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他宠上了天,18岁那年一切被狠狠撕碎。

那一年,安宁成为了年轻有为、可以在S市呼风唤雨的顾子朝的妹妹,也一跃成为名流圈最耀眼的公主。她被他宠上了天,却没想到一切在她18岁那年被狠狠撕碎。,“哥,你放手,我是你妹妹!”她不住后退。,“妹妹?不,你只是一个孽种。我宠了你6年,只是为了看你怎么狠狠跌倒,现在是你回报的时候了。”,为了不嫁给那个可以做自己父亲的男人,顾安宁咬牙在顾子朝的茶杯里下了药。面对顾子朝暴虐的眼神,她轻笑:“哥,你没办法把我送人了,因为我已经是你的女人。”,“宁宁,你是第一个敢算计我的女人。我会让你的余生为此后悔。”

她被他宠上了天,18岁那年一切被狠狠撕碎。

1绝望

S城的清晨,因一条重磅新闻而变得喧嚣。所有人都在谈论着各大网站、论坛里的爆炸性新闻,因为故事的主人公正是本市最著名的千金小姐——顾安宁。

“你看论坛没有,里面有顾安宁的裸照!想不到她看起来挺清纯的,私下居然那么……!那些动作真是让日本女优看了都会脸红!”

“是啊!真是没想到!”

“她家也算是豪门了,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男人们津津有味地谈论着网上的裸照,更有人把照片打印下来贴在墙头,而女人们则在鄙视着顾安宁的天生富贵与自甘堕落。他们都很好奇,是谁会让顾安宁如此放荡,但没有任何人能从模糊的马赛克里猜到那个男人的身份。

此时,豪华的海边别墅里,顾安宁正在看报纸。她坐在真皮沙发上,客厅除了沙发只有被牛皮严严实实包裹起来的餐桌,显得空荡又奇怪。她在头版头条上看到了自己熟悉的身影,闭上了眼睛。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站在了她面前。他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报纸,冷漠地看着她:“我说过,你不许看这些东西。是谁给你的?”

张婶在一边胆怯地说:“先生,对不起,是我没管住花匠阿来,让他把报纸掉在了小姐面前。”

顾子朝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废了他一只手。”

“是,先生。”

这样血腥的对话丝毫没有影响顾安宁,因为她对于顾子朝的残暴和冷血已经习以为常。她微微一笑:“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全市早就知道我是一个最淫荡的女人。只是,他们不知道我的奸夫会是……我的哥哥啊。”

顾安宁伸出苍白透明的手去抚摸顾子朝的面颊,而手被顾子朝狠狠打落。顾安宁看着红肿的手掌,唇角勾起:“哥,你对我好凶啊。记得以前,就算是我的手破了一点皮,你都会请最好的医生来看我,放弃和市长的饭局亲自给我包扎。现在,你怎么舍得?”

她的衣领被顾子朝狠狠揪起:“把尖锐的东西都藏起来也没用,昨天你拿叉子自杀,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下一次是什么?拿头撞墙?或者是咬舌自尽?你别忘了,要是你死了,我会让你的叔叔难过千倍。”

顾安宁的眼神终于有所变化:“顾子朝,你答应过我不动他!”

“呵,现在敢对我直呼其名了,宁宁?你记住,不动他的前提是你好好活着。”

“好好活着……带着肚子里的那个孽种活着吗?我不要怀你的孩子,我不要!”

顾安宁突然发疯一样地捶打自己的腹部,顾子朝却熟能生巧地在她脖子上打下一针镇静剂。顾安宁的眼神逐渐溃散,顾子朝在她耳边轻声说:“放心,我不会让你生下那个孩子,我只要的只是他的脐带血来救菲儿的命。不然,你以为我会碰你那肮脏的身体?你和你妈一样,都是一个贱货,不是吗?”

顾安宁看着顾子朝,艰难地说:“顾子朝,你不是人!他是你的亲骨肉,你怎么忍心!”

“如你所说,这只是一个孽种罢了。医生已经在来的路上,一会儿你就会如愿以偿。你应该高兴啊,宁宁。”

冰冷的手轻轻抚摸着顾安宁的咽喉,她真的很想和这个男人同归于尽,但意识却越来越模糊。失去意识前,她轻轻笑了起来:“顾子朝,你真的以为莫菲儿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吗?”

“你说什么?”顾子朝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

“我说,你一定会后悔。一定……”

顾安宁微微笑着,终于没有了意识。

2生日宴(一)

三个月前,万众瞩目的富家千金顾安宁正在准备自己的生日宴,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会有从云端跌落的那一天。她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嘴角洋溢的是最幸福的笑容。

镜中的那个女孩今天刚满18周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无论是柠檬黄色的私人定制的阿玛尼礼服、还是脖子里条华丽的黑珍珠项链,又或者是精心打理的头发、镶嵌着水晶的高跟鞋,无一不彰显她的富裕与年轻。这时,周围响起了她已经习惯的艳羡的声音。

“安宁,你今天这一身打扮要一百万吧,你哥对你可真好。”

“谁不知道顾子朝对其他女人都爱理不理的,只对安宁好啊?你这丫头怎么就那么有福气啊!”

“听说你去年生日时候,你哥送给你一家滑雪场?真的假的?”

面对众人的疑问,顾安宁微微一笑,说:“哪有你们说的那样……不过我哥确实对我很好啦。那滑雪场只对私人开放,你们有兴趣的话冬天和我一起去度假啊。”

“安宁,你太好啦!”大家都兴奋了起来。

顾氏集团是全国闻名的大财团。除了财富之外,其掌门人顾子朝更是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传言,他毕业于哈佛大学商学院,今年只有28岁却稳坐CEO的位子,把企业经营地风生水起。传言,他擅长潜水、击剑、骑马、摄影等,在各个领域都能称得上专家,更别提他可以和偶像明星媲美的容貌以及比模特还要好的身材,是所有女人心中的梦中情人。只是,他非常低调,很少露面,即使是上流社会的人们也只能在顶级商务宴会,以及与顾安宁有关的场合见到他。

“安宁宝贝,什么时候能见到你哥哥啊?”她最好的朋友唐心直截了当地问。

大家都笑她:“唐心,你是不是想做安宁的嫂子啊?”

唐心落落大方地说:“如果她哥哥看地上我的话,我当然愿意啦,而且一定会对我家安宁好上加好!安宁,你到底什么时候让我们看看他嘛。”

“他好像有点事……我去找他。”顾安宁笑着说。

顾安宁也不明白为什么到现在顾子朝都没有出现,拎起裙子就朝顾子朝的房间冲去。她只听到浴室里传来顾子朝的声音:“她那么不识相,就从她的儿子入手。他不是喜欢赌博么,设个局让他输钱,还不起钱就砍掉只手当利息。还有,林总的要求我已经答应了,他那块地皮这礼拜内必须给我。还有,我不要听你的借口,那个女孩有那么明显的标记,你必须找到……谁?”

顾子朝敏锐察觉到门外有人,猛地推开门。顾安宁吓了一跳,突然觉得一股威慑力铺天盖地袭来,呆站在原地。就在她彷徨不知所措的时候,见到了下身缠着白色毛巾的顾子朝,只觉得脸开始冒烟。

哥哥的身材也太好了吧!

顾子朝长得非常高,看起来有些瘦削,让人不会想到脱下衣服的他线条分明,非常“有料”。顾安宁看着他强壮的手臂,看着他修长的脖子、胸膛,然后看到了他的八块腹肌和人鱼线……当她忍不住再往下看的时候,眼睛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捂住。顾子朝在她耳边温柔地说:“宁宁,小心长偷针眼。”

“你是我哥,看看都不行啊!”顾安宁红着脸说。

“等我一会儿,乖。”

门被“砰”地关住了。五分钟后,顾子朝拿着白毛巾擦拭着头发走出浴室。他的身上有好闻的肥皂香气,轻笑看着她:“今天是你的生日,有什么想要的吗?”

“没有什么想要的。”

“这回那么乖?”

“真的没有啦。”

顾安宁觉得自己很无辜。她是真的不敢开口要礼物了。

记得小时候,她只是随口说想去坐旋转木马,顾子朝就把整座游乐场买下来给她;她只是说想要一条裙子,第二天发现裙子把房间都堆满;她说想看电影,顾子朝会放弃竞标陪她一起包下电影院欣赏……她只要1,而顾子朝绝对会给她100,他对她的好简直令人发指。

顾子朝摸摸她的头,柔声说:“真是个乖小孩啊。宁宁,你放心,你的成人礼肯定会让你难忘。”

“那我就等着啦。”顾安宁笑嘻嘻地说。

顾安宁满怀期待地走出了顾子朝的卧室,没有看到顾子朝把毛巾扔在了地上,就这样踩了过去。他的身体在昏暗的房间里显得晦暗不明。

“6年了……终于到这一天了。”他轻声说,嘴角微微勾起。

3生日宴(二)

在宴会开始前,顾子朝来到了顾安宁的卧室里。女孩们都不敢说话,唯有顾安宁笑着看着他,熟络地挽住他的胳膊。顾子朝突然伸手,手指轻轻滑过她的脖子。异样的感受让顾安宁只觉得脸不受控制地红了,顾子朝却把她的大溪地黑珍珠项链摘下,随手丢在桌上:“宁宁,你不需要这个。”

“哥?”

“你值得更好的。我们走吧。”

当音乐声响起的时候,顾安宁和顾子朝一起出场。她只见宴会厅里布满了她最喜欢的紫色玫瑰,来往的嘉宾全都是电视里、杂志上的封面人物,连空气里都散发着高端的气息。在掌声中,顾子朝拿着话筒说:“今天,是我的妹妹顾安宁18岁生日,我有个礼物要给她。在舞会结束后,我也有一个消息要宣布。”

“顾总会送给他妹妹什么礼物?会是商场吗?”

“也许会是私人飞机吧。”

“反正总是大手笔。真羡慕她啊。”

大家都议论着顾子朝又要给备受宠爱的妹妹什么令人惊叹的礼物,只见他拿出蓝丝绒的盒子,盒子里的东西能让每一位女士为之尖叫。顾安宁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足足有10克拉的蓝色钻石,轻声说:“这不是……”

“这是顾家的传家宝‘海洋之泪’,现在是你的了。”

“哥,这太贵重了。”

这颗蓝钻世值上亿,更是从顾家祖父那辈流传下来的,一向只给顾家的儿媳,顾安宁没想到顾子朝居然会把这个给自己。她想推辞,而顾子朝已经把项链戴在了她的脖子上。他微凉的手指滑过她的后颈,在她的耳边说:“喜欢吗?”

“喜欢是喜欢,可……”

“喜欢就好。一会儿,还有别的惊喜。现在,可以和我跳舞吗?”

顾子朝朝顾安宁伸出了手,顾安宁只好收下了这个礼物,笑着把手放进了他的掌心。顾安宁只觉得6年前的经历再也没有痕迹,自己的幸福已经到了顶点。

是啊,有谁能想到一个寄人篱下,吃着垃圾桶里的剩菜的女孩会成为豪门千金?谁能想到远离了被毒打的生活后,她会成为众星捧月的大小姐?谁能想到她其实是顾子朝的妹妹?

哥,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顾安宁看着顾子朝,觉得快乐就好像装在玻璃杯里面的美酒一样,几乎都要洋溢出来。一曲结束后,顾子朝贴心地递给她一杯香槟解渴:“宁宁,我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

“又是无聊的应酬——好啦,我去就是。”

顾安宁嘟嘴和顾子朝一起走到一个又胖又老的秃顶男人面前。顾子朝介绍说这是林森集团的董事长林大宇,示意顾安宁与他握手交好。顾安宁有些不情愿地伸出手,林大宇急忙握住,不断摩挲:“你就是宁宁吧!真年轻,真漂亮啊!”

他的手热到发腻,顾安宁只觉得怪怪的,急忙把手抽了出来。她求救地看着顾子朝,而顾子朝在她耳边轻声说:“他对生意非常重要,宁宁你要对他客气点。”

顾安宁觉得自己也许是多心了,到底还是没有把话说出口。接下来的宴会上,林大宇简直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让她坐立不安。她耐着性子陪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他的林大宇去花园散步,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花园的深处,林大宇突然止住了脚步。他看着她,眼神狂热:“宁宁,你真漂亮。我最喜欢你这样年轻的女孩子。”

“呵呵,谢谢夸奖。”顾安宁不自觉得后退一步。

“年轻真好啊!细腻的皮肤,清澈的眼睛,还有漂亮的嘴唇,紧致的感觉……”

4被迫订婚

林大宇说着,粗糙的手一把抓住了顾安宁的胳膊,把她狠狠拉向自己。他的手伸进了顾安宁的衣服,揉捏着她并不算丰满的胸部,痛得她眼泪都要流出来了。顾安宁拼命躲闪,不让他碰到自己,而林大宇说:“宁宁,快给我!你哥已经把你送给我了,你迟早是我的!”

“老色鬼,你别胡说!滚开!”

顾安宁用尽力气反抗,一脚踢在他的关键部位,痛得他弯下腰,而她趁机落荒而逃。她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扯破了一个洞,胸前的皮肤泛着青色,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她从人群中找到顾子朝,没开口眼泪就要往下流:“哥,那个老色狼对我……”

“什么老色狼,我不明白。”

“就是那个林大宇……”

顾子朝好像并没有看到她的狼狈,温柔地摸着她的头:“宁宁,我有点事情要宣布,等下再说好吗?”

“可是……”

顾安宁根本说不了一句完整的话,只能眼睁睁看着顾子朝朝台上走去,而此时喧闹的大厅也安静了下来。这时,顾子朝正对着话筒说:“今天是我的小妹顾安宁18岁生日,感谢各位前来捧场。今天,是她的成人礼,也是她的订婚宴,我宣布,她会在三个月后嫁给林森集团的林大宇董事长。让我们为他们的结合鼓掌!”

“什么,那个嗜妹如命的家伙要把妹妹嫁给林大宇?他是出了名的恋童癖,听说他前2个老婆都是受不了家暴自杀……”

“嘘,顾安宁在这里,别乱说!”

人群中有了一阵骚动,但很快就响起一片掌声,顾安宁的呆若木鸡和热烈的气氛成为鲜明对比。林大宇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面前,得意地笑着,但他还没开口就被顾安宁狠狠扇了一个耳光。

“滚开!”她大声叫着。

顾安宁满脸泪水,推开拥挤的人群,逃开喧嚣的晚宴,却怎么也找不到顾子朝的身影。她不知道找了多久,一把推开书房的门,然后见到了一副活色生香的画面。

5他吻了我

“顾总,轻一点,疼……”

豪华的红木书桌上,一个身材火爆的女人用修长的小腿缠绕住顾子朝精壮的后背,汗水浸湿了她漂亮的红色卷发。顾安宁记得她叫琳达,是一个三流嫩模,并没有多大名气,但因为年轻美貌又加上作风大胆非常受富商欢迎。她曾经撞破他们交欢,顾子朝答应把她雪藏,再也不管她,可他怎么会把她带到家里?

“哥,你到底要做什么?她怎么来我们家了?”顾安宁愤怒地问。

“你只想知道这个吗?看来我还是高看了你。”顾子朝冷冷一笑。

“顾总,别理她,我们继续啊。”琳达娇媚地说。

“宝贝,你先回去,我以后找你。”

“那好,拜拜咯。”

琳达旁若无人地穿起衣服后离开,顾子朝也整理衣衫,顾安宁只觉得空气中都有情色的味道,恶心到令人想吐。她还记得自己上次撞见这样场景时,顾子朝面色阴沉地让琳达滚出去,舍不得说自己一个字,但此时此刻,一切恍然如梦。她强迫自己微笑:“哥,今天是愚人节吗?你为什么要开这样的玩笑?”

“你是指你的婚约?不,那不是玩笑。”

“不是玩笑那是什么?恶作剧吗?或者是真人秀?是不是有摄影机正在等我的反应?”

顾安宁疯狂环视四周,想找到任何这一切只是玩笑一场的迹象,可她看到的只是顾子朝冷漠的面容。顾子朝低下头看着她,轻声说:“何必要再自己骗自己?事实上,你就是被我送人了,我的宁宁。”

“你怎么舍得……他比我大30岁,据说偏爱幼女,还打死了2个老婆,你舍得?我是你妹妹啊!”

“妹妹?不,你只是一个孽种。”

顾安宁愣住了:“你说……什么?”

“宁宁,你根本不是我的妹妹。你的母亲不是我的妈妈秦铮,而是一个下贱的小提琴手——安心。她是破坏我父母家庭的第三者,因为她,他们才会出了那场意外。只有享受过,失去后才会痛心,我宠爱你那么多年,就是为了看你怎么狠狠跌落,怎么生不如死。你放心,那个林大宇只是有些虐待倾向,看在我的面子上不会把你打死。因为,我不想你死的那么容易,我要你每天都生活在地狱里。”

好看的嘴唇就这样轻轻说出如此残忍的话语,顾安宁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浑身的血液都随之凝固。她不敢相信自己根本不是顾子朝的亲妹妹,不住说:“你在骗我,我不信,我不信!我怎么可能不是你妹妹!”

顾安宁用力摇头、不住尖叫,根本停止不了她疯狂的举动,而她的丧失理智被顾子朝的怀抱所制止。她被紧紧搂在了顾子朝的怀中,他的吻突然铺天盖地袭来,灵巧的舌头撬开她的牙齿,男人的气息把青涩的她吻得脑中一片空白。

哥哥……他吻了我?

6我没有

顾子朝的嘴唇顺着她的脖子逐渐往下滑,酥麻的感觉就这样充斥全身。他的唇在她胸前的蓝钻上停留,钻石的冰冷与嘴唇的火热成了最鲜明的对比,让她情不自禁颤抖了起来。男人的怀抱、恐惧与陌生的颤栗,甚至一丝不知名的期待令顾安宁害怕至极,身体因为恐惧而蜷缩了起来。她刚想用力把顾子朝推开,而就在这时,顾子朝突然松手,笑着说:“哥哥?这是哥哥会对妹妹做的吗?而你,渴望我的身体,不是吗,安宁?”

“我没有……”顾安宁急忙说。

“你放心,我不会要你,因为我觉得恶心。你的身上流淌着我仇人的血,我会让你用余生为你下贱的母亲偿命。如果和林大宇过不下去你可以离婚,这样我可以把你继续送人,我要你被千人枕,你年轻的身体是对我那么多年投资的回报。我想,你一定会和你母亲一样擅长取悦男人,不是吗?”

“哥……”

一个巴掌重重打在了顾安宁的面颊。顾安宁不可置信地摸着左脸,而顾子朝居然临下看着她:“我不要听到那个字,因为你不配。从此以后,叫我顾先生。现在,给我滚开。”

顾安宁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得房间,又是怎么瘫坐在地上。她哭得连眼泪都干了,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疯狂地脱下所有衣服和首饰,只觉得自己在做一场噩梦。她无数次闭上眼睛又睁开,希望可以从梦中醒来,但她还是躺在冰冷的床上。

不,我不可能是小三的女儿,这不可能!一定是我哪里惹哥哥生气了,只要道歉就没事了!不然,哥哥为什么会把传家宝送给我,他还是爱我的!

顾安宁是那么恐惧,抓住项链才感觉到稍微有些安心。她一晚上没睡,又是哭泣又是发脾气,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眼睛肿的好像核桃。她起床的时候,顾子朝已经去公司了,让她非常失望,又松了一口气。

她暗想一会儿上学的时候要怎么向大家解释,没想到出门的时候被张婶拦住了去路。一向宠爱她的张婶不敢看她的眼睛,尴尬地说:“小姐,你今天就别出门了。”

“为什么,我要上学。”

“先生说你最近都不能出门……直到……直到结婚……”

“结婚?”

顾安宁敏锐地看到了报纸上的黑字,急忙抢了过来,果然在头版看到了她要和林大宇在三个月后完婚的消息。她只觉得一切太好笑了。

结婚?我都没答应算什么结婚!不,哥哥不会这样对我,他不会的!

“哥哥在哪里,我要见他。”

“先生去上班了。”

“我要见他!”

“不行,你不能出门。”

“那我打电话给他总行吧!”

“你不能和外界通讯……”

张婶到后来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尴尬地低头,顾安宁愣住了。她不顾张婶阻拦,去房间拿手机,却发现无论是手机、电话还是网络都被掐断,她好像被陷入了孤岛,和外界没有一丝联系。她大发脾气,不管别墅里的摆件到底是古董还是某个知名艺术家的作品,把能砸的东西都砸了,满室狼籍。她不吃不喝,固执地在客厅等待顾子朝的到来,突然听到门铃声。她不顾张婶的拦阻,拼命冲到门前,然后愣住了:“怎么是你?”

7亲人

“宁宁,你还好吧?”

顾家别墅门口,一个瘦削的中年男人不自在地搓手。他穿着破旧的衬衫和运动裤,不修边幅,他身边的女人却穿着新款名牌时装,染着时尚的红发,和他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顾安宁没想到自己的叔叔安力、婶婶王琳怎么会在这个时间来,忍气问:“你们怎么来了?”

王琳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高傲地说:“宁宁,你还不让我们进去?哪有让长辈站在门口的道理!”

顾安宁一向最讨厌这个在她年少时经常毒打她的婶婶,真想关门就走,但眼见张婶要阻止,顾安宁反而有了反抗的心。她冷笑看着张婶:“不让我出去,还不让别人见我了吗?你们到我房间来。”

顾安宁不顾张婶难看的脸色,把叔叔婶婶带到了房间。王琳的眼睛骨溜溜转着,艳羡着顾安宁能住这样大的房子里,腆着脸说:“宁宁,昨天是你生日,你怎么也不请我们过来啊!还有,你的脸怎么了,谁敢欺负我们顾大小姐啊?”

顾安宁没有回答,而是冷冷地说:“原来婶婶要给我送礼物啊,早说的话我当然请你了。”

王琳一愣,讪讪笑着:“我那点东西你哪里看得上,我送出去都是给你丢脸。宁宁啊,你的项链真漂亮,是顾先生送给你的吧,能不能给我戴戴?”

看着婶婶贪婪的神色,顾安宁情不自禁把项链往衣领里面塞,不耐烦地说:“说吧,找我到底又有什么事。”

“你妹妹不是要上高中了吗,你看看能不能去你那所高中?”

顾安宁冷冷看着王琳,真不知道这个从小就虐待她的女人怎么有脸说这个。她心中冷笑,脸上却浮现出淡淡的笑容:“当然可以啊。”

王琳激动地问:“那,你和顾少爷说说?”

“我和哥哥说做什么,只要安娜能考全市前三就能进了啊。”

王琳的脸色难看了:“你妹妹成绩不好……”

“那交得起一年100万的赞助费也可以。婶婶,我记得家里的房子也值个80万,不如你卖了以后再去借点好了。”

“你这臭丫头是怎么对长辈说话的!我要有钱还来找你做什么!”

“可我记得,就是这房子也是我给你们买的。我花我的钱不行吗?”

“安宁,你……”

眼见妻子又要和顾安宁吵起来,安力只好打圆场:“好了,王琳你少说几句,这可是宁宁的18岁生日,你别搅局!宁宁,我看报纸说你要嫁人,这是真的吗?”

王琳终于想起这茬,幸灾乐祸地说:“嫁给那个50岁的大款,你哥还真疼你!你12岁才进顾家,和顾少爷能有什么感情,说到底你还不是要靠我们……”

“滚出去。我让你滚!”顾安宁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小贱人,你居然敢这样说话,和你那个妈……”

“住口,王琳!”

一向懦弱的安力突然大发脾气,王琳也急忙捂住嘴唇。顾安宁只觉得彻骨冰冷。她看着安力,一字一句地说:“叔叔,虽然你们以前对我不好,但这些年来我对你们不算薄,是吧。”

“当然了。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安力怯懦地问。

“我到底是不是哥哥的妹妹?”

安力一愣,然后说:“当然是了!你,你听到什么了?”

“我问你我到底是不是哥哥的亲妹妹!还是说我的妈妈是小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安心到底是谁!”顾安宁尖叫。

8死在你面前

安力没想到顾安宁居然会问这个,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半晌,他终于颤抖着嘴唇说:“你、你知道了?”

他的话,让顾安宁的心一下子跌到谷底。她失声尖叫:“真的是这样?我不是被你们收养的,我是你们的侄女?我的妈妈不是秦铮,是安心?你告诉我啊!”

顾安宁从记事开始就生活在安家,管安力、王琳叫爸爸妈妈,可每次她这样喊的时候安力还会应答,而王琳总是会用一种特别鄙视的目光看着她。随着妹妹安娜的出生,她的处境越发尴尬,到后来居然成了家里的小保姆,受尽磨难。后来,在她12岁那年,她遇到了顾子朝,得知自己是顾子朝失散多年的妹妹,安力和王琳只是收养她的夫妻罢了。虽然对王琳并没有多少感情,但她看在安力的面子上还是称呼他们为叔叔婶婶,也会为他们解决一些生活上的困难。可是,她没想到这一切也是假的……那到底谁才是她的父母,她的身世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疯狂的顾安宁令安力心疼至极。他讷讷地说不出一句话,而王琳飞快地说:“对,你的妈是安心,是我老公的妹妹!你根本不是顾家的女儿!”

“你别胡说!”安力急忙阻止。

“让她说!我要知道!”

从王琳口中,顾安宁知道了一件她无意接受的事实。

原来,被众人公认为“伉俪情深却英年早逝的”她的“父母”顾邵松和秦铮并不是如同大家所想的那样恩爱。顾绍松与出身贫寒的安心是大学同学,感情一直非常好,约定毕业后就结婚,没想到顾家的公司遭遇重大危机。为了拯救公司,英俊有为的顾绍松才娶了具有雄厚财力的秦铮,安心也和顾安宁的父亲李旭结婚。

他们都以为一段爱情就会这样无疾而终,没想到一次酒会上,顾绍松与安心相遇。两个人之间又燃起了爱情的火焰,即使顾子朝出生也没有让他回归家庭。这件事隐瞒了几年后被秦铮知道,让她在激动之余开车冲下了山谷,和顾绍松一起死于意外……

而她,就是安心的孩子——那个情妇的孩子。她也是间接害死顾子朝父母的杀人凶手的女儿。

顾安宁愣愣听着,眼泪不住流淌,可她知道婶婶说的话很可能都是真的。她神情复杂地看着和自己真的有血缘关系的那两个人,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哽咽地问:“如果真的这样,为什么哥哥要对我那么好?难道一切都是假的吗?”

安力叹口气,痛苦地说:“宁宁,你妈妈死后,你爸爸也不见了踪影,我就收养了你。对外我只说你是我的女儿,可即使这样顾先生还是找到了你。他,他出价100万来买你,让我们告诉你,他是你的哥哥,不许我们说出你的真实身份。当时我正要化疗,就拿了这钱……宁宁,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你!”

安力不住打着自己嘴巴,但顾安宁什么都听不到。她满脑子都响着一个声音——你不是顾子朝的妹妹!你还只是那根杂草!他把你带回家只是为了报复你!

哥哥……真的是这样吗?那么多年的感情,真的只是梦一场吗?

顾安宁不记得叔叔婶婶是怎么回去的,固执地在书房等顾子朝,想要当面问个清楚。当顾子朝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了,她强忍着困倦看着顾子朝,而顾子朝似乎对少了很多装饰品的房间视而不见,对她微微一笑:“今天你的叔叔婶婶来了?”

“嗯。”顾安宁轻轻点头。

“你知道我的话都是真的了?”

“哥……”

“我说过,我不要再听到那个字。”

顾安宁沉默了一会,艰难地说:“顾先生,你真的要把我嫁给那个家伙?”

“是。”

“就算我不是你亲妹妹,我和你也有着血缘关系啊!我们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你真的忍心?”

“我告诉过你,我宠爱你只是为了看你怎么从公主变成奴隶。只有得到了又失去,才知道痛彻心扉的滋味,不是吗?就好像,我感受过父母的爱,然后又被你妈毁了一样。”

顾子朝的手指轻轻触摸顾安宁的脸,她看着哥哥熟悉的、面对对手时的冷漠的笑容,只觉得痛彻心扉。她猛地站起来,拿出一把小刀,颤抖着手看着他。顾子朝挑眉,声音低沉:“宁宁,你是要威胁我吗?”

“顾、顾先生,不要把我嫁人,我会走,不会碍眼!求求你!”

“如果我说不呢?”

“那我就死在你面前!”

“好啊。”顾子朝的笑容逐渐扩大。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