本只是一只腿麻了,但是跪了这么久,另一只腿也麻了。

“腿麻了?”陈光明一愣,好好的怎么腿麻了?

忽然他转头看向陈浩,眼神凶狠:“是不是你这个野种干的!”

“我不是野种!”陈浩冷然开口,一双眼睛无畏的盯着陈光明,丝毫不惧。

陈光明被陈浩看的不禁移开了目光,他竟然害怕了!

“这个兔崽子的眼神怎么这么可怕,简直要吃了我一样。”陈光明恼羞成怒,但是他没有勇气再盯着陈浩看了。

“他们的腿是你干的吧?”陈光明缓和了下语气。

“这个我怎么知道,大清早他们就跑到我家门口,哐当一声就跪了下来,我拉都拉不住,陈主任,你让我怎么办?”陈浩一脸无辜的表情。

一毛二蛋差点没有吐血,要不是你一巴掌拍的,我们会腿麻下跪吗?

“不是我说,陈主任,你最近是不是觉得腰酸背痛、头晕目眩、手足逆冷啊,是不是最近觉得老是力不从心,想要坚持但是不到几秒就没了?”

“你你你……你怎么知道?”

“嘿嘿,肾虚吧你。”

第4章 啪啪啪

陈光明神色不定,这些事情他可是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这个兔崽子怎么会知道?

作为村委会的主任,陈光明的权力在陈村是村长之下第一人,一直以来他都利用职务的便利得到许多实惠,更是有不少女人向他身上扑来。

这么多年的酒色早就掏空他的身体,尤其是最近,他发现自己那方面不行了!

这可是大危机,他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不就是好那一口吗。

可是他找了许多医生,就连偏方都找了许多,一点效果都没有,最近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让他心灰意冷。

这次他是陪着来村里购买药材的吴总,他可是知道,吴总是外面一个大公司的老总,要是这笔生意谈成了,他的好日子就更加快活。

陈光明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他把陈浩拉到一边,小声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那个的?”

陈浩神秘一笑:“主任觉得我这两年在外面是白过的?”

陈光明恍然大悟,没有人知道陈浩这两年去了什么地方,他们都以为陈浩只是出去打工,现在看来,说不定是和什么神医学了几手。

想到这,陈光明顿时精神焕发,他觉得自己的下半生有戏了。

陈浩这么说就是故意误导陈光明,有的时候说的太逼真反而没有人相信,只有模棱两可的时候,别人才会信以为真。

“小浩,这两年在外面辛苦你了,我会让人给你最好的庄稼种子,你看我这个病能不能……”陈光明一脸期待的看着陈浩。

为了拉近关系,陈光明丝毫不要脸皮,前面还在兔崽子的喊,现在就变成小浩。

陈光明知道,能够一眼就看出他是肾虚,这不是一般医生能够做到的,至少他去过城市里面找到医生,那些医生也只会给他开一些所谓的补药,吃的他差点没有把肠子给吐出来。

“七表叔,治这个病不难,只不过……”陈浩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

“只不过什么?你说出来,不管什么事,你七表叔我都能办到。”陈光明拍着胸脯。

“只不过我现在身无分文,连温饱都是问题,哪有多余的钱去买药材。”

“这不是问题,你需要什么药材直接跟我说,我让人帮你买,要是你帮我医治好了,我还会有重重奖励!”

“那就多谢七表叔了,还有这个仓库的事……”

“这个也没问题,我马上换一个仓库,刚好有一家要出去打工,他们家空了出来,就把东西搬过去。”陈光明大手一挥。

外面的人不知道陈光明和陈浩在说什么,只有最靠近的一毛二蛋听到了,当然前面的他们没听到,听到的都是后面的。

“爸,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为什么要这么听他的话?”二蛋很不忿,他都在地上跪了这么久,老爸没打陈浩也就算了,结果反过来这么听话,到底谁是你的儿子啊!

啪!

迎接他的是陈光明的一巴掌,他低声吼道:“小兔崽子,给老子闭嘴,再说一句,这个月都没钱了!”

这可是关系到陈光明下半生幸福的事情,他怎么能让自己的儿子搅和了

二蛋立马闭嘴,要是老爸不给他钱花,他还怎么出去逍遥快活,当个村中一霸。

陈浩和陈光明聊的很高兴,完全把地上跪着的二人忘了,

“这件事就麻烦小浩你了。”陈光明面带笑容对着陈浩挥手,随后看到地上的两人,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还不给我滚起来!”

“我们也想起来啊,可是……咦?我的腿能动了?”正准备哭诉的二蛋忽然发现自己的腿有了知觉,一脸惊喜的爬了起来。

一毛紧跟其后,他们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怒视陈浩,然后冲了上去。

啪啪!

结果他们被陈光明一人打了一巴掌,直接把他们打蒙了。

“你们两个兔崽子给我听到了,小浩一个人过日子不容易,要是再让我知道你们欺负他,别怪我不念亲情!”陈光明一脸凶狠像。

在陈浩面前,陈光明做足了姿态,要是陈浩真的能够治好他的病也就算了,要是不行的话,呵呵!

二人连忙点头,他们可不敢和陈光明对着干,这是找死。

站在人群外的吴总从头看到尾,他发现这个小伙子挺有意思,他的心中起了一丝的爱才之心。

“等下你去接触那个小伙子,要是他愿意的话来我的公司做个销售员,不愿意的话不要勉强。”吴总对着身边的秘书说道。

“好的,吴总。”秘书点头。

一毛二蛋离开,人群也就渐渐散去,陈光明拿着一张写满了各种药材的纸满面红光的回到吴总那里。

“主任是遇到什么好事了,能不能说说?”吴总笑道。

“没事,就是发现这个侄子挺不错的,看在他死去父母的面子上照顾他一下。”陈光明笑眯眯的扯淡。

吴总呵呵一笑,信你就有鬼了!

刚才上去恨不得亲手打那个小伙子一顿,骂的那么难听,现在还这么说,果然老家伙的脸皮都是练出来的。

不过吴总也没有在意,这件事和他没关系,他只是过来买药材的而已。

“吴总,我们这里……”一行三人的身影渐渐远去。

陈浩关上门,他松了口气,这还是他第一次正面面对村子里的权威人物,他现在都觉得自己的心脏还在剧烈跳动。

“要不是有神农百草经,我也不可能发现主任竟然肾虚,啧啧,一看就知道整天出去快活,不知道村里有多少良家妇女被他祸害了。”陈浩摇摇头,这些事他管不到,说不定别人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呢。

他递给陈光明的药方并不能根治,只能缓解一下,这是陈浩故意的。

要是一次性治好陈光明,以后还怎么敲诈……不对,应该是收取诊费。

“对了,不知道二丫怎么样了,我记得两年前她就长得出落有致,现在应该变成大美女了吧?”一想到二丫两年前的模样,陈浩不禁露出了猪哥像,见惯了外面各种妖艳的贱货,他才发现自家村子还有一朵出水芙蓉。

第5章 放开你的猪手!

二丫全名陈婉茜,据说这个名字还是请了一位老先生起的,在陈村这个地方,绝对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名字。

陈浩虽然两年没有回来,但是陈村的一草一木他都记在脑中,尤其是二丫家所在的位置。

“二丫,听我一句话,只要你愿意跟着王少,到时候别说阿姨的病,就算是住在大房子,每天好吃好喝的都不是问题啊。”

陈浩听到一个令人厌恶的声音,尤其是这个声音还提到了二丫。

他急忙走过去,看到了两个人站在一个女孩的面前,女孩大约十八岁的年龄,面带桃粉,肌白肤嫩,长发刚好披在腰际,一副柔弱的模样,真的是小家碧玉的典型。

女孩正是陈浩寻找的二丫,她面前的两个人并不是陈村的人,很明显是外来者。

二丫一脸的我见犹怜,被两个大人逼在墙角,不敢动一下。

“你这小妞的长相还真不错,估计王少是吃惯了那些山珍野味,偶尔想要尝尝家常菜吧,哈哈!”一个人大声笑道。

另一个人也露出男人都懂的表情:“王少的生活哪是我们能够想到的,不说其他的,王少开的那辆车子都是价值几十万,那可是我们十几年都挣不到的钱。”

“嘿嘿,这妞的皮肤真不错,我摸一下应该没事吧。”说着这个人竟然伸出手,想要在二丫的脸上摸一把。

这时,一道惊天怒吼传来:“畜生,放开你的猪手!”

碰!

下一秒,这个人被什么东西砸中,直接昏倒在地上。

另一个人一愣,他看到了自己的同伴居然是被牛屎粑粑给砸昏过去的,这简直了!

牛屎粑粑在农村里面随处可见,可他还是第一次见过有人这么用来砸人的。

“你个小混球,不想活了是吧。”这个人一脸凶狠,竟然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小刀。

正常人看到别人拿着凶器,肯定会有些害怕,但是陈浩却没有,他的身体速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别说一个大汉,就算是再来几个也是一样。

没有人看见,陈浩的眉心一道天眼赫然睁开,将这个男子的全身看的通透。

“幸好我重新设置了一下天眼,不然看到男人的身体,我特么还吃得下去饭?”陈浩心中想道,在他的眼中,男子身上的一切都被看穿,不光是身上装了什么东西,就连他的身体内部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他也一清二楚。

同时男子身体的一切毛病都出现在陈浩的脑海中,他看见了,男子的右臂似乎曾经骨折过,并且没有好好的保养,导致右手使出的力气只有常人的一半。

“小屁孩竟然敢管大人的事,找死是吧。”男人一边怒骂,一边走了过来,他似乎觉得自己有武器,陈浩绝对不敢做什么。

可惜他想错了,陈浩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只见陈浩一个健步冲上去,迎着男子目瞪口呆的表情,一拳对着他的右臂打下去,当场出现咔嚓一声,男子的手折了。

第6章 二丫往事

“啊!!!”

男子发出惨叫声,他在地上不停的打滚,痛的死去活来。

陈浩丝毫没有理会他,径直跑到二丫边上,有些紧张的问道:“二丫,你没事吧?”

陈浩担心自己来迟了,二丫被他们占了便宜,不过他看了看二丫1的身上,衣服都完整,应该没有问题。

二丫惊魂未定的看着陈浩,刚才的事情发展太快了,快到她都反应不过来,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个逼迫她的男人,一个昏了,一个倒了。

陈浩毕竟两年没有回到村子当中,二丫有点陌生,她仔细看了看陈浩的样子,忽然露出一丝恍然:“你是小浩?真的是你吗?”

“不是我还能是谁?”陈浩有些得意的笑了笑。

在村子当中,只有少数几个人愿意和陈浩玩耍,其中就有二丫。

二丫1的年龄比陈浩小两岁,按照农村的惯例,原本二丫在十六岁左右的时候就要找个好人家嫁了,但是因为二丫是单亲家庭,她的母亲在两年前得了重病,为了照顾母亲,二丫拒绝了许多前来说媒的媒婆。

和二丫同龄的女孩都已经成为一两个孩子的妈,只有她一个人没有嫁出去,但是二丫长得是村中最好看的,媒婆络绎不绝。

二丫有些不大相信,在她的记忆当中,陈浩是一个少言寡语相当沉默的一个人,并且他的皮肤比较黑,整体看上去就像是个搬砖的。

但是眼前的陈浩呢,一米八的个子,帅气的面庞,不比她差的白嫩皮肤,阳光灿烂的笑容,这真的是陈浩吗?

前一天的陈浩还不是这个样子,要不是他得到先祖传承,他也不可能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刚才我听到他们的话,这是怎么回事?”陈浩说起正事的时候,表情非常严肃。

二丫叹了口气,说起了她身上的事情。

事情很简单,她的母亲得了不治之症,但是需要每天定时吃药,可是那些药代价高昂,二丫家里也没有多少积蓄,为了填补空缺,二丫决定上山采摘一些药草拿出去卖。

也许是她的运气不错,她找到了不少比较稀有的药材,拿出去卖了一个不错的价钱,正是靠着这种方式,二丫才撑了两年。

但是上个月,二丫在一个药堂卖药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富家少爷,那个少爷一眼就看中她,想要得到她,二丫当然不愿意。

结果那个人每天让自己手下过来骚扰她,一开始村民还帮忙一下,但是当那些人说出背后人之后,再也没有人过来帮忙,害怕自己家被报复。

要不是二丫是王少看上的女人,这两个手下早就使用一些非法的手段,这一次实在是忍不住想要用强,结果就被陈浩教做人了。

“看样子,刚才我下的手还是太轻了。”陈浩脸色一冷,他不敢想象,要是自己没有回来,二丫1的后半辈子会变成什么样子。

在大城市当中混了两年,陈浩很清楚那些所谓大少爷是什么德行,真的是得到手之后,玩一段时间就翻脸不认人,换女朋友的速度比换车子还要勤快,二丫过去不会有好日子过。

第7章 庸医

二丫看了看地上的人,犹豫了一下说道:“小浩,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到了现在,我也没有办法了。要是我不过去的话,他们会让人不把药卖给我,没有药的话,我妈就……”

似乎是听到了二丫1的话,地上那个被打断手的男子强忍着疼痛,对着陈浩叫嚣:“我们王少可不是一般人,县城第一首富王辉的公子,是你能惹得起的吗!赶快把小妞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碰!

结果他得到的是陈浩的一脚,直接把他踢昏了过去。

要是在以前,陈浩肯定没有这个胆量,今时不同往日!

“他们……”二丫指了指地上的人。

“不用管他们,我们进去看看阿姨,说不定我能治好呢。”陈浩半开玩笑的说道。

二丫点点头,没有把陈浩的话当真,只当陈浩是安慰自己,而陈浩并没有夸下海口,在没有见到二丫母亲之前,他不会说出大话,要是二丫母亲的病需要一些非常珍贵的药材呢?

陈浩走进了二丫1的房子,和陈浩家中不同,二丫1的家里很是贫穷,穷到一点像样的家具都没有,真的只有一张简单的床、一个小木凳还有一个煮饭的灶。

“小浩,你坐着,我去给你倒杯水。”二丫把家中唯一一个小木凳端给陈浩,自己去厨房倒水去了。

陈浩看了看四周,真的比他家都要穷,好歹他家还有一张桌子和几个板凳。

正常情况下,家里来人肯定要倒茶水,可惜二丫家里连一丁点的茶叶都没了。

“水。”二丫把水递给陈浩。

陈浩喝了一口,说道:“把阿姨的情况跟我说下,我在外面学了两年的医学,说不定知道一点。”

二丫虽然知道没有什么用处,但是不好打击陈浩的积极性,便说了出来。

陈浩把这些病情状况放进了神农百草经中,结果得到了一个答案,阿姨没病!

他皱了下眉头,二丫不可能说谎,神农百草经也不可能出现错误,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过去看看阿姨,说不定能发现什么。”

二人来到了后面的一间房间,这里面充满了一股药味,只是闻了一口,陈浩就知道里面有什么药材,他知道这是神农百草经带给他的能力。

“枸杞、益母草、人参……这些好像都是补气血的药材?”陈浩沉思了下,走到了床边。

二丫母亲是一个很有母性的女人,听说以前还上过高中,这在陈村可是非常难得的,也正是因为她的母亲,二丫才会被教育的这么好。

“妈妈自从发病之后,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在睡觉,医生也看不出什么问题,只开了一些药让妈妈定时吃。可是这些药只是让妈妈的脸色变好一点,但是她睡觉的时间越来越多了……”说到这,二丫泣不成声。

“庸医!”陈浩低声怒斥,他的眼中满是愤怒:“阿姨明明是得了嗜睡症,结果那个医生居然开了什么补气血的药,阿姨没有病也会被搞出病来。”

第8章 医治办法

陈浩气的差点没有大骂出来,什么样的庸医能够把一个嗜睡症给诊断成气血不足?

“是县城第一医院的张医生说的,他还说要是不每天给妈妈吃药,妈妈就会撑不住。”二丫哽咽道。

“是隔壁张村的人?”陈浩皱了下眉头,县城的人有不少都是附近一些村子过去的,姓张的话很大可能就是从张村走出去的。

“嗯。”二丫点头。

碰!

陈浩气愤的一拍墙上,整个房间都震动了一下,把二丫吓了一跳,以为发生了地震。

似乎是陈浩的行为过头,二丫母亲慢悠悠的醒了过来。

“丫头,有客人来了?”二丫母亲声音细微,要不是仔细听还真的听不出来。

“妈,是小浩回来了。”二丫低声回应。

“小浩?是你回来了啊,快过来让我看看。”二丫母亲有些激动的想要起来,可是她全身无力,根本起不来。

陈浩急忙上前,把二丫母亲扶了起来:“阿姨,我是小浩。”

在陈浩的记忆中,二丫母亲是为数不多很照顾他的人之一,从二丫母亲的身上,陈浩才能感觉到一丝的母爱,这对他来说就像是天降甘霖,让他灰暗的人生有了一丝光明。

“妈,小浩说他在外面学了两年医学,说不定能治好你的病。”二丫有些兴奋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自己的母亲。

二丫母亲微微一笑,没有当真,她知道医学不是那么好学的,不然学医的人那么多,真正有本事的人能有几个?

况且才两年的时间,对于高中毕业的陈浩来说,还是太少了。

“你有这份心就好,我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只是睡的比较多而已。”二丫母亲反过来安慰道。

陈浩自信一笑:“阿姨,你见过我说大话的时候吗?你这个病,我今天是治定了!”

就在刚才,陈浩就看出了二丫母亲身上的所有问题,除了一些因劳累过度造成的小问题之外,最大的问题就是嗜睡症,而治疗嗜睡症有两种方式。

第一种,配出一副药,让阿姨服下,只是其中有一味药估计药堂是买不到的,只能他自己去寻找。

第二种办法算是治标不治本,但是也能改善二丫母亲嗜睡的问题,这种办法就是利用一种特殊的按摩脑部的手法,而这种手法在现代已经失传,要不是陈浩拥有神农百草经,也不可能会。

“神农百草经真是厉害,竟然吸收了古往今来各种医治手法,连一些已经失传的法子都有。”陈浩心中感叹。

想了想,陈浩有了主意。

“阿姨,你躺下来,我先让你舒服一下。”

“啊?”二丫和她母亲都是一愣,实在是这话说的太有歧义了。

陈浩这才发现自己的话有些毛病,急忙说道:“我准备给阿姨做一下脑部按摩,这样阿姨的症状就能得到缓解。”

“按摩?这个行吗?”二丫母亲有些疑惑,在她的印象当中,按摩只是一些华而不实的东西,而且往往跟一些不好的东西牵扯到一块。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