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ka酱点评《三天一生》

Kyoka酱点评三天一生:喜欢这本书的标题,三天之内发生的事改变了主角的一生。德梅特先生的举动使他感受到丛林法则的恐怖从而自暴自弃地对他的儿子发泄情绪,践行男孩的父亲教给他的“弱肉强食”而后

喜欢这本书的标题,三天之内发生的事改变了主角的一生。德梅特先生的举动使他感受到丛林法则的恐怖从而自暴自弃地对他的儿子发泄情绪,践行男孩的父亲教给他的“弱肉强食”而后被人性唤回,陷入自责。旁观者的无动于衷,灾难的突如其来使他得以脱离制度的惩罚,他对传统、基督教的蔑视,对运气、个人能力的笃信就是从这一时刻开始的吗?灾难也使他感受到个人和集体的不可调和性,感受到所谓秩序仅存在于限制中,这个男孩曾经多么渴望集体的认同啊…(他建造木屋的目的就是获得集体的认同)但是被集体排异的男孩只得与动物为伴,深厚的友情和依赖感如此得来,尤利西斯就是他的群体、帮派。然而尤利西斯的死、灾难中的谎言与背叛毁掉了他对集体的美好幻想,对身为异端的恐惧使他不在对这个闭塞传统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充斥着集体无意识的小镇留恋,他开始疯狂逃离这里,不仅仅是逃离犯罪(不,他起初对小雷米充满了愧疚)、也是逃离集体——这或许和家庭也有关系,毕竟他有一个利己主义个人利益至上的母亲,因为情人名声不好便隐瞒了自我,对前夫的利用……但母子之间的情感连接是感人的,母亲守护儿子的秘密,儿子做出的许多决定起决定性因素的都是母亲。
男主逃离小镇的表现也体现在他对小雷米愧疚感、自责感的淡化。这一是接受现代世界新思想、新学术的结果,也是他对基督教的背弃,对被宗教笼罩的闭塞小镇的背弃。毕竟基督教的本质就是痛苦的内向化,在灵魂深处烙上罪恶的印记,而成年的男主却像个机械冷漠的理中客,孤岛化、民主思想、开放……充斥着这些现代因素,与所谓毁掉他一生的艾米丽一家虔诚基督徒的身份形成鲜明对比。
有意思的是,如果没有这三天的事,他的生活会有变化吗?他根本就不会产生如此强烈的逃离小镇的渴望,他还是会迷恋艾米丽,不再讨厌小孩,对国际化不再狂热,劳拉不再能成为他的灵魂伴侣,他也许会和艾米丽结婚,然后发现艾米丽的本质,最后像他的父亲抛妻弃子一样,离开这里…所有的一切都走在他们的原位上…

原创文章,作者:Kyoka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3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