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儿王阳通过保护刁蛮小姐来获得自由

孤儿出身的王阳,被师傅从小养到大,为了得到自由,王阳接下任务前往中州市。见到了雇主风行国际穆之鸣,被告知他的任务就是保护刁蛮小姐穆宛清。强行征服刁蛮小姐,王阳就像是犯了桃花劫,他身边诸多美女云集,最让他意外的是,这些女人身后错综复杂的背景关系,似乎有一个惊天的阴谋正在向他袭来……

孤儿出身的王阳,被师傅从小养到大,为了得到自由,王阳接下任务前往中州市。

第1章 富贵险中求

“白老头,吃饭了!”

王阳把最后一盘菜随手甩在破旧得缺了一角的木桌上,拿起饭碗就开始吃了起来,也不管人到没到齐。

“你这混小子,不尊师长!不要叫我师傅!”白老头飞身从两米高的屋檐上落了下来,稳稳落地之后拍了拍身上的灰,“屋顶上的瓦破了,你也不补补,还要我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出马!啧啧啧……世风日下喔!”

风烛残年?

王阳斜眼看了白老头一眼,除了那一头白发白胡须看着是那么点老年人的样子,他手劲至少在八百斤以上,胸前的腹肌坚实得比跟石块似的,这叫风烛残年,那世界上的年轻人,都是弱鸡了!

看王阳不理自己,白老头随意地拿布擦了擦手,走到桌边一看,立马就皱起了眉头。

“这都什么啊?一碟泡菜,一盘土豆丝,一碗汤,还就四五根菜叶!你这小子……一点荤腥不沾,是想饿死老头子我啊!”

“你一天就给我五块钱,还要包三餐!这土豆还是我从村头二丫家后地里挖出来的,你爱吃不吃!”

“你小子,意思是我穷了?”白老头气得直吹胡子,“要不是你不肯接任务,我们至于一天生活费就五块钱,这么抠抠搜搜的吗?”

“你还有脸给我提任务?”

王阳是气得脸色幽青,“上次你让我去南非,说好了是去偷枚天心钻石回来,我们后半辈子就有着落了,结果呢?一个团的雇佣兵匪,全副武装,差点灭了我!还有上上次……”

王阳越说越是愤怒,每次任务他都是九死一生,但是酬劳也就两三百一次,妈个弱鸡,真当他是孤儿,好欺负啊!

“好好好,以前都是我错。但是这次……绝对保证没有风险!”

白老头信誓旦旦地说道,王阳干脆地甩了他一个白眼,将土豆丝全倒进了自己碗里,端着碗就到堂门口蹲下开吃。

“你这小子,竟然敢吃独食!”

白老头双眼一瞪,拿起筷子,一个雁落堂前飞身而出,筷子就朝着王阳的后脑勺直接杀去,王阳头也不回,脑袋微微往右一偏,右手顺势一挡,将白老头的筷子硬生生给挡了下来。

“再来!”

白老头低喝一声,将筷子往回一收,作势再要往前一杀,王阳猛然一跃,迈步狂冲踏上前方一块石头,身躯往前奔射十米,在半空中身形更是诡异地一转,正面对向杀来的白老头,右手筷子往手心一握,握手成拳往前一挡。

砰砰砰!

只见白老头手上的筷子狠狠往王阳的拳头上一夹,用力之下,已经明显看得到王阳拳头上的肉都在往下凹,用力之大,就连王阳的脸色也微微惨白起来。白老头手上的筷子嘶嘶的声音不停响起,不过三秒而已,筷子瞬间裂开……

白老头冷笑一声,化拳为掌,一把轰在了王阳的拳头上,王阳闷哼一声,身形狼狈地倒退了数步,白老头却抓住机会,右脚猛地一个踏地,身躯犹如压缩到极致的弹簧,往前弹射,人影瞬间闪过了王阳的身边。

“嘿嘿!师傅难道没有教过你,吃独食,可是不对的哟!”

白老头笑着一翘二郎腿,直接坐在了一旁的洗衣石板上,而王阳的饭碗还有筷子,全都稳稳地落在了他的手上。

又输了!

王阳狠狠地一锤拳,白老头养了他十五年,教了他十五年的武功,都说青出于蓝胜于蓝,但是什么时候能胜过白老头,他还真的不知道。他只知道,每次白老头跟自己对手的时候,都没有用全力,而且每次他觉得自己的功夫眼看着就提升了,但是事实上,依然打不过白老头。

“行了,这些年你历练得也算是沉稳了,这次我给你接了个任务,你放心,只要你做好了,这辈子绝对不愁吃喝,也不用跟着老头子在这穷乡僻壤混了。”

白老头不客气地将王阳碗里的饭菜一扫而光,还狠狠地打了饱嗝。

王阳眉头一皱,这老头竟然也不想着给他留点,“你少唬弄我了,每次接任务的时候,你都是这么说的。”

“这次绝对是真的,我用我的姓氏起誓!”

“得了吧你,谁知道你是不是姓白呢?”

王阳白了白老头一眼,摆明了不相信他,他这么一说,白老头的脸上也闪过一丝尴尬,接着他一狠心,咬咬牙说道,“好!只要你愿意接下任务,我每天给你一百,不!两百的生活费,不算在任务奖金里面,怎么样?”

“一天两百?”

王阳瞬间就瞪大了眼睛,这个死老头,什么时候变这么阔气了?这么算下来,一个月那就是六千啊!!“不对!你给我这么高的报酬,任务是不是很危险?”

“富贵险中求,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你就说你接还是不接吧?”

白老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王阳想了又想,最后一咬牙说道,“好!我接!”

虽然知道这次的任务很有可能会很危险,但是就连任务的生活费都给得这么高,那任务奖金必然少不了,到时候有了钱,他才不要陪白老头天天在这山疙瘩里吃泡菜呢!

“行,那你就准备出发吧。去绵山市,风行集团,找一个叫穆之鸣的人,他会告诉你之后的行动内容。”白老头的眼里闪过一抹精光,“不过你可要保证,接了任务,就不能轻易退出,否则……你要倒赔我一个月六千的生活费,连赔三年!”

“这么狠?!”

王阳声音都飙高了几分,他攒了这么多年的钱,加起来也总共不到三千块,这老家伙索赔下手竟然这么狠?“臭老头,你放心,我是不会给你坑我钱的机会的。”

“那就好。”

白老头嘿嘿一笑,眼神里面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奸诈,只不过王阳完全没有察觉到而已。最终,在白老头以利相诱之下,王阳怀揣着白老头给的一万二,踏上了南下的火车,不远万里的赶到了绵山市。

第2章 意外被捕

“总算是到了!”

站在人来人往的绵山市火车站,王阳狠狠地伸了个懒腰,此时的他穿着一身破旧迷彩服,脚踩满是泥土的黑色军靴,背着一个破旧的双背包,看起来完全就像是一个外地赶来大都市的民工一般。

“好,先去风行集团找人吧!”

王阳往前一走,准备去坐出租车,就在这时候,一个看起来二十左右的年轻人,慌慌张张地朝着他直跑过来,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狠狠撞了他一把,要不是王阳底盘够稳,这一撞,都足够把他给撞飞的了。

“走路不长眼睛的吗?”

王阳瞪了那年轻人一眼,那个家伙一脸紧张,一句抱歉的话也没有说,扭头就跑,王阳看着那年轻人的背影,眉头一皱,不过也没有多管,一转身正准备再走。

“让开!!通通给我让开!!”

王阳一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吊带,牛仔短裤的短发美女,正在疯狂地朝着他所在的方向奔来,随着她剧烈的奔跑,那胸更是一荡一荡的,看得周边的路人全都直了眼睛,王阳在心里默默盘算着,这胸……怎么也得是36D吧!!还真是绝美的风光呢。

“站稳了,不许动!”

短发美女奔到王阳的身边,二话不说一把就狠狠地扣住了王阳的右手手腕,往前顺势一提,右腿利落的往前一扣,一记漂亮的擒拿手就使了出来。

要是换作一般人,肯定就被她给拿下了,不过她这次遇到的,却是王阳!

他打不过白老头,但是对付一个小美女,总是没问题的。

短发美女死死扣着王阳的手腕,王阳借势身子往后一转,背就死死地抵在了短发美女的胸口,那柔软的触感,硬是让他心神一阵荡漾,而他突然一个用力,一记漂亮的过肩摔,直接就将短发美女给往前一抡!

“啊!!!”

短发美女硬是吓了一大跳,尖叫着以为自己铁定要摔到地上的时候,突然王阳右手一转,搂住了她的细腰,一个三百六十度翻转,短发美女就稳稳地落在了她的怀里。

“小姐,你没事吧?”

王阳笑着看着短发美女,虽然这女人二话不说就对他出手,确实很是无礼,但是他可不是一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自己露了这么一招,她应该也知道收敛锋芒了吧?

“你……”短发美女愣愣地看着王阳,很快她一双美眸里爆发出了一阵强烈的寒意,“被捕了!”

咔嚓一声……

一个铁手铐直接就铐在了王阳的手上,看着手上的手铐,王阳瞬间就无语了,这是什么情况?他才来到绵山市,就被捕了?他没有犯法吧?有那么一瞬间,王阳都在怀疑,这是不是白老头故意下的局。

“小姐,你抓错人了吧?”

“抓错人?你跟刚刚那小偷是一伙的吧,你是接赃的人吧?”

莫晓依心里怒火重重,没想到只是一个小偷,竟然有这样的伸手,连她的擒拿手都被他给破解了!这次他们的行动,就是为了揪出火车站里的小偷团伙,这些小偷专找年轻女子下手,所以她才不惜以自己为诱饵,就是想要勾出这个小偷集团,没想到她才追上来,竟然被这个家伙给挡下来,他不是小偷的同伙,又能是谁?

“美女警察,你抓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小偷同伙,我只是一个平民啊,你抓错人了!”

“抓错人?”

莫晓依冷笑一声,狠狠地在他肩膀上猛地一转,将王阳死死地扣在墙上,而她的一双纤手,在王阳身上摸来摸去,最后就掏出了一个女式钱包。

“你不要告诉我,你都喜欢用女式钱包的?”

“这个……”

王阳脸色一苦,没想到自己这次被一个小贼给坑了!实在是太丢脸了!“美女警察,我要是说我被人坑了,你信吗?”

“你说我会信吗?别废话了,跟我去派出所!”

说完莫晓依直接带着王阳,将他扭送到了警车上,任凭他百般辩解,也是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摆明了是直接把他当作犯人看了。

还真是够霉了!

王阳暗骂一声,他本来想着来绵山好好大展拳脚,谁知道一转眼竟然被人当小偷看待了,这落差也实在是太大了吧?看来这个暴力美人,不找到铁证,还是真不会相信他的。

坐在警车上,王阳无奈地看了莫晓依一眼,最后叹了口气说道。

“美女警察,你要是真想要破案的话,我建议你让你手下的兄弟,现在马上就去火车站附近的跌打按摩店搜一搜,绝对能搜到你们要抓的人!”

“这么快就交待自己同伙的下落了?”

莫晓依看了王阳一眼,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不过还是很快通过对讲机,让下面的兄弟马上动手,去搜附近的跌打按摩店,说完之后,她瞅了王阳一眼说道,“你们倒挺有意思的,竟然在跌打按摩店落脚。”

王阳没有应声,刚刚跟那小偷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就闻到了他身上浓浓的跌打药酒的味道,而且……

刚刚那小子与他狠狠对撞了一次,把他都差点撞倒了,以他身板的硬实度,那小子肯定也受伤不轻,肯定会去看跌打,只要把他给抓着了,自然有的是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美女警官,别的先不说,我只想知道……你要是抓错人了,你又该怎么办?”

“怎么办?你想怎么办?”

莫晓依上上下下瞄了王阳一眼,看他穿得一身民工的打扮,这个家伙穿成这样,无非就是想要麻痹他们吗?别以为这样就能混得过去!她完全相信,自己绝对没有抓错人!

“怎么办啊……”

王阳阴险一声,嘿嘿笑道,“我看警官你这身衣裳,倒是挺适合跳钢管舞的,要是你抓错人了,就当场跳一场钢管舞怎么样?”

噗哧一声……

前面一排的两名警员,立马就笑出声来,莫晓依可是他们局里出了名的霸王花,让她跳钢管舞,那画面光是想一想,就有够冲击的!不过莫晓依的腿又长又直,关键还白皙无比,配上她这一身性感的妆扮,那还真的能让人看爆眼球!

啪啪!

车内三个男人的沉默,一时之间就让车里陷入了一种极为暧昧的气氛之中,莫晓依寒着一张脸,给前面两人一人一个爆栗,顺便瞪了王阳一眼说道。

“少在那里胡说八道,你们!给我开车去派出所,这个家伙……一定还有更多消息没有透出来!”

唉……

王阳重重地叹了口气,第一次到绵山市,结果下脚地竟然是派出所,若是被白老头给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么笑话他呢……

第3章 女警官跳舞

绵山市,派出所。

王阳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带着一脸笑意地看着面前脸色极为难看的莫晓依,又瞅了一眼在她身后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小偷,刚刚他就当着他们的面,把那小偷给狠揍了一顿,竟然敢栽赃在他身上,当真是胆儿够肥的啊!

“美女警察,你也听到他说的了?根本就不认识我,而且我的车票,还有我的身份证都在这里,你也能查到,我跟这个家伙,完全是能头一次见。你抓错人了吧?”

看着王阳那得意无比的样子,莫晓依心里当真是郁闷得很,没想到他们还真在跌打按摩店里抓到了这个小偷,也确实证明了他跟王阳完全没有关系,她还真的是抓错人了?

这还是她办案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抓错人!

“行了,你走吧!”

莫晓依白了王阳一眼,不甘心地说道,他手铐也解了,现在也证明他跟此事无关,她不放他走,还能如何?

“怎么?把我抓来了,挥挥手就想我走,哪里这么容易啊?”

“那你想要怎么样?”

看着莫晓依根本就没有要道歉的意思,王阳也起了几分逗弄的心思,这个女人要是认认真真跟他道个歉,他也就算了,但是这个女警官,分明做错了事,竟然一点认错的态度都没有,那他就得好好教训教训她了。

“怎么样?莫警官,刚刚咱们也说好了,要是你抓错了人,那你就得跳钢管舞哦……”

这句话王阳故意把语调拉得极高,立马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安静了下来,不管是警察还是犯人,眼珠子都赤果果地在莫晓依身上打转,她现在还没有换下衣服,依然是吊带短裙的打扮,两条长腿白皙无比,要是跳起钢管舞,那还真叫一个刺激!

“放屁!我什么时候答应你跳钢管舞了?”

“什么时候?就是刚刚啊,还有两位警官为我作证呢!”

“王阳,我警告你,你少在这里……”

莫晓依气得不行,伸出手指着王阳就想要警告他,没想到她才这么一伸手,王阳一把就拉过了她的手,跟着手臂一用力,莫晓依身子一转,直接转了两圈,红纱飞舞之间,她人就转进了王阳的怀里。

“莫警官,你跳舞……还是很有天赋嘛。”

王阳看着怀里的莫晓依,两人脸都贴得极近,莫晓依甚至能感觉到他说话时扑面而来的热气,尤其是他的一双眼睛,之前还没发觉,现在竟然觉得他眼睛无比深邃,就像是夜空里的繁星一般……

“莫警官!”

一道惊呼声响起,莫晓依这才回过神来,她跟着就发现自己竟然右腿上提,被王阳的右手紧紧抱着,他的大手甚至还恶意的轻抚着她大腿根部的肌肤。

还真是光滑啊……

王阳在心里想道,这一把“豆腐”吃得可真够爽的,这个莫晓依的一双长腿,不露出来那都叫一个可惜!

“你这个……”

莫晓依一怒,一把将王阳给推开,正当她想要继续发火的时候,王阳却是邪邪一笑,直接敬了个军礼,甩起背包就往外走,“莫警官,这个双人舞虽然差强人意,但是还是不错,我接受你的道歉,拜拜!”

这个混蛋!!!

莫晓依狠狠地蹬了一脚,跟着就追了上去,她还从来没有在谁手上吃过这么大的亏,这个家伙,休想就这么算了。

就在王阳背着包往外走的时候,突然迎面过来一个络腮胡子一米七的壮汉,一边往里走一边对着身边的警察吼道,“你们抓小偷就抓小偷,抓我干啥?”

“让你回来协助调查,怎么?是不是你有什么问题?”

“我有问题?我能有什么问题?!”

那壮汉狠狠地瞪了警察一眼,只不过眼神里却带着几抹心虚,这时候王阳正好与他擦肩而过,两人眼神对视的一瞬间,那壮汉当即就闭了嘴,看向王阳的时候,面部都微微有些抽动,不过王阳也并没有说什么,继续往外走去,那壮汉这才像是松了口气似的,继续往派出所里走。

“王阳,你给我站住!”

正当王阳准备离开的时候,没想到莫晓依竟然追到了门口来,她连跑几步,一把挡在了王阳面前,“别的事先且不提,你既然跟那小偷没有关系,你又怎么知道我们可以在跌打按摩店里抓住他?”

“这个嘛……”

王阳笑了一笑,卖起了关子,“莫警官,这个问题还真不重要。如果我是你,我会好好去调查一下刚刚那个络腮胡子?”

“络腮胡?”

莫晓依愣了一愣,回头看了一眼正坐在办公桌前,一脸不服地瞪着警察的那个络腮胡,“我们去抓那小偷的时候,发现两人正在一起聊天,就把他一起带回来了,他有什么问题?还是说……你认识他?”

看着莫晓依那警惕的眼神,王阳简直不想再多说了,这个女人能不能不要总是怀疑他,他当真就那么像贼吗?

“刚刚那个人的右手,可不是普通人的手,这个人肯定是摸过枪的,而且枪术精湛,你好好查查他。”

说完之后,王阳也不顾莫晓依那一脸深思的模样,直接转身朝门外走去,派出所这种地方,他可不想多呆,算算时间自己也耽搁不少时间了,他可得先去风行集团才行。

出了派出所,招了辆出租车,一上车司机就热情地问道,“小伙子,要去哪?”

“风行集团。”

“风行集团?”

王阳这么一说,司机上上下下扫了他好几眼,王阳一身民工打扮的模样,再加上那破旧的背包,而且他还是看着他从派出所出来的,这样的人竟然要去风行集团?“小伙子,你没说错吧?你要去风行集团?”

“是啊,有问题?”

那司机的眼神王阳看得清清楚楚的,他一向都是这样的打扮,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怎么这司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没……当然没问题。”

司机按下了空车牌,一踩油门就开了出去,他在倒视镜里瞅王阳瞅了半天,最后忍不住说道,“小伙子,你去风行集团干啥啊?去应聘保安吗?这个……就算是保安,风行集团的门槛也是很高的,一般人都进不了。”

“哦?是吗?”

王阳淡淡地一挑眉,咋的?他去了风行集团,还真就只适合当一名保安了?

“小伙子,一看你就是外地人。这风行集团可是咱们绵山市的龙头企业,像那些酒店、房地产、百货商场啊,背后都是风行集团的大股东,他们可牛着呢!”

听着司机一路上的叨逼叨,王阳大概也明白了他的意思,无非就是觉得他穿得太挫,不配去风行集团这么高端的地方呗!不过王阳也不在意,他心里想得的,看来自己这次的雇主,还真是个超级有钱人啊!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任务,能让白老头那么大出血。

第4章 要么走要么死

“小伙子,这里就是风行集团了,祝你顺利聘上保安啊。”

下了车,王阳还看到那司机在对自己挥手,看来他已经在心里把他给定位成了只能当保安的角色了。好笑的摇了摇头,王阳一扭头就看到了面前辉煌无比大厦,他越发相信,刚刚司机说的,都是真的了。

王阳往前一走,正打算走进大厦的时候,却被一胖一瘦俩保安给拦了下来。

“先生,你找谁?”

两名保安警惕地看着王阳,他一身民工似的打扮,可不像是风行集团的员工。

“我找穆之鸣。”

王阳淡淡地说道,这两名保安他完全不放在眼里,对付他们也就是一个拳头的事情,不过既然到了人家的地盘上,还是得遵循点规矩。

“穆之鸣?”

胖保安皱了皱眉头,突然他大叫一声,“你来找董事长!!”

“大概是吧。”

王阳也不知道穆之鸣在风行集团是什么身份,看样子……竟然是风行集团的董事长啊。那胖保安上上下下扫了王阳好几眼,这个家伙一副乡下进城的民工打扮,怎么看也不像是能跟董事长扯上什么关系的人。

该不会是哪个工地上的民工,跑到这里来想要闹事的吧?

“你找董事长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是我家老头子让我来找他的。”

王阳漫不经心的说道,就算穆之鸣是风行集团的董事长,他也是请自己来办事的,他没必要摆出什么低姿态呢。

“什么都不知道,也想见我们董事长。”

正当胖保安想要撵王阳出去的时候,那瘦保安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胖保安脸色变了又变,最后看着王阳说道,“知道了,你在这里等一会,我去通报下。”

规矩还真多!

王阳无所谓地往边上一靠,那胖保安十多分钟后就走了回来,只是他回来的时候,身边还跟了一个穿着一身绿色休闲的迪奥套装,脚踩一双小白鞋,一头黑发高高的扎成了马尾,露出那弧形完美的脖颈,再配上那完美的五官,全身上下都洋溢着青春美好的气息。

“你……就是王阳?”

女孩看着王阳冷冷地说道,王阳点点头,“是我。”

“是你就好,跟我走吧。”

女孩淡淡地扫了王阳一眼,特别是她在看到他一身民工似装扮的时候,眉头就一紧皱着,红唇紧抿,一副极为厌恶的模样。

“跟你走?”

“是,穆总让我来接你的。”

王阳愣了一愣,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她口中穆总应该就是穆之鸣了,不过穆之鸣怎么会让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来接自己呢?

“还愣着做什么?走啊!”

看着王阳半天没有跟上来,女孩一扭头,挑衅地看着他,这倒是激发了王阳的血性,走就走,他倒要看看这个硬要装成熟的女孩子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唉,老王,你说这家伙什么来头啊?竟然小姐都对他另眼相看?”

“谁知道啊,有钱人的世界,咱们不懂。”

两个保安站在后面,看着两人相继离去的身影,只是眼神里带着浓浓的羡慕,能跟小姐搭上关系,那将来的福气可就大咯!

跟在女孩的身后,眼看着她上了一辆红色法拉利,王阳也是愣了一愣,这个女人……究竟是白富美还是富小三啊?年纪轻轻就开豪车,究竟是啥来头?

“上车啊!”

看着王阳半天不动,穆婉清瞪了他一眼,自己都不嫌弃他那泥鞋上她的爱车了,他难道还不敢坐不成?

穆婉清的眼神还真是刺激到了王阳,竟然被一个小女孩子看不起,这还真不是他王阳的风格!想到这里,王阳直接打开车门就坐了上去,上了车之后,看着一旁的女孩,王阳忍不住开口问道。

“小姐,你的年纪……能领驾照了吗?”

“关你什么事?”穆婉清冷着一张脸将车启动,跟着猛地一踩油门到底,车子轰地一声就开了出去,那飞快地速度,倒是让王阳颇为讶异地看了她一眼。看不出她小小年纪,竟然还会飚车啊!

“小姐,穆总……在哪呢?”

“想见我爸,没门!”

穆婉清冷笑一声,再次将油门一踩到底,“我知道你是我爸请来的保镖,但是我告诉你,你休想见我爸,也甭想当我的保镖!就你长得一副民工样子,跟我一起走出去,我还嫌丢脸呢!”

穆婉清的脸上露出一副大小姐的作派,王阳看着她那刁蛮的模样,心里也已经大概有了底,没想到雇主没见到,先见到了千金小姐。不过她一开口就说自己是民工,泥菩萨也有三分土性的好吗?

“穆小姐,这任务我已经接了,你不想要我当你的保镖,大可以去跟你爸谈,没必要来跟我说吧?”

“我知道,像你们这样的人,不就是想要钱吗?”

穆婉清冷笑一声,她右手一提,就将车盖给打开,里面赫然摆放着一张支票,而她则是继续说道,“你来当保镖,无非也就是想要赚钱而已,这里有五十万,你当个保镖,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钱吧?把钱拿走,给我消失!”

“五十万啊?”

王阳笑着将那支票给拿了起来,眼神里带着几分冷光,他一个一个地数着上面的零,久久没有回话,而穆婉清笑容则是越来越深,她就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世间根本就没有用钱搞不定的事情。

她早就受够了身边总是跟着保镖,就连上学也有人跟着,以前的那些保镖,全被她想尽了各种办法给撵走了,没想到老爸还是不舍不弃,竟然又要给她找一个保镖。她今天一直守在老爸办公室,还偷瞄到了他的短信,知道了这个家伙今天会来,所以买通了保安,让他们提前告诉自己。

她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这个家伙给撵走!

第5章 飙车女孩

“这五十万你想怎么花都可以!只要你答应,我现在马上就送你去机场。”

穆婉清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迫切,似乎巴不得立马就能把王阳给送走一般,王阳却是笑了笑,将支票又放了回去,扭头看着穆婉清说道。

“穆小姐,你似乎没有考虑到另外一点,你的钱都是穆总给的吧?既然你给得起五十万,那么穆总就不能给我一百万吗?”

王阳也有自己的原则,既然他已经答应了白老头要接下这个任务,就不可能因为别的原因而放弃,就算是这位穆小姐,拿五十万来换,一样不行!他就算爱钱,那也是讲原则的!

吱地一声……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疯狂地拐了一拐,穆婉清赶紧将方向盘一把稳住,狠狠地瞪了王阳一眼,冷声说道,“你什么意思?你觉得五十万不够?那你想要多少?直说!”

“这个……得看穆总能给我多少了。而且……穆小姐你这么漂亮,能当你的保镖,光是想想……就够我美的了啊!”

王阳的眼神里已经带了几分寒光,要是穆婉清好好跟他说,他还能给她几分面子,但是她这样的态度,也别怪他故意刺激她了。

“你!!!”

穆婉清冷冷地看了王阳了一眼,没想到这小子不是不贪,是比她想像中的还要贪,她目光一转,直视着正前方,刚刚两人已经开到了高速公路上,既然这小子敬酒不吃,那就别怪她给他吃罚酒了。

轰轰轰……

一瞬间穆婉清将油门猛地踩到了底,油门轰鸣声直响,码数更是一路飙升到了200码,这般快的速度,她就不相信不能把这个土包子给吓得手软脚软,到时候,他还不是由她说了算?

“我告诉你,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走,要么死!”

玩这么狠?

王阳看着身边那疯狂的女孩,真看不出来,这个穆婉清文文弱弱的,开车还真是个好手,开到200码竟然也不心惊,小小年纪就这么凶悍,不会是个不良少女吧?不过她要以为自己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土包子,那可就真的错看他了。

想当初他执行任务的时候,跟那些地下飞车党,飙车飙到了300码,也没有脚软过,要是穆婉清这么就能吓唬住他的话,那他以前的危险任务,可就真是白混了。

“穆小姐,你想你说错了,除了这两个选择,我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我们两人一起死,说不定明天报纸上的头张头条,就是咱们俩的大特写,还会说咱俩是得不到世俗的赞同,殉情而死呢,怎么样?是不是很期待呀?”

这个家伙!!!

穆婉清已经是咬牙切齿了,她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这么难以对付,她都已经踩到200码了,他竟然一点也不害怕,上一次的保镖,早就已经吓尿了,害得她之后还重新换了辆车,但是这个家伙……

她当然不可能跟这个家伙一起殉情了!

最终穆婉清也只好慢下速度来,只是之后她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一路阴沉着脸,将车一直开了一个别墅群里,而她停下车之后,看也不看王阳一眼,冷哼一声就直接进了别墅。

“这里就是五龙山别墅了,还真是够气派的。”

对于穆婉清的态度,王阳也没有太在意,看着四周那清新优雅的风景,他深吸了一口气,有钱人就是会享受生活,这里依山傍水的,还真是个好地方。不过她被穆婉清带到这里来,他又怎么去找穆之鸣呢?

“婉清,你又在胡闹什么?”

穆婉清刚要进门,门就打开了,王阳抬头就看到一个面容端正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一脸严肃地对着穆婉清说道,没想到穆完清看也不看他一眼,冷哼一声就走进了别墅,倒是让那中年男子有几分难堪……

他的这个女儿啊,还真是被他给宠坏了。

“你就是王阳吧?”

穆之鸣笑着走过来,亲切地伸出了右手,王阳点点头,自然地与他一握手,这种社交礼仪他还是懂的,“穆先生,你好。”

“好好好,王阳,刚刚我看到你跟婉清一起回来的,这小妮子,竟然自己跑去接你了,怎么样?你们相处可还好?”

王阳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要是把刚刚的事情全都告诉了穆之鸣,只怕他当场就要被吓傻吧?能养出这么彪悍的女儿来,也是很不一般了。

“穆先生,令千金确实很热情。”

那真的是相当热情,不仅要给他五十万,还一路飙车送他回来,哪里去找这么热情的千金大小姐呢?

“哈哈哈哈……”

王阳的话反而让穆之鸣大声一笑,拍了拍王阳的肩膀,一边打开门一边说道,“王阳啊,你这么说也很是给我留面子了。婉清从小就没了母亲,小姑娘有些任性,也都怪我,是我一手惯出来的。”

对于自己的这个宝贝女儿,穆之鸣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本来在公司等王阳出现,谁知道接到了助理的电话的时候才知道,女儿竟然横插一脚 ,先把王阳给带走了。想到之前一个个被恶整得惨兮兮的保镖,穆之鸣还真怕他请来的这个“外援”也被女儿给吓跑了,所以第一时间赶回了别墅,女儿出够了气,肯定会回来的。

他当然不会认为女儿是真的热情欢迎王阳,说不定来的路上已经给王阳立了下马威了,只是还好,王阳看起来……还没有被女儿给吓跑。

“女孩子任性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

王阳一眼就看得出来穆之鸣对于穆婉清极为宠爱,自己一个大男人,也没有必要在他面前告一个小女人的状不是?而且穆婉清也不是在他手上吃瘪了吗?

只是王阳觉得有些奇怪的是,穆之鸣好像对他有些热情得过分,他接了这么多次任务,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热情的雇主,虽然说他是被花钱请来执行任务的,不过一个世界前五百强的董事长对自己这么热情,他也确实是有些不明白。

“王阳,一路辛苦了吧?来来来,我们进屋里说。”

“好。”

穆之鸣搭着王阳的肩膀,两人一起推开门走了进去,只是门刚一打开,突然王阳面色一寒,瞬间就感受到了一股杀气扑面而来,他本能地一把将穆之鸣给护在身后,冷眼看着面前狂奔而来的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

左脸有刀疤,虎口有老茧,底盘沉稳,行动如风,必然是个中好手,忽视不得!

只见那刀疤男子猛踏地面,早就蓄势待发如满弦弯弓的身子猛的斜射半空,一个急速的三百六十度狂转,雄壮的右腿以无匹的气势斜劈而下,狠狠扫向王阳脖颈,那可怕的速度以及刁钻的角度无不令人心颤,似乎根本就像一击致命一般。

“这个家伙……竟然一来就玩狠的,好!我就陪你玩上一玩!”

第6章 穆家保镖

看到对方战意凛然,王阳心底的傲气也被激起了几分,他站在原地纹丝未动,直到刀疤男那凌厉的扫腿带起的劲风就要击中的时候,王阳动了,左脚一旋斜插大地,齐脚没入,右手成爪猛的一扣。

啪!

王阳纹丝未动,刀疤男身子一颤反震而去。

但是那刀疤男仿佛早有预料一般,身子甚至都未落地一记沉猛大势的连环扫腿猛击向王阳的左腿。

王阳冷笑一声,左脚大力一抽,身子腾空一起,为了让战斗圈远离穆之鸣,他跟着就是连续两个后空翻,险之又险的的躲过那刚猛的连环踢。

刀疤男双掌撑地算作双脚,不断推踏,双腿高举,仿佛整个身体的力量完全汇聚到了双腿,那疯狂的力度令他凌厉的腿风如狂风暴雨迅雷急电,丝毫不动吝啬体力一般狠狠地轰击着王阳上身。

王阳满脸冷笑,一边后退,一边灵巧的挥动双手,任凭刀疤男双脚如何的凌厉迅速,他总能够巧之有巧的将其格挡弹开。

连续六招之后,王阳双掌猛击大地直冲半空,一个华丽迅猛的七百二十度轮空翻,双脚一并,整个身子如螺旋一般旋转钻下。

砰地一声……

刀疤男被狠狠一撞,脚步瞬间变得凌乱不堪,整个人噌噌噌地连退了数十步,而他神情之中也有着几分震惊,愣然看向面前的跟民工似打扮的年轻男子,老爷这次请来的保镖,实力还真是有点强悍!

“胡闹!杨靖,你在做什么?王阳是客人!”

刀疤男被王阳打退,正想要起势再来,穆之鸣的冷喝声瞬间响起,杨靖看了穆之鸣一眼,手一收,退后了一步,恭敬地站着。

穆之鸣叹了口气说道,“是不是又是小姐让你出手的?”

杨靖眼神微微一闪,低声说了一句,“是。”

穆之鸣摇了摇头,走上前一拍王阳的肩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王阳,不好意思啊,杨靖是我的保镖,但是我家丫头那脾气,没少指使他做事。刚刚肯定也是那丫头出的损主意,你不要太在意。”

“无妨。穆先生的这位保镖,身手确实是不错。”

听到王阳这么一说,杨靖再次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眼神里也带着几分敌意,这个家伙竟然能在他手上走十招,而且明显还没有出全力,可不会是什么一般人!

王阳顶着杨靖的眼神,没有半分退缩,这家伙是个好手,不过,同样不是他的对手。只是……他既然是穆之鸣的保镖,再加上刚刚穆之鸣一句话就能让他收手,为什么一开始穆之鸣不出声呢?

心思一转,王阳就已经明白了过来,也没有什么好多想的了,很明显杨靖出手,不是那刁蛮大小姐的指使,而是穆之鸣的安排。为的……就是想要试试他的身手。这些有钱人心思也确实是复杂的,想要知道他的身手,直接开口说就是了,又何必玩这些花花肠子?

“杨靖你先下去吧。”

“是。”

杨靖点点头退了下去,穆之鸣拉着王阳一起到沙发上坐下,因为刚刚王阳的一番出手,他看他也是越看越有信心,“王阳啊,这次请你出山,我也知道确实是麻烦你了,毕竟像你们这样的高人,一般人也是请不动的。”

啥?高人?

被穆之鸣这样一捧,就连王阳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赶紧说道,“穆先生,你真是客气了,你要是不请我,我还不知道得在山里挖多久土豆来吃呢,而且老头子说了,这次来执行任务,我下半辈子就不用吃土豆和泡菜了。”

“呃?泡菜?”

穆之鸣难得的愣了一愣,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一开始他还以为王阳是在跟他开玩笑呢,但是看他说话的神情,坦坦荡荡不似有假,他心里就更奇怪了。他可是打听过的,白老爷子的名号,那可是响当当的,光是赚的佣金,没有上亿,也有七八千万,而且……还是以美金计!

他们竟然要靠挖土豆来生活,这怎么可能啊?

“是啊,泡菜!要不是山里野味多,时不时能打点猎开开荤,就那么点素菜,我哪能撑得住啊?”

越听王阳说的话,穆之鸣觉得越是离谱,他索性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王阳啊,这次请你来,薪资呢,是每月四万,当然你的生活花销和日常花销另算,有单据,都可以找我的助理报销。你看这样行吗?”

“四……四万?”

王阳瞬间就愣住了,不是吧?钱开得这么高!老头子不是说就几千吗?这么说来,老头子给他的一万二,他是不是就能当小金库存了?不错不错!

“怎么?有问题吗?”

“没……当然没问题!”王阳压制着心里的喜悦,一挥手说道,“穆先生,那这次的任务内容是什么呢?”

“这个嘛……”说到这里穆之鸣顿了一顿,跟着说道,“王阳,明天开始,我会给你安排,让你进入绵山市九中高三二班,与婉清一个班级,你的任务就是陪她上学放学,照顾她的学业还有生活。这些年我一直忙着做生意,对她也是疏于管教,我想着你年纪与她相仿,应该能处得来吧?”

啥意思?

王阳越听越越觉得悬乎呢?这都不像是保镖做的事,反而像是对象做的事呢!这该不会是这小妞脾气太火爆了,穆总裁怕她将来嫁不出去,所以未雨绸缪先给他找一个备胎吧?

那他算是书童还是童养婿啊?

“王阳,怎么?有问题吗?”穆之鸣看王阳的表情,似乎很震惊的模样,“这个……白老爷子难道没有告诉你吗?我还以为……他都跟你说了呢。”

“这个……老爷子确实没有跟我说,他只说我要是把任务做好了,下半辈子吃喝不愁。”

第7章 戏耍大小姐

王阳老老实实的说道,倒是让穆之鸣愣了一愣,他想了想之后,突然就扬天大笑,“哈哈哈……老爷子说得确实没错,你要是能做好了,下半辈子确实能吃喝不愁。”

“所以前提我是得当好童养哦不,书童的任务吗?”

王阳越想越是觉得别扭,他这个年纪当书童,是不是还是有些偏大了?而且还是穆婉清那么个火爆的丫头,她真的能跟自己相处融洽吗?

“爸!!我现在就跟你说清楚,我跟这个家伙……绝对是一山不容二虎,我不要他不要他不要他!”

眼看着两人就要说定,这时候穆婉清从二楼房间里跑出来,对着客厅里就是一阵大喊。开什么玩笑,这个家伙又土又卑鄙,以前的保镖,至少还算得上帅呢,这个家伙有什么好?她绝对不要他当自己的保镖。

“婉清,不准胡闹?”

穆之鸣的脸色很快就阴沉了起来,她平日里胡闹,他纵容着她也就算了,但是这时候,她怎么还这么不懂事?

“我没有胡闹,我不是胡闹!反正我不要这个家伙当我的保镖,绝对不要!”

“穆婉清!”

穆之鸣板着一张脸,冷声说道,“好,你不要他当保镖也可以。从今天起,你的法拉利,没收!你的专属黑卡,没收!你的所有爱马仕GUCCI的包包,全没收!”

“爸!!”

穆婉清脸色一变,老爸竟然这么下狠手,他以前可从来不会这样对她的。

“要么你让王阳当你的保镖,要么他走你的宝贝也全没收!”

穆之鸣寒着张脸,以前他对女儿太过纵容了,哪怕她再胡闹他也只当没有看到,但是这次对象是王阳,他说什么也不可能再任由她闹着来了,只要对她实行经济制裁,她必然也不敢胡来。

“啊!!!!”

穆婉清大声一叫,那尖利的声音,就连王阳也跟着皱起了眉头,最后她狠狠一跺脚,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将门狠狠一关,那声音更是震天响,借此来表达她心中的不满。

“王阳,不好意思啊,让你见笑了。你放心吧,婉清一定会接受你的。”

穆之鸣一扭过头来,满脸笑意地对王阳说道,王阳愣了愣道,“呃……嗯,穆小姐……确实很活泼。”

岂止是活泼啊,简直就是活泼过了头,这小妞初战即败,依她的性格,肯定会屡战屡败,自己的这个任务,可没有那么轻松啊。

“是是……确实是活泼。”穆之鸣不由得觉得有几分汗颜,自己女儿彪悍成这样了,王阳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也真是够难为他了。“你奔波一天也是累了,那你就先休息吧,我也得回公司一趟了。杨靖,你去帮王阳拿行李,送他去房间。”

“是。”

杨靖冷声应道,一回头就看着王阳,王阳笑了笑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也没啥东西,你叫杨靖?是穆家的保镖?”

对于王阳的问题,杨靖并没有回答,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王阳也不以为意,笑了笑从杨靖身边走过,低语了一句,“杨靖,你功夫不错,我很欣赏,希望我们将来可以成为朋友,而不是……敌人!”

说完之后,王阳径直往前方走去,杨靖的心里却是狠狠一震,他总觉得王阳似乎在他身上看出了什么端倪,只是没有点破而已。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被人给看破,要知道以前,他可是从来不知畏惧为何物的人,只是面对着王阳的眼神,他心里却突然有了浓浓的不安!!

这个王阳……真的很不简单!!

“呼……总算是要开始新的生活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王阳舒舒服服的躺在大床上,海风吹着他的脸颊,这感觉甚是舒服,这一路奔波过来,也真的是有些累了,他正打算睡一会,突然耳朵微微动了一动,就听到了隐隐有水声传来。

“嗯?有人在洗澡?”

王阳目光机灵的一转,很快就明白了过来,看样子是那个受了一肚子气的大小姐,正在洗澡呢!想到刚刚穆婉清那刁蛮的模样,王阳心里的玩性也被激了起来。

“你不是要玩大小姐脾气吗?今天就让本帅哥,好好逗逗你!”

王阳走到自己房间的卫生间里,看了一旁下方的水闸,他邪邪地一笑,跟着将手放在了水闸之上,他低喝一声,“寒冰气!!”

只见他右手上一股白色冷气瞬间成形,很快就将那水闸给笼罩起来,不过是数息的时间而已,整个水管里的温度,就已经变成了零下两度,做完这一切之后,王阳满意地去打开了自己的房门,心里默数着。

“一……二……三!!”

三声之后,突然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声瞬间响起,回荡在别墅里,听起来是特别刺耳。

“啊!!!!”

这时候的穆婉清一身狼狈不已,她心里还正想着要怎么报复王阳呢,谁知道下一秒,身上的水变得冰凉无比,吓得她脚下一滑,整个人就摔倒在了地上。

砰砰!啊!!!

一连串的撞击声还有惨叫声传来,乐得王阳直想大笑,又不敢笑得太大声,他从一楼走出来,一抬头就看到二楼的穆婉清头发湿答答的散落在背后,身上就穿着一条浴巾急急地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怎么会没有热水了?”

“大小姐,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别墅里的三名佣人赶紧奔了出来,一脸害怕地说道,穆婉清大声吼道,“那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进去看看啊!!”

“是……是……”

穆婉清气得直喘气,突然一阵啪啪的掌声从她身后响起,她一回头,就看到了王阳一脸好整以暇地靠着一楼楼梯口的墙壁,一边鼓掌一边说道。

“好一个美人出浴图啊,只不过……美人怎么看起来好像变成了落汤鸡呢?”

“谁让你留在这里的?给我滚出去!”

看到王阳出现的一瞬间,穆婉清瞪大了眼睛,王阳却笑了笑说道,“穆小姐,是你爸让留在这里的,我是你的保镖,自然得二十四小时保护你的安全不是吗?现在……穆小姐需要不需要我出手帮忙呢?”

王阳一边说着话,眼神一边在穆婉清的身上扫了一遍又一遍,他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女人的皮肤还真是白,白里还透着光亮,这一身凹凸有致的身材,那浴巾上的胸围,都快有些裹不住了,一对小白兔,就像是随时都要跳出来一般,真没想到,她一个高中生,发育得竟然这么好!

第8章 旧梦重来

“你在看什么?!”

穆婉清看到王阳的眼神在自己身上转来转去,她警惕地双手环胸,这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穿的是浴巾,她的所有春/光,都被这个家伙给看到了,“把你眼睛闭上!!”

“有什么好闭的?像你这种平板身材,就跟洗衣板差不多,看你还不如看洗衣板呢!”

王阳故意说着违心的话,穆婉清的身材可不是洗衣板,这样的极品身材,那可不多见呢!只不过他这么一刺激,穆婉清还真的信了,她往前冲了一步,对着王阳大声吼道。

“你说谁是洗衣板呢?我的身材……好得很!”

话音一落,穆婉清突然就觉得自己身上一阵凉风吹过,而她惊讶地发现,王阳眼睛已经瞪得老大,一副看到好料的表情。

“咦?怎么凉凉的?”

穆婉清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的浴巾,竟然掉在了地上,此时的她,完全赤果果地站在了王阳面前,惊恐之下,她放声尖叫。

“啊!!!!!”

也不怪王阳会看得眼珠子都掉出来了,那浴巾下面可是连小内内都没有穿,穆婉清就这样赤裸裸的站在他面前,修长的双腿还有水珠沾在上面,那纤细的腰身,还有丰满的上围,这诱惑的画面,只怕没有几个男人能忍得住。

“你还看!把眼睛给我闭上!!”

穆婉清羞得满脸通红,一边说一边赶紧将浴巾给提起来穿上,但是就算她动作再快,该露的春/光,也已经是在王阳的面前一露无遗,看到她那气愤的模样,王阳还故意吹了口口哨。

“漂亮啊!!”

“你……去死!!”

穆婉清一张小脸羞得通红,最后裹着浴巾狂奔而去,在她一转身的时候,王阳还隐隐看到了她眼角的泪水,他心里微微一愣,自己刚刚……是不是玩得太过火了?

看到穆婉清上楼的背影,王阳又补了一句。

“大小姐,刚刚我真的啥也没有看见,你不要在意啊!”

穆婉清动作一僵,顿了一顿,扭头看了王阳一眼,王阳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腮边带泪的可怜模样,他的心也是被重重一击,之后穆婉清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砰地一声,重重地关上了门,很快门内就传来一阵隐隐的啜泣之声。

“她真的哭了?”

玩闹归玩闹,王阳真的没有想过把穆婉清给气哭,而且刚刚她的浴巾掉下来,也确实是意外,但是王阳想了一想,要不是他把水变冰凉,穆婉清也不会这样狼狈的冲出浴室,说起来,他还是有几分责任。

叹了口气,王阳跟着就上了楼,来到穆婉清的门边,敲了三声门后说道。

“大小姐,我刚刚真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啥也没有看见。”

“我不想看到你,也不想听你的声音,你给我滚!呜呜呜……”

听着穆婉清的哭声,王阳心里也隐隐有几分内疚,自己好像真的玩得有些过火了,不过现在她正在气头上,看她的态度,也是完全不想见自己的了,思来想去,也只好先让她冷静冷静,回头再给她道歉好了。

“混蛋!混蛋混蛋混蛋!”

房间里的穆婉清不停地狠狠拍着枕头,就像是这枕头就像是王阳的脸一样,狠不能直接把他给拍个稀巴烂,她越想越是觉得委屈,她的身体可是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裸露过,现在竟然被王阳这个乡巴佬给看光光了!

“呜……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穆婉清越想越是伤心,虽然说追她的人很多,她一个都没有看上眼的,那些人想牵她的小手都难,更不要说看她的玉体了,这个家伙……明天她一定要想办法,把他给撵走!绝对……绝对不要再让这个扫把星留在自己身边!

——————————

窒息……

只有重重的窒息感将王阳的喉咙紧紧扼住,昏沉的脑袋再次清醒过来,却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重重挤压,就像是处于碾石之中,剧痛之感无法逃离。

“啊!咕噜噜……”

王阳猛地睁开眼,接着痛苦一叫,入嘴的却全是苦涩无比的水,直入喉管,差点将他活活呛死。

这是哪里?

王阳瞪大了眼睛看着四周流动的池水,他一路从山上滚落下来,之后就掉入了这池水里,要不是三岁起就被老头用中药淬体,光是这么高摔下来,撞入水里就能撞死他!

这里好像……是处深潭?

这水潭里一片幽暗,死气沉沉,重重的水压几乎要将王阳的身体给压碎了,更诡异的是,他的身体更是不受控制的往下沉,要不是他懂得龟息之法,现在就已经气绝丧命了!

咔啦啦……哗哗……

一阵寂静之中,突然一道声音在潭底响起,王阳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瞪大眼睛,清楚地看到,寂没的潭底随着声音荡起层层涟漪,似乎在那深不见底的幽潭深处,正有一个黑色影子慢慢漂浮着,声音正是从那里传来的,像是流水声,又是锁链摩擦的声音……

阴冷,幽怨,诡异,让人头皮发麻……

王阳快要窒息了,身体还在不停地往下坠,冷不丁地在这一片黑暗听到这样诡异的动静,足以让人胆颤心惊,当下也顾不得梳理脑海里繁杂的思绪,不停挣扎着想要往上蹿。

只是这么一蹿,脚下却反而被猛地一拉带入深处,这是什么鬼?

王阳在心里不停咒骂着,手不停地在水中划拉着,但是这还是无法阻止他下落的身体,“咚”地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传遍了整个湖底,就像是猛鬼突然的心跳一般。

这时候王阳才看清楚了那是什么,竟然是棺材?还是个漆黑无比的棺材!大得足以装下辆坦克了!

“吱呀……”一声沉重而又刺耳的声音响起,石棺棺盖竟然慢慢打开了,一道冰冷刺耳的尖笑在潭底响起,一缕缕鲜红如血的液体慢慢向上攀延,目标正是努力逃亡中的王阳。

一瞬间冷寂而又诡异的气息将整个潭底通通覆盖!

邪气?怨气?还是怒气?又或者……血气?

血丝漫延形成藤蔓状,将王阳的双脚紧紧地缠住,并继续往上,没多久一层接着一层的血丝缠上来,不到几秒,就将王阳紧紧包裹住。

“啊!!!”

王阳突然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躺在大床上,过了半晌他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穆家,而不是在那个幽深而又阴暗的古怪深潭。吃完晚饭之后,他本来只是想要小憩一会,没想到真的就这么睡了过去。

“怎么又梦到这个了?”

王阳甩了甩脑袋,努力想让自己清醒过来,梦里发生的事情,确实是他所经历过的,当初正逢正月十五月儿圆的时候,老爷子非要半夜拉他到山顶上练功,之后更是一屁股把他给踹下了悬崖,而他也就一路摔到了这个古怪的深潭。

在那棺材打开之后,他并没有看到想像中的森然白骨或者张着血盆大口的妖怪,在棺材里面,竟然静静地放着一个古色古香的小木盒,王阳心里隐隐感觉到这小木盒是宝物,伸手就拿起了小木盒,而在这之后,突然一股诡异的力量瞬间出现,狠狠地撞在了王阳的身上,一道气旋从潭底一冲而起,带着王阳就往上狂升。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6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