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月前骆知瑾还是众人的艳羡对象。

几个月前骆知瑾还是众人的艳羡对象。,家境优越还有个门当户对的未婚夫,可她出国旅了趟游,一切就都变了。,未婚夫突然拉着小三上门说要悔婚,而且那小三还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妹妹。,一时间骆知瑾成了全京城的笑话。,可骆知瑾这个人向来不是个任人拿捏的主儿,于是她笑眯眯的接受了渣男的悔婚。,转身爬上了另一个男人的床。,而那个男人……不仅跟渣男一个姓,长得比渣男好,重点是辈分还比渣男大。,从此以后,渣男见了骆知瑾,就得毕恭毕敬的喊她一声:四婶……

几个月前骆知瑾还是众人的艳羡对象。

第1章 惹祸

夜色渐深,城市灯火通明。

京城最具盛名的“蓝湾”club内,正是一派灯红酒绿,男男女女在舞池里扭作一团,又吵又乱……

骆知瑾坐在吧台点了两杯长岛冰茶,喝了一口,浓烈的酒精像一团火,顺着她的喉咙一直烧到了胃里,难受至极。

可到底比不上心口的烦闷。

包里的手机响个不停,她掏出来扫了一眼,果然……电话是她那位“未婚夫”沈诤打过来的,换作平时,接到他的电话,骆知瑾还是很开心的。

但现在……呵呵,一个渣男,不仅趁着她出国旅游出了轨,重点是找的小三还是她爸在外面的私生女,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恶心的不行。

电话上的名字刺的她眼睛疼,骆知瑾干脆将手机调了静音,仰头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两杯烈酒下肚,她隐约有了些醉意,但又觉得醉的不够彻底,素白纤细的指尖敲了敲桌面:“服务生,再来一杯。”

或许是舞池的音乐声过大,过了许久都没有人理会她。

她皱了皱眉,抬起头,目光在吧台里转了一圈,然后远远的看到酒柜前站着一个男人,指节干净修长,似乎在挑酒。

不过光是一个背影,就可以看得出来,他身材不错,高大挺拔,比她见过的外国男模丝毫不差。

果然,这种高档酒吧就是不错,就连酒保都过分优秀。

酒精上头,骆知瑾摇摇晃晃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朝酒柜的方向走了两步,然后双手撑在吧台上,大声开口:“喂,我说服务生,你怎么服务的?我喊你,你没听见吗……”

片刻,男人缓缓转身,一双漆黑如墨的凤眸落在骆知瑾的身上,带着一丝冰冷:“服务生?”

骆知瑾愣了愣,没想到男人的长相也如此出众,完全配得上他毫无挑剔的身材,不过好在她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很快就回了神,伸手指了指他手里的红酒瓶,道:“对,就是你,你手里拿的什么酒?我要了……”

这时,一个服务生慌里慌张的跑过来,脸色惨白的看了看男人:“四……”

男人抬了抬手打断了服务生的话,那双眼睛里染了一丝笑意,眼波流转,三分惊艳七分邪气。

“这位小姐,我看你喝多了,这瓶酒实在是不适合你,不如我叫人给你倒杯果汁,那个你喝会好一些。”

骆知瑾确实有些头昏,但她今天就是奔着借酒消愁来的,结果连喝瓶酒都这么难,不由皱了皱眉,伸手敲了敲桌子,满是不悦:“怎么?你怕我没钱付账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骆知瑾抬起头,直视男人:“告诉你,本小姐有的是钱,别说一瓶酒,就是……你这个小白脸,我包了你也包的起。”

话一说完,站在一旁的服务生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小姐,这位不是……”

男人眼神犀利的扫了过来,服务生服务生打了个冷颤,又默默的将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

“你不信?”

男人不说话明显就是瞧不起她,骆知瑾那点小脾气顿时被激了上来,她摇摇晃晃的拿过自己的包,从里面掏出一张卡,十分阔绰的丢到桌上,高声道:“我说了,我有的是钱,这瓶酒,还有你……小白脸,我今天全买了,本小姐这就带你出台!”

“哦?”男人的脸上倒是没什么情绪起伏,甚至眼睛里的笑意更浓了:“你打算出多少?”

第2章 世界真小

骆知瑾其实也是顺嘴一说,但眼前的男人,那双深邃的如同深潭一样的眼眸,却瞧得她心里有些发慌,舔了舔粉唇,她歪头看向一旁的服务生,小声问到:“喂,你们这儿男公关出台多少钱?”

服务生浑身都是冷汗,哪敢回答她,干脆低着头不吭声。

“算了……”骆知瑾拿着自己的包,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全倒了出来:“你看起来就比那些人贵,可我今天出门就带了这些,你看够不够?”

男人看着吧台上杂乱的物品,双眸微微眯起,许久,他伸手捡起桌上的一只小狐狸的钥匙扣,沉声道:“去准备一间房。”

“啊?”服务生愣了片刻,半响没反应过来,不怪他吃惊,眼前的男人是谁?那是京城沈家的沈四少,就跺一跺脚,整个京城都要颤三颤的主儿。

如今……还真跟着一个喝醉酒的小丫头胡闹,这谁能顶得住啊……

但他也不敢问,应了声便去准备了。

沈泽琛玩味的眯着双眸,模样邪气十足,像极了盯上猎物的苍狼,不过他倒不是随便什么女人都瞧得上,眼前的女孩确实合了他的眼缘。

骆知瑾脑子已经彻底有些迷糊了,但她能感觉到男人的目光,就像是毒蛇的信子,一点一点舔舐着她,那种感觉让她有些后悔。

但很快,男人就看穿了她:“怕了?”

强烈的自尊心让她猛地抬起头:“怕?本小姐这辈子还没有怕过什么。”

沈泽琛笑了笑,此时服务生已经拿着钥匙回来了,他接过钥匙,从吧台里走出来,伸手揽住了骆知瑾的腰身,薄薄的布料下,女孩的腰身,纤细柔软不堪一握。

两人紧紧相贴,气息相融,骆知瑾只觉得浑身滚烫,身子莫名的颤栗了起来,蒙眬之中,耳畔响起了一声低笑:“现在你还有后悔的余地。”

后悔?

她抬起头,看着男人俊美无垠的轮廓,像是证明自己的胆量一般,兀的,她拽住男人胸前的衬衫,踮起脚尖,吻向了那双诱人的薄唇。

四周又是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但是她已经听不到了。

他的唇微凉,带着薄荷的气息,骆知瑾下意识地舔了舔,结果却被男人扣住了腰身,她茫然的抬起头。

就见他凉笑着开口:“希望你酒醒后,还能记得自己做了什么。”

骆知瑾皱了皱眉,随后他带着她穿过嘈杂的舞池,上了楼,到了一间装修华丽的房间,昏黄的灯光充满着旖旎的气息。

进了房间,骆知瑾有些热,忍不住伸手推了推一旁的沈泽琛,嘟嘟囔囔的朝浴室走:“好热,我要洗澡……”

沈泽琛瞧着她,却没有阻止:“需要帮忙吗?”

“不用,你等着就行……”说着,她晃晃悠悠的进了浴室,连门都没关,甚至穿着衣服就站在了淋浴下。

冰凉的水浇头而下,她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门外的沈泽琛也担心她弄伤自己,皱了皱眉,走了进去,结果就见她蹲在浴缸里,浑身湿透,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他觉得有些好笑,走过去想要将她拉起来,结果刚过去,就见她红着一双眼,满是委屈的看着自己。

“怎么……”

“沈诤,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你不是说好,等我大学毕业咱们就结婚的吗?我还有两年就毕业了,你怎么就不愿意等了呢?”

他眯了眯眼眸:“沈诤?”

“虽然我们的婚约是长辈定的,你不喜欢我情有可原,可你为什么偏偏喜欢孙晓瑶,你知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啊……”

沈泽沉脸色微变,他伸手掐住她的下颌,逼迫她直视自己,凉声问道:“你叫什么?”

骆知瑾被他掐的生疼,忍不住皱眉:“沈诤,你混蛋,你连我叫什么都不记得了……”

二十分钟后……

沈泽琛站在客厅里,脸色越发难看,电话里秘书的声音让他头疼,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冷声道:“叫沈诤这几天回家一趟,如果他不肯,就直接打断腿带回来。”

“是。”

“另外,找个女的上来,把骆小姐安全送回骆家去。”

挂了电话,沈泽琛目光扫向卧室的位置,骆知瑾已经沉沉的睡去,他挑了挑眉,嘴角露出一丝嗤笑,不得不说世界还真是小的可怜,他难得的一时兴起,却差点睡了自己的准侄媳妇儿。

着实有趣的很。

第3章 一场梦?

“小姐,您起来了吗?”

门外传来熟悉的敲门声,骆知瑾有些烦躁的翻了个身,但很快,察觉到什么不对。她猛地睁开了眼。

熟悉的装饰让她微微一愣,好半响她才回了神,这是……她的房间?可她昨晚明明是在酒吧啊,怎么会……难不成喝断片儿了?

卧室外保姆阿梅一声高过一声的催促:“小姐,先生已经回来了。”

骆知瑾打了个激灵,猛的翻身从床上坐起:“我起来了,阿梅你进来……”

阿梅推开门,见骆知瑾还一脸茫然的坐在床上,忍不住开口提醒道:“您还是快洗漱吧,昨晚喝那么多酒,先生脸都气绿了,正在楼下等着教训您呢。”

“我……”骆知瑾抬起头,小声问道:“我昨晚……是怎么回来的?”

“您昨晚自己回来的,半夜有人敲门,我出去您就坐在门口,喝的烂醉如泥的……不是我说,小姐您下次可不能这么喝了,女孩子家家的多危险……”

自己回来的?

骆知瑾揉了揉疼的发胀的脑袋,难道昨晚是她喝多了做的一场梦?

纠结了片刻,她想的头更疼了,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小姐,您还是别磨蹭了,那个私生女今天也过来了,我看先生被哄得开心的很呢……”

“孙晓瑶?”

骆知瑾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一丝厌恶,很好,她不去找她的麻烦,麻烦倒自己送上门了。

咬了咬唇,她翻身下床,进了浴室。

等骆知瑾洗完澡出来,又化了个淡妆,才下了楼。

结果一进客厅就看见了让她极其倒胃口的画面,孙晓瑶正坐在客厅里和她爸聊着天。

两个人有说有笑,气氛和谐,大有父慈女孝的样子。

“爸……”清了清喉咙,骆知瑾走过去打断了他们,不咸不淡的开口,“家里来客人了?”

她加重了‘客人’二字,便是直接将孙晓瑶排除在骆家人之外了。

孙晓瑶抬起头,就看到了骆知瑾。

漂亮精致到极点,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尽管穿着随意,但一出场就是带着光环的,让人不得不将注意力投放到她的身上。

下意识的,她拽了拽自己精心准备的裙子。

骆父对骆知瑾一向严格,见她一副宿醉刚醒模样,不由斥责道,“堂堂千金大小姐跑去买醉,说出去像什么样子!阿梅给你端的醒酒汤你喝了没?”

“难喝的要死,我不喜欢。”骆知瑾敷衍的应了一声,走过去,坐到了孙晓瑶的对面,目光极其平静的打量了她一眼。

注意到骆知瑾对孙晓瑶的态度,骆天风犹豫了一下,沉下声开口,“知瑾,晓瑶是你的妹妹,又是第一次来家里,你作为姐姐,要照顾一下……”

“你跟我妈生二胎了?”骆知瑾忽然反问,挑了挑眉,“我怎么不记得我妈除了我还生了别的孩子?”

“知瑾!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晓瑶她是爸爸流落在外的孩子……”

流落在外?

说的跟还珠格格似的,骆知瑾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刚要开口,就听一旁的孙晓瑶娇滴滴道:“爸!您别生气,姐姐她一时难以接受是正常的,更何况我和阿诤的事情,也的确伤害了姐姐……”

“爸?”

这个字严重刺激到了骆知瑾,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孙小姐,您姓孙,我们家姓骆,上来就喊爸,这不是摆明的想攀高枝?”

“我……”

“瑾儿!”骆天风皱起眉,脸上明显有不悦:“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晓瑶她毕竟是你的妹妹。”

“爸,我妈只生了我一个,我哪儿来的妹妹,再说大街上这么多女的,随便来一个就要做我骆知瑾的妹妹?”

“骆知瑾!”骆父气的声音都颤抖了。

接着,超乎所有人意料的事发生了。

客厅内只听“扑通”一声,孙晓瑶径直跪在了骆知瑾的面前,一张小脸上梨花带雨,活脱脱一副受尽欺负的可怜相。

“瑶瑶,你这是做什么?”骆父脸色大变。

孙晓瑶咬着嘴唇看向骆知瑾,咬了咬牙,干脆将戏唱到底,“姐姐,我知道你恨我和阿诤好上了,可是感情的事情不分对错,如果您要怨,就怨我好了,我任打任骂,都听姐姐的。”

“……”

眼瞧着气氛变得无比的尴尬,阿梅突然走了进来,打破了僵局:“先生,小姐,沈少爷来了。”

骆知瑾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很好,渣男小三一起上阵,还真是精彩。

第4章 欺人太甚

“晓瑶,你这是做什么?”

沈诤一进别墅,就看见孙晓瑶跪在地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连忙走过去扶起她,然后怒斥骆知瑾,“你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沈家人皮相都好,沈诤也不例外。

年纪轻轻,高大帅气,再加上显赫的家世,一向是那些女生花痴的对象。

只不过今天他倒不同往日的意气风发,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憔悴。

“阿诤,别怪姐姐,是我自己要跪的,我想祈求姐姐的原谅。”

说着,她眼眶红红的看向骆知瑾,满脸无措的道,“姐姐,您可以原谅我和阿诤吗?”

“……”言下之意是,倘若她骆知瑾拒绝了,反而显得她不尽人意了?

骆知瑾漠然的看着眼前这对男女,冷笑一声。

说实话,孙晓瑶跟她还是有几分相似的,毕竟也算是一个爹。

但一个私生女,无论是出身还是长相,孙晓瑶都是输的。

可偏偏她就能轻而易举的将沈诤给抢走。

骆知瑾也不得不承认,孙晓瑶这个女人确实有点本事。

骆知瑾端起茶杯,顺着孙晓瑶的话茬,才慢悠悠的开口道,“那既然你口口声声都在说自己错了,那你现在就离开京城,永远都别回来了,我就考虑接受你的道歉。”

然而话一出口,孙晓瑶的脸肉眼可见的白了。

骆知瑾在心中冷笑,她就知道这个孙晓瑶是装的。

沈诤的脸上顿时挂不住了,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骆知瑾,你别欺人太甚了!晓瑶毕竟是你的妹妹,你至于到这个地步吗?!”

骆天风其实对沈诤也有些怨气,作为父亲,眼看着自己两个女儿为了他闹成这副样子,他心里也不舒服,但沈家现在却还得罪不起。

想到这里,骆天风沉下来脸呵斥道,“知瑾,你要是酒还没有醒,就立刻上楼去休息!”

“我酒是没醒,不过楼上我可不想待,家里有外人,等人走了,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了再通知我,我再回来。”

语毕,骆知瑾拿起自己的手机和外套,直接越过了面前的二人,优哉游哉的离开了别墅。

她的声音不高不低,刚好可以让孙晓瑶和沈诤听的清楚。

孙晓瑶一口银牙几乎咬碎,指甲深深的陷入掌心,渗出了血丝。

明明她也是骆家的女儿,应该住在这样的大房子里,受到父亲的疼爱,可现在,她连多呆一刻都是过错,她不甘心!

早晚有一天,她会正大光明的成为骆家的大小姐。

骆家欠她的,她会一样一样拿回来。

骆知瑾有的,她也会夺走,就像她夺走自己二十几年的父爱一样。

她发誓。

“晓瑶啊,是爸愧对你,知瑾她也是被我惯坏了,才这么目中无人的,不过她也是直肠子,心眼并不坏的。”等骆知瑾走了,骆父才安慰道。

孙晓瑶收敛起心底的恨意,加上沈诤也在,她必须表现的温婉可人,将这个沈家大少爷牢牢的抓在掌心。

她面上依旧盈盈一笑,很识大体的开口,“爸,我知道的。有您和阿诤疼我,我就知足了……”

这话说的骆天风无法接,只能沉下了气不吱声。

沈诤拥住孙晓瑶,正欲再说些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接听起——

不过三两句话,他的脸色便彻底变了,“你说什么?四叔要见我?”

第5章 跪下

沈家,书房。

上等的金丝楠木雕花书桌上,燃着一炉沉香。

沈泽琛半倚在太师椅上,骨节分明的手里把玩着一块玻璃种的玉牌,虽然一句话也没说,但整个人透着一股子慑人的压迫感。

管家刘叔推门进来,先是一愣,随后低声道:“四爷,少爷他回来了。”

他淡淡的应了一声,却没有动:“让他进来。”

管家不知道沈诤这次惹了什么大麻烦,但在沈家只要被沈泽琛盯上,那几乎就是大事儿了,即便是死不了也得掉层皮。

偏偏此时老爷和老夫人又去了江南,沈诤这次只能是自求多福了。

叹了口气,管家满脸同情的退了出去,不多时,便换了沈诤白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四叔……”

“嗯?”沈泽琛抬了眼眸,打量了他一眼,平静道,“跪下。”

沈诤皱了皱眉,却又不敢说什么,倒真乖乖的跪了下去,只是眼底眉梢还是带着一丝不服。

“知道为什么让你跪下吗?”

沈泽琛将手里的玉牌丢到桌上,“身上有婚约,却依旧在外面招蜂引蝶,这是你第一错,发生了这种事,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还瞒着家中长辈去女方家里闹,这是你第二错,沈家的家规,你忘的干净,这是你第三错,你还有什么不服的?”

“我……”

沈诤咬咬牙,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却被他冰冷至极的眼神给压了下来。

沈家他沈诤最怕的就是这四叔,只不过先前沈泽琛一直在国外,掌管沈家在国际上的生意,他即便是惹了事儿可架不住天高皇帝远。

但谁知道前两天,这个活阎王就突然回国了。

沈诤和骆知瑾的事,也不知道怎么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片刻,他垂下了脑袋:“我不敢不服,四叔教训我是为了我好。”

“呵……”

沈泽琛修长的手指松了松自己的领口,“还有,再过几天,就是老爷子的寿宴,届时骆家也会出席,邀请函你自己去递给骆家大小姐!”

“……”

一听到自己要去找骆知瑾,沈诤干脆一咬牙,道“四叔!我不喜欢骆知瑾,您没见过她,根本不了解她是什么样的人,她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小丫头,刻薄又骄纵!我跟她在一起时一点都不开心!可晓瑶不一样,晓瑶她温柔懂事,我……我不想去找骆知瑾,能不能安排别人去?”

如果可以的话,他还希望最好还能在老爷子寿宴那天,当着众人的面解除和骆知瑾的婚约。

沈泽琛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突然想到了那晚喝醉的骆知瑾,能大喇喇的在酒吧里包公关的,确实是被宠坏了……

“你不去也可以。”

沈泽琛站起身,拿起桌上的玉牌,面色恢复了漠然,“那你就在这儿一直跪着,好好反思吧!”

沈诤心底彻底一凉,一直这么跪下去,这双腿只怕要废了。

“四叔!我去!我去还不行么?!”不就是去找骆知瑾么,她总不能当老虎把他吃了吧?

沈泽琛听见后,薄唇微勾,神情却依旧冰冷,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他唤来管家来盯着沈诤,便独自去书房处理公事了。

第6章 宴会

接连三天,骆知瑾都会接到沈诤的手机短信,邀请她去参加沈老爷子的寿宴。

她佯装看不见,来一条短信便删一条。

随着日期将至,沈诤有些急了,便直接打电话给她。

前面几次骆知瑾都给挂了,原以为沈诤这个人高傲自大,在她这儿吃了瘪就会消停,谁知道竟然不屈不挠,变着法儿的换着手机号骚扰她。

仔细想来,沈家长辈对她也确实都很好,就算沈诤不邀请她,她也会带礼去的。

沈老爷子寿宴当天,骆知瑾原本是想着给沈老爷子贺个寿就回去。

可她刚一下车,迎面就撞上了沈诤和孙晓瑶。

要知道在京城能参加沈家的宴会,那代表着一种荣誉,只要能被沈家认可,那基本上就等于迈进了上流社会的圈子。

所以沈家老爷子做寿,半个京城的商人都削尖了脑袋要来参加。

如今二人的婚约还没公开解除,沈诤就带着孙晓瑶招摇过市,明摆着是打她骆知瑾的脸。

抿了抿唇,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她挺直了脊背,径自走了过去。

“知瑾!你来了,爷爷奶奶都在宴会厅呢……”

没忘记沈泽琛的交代,沈诤耐着性子想跟她说两句话,谁知道骆知瑾看都没看他,绕过他直接就进了宴会厅。

留下他和孙晓瑶两个人满脸的尴尬。

这一幕恰好落在站在二楼阳台的沈泽琛眼里,看着小丫头一脸傲娇的模样,他眼中不觉含了几分笑意。

站在他身后的刘叔不知道他笑什么,踮着脚扫了一眼,就看到沈诤在楼下,心里不免觉得毛骨悚然。

他清了清喉咙,试着道:“最近诤少安分了不少,这几天都在家没出去呢……”

沈泽琛收回自己的目光,回头看了看刘叔,沉声道:“刘叔,他是个什么货色,你我都清楚。”

说完,沈泽琛理了理自己的袖口,抬起长腿下了楼。

骆知瑾原本想先去跟沈家老爷子打个招呼,结果祝寿的人太多,她愣是没挤进去,只能先找了个角落吃东西。

“瞧见了吗?那位就是被沈家小少爷甩了的骆家大小姐。”

“就是她呀,被甩了还来参加寿宴,还真是脸大如盆,我刚还看见沈少爷带着新欢在迎宾呢,她也不怕尴尬……”

“谁知道呢,反正我要是她,我就死了算了,丢人……”

身后传来不高不低的议论声,骆知瑾不是没听到,但脸上依旧不动如山,装了满满一盘子菜品,她低头准备离开。

结果一转身,就撞上了一堵肉墙。

她现在心情不佳,头也没抬,冷声道:“麻烦让一让。”

“怎么不反驳她们?”头顶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

骆知瑾猛地抬起头,落入眼眸的便是那张俊美无垠的脸,手里装着食物的托盘“咣当”一声掉落在地。

红丝绒蛋糕的奶油沾上了她礼服的裙摆,她却浑然未觉。

沈泽琛看着她受到惊吓的模样,挑了挑眉,“吓到了?”

谁知道,骆知瑾眨了眨眼,一把就抓住了他的领带,满脸的激动,颤声道:“我就说我酒量再差,也不可能做梦!小牛.郎,你果然是真的!!”

话音一落,四周安静了……

第7章 四叔?

四周的客人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一个个都好奇的将目光投射了过来。

沈泽琛挑了挑眉,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多少变化,就在此时身后却突然传来沈诤的声音:“四叔……知瑾?”

骆知瑾下意识回过头,就见沈诤正满脸惊愕的瞧着他们,四叔?

愣了几秒,她转过头,看着被自己抓住领带的男人,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他在喊你?”

沈泽琛没有回答,伸手将自己的领带从她细白的掌心中抽出来,他低声道,“我是沈泽琛,沈诤的四叔。”

话音一落,骆知瑾的脑子“轰”的一声就炸了。

“……”她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下意识后退了两步,嗓音干涩沙哑:“你说你是……沈泽琛?”

“是。”

骆知瑾只觉眼前一片漆黑,但她却努力控制着脸部表情,不停的告诫自己要冷静。

这里人多,她不能在人前暴露自己差点把前未婚夫的四叔差点睡了的事。

可她越是想控制,就越控制不住自己,他明明是酒吧里的牛.郎,怎么会……

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变成了沈诤的四叔。

深吸一口气,她再次抬起头,却对上了男人深不可测的双眸,她……想死。

沈诤此时也已经走了过来,直觉让他明显感觉到骆知瑾和沈泽琛之间的气场不对,看了看骆知瑾苍白如雪的小脸,他问道,“四叔,你和知瑾认识?”

“认识……”

“不认识!”

两个人几乎同时回答,沈诤越发好奇了:“你们……”

骆知瑾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因为她此时不管说什么,都是尴尬的结局,干脆抿着唇不语,倒是沈泽琛淡淡的开了口,“之前看过骆小姐的照片,本人却比照片上漂亮多了。”

听到沈泽琛这么说,沈诤便不再问了,对着骆知瑾道,“知瑾,爷爷说要见你,关于我和你的婚约……”

骆知瑾现在哪还有什么心思管婚约的事情,她只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皱了皱眉,她扭头看向沈诤道,“今天是沈爷爷的寿宴,你一定要提这件事吗?沈诤你缺德不缺德。”

“骆知瑾你什么意思?我们明明之前说好了的,我今天要带晓瑶给爷爷奶奶认识,你临时变卦晓瑶怎么办?”

听到她这副不打算解除婚约的势头,沈诤一下子就怒了,这几天他在沈家装怂,还要在她面前虚以委蛇,到头来图的什么。

骆知瑾被他吵得头疼欲裂,正要开口,就听一旁的沈泽琛,冷声道,“我倒不知道,你今天打了这个主意。沈诤,看来你的规矩还没背透。”

后背徒然出了一身冷汗,沈诤脸色一下就变了,他怎么就被骆知瑾这个女人气的忘了还有个活阎王还站在一旁呢……

僵硬的转过头,沈诤刚刚的气焰被压得一点不剩,小声道,“四……四叔,我……”

“我看骆小姐说的对,你的德行确实还不够,今天是你祖父的寿宴,你还想着你那点儿破事儿,目无尊长,不如滚回去再背一背家规!”

他的语调平静至极,但却给人一种不容小觑的震慑。

沈诤看了看骆知瑾,觉得自己的脸简直是丢尽了,但他惹不起沈泽琛,咬了咬牙,道:“我知道了,四叔。”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骆知瑾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原来沈诤这渣男,在他四叔面前这么怂,还真……挺有意思的。

目光在沈泽琛脸上停留了片刻,骆知瑾突然有了一种想法,她……想得到这个男人!

第8章 裙子脏了

或许是骆知瑾的眼神太过炙热,沈泽琛微微挑了挑眉,看向她:“骆小姐,我脸上有东西吗?”

“什么?”骆知瑾愣了愣,反应过来自己的意图太明显了,不由脸色一红,移开了自己的视线:“没有……”

“那就好。”盯着她发红的耳朵尖,沈泽琛不动声色的朝她走近了一步,低声道:“骆小姐……”

他的声音几乎压在她耳侧划过,低哑中带着一丝清冽,骆知瑾抬起头,发现他站到了自己的跟前,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靠得太近了,简直是要人命……

一时间,她的脸更红了,就连掌心里都冒出了一层薄薄的凉汗:“沈……沈先生?你……”

“你裙子脏了。”

“啊?”她一怔,目光下移,果然看到自己的白色礼服裙上沾了大片的红色奶油,斑驳点点,好不狼狈。

一时间,她忍不住皱紧了眉头,倒不是心疼裙子,只是一会儿她还得去沈老爷子面前祝寿,这副样子实在是狼狈了点。

重点是宴会厅里有一半的人想要看她的笑话,弄成这样,只怕会被嘲到天上去。

正懊恼着,只听头顶再一次响起沈泽琛的声音,他问:“带了备份礼服吗?”

她茫然的抬起头,琥珀色眼睛里透出一丝不明所以,模样看起来却有几分娇憨。

沈泽琛眸色深沉,大概明白了,片刻,他低声道:“走吧。”

“去……去哪儿?”

他看着她,嘴角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怎么?怕我吃了你?我记得,骆小姐的胆子很大。”

大到第一次见面就吵着要睡了他……

骆知瑾听出他语气里的戏谑,咬了咬唇,脸几乎烧了起来,沈泽琛瞧着她,笑了笑,转身朝外走去。

骆知瑾愣了几秒,反应过来,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宴会厅,殊不知沈诤在角落里瞧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气的牙痒。

孙晓瑶在一旁没有说话,她是个聪明女人,懂得什么时候应该开口,什么时候应该闭嘴。

沈诤这个人向来骄傲,刚刚在他四叔面前吃了瘪,此时她开口不管是说什么,都只会让他觉得更加丢人。

所以闭嘴是最好的选择,只不过……她原本以为能让沈诤惊惧的四叔,即便不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也会是个中年大叔,谁曾想会是如此年轻的一个人。

沈诤算是长得不错了了,可放到这位沈四少面前就显得不够看了。

这样的男人……不知道又会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晓瑶……”沈诤见孙晓瑶低着头沉默,以为她担心自己,不由开口安抚道:“你放心,不管怎么样,今天我一定会在爷爷奶奶面前给你一个名分的。”

孙晓瑶回过神,脸上露出一丝善解人意的笑:“阿诤,你知道的,我在意的从来不是这些,今天是沈爷爷的寿宴,我们的事情可以延后再说的,而且只要你心里有我,我相信长辈们也会理解我们的。”

看着孙晓瑶温柔似水的双眸,沈诤早就被美色冲昏了头,这样的懂事的女朋友,简直是骆知瑾那种刁蛮任性的千金大小姐比不上的。

伸手攥住她柔弱无骨的小手,沈诤满脸的郑重。

“相信我,晓瑶,这辈子除了你,我谁都不会娶的。”

孙晓瑶要的就是他这句话,只要她得到了沈家的认可,到时候不管是骆天风还是骆知瑾,都只能乖乖在她面前低头,而骆家……也会变成她的囊中之物。

嘴角勾出一个满意的弧度,她看向沈诤,柔声道:“阿诤,我信你,因为你从没有让我失望过。”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5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