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圣手安祖龙的亲传弟子游龙戏凤,振兴中医。

国之圣手安祖龙的亲传弟子下山历练,且看他如何横行都市,游龙戏凤,振兴中医。

国之圣手安祖龙的亲传弟子游龙戏凤,振兴中医。

第1章 国之圣手

黄山市的繁华在整个省区内都是屈指一数,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纷纷而至,想要在这里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而明华医院就位于黄山市的中心地段,这栋高耸的大楼自黄山市革新几十年来依然屹立不倒。

院内更是人才辈出,小到麻醉护理,大到专家主治,皆是在各种领域的翘楚权威,更是曾有人放出“天下医师出华夏,华夏医师看明华”的豪言壮语。

而此时此刻,明华医院的四楼,林轩正抱着拖布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瞌睡打盹。

走廊里的家属们则是纷纷来回度步,面色焦急,林轩吹着窗口的凉风打了个喷嚏,眉头微微皱起,身体像是招了蛆一般不自主的来回扭动。

“奶奶的,这破医院,当领导的也真够抠门的,安个凳子都舍不得给放个坐垫?”林轩有些不爽的挪了挪屁股,这板硬的塑料椅子坐的他腰酸腿麻。

不过也怪不得他对明华医院满腹怨气。

他堂堂国之圣手安祖龙的亲传弟子,奉命出来历练,特地选了明华医院这个知名度极高的地方准备大显身手。

谁知道自己刚刚搬出了安祖龙的名头就被人当成了骗子,没有任何文凭证明的他连个男护士都没混上。

整整缠了一个星期,院方实在没有办法,才就给他安排了个保洁的活,这让林轩大为恼火,他当即就是破口大骂,但看在包吃包住的份上还是答应了下来。

“废物!”

病房内突然响起的一声怒吼让林轩顿时睡意全无,拿着拖布装模作样的就凑到房门前,轻轻推开了一道门缝。

“废物!你们几个都是咱们医院专家级别的人物,连个病因查不出来? ”戴着老花镜的赵院长看着面前几个低头沉默的医生破口大骂。

脸上的皱纹因为愤怒都紧紧的拧在一起,目光中却透着点点恐惧。

躺在病床上的女人可不是一般的病患,她叫江韵,这个年仅25岁的冰山美女掌控着明华医院,乃至整个黄山市所有先进医疗器材的资源。

如果她在明华医院出了事,那后果可想而知。

“陈夕呢?陈夕怎么还没来?”

赵院长掏出手巾擦了擦额头的汗珠,不断的催促着正在打电话的护士。

陈夕是海外归来的女硕士,在西医领域算得上是权威的存在了。

虽然生的个美人相,但是来院三年,却没有传出丁点绯闻,更没有人觉得她的靠身体上位。

林轩正瞧的起劲,一阵细高跟敲打地板的声音便引起了他的注意,当他抬起头的时候,陈夕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率先进入视线的是一双高跟凉鞋,染着红色指甲的脚趾看起来十分小巧。

一对如象牙筷子般的洁白玉腿让人双眼放光,白色的一字肩长裙露出精致的锁骨,让林轩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看她这身装扮,应该是正在休假,接到电话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便赶到了这里。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去干活!”陈夕冷冷的扫了眼林轩,转身便进入了病房。

“啧啧,有颜值有身材,还有能力,这种女人真是打着灯笼没处找。”

林轩可不是什么听话的人,对陈夕的指示自然是充耳不闻,依旧坐在门口看着里面几人激烈的讨论。

其实林轩也是挺好奇这个被传的神乎其神的陈夕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陈夕你赶紧看看,这个江总身体各项机能都没有问题,但就是呼吸越来越困难,要是在咱们医院出事,后果可承担不起啊。”

赵院长又擦了把汗,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陈夕的身上。

陈夕眉头紧紧皱起,整个病房之内十分安静,气氛凝重。

“得做手术了而且不能拖!”

“噗哈哈!”

陈夕话刚刚说完,林轩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音。

第2章 初露医术

这极其不和谐的笑声引起了几人的注意,纷纷转头看着门口的林轩。

“额。。。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忍住,你们继续,继续。”林轩有些尴尬的咳嗽了几声。

现在的情况可是十万火急,赵院长自然也没时间理会林轩这个清洁工,而是转过头继续询问陈夕。

“陈夕,这做手术可不是小事情,你。。。你有把握吗?”

赵院长看着陈夕凝重的表情,心中忐忑不安,要知道,一旦把江韵推进了手术室,哪怕有丁点的失误,都会让明华医院这屹立不倒的招牌土崩瓦解。

“我也不是很有把握,我怀疑江总是呼吸道被什么堵塞,才发生了这种情况。”

“陈医生,但是我们已经给江总拍了片,没有任何异物。”一边有个医生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陈夕的眉头拧的更紧了起来。

“行了行了,小爷我真是看不下去了。”

就在几人黔驴技穷之时,林轩将手里柱着的拖布扔到一边,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走进了病房。

“华夏医师看明华,看来这句话也就是吹吹牛,明华医院也不过尔尔啊。”

“你说什么!”

站在陈夕身边的青年面色一怒,顿时厉声呵斥,林轩淡淡的扫了眼他那恼羞成怒的模样,眼中没有半点起伏。

“你们呀,还专家?教授?我看是砖头的砖,野兽的兽吧!”林轩低眼看了看江韵,又扫了眼陈夕和赵院长,语气十分不屑。

两人都是有身份的人,自然不会像青年那般直接爆发,但面色也都变的难看。

“你什么意思?”陈夕的声音十分清冷,转头看着林轩。

“没什么意思,我是意思就是,这病你们治不了,而我能治。”林轩摊了摊手,指着病床上的江韵,胸有成竹。

“你能治病?就你这熊样你还治病?你是会做手术啊,还是会开药啊。”小李看着林轩,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林轩闻言直了直腰板,原本慵懒的眼神中迸溅出一道精芒。

“我会中医!”

听到林轩口中吐出的“中医”两个字,青年医生小李终是没有忍住,眼珠猛地一凸,迸发出冲天的笑意。

“小子,你在这里跟我说梦话呢吧?中医也能治病?”

林轩闻言眼中浮现出丝丝不悦,一步步走到了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小李。

“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开水解不了渴?国之圣手安祖龙是摆设?”

面对林轩压迫性的眼神,小李微微退了两步,心中有些怯意。

一侧的陈夕看着眼前的林轩,眼中也闪过一丝不屑,从小就出国留学的她,接受的都是纯西方的教育,又是海外归来,对于中医也是打心底的怀疑。

“行了,都别吵了!”陈夕冰冷的目光扫过两人,喝斥一声。

陈夕虽是女流,但在明华医院里却有着很高的威望,他只是眼神扫过,小李就打个了哆嗦,乖乖的闭上了嘴巴站在一边。

而一边的林轩根本就不吃她这一套,反而找了个带坐垫的凳子舒舒服服的坐了下来。

陈夕冷眼看着林轩,对他的印象差到了极点。

她本来就是出生在富阔的家庭,再加上从小做什么事情都是天赋异禀,就连国外的许多教授对于她的见解都要好好考量。

而如今林轩竟然直接将她无视,这让她心里怎么能好受呢?

“小伙子,你真的能治病?”赵院长现在也是病急乱投医,他也不知道林轩眼中的自信是真是假,但现在走投无路,哪怕只有一点希望,他都愿意尝试。

林轩没有说话,直接穿过众人,伸手抓住了江韵的手腕。

“装神弄鬼,我们医院这么高级的器材都检测不出来,你号号脉就知道?你要是会看病,老子把手术刀都吃掉!”

小李鼻孔翘到天上,不断的出言讥讽着林轩,想以此来获得陈夕的好感。

林轩闻言眼皮都没抬一下,对于这种角色,他不屑于理会。

“气急攻心,凝于胸口,导致气结于胸,下塞上阻,病人刚送来的时候,应该是面色苍白,到刚刚才变得有些偏红,对吧?”

林轩将手抽回,语气十分平淡。

第3章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而一边的小护士闻言确实不住的点头,“对!你说的一点不假,赶来的时候面色很白。”

“这是因为刚开始受了刺激,加上疲劳导致昏迷,但是现在胸口的那团气让她呼吸逐渐吃力,面色微红是因为憋得。”

林轩有理有据的解释让周围的几个专家都目瞪口呆,面面相窥,虽然他们听着觉得有些道理,但又不是十分明白。

而小李这下可是炸了毛,自己刚刚放出大话,如果林轩真的说对了,那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你能治吗?”赵丰眼巴巴的看着林轩,心中已经信了三分。

“院长,这小子就是个扫地的,当初还说自己是安祖龙的徒弟,还在医院里闹了一阵子笑话呢,这次估计就是在睁着眼说胡话,你怎么能信他?”

本来抱有希望的赵丰面色一黑。

“扫地的?扫地的进来干什么?赶紧出去!明天也不用来上班了!真是的。”赵院长本来就极其头疼,这下空欢喜一场,更是有些无奈的伸手捏着额头。

江韵的气若游丝,时间越发的紧迫。

“赵院长,别再迟疑了,必须得进行手术。”陈夕在一旁不断催促。

赵丰久久不能决策,这手术可不是说做就能做的,就算是个普通人,一场大手术下来也得丢个半条命啊。

“你还在这里干嘛?让你出去没有听到吗?”赵丰看了眼依然做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林轩,心头就燃起一股无名之火。

林轩看着这几个人没好气的嘴脸,出手救人的想法顿时削减了许多。

“哼,我林轩也不是什么大善人,还没廉价到在这里热脸贴冷屁股!”林轩冷哼一声,起身就往外走。

几人并未出口阻拦,反而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林轩的背影,眼中带着丝丝的不屑。

林轩走到门口,突然停住的身形,脑袋微微往后偏了偏,眼角斜视着赵丰缓缓开口。

“赵丰,你去年七月求我师父给你治病的时候,可不是这般态度。”

“如果没有我师父慈悲出手,恐怕今年七月就是你的忌日了!”

林轩平淡的一句话语却让赵丰的心中激起千层浪。

由于赵丰本身就是知名度十分高的医师,但却没办法救治自己的顽疾,这说出去可不是什么好话。

但内火上调,肠胃腹泻,这对于年老的赵丰来说可是要命的东西,无奈之下只能秘密拜访安祖龙求他出手。

这件事情他可未曾跟任何人谈起,而且安祖龙可也不像是大舌头的人,唯一的可能就是面前的这个青年,可能真的是安祖龙的亲传弟子!

林轩看着赵丰愣住发呆的表情,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林轩抚了抚袖子,就打开了病房的木门。

“等一下!”赵丰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轩背影。

他心中十分纠结,他是又担心又惊喜,如果林轩真的是安祖龙的弟子,那江韵可就有救了,但堂堂国之圣手的弟子在自己医院扫地,这要是传出去还不得说他们明华医院有眼无珠啊。

“你真是安祖龙的弟子?”赵丰的声音有些颤抖。

“如假包换!”

林轩转头扫了眼在场的几人,缓缓开口。

“哼,不管是谁的弟子,始终是上不了台面的中医!”陈夕对国之圣手没什么了解,在她的心里,西医的地位显然是至高无上的。

“愚昧无知,喝了几年洋墨水,就把老祖宗的东西忘得一干二净了?”

身为华夏子孙,听着陈夕一遍遍的诋毁中医,林轩心里也被激起了丝丝怒火。

“小兄弟,我刚刚老眼昏花,你看能不能请你。。。。”赵丰想起刚刚几人对待林轩的态度,面色有些为难。

“好啊,不就是治病吗?我答应,不过我有一个要求,如果我能医好,我希望医院扩大中医科,并且让我担当主任。”

“这没问题!”赵丰毫不迟疑的一口答应下来,如果能留出林轩这个人才,那而是明华医院的财富。

林轩看着满口答应的赵丰,轻轻摆了摆手。

“我话还没说完呢,还有最重要的一个要求。”林轩笑嘻嘻的看着陈夕,脑子里浮现出一个有意思的想法。

第4章 强收助理

赵丰没有接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林轩的下文。

“我不但要当中医科的主任,我还要让陈医生。。。给我当助理!”

“什么?”陈夕闻言眉头一皱,眼中的寒意越发凌厉。

陈夕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林轩的这句话对她而言更是一种羞辱。

“好!只要你能治好江总,这没问题!”当务之急便是解决面前的危机,赵丰也顾忌不来了。

陈夕看着林轩眼中的自信,眼中闪过一丝倔强,“口出狂言,如果你真的能治好,让我拜你当老师都没问题。”

“你可拉倒吧,天底下能有这种好事?打赌输了还想当我徒弟,别以为你长得美就能想的美。”

林轩撅了撅嘴巴,言语间很是不屑。

“你!”陈夕连连吃瘪,眼中的冰冷仿佛要将林轩原地冰冻。

林轩并未在意,而是微微一笑,从怀中拿出针袋平铺而开,上面是一枚枚大大小小的银针。

“睁开你们的眼睛看好了,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才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瑰宝!”

“那啥,小兄弟,你有把握吗?”赵丰看着林轩大刀阔斧的模样,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如果林轩刚刚实属吹牛,要是江韵出了什么意外,需要承担责任可还是他们医院啊。

“我都说了不是什么大问题,江总只是因为积劳成损,加上应该是因为什么事情,一下子气急攻心,冲乱了经脉,气结于胸。”

林轩边说着便之间微动,拨出三根银针。

“简直是胡闹,什么经脉,这种东西根本就是虚构出来的。”

青年小李看着林轩一本正经的模样不由得出言讥讽。

一方面是为了讨好陈夕,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给林轩施加压力,希望他可以失败。

他刚刚可是已经把林轩得罪死了,万一林轩真的当上了主任,那还能有他什么好果子吃?

“是不是虚构的,十分钟之后自见分晓,现在请各位先出去一下。”

林轩伸手看了看门口,示意几人回避。

每浪费一秒,江韵的危险就多一分,赵丰一咬牙,带头就走出了病房,出去的时候还给他带上了门。

这倒不是林轩故弄玄虚,而是因为他的医术实在有些惊世骇俗,若是被看见了又少不了一顿解释。

林轩捏着一根银针悬在江韵的胸口,身沉气运,指间的银针竟不住的颤抖起来,像是一条迫不及待钻进人身体的小银龙。

看着如同睡美人般的江韵,林轩也是有些动容。

江韵的容貌跟陈夕比有过之而无不及,高挺的琼鼻下的那张樱桃小嘴闪着淡淡的光泽,像是涂了什么昂贵的唇釉。

左眼的眼角生着一颗桃花痣,纵使此刻她闭着双目,林轩也能想象到她妩媚勾人的模样。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多有得罪了。”林轩伸手轻轻拨开江韵的衣领,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和白皙的皮肤,看着她那丰满的事业线,林轩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但是没办法林轩需要施针的位置正好是在胸口,所以只能伸手解开江韵衣领的两枚扣子,甚至可以看到她浅紫色的文胸。

“去!”林轩的拇指往前一捻,银针便像是活了一般脱指而出,刺入了江韵胸口的膻中穴,银针刚刚落入,江韵便朱唇轻启。

随后林轩又是两根银针刺入江韵的手腕,运功行气。

“咳咳!”

江韵瞬间轻咳一声,一道浊气从她口中吐出,随后便睁开了双眼。

林轩笑嘻嘻的看着江韵,仅仅三枚银针便救治好了江韵。

江韵看着自己被解开的衣领和袒露的肌肤,再看了看正抓着自己手腕面带傻笑的林轩,顿时面色一黑。

“啪!”

林轩还没来得及开口,一道清脆的巴掌便扇在了他的脸上。

“滚出去!”

江韵怒喝一声,门口焦急等待的几人便直接冲了进来,赵丰看着已经坐起身来的江韵,脸上的皱纹才慢慢舒展,长叹了一口气。

第5章 冰山夕

而林轩则是傻在了窗边,捂着有些火辣的右脸,呆若木鸡。

“赵丰,你们明华是不想干了吧,怎么管理手下医生的!”江韵面色阴沉的看着几人。

“大姐,你搞清楚好不好?我是在给你治病啊。”

平白无故挨了一巴掌的林轩没好气的指了指她胸口的银针。

江韵一低头,这才恍然大悟,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真是好人没好报!”

林轩将银针收回,放回针袋,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江总,你刚刚昏迷,呼吸困难,是这位小兄弟出手将你救醒的。”赵丰看着林轩脸上的巴掌印,赶忙出口解释。

江韵意识到了自己误会了这位救命恩人,面色变得有些绯红。

“那个。。。不好意思,我一时。。。”

“罢了罢了,下次别这么冲动了。”

林轩也不是矫情的人,只是摆了摆手,随后便将目光放在了赵丰的身上。

“老头,人我可救了,你说的事情算不算数啊。”

林轩得意洋洋的站起身,扫了眼赵丰,又看了看一边面若寒霜的陈夕。

“当然当然,给你当主任是没问题,就是陈夕。。。。”

赵丰面色有些为难,让林轩当主任这个不过就是他一句话的事情,但是他深知陈夕的脾气。

从小就是娇生惯养长大的,让她寄人篱下,屈身去当助理,他可没法决定。

“大美妞,你不会是要反悔吧?”林轩走到陈夕的身边,挑了挑眉头。

“我不会反悔,我答应做你的助理,让你教我中医!”陈夕虽然面色不好,但林轩的医术毋庸置疑,她也不无法反驳。

“想的真美,想当我徒弟,你还差远了,我渴了,给我买瓶可乐去。”

对于刚刚出言不逊的陈夕,林轩明白了是想杀杀她大小姐的脾气。

“你说什么?”

听了林轩的话陈夕眉头一皱,要知道,就算是她父母也从来没这么使唤过她。

“怎么?你耳朵有问题啊,你当助理的,我让你去给我买瓶饮料怎么了?”

“哼!”陈夕冷哼一声,转身就离开了病房。

陈夕可以冷眉一竖甩脸离开,但是赵丰却不行,这小小的保洁摇身一变成了院里的大佛,他怎么也得好好供着。

安祖龙的名号可不是白喊的,就算这个林轩本事比不上安祖龙的百分之一,至少这个头衔说出去也算是好听。

“赵院长,她不遵守诺言,你可不能反悔啊。”林轩也没指望陈夕能做点什么,只是单纯的想要逗逗她而已,当主任过潇洒日子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那是那是,小李,赶紧把楼上那个采光好的办公室腾出来。”

小李一听猛地一愣,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院长,那间是我的办公室啊,你怎么。。。”

赵丰眉头猛地一皱, 眼中浮现的不悦让小李知趣的闭上了嘴巴。

林轩笑嘻嘻的看着小李,在他的带领下坐进了属于自己的办公室。

“那啥轩哥,刚刚在病房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 ”小李接了杯水放在桌子上,一脸恭维的站在林轩身边。

以林轩现在的身份,要是想跟他过不去,那他以后在明华工作可就有的受了。

林轩低眉打量了一眼小李,根本就没把他当盘菜。

“行了行了,小爷我没这么多时间找你麻烦,赶紧出去吧,把门给我带上。”

“行行行,谢谢轩哥大人大量。”小李如获大赦,赶忙逃出了办公室,随手带上了木门。

林轩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刚刚举起杯子打算小酌一口,谁知刚刚关上的木门猛地被人推开,惊得他险些一口水喷到地上。

刚向开口怒骂,抬头看去竟然是陈夕。

此刻的陈夕正手里拿着一罐可口可乐,面若寒霜的站在门口,一双冷目恶狠狠的瞪着林轩,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第6章 陈夕有病

随后重重的将手里的可乐往桌上一墩,冷冰冰的抱胸站在一旁。

林轩看都没看她,只是挥了挥手,便伸手抓起了桌上好可乐打开喝了一口,还故意发出一声十分过瘾的感叹。

陈夕看着林轩的模样,恨得牙根痒痒,虽然陈夕并不是个爱慕虚荣的女孩,但从小就是众星捧月的她突然被林轩如此对待,心里着实是不好受。

但林轩却丝毫没有意识到陈夕的情绪,倚着柔软的座椅,将脚搭在办工桌上抬眉扫了一眼陈夕。

“可乐送到了你还站在这里干嘛啊?你不用把自己当秘书伺候我,忙你的去吧。”

陈夕顿时被气得七窍生烟,若不是良好的教养约束着她,此时大概就该冲上去揪着林轩的头发开骂了!

“你至少该跟我说声谢谢吧!”陈夕精致的眉眼中蕴含着真切的怒意,却被冷傲压制了些许,不但不凶悍,反而无端端令男人的征服欲大涨。

“这不是你应该做的吗?”林轩又嘬了口手中的可乐,惬意的眯起了眼睛。

陈夕剧烈的呼吸着,饱满的胸口大幅度起伏,合体妥帖的布料被紧紧崩起。

林轩啧啧有声,都有点替她觉得憋气。

“我看你根本就是个骗子吧!安祖龙是国之圣手,怎么可能有你这样的徒弟?”陈夕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原本还因为林轩的医术内心产生丝丝动摇,但现在真的怀疑面前之人就是个招摇撞骗的市井混混。

“你自己去问院长就是了。”林轩理直气壮,他就是想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能一直端着她那副冰山美人的模样。

陈夕贝齿咬住樱唇,一双冷冰冰的杏眼微微眯了起来,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我不信,你治疗的时候一定要避人,定是使了什么不能见人的手段!”陈夕紧紧的盯着林轩,欲要在他脸上盯出个窟窿来。

“疏通经脉,师传手法,怎么?你想要偷师?这可是大忌。”林轩摇头晃脑,很是不屑的瞥了陈夕一眼。

“笑话,我堂堂医学院进修硕士,偷你的师,怎么可能?我看你就是凑巧运气好而已。”陈夕冷冰冰的俯视着林轩。

“你硕士是买来的吧?理解不了就用运气,那你不如说江韵运气好,躲过你这二把刀的荼毒。”林轩针锋相对,这女人太烦了,冷冰冰的样子像是十年经期不调。

“所谓中医,不过就是用一堆的草杆子煮水喝,还有什么科学可言?还真的以为能治病?”陈夕言语间愈发犀利,不知怎地,她看见林轩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华夏上下五千年的沉淀精华被你说成糟粕,真不知你是有性情还是真无知,不了解就没有发言权,别等到时候打脸啪啪疼。”

林轩面色猛地阴沉了下来,说他可以,说他那个无良师父也可以,但是中医一途,是他愿意用命来守护的,不能容他人置喙!

“好啊。”陈夕上前一步,负气说道:“那你教我中医,我去了解,再发言,到时候你最好把你说出来的话一句句给我咽回去!”

陈夕一直是个高高在上的女强人,怎么能够忍受如此的折辱!

林轩肆意的打量着陈夕,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女人身材,容貌,都是极品中的极品,但就是这脾气不行,而且脑子好像也有点执拗,这可让他有点喜欢不起来。

“我说,我要跟你学中医,你没听到吗?”陈夕咬牙切齿的看着林轩。

林轩眉心一蹙,冲口而出:“你说让我教你,我就教?你有病吧?”

被陈夕缠着有些不耐烦,林轩一句粗话脱口而出。

没想到的是,陈夕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异样的沉默了下来,好看的眉头紧紧皱起。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她姿色确实是上佳的,争辩的时候不觉得,此时林轩就有点看直眼,咽了口口水,有些不尴不尬的说道:“那什么,我话说重了,别往心里去。”

陈夕却忽而抬眼,紧盯着林轩,极其缓慢的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我有病?”

林轩嘴角抽搐,他还真的没有见过这么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套路,一时间无言以对。

陈夕却不给他反应的时间,转身直接把门猛地关上,转头眼神复杂的看着林轩。

第7章 蛊毒

“你干嘛?我可是良家妇男,你再这样我可要喊人了!”林轩做作的捂紧了自己的衣领。

岂料,陈夕对他的言语充耳不闻,走到了他的办公桌前面,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冷艳的面容上显现了一丝淡淡的红晕,别过头去不看他,纤指却将腰间的丝带慢慢解开,白色的长裙直接褪到了地上。

那周身赛雪的肌肤逐渐暴露,林轩身子不自觉的后仰,喉结上下滑动,说不出话来。

陈夕光滑的脊背十分诱人,如同羊脂白玉般的肌肤在阳光下闪着淡淡的光泽。

玉颈两旁的香肩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因为窗外吹进的微风还是因为林轩那火辣的目光。

而在这堪称艺术品般完美的肌肤上,赫然出现了三道极其刺眼的黑线,让人感到惋惜。

林轩伸出手指轻轻抚摸那三道黑线,丝滑的触感让他有些心驰神往。

“你干什么!”

陈夕被林轩一碰,猛地闪身,满目警惕的盯着林轩,面布寒霜。

林轩收回手掌,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随后微微摇了摇头。

“你这是做了什么事得罪了人,居然下这么狠的手?”

“你这是什么意思?”陈夕眉头紧紧皱起,抱着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尽可能的遮挡着暴露的肌肤。

林轩重新坐回椅子上,打量着满目疑惑的陈夕,不得不感叹一句这女人的身材是真的不错。

最少也得有一米七的个头,一双大长腿十分的纤细匀称,黑色的里裤上是窄窄的A4腰,还有两道迷人的人鱼线,再往上看本钱也是十分不小。

意识到林轩放肆的目光,陈夕又往退了两步,抓起了地上的长裙。

“你到底看没看出来?还是说在不懂装懂?”

陈夕瞪着林轩的双眼,心中开始怀疑林轩是不是在装模作样的占自己便宜。

“当然看出来了,而且你不要觉得是我故意占你便宜,我刚刚摸了那一下是为了确认病因。”林轩像是能看穿陈夕的所思所想,直接一语道破。

“哦?那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夕双目顿时一亮,直接弯腰扶住桌子死死的看着林轩,甚至都忘记了先穿上衣服遮住自己暴露的美体。

原本就本钱十足的陈夕这一弯腰,春/色更是暴露无遗,险些让林轩鼻血都喷了出来,随后注意到林轩的眼神,才赶紧立起身子,双臂抱在了胸前。

林轩微微沉默了一下,随后慢悠悠的开口吐出两个字:“是蛊。”

“什么?蛊?”

陈夕听到林轩说出的答案猛地愣住,眼底的愤怒变得越加浓重。

“林轩,耍人有意思吗?你就是个江湖骗子,臭流氓!”

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羞涩,陈夕的面色变得红润,抬手就要穿上裙子准备离开。

林轩死死的盯着陈夕,双眼中迸发出一道精芒。

“每月的初一,十五,你背后的三道黑线就会入活虫般蠕动,那种钻心的疼痛肯定不好受吧?”

陈夕闻言直接停住了穿裙子的动作,心中无比的震惊。

“不但如此,你每次洗澡的时候,都会感觉背部又麻又痒,十分难受。”

林轩无视陈夕的错愕,依然不紧不慢的开口说着。

而此刻陈夕却不能淡定了。

这三年来每个月的那两天对她来说都如同噩梦,每晚她都只能用温热的湿毛巾擦拭身体,这样才能减轻那让人发狂的不适。

“你。。。你能治吗?”

陈夕将手中的长裙放在桌上,此刻的她也无暇顾及自己暴露无遗的美体,一心只想结束这已经持续了三年的噩梦。

“我能说出病因,那就自然是能治。”

林轩重新窝回座椅,拿起可乐喝了一口。

“那你快帮我治!”

第8章 好事被打断

陈夕站在林轩的身边,也顾不得林轩那肆意的眼光不断扫过她的身体。

但是林轩却好像并不着急。

“治倒是没有问题,但是你得给我个理由。”

陈夕从一见面到现在就在不断的讥讽中医,出言不逊,性子更是傲气逼人,林轩心中便生出了想要逗逗她的想法。

“我可以给你。。。。”

“我不要钱!”林轩看着陈夕,直接伸手打断了她将要说出的话语。

陈夕看着林轩的眼神显得有些错愕,随后目光中透出满满的惊恐,身体不由得后退了几步,眉头紧紧皱起,双臂死死的护住自己的身体。

林轩这一看情况有点不对,这女人八成是把自己当成窥探她身体的流氓了。

还没等他开口解释,陈夕的眼圈一下就红了起来,原本冷傲的气势顿时烟消云散,双眼中透出的惊恐让人心头一揪。

“哎,别别别,你别哭啊,我。。。”

陈夕轻轻眨了眨眼睛,一滴晶莹的泪珠便从她的眼角划过,一个高冷的冰山美人硬是让林轩逼得落下了屈辱的泪水。

林轩心中一慌,顿时便意识到自己真的是有点过分了。

“我只是想要治病,你为什么要这样?”

陈夕的质问像是锋利的匕首般插在了林轩的心头。

“我错了我错了,我给你治,你先别哭了,我给你治啊!”

林轩看着她红红的眼圈,也有些慌了阵脚,赶忙上前想要帮她拭去泪水。

“彭!”

林轩刚刚伸出手掌,门锁坏掉的木门直接被人猛地推开。

“轩哥,我。。。。恩?”

原本一脸奸笑的小李直接愣在了门口。

此刻的陈夕衣不遮体,林轩正站在她的对面,伸出的手掌还为来的及收回。

“对不起对不起,轩哥我等下再来!”

“哎!你给我回来!”

林轩还没来及开口解释,小李直接递给林轩一个我懂的眼神,随后转身一溜烟便不见了踪影。

陈夕面色冷若冰霜,穿上了衣服,没等林轩开口道歉,便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林轩伸出去的手在半空中僵硬了半晌,讪讪的收了回来,他本是想要安慰的,可是陈夕显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了。

左思右想,林轩觉得还是不能如此的含糊过去,他是无所谓,但是陈夕一个女孩子,要是刚刚的事情传出去了,她还怎么做人啊。

想到这里林轩信步走出了办公室,打听到小李在哪儿,径直而去。

小李在自己的临时办公室里正呆呆出神,想着刚刚看到的那一幕,不得不说,陈夕可真有几分本钱,那身材,是个男人看了就得动心!

倒是让那扫地的捡了便宜,真不知道他俩是怎么搞到一起的,要是轮到他,把那盈盈一握的小腰搂在怀里,再……

正想入非非,几声规律的敲门声就打断了他的思绪,抬头一看,小李脸色有点难看,找上来的不是别人,就是林轩。

不过,他很快就变成了一副恭敬的表情,把怨毒都藏在了眼底,快步迎上去,恭恭敬敬的说道:“哎哟轩哥,你怎么还亲自过来了?要是有事就直接给我打个电话啊,我去找您。”

他姿态够低,又仿佛完全没有发生刚才那一档子事似的,令林轩都有些疑惑。

犹豫了少许,他还是走进了小李的办公室,巡视一遍,发现没有别人,这才轻咳一声,状似随意的说道:“你刚刚找我有什么事?”

“啊?什么?”小李迅速反应过来,一脸真切的迷茫:“我刚刚没去找您啊,怎么?您有事找我吗?”

他装的太真切,就连林轩都不由得愣了一下,甚至真的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记错了,不过,很快,他就恍然大悟,满意的微笑着指点了小李:“行,你小子够上道。”

“轩哥,你说什么我真是不明白,嘿嘿,您要是还有事的话就叫我啊。”小李挠着头,一脸恭敬的样子。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4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