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叶浩然被逐出家门,入赘苏家,受尽欺凌

五年前,叶浩然被逐出家门,入赘苏家,受尽欺凌;五年后,当真相揭开,所有的欺凌,当百倍奉还!

五年前,叶浩然被逐出家门,入赘苏家,受尽欺凌

第1章 窝囊废

“晴雪,起来吃饭了。”

叶浩然走进苏晴雪的房间,。

此时此刻,躺在床上的就是他有名无实的妻子。

粉色的睡衣衬托着苏晴雪玲珑有致的身材,房间里面似乎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儿。

叶浩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我知道了,再看我眼睛给你挖了赶紧出去,出去,我要起床了。”

苏晴雪睁开眼,不耐烦地看了一眼叶浩然。

如果不是苏家老爷子碍于面子,不肯让苏晴雪和叶浩然离婚,恐怕叶浩然早就不在这个家里了。

今天是苏家老爷子苏顶天的诞辰,吃完饭,他们就一行四人前往苏家大院。

苏家是沧州的二流世家,苏老爷子虽然已经年逾古稀,但是他的诞辰每年都得办得风风光光,尤其是苏家的人,无论多远都必须赶回来祝寿。

叶浩然他们来的时候,苏家大院里面已经挤满了人,各种各样精致的礼品已经摆放在老爷子的面前。

“哎呦,这不是那个废物吗?你今年怎么还来了?”

叶浩然正跟着苏晴雪的身后,回过头却见苏海超走了过来。

苏海超是苏晴雪的哥哥,也是苏家未来的继承人。

“我记得我上周给你说过,我再见你一次,必然打你一次,。”

“看来我说话是不管用啊!”

苏海超说着,眼中凶光毕露,走的越好,他走进了人的面前反手就是一巴掌准备抽过去。

“住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苏晴雪忽然挡在了叶浩然的面前。

“今天是爷爷的诞辰,海超,你一定要在这里动手吗?”

“呦呦呦,怎么着?你要替这个废物说话了吗?”苏海超收回了手, 冷冷地哼了一声,“苏晴雪,你和这个废物把我们苏家的脸都丢完了,你们两个现在竟然还有脸来参加爷爷的诞辰?”

“我要是你的话,我早就找根绳子吊死了 ,真是我们苏家的耻辱!”

虽然苏家只是一个二流家族,但是苏顶天一辈子都希望苏家能够挤进沧州的一流家族,因此他一直在努力。

五年前,叶浩然在苏家老太太的强势干预之下入赘苏家,可惜,不久后苏家老太太就去世了,叶浩然的身份便无人知晓。

这五年来,叶浩然显得异常平庸平平常常,被苏家人当做窝囊废,苏顶天更是认为他拉低了苏家的档次,尤其因此更是不待见他!

“吵什么!”苏顶天眉头一皱,目光在苏晴雪的身上轻轻一扫,冷声道:“你这个女娃子,怎么和给你哥哥说话呢?还不道歉!”

苏晴雪闻言,看着老爷子,眼神泛红:,“爷爷,明明是海超……”

“你真当我老头子头眼昏花了吗!”苏顶天脸色冷了下来,无形中给众人一股压迫感,“你们一家子越来越不像话了,最起码的得礼数都不懂了!”

“海超是你哥哥,说你也是为你好,说错了也得受着,一家子窝囊废,就是待遇!”

苏顶天的话无疑是像一把刺刀一样戳在苏晴雪的心窝子上!

苏晴雪眼眶生红,但是却也不敢有丝毫的怨言。!

“哼,听到爷爷的话没?我这是为你好,也是为你们家好!”苏海超眼中满是得意。

,走到苏顶天的身边,挽起他的胳膊,说道:“爷爷,犯不着因为这个生气,烂泥扶不上墙。今儿你生日,让我好好陪陪你。”

“爷爷,你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就在苏顶天转过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叶浩然却站了出来,大声道:“晴雪也是你的亲孙女,手心手背都是肉,何至于你如此偏心……”

“住嘴!”

苏顶天猛然回过头:,眼中怒气升腾,手中的拐杖戳在地上嘭嘭作响,“苏家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分了?别叫我,我从来没有承认你是苏家的女婿!如果不是为了苏家的名声,这里没有你的任何容身之地!”

苏顶天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停顿了片刻,眼睛拧动,对苏晴雪道:“还不道歉?”

苏晴雪眼中的泪水在打折转,紧紧地咬着嘴唇,走到苏海超的面前,颤抖着低下了头:“对……对不起……”

“哈哈,我不会和你计较的……,”苏海超大笑,“回去好好和你的窝囊废过日子吧……”

“嗯,还是海超懂事,现在的女娃子,越来越不像话了!”苏顶天离开了,其他人也根本没有看苏晴雪他们。

苏耀国一脉现在备受冷落,谁也不想沾染到晦气。

诞辰宴会结束,苏耀国一家回到家中,秦岚脸色阴沉,自然又狠狠地收拾了一顿叶浩然。

“苏耀国,我怎么就嫁了你这么个废物东西了看看人家,看看你哥他们,高楼别墅,名牌衣服,名牌豪车,我却只能跟着你住在这破旧的院子里,要啥没啥,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秦岚收拾了叶浩然,似乎觉得还不解气,对着苏耀国又是一顿发火。

“好了,老婆,谁让咱们家有个废物呢,而老爷子又宠爱苏海超,人家是未来家族继承人,我们肯定没法比呀。”

苏耀国叹了一口气,被秦岚欺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没必要争执,更何况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和秦岚争执啊。

“窝囊就是窝囊我呢,哪儿那么多的理由,”秦岚的眼中满是厌恶,抓着苏耀国就是一阵子拳打脚踢,“废物,废物,你这个废物,家里两个男人,两个废物,连牲口都不如。”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们两个废物被人踩在脚底下摩擦,却连话都不敢说一下。”

见到苏耀国和叶浩然两个人都不吭声,现在似乎找不到发泄的点了,便独自一人搬着板凳坐在了院子里面,磕着瓜子,继续骂着人。

夜幕降临,叶浩然回到房间,却发现苏晴雪独自一个人坐在床上,轻轻的抽泣。

叶浩然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光芒,走到苏晴雪的面前。

“你是不是很在乎别人对你的看法?”

苏晴雪并没有理睬他,轻轻地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躺在床上。

“如果你真的很在乎,我可以为你改变,这个世界上唯有你一个人可以让我改变。”

“我当然在乎,我受够了被人欺压的日子,你能改变吗!”苏晴雪奔溃地质问道。

“能。”叶浩然看着眼前大哭的妻子,郑重地承诺。

第2章 沧州云动

叶浩然坐在地铺上,抬起头看着苏晴雪。

这五年里,如果有人把他当人看的话,那就只有苏晴雪了。

虽然苏晴雪也一直看不起他,但是相较而言,却也给了他些许的温暖。

“改变?你拿什么改变?”苏晴雪似乎是嘲讽,又似乎是充满了不甘,“你只是个沧州人尽皆知的废物,是个吃软饭的,你有什么能力改变?”

“如果你在乎,我就可以改变。”

忽然之间,叶浩然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坚定的神色,站起身来。

苏晴雪从床上坐起来,眼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血色,身子不住的颤抖着。

“我受够了这样冷眼的看待,我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可以吗?你有本事吗?”

“不,你没有,你什么都没有。”

“你只是个窝囊废,废物,你除了洗衣做饭,拖地,你还能干什么?”

苏晴雪一边说着,一边眼中的泪水又流淌下来。

叶浩然伸出了自己的手,想要替她擦拭眼泪,但是却被冲进来的秦岚一把打掉。

“好啊,你这个废物,还想碰我家晴雪,你吃了雄心豹子胆啦。”

“嘭!”

秦岚说着,直接从门背后抄起一个小凳子,狠狠的捶在叶浩然的肩膀上。!

叶浩然的身子猛然一颤,眼中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但是看着苏晴雪依旧在流泪,紧紧攥着的手,却又微微松开。

“滚出去,今天晚上不允许你回家住。”

“大街上那么多桥洞,自己睡去吧。”

叶浩然默默走出了院子,他已经记不清这是多少次被赶到天桥下过夜了。

如果不是心中放不下她,叶浩然早就离开了。

也许就是命运弄人吧,叶浩然入赘苏家,却没想到竟然会真的爱上了苏晴雪。

叶浩然走到了东桥底下,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他怀中的那一部老人机竟然响了。

这应该是他五年来接到的第一个电话。

叶浩然打开手机看了一下电话号码,眼中竟然闪过一丝凌厉的锋芒,霍然站了起来。

“浩然,是你吗?”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威严而又带着一丝慈祥的声音。

“是我……”叶浩然停顿了很久才回应道。

天空中下起了蒙蒙细雨,冷风袭来,但叶浩然却没有丝毫动弹。

十分钟过后,叶浩然挂了电话,眼中忽然流露出一丝坚定的神色,背靠在栏杆上,仿佛是要做某个重大的决定一样。

直到凌晨十分,叶浩然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号码。

“滴……”

“少爷,你终于打电话给我了。”电话那头很快就传来了一个兴奋的声音,“少爷,五年了,你终于要……”

“别废话,按照我的要求做。”

此时此刻的叶浩然,哪里还有一点窝囊废的形象,眼中闪烁的精光,身上散发着一股凛冽的气势。

“是,少爷……”

电话那头的人恭敬地回应道。

十分钟之后,叶浩然收起了电话,看了看天色,便走到了桥下。

这里是他这几年搭起来的窝棚,勉强能够遮风避雨。

“呼……”叶浩然走进自己的窝棚,坐下来,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把窝棚里面的破凳子、烂被褥全部扔到了河水里,站起身来,挺直了身子:,“晴雪,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的委屈!”

嘭!

叶浩然说话间,狠狠地一拳锤在旁边的烂木柱子上。

柱子瞬间崩断,叶浩然眼中也似乎闪烁过了一缕光芒!

三天之后,在沧州发生了一件大事件。

天都某黄金家族宣布将在沧州进行房地产开发,一口气将沧州边缘近3000亩土地全部收购进行开发,打造沧州顶尖商业圈。

这一消息自然引起了沧州商业圈的震动,要知道天都任何一个黄金家族那都是富可敌国的存在,其影响力更是不言而喻。

这一次,该黄金家族在沧州进行地产开发,受到了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 ,沧州市一把手更是亲自参加开工仪式剪彩。

两天后,福达房产正式宣告成立。

要在沧州打造顶级商业圈,不仅仅需要足够的资本融入,更需要强大的政策支持,同时更需要和沧州本地的商业圈进行深度融合。

福达房产的成立,自然引起了沧州相关行业的高度重视,房地产公司,建材公司等都削尖了脑袋,想要和福达房产进行合作。

如果能够和福达房产达成合作,不仅仅是能够获得巨大的利润,更重要的是能够搭上黄金家族这一条线,很多的家族公司会因此而一举翻身。

苏家对此更是高度重视,老爷子更是亲自前往福达房产想要谈合作,但是却吃了闭门羹。

一时之间,虽然沧州近半的家族、公司都想和福达集团合作,但是福达集团却似乎根本不在意,拒绝了所有的合作公司,也没有放出任何的消息。

苏家大院。

在家庭聚餐会议上,苏顶天面色凝重。

这两天他几乎一直在福达房产的外面守候着,但是却连福达房产负责人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爷爷,要不就算了吧,难道除了他们,我们就没合作的人了吗?”

苏海超这两天跟着老爷子一直在蹲守,心里面早就不满了。

“我们苏家在沧州也是有头有脸的,福达房产的人却连面都不见,这不是摆明了看不起我们吗?我们为什么要拿热脸贴冷屁股呢?”

毕竟他也是苏家的大少爷,以往都是坐在办公室里面,吹着空调,搂着秘书。

但是这两天却在外面风吹日晒,结果却连福达集团负责人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心里面自然不满。

“混账!”苏顶天老爷子闻言,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猛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福达房产的背后是黄金家族,谁能够搭上这条线,就可能一跃成为沧州的一流家族。”

“如果我们这个时候放弃了,万一我们的对手搭上了这条线,我们到时候什么都没有了!死的连骨头都没有。”

“和福达集团的合作必须要进行,只要他们一天还没有确定合作对象,我们就还有机会,绝对不能够放弃。”老爷子拄着拐杖,眼神犀利地看向坐在下面的小辈。

第3章 主动出击

苏顶天的话让原本一些已经打算放弃的人缩了缩脖子,压住了自己心中的话。

在苏家,苏顶天的威严绝对不容侵犯,他的话就是神圣的命令!

“滴滴滴……”就在所有人沉默的时候,忽然之间,苏晴雪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低头一看,竟然是叶浩然发来的消息:“拿到和福达集团谈合作的机会。”

苏晴雪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

这是五年来叶浩然第一次主动给他发消息。

苏晴雪看着短信,眼中闪过一丝犹豫的神色。

苏晴雪在公司里面没有任何的职位,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员工,几乎是没有任何话语权的。

今天之所以能够来这里开会,也是跟了苏耀国。

苏耀国一脉虽然不被待见,但是像这种家族聚餐会议,还是要参加的。

“呼……”苏晴雪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想到了几天前叶浩然对她说的话:“能够让我改变的唯你一人而已。”

难道他真的改变了吗?

“爷爷,要不让我试试吧……”

苏晴雪说完,瞬间感觉到 周围人的目光瞬间聚集在她的脸上,继满是冷嘲热讽。

“苏晴雪,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苏海娇鼻孔朝天,眼中充满了不屑,“就凭你也想去谈判?”

“你是不是嫌我们丢人还不够啊?真不知道你哪儿来的自信,这种地方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是啊,苏晴雪,你就别在这儿给我们添乱了。”苏海超扫了一眼苏晴雪,满脸厌恶,“爷爷都没有办法和福达房产的人见面,就凭你恐怕连人家的公司门槛都进不去吧,就别丢人现眼了。”

“我……”苏晴雪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就手微微攥紧,在心里面暗暗说道:“叶浩然,你最好别欺骗我,否则的话,我们就真的到头了……”

“爷爷,你已经去了两天了,福达集团负责人连影子都没有出现,就让我去试一试吧,你身子骨不好,再这样等下去,你会受不了的。”

苏晴雪站起身来,鼓起了巨大的勇气,说道。

苏顶天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光芒,轻轻的敲击了一下桌面。

“行,那你就当去帮我蹲守一下吧,也免得有人说我不给你机会。”

苏顶天说完,看了一眼苏耀国,后者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的神色,把头别了过去。

“爷爷,你怎么能够让她去呢?谁都知道他是我们苏家的败类,是我们苏家的耻辱,让他去,如果让福达房产的人知道了,岂不是认为我们没有诚意?”

“苏海超,你有本事的话你去呗。”苏耀国过见到自己的女儿被受欺负,于心不忍,“你们都不愿意去,现在晴雪愿意去 ,你们却又在这里冷嘲热讽,你们有脸皮吗?”

“苏耀国,”苏海超可丝毫没有将自己的叔叔放在眼里,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豁然站起身来,“你们家全是废物,让一个废物去和福达集团的人谈合作,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苏海超,我怎么也是你的长辈怎,么和我说话呢?”苏耀国浑身颤抖,脸色铁青,“既然你认为浪费时间,那就你去呗。”

“我可没说我去,但是苏晴雪去,我不同意。”苏海超自己肯定不会去了,但是也绝对不会允许让他一直看不起的苏晴雪去。

“好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就有苏晴雪走一趟吧,散会。”

苏顶天看了一眼苏海超,轻轻叹了一口气。

苏海超是苏家的继承人,但是这幅样子,让苏顶天的心里面没有谱。

从会议室出来,苏海超挡在了苏晴雪的面前。

“苏晴雪,行啊,没想到你在这个时候竟然站出来,你是想害死苏家吗?”

“让你去谈合作,呵呵,简直是给我们苏家丢人!”

“是啊,真不知道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是愚蠢到家了。”

旁边的苏海娇立刻附和道,打量了一眼苏晴雪,掩不住的嫌弃。

“你明天最好去买套衣服,你要是没钱的话,我可以借给你,我可不想被其他公司的人看到,说我们苏家虐待你,连衣服都不给你穿。”

“我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

苏晴雪早就已经习惯了冷嘲热讽。

再说晴雪嫁给叶浩然之后,她在苏家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几乎每一个人都可以踩她一脚,骂她一句。

“死到临头还嘴硬,我告诉你如果因为你惹怒了福达房产,我一定会让爷爷把你驱逐出家门的。”

苏海超冷笑着。

他早就想将苏晴雪赶出家门了。

虽然苏海超市家族铁定的继承人,但是苏晴雪毕竟也是苏家之人,一旦苏顶天去世,苏家的财产总是要给她分一点的。

苏海超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东西被他人分割!

苏晴雪不在言语,径直回到了家。

厨房里,叶浩然在做饭,秦岚并不在家。

“你为什么要让我去和福达房产谈合作?”苏晴雪看到叶浩然,心中的怒火就生疼了起来,已经开始懊悔去冒头了。

“福达房产的老总是我同学,偶尔帮我个忙还是可以的。”叶浩然认真地说道,“你明天只管去就好了。”

“你,我告诉你如果合作没有成的话,我就要被驱逐出苏家了,到时候你也没必要在这个家里面呆下去了。”

苏晴雪说完,转身离去。

秦岚回到家中,听说了这件事情,自然是火冒三丈。

“苏晴雪,你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还是傻了?老爷子都搞不定的事情,你去接来?”

“苏海超他们正愁找不到理由把我们驱逐出苏家呢,你倒好,主动送上门了。”

“我告诉你,如果我们被驱逐出苏家,我会立刻和你爸离婚,老娘受够了。”

苏晴雪脸色阴沉,轻轻的侧过头看了一眼叶浩然,后者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

“看那个废物干什么?你别告诉我你做这个决定和这个窝囊废有关。”

“啊,妈,没有……”苏晴雪稍微停顿了一下,“妈,我会尽力的。……”

第4章 抢夺功劳

“尽力,尽力有什么用,你连人家的影子都见不到。呜呜呜,我这辈子怎么就这么倒霉呀,嫁给了你爸……”

秦岚哭哭噎噎的,对着苏耀国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这才勉强松了口气。

夜晚,叶浩然收拾好了碗筷,回到房间的时候,苏晴雪已经躺在床上了。

听到叶浩然走进来的动静,苏晴雪回过头,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前几天说得话是真的吗?”

“我真的可以让你改变吗?”

“嗯,”叶浩然躺在地铺上,很认真地回应道,“只要你让我改变,我便改变。”

“好,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让我看到你的改变。”苏晴雪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如果你让我看不到你的改变,我宁愿被爷爷逐出家门,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了。”

苏晴雪说吧,背过身去,而躺在地上的叶浩然,眼中爆发出一股精光,双手微微松开,轻轻地吐了一口浊气。

第二天,叶浩然做完早饭 ,便骑着电动小摩托把苏晴雪送到了福达房产的门前。

“呦,没想到你还真的来了。”一辆雪白的奥迪A6刺啦一声停在了叶浩然他们的身边,苏海娇从里面探出了头,眼中满是不屑,“我还以为你会当缩头乌龟不敢来呢。”

“你可千万别连公司的门都进不去呀,如果你真的连福达房产的门都进不去的话,你可千万别说是苏家的人,我们丢不起这个人。”

叶浩然在旁边静静地听着,苏晴雪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没有理睬苏海娇,径直进了福达房产。

当苏晴雪走进福达房产公司大厅门的时候,一个身材魁梧,穿着一身精致西方的男人走了过来。

“你好,你就是苏小姐吧?我是福达房产的负责人梁宏伟。”

“啊?我是……”苏晴雪有些发愣。

老爷子连来两天,连梁宏伟的影子都没有看到,他怎么会主动出来迎接自己呢?

“老板已经和我说了,合同我已经准备好了,而且签了字,苏小姐,你来确认一下,如果没问题的话,苏家可以成为福达房产的唯一材料供应商。”

梁宏伟说话之间已经把合同提到了苏晴雪的面前,苏晴雪萌萌东东的结果了合同,仿佛一切都在梦中。

这未免也太容易了吧!

两个人进入办公室,苏秦学检查了一下合同,不但没有丝毫的问题,而且还给了苏家巨大的让利空间。

“梁总,真是太感谢你了。”

苏晴雪签完了字,仍然感觉到四周轻飘飘的。

拿下这份合同,苏家不仅有机会可以一月成为沧州的一流家族,老爷子对自己也应该有所改变吧?

从进入福达房产到签完合同出来,总共不到30分钟的时间。

当苏晴雪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苏海娇你就在外面等着。

“呵呵,我就说吧,老爷子都没有办成的事情,就凭你这个小婊子怎么可能完成?”

“被人赶出来了吧?活该丢人现眼的家伙,这次回去我看你怎么交差!”

“海超已经在爷爷的身边等着了,我马上就给他打电话,让爷爷把你逐出家门!”

苏海娇冷笑一声,拨通了苏海超的电话。

而与此同时,在苏家大院,苏海超接完了苏海娇的电话之后,恭恭敬敬的站在苏顶天的身边。

“爷爷,苏晴雪这个贱人不但没有谈成合同,而且还让福达房产的人非常不高兴。”

“刚刚海娇已经给我打电话了,苏晴雪被福达房产的人粗暴地赶了出来,甚至说……”

苏海超故意停顿了一下,苏顶天微微闭着的眼睛睁开,眼中闪过一丝寒光:“甚至说什么?”

“甚至说我们派苏晴雪过去,没有诚意,不会再和我们苏家有任何合作……”

“呼……”苏顶天脸色瞬间一变,手中的拐杖猛然戳在地上,“果然我不该相信她”

“爷爷,依我看这苏晴雪就是个败家女的相,把她留在苏家,只会给我们苏家带来厄运,我看这种人啊,尽早赶出家门的好。”

“去,召开家族会议,如果苏晴雪真的不但没有谈成合同,反而因为她让福达房产对我们失望透顶,她就没必要留在苏家啦!”

苏顶天的话让苏海超眼中瞬间闪过一次得意的神色。

苏晴雪,你的好日子总算到头了!

很快,家族的核心成员聚集在了苏家大院。

这时候苏晴雪还没有来到,但是苏海娇却已经添油加醋,将苏晴雪在福达房产的事情渲染了个遍。

“爷爷,我亲眼看到福达房产的人把她赶出了公司,甚至我听见,福达房产说我们派去的人太没有诚意了,已经把我们拉上了黑名单。”

“哎,这女人果然不可靠。”苏海超身边的人立刻附和道,“原本虽然希望渺小,但是毕竟还有机会,她这么一搞,我们是彻底没有机会了。”

“是啊,这简直就是个丧门星,我们苏家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丧门星呢?”

“是啊,爷爷,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轻饶了她,我觉得他很可能是故意的。我们平时不待见她,他会不会借着这次机会故意的想搞我们家族呢?”苏海超故意流露出一丝痛心疾首的神色,“都怪我啊,都怪我这个哥哥没有教导好她……”

“海超,这怎么怪你呢?她家本来就有个丧门星,有个窝囊废,估计是两口子互相传染吧。”

苏海娇说道,周围的人更是议论纷纷。

“来了来了,苏晴雪来了。”听到有人喊,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门口,很快,苏晴雪和叶浩然从外面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啪!”

苏晴雪还没有坐下,苏顶天却猛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目圆睁:“苏晴雪你可知错?”

“我?”苏晴雪吓了一跳,有些愕然,“爷爷,我做错什么了?”

“哼,苏晴雪,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认错吗?”苏海娇冷哼一声,“你不仅没有和福达房产谈成合作,被人家扫地出门不说,还因为你让我们四五家上了黑名单,这难道不是错误吗?”

第5章 谁都拿不走

“是啊,苏晴雪,你的心好狠啊,你为了你的一己之私,竟然陷家族于不顾,明知道爷爷一心为了家族发展,想要和福达房产进行合作,但是你却偏偏搞砸了,让福达房产不仅不和我们合作,而且还拉黑我们苏家,你这不是要毁了我们家族吗?”

苏海超眼中满是阴暗,嘴角却扬起一次残忍的笑意,右手撑在桌子上,死死地盯着苏晴雪。

“苏晴雪,死到临头还嘴硬,乖乖的承认错误,也许我们会帮你求情,不让爷爷把你逐出家门!”

“你们说什么?我拿到合同了呀。”苏晴雪听到这些话早已经明白了,心中暗自庆幸。

如果真的没有拿到合同话,今天恐怕就真的难逃一劫了。

“什么!”

苏晴雪此言一出,满堂寂静!

“她说什么?她说她拿到合同了?开什么玩笑,爷爷都没有完成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完成?”

苏海超闻言愣了一下,不过片刻之后,眼中闪过一丝狰狞的神色: “好,你个苏晴雪,不但不知错不改,竟然还知错犯错,欺骗我们!”

“你怎么可能会拿到合同?”

“是不是拿到合同,让爷爷过目便知。”

苏晴雪从包里取出了合同,递到了苏顶天的面前。

苏顶天自然也不相信苏晴雪能够拿到合同,但是当他翻开合同的时候,整个人愣住了,身子剧烈颤抖。

“真……真的签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呢?”听到苏顶天的话,旁边的人都是大惊失色,纷纷凑了过来。

但是看着这明显的合同,还有上面的签字盖章,所有人的脸上都满是不可置信。

苏海超和苏海娇两个人更是脸色铁青,不可置信的看着合同,后槽牙都差点咬掉了。

刚刚还说人家拿不到合同,被扫地出门,现在合同却真真实实的摆在他们的面前!

“我们苏家是福达房产的唯一材料供应商!”苏景天紧紧地攥着合同,身子剧烈的颤抖着站起身来,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有了这份合同,苏家在沧州的地位定然会直线上升。

要知道福达房产的项目开发最少也需要几年的时间,在这几年里搭上了这条线,苏家想要成为沧州的一流家族,必然是指日可待。

“爷爷,爷爷……”就在所有人陷入震惊和欣喜的时候,苏海超眼珠子一转,眼中闪过一丝冷光,轻轻的碰了碰苏顶天的胳膊,“必然是福达房产看到你这两天一直在外面蹲守,心下感动,所以才答应签订了这份合同。”

“当然啦,也是看中我们苏家在沧州的实力,这苏晴雪只不过是捡了我们的现成而已,有什么可得意的?”

听到苏海超的话,苏海娇也瞬间反应了过来,立刻接话道:“是啊,爷爷,这是你和海超的功劳,你们再说,她却乘凉,爷爷,这份功劳应该是你和海超的。”

“这两天你们一直在福达房产外面蹲守,多么辛苦啊,苏晴雪只不过是去跑了一趟腿而已,我看她没什么功劳,去跑腿,这是她应该做的。”

苏晴雪闻言,原本心中的喜悦瞬间被泼了一盆冷水,回过头看着苏顶天,“爷爷,这……这是我……”

“好了,”苏顶天摆了摆手,“海超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不过你也有功劳,你工资增加1000吧。”

“什么,爷爷,这是我签下来的……”

在这一刻,苏晴雪的心彻底的凉了。

“好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海超,既然合同已经拿下来了,你明天就去和福达房产谈合作吧,后续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苏顶天根本没有给苏晴雪任何说话的机会,拿起了合同转身离去。

“哈哈,苏晴雪,你以为你签下了合同就能够咸鱼翻身吗?”当其他人离开之后,苏海超眼中闪过一丝狰狞得意的神色,倨傲地盯着苏晴雪,“我告诉你,在爷爷的心中,只有我没有你!”

“这种为他人做了嫁衣裳的感觉是不是很不好啊?但是我很高兴,哈哈……”

苏海超和苏海娇两个人得意洋洋地从苏晴雪的身边离开。

“呼……”苏晴雪坐在椅子上,额头上的冷汗冒下来,紧紧的咬着牙,眼中充满了一丝血色。

“放心吧,是你的,他们拿不走的!”叶浩然淡淡地说道,只是严重闪烁着凌厉的锋芒……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