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成了贴心暖爹地,逍遥都市,纵横天地间。

林远扬重生回归却发现自己成了奶爸、从此他在外是无敌林大师,在家成了贴心暖爹地,逍遥都市,纵横天地间。

在家成了贴心暖爹地,逍遥都市,纵横天地间。

第1章 无敌回归

“林远扬,你个禽兽,居然对我做出这种事?”

床上,一名一丝不挂的美女,看着床单上那一朵殷红的花瓣,以及某处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俏脸阴沉,气得胸口剧烈起伏。

想她堂堂王诗涵,青城市王家第一天才少女,居然被林远扬这样一个无耻的人给夺走了第一次,简直无法忍受。

死死的盯着林远扬半晌,王诗涵轻叹一口气。

“罢了,事到如今,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吧。不过,若你愿努力,当你的成就达到某种地步,也有机会成为我的男人!”

看着眼前的女人,林远扬尘封百年的记忆逐渐苏醒,终于记起眼前这个美丽女人的姓名。

王诗涵……

一百零三年前,他被人陷害,稀里糊涂的睡了这个女人过后,衣服都没有来得及穿戴整齐,就被人抓走,推下了悬崖。

跌落悬崖过后,林远扬穿越到武道昌盛的世界中,最终成为了一代道祖。

两个世界流速不同,在那个世界过去仅仅四年,在地球却足足过去了四百年,当林远扬回到这个世界后,一切尘归尘,土归土。

以往的亲人、好友、敌人,在岁月的流逝中,化做一杯一杯黄土。

与这个女人,除却那一夜之外,再没有任何交集,更别提有什么感情之类的。

即便林远扬身为道祖,在没有凌驾于万界天道意志之前,也无法复活已经逝去的人。

当然,以他的手段,完全可以将亲人的身体复活,再将生前的记忆灌输将去,但灵魂终究不是一个人了。

林远扬身为道祖,自然不可能自我欺骗。

这也是他一生经历当中的一个瑕疵。

而这一世的王诗涵,与他仅是同校同学,并不是太过了解。

通过融合记忆,林远扬得知,这一世与他穿越之前有所不同。

应当是他撕裂时间长河,导致世界背景有所改变。

在百年之前,地球灵气复苏,地球割裂,面积凭空放大万倍。

古老的山川地貌逐渐显现,不时有凶禽撕裂天空,很多人通过通过吸收天地间灵气,强大己身。

百年以来,通过诸多能人异士的研究,以及相关部门的推动。

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修炼体系。

凭空飞行,徒手开山裂石,已经不再只是神话传说。

当然也有测试天赋的法门。

不仅如此,地球灵气复苏,打开了封印已久的‘天门’,让地球与外界接轨,有不少来自‘异界’的人,通过特殊方式来到地球。

王诗涵,青城市王家的天才少女,在地球灵气复苏的时代,拥有不错的修炼天赋。

王家家大业大,王诗涵长相极其貌美,修炼天赋又好,自然而然的成为了青城市年青一代的女神。

当然,这都是相对而言。

宇宙万界无敌接近百年,这九十九年以来,宠幸了多少圣女神女,林远扬也记不清了。

王诗涵虽然容颜极美,身材更是极品,但也只是跟那些圣女神女一个级别,在林远扬眼中,算不上出彩。

“你怎么不说话?”

见林远扬只是看着自己,王诗涵皱了皱眉,有些失望。

这个夺走他第一次的男人,实在是有些懦弱,做出这种龌龊的勾当,觉得自身太过不堪,都不敢抬头和自己说话了么!

敢做却不敢当……

林远扬却是没有多想,回过神来,看着王诗涵,缓缓的道:

“做我的女人?想得太多了,你根本就配不上我!”

作为无敌道祖,林远扬修为已经登峰造极,只要他愿意,有无数的女人愿意倒贴。

区区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女人,也想做他的老婆,未免太过异想天开,也不知道到镜子前照照自己!

“你说什么?”

王诗涵感觉自己是不是被气糊涂了,耳朵出了问题,林远扬这家伙,居然说她配不上他?

身为王家天才少女,追她的人从城东排到城西,林远扬居然说她配不上他,什么鬼逻辑,当自己是来自‘异界’的那些超级人物吗?

“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林远扬淡漠的看了王诗涵一眼,眸子中没有丝毫情感波动。

“就你这种资质,若非是发生了关系,给我做婢女都不够格,若是你执意想要我负责,我可以大发慈悲,在我身边做一个端茶送水的婢女吧!”

这颗星球终究是故乡,林远扬心有恻隐,虽然王诗涵只是一个资质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

但相比宇宙万族中,那些资质上佳的神女、圣女,总归是多了一些亲切,让她做一个端茶送水的婢女倒也不错,便宜了她。

“好,既然你说我配不上你,那就算了,我也不想管了,到时候要是让我那未婚夫知道了你我之间的关系,你这条小命丢了,可别怪我!”

王诗涵气恼,活了十八年,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轻视她。

让她当婢女,还不够格?

开什么玩笑。

林远扬该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以前是同校同学,王诗涵对林远扬还算熟悉,主要是他那‘丧心病狂’的修炼天赋太出名了。

别的同学,就算是习武资质差的,一年也能提升一两个小等级,而林远扬整个高中大学五年,修为还在原地踏步,其实也就是根本就没有修为。

其中差距,简直云泥之别,反正整个青城大学,林远扬废柴的名头,可谓如雷贯耳。

不过想了想,王诗涵还是随手取出了一张名片,上面记录了她的电话号码:“自己拿去,如果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事,打这个电话。”

林远扬的背景她也了解,在青城市,家里有两个小宾馆,家庭条件还算不错,但相比她的家庭背景来说,就显得太过微不足道了。

更别提他那个未婚夫。

想到这里,王诗涵就有些头疼,对于那个没有见过几面的未婚夫,实际上没有丝毫好感。

算了,与其将自己的贞洁交给那样一个男人,还不如便宜了眼前这个家伙。

一念至此,王诗涵看向林远扬的目光,少了一丝厌恶。

“今天的事,我会彻底忘记,你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吧,你放心,李鸿天是不会找你麻烦的。”

想到林远扬与李鸿天的差距,王诗涵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在关心我?”

林远扬眼中有着些许异样,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这件事,你怎么解释?”

他看了看床单上殷红的花瓣。

王诗涵道:“我会告诉李鸿天,这是我在健身时不小心撕裂的,想来可以瞒天过海。”

第2章 会玩

“会玩!”

闻言,林远扬笑笑。

“蠢女人,你真的以为,我们昨晚在一起,只是一种巧合?”

“难道不是,我昨夜在酒吧喝酒,只喝了一杯酒昏迷过去,今早醒来就和你在一起,难道不是你在我的酒中下了药!”

王诗涵柳眉微蹙,并没有在意林远扬的态度问题。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林远扬并未解释什么,神念一卷,便看见酒店大门口,一群记者扛着摄像机,冲向酒店三楼。

目标,正是他所在的房间。

“如果你不想身败名裂的话,最好穿上衣服!”

林远扬看了看王诗涵脖子下方的波涛汹涌。

“啊……你不准看。”

王诗涵这才意识到,自己浑身上下不着片缕,被林远扬给看了个精光。

下意识的,她双手捂住自己的饱满,然后钻进了被窝。

当王诗涵穿好衣服,看向林远扬时,发现林远扬早就不知所踪。

“人呢?”

一脸疑惑,她并没有听见开门的声音,也就是说,林远扬应该没有离开过房间才是。

还没有来得及细想。

砰砰砰!

房门被人敲得轰鸣作响,而后承受不住巨大的力量,十几名扛着摄像机的记者,一窝蜂般冲进了房间。

“大家快看啊,青城市王家的天才少女,即将嫁给李鸿天的王诗涵,居然和一个废柴小子住在一个酒店房间,还在同一张床上。”

一名记者大声喊道,同时摄像机咔咔作响,疯狂的拍着照片。

只不过,他刚刚按下几次快门,便发现了不对,床上只有王诗涵一个人,穿戴整齐,目光冰冷的看着他们这群记者,并没有想象之中的男人出现。

难道情报有误?

十几名记者面面相觑,他们之前得到消息,说是有劲爆消息出现,王诗涵会和一个名为林远扬的男人躺在酒店床上。

现在却……

“我给你们十秒钟的时间,如果还不离开这房间,你们不但会丢掉这份工作,连你们的家人也会收到牵连。”

王诗涵神色冰冷,想起了林远扬之前的话语,看来,她这是被人算计了。

这群记者这个时候到来,明显是受人指使,不怀好意。

哗……

五秒的时间不到,这群人一哄而散,片刻不敢停留。

……

酒店地下停车场,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中,一个漂亮的女人坐在驾驶室内,满脸冷笑。

“王诗涵啊王诗涵,凭什么你就是王家的天才少女,受无数男人追捧,而我王月就得活在你的阴影下?”

“呵呵,只要这群记者将你与林远扬不堪的一幕拍下来,定让你身败名裂,到时候,我就会取代你,成为王家第一天才少女,我也会嫁给李鸿天,成为李家的少夫人,至于林远扬那个废物,随便找人扔下悬崖解决掉就好了!”

王月的脸上满是冷笑。

“好玩吗?”

就在这时,后座上突然出现一道声音。

“啊……有鬼啊!”

王月脸色突然僵硬,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当她惊慌的看清林远扬脸庞过后,这才逐渐平静下来。

“怎么是你?”

“我知道了,一定是那群记者拍了你们的照片,你害怕事情闹大就逃了出来吧,怎么出现在我车上,快滚下去,我的车,也是你这种垃圾货色能够坐的?”

王月怒道。

林远扬并不想回答眼前这个蝼蚁,他身手抓住王月的脖子,将她凌空提了起来,一双眸子平静的望着她,碍事的车顶裂作两半。

“我问你,好玩吗?”

“林远扬,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我是王家的人,你敢这样对我,信不信我派人灭掉你的全家?”

王月惊声尖叫道,眼中满是威胁。

林远扬的手逐渐加大力道,问道:“好玩吗?”

感受到窒息的感觉,看着林远扬眼中逐渐浮现出的冷意,王月终于是有些慌了,她看得出来,林远扬对她动了杀意。

并且,察觉到林远扬手中的力道,以及无缘无故裂开的车身,王月虽不知是怎么回事,却也看得出来,此时的林远扬她无法反抗。

“林远扬,你别冲动,你快放我下来,你看我这么漂亮,你就忍心对我动粗么,只要你放我下来,我可以伺候你,就在车内,你想要什么姿势我都满……”

噗!

话还没有说完,林远扬微微用力,王月整个人炸为一团血雾,然后连血雾都泯灭,彻底在这个世界消失。

“没意思啊。”

林远扬的声音在地下室内回荡……

第3章 三十岁的大龄剩男

一个蝼蚁,也敢算计他,还忽略他的问题。

虽然这种算计对现在的他,造不成丝毫的影响,但却让前世的他毙命,穿越到另外一个世界。

今生归来,目的是弥补自己的道心,容不得这些瑕疵。

关键是,就她这种庸脂俗粉,还想要侍寝,简直可笑,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随后一挥,那辆玛莎拉蒂也人间蒸发。

脚步一迈,无视空间的束缚,林远扬瞬间回到自己的家们前。

看着眼前的大门,林远扬那冷漠的眸子当中,终于是多出了一丝感情/色彩。

算上时间,已经有一百多年没有回到这个家中,想起父母,林远扬脸上浮现些许微笑。

跨越岁月长河,来到百年之前,终究是对当前的世界有一些影响。

他发现,现在的地球,与他当年离开时略有不同,简单来说,步入了灵气复苏的时代。

记得他当年离开地球时,并不是如此。

这也是他百年以来,没有轻易回归的原因,时间乃是一个禁忌,就算是万界宇宙的天道意志,都不会随意更改。

否则,有可能会出现大问题。

不过现在看来,逆转历史长河,未曾让这个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切都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类。

“不知道,父母还是不是当年的父母。”

与王诗涵只有一夜的露水情缘不同,父母生他养他,亦是血脉至亲,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自然是有深厚的感情。

咚咚咚……

怀揣着一丝忐忑,林远扬敲响了房门。

很快,房间的门被打开,母亲周小云那张阔别百年的熟悉脸庞映入眼帘,林远扬心中微微一颤。

身为道祖,他撕裂岁月长河,回到百年前,一身修为没有丝毫下降,自然一眼就能看透。

哪怕这方世界有所改变,但周小云的灵魂,还是他当年的母亲,没有任何不同。

“妈!”

林远扬轻轻喊了一声。

周小云眼中有一丝疑惑闪过,随即脸上浮现出柔和笑意。

“你这孩子,一晚上没有回来,怎么变得有点奇奇怪怪的,难道是在外面被人欺负了,告诉妈,妈给你撑腰。”

“没有人欺负我,就是突然挺想你的!”

林远扬给周小云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百年以来,他虽然战力无匹,寻遍宇宙洪荒也找不到一个对手,但内心却无比寂寞。

所有的人都敬他、畏他,将他当做神明一样供奉,面对他时,每说一个字都得好好斟酌,就连万千宇宙的天道意志都忌惮他。

百年来,他从来没有感觉到一丝关怀的情感。

此刻,回到熟悉的家中,感受母亲温暖的怀抱,翻手间可让宇宙蹦灭的无敌道祖,眼眶居然有些湿润。

“你这臭小子,一夜不回家,回来就变得这么奇怪,受刺激了?”

父亲林逢源冷哼了一声,有些不满的说道。

不过,他的目光,还是将林远扬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眼,发现他衣服干净整齐,没有任何异样,暗自松了一口气。

“爸!”

离开周小云的怀抱,林远扬笑着喊了一声。

“既然回来了,就坐下吃饭吧,你倒是会算时间,刚好午饭。”

林逢源转身坐在了沙发上面,打开电视,拿好碗筷,就开始吃了起来。

林远扬也坐在了沙发上面,看着眼前的菜肴,心中感慨不已。

在宇宙中,他吃过真龙肉,喝过麒麟脑,饮过神凰血,但在他眼中,远不及眼前的家常便饭来的可口。

美美的吃了三大碗,林远扬满足的躺在沙发上,睡了一觉。

一觉醒来,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晚饭时,周小云对林远扬说道:“你今年也二十岁了,老大不小了,也不知道找个女朋友,总是让我费心,这不,我给你安排了一个女孩,是我同事的孩子,挺漂亮的一个姑娘,你应该喜欢,过几天记得去看看。”

“妈,你没有搞错吧,我才二十岁啊!”林远扬有些愣神。

“才二十岁?这种话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林逢源道:“自从百年前灵气复苏,人类寿命增长的同时进化加快,到现在为止,十六岁就已经成年,合法婚嫁,你已经二十岁了,还没有谈过恋爱,说出去好意思吗,大龄剩男!”

十六岁成年,二十的大龄……剩男?

林远扬有些懵。

好吧,对这一切,只得归咎于他跨越历史长河,让这个世界发生了一些改变。

既来之,则安之。

今生归来,他只是想要弥补自己的道心,打破天道意志,有个自己的后代。

再者,便是和自己的亲人朋友一步步走下去,不再留下任何的遗憾。

至于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就由它去吧。

天塌下来,有他顶着。

正想着,门外忽然传来‘咚咚咚’的响声,同时,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

“林二狗,快开开门,你妹回来了。”

“小溪!”

听到这声音,林远扬立即想起这是妹妹小溪的声音,脸上出现一道柔和,他和小溪百年没见了。

打开门,林小溪立即扑了上来,双手抱住林远扬的脖子,挂在了他的身上,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笑眯眯的看着林远扬。

“怎么样,半个月没见,想我了没有林二狗?”

“什么林二狗,太难听了!”

看着近在眼前有点肉乎乎的可爱脸蛋,林远扬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

林二狗是林小溪给林远扬起的外号,前世林远扬可是对这个外号头疼了许久,不过现在听来,不知怎的,反而是有些亲切。

“妈,你看林二狗又欺负我!”

林小溪有些不满的嘟了嘟嘴,向周小云告状。

“小溪啊,你说要是以前林远扬欺负你妈,还信你,可你现在十五岁了,又有不错修炼天赋,到现在已经是肉身四重的武者,一巴掌下去可以拍碎几百斤的石头,你哥他是个普通人,还怎么欺负你啊!”

周小云的声音在厨房里传出来。

林远扬的武道天赋很差,别看现在比林小溪高一个头,在周小云看来,他并不是林小溪的对手。

“妈,你偏心,林二狗他就是在欺负我!”林小溪说道。

“还在叫林二狗,你哥哥可是要找女朋友的人,这么难听的称号,要是让你以后的嫂子知道了,还不笑死你哥。”

“哼,笑死就笑死,谁叫你这么偏心,以后我都叫他林二狗了,一直叫一直叫,看你们怎么办。”林小溪哼哼道。

“你哥我可是横扫诸天,让宇宙中的无数强者低头的男人,叫我林二狗,我不要面子的啊?”

林远扬弹了林小溪脑袋一下。

“吹牛,还横扫诸天,不要脸。”

林小溪鄙视了林远扬一把,卷起袖子,露出纤细的手臂,然后手臂弯曲,小小的肱二头肌微微凸起。

“林二狗,看到了没有,肌肉,力量的象征,你再跟我吹牛,我这一巴掌下来,你可能会哭。”

“……”林远扬!

……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在这期间,母后大人安排的那场相亲,前几天双方有时间,林远扬自然去了。

不过,阅圣女、神女无数的林远扬,对这种凡世间的女子,提不起半分兴趣。

况且,这名女孩虽然还算漂亮,但相比圣女、神女等,还差了一不少,又没有武道修为,娶了也是一个累赘。

所以,一场相亲,平平淡淡,两者只是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就没怎么联系。

就在林远扬悠闲的躺在家里看电视时,一个让他意外的电话,忽然打了进来。

第4章 我有后代了?

“喂。”

林远扬懒洋洋的接通了电话,手机上没有备注,是一个陌生人打来的。

“是林远扬么,我王诗涵,我有事情和你说。”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女声,林远扬并没有动用神念去感知对方是谁,主要是回归一个月,根本就用不到神念,他有点懒了。

“哦,是婢女啊,什么事?”电话那头的声音略显熟悉,是一个月前和他发生关系的那个女人。

婢女?

市中心医院,王诗涵柳眉挑了挑,她还记得一个月前,林远扬大言不惭,说要收她做婢女来着。

恬不知耻的王八蛋,我呸!

老娘可是王家第一天才少女,现在已经是肉身九重的武者,只差一步就是练气境界,在整个青城市年青一代,也算是数得上号的高手,居然让我做婢女!

现在是婢女,以后要是有机会,岂不是还要在她脖子上套一个圈,再栓条绳子!

呸呸呸,我在想些什么……

“我怀孕了……”强忍着要顺着网线爬过去砍人的的念头,王诗涵拿着病例,平心静气的说道。

“哦……”

林远扬声音平静道:“关我什么事?”

在他看来,宇宙万族中那些神女、圣女都没有怀上他的孩子,王诗涵一个就那么丁点修为的普通人,就更不可能了。

“你这什么反应,我怀了你的孩子,难道你打算提起裤子就耍赖,不认账了?”

王诗涵气急,柳眉倒竖,这人也太不负责了。

“你说什么?”

林远扬从沙发上蹦起来,浑身上下能量差点外溢,还好他及时控制住,不然这颗星球就要毁了,说不定就连银河系都要遭殃。

“我怀孕了,你的孩子。”

王诗涵道:“有时间的话,到市中心医院来找我,我有事跟你商量。”

“你确定你没有说错,真的是我的孩子?”

林远扬简直有些不敢相信,激动得手都在微微颤抖,他在宇宙万界宠幸了那么多女人,就是为了能有一个孩子,结果都没能得偿所愿。

甚至,他撕裂岁月长河,重回少年时代,除却相见父母亲人之外,也和这个原因有很大关系。

没想到,这个地球故乡,天资一般的女人就怀上了?

这,太让人意外了。

“林远扬,你什么意思?我就和你发生过关系,不是你的孩子还是谁的,在你眼中,我就是那种水性杨花,乱来的女人?”

王诗涵呵斥道。

“不不不,老婆你误会了,我就是有些难以置信,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就来。”

感觉到自己要当爸爸了,林远扬激动得差点手舞足蹈,什么道祖的形象都不顾忌了。形象什么的,哪有自己的孩子重要。

“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亦或者是双胞胎,如果是龙凤胎,一个男孩,一个女孩,那就再好不过了。”

一边想着,林远扬立即起身,准备外出,躺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玛丽苏电视剧的林小溪,看见林二狗一副迫不及待的就要出门的样子,满脸好奇。

“林远扬,看你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难不成是要出去约会?”

“约什么会,我要当爸爸了……”

没时间理会小屁孩,话音还未落下,林远扬走出门外,顺手一推,门‘哐当’一声关上。

“林二狗前几天才出去相亲,这么快就要当爸爸了,发展这么快,不会吧!”

林小溪一脸狐疑,林二狗这个傻白甜,活了二十年就没有谈过恋爱,就算是发展再快,也不可能几天的时间就能查出怀孕,该不会是喜当爹了吧!

不行,不行,二狗没有什么修炼天赋就蛮可怜的,现在还要当接盘侠,我得找个机会好好暗示一下他,不能让他吃这个亏。

林小溪叹了一口气,这个哥哥太不让人省心了,都二十岁了,还这么天真,长得又蛮好看的,哪天被别人卖了,还得傻乎乎的替别人数钱。

离开家门的林远扬并不知道,林小溪的脑补能力这么强大,为他的人生可谓操碎了心。

市中心医院门口,拿着病例的王诗涵眼神呆呆的,她如果没有听错的话,林远扬刚才是喊了她老婆。

没怀上孩子就是婢女,怀上了就是老婆。

呵,男人!

出了门,林远扬也不在隐藏,释放出自己的神念,这一刻,整个地球的通讯网络类系统崩溃,房间内正看着电视的林小溪只看到电视忽然断网,不过片刻后就恢复过来。

用了万分之一秒的时间,林远扬成功探查到王诗涵身在何地,他脚下步伐一动,无视空间的束缚,直接跨越数十里的距离,来到王诗涵所在的医院。

本想立即出现在王诗涵的身边,不过考虑到王诗涵已经怀孕,这么突然的出现,会不会吓到她,万一动了胎气就麻烦了。

身为无敌道祖的林远扬,此时已经彻底化作一个护娃狂魔,小心翼翼的,考虑得非常周到,虽然还不清楚孩子是男是女,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反正是他林远扬的孩子,不论男女他都喜欢。

出现在医院门口,王诗涵身边数百米,装作刚刚到来的样子,林远扬跑着来到王诗涵身前。

“这么快?”

王诗涵上下打量了林远扬一眼,距离打电话过去才不到三分钟,林远扬就到了,难道是刚好在医院周围?

同时,王诗涵仔细看了这才发现,林远扬似乎变得比以前好看了很多,脸还是那张脸,但身上却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气质,她在任何人身上都没有感觉到过。

“哈哈哈……果然是我的孩子,是个女孩,我喜欢,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啊,想不到过去这么久的岁月,我林远扬有后了,哈哈哈……”

没有回答王诗涵的话,感觉到她腹中的气息过后,林远扬一把将王诗涵抱起来,顺时针逆时针转了几个圈圈,高兴得快要飞起。

王诗涵感觉晕晕的,倒不是被转晕的,她可没想到林远扬居然是这种反应,绿了李鸿天,还让李鸿天的未婚妻怀孕了,这家伙难道不应该一脸惶恐么。

“林远扬,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周围这么多人看着,要死啊!”

王诗涵一张俏脸通红,平日里,身为王家的天才少女,她可是很高傲的,此刻被林远扬抱着转圈圈,医院人又多,被路过的行人看着,她要多窘迫就有多窘迫,连耳根都红透了。

“对对对,老婆说的对,你刚刚怀孕,不适合做这么激烈的动作。”

林远扬连忙小心翼翼的将王诗涵放下来,生怕她受到一丁点损伤。

“谁是你老婆……”

王诗涵白了林远扬一眼,千娇百媚,这家伙也太不要脸了,记得一个月前,他还说自己连当婢女的资格都没有,现在一转眼就叫自己老婆,变脸比翻书都快。

不过此时此刻,王诗涵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今天叫你来,就是为了我怀孕这件事,正巧在医院,把孩子打掉吧!”

第5章 心寒

“你说什么?”

林远扬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滔天……怒意。

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女人,九十多年以来,他那条祖传染色体不知道付出了都少,也没能让一个女人怀上自己的孩子,现在好不容易要当爹了,这个女人居然要打掉自己的孩子。

简直不能忍!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林远扬一巴掌排在王诗涵饱满丰盈的屁屁上:“以后不准说这种胡话,信不信我揍你?”

“林远扬,你!”

王诗涵盯着林远扬,俏脸憋得通红,这王八蛋下手真不留情啊,她感觉自己屁股火辣辣的疼。

“不打了还能怎么办,我们现在又没有什么名分,难不成我稀里糊涂的就把孩子生下来吧!”王诗涵委屈道。

“说的有理。”

林远扬思付片刻:“这样吧,我们这就去领结婚证,等过几天我准备一下,就办一场轰轰烈烈的婚宴。”

林远扬已经想好了,他结婚一定要声势浩大,让宇宙中那些臣服在他脚下的万族族长看看,你林爸爸真的要当爸爸了,还有那些和他有过关系的神女、圣女也要来,谁让她们说怀不上孩子是林道祖不行,明明就是你们自己不行。

只不过到时候可要多准备几张客桌,和他发生过关系的女人,林远扬自己都记不清楚有多少人了,估计有个十桌八桌的。

“不可以!”

王诗涵一盆冷水浇了下来,她皱了皱眉道:“两个月后,我就要嫁给李鸿天。”

“李鸿天?”

林远扬蹙眉,他似乎听说过这个名字,继而开始查看自己的记忆,结果发现自己记忆中,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的印象,他应该没见过。

李鸿天到底是谁,那天在酒店地下停车场,他也听那个名为王月的女人说过,而且王诗涵这也已经是第二次提起这个人。

见到林远扬不说话,王诗涵轻轻叹了口气,略有失望,果然听到李鸿天的名字,就迟疑了么。

也不能怪他,李鸿天身后的李家,在青城市可是顶尖二流势力,李鸿天又是李家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林远扬身为一个普通人,也实在不能强求他与周天元抗衡。

“李鸿天是谁?”

搜寻了自己的记忆半天,林远扬也没想起李鸿天是谁,不由问道。

“你不认识李鸿天?”

王诗涵脸上有些诧异,旋即又道:“其实,你也不需要知道他是谁,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将孩子打掉,此生不再联系,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我那一天晚上,就是被别人陷害的,我也不需要你负什么责任,你就当那一次是一个意外好了,今日打掉孩子之后,你我便是陌生人。”

看着林远扬,王诗涵轻声说道。

实际上,相比李鸿天,王诗涵对林远扬的观感要好很多,至少,之前接了电话,林远扬没有逃避,很快就来到了自己身前,也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比较靠谱的男人。

而李鸿天,常年与娱乐圈的明星或者嫩模传出绯闻,若是嫁给他,自己以后的生活可想而知。

正是因为这样,王诗涵就更不能让林远扬牵扯进来。

那天的事,王诗涵是被陷害的,而林远扬只不过是倒霉被牵扯进来,若是以后再纠缠不清的话,引起了李鸿天以及他背后的势力,将会给林远扬以及他的家庭,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毕竟,林远扬只是一个普通家庭,没办法和李鸿天以及他身后的势力扳手腕。

“说了这么多,你是不是担心李鸿天会因此而迁怒我?”

林远扬当然不是傻子,看得出来王诗涵在担心一些问题。

“没有的事,既然你现在不愿意打掉孩子的话,那我过几天再联系你吧,你自己先考虑考虑。”

王诗涵否认,转身来到停车场,驾驶着自己的跑车离开,她给林远扬时间,是让林远扬自己去查查李鸿天的背景。

这样一来,林远扬应该自己就会主动放弃,毕竟若是当面直接说出来的话,太过伤人自尊。

“老婆,你放心吧,李鸿天的事,我会摆平的。”

并没有阻止,对着王诗涵的背影,林远扬笑道,而后,他弹指一挥,无声无息,一道能量裹挟在王诗涵身上,有这道能量在,就算是地球爆炸,银河系毁灭,也伤不到她以及腹中的胎儿分毫。

来到书店,林远扬买了两本书,名为《孕妇养生指南》与《孕妇怀孕期间所需营养》。

以往没有过经验,翻着这两本书,林远扬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比看什么仙帝功法之类的还要用心。

慢悠悠的回到家中,这两本书已经被林远扬牢牢记在心中。

……

龙湖小区。

这里是青城市的富人区,但其并不是位于市中心的繁华阶段,甚至略显偏僻,但此处天地灵气浓郁,对修炼大有裨益,其内全是独栋别墅,价格昂贵,平均一栋别墅价值上千万。

其中一栋别墅,正是王诗涵的家。

看见自家大门,王诗涵脸上浮现笑意。

王家在青城市也算是一个势力不错的家族,她虽然被家族当做和亲对象,嫁给李鸿天,但父母总归是倾向于自己,曾多次阻止。

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这个决定是家主王峰决定的,父亲在家族内的话语权不及王峰,根本没办法反抗。

“我回来了。”

院门口,王诗涵发现看门的保镖眼神有些不对,来到内院后,果然发现家主王峰带着一大群人来到家中,正和父母争吵着什么。

王诗涵心中咯噔一声,感觉有些不妙。

家主和父亲关系向来不算太好,尤其是为了自己的事,这段时间以来,不止一次吵架,就差彻底撕破脸皮,今天看这阵势,多半是又吵起来了。

“王诗涵,你看看自己都做了什么?”

看见王诗涵到来,王家家主王峰将一张就诊单往桌上一拍,脸上怒气横生,王诗涵翻开看后脸色微变,怀孕的事情被发现了。

“若不是我今日意外在市中心医院发现你,偷偷的跟踪,还真的没办法发现,你居然已经怀孕了。”

一名二十几岁的青年说道,浑身上下穿着名牌服饰,大背头整整齐齐,颜值颇高,只不过此时盯着王诗涵,眼中满是阴冷的笑容,他是王峰的二子。

“想不到啊,咱们‘王家的第一天才’居然是这种人,明明两个月后就要嫁给李鸿天了,居然怀上了别的孩子,啧啧!”

“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时看起来那么高冷,原来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简直丢尽了我们王家的脸面。”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这件事要是让李家知道了,李家绝对会大发雷霆,我们王家将会受到牵连,这个女人简直就是连累了我们整个王家。”

王峰带来的一群人,对着王诗涵指指点点,言行举止中满是鄙夷。

这些都是王家的族人,此刻表现出来的嘴脸,却是让王诗涵心中一片冰冷。心中更是有些委屈,他为了王家牺牲这么大,现在被人陷害,这些族人还如此嘲讽她。

“够了。”

第6章 老婆你怎么了

王诗涵父亲王林及时站出来,看着眼前诋毁女儿的这群人,心中悲凉不已。

这就是自己的家族么,为了一些利益,不惜牺牲自己的族人,去讨好李家,甚至恶言相向。

“难道你们不清楚,那李鸿天是个什么东西,诗涵要是嫁给他,以后会有好日子过?再者说了,和谁相恋是诗涵的自由,就算怀孕了又如何,嫁给谁也比嫁给李鸿天好。”

王林怒气冲冲,对着王峰带来的一群人说道,王诗涵的母亲也在一旁附和,脸上神情愤懑。

“你懂什么,李鸿天虽然花心了一些,但终究是李家的少主,年仅二十岁,就已经修炼到练气境界,王诗涵嫁给他,算是攀上豪门了。”

王峰冷声道。

修炼一途分为肉身、练气、神通、斩魄、归墟、地仙,每一个大境界又分为九重天,李鸿天年纪轻轻就能够达到练气一重境界,的确算的上是天才,在整个青城市都小有名气。

“王峰,你不要太过分,如果你认为李鸿天真的如你说的那样,那你怎么不将你女儿王月嫁给他?”

“够了,我是家主,你王林身为王家之人,居然直呼我的名讳,简直胆大包天,无论如何,你必须要接受我的安排,王诗涵也一样。”

王峰挥手一拍,大理石的桌面轰炸炸裂,浑身上下气势爆发,空气都在烈烈作响,言语之中的威胁没有丝毫掩饰。

“罢了。”

看见王峰如此强势,不做一步退让,王林对这个家族心如死灰:“既然如此,我王林今日就和王家断绝关系,诗涵是我的女儿,我绝对不允许你们把她往火坑里推。”

王林不再和王峰争执,拉着自己的妻子与女儿,就要离开这让人心中凄凉的家族。

“王林,你以为脱离王家就没有事了,天底下哪有这么简单的事,只要我将这件事告诉李家,你认为李家会放过你们?”

王峰威胁。

李家身为青城市二流家族中的佼佼者,将家族脸面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若是知道了此事,没有王家庇护,王林与王诗涵,根本就无法承受李家的怒火。

身为李家的未过门的媳妇,却怀上了别人的孩子,李家的颜面何在?

”王峰,你……”

王林指着他,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简直欺人太甚。

“爸,别和他争了。”

王诗涵心中隐隐作痛,自己怎么样没关系,但她不能牵连到父母,看向王峰,神色冰冷:“这几天我会将孩子打掉,两个月后,会嫁给李鸿天。”

“哈哈,不愧是我的侄女,比你父亲看得明白,懂得其间利害关系。”

王峰满脸笑容,眼神却是阴险毒辣。

王月是他的女儿,他又怎么会将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面推,不过这段时间倒是没有联系到王月,电话打不通,他也派遣了不少人去寻找,一样没有消息,王峰有些担心。

……

“原来怀孕还有这么多门道,需要保证足够的营养,才能让婴儿得到足够的滋润,还有,诗涵她是个普通人,我也需要注意,她的情绪、心态方面,孕妇的心情若是不好,也会对婴儿造成不好的影响。”

把两本关于怀孕的书看完,林远扬微微咂舌,感觉怀孕简直比修炼还要麻烦。

不过,考虑到自己未来的女儿,心中那一丝不痛快瞬间消失不见。

他随手撕裂空间,神念出现在几万亿光年之外,混沌初分的地界,摄取了几株神药,又来到仙界,斩了几头成仙的老母鸡,准备给王诗涵炖一锅美容养颜安胎的鸡汤。

一个时辰后,鸡汤熬练完毕。

神念涌动,寻找到王诗涵身在何处,林远扬一步跨出,来到了她的门外。

咚咚咚。

“我现在不想见人,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房间内传来王诗涵冷漠的声音。

“老婆,你怎么了,连我都不想见了?”

林远扬轻声道,声音温柔,如初阳般温暖和煦,可以疏散内心的不快。

“你……你怎么来了?”

声音有些熟悉,王诗涵非常意外。

立即将门打开,看到门外的林远扬过后,一脸意外,门口有保安,院中又有父亲和家主王峰一群人,林远扬难道是偷偷摸摸溜进来的。

“你是我老婆,我当然要来看你啊。”

林远扬笑眯眯的道:“老婆,你看我给你带来什么来了,美容养颜安胎的老母鸡煲汤,里面加了名贵药材哦,可以美容养颜安胎瘦身,不过你现在怀孕了,不能瘦身,但可以保证身材不会走形。”

神药与已经成仙的鸡煲出来的汤,其内的药性甚至可以用可怕来形容,王诗涵若是直接服用,其内的药性她根本就承受不住。

不过,林远扬早就将鸡汤稀释了很多倍,他身为道祖,眼光毒辣,恰好将鸡汤的药性,控制在王诗涵可以完全吸收的地步。

或许有人会觉得这是种浪费,可是林远扬根本就不在意,神药对宇宙中的其他人来说,或许珍贵无比,穷尽一生都无法获得。

但神药生长的地方,在林远扬眼中,跟自家后花园没什么两样,随手就能摘到。

“谁是你老婆,不要乱喊。”王诗涵脸蛋一红,有些尴尬,又有些不知所措。

“你都怀了我的孩子了,不是我的老婆那是谁的老婆。”

林远扬解开鸡汤的盖子,浓郁的香味飘逸出来,又道:“难道老婆你不饿么?”

“谁是你老婆,那天只是个意外,还有,我不饿,你快点离开。”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王诗涵有些紧张起来。

林远扬怎么跑这里来了,这里是王家,王峰又在这里,如果让他见到了林远扬,得知他就是自己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后果不堪设想。

王家能够在青城市立足,王诗涵自然知晓其中有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说不定为了封锁消息,不让自己怀孕的事情让李家知道,明天在青城市某条河中,就会多出一具尸体。

咕……

可是,话刚说完,闻到鸡汤浓郁的香味,王诗涵胃口大开,小肚子就不安分的叫了起来,这让她一脸窘迫,又羞又急。

之前发生了那种事,她心情不怎么好,也没有胃口吃饭,到现在还饿着肚子,林远扬带来的鸡汤又非常浓香,可以勾起人的馋虫,没办法,根本就控制不住。

“哈哈,老婆你还说不饿。”林远扬大笑。

“来,不管怎么样,先喝一口鸡汤再说,啊。”

用一个汤匙舀了一勺鸡汤,林远扬吹了吹,确保鸡汤不会烫到王诗涵,然后才放在了她的樱桃小嘴前。

“你……”

王诗涵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看见林远扬那认真的表情过后,鬼使神差的,她轻轻张嘴。

鸡汤入口。

“香吗?”

“真香。”

“香就好,这可是我第一次煲汤,来,趁热喝一点,里面的鸡肉也非常香,老婆吃一口。”

王诗涵迟疑了一下,林远扬这有些亲密的方式,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乖,听话,喝汤。”

林远扬却是没有想那么多,将汤匙放在了王诗涵小嘴前。

刚刚喂了两三口,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王诗涵脸色一变。

立即起身,准备将门反锁,可是咔嚓一声,门开了,一道身影出现在门外。

第7章 眼神真的可以杀人

“呵呵,我说怎么不见人,原来是私会野情人来了,王诗涵,你胆子挺大的啊,居然敢把人带到家里来了。”

来人正是王峰的二子王楠,此刻他正一俩冷笑的看着林远扬。

“啧啧,让我猜猜,这就是你肚子里面那个野种的父亲?”

王楠故作高深莫测的沉思状。

“你说谁的孩子是野种?”

林远扬转过头看了王楠一眼,下一刻,轰的一声,王楠整个人炸成一团血雾,随风消散。

“啊……”

身后传来一道尖叫声,林远扬转过头一看,发现王诗涵一脸惊恐,娇躯微微颤抖,指着林远扬:“你……你杀人了。”

糟了!

林远扬暗道不好,忘记了王诗涵就在自己的身后,看她这种表情,一定是被吓坏了,孕妇的情绪波动若是太大,会给胎儿造成影响,更别提当着她面杀人了,这种视觉冲击,对连一只鸡都没有杀过的王诗涵可想而知。

“不是这样的,老婆你看错了!”

林远扬连忙解释,用一只手遮住她的眼睛,随手一挥,已经化成血雾的王楠重生,组成了一个完整的人,不过他再也不是之前的王楠了,只有他的身体与记忆,灵魂已经改变。

“老婆,你看他好好的,我根本就没有杀人,是不是你看错了?”

王诗涵挣扎了一下,林远扬把遮住她眼睛的手放下,王诗涵又向前看去,眨了眨眼睛,看着完好无损的王楠,一脸疑惑,难道是自己这些天来太累了,产生了错觉。

“你们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门口,王楠一脸怒意,王诗涵看着他,表情逐渐恢复冷静,冷冰冰地说道:“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好好好,算你们有种,给我等着。”

王楠一脸说了三个好字,满脸怒意,接着转身离开。

身为王家家主之子,居然被人无视,他心中怒火滔天,王诗涵现在不能动,但一定要让林远扬付出代价。

“林远扬,趁着这个机会,你快点离开,王楠一定是向王峰告状去了,他要是来了,你就危险了。”

“不行,你还没有吃饱,我怎么能走。”

林远扬摇头拒绝。

“鸡汤我可以动手自己喝,但你快点离开,没时间了。”

王诗涵在林远扬手中夺过鸡汤,将他往门外推,一脸无奈,这人怎么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

王峰身为王家家主,已经是练气九重的强者,林远扬身上没有一点灵气波动,遇到王峰就危险了。

“你现在怀孕了,是孕妇,怎么能自己动手,别担心其他的了,王峰来了我也不怕,让我喂你,乖,听话,啊……”

林远扬并不在意王峰有多强大,反正再强大,一巴掌也能拍死,他又舀了一勺鸡汤,放在了王诗涵嘴前,动作温温柔柔的。

“你,是不是傻……”

王诗涵心中泛起一丝感动,这个傻瓜不知道自己非常危险么,都这个时候了,还要喂自己喝汤,又想想自己那冷漠的族人,两者对比,何其讽刺。

不知不觉间,林远扬已经在她心中占据了一些位置。

“不论怎样,你先离开,这里非常危险,你能找到王家,难道不知道王家对你来说,非常危险吗?”

“好好好,老婆说的什么都对,你只要将鸡汤喝了,我就离开好吧。”

林远扬脸上仍旧是带着和煦的笑容,让人如沐浴春风般温暖,这一幕要是让宇宙万族的那些族长看到了,恐怕会惊掉一地下巴,林道祖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现在想离开,未免太晚了一点吧?”

门口传来一道声音,声音平静,不怒自威,王峰是一个中年男人,身高不算高,但却非常魁梧,龙行虎步,带着几名族人来了。

“家主。”

王诗涵脸色一变,贝齿轻轻咬着红唇,几欲滴血。

娇躯都在微微颤抖,她倒不是害怕王峰,她是担心王峰动手将林远扬给杀了。

“老婆,别害怕,有我在,喝汤。”

林远扬轻轻将王诗涵搂在了怀里,温柔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稳定她的情绪,尽量让她不受影响,过来的这个中年男人实在是太讨厌了,居然吓到了自己的老婆。

如果不是害怕刺激到王诗涵,这个名为王峰的中年人,和他带来的那几个人,早就化成一团血雾了。

林远扬的声音似乎是带着一种魔力,王诗涵心中的不安,随着和煦的声音逐渐消散,躺在林远扬的怀里,王诗涵感觉安全无比,轻轻张了张嘴,喝着林远扬送上前来的鸡汤。

嘶……

看着这一幕,门口传来几道倒吸凉气的声音,眼前的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敢如此狂妄,无视家主,不怕死吗。

“好,真的很好,已经很多年没人敢这样对我了。”

见这一幕,王峰满脸都是狰狞的笑容,坐上王家家主的宝座十多年来,哪个人见了他不是恭恭敬敬,眼前的小子倒好,居然看都没看他一眼,在那里喂王诗涵喝汤。

“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谁?”

脸色难看的看着林远扬,王峰声音不怒自威,周围的人都看得出来,王峰这是生气了。

结果,林远扬仍旧是看都没看他一眼,看着已经见底的鸡汤,脸上浮现出笑意,又将鸡肉喂在了王诗涵嘴里。

“来,老婆,鸡肉一并吃了,这可是大补。”

“小子,你这是找死。”

这一刻,王峰在也忍受不下去了,身为王家家主,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

他手掌中浮现出一道白色气体,这正是他体内汹涌而出的灵力,身为练气九重的高手,他差一步就能达到神通境界,一掌下去,假山都能劈碎。

“家主,你不能动他。”

王诗涵上前一步,将林远扬护在身后。

“你让开,这小子敢无视我,今天必须给他一点教训,不认我这个家主威严何在。”

“如果林远扬死了,我也就不活了,你们已经答应两个月后我嫁给李鸿天,如果失约,你也不好交代吧。”

事关林远扬生命,王诗涵一步也不退缩。

“你!”

王峰死死的盯着王诗涵半晌,最终退了一步,王诗涵说的不无道理,如果她死了,李家一定会迁怒王家。

在青城市,李家的势力远超王家,不能得罪。

随后,王峰带着几名族人,怒气冲冲的离开。

这老婆,没白疼,都知道关心老公了。

看着王诗涵护犊子一样护住自己,林远扬微微一笑,从后面抱住了王诗涵,将她放在床上,双眼中满是笑意,对着她轻声说道。

“这下好了,那几个讨厌的人离开了,老婆你好好休息,不要再为这件事生气了。”

“你干什么,别闹。”王诗涵脸蛋通红,不知所措,林远扬的脸距离她的脸不到五厘米,她能感觉到林远扬身上扑面而来的男子气息。

“你都是我老婆了,闹一下又怎么了。”

林远扬笑道,在她的脸上亲了几下,之前没发现,此刻林远扬忽然觉得,王诗涵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那些什么圣女、神女的,简直比不上她的一根头发丝好看。

“咳咳!”

就在林远扬王诗涵卿卿我我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道尴尬的咳嗽声。

第8章 是我们对不起你

“爸妈,你们来了!”

听见声音,王诗涵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从床上蹦了起来,低垂着脑袋,原本精致洁白的脸蛋红通通的,像是一个熟透了的大苹果,根本不看去看自己的父亲母亲,实在是太羞人了。

“你这小家伙,就是诗涵在外面,瞒着不告诉我们的男朋友?”

王林带着自己的妻子走了进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林远扬,林远扬倒是一脸平静,如果在宇宙万族中,根本就没有人敢这样打量自己,不过考虑到对方是自己老婆的爸妈,也就是自己的岳父岳母,林远扬也不在意,任由他们审视。

“不错,不错,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王诗涵的母亲实际年龄四十岁左右,长相与王诗涵有三分相似,看得出来年轻时候是个大美人,不过就算是现在,由于保养得不错,看起来也很年轻,三十出头的样子。

刚刚王峰与他发生的冲突,王诗涵的父母都看到了,当时就在门外,没有出来阻止,原因就是想要试探一下,林远扬对自己的女儿是否是真心。

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二人大受震动,林远扬为了让诗涵吃饱肚子,居然直接无视了王峰,可以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喜欢自己的女儿,甚至不惜为了她忤逆王峰。

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林远扬自始至终,都没有将王峰放在眼中,练气九重又怎么样,仍旧是不堪一击的蝼蚁,身上掉下来的一根毫毛都能压死他。

“哎,是我对不起你们。”

王林轻叹一声,怪他没用,自己的女儿觅得真爱,可惜却要被活生生的拆散,两个月后就要嫁给李鸿天。

“爸妈,这不怪你们。”

王诗涵眼睛红红的,看见父母为了自己而伤心,心中也不好受。

“如果我的实力超越了王峰,那该多好,就算他是王家的家主,我也足够的话语权,这样就能直接拒绝李家的提议,诗涵也不用嫁给那个声名狼藉的李鸿天了。”

王林一脸颓废。

自从百年前灵气复苏,武道在这个世界占据很大的比重,一个家族的家主,经商能力差一些都没有什么问题,但实力一定要强横。

王峰在王家,除却太上长老之外,属于最强者,四十几岁年龄,已经是练气九重的武者,而王林年岁与他相近,却只有练气五重的修为,差距不可谓不大。

“伯父,你的意思是,只要你的修为超过王峰,诗涵就不用嫁给李鸿天了?”

林远扬问道。

“没错,可惜这谈何容易,我的武道天赋不行,与王峰有很大差距,本来诗涵的武道天赋远远超过我,可惜她两个月后就要嫁给李鸿天,没办法主宰自己的未来。”

“如果只是要超过王峰的话,那其实挺简单。”林远扬笑道。

“哎,你不懂!”

王林轻叹一口气,他在林远扬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灵气波动,也就是说,林远扬只是一个普通人,这样说,只是在安慰自己而已。

虽然武道已经完全的融入了现代社会,可不是武者的普通人不会明白,同样是练气境界,练气五重与练气九重的差距会有多大,那可是差一步就能成为神通境界的高手。

“算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以后你们见面的机会不多了,这段时间就好好珍惜吧。”

王林摆了摆手,和自己的妻子离开了房间。

“老婆,老是待在家里空气不好,不如我们出去散散心吧。”

看见王林二人离开之后,林远扬笑眯眯的对着王诗涵说道。

“谁是你老……”

王诗涵正想反驳,不过看见林远扬一脸认真的笑容过后,不知怎的心立刻就软了下来。

是啊,是自己对不起他,明明怀了他的孩子,却不能和他在一起,这段时间,陪陪他也好,算是补偿他,这是王诗涵能够做到的最大限度了。

随后,她轻轻点了点头。

“出门咯!”

林远扬一把将王诗涵抱起,令得王诗涵俏脸通红:“你干什么,外面那么多人,要死啊。”

“你现在有身孕,不能乱动,万一自己走路动了胎气怎么办,你肚子里面不但是我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出了问题你不心疼?”

林远扬笑道。

这才一个月,哪里会又胎气,王诗涵翻了翻白眼,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小腹,那里还非常平坦,一点也看不出来怀孕的痕迹。

“老婆翻白眼也这么好看。”

林远扬不顾王诗涵一脸娇羞,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离开别墅,路边也有不少人,王诗涵连忙道:“快放我下来,我的车停在那边,我们开车出去玩吧。”

林远扬顺着看去,发现路边停了一辆红色法拉利,这辆车价格在四百万到五百万之间,价格不菲,他忽然有种自己被包/养了的错觉。

摇了摇头,将这种奇怪的想法抛在脑后,打开车门,温柔的将王诗涵放在副驾驶上,林远扬来到驾驶室,驱车离开。

虽然他没有开过车,可这种小儿科的东西,自然是难不倒她。

就在他们前脚离开,后方就出现两道人影,正是王峰和他的二子王楠。

“怎么样了?”

王峰脸色不怎么好看,林远扬那小杂种居然敢这么嚣张,大街上就和王诗涵卿卿我我的,要是让李鸿天知道了,那还得了。

“已经搞定,我在车子地下安装了定位器,他们不论到哪里我都会知道。可是父亲,我们真的要这样做吗,杀了那小子,恐怕会让王诗涵生起逆反心理,到时候她不愿意嫁给李鸿天,就麻烦了。”

王楠有些担心。

“没办法了,你记得一个月前吗,有传闻王诗涵在酒店和一个陌生男人住在一个房间,现在看来传言并不是假的,那个男人应该就是这个名为林远扬的小子。”

“并且,这件事已经传到李家去了,若是谣言那也就罢了,可是李家若是顺着这条消息,查明了这件事,恐怕会大怒,我们王家和他们的合作也会受到影响,所以必须杀了那小子灭口。”

“况且,就算是王诗涵发现林远扬已死,我们还可以用她的父母做要挟,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王诗涵非常在意她的父母,这是她的软肋,可以好好利用。那个名为林远扬的小子我也探查过,身上根本就没有丝毫灵气波动,就是一个普通人,你今天就跟踪他们二人,等他和王诗涵分别过后,你就跟上去做了他,有把握吗?”

“父亲,别开这种玩笑。”

王楠冷笑一声:“那小子只是一个普通人,而我是肉身六重的武者,对付他还不是手到擒来,今天晚上过后,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林远扬这号人。”

……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3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