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他孩子的母亲。

在顾轻依和青梅竹马的哥哥的订婚宴上,一个俊美无比的男人带着孩子突然出现,当着众人宣布,她是他孩子的母亲。拜托,她明明还没结婚。可是那孩子抱着她喊妈咪的时候,她居然心软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脑海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丢了呢?

她是他孩子的母亲。

第1章 美人服务

名盛,C市最大的休闲场所,金贵奢华。

一个裹着红色长外套的女人站在大堂前——哦,或许用女孩来形容更贴切,娇小的身材,可人的娃娃脸,在精致美艳的妆容下还是能看出苍白的脸色。

顾轻依白皙的手指捏着一张照片,那照片上是个男人,只是侧脸就能让人看出,这男人,拥有一张让人看一眼就移不开目光的脸。

照片上的男人叫陆锦程,一个能救她的男人。

深呼吸,顾轻依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金光闪闪的招牌,走了进去。

“站住。”

门口守着两名保安,黑色制服,“出示会员卡才能进去。”

顾轻依咬唇,“等、等……”

“请你离开!”

保安见她说话结巴,又看她面生,是没来过的,就当她是想混进来的。

“我有会员卡的,你等等,”顾轻依在随身的包里找了一会才拿出一张金色的卡,“会员卡,大叔你看……”

那保安接过去看了一眼,然后又上下打量顾轻依,“你成年了吗?”

“当然!我成年了!”顾轻依吞了吞口水,一把拉下自己的外套,“未成年肯定没有我这样的好身材,我可以进去了吗?”

两名保安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顾轻依那丰满的上半身,最后点头,“进去吧。”

顾轻依松了一口气,拿回卡,很快就走进去了。

入目一片金碧辉煌,犹如一个金色的牢笼,把这里面的纸醉金迷都困住了。

陆锦程、陆锦程。

顾轻依在心里念着陆锦程的名字,她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对方。

这半个多月来,她每一天都盯着陆锦程的照片,每一天都在关注着他的动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他今天会来这里。

她需要这个男人。

她很快就找到了陆锦程的房间。

她脱下了外套塞进包里,露出身上紧身短小的吊带裙,丰满的胸部轮廓美好,低胸深V的裙子诱惑十足,她拿出镜子,抹上红色唇彩,轻抿嘴唇,拨了拨卷发。

很好。

很完美。

伸出两指敲了敲门。

“进。”

清冷的单音节,似乎连多一个字都不愿意说。

陆锦程并不喜欢来这种地方,谈完事情便准备离开,却听到敲门声,心中一动,折回来坐下。

顾轻依推开门走进去,不敢往里走太多。

“您好,我是这房间的美人。”

名盛里面的“美人”,是他们的招牌,每个人都会负责相应的房间。

顾轻依刻意隐藏了自己本来的声线,发出娇滴滴的声音。

都说男人对娇柔的女人没有抵抗力,她自以为刚才的声音、和她身上的服装已经足够吸引人了,怎么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他对自己没兴趣?

陆锦程谈生意的时候不喜欢有外人在场,所以他并没有叫美人服务,而眼前这人低着头,看不清模样,但从她身上的打扮来看,是个性感的女人。

而且——她在发抖,似乎是在害怕?

有趣。

在这里上班的美人居然还会害怕?

倏地,陆锦程站起来,高大的身躯往门口方向走去。

顾轻依低着头都能察觉到男人走过来,那高大的阴影像是一座沉重的山,她的心跳越来越快……


第2章 怎么喂

男人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的下巴,轻轻一挑,顾轻依就被迫抬起头来。

她下意识就想后退,却被男人的手指擒住下巴。

菲薄的唇张开,男人冰冷的声音传来:“你怕我?”

他的眼神很冷,带着嘲讽。

顾轻依仰着头,无法后退,连说话都有些困难:“不……不敢。”

她怎么敢怕他?

她不能怕他的!

下一秒,顾轻依那原本带着惧意的眼里突然染上了一丝媚意,脸上是娇俏的笑容,“陆总,不如我们坐下来喝杯酒吧?”

她今晚必须搞定这个男人,所以此刻无论如何都不能退缩。

哪怕她能察觉到眼前这男人的冷漠。

陆锦程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张脸,明明是年轻稚嫩的脸庞,却要用浓重的妆容去掩盖,那大红色口红描绘着小巧的唇,此刻媚眼如丝的望着自己。

他忽然放开她,转身踱步至沙发坐下。

顾轻依立刻就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陆锦程,“陆总,需要我喂您吗?”

她是假扮成美人进来的,所以她不能坐以待毙。

陆锦程挑眉看她,“你要怎么喂?”

最后一个字里的语调显然和前面的不一样,带了一丝色情的意味。

顾轻依一怔,竟然看呆了。

毫无疑问陆锦程有一张完美的脸,英挺的眉毛、深邃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刀削斧刻的俊脸,随着他眉眼微挑,竟然平添了一丝魅惑。

顾轻依想,这是她见过最帅的男人了。

然而还没等她回答,门口就传来一个娇柔的女声了。

“锦程,你让我等了好久呢……”

随着身影落下,一个穿着紫色薄纱长裙的女人走了进来,坐在了陆锦程身边,勾住他的手臂,半个身子往他身上蹭。

“回来了也不找我,是不是我不来你就不想我了呀?”

沈安心拿过男人手里的酒杯,倚在他身上,凑过去给他喂酒。

陆锦程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搂着她的腰:“就这么进来,不怕狗仔了?”

“有你在我不怕。”沈安心直接坐上男人的大腿,搂着男人的脖子,两人立刻就来了一个法式热吻。

顾轻依站在原地有些尴尬,这两人就这么直接在自己面前上演春宫戏,纵使是早就明白这里是什么地儿,顾轻依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她悄悄的往后挪着,想要离开这里。

就在这一刻,原本正在热吻中的两人忽然停下来,沈安心被男人一把扯开扔在地上:“滚出去!”

“锦程……”

沈安心果然是演员,一点尴尬都没有,立刻又朝陆锦程爬去。

她刚刚在酒里下了药,如果现在离开,岂不是半途而废?

被下了药的陆锦程浑身燥.热,却不想和她发生什么,再次把她推到一边。

“我说过,我最讨厌耍心机的女人!”陆锦程面若寒霜,“给我滚出去!否则——”

那冰冷的没有丝毫温度的语气,让沈安心抖了抖,下一秒她就爬起来踉跄着跑出去了。

顾轻依觉得这一幕有些可怕,她可能来错地方了,她转身,立刻朝门口跑。

手掌搭上门把,顾轻依刚要拉开门,身后男人就追上来了!

“去哪?”

男人搂着她的腰把她压上门板,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说话间呼出的热气打在她的颈后。

顾轻依打了个冷颤。


第3章 二百五块

男人轻笑一声,似乎很满意女人的反应。

顾轻依背对着男人被压在门板上,胸前的柔.软被挤成一团,让她很难受,她往后靠,想要借力推开男人,却被男人反手按住肩膀,整个人转了过来。

“啊——”

顾轻依尖叫一声。

陆锦程只觉得腹中一阵灼热,那一股莫名窜起的火焰在听到女人娇羞的声音时猛然高涨,看着眼前那张红唇,他顾不上思考,直接覆上那一抹绯色。

“唔——”

忽然被封口,顾轻依吓了一大跳,伸手就想推男人,却被他一手控了双手,按在头上。

男人粗暴的吻侵袭着她的唇,所到之处一片灼.热的啃咬,隐约还有一丝腥甜的味道。

陆锦程用力的撕咬着这张甜美的小唇,这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为了女人让他产生冲.动。

“不要……放,放开我……”

顾轻依害怕了,她后悔了。

“晚了!”

男人沙哑的声音传来,下一秒直接把人抱起来扔进大床上。

顾轻依只感觉到一身柔.软,紧接着又是一阵刺痛,煞白了一张脸,让她差点就晕厥过去了。

陆锦程只觉得这个女人让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他按着她,疯狂的撞.击,丝毫没有怜惜。

顾轻依在疼痛与害怕中游荡,每一次在她以为自己会晕过去的时候,又被男人的粗暴叫醒。

夜深得没有一丝光亮。

许久,房内终于安静下来。

顾轻依撑着疼痛发软的身子坐起来,看到一旁熟睡的男人,是陆锦程。

很痛。

陆锦程很粗暴。

顾轻依这时候终于清醒过来,她连忙翻身.下床,找到自己的小包包,从里面取出酒精和针管。

沾了酒精擦拭了男人的手臂,顾轻依捏着针头快速的刺进男人的血管,鲜血很快就顺着管道溜进试管。

她装满了两试管,小心翼翼的放进包里,然后找到自己的衣服重新穿上,又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转身把身上仅剩的钱放在了桌上,又拿出手机拍了照,这才匆匆离开。

……

陆氏大厦,总裁办公室。

“查!查清楚!”

男人森冷无比的声音响起,让一旁的助理都有些紧张。

陆锦程看着放在桌上的三张纸币,二百五十块!

呵!

居然把他当成了男妓,还给了他二百五十块?!

陆锦程那张向来没有表情的脸此刻变得很难看。

下一秒他又忽然笑了起来,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让抬头看见的助理都吓得一阵哆嗦,少爷但凡这么笑,肯定没有好事!

也不知道那人怎么会如此胆大包天,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少爷,名盛的监控拍到那女人从您房间出来,然后去了一家医疗研究院,目前人还没有离开研究院。”

“研究院?”

男人皱眉。

“是的,据调查回来的资料显示,对方患有白血病,已经拖了很久,如果没有再找不到适配的骨髓捐赠者,她可能会死,不过……”

“说!”

“您的血型跟她是匹配的,她已经抽取了您的血,进行化验分析,得出的结论是您是唯一能救她的人。”

助理硬着头皮把话说完,后背已经是一片冷汗。

敢偷少爷的血去动手术,这女人忒不要命了!


第4章 偷东西就要还

“把她给我带回来!”

陆锦程一声令下。

用他的血换命么?

很好,这个女人有意思!

研究院里,顾轻依看着眼前的人,眼里都是期望:“季铭哥哥,我是不是不会死了?”

季铭一身白大褂,看着屏幕上的数据,“是,轻依,血型匹配成功,接下来只要能够说服对方捐骨髓,你不用担心了。”

顾轻依听到这一句话,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终于有救了!

她终于不用死了!

虽然活下来的代价有点大,让她失去了珍贵的东西。

季铭安慰了顾轻依,很快两人就离开了研究院。

顾轻依裹着一件长袖,而且还是高领的,走路的时候又有些慢腾腾,季铭皱了皱眉,“轻依,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没事,我早上在浴室摔了一跤,膝盖有点疼呢。”

顾轻依低着头说道,不敢看季铭,怕被他看出端倪。

季铭听了之后显然有些担心,说道:“反正现在也找到希望了,现在你需要好好养着身子,不如去我家吧?”

如果有人照顾她,应该会好一点。

顾轻依立刻就摇头拒绝了:“不用啦,季铭哥哥,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她是一刻都不敢停留,说完就直接跑了。

顾轻依打算叫一辆出租车回家,刚走出大路,忽然眼前一黑,一阵刺鼻的味道传来,下一秒她就晕过去了。

不远处的黑色宾利利落的掉头,往郊外的方向开去。

一座奢华的城堡里,黑色的宾利缓缓驶入,后面跟着一列黑色车队,随着最后一辆车子驶入,城堡的大门缓慢的关上,“咚”的一声,打破了四周寂静严肃的气息。

宾利停下,后门打开,一个男人从车内走了出来。

“把人带上!”

训练有素的保镖分成两批,一批跟着男人往里走,一批把后面车子里的人搬出来,快步跟上。

“砰”的一声,身子与地板撞击,昏迷的顾轻依感觉到了一丝痛感,慢慢的睁开眼睛。

这里,是哪里?

入目是一片陌生的地方,顾轻依想要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绑住了,只能躺在原地。

害怕和恐惧侵袭着了她,陌生的环境让她慌得心跳加速,急促的呼吸着……

大脑还在昏沉,鼻尖残留的气息让她知道自己是吸入了某种气体。

迷迷糊糊中,顾轻依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还有脚步声,下一秒她就被人抱了起来,扔在了床上。

她努力睁开眼睛,下一秒却是惊住——

陆锦程!

陆锦程俯身看着床上的人,深邃的眸子里一片冰冷:“顾轻依?白血病?偷我的血?”

他一字一句说道,声音不重,却带着一股寒气,让紧张的顾轻依害怕的往后缩。

“我……”

“偷了我多少血?”男人打断她的话,下一秒手中就多了一支针管,“偷东西,就要还,知道吗?”

紧接着,针头刺入血管,“啊!痛!”

顾轻依发出痛呼,脸一下子就白了。

“听说你想要我的血?还有骨髓?嗯?既然要了我的东西,也该还回来了,好好还。”

男人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冷笑一声。

顾轻依看着自己的血不断的流出去,她感觉到身体逐渐的冰冷,视线也开始模糊了……

她是不是要死了……


第5章 注定是我的女人

“把她给我弄醒,别死了。”

陆锦程冷笑一声,看了一眼床上昏厥的人,转身离开房间。

门口站着的几人陆陆续续走进来。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床,顾轻依每天睁开眼睛就能看到白色的墙壁,被陆锦程带来这里已经有十几天了吧。

从她睁开眼睛看到陆锦程的时候,她便知道,自己惹到了一个恶魔。

她被囚禁在这个房间里,这房间里除了床,没有其他的东西,似乎是刻意被清走了,她能够下床,却不能离开这个房间。

房间里有一扇窗,那窗户很大,但是一直关着,她试过打开,却发现打不开,窗户外面是一片悬崖,第一次看到的时候顾轻依吓得后退,脸色煞白,后来她再也不敢靠近。

她坐在床上,身上穿着白色的睡裙,长发飘散在背后,睡衣下的身体布满青紫色的伤痕,她呆呆的,视线里没有焦点,若不是还有呼吸,恐怕会让人以为她是个雕塑。

“吱呀”一声,门从外面打开。

顾轻依身子一抖,看向门口,那双毫无焦距的眼里忽然闪过恐惧。

“醒了?”

男人冰冷的声线让人害怕,他一步步走进来,身上的衣服和领带也随之解开。

“不、不要过来,走开……”

顾轻依像是被刺激了一样,忽然翻身.下床,她颤抖着身子,内心深处涌起的恐惧让她恨不得逃离这里。

她后悔了,后悔去了明盛假扮美人找陆锦程,后悔找上一个恶魔做配型。

然而她并没能走出几步,就被男人抓住,一把压在了墙上。

撕拉的声音响起,身上的衣服滑落,顾轻依能感觉到身体传来的疼痛,让她的神智开始模糊。

男人动作丝毫不温柔的在女人身上发.泄着,这个女人很合他胃口,他喜欢。

“痛……好痛,我不要……啊……”

仅剩一丝理智的顾轻依一边哭着,一边求饶着。

“痛么?放轻松,小女人,你会喜欢的……”

陆锦程咬着她的耳垂,声音轻而热,动作却一记比一记狠。

顾轻依咬紧牙关,忍着男人肆虐的动作,她不能叫,不能叫。

陆锦程嗤笑一声,“这么不乖,可是要吃苦的。”

话音落下,他把人抱起来扔到床上,下一刻从柜子里取出针筒,按着女人的手臂扎进去,针筒里的液体就这么进了她的身体里。

扔掉针筒,陆锦程坐在床边,冷眼看着床上的人。

顾轻依只感觉到身体传来一阵阵的痛,伴随着痛,还有渐渐升起的灼.热。

“热、好热……”

顾轻依在床上翻滚。

陆锦程撩起她散落在床上的几根发丝,用力扯住,“难受吗?嗯?”

那可是烈性的药,谁都无法抵挡的威力。

顾轻依点点头,身体深处涌起一股莫名的情潮,让她忍不住向男人靠近,小巧的舌头甚至还伸出来,舔着嘴唇。

陆锦程眸色一暗,这个女人,就是个妖精!

“顾轻依,你跑不掉的,你注定是我的女人。”

“好好享受吧,这是你做错事情的代价……”

“顾轻依……”

男人的声音好听的让人沉沦。

夜色如墨,房间里的戏份却愈演愈烈……


第6章 她和孩子都要安然无恙

暮色渐浓,房间里的动静逐渐的停了下来。

陆锦程翻身,赤着精壮的身躯,在月色的照射下显得魅惑无比,床上的女人昏睡着,浑身上下都是青紫的吻痕,是没有一丝完好的皮肤。

他只看了一眼,披上浴袍进了浴室。

再次出来的时候,床上的人已经醒了,细碎的哭泣声传来。

陆锦程冷哼一声,“哭什么,刚才叫得那么爽的人不是你么?”

那么纯洁的女孩,竟然也有如此性感的一面。

陆锦程不得不承认,顾轻依的身体很诱人。

顾轻依听到男人的声音,竟然笑了起来,那笑声,有些凄凉。

“陆锦程,你就是个恶魔!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

她曾经那么努力的想要活下去,可是现在的她只求一死。

这样没有尊严,沦为床伴的日子让她觉得生不如死。

她激动的吼道,男人粗暴的索取让她此刻无力动弹。

“杀了你?岂不是便宜你了?顾轻依,早在你算计我的时候,就该知道有什么后果,你以后只能住在这里,我要你当我的禁脔。”

陆锦程那好看的薄唇吐出这样的字眼。

“哈哈、哈哈哈……”

顾轻依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然而她还没能笑多久,口中忽然一股鲜血涌了出来,“咳咳……噗……死、死……了,终于要、要死了……哈……”

她闭上眼睛,嘴里和鼻子里不断涌出的鲜血侵袭了她的感官,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冷,她真的要死了吧,这次……

陆锦程却被那一床鲜血吓到了,大步走出去,“叫医生过来!”

然后回来把顾轻依抱起来往外走。

医生很快就来,“少爷,她的情况不太好,白血病引起的大量出血,这应该不是第一次了,而且她……”

医生犹豫了一下,不敢说。

“说!”

陆锦程暴怒的声音让整个城堡仿佛都抖了三抖。

“少爷,她怀孕了,就她现在的情况,她能救活,但孩子活不了。”

“怀孕?你确定吗?”

陆锦程眼里闪过一抹惊讶,她怎么会怀孕,不是说他的身体……

“是的,她已经怀孕了,母体已经达到极限,这孩子肯定也……”

“闭嘴!”陆锦程吼道,转而身后的展霖说道:“去请梁少博过来,两千万!”

展霖一愣,两千万?

不过他没来得及多想,立刻就去联系人了。

一个小时后,一个身穿背心和短裤的男人走进来,那花里胡哨的颜色,让陆锦程皱眉。

“陆少这么急用两千万把我从夏威夷挖过来,我倒是想看看是谁这么有面子?”

“救活她,还有她肚子里的还孩子。”

陆锦程指着床上的人说道。

“孩子?你的?”

梁少博有些惊讶。

“是,手术室安排好了,梁少博,我要她跟孩子都安然无恙!”

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冷硬的气势,梁少博愣了一下,好像还没见过陆锦程为了哪个女人这么认真?

“两千万!”

不赚白不赚,敲诈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了。

“成交。”

陆锦程毫不犹豫,“一千万已经打进你的账户,剩下的,只要孩子平安出生,你就能拿到。”

话说完,男人转身离开。

梁少博摸着下巴,看着手术台上的人,这笔买卖还不错。


第7章 养好我的孩子

十八个小时后,虚脱的梁少博恨不得收回之前的话,这买卖太亏了!

“人救回来了,孩子也保住,未来五天,守好她。”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手术,这个女人的病,让他有些好奇兴趣。

不过这女人还真是命大,都这样了还能活下来,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事。

看来陆家的种,还是个硬的。

陆锦程颔首,让佣人送梁少博去休息。

此时正值清晨七点,太阳逐渐升起,从落地窗的角度能看到城堡的一角。

那里坐落着一个游乐园。

只是从游乐园的设施看来,应该是荒废了二十年有了。

“你给我下来!谁让你上去的?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

怒斥声和鞭子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作为陆氏集团的继承人,你的人生没有自由、没有玩伴,更不需要童年!”

“从明天起,游乐园关了,谁都不许再去,陆锦程,你给我滚去国外进修,你必须做一个出色的继承人!”

无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陆锦程隔着玻璃远远的眺望着那座游乐园,眼里一丝悲伤闪过。

“展霖,把游乐园修好,重新开启。”

陆锦程转身,朝门口走去。

“少爷?您说什么?”

展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修好游乐园,孩子会喜欢的。”

陆锦程脚步未曾停顿,离开了房间。

陆氏集团作为大集团,产业遍布全球,几乎是盛行的产业都有所涉及,更是出色。

陆氏虽大,但陆家人丁单薄,到了陆锦程这一代,只有他这么一个孩子,陆锦程的父亲和爷爷相继离世,陆家就剩下陆锦程一人,此番他回国,就是正式接手陆氏集团。

只是没想到,刚回来就遇到了顾轻依。

缘分很奇妙。

安静的医疗室里,只有机器发出滴滴的声音,躺在床上的女人很安静,脸上毫无血色。

顾轻依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看到自己躺在一副棺材里,周边都是花圈,有人在旁边哭。

哭什么?

她死了吗?

她明明还看得到人的,怎么就躺在那里呢?

“轻依,你起来。”

“轻依,我不相信你死了,你醒醒……”

顾轻依听到有人在耳边哭喊着,她努力睁开眼睛,想要看清楚是谁在哭,可是视线一片模糊。

“啊!”

安静的室内传来一声尖叫,顾轻依睁开眼睛,刺鼻的消毒剂味道让她有些害怕,身上.传来阵阵的疼痛,心口某处更是痛的厉害。

“醒了?那就行,接下来十个月,好好待着。”

陆锦程的声音忽然响起,让顾轻依吓一跳。

“你……我……”

她有些惊讶,她不是死了吗?

陆锦程站起来,看着她,用认真的语气说道:“你怀了我的孩子,接下来你要在这里养胎,直到平安生下孩子。”

“孩子?”顾轻依愣了,“我有孩子了?”

“没错,你的命是我救的,我的孩子,你必须给我养好,否则——”

他没有把话说完,但话里的威胁足以让顾轻依震惊。

顾轻依什么都听不见了,她只记得陆锦程那一句话:

你怀了我的孩子。

她怎么会怀孕?

她怎么能怀上禽兽的孩子?


第8章 大不了一尸两命

展霖站在门口,“少爷,您需要休息。”

五天了,少爷就这么在医疗室里守了顾轻依五天,期间根本没有合上眼睛,就算少爷身体再好,铁打的也会撑不住。

“公司的事情处理好。”

陆锦程只留下这么一句话,紧接着便离开了。

梁少博躺在花园的秋千上,戴着墨镜晒太阳,身上依旧是短裤背心。

“这里的太阳还不错,就是没有夏威夷的舒服。”

顾轻依在窗户就能看到楼下的梁少博,她贪婪的望着外面的阳光,她也好想出去。

可惜她没有自由。

陆锦程正在看文件,陆氏集团内部出现了不少问题,作为新任接班人,他要做的事情很多。

看了一会,他忽然道:“梁少博呢?”

“梁医生在楼下花园,他……”

“让他做的营养计划做好了吗?”

陆锦程面无表情的打断展霖的话。

“已经做好了,这是梁医生今天拿过来的,您先过目。”

展霖递来一份资料。

“按照计划照顾顾轻依。”

陆锦程没有看,转而拿起另一份数据报表。

这时梁少博也进来了,正准备到餐厅吃早餐,路过的时候,还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怀孕的女人是要关爱的,营养计划做得再好也没用,如果连早饭都不吃,不仅大人,孩子也撑不住。”

陆锦程手一顿,手中的报表一角皱起,下一秒,人已经上楼了。

资料悉数洒在地板上,展霖叹了叹气,又要重新打印了。

顾轻依的房间在城堡二楼,是新准备的房间,房间里的东西样样齐全,地板和桌柜都用软垫铺上包好,淡淡的粉色,连床罩都是粉色的,犹如公主的房间。

陆锦程推门进来,顾轻依正板着脸看着一桌子早餐,什么口味都有,家里的厨子都是细心挑选出来的,为了迎合孕妇的口味。

“不合胃口?”

陆锦程清冷的声音传来,拉开椅子坐下,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这些天顾轻依情绪很不稳定,有自虐倾向,梁少博说这是她心里抗拒自己的接近,为了孩子,陆锦程只能离她远一些。

听到他的声音让顾轻依身子一抖,低头不语。

“既然不喜欢,那这些厨子就没必要留下来,明天换一批新的。”

陆锦程对此毫不心软。

“陆锦程,你就这么喜欢威胁人吗?”

顾轻依猛然抬头,瞪向他。

这不是陆锦程第一次辞退厨师了,只要是自己吃得少、不肯进食,他就会把原来的厨师辞退。

“吃早饭,你受得了,肚子里的孩子受不了,想让我放你走,就把孩子生下来,顾轻依,在我这里,你没有选择。”

陆锦程拿起勺子,勺了粥递过去,显然是要喂她。

顾轻依却一点好意都不领,伸手拍掉汤勺,一碗粥就这么洒下来,倒在她的衣服上。

陆锦程立刻站起来,绕过来想要把她抱走。

顾轻依对陆锦程有潜意识的害怕,在他过来的那一刻,抓起桌上的碎瓷片,“别过来,否则我就死给你看,大不了一尸两命!”

碎片就在她的肚子上,只要一用力就会刺进肚子,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她受够了,她更不想要这个孩子!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3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