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设计,惹上了患有恐女症的霍初砚

单纯善良的夏之言被设计,惹上了患有恐女症的霍初砚,两人契约结婚,在婚后相处中,两颗心渐渐走近……

被设计,惹上了患有恐女症的霍初砚

第1章 谁

“谁?”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手里握着一杯琥珀色的酒,不悦地看向突然闯进来的女人。

“霍少!”夏之言怯怯地喊了一声,她鼓起勇气一步步地朝着他走过去。

霍初砚是霍家的继承人,长相俊美,年纪轻轻商业手段值得称道,但这位大少爷却盛传不近女色。

夏家因为代管公司的叔叔阿姨得罪了霍家,丢失合作面临破产,而躺在病床上爸爸面临停药,叔叔阿姨说,只要她拿下霍初砚,便能让公司起死回生。

夏之言鼓起勇气,抢过男人手中的酒杯。

霍初砚一瑟缩,立马跳起,指着夏之言,嘴角抽动,“不要碰我。”

夏之言把酒猛地灌入了口中,还不够,她又倒了满满一杯,仰头喝掉。

她红着脸,咬着下唇,把手放在衬衫扣子上,叔叔阿姨说男人都喜欢这一套,她豁出去了。

霍初砚嫌弃的把头撇过一边,命令道:“出去!”

夏之言脸色涨得通红,心里很慌,“不,霍少,我有事找你帮忙,你……你别生气,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霍初砚跟她保持距离,“找我帮忙?”

女人捣蒜般地点头。

这女人还在靠近,她如缎的秀发披在肩头,漂亮精致的锁骨往上,是一张极其精致的小脸。霍初砚面色铁青,他闭上眼睛,“把扣子扣上,出去!”

夏之言泪眼婆娑在靠近霍初砚,卑微地恳求着:“霍少,我……”

这时,门突然被敲响,门外的女人甜甜地说:“初砚,你在里面吗?伯母把钥匙给我了,我进来啦。”

霍初砚冷漠的甩开夏之言, 但脚上却被地毯绊倒,他华丽丽地顺势跟夏之言倒在沙发上,两人唇对唇。

霍初砚惊呆了,脑袋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他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要知道,从小到大,没有一个女人能真正靠近他。

夏之言她的唇上被贴上了温热的东西,眼睛瞪大,脸上霎时间飘满了动人的红晕,她的初吻……

霍初砚不自然地别过头去,没有看她,“你要找我帮忙?”

夏之言眼前一亮,“嗯嗯嗯。”

“别动,也别看我。”

夏之言乖乖照做。

咔哒一声,门开了,伴随着一声甜美的声音:“初砚,你在哪里?”

霍初砚脸一沉,“滚!”

女人看到霍初砚居然压着一个人,她震惊不已,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霍初砚推了出去,把门用力关上。

门外响起了嚎啕大哭声,“初砚,我爱你,我求求你不要跟我退婚,你有恐女症,我不会介意,我慢慢陪你治疗……”

霍初砚不耐烦的打了前台的电话,几分钟后,门外终于没有声音了。

他回来一看,发现夏之言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犹如惊弓之鸟,他说:“你走吧。”

夏之言拼命摇头,“不,你答应过我要帮忙的。”她纤细白嫩的手摇晃着霍初砚,他不能反悔!

霍初砚一脸烦躁,身体忽然升腾起了阵阵热气,很不对劲,眸光一闪,意识了什么,他怒不可遏,“你给我下药了?”

夏之言目瞪口呆,她什么都没做。

她仔细观察霍初砚的脸,发现他的脸红得不像话,她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热气,活脱脱一个大火炉一样。

夏之言走近,再次确认,“你怎么了?你的脸好红,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站住!别靠近我!”霍初砚隐忍着,他的身体几乎要爆炸了。

“你好像看起来不对劲……啊……”

他毫不留情地把她摔在了柔软的床上,倾身覆上,他呼出的气息火热火热的,“这是你自找的!”

第2章 别过来

夏之言醒来,浑身腰酸背痛,她茫然的看了空旷无人的室内,霍初砚呢?

他该不会是趁着她还没有醒来的时候就走了吧?

夏之言欲哭无泪,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眼眶发红,他居然走了,这次机会是叔叔阿姨好不容易调查到的,让她亲自来求他的。

霍初砚走了,机会被她搞砸了。

失魂落魄的夏之言听到手机铃声响起,她看到是叔叔打来的,声音不对劲,她一猜便知道股东和员工又要到家里闹了。

叔叔焦急地问:“之言,你跟霍少昨晚怎么样了?”

夏之言咬着下唇,心情很低落,“叔叔,对不起……”

“你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夏家白养你了?算了……你先回来再说吧。”叔叔盛怒,啪的一下挂掉了电话。

夏之言心凉了一片,她委屈地收起手机,换好衣服出门,还没反应过来,几个巴掌纷至沓来,打在脸上火辣辣的,夏之言差点背过气去,不可思议地看着面色狰狞的女人。

居然是大明星韩沐沐。

夏之言捂着发红发烫的脸,皱着眉头,不明所以。

韩沐沐一脸怒意,唾沫飞溅,“你好大的胆子,连我的未婚夫都敢抢,我今天就让你付出代价。你以为霍初砚会娶你?笑话,谁给你的勇气?”

韩沐沐对她毫不客气地拳打脚踢。

夏之言默默忍受,她不是不想反抗,而是身体累到了极致,抬起手都难,等等,这个声音有点耳熟,好像是昨晚闯进房间的女人。

韩沐沐扯着她的衣服,手上的动作停住,她看到了很多刺眼的吻痕,双眼呆滞,继而燃烧着烈火,心中的怒意更甚,“你不要脸。”

韩沐沐不客气的命人不客气地扔到车上,夏之言太累了,她不知不觉晕了过去。

……

霍初砚穿得一丝不苟,他站在落地窗边,脑袋里回味着昨晚的一切,到现在仍觉得不可思议。

他居然能允许那个女人靠近,而且还做了那种事……

接到助理罗洋的电话,说房中空无一人,霍初砚眸色一沉,“那个女人走了?”

居然走了,设计了他,还说找他帮忙,指不定后面还有什么计划,他对罗洋命令:“十分钟之内,我要她的全部资料。”

他可得慢慢跟她算账。

很快,罗洋大吃一惊,向来跟女人保持距离的霍初砚居然跟女人共处一室也就算了,居然还要调查对方,不可思议,不过如果霍家的人听到这个消息,估计会很开心的。

罗洋很快便回复了消息,并且传了一份监控过来。

霍初砚一看,眸色渐深,夏之言被韩沐沐被打了?胆大敢设计他的她,被打简直是笑话,他才不会同情她的。

另一边,夏之言被耳边的重金属音乐萦绕着,她脑袋很晕,悠悠地转醒,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

一个痞里痞气的年轻男人站在她面前,饶有兴致的打量她,贼眉鼠眼的笑着,那样子仿佛在打量猎物般,想把她给生吞活剥了。

“你是谁?”夏之言胆战心惊的问,看着骤然靠近的人,心凉了半截,她手足无措的抱住自己,不明白这些他要干什么,她杏目圆睁,“你别过来!”

男人嘿嘿发笑,啧啧地叹道:“长得真不错,丫头,我要干什么,你等会儿就知道了。”他都快要流口水了,伸手捏了捏夏之言的脸,好滑腻,他等不及了。

夏之言满脸都写着抗拒,她侧过头,慢慢后缩,蜷缩到角落里,“我不认识你,你走开啊。”

“哈哈。”

淫荡的笑声让夏之言不寒而栗,男人伸手一扯,嘶啦一声,夏之言身上的衬衫扣子被弄坏了。

她恐惧的双眼睁得大大的,就在扑过来的一瞬,她脚上一用力,把男人的下半身踹了。

后面骂骂咧咧的声音让她恐惧,她只想跑,她顾不得眼前的路,忽然,撞到了一个一堵坚硬的肉墙。

夏之言想跑,可是却被男人抓住,动弹不得,她愤怒的抬眸,小脸憋得红红的,可当看清眼前的男人是谁时,脸色骤然一变。

第3章 结婚

是他……

他怎么会在这里?

夏之言和霍初砚两人大眼瞪小眼。

霍初砚嫌弃的推开她,不过却是扶着她站定,他拿出纸巾擦了一下手,精准的扔到了一边的垃圾桶里,刚才在他进来这里的时候,好几个女人都给他明着暗着送秋波。若不是因为夏之言,他才不会来这种鬼地方。

“臭女人,你给我站住!”

夏之言一愣,才恍然意识到那个流里流气的男人正在追自己,男人单手捂着下半身,表情痛苦狰狞,大吼着让她停下。

夏之言知道不能停下,只要想到刚才那只手放在自己身上,她毛骨悚然,脑袋要炸了,她顾不得那么多了,拉着霍初砚的手,跑了。

霍初砚脸色铁青,至于落荒而逃吗?他制止夏之言,“停下,别抓我的手,松开!”

夏之言哪里管得了那么多,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离开这里。

跑出酒吧的途中,无数双眼睛在看着他们,幸好霍初砚平时不喜欢在媒体的面前露面,要不然肯定很多人对他指指点点。

跑了很久很久,夏之言确定后面没再传来喊叫声后,她才停下来,双手放在膝盖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霍初砚下意识的跟她保持距离。

夏之言才发现她又跟霍初砚见面了,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她要找他帮忙,她单手捂着被撕破的衬衫,不至于让自己走光,另一只手,搭在霍初砚手臂上,双眸透着哀求,“霍少,求求你帮帮我好吗?我们家要是没有你的帮忙就完蛋了。”

霍初砚瞥了一眼,指着她的手。

夏之言一惊,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霍初砚冷冷地说:“我不喜欢女人碰我。”

“可是你昨天晚上不是还跟我……”夏之言脸一红,觉得传言可能是假的。

霍初砚满头黑线,“我昨晚跟你怎么了?被你下药了,用不光彩的手段求我帮忙?我告诉你的,我霍初砚最讨厌你这种满腹心机的女人。”

“对不起,我没有下药……”夏之言好无辜,好委屈,她昨晚出了进了他的房间外,其他事情没有做过。

霍初砚双手放在裤袋里,女人楚楚可怜的样子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又想起昨晚她那双莹莹的水眸,他一定是疯了,走了几步,他发现夏之言还杵在原地,“你愣着干什么?走啊。”

“去哪里?”夏之言漂亮的眼睛一闪一闪的。

霍初砚打量了一下她的身上,夏之言下意识的双手盖住自己,老脸一红。

附近的商场,霍初砚已经安排罗洋清场了。

夏之言小心翼翼的跟他保持距离,谨记他的话,她跟在他后面小声地问:“我们来商场干什么?买衣服?”

她还以为霍初砚是开玩笑的。

霍初砚二话不说,走进一家女装店,他示意店长,“帮她选套衣服。”

店长听从吩咐,带夏之言去挑选衣服了。

霍初砚站着,他拿出手机,一接起就听到他母亲的训话:“霍初砚,你怎么回事?你都已经25了,还跟小孩子一样,总之,沐沐是个好女孩,无论如何,你们得在一起,初砚,妈也是为了你好,当年爸爸妈妈对不起你……”

霍初砚眸色渐暗,他面无表情的说:“妈,当年的事情你已经道歉过无数遍了,我现在很好。”

“很好?如果你很好,你赶紧结个婚啊,你知不知道圈子里是怎么说你的,说你对女人不感兴趣,这辈子八成要孤独终老了,我跟你爸爸可以照顾得了你一时,照顾不了你一世……”

“好了,妈。”霍初砚定睛一看,发现夏之言已经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身上穿着粉嫩的裙子,一双小腿又白又直,头发放下,整个人光彩熠熠。

霍初砚计上心头,他眯了眯眼,“妈,你确定要我结婚?”

第4章 挥之不去

明白自家母亲的意图后,霍初砚面无表情的挂掉了电话,那脸色,跟别人欠了他好几百万一样。

霍初砚再次看向夏之言,发现她小脸皱得紧紧的,眼睛小心地躲闪着他的目光。

她不满意?罗洋说这家衣服是女孩子最喜欢的品牌。

霍初砚轻咳一声,“你不喜欢?”

“不是,这太贵了……”夏之言忽然才意识到,她很久很久没有买衣服了,只怕是半年之前父亲车祸时家里公司就出问题了吧,她活在父亲编织的童话梦中,她气得一巴掌打了自己的脸。

霍初砚愕然,“你干什么?”她不觉得疼吗?

夏之言重新打起勇气,“霍少,之前我们家的公司不小心得罪了霍家,失去了合作机会,后来谁也不肯帮忙,只要你愿意帮我,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霍初砚若有所思地托腮,意味深长地打量她,“你真的愿意?”

“嗯。”

当车子停在一座很有特色有年代感的别墅面前,夏之言知道这里的房价很高,可谓是有价无市。

下车后,霍初砚动了动臂弯,示意夏之言挽着他的手。

夏之言愣愣的,好奇的说:“霍少,好像你也不是很拒绝女人的碰触。”

被打脸的霍初砚怒瞪她一眼,“只是演戏罢了,你以为我想碰你吗?”

夏之言吐舌,昨晚的一幕幕还在脑子里回荡,霍初砚即便是被下药,可是他那样子,根本不像是不想被女人碰,估计只是一招用来迷惑外界的幌子罢了。

“你在想什么?”

霍初砚不经意的发问,让夏之言下意识的回答:“没……没有……”

“按照我说的做就行,别的事情不准多想,不然你别想我伸出援手。”

夏之言立刻堵住嘴巴,眼睛飘忽,不敢说话了。

走进门,佣人立刻客客气气的后退了两步,“少爷,你回来了。”

夏之言纳闷,女佣为什么要后退?难道霍初砚不近女色是真的?要不然这在家里没有必要演吧。

霍初砚意识到女人又出神了,他告诉自己,只有勉为其难抓她一把了,不然这点点距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进去,他瞪了她一眼,“快点走。”

夏之言点点头,亦步亦趋地跟着,“好。”

正在客厅里聊天的霍母宋岚和韩沐沐听到声音,不约而同地看向来人。

韩沐沐的笑容瞬间变得僵硬,失声喊了出来:“你们两个?”

宋岚也郁闷地打量霍初砚,他身边站着女孩子倒也肤白貌美,跟自家儿子很登对,等等,霍初砚居然还让女人挽着他的手,她惊掉了下巴。

因为小时候的事情,霍初砚一直对女人很恐惧,就连她这个母亲,也仅仅是客客气气的相处而已,宋岚对不起霍初砚,这些年都想好好弥补他,儿子什么都好,唯独不喜欢女人,她整天发愁,生怕儿子要孤独一生了。

夏之言又看到了韩沐沐,想起差点被韩沐沐害了的事,她不能淡定,不过这次是帮霍初砚的,她只能尽量忍下这口气。

霍初砚拉着夏之言在沙发上坐下,吩咐同样愣住的佣人:“帮她倒一杯牛奶。”

夏之言惊讶的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牛奶?”

霍初砚嘴角抽了抽,还不是她身上一股好闻的奶香,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我是你男朋友,怎么就不能知道你喜欢喝牛奶了?”

男朋友……夏之言花容失色,这跳跃的有点快了。

宋岚直觉霍初砚和夏之言有戏,她忙对韩沐沐说:“沐沐,你刚才说今晚还要参加宴会,你赶紧回去好好准备准备吧。”

韩沐沐跳脚,“伯母!”

第5章 压力好大

韩沐沐走后,宋岚兴致勃勃地打量着夏之言,越看有喜欢,甚至伸出手握着她柔软的小手,笑眯眯的,亲昵地问:“孩子,你跟我们初砚在一起多久了?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结婚之后会立刻要孩子吗?”

夏之言如坐针毡,浑身不自在,她还只是个学生……

她眨巴着眼睛,给霍初砚投出了一个求助的眼神,只见霍初砚气定神闲的看着她,两人眸子对上,她赶紧躲开。

霍初砚轻咳一声,“妈问你话呢。”

夏之言脸色僵了僵,只好鼓起勇气回答:“阿姨,你好,我叫夏之言,我跟霍少……”

怕夏之言露馅,霍初砚及时搂着她的肩膀,“妈,我跟她要结婚了。”

宋岚瞪大眼睛,“真的?”这么快。

“对,千真万确。”

宋岚看到夏之言有点不自在,估计是被她的热情吓到了,她招呼着她:“你们先到楼上去休息,我今天亲自下厨,给你们做好吃的。”

霍初砚把夏之言带回房间,一关上门,马上跟她保持距离。

夏之言讪讪的,她抬眸扫了卧室一眼,卧室装修简约而不简单,处处透着奢华。

霍初砚示意她在沙发上坐下,“坐。” 

“哦。”夏之言心情忐忑,脑袋里在回响着他刚才说过的话,他说要跟她结婚,这是认真的吗?“霍少,你说要跟我结婚?”

在来之前,夏之言仅仅以为霍初砚让她帮忙而已。

霍初砚不是开玩笑,“嗯。”

夏之言瞬间花容失色,她才21岁,还没有大学毕业,虽然大学结婚已经不算是什么稀奇事了,不过她很忐忑,她弱弱地问:“你是认真的吗?”

“认真的,跟我结婚,我会帮你的忙。”这是霍初砚帮忙的条件。

夏之言眼前一亮,她兴奋地站起来,下意识地想要抱住他,看到他的躲闪,她赶紧缩回手。

霍初砚嫌弃地皱着眉头:“我不喜欢女人碰我,这也是条件之一。”

夏之言愣愣的点头,后退了一步,“行,我不碰你。”

霍初砚脸一沉,“昨晚是意外,就算我们结婚,我也不会碰你。”

夏之言天真地问:“所以我们是假结婚?”

看到女孩略带兴奋的脸,霍初砚咬着腮帮子,勉为其难地点头。

夏之言太累太困了,蜷缩在沙发上很快睡着了,甚至连叔叔阿姨打来电话也没接到,而霍初砚正在仔细看着她的睡颜,白白嫩嫩,漂亮可爱,像一个洋娃娃。

从小到大,只要女人靠近自己,他就觉得恐惧,但唯独在这个女人身上出了意外,他本以为昨天晚上只是因为药物的迷惑,谁知道今天他尝试了好几次,他发现他居然能靠近这个女人。

她到底是谁?对于他来说,好似解药一般。

……

夏之言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脑袋昏昏沉沉的,她听到楼下有人在吵闹。

她好渴,她提着粉色的裙摆,走到楼下,发现好多人。

宋岚看到她,立刻给霍初砚使眼色,“初砚,快点带之言上楼。”她生怕吓跑了夏之言,这可是儿子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结婚对象。

霍初砚走到夏之言面前,看到她吞咽,问:“渴了?”

夏之言懵懵地点点头。

霍初砚无视其他人,径自带夏之言在沙发上坐下,随即,他给她倒了一杯茶,“睡饱了?等下就可以吃饭了。”

夏之言抱着茶杯,她垂着眸子,余光瞥到在场的所有人都在打量着她,她像是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

她压力好大。

第6章 赏脸

夏之言喝完水,放下杯子,准备离开,却被人拽住了衣服。

她回头疑惑不解地看着珠光宝气的中年女人。

韩沐沐的母亲又急又气,扯着她的衣服不屑地问:“你就是初砚看上的女人?怂恿初砚跟我女儿退婚?”她好大的胆子!

韩沐沐拿开了母亲的手,故作温婉地劝道:“妈,初砚也只是一时被迷惑而已,你不要怪他。”

嘴上说着没怪夏之言,她这句话实则把夏之言踩到了地心,夏之言明显感觉到了她的敌意。

“我怎么可能不在意?两家从小就订了娃娃亲,说退婚就退婚了,考虑过你的感受吗?沐沐,你可是大明星,要面子的。”

“妈,你别说了。”韩沐沐委屈地捂着眼睛。

宋岚脸一白,低声下气地跟韩沐沐母女道歉:“不好意思啊,孩子的事情,我们作为大人的也管不了,倒不如让他们去找适合自己的人,我看到网上说沐沐也挺多人追的。”

韩沐沐跳脚,急着解释:“伯母,没有人追我,我只喜欢初砚,我想跟他在一起,这个女人凭什么跟初砚在一起?她哪里比我出色了?”

霍初砚缓缓地勾唇,“我喜欢她,我要跟她在一起,跟她结婚,怎么,你有意见?”

韩沐沐盛怒,生生地别墅,不敢说话了。

霍初砚牵着夏之言的手,“妈,我们不在家里吃饭了。”

宋岚无比赞同,“好,你带之言出去好好吃一顿。”要是再留在这里,没准到手的媳妇都要飞走了。

到了车里,夏之言小心翼翼地斜睨着霍初砚的脸,迟疑纠结地问:“霍少,让你妈妈一个人面对这么多人,不好吧?”

尤其韩沐沐母女看到她的眼神,简直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让宋岚一个人面对那两个女人,好像有点不太好。

霍初砚一言不发,发动车子。

车子开的方向越来越熟悉,夏之言终于认出了这是回夏家的路,她讶异不已,“你怎么知道我家住在哪里?”

难不成是他调查她?

车子在夏家别墅面前停下,霍初砚说:“下车。”

夏之言刚下车,才恍然意识到这位大少爷还没有答应帮忙,她用力拍着车窗,“霍少,你要帮我们家吗?”

“看你表现。”

说完,霍初砚开车一溜烟的走了。

夏之言愣在原地。

回到家,叔叔阿姨正在吃完饭,饭桌上还有一个中年男人,他们相谈甚欢,甚至连夏之言进来都没有意识到。

“哟,这位就是之言吧?”

男人率先跟她打招呼,打量的眼神让她十分不舒服,夏之言宁愿遭受霍初砚的冷漠。

叔叔阿姨赶紧从饭桌上站起,给她倒了一杯水,“之言,你总算回来了,我们今天给你打了好几次电话,你都没有接,快把这杯水喝了吧,”

“我有事就忘记接电话了。”夏之言垂下眸子,在叔叔阿姨的目视下,把水喝完,她确实渴了。

中年男人很油腻,这种眼神,就在今天,夏之言才刚刚见识过,很不适应,她喝了一杯水,拿起筷子时,脑袋晕乎乎的,在晕倒之前,她听到叔叔阿姨对陈总说:“陈总,之言已经晕过去了,我们侄女长得真挺不错的,今晚过后,您能不能赏脸跟我们聊一聊合作的事情?”

陈总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夏之言,“只要她让我满意,一切好说。”

第7章 合约

陈总迫不及待地抱着夏之言走出别墅,司机已经在别墅门口等候多时,正想上车时,他听到一个年轻男人愤怒的声音:“谁让你动她的?”

陈总目瞪口呆,心里顿时窝火,“你知道我是谁吗?敢这样跟我说话,你活腻了?”

“你说我活腻了,嗯?”

霍初砚刚才开了一会儿车才意识到夏之言在她车里落下一袋衣服,他掉头想还给她,没想到却遇到了这种事。

陈总绝对不会让到手的鸭子给飞了,他把夏之言放到车里,他挽起袖子,还没反应过来,咔嚓一声,手已经被硬生生地掐断了。

陈总目光猩红,痛得龇牙咧嘴,干嚎着。

霍初砚锐利的眸子打量陈总,又问:“刚才你哪里又碰到了她?”

“好像是这里,又好像是哪里?”

霍初砚指哪儿打哪儿,陈总没多大一会儿,连人带车什么都不要了,一边走一边神色慌张的回头,“你到底是谁?我警告你,你别得意。”

“呵呵,我还想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霍初砚敲了敲车门,脸色发白的司机恍然,忐忑的看了他一眼,丢下车子屁滚尿流地跑了。

霍初砚冷着脸,把夏之言抱到自己车里,帮她系好安全带,他发誓,他只是刚好路过见义勇为而已,他才不是关心这个女人。

他又把夏之言带到了昨天住的酒店,他看到她安安静静地睡着,可是眉头紧皱着,她满头大汗,嘴里喃喃着:“不要……放开我……”

叮咚。

提着医药箱的好友林文进来,他擦了把汗,“初砚,你生了什么大病,非得让我大晚上亲自过来接诊?”

“不是我,是她。”霍初砚指了指躺在床上的女人。

“啊?”林文目瞪口呆,仔细看了好几眼,确定躺在的床上是个女人之后,他缓缓地移步到霍初砚面前,伸出手机械的地在他面前晃了晃。

霍初砚一脸嫌弃地拿开他的手,“我没事。”

“你的病?”林文马上改口,他汗涔涔的问,“我的意思是你不是不喜欢女人碰你吗?你怎么跟她,还让她躺在你的床上?”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太过于惊悚了。

霍初砚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他很烦躁,不愿意多解释,“我说了我没病,快点帮她看看。”

林文撇撇嘴,也没说什么,默默的来到夏之言身边,帮她稍微检查了一下,“应该是吃了晕眩的药物,没关系的,很快就会醒过来。”

得知夏之言没什么大碍,霍初砚挥挥手,“你走吧。”

“这么快就让我走?”林文八卦心四溢,贼兮兮的笑道,“初砚,你是不是怕我打扰你们?”

“你走不走?”霍初砚的怒火在体内乱窜,想打人。

林文举双手投降,“行,我走,重色轻友的家伙,不过也不枉大家怎么担心你的身体,怕你这辈子孤苦无依,嘿嘿嘿,你终于可以有女人了。”

霍初砚冷着脸,一言不发地把男人推了出去。

霍初砚打电话给助理罗洋,让他立刻起草一份协议。

夏之言醒来时,发现一双眼睛在看着她,她发现是霍初砚,她不由得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里?”

她不是应该在家吗?她脑袋很晕,茫然无措地打量周围,这里好像不是她的房间。

霍初砚冷笑,“难道你就不好奇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夏之言揉了揉仍处于晕眩的脑袋,好像她记得她晕倒之前,被一个男人摸了,叔叔阿姨好像要跟那个男人谈合作,把她给卖了,她的眼神瞬间惊恐,怔怔地看着霍初砚。

是他救了她吗?

霍初砚把合约递给她,“好好看看,如果没问题的话就签了吧,对你没有什么坏处。”

“合约?”

夏之言疑惑不解,她蹙额,接过合约,认真地看着每一个字,直到现在,夏之言才意识到霍初砚说的话不是开玩笑。

第8章 没有离婚的打算

夏之言诧异地看着霍初砚,心情难以言状,霍初砚要跟她结婚,两年期限一到,他们会离婚。

霍初砚神色淡漠,“这对于你来说是最好的选择,我需要一个妻子,而你的父亲,也需要我提供的医药费,至于你们夏家,只要你开口,我会考虑投资。”

夏之言没想到机会就这么轻而易举摆在自己眼前,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霍初砚冷睇,这个女人有什么不满意?他冷哼一声,“你不该犹豫的。”

夏之言咬牙,她想过为了夏家不顾一切,毕竟只要夏家公司维持原状,父亲的医药费不会断,迟早有一天他会醒过来的。

签还是不签,其实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笔呢?我签。”

霍初砚手也没有抬,眼睛指了指柜子上。

夏之言爽快地签上了名字,而且霍初砚说过,他们结婚只是各取所需,他只是需要一个妻子,他不会对她要求什么的。

“休息够了?”

“什么?”

霍初砚指了指旁边的一个袋子,“换好衣服,跟我走。”

夏之言按照霍初砚说的,换好了裙子,她跟他到酒店楼下,车子已经在等候了,上车后,罗洋冲着夏之言打了一声招呼:“太太,你好,我是罗洋,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谢谢啊。”娃娃脸的罗洋好热情,而且脸上洋溢着笑容,应该是个不错的男人,她也被感染了,挤出一抹微笑。

霍初砚看到他们的微笑互动,心里很不爽,他手一抬,猝不及防地敲打在罗洋椅子上,“罗洋,认真开车。”

罗洋抱头,吓得颤抖回答:“是,霍少,我已经安排好了。”

夏之言站在民政局门口,民政局这几个字亮瞎了她的双眼,只要进了这里,代表从今往后的两年是这个男人的妻子了。

她安慰自己,两年后就会得到自由,两年的时间,很快会过去的,但好像霍初砚有点亏,天下女人很多,她想,肯定很多女人估计什么条件都不要,想跟他在一起的。

选中了她,原因是什么?

霍初砚发现夏之言愣在原地,他问:“后悔了?”

“不是,我没有反悔,你不要误会,我……我只是觉得你有点亏而已,我什么都没有,你为了我要出钱出力还要赔上婚姻。”

霍初砚咧开嘴角,“还不错,至少你有一点点自知之明。”

结婚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或许是因为对这个女人没有抗拒,或许是因为家人的催促,在他过去二十多年的计划里,他的人生没有婚姻,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打脸了。

两个小红本本一出来,夏之言看了一眼,照片上的她是公式化的微笑,而霍初砚冷冰冰的,难怪刚才拍照的人还偷偷问她他们两个是不是假结婚。

手中一空,夏之言发现小红本本被霍初砚拿走了。

“结婚证我保管,等到离婚那天,我再拿出来。”

夏之言全听他的。

上车后,一路上夏之言都在想象刚才不可思议的一幕幕,停车时,入目的是一栋很大的别墅。

夏之言意识到一个问题,“我要住在这里吗?”

“我们刚结婚,两年之内,我并没有离婚的打算。”霍初砚咬着腮帮子,有点不爽,这个女人是傻子吗?跟他结婚了,自然是住在一起,如果不住在一起,他也没有结婚的必要,他已经被母亲烦死了,他是要拿夏之言来当挡箭牌的。

女人出神的脸让霍初砚很不满意,“怎么,有问题?”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4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