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大少最不差的就是钱,因为家里有矿啊!

二十来岁的时候,沈浪才知道自己的身世,才知道自己是个超级富二代,别跟我谈钱,本大少最不差的就是钱,因为家里有矿啊!

本大少最不差的就是钱,因为家里有矿啊!

第1章 沈大少请客

有的人说他十六岁才知道家里有钱。

这句话给了许多人希望。

当然也包括沈浪。

沈浪就等着父亲什么时候告诉自己,其实他是有钱人,自己是富二代。

不过,沈浪没有等到。

两年前,他大学毕业的时候,父亲因病去世,不但没有给他留下一笔钱,反而给家里留下一屁股债。

不仅如此,生活还给他开了个莫大的玩笑。

三个月前,他那个位于老城区的房子让市规划局的人画了一个大大的‘拆’。

‘拆’,在当下的华夏,就代表着幸福生活的开始。

于是,即将成为拆二代的沈浪,被人恭维的称为‘沈少’,同时,他一直苦苦追求的公司最漂亮的前台接待员吴梦洁也成了他的女朋友。

在贫穷中长大的沈浪一时间成为公司风头无二的人物。

然而——

“我说沈少,听说,规划局改变了计划,那条公路不经过你们家?”

此时,沈浪的同事许超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那拆迁款岂不是鸡飞蛋打了?”

沈浪低着头,把手指掰得‘咯吱’作响,沉默的时候,他就喜欢掰手指。

哎,生活就是这么扯蛋,刚给了自己希望,就被打回了原形。

“沈少,还指望着等你拿了拆迁款请我们吃饭呢,这下泡汤了!”许超一脸的同情,心里却开心的很。

人都是这样,见不得别人好。

同样作为公司的底层员工,他可不希望沈浪成为‘拆二代’,之前,沈浪一直是公司同事取笑的对象,他可不想少了这样的乐趣。

“话说回来,沈少,你平常这么节约,连上班都是走路,你应该存了不少钱吧?来公司这么久,你也没有请大家吃个饭,平时的聚餐你也不参加。虽然折迁没有指望了,但男人说出来的话应该算数吧?要不,你今天请大家吃个饭吧?”

许超不怀好意的看着沈浪。

几双眼睛同时望向沈浪。

有同情,有不屑,有蔑视,有幸灾乐祸——

沈浪的脸红了。

宝宝心里苦啊!

父母都是工薪阶层,家里一直都是在温饱线上挣扎。父亲去世后,家里欠了三十万,天天有人上门催债,现在拆迁的希望破灭了,自己还有钱请客?

当时因为拆迁,还刷爆了卡,给女朋友买了衣服、包包,花了好几万!现在都是烂债!

“沈浪,你好歹说个话嘛!”许超说道,“实在不行,大家还是AA制嘛,这下总行了嘛?”

沈浪心里明白,这个许超一直针对自己,借以证明那点可怜的存在感。

天秤座的人,自尊心很强。

沈浪也不例外。

他‘嚯’的一下站了起来,强作镇定,“我沈少承诺的事一定会做到,不过——”

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声音响起。

“行了,许超,别为难他了。”

沈浪眼睛一亮,他的女朋友吴梦洁走了过来。

不得不说,吴梦洁真的很漂亮,身材高挑,面容娇好,很有一丝女星的气质。

“梦洁!”

沈浪的目光柔了下来。

“沈浪,以后不要这样叫我了。”吴梦洁的眉头皱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厌恶的表情。

“啊,为什么?”沈浪讪讪的说道,心里涌起不好的感觉。

天秤座的人,很敏感。

“沈浪,从现在开始,我们之间的关系结束了!”

吴梦洁面无表情的说道。

“啊?”

沈浪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为什么?”

“沈浪,你也不要怨我。”吴梦洁抿了一下嘴唇,“在不同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做出选择,有人选择爱情,有人选择生活。我只不过选择了后者而已!”

沈浪的身子微微晃了一下。

他其实早就明白,当初吴梦洁跟自己在一起,还不是因为自家墙上多了一个‘拆’字,现在这个‘拆’字没有了,就这么简单。

一切都败给了钱,沈浪无话可说。

“他是谁?”

沈浪有气无力的问道。

一瞬间,他的心里也没有那么悲痛了,至少她跟自己也滚过床单,那几万元的贷款就算是嫖资?

还是贵了点。

早知她要分手,就应该多来几发才是。

“是我!”

一个充满优越感的声音响起。

部门经理走了进来。

裁剪合体的浅灰色西装,雪白立挺的衬衣,黑色皮鞋擦拭的一尘不染,袖扣闪闪发光,头发油光可鉴,标准的白领精英形象。

和沈浪那身T恤牛仔裤一比,高下立判。

杨华,中年离异男,有车有房。

在众人的目光中,杨华走到吴梦洁的身边,伸手挽起她的腰肢,一副居高临下的表情看着沈浪,“沈少,如果你接受不了的话,你可以马上辞职,看在梦洁的面上,我可以为你争取一个月的补偿。”

沈浪的嘴抽搐了一下。

抢了我女朋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这么难堪,待在公司里也没有意思了。

只不过,现在的工作真不好找啊!

就在这时候,裤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沈浪掏出了出来。

看着那个老旧的手机,吴梦洁瘪了瘪嘴。

是条短信。

沈浪打开一看,顿时就愣住了,嘴巴变成了一个大大的“O”型,大的可以吞下一个鸡蛋!

“95588:您尾号1205卡29日16:05收入(跨行汇款)1000000000元,目前余额1000000121.12元。【工商银行】”

看着那一串零,沈浪的心都快跳了出来,他反复的数了几遍,九个零,没错,10亿!

他的卡上居然多出了10亿!

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有人转错了钱。

绝逼是转错了钱!

还没等他从激动中冷静下来,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居然还是国际长途。

我晕,我还准备装个逼呢,汇错钱的人就打来了电话。

“我接个电话。”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沈浪走到窗子边,小声的接了电话。

“应该是催债的电话。”吴梦洁哼道,“我一开始就应该明白,拆迁这样的好事不会落在他的头上。”

大家看到窗子边沈浪的表情很精彩,脸上写满了震惊。

一刻钟后,沈浪挂了电话,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而且手舞足蹈。

“好嗨哟,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他发什么疯?

在大家古怪的眼神中,沈浪大踏步的走了过来,脸上是抑止不住的激动,仿佛中了大奖似的。

“各位,你们不是想我请客吗,没问题,晚上六点半,凯莱酒店走起!”

大家都错愕的看着他。

凯莱酒店,那可是江城为数不多的五星级酒店啊!

能去凯莱酒店消费,那本身就是身份的象征。

这家伙受了什么刺激?

杨华嘴角噙起一抹笑容,想装*,我成全你!

“既然沈少这么大方,大家就给他一个面子吧!”

“好了,杨经理,我有事,先下班,到时酒店见!”沈浪转身朝外走,走到门口,他又回头说道:“纠正一下,以后别叫我‘沈少’,要叫‘沈大少’,哈哈!”

然后,他大步走了出去

“哇靠,不会折迁的事又成了吧?”许超一惊一咋的说道。

“不可能!”吴梦洁说道,“真是打肿脸充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

但心里,吴梦洁也有点犯嘀咕

第2章 规矩是用来打破的

从公司出来,站在大门口,沈浪还是抑止不住心里的激动,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但是,那个电话告诉自己,一切都是真的!

银行卡里的10个亿还静静的躺在那里。

10个亿啊!

这是什么慨念?

沈浪现在一个月工资是4千,他要连续工作2万年才有10个亿!

“哈哈,我沈浪现在真的成了有钱人!吴梦洁,去妳的吧!”

终于,沈浪控制不住,朝天大吼了一声,引得门口保安室的两名保安探头望了过来,还以为他发了神经病。

这不是十楼那个广告公司的吊丝吗?每天上班都是走路过来,半年来都是那身行头,全身上下加起来不超过二百块。

此后的10分钟内,先后有两个人来到沈浪跟前,匆匆见面之后又离开了。

却把那两个保安惊得目瞪口呆!

他们并不认识那两个人,但是那两个人开的车,他们认识,一辆是劳斯莱斯幻影私享秘境特别版,去年才上市,专为华夏市场打造,市价超过2000万!

另一辆是越野车中的劳斯莱斯,拥有强大越野性能,惊艳四座的路虎揽胜,全球限量发行500辆。

而且那两个带着上位者气息的人对这个穿着T恤牛仔裤的年轻人非常尊敬。

他们懵逼了。

沈浪招手叫了一辆出租,上了车,对司机说道:“工行总行。”

“好咧!”

司机发动了车子。

半小时左右,车子到了工行总行门口。

沈浪看了一下时间,五点钟,离银行下班还有半小时。

“帅哥,30块。”

沈浪从裤兜里摸出仅有的一张毛爷爷递给司机,“不用找了。”

头一次,他觉得自己这么霸气!

司机愣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沈浪已经下车了。

看这小伙子一副吊丝打扮,还挺有气质的嘛!

进了银行,领了号,沈浪坐在椅子上等着,在他前面还有三个人。

于是,他掏出手机,查看通讯录。

自己现在变成了有钱人,他渴望把这份喜悦与朋友分享。当然,也不能否认他有炫耀的成分。

任何人经历了他这样的转变,是不可能淡定的。

淡定个鸟啊!

没法淡定!

老子就是要装*!

不对,不是装,是真牛逼!

通讯录里只有二十多个联系人,其中大半还是同事。

说起这帮同事,沈浪就没好气,一帮唯利是图的家伙,进公司半年来,没有少受他们的气。

今天请他们吃饭,也不过是兑现当初头脑发热的承诺而已。

最后,沈浪把目光落在‘冉伟’的名字上。

冉伟,高中同学,算是死党,这么多年了,一直有联系,算是沈浪仅有的朋友了。

好兄弟,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沈浪拨了他的号码。

“阿伟!”

“呵呵,沈少,正有事找你呢!”冉伟的声音。

“什么事?”

“下周六,我结婚,你来当我的伴郎,怎么样?”

“呵呵,动作挺快的嘛,好啊,我来给你当伴郎!”沈浪开心的笑道。一个多月前,两人见面时,冉伟就说了要结婚了。当时,沈浪还很惆怅,兄弟结婚,这礼金要拿得出手啊!

而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是问题了。

“那就说定了,下周六中午11点来我家。”

“好咧!”

“那好,就这样,我先忙了。”

挂了电话,沈浪真的替冉伟开心。

当时,他是准备拆迁款下来了,就跟吴梦洁结婚。

现在,什么都变了,自己有钱了,也不急着结婚了。

没多久,轮到沈浪取钱了。

站在柜台前,沈浪把工行卡扔了进去,“取钱!”

“先生,请问取多少?”女柜员问道。

想了一下,沈浪说道:“一百万!”

女柜员惊讶了一下,再次打量了沈浪。

大额取款的人不算少数,但是像沈浪这样,穿得这么寒酸的年轻人取这么多钱,她还是头一次见到。

“先生,取这么多现金需要事先预约,并且还需要你的身份证。”

“不能取?”

作为一个穷吊丝,沈浪自然不知道这个规定。

这时,站在一旁的大堂经理解释道:“先生,超过五万元,要提前一天预约,我们好安排现金。”

“不是吧,五万元都要提前预约?”沈浪瘪了瘪嘴,“这里是工行总行,一百万都拿不出来?”

“先生,我们的规矩是这样的,还希望你能谅解。”

“呵呵,在你们这里存钱的时候多多益善,取钱的时候,你们就拿规矩出来了。规矩不是用来打破的吗?”沈浪冷笑道。

那大堂经理脸色微微一沉!

作为工行总行的大堂经理,这江城的有钱人几乎他都认识,他可不认识眼前这个年轻人。

取一百万了不起吗,还敢向我们银行示威?

你这个吊丝取一百万,我都怀疑你的钱来路不正!

当然,他只是心里想想,也不可能说出来。

“先生,规矩不是我定的,也不是我能打破的,你可以现在预约一下,明天再来取钱!”

“那好吧,既然这样,钱我不取了,把钱给转账到建行去吧!”沈浪又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建行卡。

“没问题!”大堂经理冷笑一声,“小周,帮他转帐。”

呵呵,我们工行可不缺你这点钱。

那柜员拿过两张卡,就查看工行卡的余额。

看着上面显示出来的数字,她呆若木鸡!

那经理发觉她脸色不对,就问道:“小周,干嘛呢,发什么呆?”

那柜员颤声说道:“经理,他、他卡上——”

她说话都结巴了。

“他怎么了?”

“他、他卡上、有十亿!”

“什么?”

经理怀疑自己的耳朵。

“对啊,我卡上有十个亿,全部转走。”沈浪的手指敲打着柜台,漫不经心的说道。

一听这话,大堂经理和柜员马上都傻眼了!

大堂经理差点晕了,现在全国银行都在拼命揽储,这可是跟个人业绩挂钩的,要是因为这样就把10个亿转给其它银行,他这个大堂经理也不用干了。

“先生,你稍等,取款的事我马上联系我们主任!”

大堂经理出了一身冷汗,财神爷得罪不起啊,赶紧拿出手机,走到一边,打了电话。

而那个长相不错的柜员,一双火热的眼睛看着沈浪。

10个亿,就算一般的上市公司,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钱闲置着。

这可不是一般的富二代啊,这是豪门大少啊!

江城什么时候有这么牛逼的大少了,而且穿得这么低调?

几分钟过后,一名衣冠楚楚的中年人从二楼小跑了下来,看到沈浪之后,就冲着大堂经理吼道:“你们是怎么办事的?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们不能灵活处理吗?还让贵宾这么站着,你们有没有一点责任心?”

大堂经理感到很委屈,但是不敢吭声。

他也明白,要是这10亿存款没了,连主任都不好交待。

“我就说了,规矩是用来打破的嘛!”沈浪手指敲打着柜台,笑了笑。

虽然穿着地摊货,也掩饰不了那由内向外散发的优越感。

“是,是,老板说的是!”那中年人点头附和,“老板,请跟我到贵宾室休息,我马上就安排给你取钱!”

半小时后,沈浪提着一个黑色的银行装款用帆布包走了出去。

第3章 套路贷

离吃饭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沈浪坐上出租车先回家了。

既然自己作东,也不介意让他们等一等。

沈浪的家在老城区,两室一厅的小房子。

除了母亲,他还有一个读大二的妹妹,叫沈嫣。

小时候,俩兄妹睡一间房,长大了,沈浪就睡客厅。父亲去世后,母亲就和妹妹睡。

现在,妹妹住校,周末才回来。

不过,这段时间以来,妹妹很少回家,说是在勤工俭学,给人当家教。

想起这些,沈浪就觉得心酸。

自己读大学时,何尝不是打零工来维持自己的学费?

甚至,毕业后,为了多挣钱,他还经人介绍,去地下黑拳当拳手的陪练,撑了三个月,实在受不了了才没有干了,直到现在,身上都还有暗疾。

除此外,工地上搬砖,大街上摆摊,高楼发传单,他都干过。

许多人没有吃过的苦,他都吃过了。

如今苦尽甘来了!

“儿子,你回来啦?”

听到动静,母亲从厨房转了出来。

多年的操劳,让母亲比实际年纪大了不少,再加上父亲的去世,母亲已经憔悴的不成样了。

自己该恨他们吗?

沈浪没法恨起来。

他匆忙回来,就是要核对一下那个电话。

在卧室放下帆布包,喝了一口水,沈浪正要开口的时候,门又开了。

妹妹沈嫣走了进来。

不得不说,妹妹长得很漂亮!

一身简单的素色碎花连衣裙,黑色长直发如瀑布般垂在肩上,没有涂唇膏的樱桃小嘴上,有一抹天然的嫣红,鹅蛋脸上镶嵌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一个活脱脱的邻家小妹形象!

有时候,连沈浪都有些想入菲菲。

不是他无耻,是因为沈嫣并不是他的亲妹妹,是父母在街上捡来的。

这个秘密沈嫣自己并不知道。

当然,他现在知道,就算沈嫣是父母亲生的,跟他也没有血缘关系。

“妹子,今天不是周末,你回来做什么?”沈浪随口问道。

“我想妈了不行吗?”沈嫣答了一句。

她实在不敢告诉沈浪,自己是回来躲债的!

她更不敢开口向他和母亲要钱,她知道,为了还父亲的债,家里都没有钱。

“嫣儿也回来了啊,好,好,我出去买点肉!”母亲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也只有在女儿回来的时候,她才舍得去买点肉。

“妈,不用去买。”沈浪说道。

“为什么?”沈母疑惑的转过头来。

就在这时——

咚!

咚!

咚!

敲门声响起,很大声。

“谁呀?”沈母问了一句。

“开门!开门!”

一个粗鲁的声音响起。

沈嫣吃了一惊,脸色都变了。

“你是谁?”沈母胆战心惊的问了一句。

以前催债的没有少上门,每一次都令她惶恐不安。

“少废话,快开门,否则,老子要砸门了!”

沈嫣脸色大变,赶紧摇头,“妈,不要开门,不要开门!”

沈浪狐疑的盯着妹妹,显然,敲门的人跟她有关。

“嫣儿,这是怎么回事?”沈母不安的问道。

“沈嫣,快开门,我们知道你在里面,再不开门,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外面的人又大叫道。

“妈,妹子,你们不要害怕,什么事都有我!”

沈浪大步朝门口走去。

以前,他可能害怕,但是现在,呵呵——

“哥,不要啊!”沈嫣尖叫道。

她万万没有想到,那帮人会跟踪她到家里来,她害怕那帮人伤害家里人呀!

门开了。

四个凶神恶煞的年轻人冲了进来,一个个都光着膀子,上面刻有纹身,一看就是那种社会混混。

沈嫣吓得缩在了母亲的怀里。

为首的一个混子剃着寸头,恶声恶气的说道:“沈嫣,你以为你跑回家里,我们就找不到你了吗?告诉你,就是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们也能找到你!”

沈浪走上前,“你们找我妹妹做什么?”

“做什么?”那寸头打量了一眼沈浪,“找她还钱,今天是最后的还款日期!”

沈浪扭头看向妹妹,“怎么回事?”

沈嫣浑身发抖,带着哭腔说道,“两个月前,我不小心摔坏了舍友的手机,当时手里没有钱,我就找他们借了三千块,到了还钱的时候,我没有还上,只还了一部分。结果钱越滚越多,我先后还了他们五千块,到现在,我还欠了他们十万块!”

说完,沈嫣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沈浪眉头一皱,卧槽,这不是典型的‘套路贷’?

这两年,因为‘套路贷’而自杀的事件时有发生。

沈母紧紧搂住女儿,气得发抖,“她借你们三千块,已经还了五千块,这利息已经比银行高了许多,怎么还欠你们十万块?”

“臭三八,这借据是白纸黑字写着,你们还想抵赖不成?”寸头恶狠狠的说道。

“我没有钱了,真没有钱还了。”沈嫣哭得梨花带雨。

沈浪一阵心疼,两个月,妹妹还了五千块,这已经很不容易了,显然,现在她已经被逼到了绝境。

“你们放过我女儿吧,家里真没有钱。”沈母可怜兮兮的说道,她明白,这帮放高利贷的惹不起。

“妈的,你以为我们是做慈善的?”寸头挥舞着手中的棒球棍,“就是借也要给我们借到,实在没钱,就把这房子卖了还钱!”

这个时候,屋里的动静引起了隔壁邻居的注意,好几个人探头进来。

“看什么看,他们欠了钱,我们是来要债的,再看,揍死你们!”守在门口的一个混子舞着钢管叫道。

吓得那几个人赶紧缩了回去。

沈浪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走到沈嫣跟前,低声问道:“你借钱时,有没有拍那种照片?”

“没有。”沈嫣低声说道。

沈浪松了口气,转过身对那帮人说道:“行,我马上打电话,让我朋友解决这个问题。”

沈母说道:“儿子,哪有朋友借你这么多钱啊!”

“放心,妈,我来处理!”

沈浪拿起手机,走到一边打起电话来。

很快,打完电话,沈浪说道:“十五分钟,他就会来!”

“哼,算你识相!”

那寸头拉过一张椅子,大马金刀的坐下。

沈母搂着女儿惶惶不安的看着沈浪。

她们不认为沈浪会借到钱,因为他的朋友都是没钱的人。

第4章 给我滚

等人的时候,沈浪坐在旧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带着玩味的眼神看着那几个混混,把指关节捏得‘咯吱’作响。

而沈母搂着沈嫣怯怯的坐在旁边。

过了十分钟,那寸头恶狠狠的说道:“小子,你可不要耍我们,再过几分钟,要是你朋友不来,我们就不客气了!”

“放心,我朋友说十五分钟到,绝对十五分钟到,给他个胆子,估计也不敢迟到。”

沈家母女诧异的看着沈浪,他的口气似乎不对啊!

人家还赶着时间给你借钱?

这时,沈浪的手机响了。

他瞟了一眼,是许超。

他接了电话,按了免提。

“喂,沈大少,我们已经到了凯莱,你人呢?”

沈大少?

那几个混混一听,有些愕然,又觉得好笑。

这个穷酸吊丝也配称‘沈大少’?

什么时候少爷不值钱了?

沈母和沈嫣也露出苦笑。

“我还在家里呢,有点事要处理,稍后就来。”沈浪大咧咧说道,“你们先进去吧,找个包间坐下,点菜吧!”

“那不好吧,你请我们吃饭,你都没有来,我们可不能点菜!”

“那你们就等我一会儿。”

“沈大少,你不会是耍我们吧?”

“怎么会耍你们呢,我叫你们点菜,你们又不点!”

“那不行,你要是不来,我们点了菜,到时岂不要我们付钱?”

“那你们就等着,我处理完家里的事就来!”

说完,沈浪就挂了电话。

那寸头忍不住问道:“小子,你请人家在凯莱吃饭,那个五星级酒店?”

“是啊,有问题吗?”

“你/妹妹欠一屁股债,你都没钱帮她还,你还有钱请人去凯莱吃饭?还沈大少、沈大少,真把自己当有钱人了?你要是有钱,干嘛还找你朋友借钱?”

沈家母女也疑惑的看着沈浪,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沈浪笑了笑,“我说过找我朋友借钱吗?”

寸头愣了一下,他啥意思?

这时,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沈浪看了一下时间,“刚刚好!”

马上,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

这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身高超过一米八,长得虎背熊腰,上身是一件黑色的弹力背心,下面是一条军绿色的迷彩裤,涨鼓鼓的臂肌和胸肌充满了爆炸的力量感。

“虎哥?”

那寸头诧异的叫了一声,赶紧站了起来。

尼玛,江城地下世界的一哥来了,他还敢坐着?

在那大块头旁边,还有一个漂亮女人,非常的性感妩媚。除此外,后面还跟进来几个壮实的大汉,一下就把小小的客厅给挤满了。

那寸头糊涂了,这王虎怎么来了?

难道他就是沈家小子嘴里的那个朋友?

根本不可能啊!

王虎怎么可能认识这个穷吊丝,还被他一个电话给叫了过来?

对了,肯定是这小子欠王虎的钱,王虎也过来要帐了!

可是,这种小事,也不可能让王虎亲自上门啊!

看见这伙人进来,沈家母女也吓得站了起来。

她们也不认为这是沈浪叫来的朋友。

只有沈浪没有站起来,依然翘着二郎腿,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

那大块头直接忽视了那寸头,几步走到沈浪跟前,挤出笑容,叫了一声:“沈大少!”

那寸头‘嗡’的一下,脑袋都大了!

什么状况?

这王虎不仅认识这小子,态度还这么恭敬?

“时间刚刚好,算你准时!”沈浪笑了笑,“小虎,就是他们几个来收债的。”

什么,这小子管王虎叫‘小虎’?

那寸头惊得魂都要出来了!

就算江城的大人物见了王虎也不敢叫他‘小虎’吧?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

可是,他分明就是一个穷吊丝啊!

他的家在这里,他母亲,他妹妹都在这里!

沈家母女自然也惊得说不出话来。

沈浪什么时候认识这样的人物了?

关键是,这样的人物还这么恭敬的对待沈浪,就像仆人一样!

那王虎转过身来,一巴掌就扇在寸头脸上!

啪!

那寸头脸上红辣辣的痛!

“不长眼的东西,收债收到沈大少家里来了,谁给你的熊心豹子胆?”

王虎阴鸷的目光着盯着寸头,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子。

寸头捂着脸,惶恐的说道:“虎哥,我们、我们真不知道她是沈少的妹妹啊!”

“是沈大少!”

王虎又一巴掌扇在寸头脸上。

“是,是,沈大少!”

寸头心里委屈,尼玛,鬼认识这个沈大少啊!

“你们是谁的手下?”王虎喝问道。

“我们是财哥的手下。”

王虎回过头来,“沈大少,怎么收拾他们?只要你开口,我绝不会轻饶他们!你放心,那财哥在我眼里,就是一个渣渣!”

沈浪看向沈嫣,“妹子,他们有没有欺负过你?”

沈嫣一直在震惊中,这才回过神来,“他们倒没有欺负我,就是一直催我还钱。”

“现在还要还钱吗?”沈浪看向那寸头。

寸头一下就跪下了,“不敢,不敢,不还了,不还了,我回去给财哥说一声,之前那五千块也一并还给你/妹妹。”

他庆幸之前没有对沈嫣动过粗,要不然,今晚甭想走出去了。

“算你识相,现在给我滚!”沈浪说道。

这耀武扬威的感觉太爽了!

以前都是被别人欺负,现在自己可以欺负别人了!

“谢谢沈大少,谢谢沈大少!”

寸头如获大释,赶紧带着三个小弟闪人了。

“呵呵,小虎,麻烦你了!”

沈浪一手按在王虎肩上,这家伙还的确给力。

“呵呵,能为沈大少效劳,是我的荣幸!”王虎露出谄媚的笑容。

本来长得凶神恶煞,这样的笑容看起来很滑稽。

不过,他知道眼前这位年轻人的能量,要是能攀上他这条大腿,自己将来可不仅仅是江城的地下皇帝。

“儿子,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呀?”

直到这个时候,沈母才开口了。

“妈,同事还等我吃饭呢,我回来给你解释。小虎,还要麻烦你送我去凯莱酒店。”

“行,行!”王虎点头哈腰。

于是,一行人走了出去。

第5章 本大少最不缺的就是钱

凯莱酒店。

作为一家五星级酒店,这里最低的消费都要过万。

在江城,能在这里消费的,那都是身价不菲的人,是身份的象征。

此时,杨华一群人正坐在大厅的休息区。

沈浪约的时间是六点半,他们基本上都晚到了十来分钟,但依然没有见到请客的人。

“沈浪不会放我们鸽子吧?”许超不耐烦的说道。

十分钟前,他已经给沈浪打了电话,但他已经失去了耐心。

“我就知道沈浪是在吹牛逼。”另一个同事说道,“自从他以为要拆迁了,就开始装/逼,现在也改不了这个德性。”

“这家伙肯定是耍我们!”

“耍我们?”杨华冷笑一声,“要是这样,明天就让他滚蛋!”

吴梦洁白了他一眼,“吃不吃这顿饭,他都要走人,免得天天见了心烦!”

“对,对,一定让他滚蛋!开除个把人,我还是有权力的。”杨华看了看时间,“许超,你去门外看着,再等五分钟,他还不来,我们就走人!”

“好咧!”

作为杨华的心腹,许超屁颠屁颠的走了出去。

站在门外抽着烟,一根烟抽完,还没见到沈浪,许超准备进去,结果一辆车在路边停下,吸引了他的目光。

路虎揽胜!

全球限量五百辆!

有钱人啊!

许超暗自感叹。

车门开了,司机快步下车,然后绕到副驾驶座,恭恭敬敬的把门拉开。

一个年轻人走了下来。

T恤牛仔裤。

有钱人都这么低调了?

不过,当许超看清年轻人的脸,一下呆滞了!

这不是沈浪?

擦了擦眼,没错,就是沈浪!

怎么回事?

沈浪居然坐着这样的豪车来了?

思忖间,他看到沈浪朝后座挥了挥手。

后车窗摇下,杨华看到一个女人的脸!

因为光线原因,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然后,沈浪朝门口走过来,路虎扬长而去。

一个念头在许超心里升起。

豪车,女人。

难道沈浪当了小白脸?

不过话说回来,沈浪还算得上一个帅哥,就是皮肤黑了点。

来不及多想,许超迎了上去。

“沈大少,太不够意思了吧?让大家等你这么久?”

“你不想吃的话,可以走啊!”沈浪一句话怼了回去。

这不按套路出牌啊,一下把许超噎得够呛。

走吗?

可自己从没有来五星酒店享受过啊!

要是吃了这顿饭,也够自己在朋友圈里吹嘘一阵子。

两人走进去。

大家以为只是在大厅用餐,没想到沈浪要了一个豪包。

还真会装/逼啊!

大家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许超也不方便把刚才看到的告诉他们。

在包间坐下,沈浪拿着菜单开始点菜。

那些菜名,大家都没有听说过,听那名字都是山珍海味,估计价格不菲。

想想也是,这里是五星级酒店啊!

光这个包房费恐怕也上千吧?

装,给我继续装!

吴梦洁冷冷的看着沈浪,他有几斤几两,她心里可是明白的很。

死要面子活受罪!

末了,沈浪问服务员,“拉图有多少年份的?”

“老板,最早只有05年份的。”

“那就来三瓶吧!”

“好的,老板,稍等!”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出去。

“老大,拉图是什么?”许超小声问旁边的杨华。

“是红酒,很不错的红酒。”

杨华也是知道而已,并没有喝过,更不知道价格是多少。

很快,一道道菜不要钱似的端了上来,随着服务员的介绍,一桌子人瞪大了眼睛。

个个心里都在打鼓,这一桌子菜要多少钱啊?

沈浪这个逼装得太大了吧?

只有许超心里有几分明白。

大家的目光都望向沈浪,个个都不敢动筷子,要是沈浪待会付不出钱怎么办,大家均摊?

沈浪看出了众人心里疑虑,笑了笑,“大家放心,我一定付得起,你们放心吃吧!”

“沈大少,你就是要让我们AA制,我们也付不起。”

“沈大少,我真的没有带钱,连手机都忘带了。”

“沈大少,千万莫开玩笑,在这里吃霸王餐,那是要倒霉的!”

“你们要是不吃的话,菜可要凉了。”沈浪说着,首先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五星级酒店的菜就是不一样啊!

沈浪这辈子也没吃过这样好的菜啊!

其实众人早就食欲大开,见沈浪动了筷子,个个也不客气了。

就算最有风度的杨华也顾不得斯文,赶紧大快朵颐。

虽然,他算得上一个中产,但也没来过凯莱。

只有吴梦洁心情复杂,沈浪如此从容淡定,难不成,他还真付得起?

不可能啊,他的几张信用卡都已经刷爆了呀!

大家的吃相很难看。

一阵风卷残云之后,大家都打起了饱嗝。

然后,大家的心又悬了起来,都看向沈浪。

“买单!”

沈浪打了个响指,朝门口的服务员叫道。

“好的,老板,稍等!”服务员快步离去。

很快,一位经理模样的人走了进来,他扫了一眼,走到杨华跟前。

“老板,感谢惠顾,一共是——”

在这个包间里,只有杨华的打扮像个有钱人。

杨华马上打断他的话,“买单的人不是我,是他!”

他指了一下沈浪。

那经理的嘴抽搐了一下,还是保持着笑容走到沈浪跟前,“老板,感谢惠顾,一共是二十三万六千八百九十,我们把零头抹掉,只收你二十三万六千。”经理说着,把帐单递给沈浪。

其它人都呆住了!

我的妈呀,这顿饭二十三万?

都可以买辆中等价位的车了!

尽管之前他们高估了,可听到这个数字感觉还是低估了。

杨华的脸皮都跳动不已,就算他作为公司的高管,这也差不多是他半年的工资了。

吴梦洁更是瞪大了眼睛!

她可是知道,沈浪家里还欠着三十万债务呢!

在大家紧张的凝视中,沈浪接过帐单,看也没看,扔在桌上,掏出一张卡递给经理。

“谢谢老板,还请老板去前台签个字!”

沈浪站起来,跟着经理走了出去。

“我们快走,要是沈浪付不起帐,恐怕我们也走不脱!”杨华叫了一嗓子。

于是,所有人都赶紧出了包房,全部跑到酒店大门口去了。

几分钟后,沈浪双手插在裤兜里走了出来。

“怎么,你们还不走,想我送你们回去?”

“钱付了?”杨华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你说呢?”沈浪白了他一眼,“不要跟我谈钱,现在本大少最不缺的就是钱!”

沈浪的目光扫过吴梦洁,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

吴梦洁感觉胸口被针扎了一下。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沈浪上了一辆出租扬长而去!

许超觉得现在可以向大家解释沈浪为什么有钱了。

第6章 大商盟至尊卡

把一百万铺在床上睡觉,是什么滋味?

沈浪就是想感觉一下!

一觉睡到大天亮,沈浪出门去了公司。

以前是从不敢迟到的,工作来之不易呀!

现在,呵呵——

当然,他可不是去工作,他想想看看杨华吃瘪的嘴脸!

以前一直打压自己,现在还挖了自己墙角,叔可忍,婶不可忍!

走进办公区,沈浪看到同事们露出怪异的表情。

这倒让沈浪有些意外。

昨晚请大家吃了大餐,就算不表示感激,也不必用这么怪异的目光看着自己吧?

沈浪快步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才发现桌子已经被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扔进了垃圾篓里。

“哟,沈大少,都这么有钱了,还回来上班啊?”

杨华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身边跟着吴梦洁。

“杨华,这是什么意思?”沈浪冷哼道。

“没什么意思,你被开除了!”杨华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凭什么开除我?”

“就凭我是部门主管,有这个权力!”杨华嚣张的说道。

“行了,沈浪,你都被富婆包/养了,还在乎这份工作?”

许超的声音响起,“当小白脸不错嘛,可以装有钱人!”

“当小白脸?”沈浪愣了一下。

他看到吴梦洁眼中鄙夷的目光。

“沈浪,你别装了,昨晚我都看到了。”许超摇头晃脑的说道,“开始,我还不敢确定呢,可后来,你付了饭钱,我就明白了。”

“你看到了什么?”

“你还装?”许超冷笑道,“我在酒店门口等你的时候,看见你从一辆路虎车下来,然后朝后座的一个女人摇了摇手,现在还用我解释吗?”

沈浪顿时就明白,这家伙误会自己了。

他当时是给后座的王虎招个手,王虎的女人坐在副驾座后方。

“呵呵,什么小白脸,你看他的脸够白吗?”杨华讥讽道,“我看是当鸭子差不多!”

昨晚,杨华本来是想看沈浪装逼失败,没想到,他把帐付了,让自己很是不爽。

然后,他听许超说,沈浪搭上了富婆,他就有了出气的机会。

他还担心沈浪不出现呢,结果,这家伙还敢有脸来呢!

“沈少爷,当鸭子一晚多少钱啊?”许超奸笑道,“你这身子骨吃得消吗?我可听说,那些老女人口味重得很,要求很高的!你现在可真是名符其实的‘少爷’啊!”

旁边的同事都笑了起来。

“沈浪,你真是让我恶心!”吴梦洁一脸的嫌弃,“幸好我做了明智的选择!你赶紧滚吧,有你这样的人在,把公司的空气都污染了!”

“明智的选择?”沈浪冷笑了一下,“觉得傍上了杨华,就傍上了大款?告诉你,杨华给我提鞋都不配!”

“哈哈!”杨华不怒反笑,“沈浪,大家现在都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我还用得着跟你计较?现在赶紧滚吧,去跪舔那些老女人,然后去五星级酒店去装逼!”

“赶我走?没那么容易!”

“呵呵,沈浪,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员工,让你滚蛋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杨华趾高气扬的说道,“告诉你,我已经给老板打了招呼,他已经同意了!像你这样行为龌蹉的人留在公司,只能影响我们公司的形象!”

“行,你等着,我这就去找老板!”沈浪拨开人群离开了。

“哈哈,去吧,不知量力的家伙!”

沈浪所在的公司只是一个小公司,没有多复杂的层级结构。

沈浪直接推开了老板办公室的门。

老板周家明正坐在大班椅上盯着电脑看,怀里还坐着他的秘书小曼,老板的一只手正在小曼的衣领内探索呢!

看见有人闯进来,顿时就唬得小曼从老板身上站起来。

当周家明看到是沈浪进来,那脸马上就黑了。

“沈浪,你还有没有规矩?”

沈浪径直坐到周家明的对面,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你干什么?”周家明喝道,“你不是被开除了吗?”

“开除我?”沈浪冷笑道,“你会后悔!”

“我后悔?”周家明的脸抽搐了一下,“你真是好大的口气啊!怎么,傍上了富婆,就可以在我周家明面前指手划脚了?

周家明也是千万身价的人,一个小白脸还敢威胁他?

当他准备叫保安的时候,沈浪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卡,“啪”的一声摔在桌子上。

周家明疑惑的拿起那张卡,马上看到那张黑色有质感的卡的中间有三个字‘大商盟’。

他的瞳孔马上急剧的收缩!

大商盟!

周家明的脑袋‘嗡’的一下!

那是什么样的存在?

那是擎天巨擘!

“这是大商盟的至尊卡!”沈浪淡淡的说道。

什么?

还是至尊卡?

周家明无比的震憾,他根本没见过至尊卡,但他相信没人敢假冒大商盟的会员卡,那是找死!

大商盟行会!

那可是华夏最强的全国性商业行会,凡是三线以上城市都有分会,都是以会所的形式存在。

凡是做生意的人无不以进入大商盟为荣!

而成为大商盟会员,条件非常苛刻,不光是有钱就行的。

但是一旦进入大商盟,你就拥有了无尽的资源和人脉。

可以这么说,大商盟可以让一个上市公司转眼破产,也可以让一个叫化子马上成为商界新宠!

而周家明坐拥千万资产,连最低级的白银会员都没有申请到,这让他在几个白银会员朋友面前非常的没有面子。

在白银之上,还有黄金、铂金、钻石等级,最高的就是至尊。

而眼前的沈浪居然拥有至尊卡!

周家明完全呆滞了!

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公司居然还有这样的豪门大少!

据他所知,整个江城都没有至尊会员啊,连钻石都没有,最高级别不过是铂金会员,毕竟江城只是一个三线城市。

尽管房间里开着空调,周家明的额头上还是冷汗直冒!

他明白,就算是一个白银会员也能碾压他,更别说至尊会员,一根手指就能碾死自己!

“切,这张卡很了不起吗?”站在一边的小曼冷哼道。

她才来公司半个月,根本不知这小小一张卡在商界代表着尊贵无比的身份和地位!

“啪!”

周家明一巴掌扇在小曼脸上,“滚出去,你被公司开除了!”

小曼捂着脸,惊慌失措的跑了出去。

“对不起,对不起,沈大少,我该死,我该死!”周家明站起来,一边道歉,一边扇自己的耳光。

第7章 需要理由吗

杨华正召开部门会议,部署下一步的工作计划。

吴梦洁也调到他的部门,作了一名文员,正坐在下面做着记录。

正当杨华谈得激/情四射的时候,门开了,周家明走了进来。

看到老板来了,杨华两眼放光。

老板能来会议室,那说明老板很看重自己这个部门啊!

“老板!”

他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

其它员工也站了起来,一起叫‘老板’。

杨华这才注意到老板的脸好像红肿了。

但他不敢多问。

周家明扫了一圈在场的人,慢慢说道:“我来宣布一件事情,从现在开始,企划部经理杨华降职为一般员工!”

什么?

杨华犹如被五雷轰顶一般!

“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你没有听懂我的话吗?”周家明冷哼道。

“不是,老板,我干得好好的,怎么突然降我的职?”

杨华一脸的愕然。

在座的员工也是大眼瞪小眼。

他们知道杨华是公司的老员工,跟老板的关系不错,这个降职通知太突然了。

“需要理由吗?”

一个声音蓦然响起。

大家循声望去,看见沈浪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沈浪,你,你不是被开除了吗?”杨华声厉内荏的叫道。

“闭嘴!”周家明喝道,“现在沈大少是我们公司的董事,对沈董放尊重点!”

“什么,他是董事?”

杨华大惊失色,身形踉跄了一下,差点没有摔倒。

这转变也太快了吧?

前一刻,还是个小职员,老板已经同意开除他,而现在,他居然变成了公司的董事,自己却被降职!

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

在座的人都目瞪口呆,吴梦洁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沈浪。

“对,现在沈大少是我们公司第二大董事,是他提出来降你的职。”周家明轻描淡写的说道。

实际上,沈浪根本没有入股,他只是承诺让周家明成为大商盟的黄金会员!

黄金会员,那可是比白银会员更高级的存在!

这对周家明来说,远远超过那股份的价值,那本身就代表着商机和资源啊!

他仿佛已经看到几个白银会员同行在自己面前吃瘪的嘴脸,他更加震憾于沈浪的能量!

就凭这一点,他就明白,在江城没有人可以招惹沈浪。

“老板,他明明是个小白脸,是个鸭子,怎么变成了董事,怎么能降我的职?”

杨华不甘的嚎叫道。

他进入公司多年,从底层做起,才慢慢爬到部门主管的位置,怎么甘心被打回原形?

“杨华,你不想做员工的话,那就卷铺盖卷滚吧!”沈浪淡淡的说道。

看到杨华失魂落魄的样子,吴梦洁忍不住鼓足勇气说道:“老板,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了解沈浪这个人,你是不是被他蒙蔽了?”

“你了解我吗?”沈浪冷笑道,“我之前都不了解我自己呢,现在是不是很失望?才抱的大腿一天就没了?”

吴梦洁脸色煞白,她咬牙切齿的说道:“沈浪,我不知道你在老板面前说了什么,你是个什么人我还不清楚?你别以为我会后悔,我不会回到你身边!”

其实,她心里明白,她根本没可能回到沈浪身边,她的所作所为已经把他给伤透了。

“呵呵,真有骨气啊!”沈浪笑了笑,“可惜啊,要是晚两天你跟我分手,你就知道我是什么人了!”

杨华却‘扑通’一下跪下了,“老板,沈大少,给我一个机会,不要降我的职!”

虽然,他不明白沈浪如何扭转了形势,但他必须保住自己的位置,这可是一份美差啊!

现在行业竞争这么激烈,就算他跳槽,也不一定能得到这么好的位置。

吴梦洁却一脸怒其不争的说道:“杨华,要是有点骨气,就不要在这摇尾乞怜了,我们走!”

“走你个头啊!”杨华大叫道,“就是你这个三八害我!要不是你唆使我开除沈大少,我怎么落到这个地步!”

吴梦洁脸色一变,“窝囊废!沈浪,你有种,咱们走着瞧!”

说完,吴梦洁就跑出了会议室。

“老板,沈大少,给我个机会吧,我是色迷心窍啊!看在我多年为公司打拼的份上,请给我一个机会!”杨华苦苦哀求道。

现在大家都明白,这沈浪并不是他们想像的那样,他后面有人!

周家明看向沈浪。

沈浪把手指骨捏得劈叭作响。

“就这么定了,以后看你表现再说!”周家明马上说道,“对了,谁是许超?”

“老板,是我!”许超怯怯的举起手。

“从现在开始,去当保安!”

“啊?”

沈浪走出了会议室,周家明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沈大少,你还满意吧?”

沈浪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唐智吗,安排一下,江城的,叫周家明,给他一个黄金会员,以前他申请过会员——”

牛逼啊!

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会员资格,在他嘴里,就像大白菜似的,随便送人。

等等!

唐智?

周家明依稀记得有人提过,这唐智是大商盟西南地区的负责人!

他可是拿捏着西南地区所有商家命运的人!

天,这沈浪究竟是什么身份?

居然对唐智发号施令?

周家明已经尽量高估沈浪,可现在还是觉得低估了。

此时,他看着沈浪的背影,那是山一样的伟岸啊!

第8章 老子买不起吗?

收拾了杨华和许超之后,沈浪从公司里出来,招了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

“帅哥,去哪?”司机问道。

“最近有什么楼盘开盘吗,我想买房子。”沈浪说道。

他知道,司机这个群体在城里是消息很灵通的那类人。

而现在他有钱了,他肯定要换套房子,让家人过上舒适的生活。

“帅哥,你要哪个地段的房子?”

“最好是别墅!”沈浪淡淡的说道。

司机吃了一惊,扭头看向这个年轻人。

这年轻人二十来岁,穿着打扮就是一个普通人,还想买别墅?

虽然江城只是个三线城市,可别墅的价格最低上千万。

看见沈浪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司机说道:“帅哥,山水国际正在销售第三期别墅,你可以去看看。”

“山水国际?”沈浪愣了一下,“好,就去那!”

他想起来了,两年前,山水国际修一期房的时候,他刚大学毕业,一时找不到工作,还在那工地上做过一段时间的库管。

每天六点钟就要赶到工地发材料,晚上工地收工了,他才能下班,有时候,深更半夜来了材料,一个电话过来,他还要跑去收货。

就这样累死累活一个月就三千块钱。

半小时不到,车子开到山水国际小区门口。

当年,沈浪离开工地时,小区还没有成型,而如今大变样了。

一个字:气派!

能成为这里的业主,自然也就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因为有楼盘售卖,所以,小区可以随意进出。

刚走进小区,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就迎面走来。

沈浪看那个人有几分面熟,还没等他回忆起来,那个人先开口了,“小沈!”

沈浪这下想起来了,他叫曾小黑,当初,就在这工地上当保安,没想到,两年过去,他还在这里。

“呵呵,小黑哥啊!”

在他的印象中,这个退伍军人出身的家伙对他还是很照顾的,时常帮他搬运材料。

两人握了手。

“小黑哥,还在这里当保安啊!”

“呵呵,是啊,我现在是保安队长了。”小黑有几分得意的说道。

“可以啊,那工资涨了不少吧?”

“呵呵,马马虎虎。对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小黑看沈浪的穿着,下意识的认为他过得一般。

“听说这里三期开盘,我来买房。”沈浪说得轻描淡写。

曾小黑一下愣住了。

来这里买房?

开玩笑吧?

这里卖的可是江城最贵的别墅!

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细,我难道不知道吗,两年前,你在这里打工,难不成这两年时间,你就飞黄腾达了?

可看你这穿着——

“呵呵,小沈,好久不见,你变幽默了。”小黑打趣道。

“我是真的来买房。”

“呵呵,小沈,你别开玩笑了。这里卖的什么房,你又不是不清楚!”

“卖的不就是别墅吗?”沈浪瘪瘪嘴。

曾小黑无语了。

难道这别墅是大白菜?

他曾小黑天天围着别墅转,做梦都想成为别墅的主人,可是凭他那点工资,干几十辈子都挣不到那笔钱!

你小子这逼也装得太大了!

你家里是个什么状况,我还不清楚?

“怎么,你不相信?”沈浪笑笑,“你跟我去售楼部,我让你见识一下!”

曾小黑狐疑的盯着沈浪,还没开口,手里的对讲机响了——

“曾队长,赶紧来物管办公室!”

“好,马上来!”

回答完毕,曾小黑说道:“你先去售楼部吧,忙完了,我来找你。”

说着,他转身就匆匆离去。

沈浪顺着路标来到售楼部。

售楼部的人并不多,毕竟这是卖别墅,不是一般的楼盘。

几个售楼小姐正给客人介绍,所以,沈浪进去之后,并没有人招呼他。

他也不介意,随身拿起一张宣传单看了起来。

第三期只推出十套独幢别墅,最低的一套总价在四千万左右,最高的一套总价在五千万左右。

这样的价格一般的有钱人也只能望而止步。

过了几分钟,有一个客人离开了。

有个售楼小姐空了出来,但是,她看了一眼沈浪,并没有招呼他,而是走到柜台后面玩起了手机。

在她看来,这个打扮普通的年轻人不可能是来买别墅的,肯定是来蹭空调的!

现在天气热,时不时有这种占便宜的人出现。

所以,她懒得理他。

沈浪耐着性子又坐了几分钟,见那个售楼小姐完全无视自己的存在,便有些不爽了。

“没有人吗?”他大叫了一声。

这一下,把里面所有人都惊动了,大家都齐唰唰的望了过来。

那个空闲的售楼小姐这才快步走过来,一边用不耐烦的声音问道:“先生,你有什么事?”

沈浪站了起来,不客气的问道:“你说我有什么事?”

“先生,不是我问你吗?”售楼小姐绷着脸说道。

“你问的不是废话吗?”沈浪说道,“这里是卖房子的,我进来自然是买房子的!”

“呃?”售楼小姐明显呆滞了一下。

其它人都看过来,那目光中有不屑,有讥讽,有嘲笑——

谁都不会认为沈浪是买房子的。

开玩笑也有个限度好吧?

这里是山水国际,江城为数不多的别墅楼盘!

“看什么看,以为老子买不起吗?”

天秤座的人,自尊心很强,同时也很敏感。

沈浪被那些目光刺激了,不爽的叫道。

尼玛的,以前老子装作不是天秤,现在还能受这样的气?

“哈哈,年轻人,你蹭空调就蹭空调,跑到这种地方来装/逼,这里是你装/逼的地方吗?”

一个衣冠楚楚的男子带着十足的优越感说道。

“就是,这里也是阿猫阿狗能来的地方?”

那男子身边,挽着他胳膊的一位美女附和道。

“狗眼看人低!”沈浪冷笑道。

那男子脸色一沉,“麻烦你们让他离开,他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心情,要是他不走,这房就没必要买了!”

“就是,这么高档的地方怎么能随便让人进来?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以后住在这里,哪里还有安全感?”

“把他撵走!”

另外几个顾客也附和起来。

那几个售楼小姐马上慌了,她们可不能得罪这些财神爷。

先前那个售楼小姐对沈浪说道:“先生,听见了吗,现在请你离开!”

沈浪坐在那里,也不吭声,掰起了自己的手指。

见状,那售楼小姐拿起对讲机。

“保安部吗,有人在售楼部闹事,麻烦来人!”

“收到!”

沈浪仍然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玩味的看着众人。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