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级特工,危险之际莫名其妙的穿越。

前世,她是国家一级特工,危险之际莫名其妙的穿越。醒来时却成了天晟国年仅八岁的小皇后。公主欺负,郡主欺负,后宫妃子欺负,天晟国皇上更是当这后宫没她这个皇后。,人善被人欺,,如今的她不再是那个八岁的小女娃,搞定公主,毁了郡主的容貌,后宫妃子的帐一个个的算。皇上,长得俊美又怎么样?得罪了她,一样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毁容。此后他戴上面具,成为银面帝王。七年后,他将她一把抱起:“老婆,我想你了。”

国家一级特工,危险之际莫名其妙的穿越。

楔子 酒吧求婚

夜里的酒吧是靡乱的,劲歌热舞,左拥右抱,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震耳欲聋的音乐,打扮妖艳的女人混在男人堆里疯狂的扭动身体。

角落里,昏暗的灯光下,一对看似关系密切的两人丝毫不受这嘈杂的气氛半点的影响。

男人性感的双唇贴近女人白皙的小脸,炯炯的目光锁紧女人冷艳的面容。

“絮儿…..嫁给我。”

男人的声音低沉动听,面容英俊,手中一枚钻石戒指在灯光下更是耀眼刺目。

女人名叫秦絮,是国家一级特工,此时身着一套裁剪得当的乳白色贝壳裹小礼服,肌肤似雪,白皙的脖颈下性感的锁骨因为昏黄的灯光若隐若现,诱人视线,修长的双腿叠靠着,优雅,妩媚。

秦絮清冷的视线落在男人手指耀眼的钻石戒指上,粉艳的小嘴轻勾,微颜浅笑,更是动人几分,看的男人痴迷。

她拿起戒指,套在左手无名指上,嘴角上的笑意扩大,像一朵娇艳的玫瑰。

“絮儿答应了?”男人见秦絮戴上戒指,俊脸浮出笑容,拉着她戴着戒指的手低头在她手心亲吻了下,而后将她扯进了怀里。

“絮儿,我好爱你!”男人低语着,炙热的吻犹如满天繁星般密密麻麻的印在了秦絮白皙的脖颈处。

秦絮丝毫不为说动,嘴角勾出浅笑,“是吗?楚老板!”

男人听到“楚老板”三个字突然停了下来,锐利的黑眸直睨着笑的妩媚,却目光清冷的秦絮,他隐下眸中的惊慌,“絮儿,你是不是醉了?我姓彦。”

秦絮嘴角的笑意扩大,纤细的手轻抚上男人英俊的脸,“呵呵…..你叫楚风宴对吗?”

男人脸上的表情惊慌起来,“絮儿….我…..”

“唔…..”男人的双唇被纤细的手指捂住。

“絮儿,对不起!”男人脸色凝重,黑眸中尽是悔意,她竟然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 他真名的确是叫楚风宴,真实身份是全亚洲最大毒枭的儿子,一开始是带着目的的接近她,但与她相处之后,他发现他是真的爱上了她,他最怕的就是有天她会知道他真实的身份,可这天真的来的太突然,让他始料不及。

“不用跟我道歉,你没有错!”秦絮勾唇说着,两片温热的唇凑到了楚风宴耳后,吐出暧昧细语,“傻瓜,我不需要你的道歉,只需要……”

秦絮说着,抬起头,一双明眸锁紧楚风宴那张俊美的让她嫉妒的脸。

“絮儿,你需要什么?只有你能原谅我,我什么都答应你!”楚风宴黑眸睨着秦絮,语气坚定。

“呵呵…..是吗?”秦絮勾唇一笑,眼神变得犀利清冷。

昏暗的灯光下,似一道银光闪过,只见她手中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毫不留情的划到了楚风宴脸上。

鲜红的血从刀口子渗出,楚风宴惊讶且不敢置信的睨着秦絮,脸上的疼痛不及心上的痛,那一刀划的不是他的脸,而是他的心。

“絮…..絮儿…..”悲腔的声音,悲痛的眼神。

“楚风宴,现在你觉得你的这张脸还能迷惑我吗?嗯?”秦絮勾唇说着,将匕首上残留的血抹在了楚风宴昂贵的衣服上。

然后她站起身,高傲的转身,不带一丝眷恋的离开。

从楚风宴一开始接近她,她就知道了他的目的,他是为了调查她的身份然后将她杀了,才追求的她!因此她一再的告诫她自己,这只是一场阴谋,一场游戏,她决不能沦陷,她只是陪他演了一场戏而已。

出了酒吧,秦絮觉得一身轻,解决了她和楚风宴的事,她和他以后再无瓜葛。

就在她准备拦车回家时,一辆黑色轿车向她疾驰而来。

“絮儿,小心!”

身后响起楚风宴惊慌的声音,她还没来得及转身,一个身影冲过来将她推倒在了地上,

然后那个身影被撞飞出数米远。

从地上起来,她快速的跑向了那个被撞出数米远的身影。

“楚风宴?”

见他躺在地上,满脸是血,她立即将他扶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

楚风宴黑眸半眯,十分虚弱,他满眼悲伤的睨着秦絮,“絮儿….我错了,原…..原谅我….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会….好好的对你…..我会用真心…..去…….去…..爱你!”

他说完十分不舍的睨着秦絮,直至他觉得眼皮越来越重,越开越无力睁开双眸,才慢慢的合上,眼角泪水滑落。

“楚风宴…..你醒醒…..楚风宴……”秦絮睨着楚风宴,见他死去,双眸湿润起来,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她对楚风宴还是有些感情。

这时,一道刺眼的光射向她,刚刚那辆小车又撞了过来,她见状,来不及躲闪,用手遮住了双眼。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银光从天降下,她和楚风宴突然消失,银光转瞬即逝,就似未出现过一般。

…………..

第2章 疯狗找茬

朗朗碧空,天青云美!

一缕缕金色的光线刺穿云块,就像根根金线,纵横交错,把碧青的云朵缝缀成一幅美丽无比的图案。

一棵高大粗壮,繁叶撑开如绿伞的树下,一声比一声分贝更高的呼噜声传出…..

“呼······呼·······呼·······呼·······”

而这打呼噜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年方八岁的天晟国八岁小皇后,而她才八岁始龀之年便被封后,乃是因已寿终正寝的太后全力拥护,然这位小皇后的身世则是天晟国的一个谜!并且太后还留下遗旨,除非是这小皇后自己不愿为后了,否则,永不得废后!

此时她正惬意的斜卧在高树下的紫檀木贵妃榻上,贵妃榻是单翘头、尾部上卷设计,透雕拐纹。

“娘娘······娘娘······不好了······皇后娘娘·······”

先闻其声,只见一名身着木兰青双绣缎裳,桂子绿齐胸瑞锦襦裙,梳着雙刀半月髻,年约十四五已到及笄之年的小宫女急急忙忙的边跑边喊,她原白皙精致的瓜子脸因为跑的太急而变得红彤彤的,像是熟透的苹果一般!

听到小宫女带着焦急的声音,斜卧在紫檀木贵妃榻上的小人儿只是轻轻动了下眼皮,眼眸未睁,一张樱红小嘴里吐出不耐烦的话语:“晴雪,别吵我!”

“娘娘·····娘娘······先别睡了,雨陌公主和安惜郡主来了,小娘娘,你快去躲起来啊?”那个叫晴雪的宫女紧张的看着还在贵妃榻上补眠的小皇后说完便慌慌张张的上前欲伸手扶起她!

“等等…….晴雪,雨陌公主和安惜郡主是谁?”贵妃榻上的小皇后武阳絮儿伸了下懒腰,一双被长密睫毛盖住的灵动小眼眸睁开,如星的小眸子中闪烁着疑惑。

“娘娘······你为何又忘了?前几日,娘娘不慎落入莲花池里,就是雨陌公主推你的,这是奴婢亲眼所见!可怜娘娘醒来后竟然什么都不记得了。”宫女晴雪心疼的看着紫檀木贵妃榻上的小皇后武阳絮儿说道。

见眼前的小宫女心疼自己,武阳絮儿伸出嫩白好看的小手拍了拍她,稚嫩的声音从她樱色的小嘴里溢出:“好了,晴雪,我们不用怕她!别忘了,我才是皇后!”

武阳絮儿睨着晴雪说完,便收回了白嫩的小手,一双如星的小眼眸中,少了些年幼的无知青涩,多了的只是不符合年纪的灵动狡黠与丝丝的妩媚。

“可是皇后娘娘,雨陌公主性格刁蛮,娘娘每次都被她欺负!娘娘,你还是躲起来吧!这里由奴婢来应付!”晴雪仍是担忧的看着武阳絮儿说道。

“晴雪放心,以前欺负我的是她,现在她该轮到我欺负了。”武阳絮儿稚嫩着声音说着,但她那粉嫩嫩的脸蛋上多了一抹与她年纪不符的冰冷表情。

如星的小眼眸滑过狡黠之色,武阳絮儿又重新躺回了紫檀木软榻上,从三天前开始,她就已经不是以前的武阳絮儿,而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秦絮。

在二十一世纪时,她才十八岁就已经是国家一级特工。

一个月前,她接受了一项调查毒品交易的任务,买主是全亚洲最大的毒枭,她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成功潜入敌人内部,缴获和销毁了他们价值将近一亿美金的毒品,就因此她得罪了那个全亚洲最大的毒枭,楚风宴是那个毒枭派来做卧底摸清她底细然后杀她的人!但是楚风宴却没有想到她早就知道他是卧底,他接近她的目的是为了查清她的身份,然后杀了她。

只是她没有料到楚风宴竟然会为了救她而死,倘若她没猜错,那撞她之人应该是楚风宴的爸爸派来的,想到楚风宴,她不禁蹙眉,心中有些惆怅!

原本她还以为死定了,然而在她醒来时,却没想到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这历史上没有的架空的天晟国,还一穿就是皇后,只可惜是一个年仅八岁被人谋害,任人欺负的小皇后。

在武阳絮儿一旁的晴雪见她一副悠然自在,完全没有了以往听到雨陌公主来时的害怕神情,更没有躲到她的身后,这令她呆愣了住,她的小皇后醒来后变了好多!好像比以前更懂事,更勇敢了。

“武阳絮儿,出来!”正在这时,一道同样是带着稚嫩的声音响起。

闻声,武阳絮儿伸出小手捂住樱色粉嫩的小嘴打了个哈欠,伸了下小胳膊,才从贵妃榻上坐起,揉了揉一双小星眸,带着迷糊的睨向了正走向她的两人。

“奴婢参见雨陌公主,安惜郡主!”站在武阳絮儿身旁的晴雪屈身行着宫礼。

“滚开。贱婢!”怒骂晴雪的乃是雨陌公主,她才年仅十一岁,比武阳絮儿大三岁,由于她是天晟国唯一的一位公主,便恃宠而骄,刁蛮跋扈!

雨陌公主一张稚气未脱的小脸上带着怒气,她看着晴雪说完,便推倒了她。

“啊····雨陌公主,奴婢犯了什么错?公主为何推倒奴婢?”被推倒的晴雪由于雨陌公主经常欺负她们的小皇后,心里便也积累了怒气,因此被推倒的她才敢质问一个公主。

“放肆!雨陌公主的名讳也是你喊的吗?来人,给我教训这个贱婢!”此时说话的乃是天晟国手握兵符的安平王之女安惜郡主!

而安平王原本意欲将他唯一的嫡女安惜郡主嫁与天晟国皇上皇甫絶灏为后,但却被天晟国已逝的太后介入,极力拥护只及始龀之年,年仅八岁的武阳絮儿为后。

就因此,没有当成皇后的安惜郡主便对八岁的小皇后心存恨心,怂恿性格刁蛮跋扈的雨陌公主欺凌武阳絮儿,而因雨陌公主年纪尚幼,才被她所利用!

听到安惜郡主命人教训晴雪,一直坐在紫檀木贵妃榻上的武阳絮儿轻扬小眉,粉嫩的樱桃小嘴里溢出稚嫩的声音:“是哪条疯狗说要打晴雪啊?”

安惜郡主先是一惊随即眉眼一怒,白皙如玉的纤指指着她,怒声说道:“放肆!小野种,你说谁是疯狗?莫非雨陌公主连打一个小小贱婢的权利都没有?”

“小野种?”闻言,武阳絮儿小眉一横,如星小眸子似剑般的睨向了眼前一身红衣裹体,年约十六七左右,有着花娇叶媚之态的女子。

第3章 毁郡主容

“你····你这个小野种,你瞪我做什么?你前几日落入水中,竟还没死,你这个小孽种命还真是命大!”安惜郡主见眼前的小皇后竟然眼神如剑一般的看着她,她那双小眸子中的凌厉竟令她有些惧怕,但只是一瞬,她便又怒目圆凳的指着武阳絮儿冷言。

听到眼前的女人不是叫自己小野种就是小孽种,武阳絮儿小眉一扬,弯起了粉嫩的樱色小嘴,稚嫩着声音说道:“晴雪,这个泼妇大婶是粪堆里面钻出来的吗?她说话好臭哦!是不是刚吃了便便啊!好臭···泼妇大婶,你嘴里臭死了,你离我们远些好不好?”

武阳絮儿稚嫩着声音说完,还伸出粉嫩白皙的小手捂住鼻子,小眉皱了起来,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更是嫌恶鄙夷的表情。

“娘娘·····你·····你快不要说了。”一旁的晴雪听到武阳絮儿的话,害怕她会激怒了雨陌公主与安惜郡主,便看着她说完又跪到了安惜郡主的身前。

“安惜郡主,求你饶了我们皇后娘娘,娘娘年纪小,她是无心的。”

“饶了她?这个小野种会是无心的!贱婢,给我滚开!”安惜郡主怒眼看着晴雪说完,便一脚踢开了她,直逼向了小皇后。

“小野种,看我今天怎么教训你?”安惜郡主逼近武阳絮儿怒声说着,便扬起手扇向她玉琢的小脸。

而就在她的手落下时,她圆目一瞪,不可置信的看向了武阳絮儿,因为她落下的手竟被武阳絮儿伸出的白嫩小手捉住了手腕。

“你·····”安惜郡主怒眼惊讶的看着眼前八岁的小皇后,她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能捉住她的手腕!她的力气是哪里来的?

而就在她惊讶之时,武阳絮儿取下了她头上的小玉簪直接扎到了安惜郡主白皙的脸蛋上用力的划了两下,随即两条交错的血痕便在她的脸上浮现,殷红的血顺着她的脸蛋慢慢的滑下,原本她漂亮的脸蛋此时因为多了两条血痕显得特别的碍眼难看!

“啊······”傒地,安惜郡主痛喊了起来,伸手捂住了她的脸,当她见到她手上殷红的血时,她吓得花容失色,大哭了起来。

“呜呜·····我的脸·····啊····我的脸·······”

“安惜姐姐·····安惜姐姐·····”身旁的雨陌公主不可置信的看着武阳絮儿刚刚的举动被惊的愣了半天,听到安惜郡主的痛哭声,她才回过神来看着她。

“贱种,小野种,你······啊······”安惜郡主指着武阳絮儿骂着,因为脸上的疼痛便又大哭了起来,“呜呜·····小贱人·····你毁了我的脸····我···我要你死·····”

雨陌公主见状,则是回转身瞪着武阳絮儿,此时她正漫不经心的将那根插伤安惜郡主脸的玉簪上的血擦拭干净。

小小年纪的雨陌公主见眼前的武阳絮儿竟然像换了一个人一般,她稚气未落的脸上满是震惊,她竟然···竟然刺伤了安惜郡主!她的胆子比她还大!

随即,她小眼一怒,小手指着武阳絮儿说道:“你····你死定了,我要去禀告皇兄,你刺伤了安惜姐姐的脸。”

雨陌公主说完便转身看着随她们而来的四名宫女,吩咐道:“你们四个把安惜姐姐扶着,我要带她去见皇兄。”

“是!公主!”那四名宫女也被刚刚武阳絮儿的举动所震撼,听到雨陌公主的话这才反应过来,立即就上前扶着正捂脸痛哭的安惜郡主离开。

见雨陌公主及安惜郡主走了,武阳絮儿将那只小玉簪插入她梳着白合髻的发中,侧眉睨向了正张大嘴巴不可置信的愣看着她的晴雪。

以前她的小皇后可是唯唯诺诺的,见谁都怕!尤其是见了雨陌公主和安惜郡主!而她刚刚竟然刺伤了安惜郡主,她的行为太不像她原先的性格,更不像是这般年幼的她该有的举动,晴雪看着武阳絮儿瞪大双眼只觉不可思议的想着。

“晴雪,我们去御膳房走走,看今日的午膳是什么?我饿了!”武阳絮儿一双小星眸睨着正发愣,眼中满是惊讶的晴雪说着,白嫩的小手捂住肚子,小眉皱了皱。

听到武阳絮儿的话,晴雪才回过神来,哭看着她说道:“我的小皇后,你怎可刺伤安惜郡主?她可是安平王唯一的嫡女,安平王手握兵符,他原本只是将军,因曾立下不少大功,被先皇赏赐封为王,而安平王现在更是皇上身边的重臣,如今娘娘你刺伤了他的女儿安惜郡主,安平王一定会让皇上处死娘娘的,而皇上更是性格易怒,怪异,冷淡,狠绝无情!皇后娘娘这次是必死无疑啊!我的小皇后···你是不是落入水中变糊涂了?你怎可对安惜郡主下手?呜呜…….”

晴雪看着小絮儿无比担忧的大哭着,而小絮儿则是取下她刚刚刺伤安惜郡主脸蛋的玉簪掏掏耳屎,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是一脸的无所谓!手握兵符很拽吗?

“娘娘······等会若是皇上问起来,你就说是奴婢指使你的。”晴雪看着武阳絮儿,哭着说道。

听到晴雪的话,武阳絮儿摆了摆小手,稚气着声音说道:“晴雪,过来帮我掏下这只耳朵,我有多久没有掏耳屎了,很痒耶!”

武阳絮儿说着,还垂下小脑袋,靠近了晴雪。

“啊······?”听到武阳絮儿的话,晴雪抬眼愣看着她,但只是一瞬,她便又说道:“娘娘,你·····这个时候娘娘还有闲情······”

不等晴雪说完,武阳絮儿便打断了她的话。

“晴雪,快点过来帮我掏掏耳朵啦!”武阳絮儿摇晃着一颗小脑袋说着,挪动小身子倾身靠近了她。

“娘娘·····你是不是落水落糊涂了?”愣看着将小身子倾向自己的小皇后,晴雪担忧的看着她问。

第4章 皇上来了

听到晴雪的话,武阳絮儿索性缩回了小身子,小手仍旧捂住肚子,小眉皱着说道:“晴雪,我真的饿了。”

“哦···那娘娘等着,奴婢去给你拿些吃的!”晴雪见眼前的小皇后好似是真的饿了,她心疼的看着她说完,便站起身正欲转身回“武阳宫”也就是武阳絮儿的寝宫,却在她转身时见一群浩浩荡荡的人正朝着这边走来,为首的便是天晟国的皇上皇甫絶灏!

见状,晴雪脸色吓得苍白,转身就担忧的看着武阳絮儿说道:“不好了!娘娘····皇上来了!娘娘······”

“来了就来了嘛!怕什么?”此时的武阳絮儿由于肚子饿了,便皱起小眉说道。

“娘娘·····皇上已经到了,娘娘·····娘娘快给皇上行礼!”晴雪回头见皇甫絶灏已经到了跟前,便惊慌失措的看着武阳絮儿说道。

“皇兄,你快下旨将武阳絮儿斩首,她敢刺伤安惜姐姐,罪不可恕!”雨陌公主怒看着坐在贵妃榻上捂住小肚子的武阳絮儿,小手指着她声音稚嫩的说道。

闻言,天晟国皇上皇甫絶灏一双琥珀色的眼眸睨向了正坐在贵妃榻上的武阳絮儿,见她小眉皱着,粉雕玉琢的小脸好似有些不悦!一对长密的睫毛垂下盖住了她如星的小眼眸。

冷锐的目光睨着眼前的小人,皇甫絶灏脸色越发冷魅了几分,从她被封为皇后到今日已有四个月,而他这是第三次见她!但他尤记得前两次她见到他时,她被吓得不敢抬头看他,而若不是太后以死相逼让他册封年仅八岁的她为后,他皇甫絶灏如今年过十七,绝不可能册封一个八岁的小女娃为后。

“参….参见皇上…参见雨陌公主…..参见……”

正在晴雪哆嗦着声音一一行礼的时候,武阳絮儿抬眼看向她,打断了她:“晴雪,你不是要去帮我拿吃的吗?怎么还没去?”

“娘娘······皇···皇上····”听到武阳絮儿的话,晴雪哆嗦着声音,看着武阳絮儿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大胆!武阳絮儿,你见到皇兄竟然不行礼?”这时,站在皇甫絶灏身旁的小公主皇甫雨陌指着武阳絮儿,带着稚气的怒声从她的小嘴里溢出。

听到雨陌公主的话,武阳絮儿伸了下懒腰,慵懒的抬起了小眼眸,粉嫩的樱色小嘴微张,溢出稚嫩的声音:“晴雪,哪里来的小疯狗啊?还不快赶走?”

“你·····”听到武阳絮儿的话,雨陌公主指着武阳絮儿怒不可制,随即她伸手扯着她的皇兄皇甫絶灏,怒声说道:“皇兄,你看她!她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你快命人砍了她。”

随即她便走到了武阳絮儿的身旁,正欲扬起小手打她,却被武阳絮儿扬起的小手抢先一步扇了她一巴掌。

“你····你·····”被扇了巴掌的刁蛮公主皇甫雨陌捂住她被打的脸,哭着看向了皇甫絶灏。

“皇兄·····你看,她···她竟敢打我···”

“哭什么?你区区一个小公主,竟敢对我不敬?别忘了,我是皇后!论辈分或是理论上等级都要比你大!”武阳絮儿一双小星眸带着冷意的睨着雨陌公主稚嫩着声音说完,这才抬眸看向了皇甫絶灏。

而就在她看向皇甫絶灏之时,她一双小星眸眨了眨,愣了住。

这是一张足以魅惑众生,迷惑万千少女,倾城绝美的脸,眉如剑,张扬着无尽的霸气,高挺的鼻子像是雕刻出来的一般,薄薄的双唇光泽度极好,泛着诱惑,一双琥珀色的眼眸闪烁着琉璃的光芒,却又像冰石一般,只是轻睨一眼,便能感觉到透澈的寒意,脸庞明明如玉石一般圣洁,却又带着一丝桀骜不驯的狂野,这根本就不像是一张少年的脸,在他的脸上看不见他在这个年纪该有的少年气息,或许是因为他的表情太过冷魅,目光太过敏锐,因此遮盖住了他的年少气息吧!

他的头上戴着十二旒玉制束发嵌宝紫金冠,而紫金冕冠的旒冕板两端下垂着玉串,只齐他蕴含霸气的剑眉,身着玄上衣朱色下裳,上下绘有章纹的冕服,腰束金玉大带,腰前垂着装饰的蔽膝,绶佩,衣袍的胸前部分,袖口以及衣袍的前后部分都都是金色缘边,这套专属帝王的裙褂穿在他的身上使他看起来更显威武霸气,如此年少的他就算是不怒不言也丝毫掩饰不住他特有的帝王威严。

武阳絮儿一双小星眸直勾勾的睨着眼前气宇轩昂,尽显王者威武霸气的皇甫絶灏,她粉嫩的樱色小嘴一张一合,想要找个词夸奖下他倾城的俊美,却找不到用什么词语好!

因为什么俊美无比,帅气十足,英俊潇洒都无法形容出他这绝美的俊颜和特有的霸气,他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少年帝王,就像是一个稳坐江山许久的帝王一般周身都透着威慑。该用什么词形容他呢?武阳絮儿直勾勾的看着皇甫絶灏蹙起了小眉。

而就在武阳絮儿直勾勾的睨着皇甫絶灏蹙眉之时,皇甫絶灏一双犀冷却又闪烁着琉璃光芒的琥珀色眼眸也正睨着她,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他在她那双如星般璀璨的小眼眸中,看到了不该属于她这个年纪该有的东西!她此时见到他竟能一直仰面睨视着他,一双如星的小眼眸中没有一丝的惧怕与尊崇,而是大胆的欣赏!尤其是她刚刚竟敢当着他的面扇他的亲妹妹雨陌公主,那种气势更是与她的年纪不符!小小年纪就敢树官威,他何时承认过她是他的皇后了?一个八岁小女娃,他皇甫絶灏还不屑!若不是太后极力拥护她为后,这后位绝不可能落于她身。

第5章 智斗安平王

他之所以会应了太后册封八岁的武阳絮儿为后,乃是权宜之计,安平王想让他的女儿安惜郡主为后,他正好借此为由,消了安平王的心思!

就在皇甫絶灏与武阳絮儿对视之时,一道声如洪钟的声音传来。

“臣参见皇上!”

闻声,皇甫絶灏琥珀色的双眸一冷,绝美的俊颜更是冷魅了几分,他轻一侧身,沉声说道:“平身!”

“谢皇上!”参礼之人乃是安平王安文濮,此时他苍髯如戟,威武霸气的脸上悬着怒气,身材高壮,威风凛凛的样子,说话更是铿锵有力,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好似他才是皇上!

“皇上,臣的小女被皇后所刺伤,臣恳请皇上为臣及小女做主!”安平王安文濮直身看着皇甫絶灏,语气铿锵有力,给人一种像是他在命令别人做事一般。

而他身为臣子对皇上说话却如此的掷地有声,这令坐在紫檀木贵妃榻上的武阳絮儿抬起小脑袋,一双小眼眸斜看向了他,见他脸上悬着怒气,一副威武霸气的样子,她小小的眸子中闪烁着光彩,完全没有一丝的惧怕。

而这点,却吸引了皇甫絶灏的视线,有那么一瞬间,他仿佛看到的不是一个小女娃,而是一个机智的魅惑少女。

“皇兄,你看安平王都说话了,你还不下旨砍了皇后?”一旁的雨陌公主见平日里自己的皇兄遇事从来都是狠绝果断,绝不留情!今日却一直未有对皇后采取任何的举动,她小脸上满是疑惑。

“皇上,臣奏请皇上严惩皇后!”这时,安平王安文濮慷锵有力的颇冷声音又响起。

闻声,武阳絮儿扬起小下巴,一双闪烁着流光溢彩的小眼眸睨了一眼皇甫絶灏,便挪动小身子下了紫檀木贵妃榻。

晴雪见状,急忙上前扶下了小皇后武阳絮儿。

随即晴雪便跪在地上,看着安平王安文濮说道:“王爷,娘娘刺伤安惜郡主乃是奴婢的主意!奴婢愿意万死伏法,娘娘年纪尚幼,受奴婢唆使才会犯下大错!娘娘罪不至死!还望皇上,王爷赎罪!”

听到晴雪的话,武阳絮儿不禁为她忠心护主的举动所感动!不过她武阳絮儿既然敢刺伤安惜郡主,自然就有法脱身。

这样想着,武阳絮儿再次闪烁着小眼眸睨向皇甫絶灏时,见他倾城俊美的脸上仍是一片冷漠,尤其是他那琥珀色的眸子更是深邃无比,看不出喜怒!更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而听到晴雪的话,安平王则是怒眼相待:“你一个贱/婢有何资格说话?滚!”

安平王怒眼瞪着晴雪说完,正欲抬脚踢开晴雪,被武阳絮儿喊住。

“住手!”

武阳絮儿稚嫩中带着一丝霸气的声音溢出,令晴雪,安平王,皇甫絶灏都看向了她,而此时她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凌人的气势更是与她的年纪不符。

这令睨向她的皇甫絶灏犀冷的双眸眯了起来细细的睨着她,想看小小年纪的她接下来会有什么举动?

“怎么?皇后娘娘刺伤了小女,还有何话要说?”安平王眼聚怒气的看着眼前的小皇后冷声说着,没有一丝他身为臣子该有的恭敬。

听到安平王的话,武阳絮儿轻一扯小嘴唇,一道细细的冰冷弧度在她的小唇边浮出。

随即她稚嫩且有些清冷的声音溢出,“安平王是吗?本宫刺伤你的女儿原因有二,安平王可想听?”

此时的她说话时小脸上露出了一丝威严,这更是令她看起来与她的年纪不相符!

“哼····你·····”听到武阳絮儿的话,安平王先是一惊,一双怒眼直看向了武阳絮儿,他原本以为以武阳絮儿小小的年纪一定会害怕此时一脸怒气的他,却见她竟毫不惧怕的直视着他,他冷哼一声,正欲出言却被皇甫絶灏打断。

“那皇后倒是讲讲,你为何刺伤安惜郡主?”皇甫絶灏冷魅的眼眸睨着武阳絮儿说着,便抬步在小絮儿刚刚躺的那张贵妃榻上威武霸气的坐了下来。

听到皇甫絶灏难得的出声说话,那低沉极富有性感力的嗓音,令武阳絮儿转眸睨着他挑了下小眉,稚嫩的声音从她的粉嫩嘴里溢出:“你的声音真好听!以后记得多说话!别撇坏了嗓子!”

闻言,皇甫絶灏琥珀色的冷魅眼眸睨向了她,见她那一挑眉之间,尽显无尽的妩媚,而这样的妩媚不该出现在她这般年纪的小女娃身上!

不由得,皇甫絶灏深睨了她几眼,冷魅的视线一直聚焦在她那粉嫩的小脸蛋上。

见皇甫絶灏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武阳絮儿轻一扬小眉,转身看向了站的笔直且一脸怒气的安平王。

随即她扬起小脑袋,一双透着冷色的小眼眸斜睨着安平王,稚嫩着声音说道:“其一,安惜郡主见到本宫概不行礼,还屡次辱骂本宫是小野种!为不敬!其二,安惜郡主竟敢动手打本宫,乃是以下犯上!安惜郡主犯了这以下犯上的罪名,莫非本宫惩处她还有错了?”

原本武阳絮儿是皇后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实属正常,但此时的武阳絮儿只有八岁,她刚刚的那番话着实令安平王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不已,均都愣看向了他们眼前这位小皇后,若不是因为她的声音中带着稚嫩,的的确确是一个小女娃的声音,安平王,晴雪,以及在皇甫絶灏身旁的雨陌公主均都不敢相信,她小小的年纪,竟能说出这番话,在场之人无不为之震撼,深感这小皇后极不简单。

而在武阳絮儿身后的皇甫絶灏则更是收紧琥珀色的深邃眼眸,带着一丝惊讶,一丝欣赏的睨着她。

“你…..”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的安平王一脸怒气的指着武阳絮儿,硬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见安平王气得直指着武阳絮儿,皇甫絶灏转眸冷冷的睨他,语气威武霸气的说道:“安平王,皇后说的在理!此事皇后并未做错!”

听到皇甫絶灏有意替自己说话,武阳絮儿转过身子,一双如星的小眼眸睨着他俊美的容颜,随即她露齿一笑,粉嫩的小脸蛋上两对梨涡深现,更使她看起来少了一份稚嫩,多了一抹妩媚。

然而这令睨着她的皇甫絶灏眸色一顿,有一刹那的愣神。

这时,安平王安文濮的声音便又响起:“皇上,纵使是小女对皇后不敬,犯了以下犯上之罪,论责罚也该是执掌掴之刑,皇后娘娘的······”

还不等安平王说完,武阳絮儿樱色的小嘴一张,打断了他,稚嫩且藏冷的声音溢出:“那安平王见到本宫未行礼,不也是犯了以下犯上之罪,论责罚“妃嫔以下犯上执以掌掴之刑,而朝上臣子以下犯上,重则判处斩首,轻则挨板子!若安平王非要执意追究,本宫也按执法判处你斩首!”

第6章 卖萌到底

武阳絮儿一双如星的小眼眸锁紧了安平王,小嘴一张一合说的是平淡如水,但她稚嫩的声音中却不难听出藏着冷意与霸气!

听完眼前小皇后的话,安平王眉眼狠戾的一颤动,气恼的指着武阳絮儿,怒道:“你············”

这时,皇甫絶灏赞赏的睨了眼武阳絮儿,他琥珀色的双眸射出一丝冷意,“安平王,对皇后不敬,以下犯上,你该当何罪?

他的声音不大,但却低沉动听,丝毫不掩他帝王的威武霸气。

听到皇甫絶灏的话,安平王眼中滑过狠戾,脸部表情更是冰冷无比,但他仍是微一颔首,掩下心里的怒气,沉声说道:“皇上,臣知罪!”

见安平王虽然嘴上服软,但他那眼中的盛怒和脸上的冰冷表情,武阳絮儿看的是一清二楚,她眨着一双小眼眸睨着安平王问:“你真的知罪了吗?”随即她便转过身挪动着小身子走到了皇甫絶灏的身前。

见眼前的小人走向自己,皇甫絶灏隐去了眸色中她小小年纪带给她的震惊,她一番话就将手握重兵的安平王气得敢怒不敢言,这天晟国能做到的像她这般年幼的还只她一人。

武阳絮儿走到皇甫絶灏的身前后,抬起小脑袋,一双如星般的小眼眸直视着他,小嘴一张吐出了令皇甫絶灏惊讶的字眼,“皇上哥哥,安平王认错了,俗话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皇上哥哥就对他从轻责罚,随便赐他七八十板子好了。”

“什么?皇上哥哥?”皇甫絶灏好看的双眸带着惊讶的睨着他眼前的小人,他何时成了眼前小人的皇上哥哥了?

武阳絮儿见皇甫絶灏惊讶的看着她,她小嘴一勾,决定利用她现在的小身板在眼前超级大帅哥的面前卖萌到底,于是撑着白嫩的小手,准备爬到皇甫絶灏的腿上去,而由于她的身子的确是有些小,又穿着长裙,令她的动作显得有些笨拙。

该死的!穿越就穿越嘛!还整个小身子!想爬到美男的怀里去,都这么吃力!武阳絮儿心里不悦的想着,小眉皱了起来。

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的皇甫絶灏见状,则是很意外的伸出白皙的大掌揽住武阳絮儿的小腰,好似只抱着一根羽毛一般,轻巧的将她抱坐在了他的腿上。

皇甫絶灏抱着武阳絮儿时,感觉她几乎没有重量,他霸气威武的剑眉便不自觉的轻蹙了下,心里想着:她为何如此的轻巧?是营养不好吗?

而皇甫絶灏将武阳絮儿抱坐在他腿上的动作则是惊了在场的人,尤其是雨陌公主。

“皇兄,你从来都不抱她的。”皇甫雨陌一张稚气未脱的小脸露出惊讶之色的看着她的皇兄,小手指着武阳絮儿说道。

而听到皇甫雨陌的话,皇甫絶灏则是冷眸轻凝,连他自己都不知他为何会有如此反常的举动?

不过对于皇甫絶灏的举动,武阳絮儿那是相当的满意,她昂起粉嫩的小下巴,一双如星的小眼眸闪烁着光彩的睨着他,扬起白嫩的小手轻抚到他俊美绝尘的脸上,肆意的游走着,感受他皮肤的湿滑,她小嘴微扬,一抹戏谑浅挂在她的小嘴边。

“你的皮肤好滑!是怎样保养的啊?教教我吧!”武阳絮儿眸露光彩的睨着皇甫絶灏,一双小手好似很理所当然的在皇甫絶灏的脸上摸着,粉嫩的小嘴里溢出稚嫩且带着戏谑的声音。

武阳絮儿的话一出,在场的人再看看她此时的动作,完全就像一个小流氓,均都惊讶的合不拢嘴!

第7章 王子庶民同罪

晴雪更是脸红的看了眼她的小皇后,她的小皇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晴雪害怕武阳絮儿触犯了龙颜,便立即跪在皇甫絶灏跟前说道:“皇上,请你赎罪,娘娘年纪小,不懂礼仪,娘娘不是有意冒犯你的,是奴婢的错,是奴婢没有教好娘娘礼仪,请皇上责罚!”

听到晴雪又要求责罚,武阳絮儿蹙起了小眉,这些古人还真是爱责罚人!不过晴雪对她的衷心,还是令她欣慰无比!但她有空还是要教教晴雪怎么样捍卫她的人权,她不能总是低人一等的要求别人责罚她!

就在武阳絮儿蹙眉之际,皇甫絶灏睨了她一眼,以为她是害怕他处罚晴雪,于是他凝眸睨着跪地的晴雪,冷声说道:“朕何时说要责罚皇后了?”

语毕,他冷魅的视线射向了正满脸怒气的安平王,见他站的笔直,一双怒眼直视着武阳絮儿人,那样子恨不得上前掐死武阳絮儿,他冷冷一勾唇:“安平王,朕念你曾立下不少大功,今日你对皇后不敬之罪朕就不予追究!你且退下。”

“等等。”就在皇甫絶灏正欲说让安平王退下时,武阳絮儿轻喊一声阻止,而她的小手也在喊“等等”之时,捂住了皇甫絶灏的双唇。

感觉到皇甫絶灏完美双唇上的湿度,与那湿滑的触感,令武阳絮儿犹如触电一般的,急忙收回了小手!

而就在武阳絮儿的小手触碰到皇甫絶灏的双唇时,她手上的热度令皇甫絶灏也是幕地一愣,一双琥珀色的冷魅眼眸有些不明所以的睨着怀里小人的小脸,低沉着声音问“皇后还有何话要说?”

闻言,武阳絮儿一扬小眉,浅浅一笑,粉嫩的脸颊两边小小的梨涡现出,使她看起可爱十足,且又藏着一丝妩媚,令皇甫絶灏的眼眸一收,深睨看着她。

武阳絮儿直视着皇甫絶灏,丝毫不避讳他深看她的视线,随即她小嘴一勾,声音稚嫩但却透着一丝威严霸气,“皇上哥哥,安平王对我不敬之罪可免!但他身为臣子却擅闯后宫,其罪更是当斩!安平王虽有功,然他一日连犯两罪,且都是杀头之罪!安平王功劳再大,也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听到武阳絮儿的这番话,皇甫絶灏冷魅的双眸再次对她露出了欣赏之色,他没想到她年纪虽小却能说出这番话,于是他垂眸睨着她,低沉着嗓音问:“那依絮儿之见,安平王该处于死刑吗?”

此时,听到武阳絮儿刚刚的那番话既震惊又暗藏愤恨的安平王,再听到皇甫絶灏的话时,更是双拳紧握,发出咯咯响声!

但这响声却被皇甫絶灏清晰的听见,他眸色一冷,性感的唇角冷冷的轻扬了几分,安平王,朕今日倒要看看你平日里自视功高无视朕的威严,此时你是如何败在一个八岁小女娃的身上的?

在皇甫絶灏扬唇之时,武阳絮儿视线落在了他的唇上,见他轻扬唇时,竟是那样的魅惑无比,诱人视线!

第8章 夺回兵符

她抬起两只细嫩的小手抱住皇甫絶灏的脖子,贴在他的耳边说着什么!

这一幕被晴雪以及雨陌公主见到,更是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唯有安平王是满眼的愤怒,恨不得将小絮儿碎尸万段一般!他没想到他竟然会被一个八岁的小女娃指出条条罪名!

武阳絮儿贴在皇甫絶灏的耳边说完,便昂起小下颚,转动着如星的小眼眸声音稚嫩的问:“这样可好?”

“好!朕就依絮儿之意!”皇甫絶灏睨着怀里的小人,俊美绝尘的冷魅容颜浮出了一丝笑意,他睨着她说完,便又冷眼睨向了安平王。

“安平王擅闯后宫,其罪当死,但念安平王曾立大功,死罪可免,但须得即刻交出兵符三月,如若不然立斩不赦!”皇甫絶灏语气骤冷的说着,倾城般俊美的脸上满是帝王的威严。

听到皇甫絶灏的话,安平王心下一惊,交出兵符三月,皇甫絶灏这是摆明了是想要借机削去他手握的军权,岂有此理,看来他是要慢慢拔去他这颗眼中钉了。

见安平王满脸的怒气却不吭声,皇甫絶灏张扬着霸气的剑眉轻一扬,犀冷的锐利目光射向了安平王安文濮,“怎么?安平王是想抗旨吗?”

“这····皇···皇上····”闻言,安平王微一屈身,但他垂首之际,眼眸中狠戾闪过,随即他才说道:“臣遵旨!谢皇上饶臣不死之恩!”

“谢完恩就快点交出兵符啊!”安平王刚说完,武阳絮儿粉嫩的小脸一扬,如星的小眼眸瞪着他说道,

她的声音虽然稚嫩,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威慑!

武阳絮儿的话令安平王双拳紧握,他双眼狠唳的一眯,“回禀皇后娘娘,臣并未将兵符带与身上,因此不能即刻交出!”安平王掷地有声的说着,周身散发着凛冽的气势。

武阳絮儿眨了眨小眼眸,安平王不会是想借此为由不想交出兵符吧?不过她说让他交就一定让他交,于是她细细好看的小眉一扬,无关紧要的说,“哦!没有带啊?那就回去拿啊?若是一刻钟后,你未将兵符送到,就以抗旨罪论诛!”

这话听得安平王是一脸的愤怒,但他不敢当面发出,只得暗自忍下。

“皇上,皇后娘娘,臣这就回府去取兵符,臣告退!”安平王声忍怒气的说完,不等皇甫絶灏让他退下便气呼呼的转身回府。

见状,皇甫絶灏琥珀色的双眸犀冷无比的睨着安平王的背影,不禁轻一蹙眉,他一直想借机让安平王交出兵符未曾找到机会,而他怀里的小人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让安平王交出了兵符!她的机智超脱了她这般小小的年纪。

武阳絮儿,你真只有八岁吗?你让朕很是震惊!

就在皇甫絶灏思索之时,武阳絮儿伸出小手摸着她的小肚子,皱眉说道:“我饿了!”

闻言,皇甫絶灏垂眸见她皱起小眉,他琥珀色的眼眸微凝,低沉着嗓音说道:“传旨,传膳到灏瑔宫!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4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