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林向晚都有。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第1章 野种

老公怀疑孩子不是自己的,该怎么办?

熬鸡汤的时候,林向晚的手机突然弹出来这条语音新闻,当时她还讪笑,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信任妻子的丈夫?

可是现在,天之港的浴室内,林向晚挺着大肚子一手撑在墙壁上,脚下踩着那张刚刚被陆霆琛撕碎的亲子鉴定报告,心脏碎成千疮百孔般的疼痛。

怀孕半年来,陆霆琛只陪她去做过一次产检,她为此还开心得一晚都没睡着,但万万没想到,那一次竟成了陆霆琛瞒着她去做亲子鉴定的契机,他竟然怀疑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不是他的!

“阿琛,不要,求你出去……”

“呵,出去?”陆霆琛俊美的面容满是滔天的怒意,闻言撞得更深。

“啊……”

林向晚受不了自己以这样羞耻的动作跪趴在他面前,恨不得能当场找个洞把自己埋起来,“阿琛,停……停下,我肚子里还怀了我们的孩子啊。”

“孩子?”陆霆琛猛地掐住她腰肢,身下撞击的力度恨不得将她撞碎,“你眼睛瞎了耳朵也聋了是吗?鉴定报告上白纸黑字,说你肚子里那个贱种和我陆霆琛和没有一丁点血缘关系。林向晚,你个荡妇毒妇!”

“明明知道清清怕水,还故意推她下水,害她溺水而亡,好让你跟爷爷使手段逼我娶你,这就是你最满意的结局是不是!”

陆霆琛已经分不清自己恨的究竟是林向晚做过的那些卑鄙手段,还是恨她竟然敢去和别的男人上床。

一种莫名的情绪在体内蓬勃,蔓延,他恨不得去杀人!

“不是……”林向晚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

这一刻,她突然好恨自己眼睛是瞎的,如果她的眼睛是完整的,一定可以发现亲子鉴定报告上的猫腻。

“这个孩子就是你的!阿琛,不可能的,我掏心掏肺的爱了你十年,又怎么可能会有除了你之外的男人?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想娶的人也不是我,可这是你的亲骨肉,你不能不认它,这鉴定报告一定有问题!你去查,我求求你再去查一查。”

林向晚悲戚的解释着,谁曾想却换来陆霆琛更大的暴怒。

“林向晚!”他大吼一声,“我今天就在这明明白白告诉你,早在被爷爷逼着和你结婚前,我就做了节育!”

早在结婚前就做了节育手术!

这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砸在林向晚身上,她的脸色唰一下变得惨白,声音里带着连自己都想象不到的震愕。

节育手术,换句话说就是他不能生育!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从头到尾,她只有过他一个男人,初吻给了他,初.夜给了他,连手都没让别的男人碰过,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那会是谁的?

“开玩笑?”陆霆琛咬牙,径直从怀里抽出一份资料狠狠甩到她身上,“这是我的节育报告,上面白纸黑字写得很清楚,睁大你的眼睛看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呵,我忘了,你的眼睛早就瞎了,爷爷竟然让我娶一个瞎子当女人,这个瞎子还给我带了一顶绿帽子,林向晚,你的手段很厉害啊。”

陆霆琛显然怒到了极致,用尽猛力在她体内冲撞,浴室里满是经久不息的男女撞击声。

“啊啊啊……”

林向晚被撞得承受不住,但她的哭泣就像是断了片一样,一张嘴喃喃的张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眼泪疯狂的流下来,整个人如遭雷击,她痛到极致,差点就要反问陆霆琛知不知道她的眼睛到底是怎么瞎的。

陆霆琛要她一次又一次,直到凌晨。

“林向晚,你最好立刻去把这个野种做掉!”陆霆琛失控的一把握住她细弱的脖子,恨不得就这么一用力,就解脱了,“不然,都不用医生动手,我会一脚亲自让这个野种化成血水!”

说罢,陆霆琛夺门而出,浴室门震了三震。

整个空间都寂静了下来。

林向晚赤身裸体的躺在浴室冰冷的地板上,整个人就像是破碎的玻璃,白皙的肌肤上青紫交加,大腿间的黏腻不断往下流,惨不忍睹。

第2章 没死

花洒的水像是疯了一样,疯狂的洒在林向晚的身上,可比花洒更狰狞的是,是陆霆琛的话。

他说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是刀子,捅进她心里,她只想大喊大叫,可她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有花洒的水倾泻而下,水像高压枪一样,打在脸上生疼生疼……

手上攥得死死的两份资料早就被水淋得湿透。

一张亲子鉴定,另一张节育报告。

从没想过,陆霆琛竟然这样的恨她,为了不让她怀上孩子,竟然还去做了节育手术。

这就是她的丈夫,她掏心掏肺爱了十年的人,她把他当宝,他却把她当草。

时钟嘀嗒嘀嗒的转着,林向晚的心里满是绝望和恐慌。

她只被他碰过。

孩子如果不是他的,又会是谁的?

陆霆琛这一去,就是一个月。

这一个月,陆霆琛没回天之港,林向晚也不敢再像以前一样,打电话给他或询问他身边的保镖,问他在哪儿,回不回来吃饭。

怀着孕的肚子日渐变大。

自从那晚陆霆琛投下一颗炸弹,炸得她血肉模糊后,林向晚几乎每夜都会失眠。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打掉这个孩子。

哪怕陆霆琛明明确确告诉她,他做了节育手术。

从头到尾,她就只有过陆霆琛一个男人,所以,要么是亲子鉴定造了假,要么就是陆霆琛的节育手术有问题,从来就没有别的男人出现过,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一定是陆霆琛的。

坚定了这个念头后,林向晚心头燃起一丝希望,立马打车去了医院。

她想,只要她弄到了真的亲子鉴定报告,陆霆琛就一定会相信她。

可万万没想到,还没走进妇产科,她就撞到了此生最不可能在一起的两个人。

“霆琛,我的产检报告出来了,宝宝很健康呢。”林清清笑着从医生办公室走出来,亲昵的挽上了陆霆琛的胳膊,“我之前还一直担心,我的身体会对宝宝有影响。”

“是么?让我看看。”陆霆琛声音温柔,接过林清清手上的产检报告,“你身体的确太虚了,我再去让医生给你开一些补身体的药。”

轰!

林向晚好庆幸自己看不到,这样就不用看到让自己心脏被挖得鲜血淋漓的一幕。

可她的耳朵是敏锐的,站在她对面的,一个是她的好丈夫,一个是她的亲妹妹,这两个人的声音,她永远不可能忘记。

林清清不是溺水而亡了么,陆霆琛不是做了节育手术了么,他们怎么会……

陆霆琛根本就没看到站在角落浑身颤抖的林向晚,拿着报告单就走进了医生办公室,反倒是林清清,唇角勾起一抹笑朝林向晚走来。

“姐姐。”

林清清叫住她,一改刚才的娇柔,声音变得跋扈嚣张。

“林清清?”林向晚如遭雷击,“你不是死了吗……”

半年前,林清清约她在河边见面,她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她掉下河,林向晚一惊,立马跳下水去救她,可林清清早已被湍急的河水冲走,尸骨无存。

而正是因为她在场,陆霆琛认定了是她将他最心爱的女人推下水,恨她入骨。

“怎么,你很希望我死?”林清清冷笑一声,抬手摸了摸自己高高挺起的肚子,“只可惜我不仅没死,还怀着霆琛哥哥的孩子回来了,已经有六个月大了呢。”

第3章 栽赃

“姐姐,看起来你在陆家过得一点也不好,老爷子眼看着很快就要死了,你这陆家少奶奶的位置,是不是也该让位了?”

又是一记炸弹投来,林向晚脑子嗡的一声。

“你怀孕了?”

六个月,那不就是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样大,她们竟然是同一月份怀上的!

“不可能!阿琛告诉我他早就做了节育手术,前不久还拿了证明给我看,让我打掉肚子里这个不属于他的孩子,你又怎么会怀上他的孩子?”

“节育手术?”

林清清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手扯过林向晚手中所谓的“节育”报告,“你是说这个?哈,笑死人了,我亲爱的姐姐,这哪是什么节育报告啊,这明明就是一张白纸,看来霆琛哥哥是真的很不喜欢你啊,为了逼你打掉这个孩子,竟然还骗你他做了节育手术。”

“话说你这双眼睛究竟是怎么突然看不到的啊,竟然连份报告和白纸都分不清,真是废物,难怪霆琛哥哥看不上你。”

“白纸……你说,这是白纸?”

林向晚大脑轰的一声,不可置信的攥住纸张喃喃,不敢相信,为了逼她主动打掉孩子,陆霆琛竟然拿一张白纸装作节育报告来骗她?

整个人如置深渊,悲伤和痛苦全都哽在了喉咙,他怎么可以欺负她看不到,他究竟知不知道她这双眼睛到底是为了谁才没的的。

同样都是他的孩子,同样都怀了孕,他对林清清百般呵护,却残忍的骂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个野种。

是不是在他心中,只有林清清才配给她生孩子?

“姐姐,这样就痛苦了?要不要让妹妹送你一份大礼,告诉你什么才是最痛苦的?”

林向晚还没反应过来她这句话代表的意思,忽然就听得“砰”的一声,林清清尖叫着摔倒在地上,额头重重撞在门角,血流如注。

下一秒,她就听到陆霆琛一声怒吼,“林向晚,你找死!”

林向晚难以置信,她明明,明明什么也没有做,林清清竟然用这种方式栽赃她。

“不是,你听我解释,我根本就没碰到她,我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

“够了,我只相信我看到的。”

陆霆琛猛地推开她,抱着林清清,眼中像是淬了寒冰,眉眼焦灼的往急诊室狂奔而去。

从头到尾,他既不愿听她解释,更不愿相信她。

林父林母得知消息也匆匆赶过来,得知缘由后,对着林向晚就是一巴掌。

“林向晚,我们林家究竟是怎么养出你这种女儿的,半年前你把清清推下水不算,现在又要害她!你是不是不把她害死不罢休?”

“我没有。”林向晚捂住脸,被打得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声音里满是绝望的哽咽,“爸,妈,我说过半年前的事情不是我做的,你们为什么都不信我?”

明明她和林清清都是林家的女儿,为什么从小到大,所有的关爱都在她那儿?

为什么林清清得了那么多关爱不够,还要这样栽赃嫁祸于她。

“你还敢狡辩?我告诉你林向晚,从今天开始,我们林家和你脱离关系,永不相干!”

第4章 抽她的血

林向晚身体踉跄,像是完全没想到父母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她从小就没享受到什么亲情,明明都是他们的女儿,可他们却把所有的疼爱都给了妹妹林清清,偶尔才会施舍般的分给她一点。

所以他们永远不会知道,哪怕是他们心血来潮叫出的一声晚晚,都足以让她高兴好久。

爱情从来就不属于她,连眼睛都没有了的林向晚,如果再失去亲情的依靠,她要怎么活下去?

“爸,妈,你们不要这样……”林向晚惊慌失措,语气卑微到了极致,“这些事我都可以解释的,你们不要……不要和我断绝关系。”

陆霆琛站在一旁,有些惊诧的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此刻的林向晚,和林清清口中所说的那个总是欺负她,嚣张跋扈的姐姐好像很不一样。他不懂,如果一个人真的嚣张狂妄,又怎么会连说一句话都小心翼翼,卑微到这种境地?

看着眼前摇摇欲坠的林向晚,陆霆琛恍然觉得好像什么时候闻过她身上的气息,刚要将她拉到自己身旁,手术室的门突然就被打开。

“病人现在大出血,急需输血,你们有谁是A型血?”

“林向晚是,她是A型血!”林父林母见状赶紧将林向晚推了出去。

护士看了一眼林向晚,诧异道:“这位小姐还怀着孕,算了,我们先去别的血库紧急调血……”

“不,那要等到什么时候,这儿就有个现成的啊,林向晚身体很好,抽多少血都没关系,你们一定要救我女儿,我已经失去过她一次了,千万不能再失去她。”林父林母哀求的看向陆霆琛,“霆琛,你说句话,清清可千万不能有事,先抽向晚的血,好不好?”

听着这番话,林向晚浑身冰凉。

这真的是亲生父母能说出来的话么?

陆霆琛也皱了皱眉。

刚要开口让人去血库调血,林向晚就求救似的拉住了他的手。

“阿琛,我不能献血。”

“我肚子里还有我们的孩子!我知道你说的节育手术是骗我的!只是为了骗我打掉孩子对不对?你做的那张亲子鉴定一定被人造了假,半年前你被下了药,这个孩子就是我为你解药的那一晚怀上的,没人能够比我更清楚。”

不提孩子还好,一提孩子,陆霆琛攥紧拳头,骨节攥得青白。

“够了!”陆霆琛怒吼一声,猛地将她甩开,“半年前为我解药的明明是清清,怎么会变成你?她肚子里怀的才是那一晚留下来的孩子,至于你,怀的不过就是个偷情得来的贱种!林向晚,不要再给我装做这种楚楚可怜的样子,这种做作的戏码你究竟还要玩到什么时候!”

闻言,林向晚彻底崩溃了,怎样的惊涛骇浪都无法形容她的心如死灰。

“怎么会是清清,把第一次献给你的明明是我,怎么会是林清清!”

可这一句话陆霆琛已经完全听不到了,林向晚已经被父母推搡进手术室。

林向晚被按在手术台上,眼睁睁看着针头扎进自己手臂。

“姐姐,妹妹送给你的这一份大礼怎么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另一张床上的林清清睁开眼睛,一脸讽刺的看着她。

第5章 你和姐姐的孩子

“从小到大,你都是斗不过我的。感谢我吧,让你尽早认清这个现实。”

林向晚本就痛苦,突然像是想起什么,猛地激动起来,“阿琛拿回家的那张亲子鉴定是你造的假对不对!”

“你才知道啊。”林清清笑得恶毒,“既然这样,那我就把其他的真相也告诉你吧。”

“姐姐,半年前为他解药的是你,所以你肚子里怀的种也的确是他的,霆琛哥哥从没碰过我,我肚子里的才是和别人苟合的野种,可这又有什么用呢?”

“霆琛哥哥不信你,所以认定了你肚子里的是贱种,就好比半年前,明明是我故意掉下水栽赃你,你好心去救我,结果却被霆琛哥哥误以为是你推我下水,恨你入骨!”

这一番又一番的话轰炸下来,林向晚差点疯了,挣扎着要从床上摔下来。

“林清清,你这个疯子,我们是亲生姐妹,你为什么要这样陷害我?”

闻言,林清清眼神一紧,脑海中闪现出陆霆琛当年和她表白时的画面。

他深情抚摸着她的脸,说:“小傻瓜,我终于找到你了,从今往后,你是我的,我会给你全天下女人都羡慕的一切,有我陆霆琛,你就有了全部。”

这样优秀的男人,这样深情的告白,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抵抗得住,所以,她一定要置林向晚语死地。

只有这样,才不会让陆霆琛发现,从始至终,他要找的那个人,其实是林向晚,而不是她。

“没有为什么,我就是要抢走你的一切,林向晚,等着吧,陆家少奶奶的位置你很快就保不住了。只要有我林清清一日,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林清清差点疯了,崩溃的要和林清清拼命,可这时护士却推门而入,说陆先生已经派人从其他血库紧急调回血样,林向晚不用再献血了,和林清清一起被推出手术室。

可哪怕是这样,平白抽了400cc的血,林向晚的脸也还是白得像张纸一样。

她没想到陆霆琛会等在外面,虽然她知道那一定不是在等她。

有一种爱就是那么深入骨髓,哪怕她看不见他,听不见他,可只要嗅到一丝属于他的气息,她就可以笃定,那就是他。

这种要命的爱,被她坚持了整整十年,现如今卑微得在尘埃里也能开出花。

可她这么爱他,他把她当什么?

林向晚张了张嘴,刚要说些什么,耳畔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向晚!”

下一秒,脸颊就被人抚摸,一个高大的温暖身影冲了过来。

江城?

她的青梅竹马,曾经还追过她!

江氏集团旗下医疗行业众多,江城是医生,会出现在这儿也不奇怪。

“陆霆琛,混蛋!王八蛋!竟然让怀着孕的妻子给别的女人捐血,你就是这样做丈夫的吗?”

江城看到林向晚虚弱的样子暴气氛不已,突然转身朝陆霆琛猛地挥拳。

陆霆琛被打得一个踉跄,刚刚准备还手,就听到躺在担架上的林清清开口。

“住手!江城,我知道你担心姐姐的孩子,但这和霆琛哥哥没有关系,你如果要怪就怪我,只抽了400cc而已,你放心,你和姐姐的孩子不会有大碍的。”

第6章 生是陆家人,死是陆家鬼

一石激起千层浪,林向晚和江城都还没反应过来,陆霆琛却什么都明白了。

“江城,你他妈找死!”

陆霆琛揪住江城的衣领,猛地就是一拳挥了下去。

陆家和江家算是世交,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陆霆琛就极其反感和江城来往,大概是知道江城和林向晚是青梅竹马,两人天天待在一起开始。

“陆霆琛,你疯了?向晚肚子里的孩子明明是你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江城从没见过陆霆琛这么愤怒过,每一拳都下足了狠力,像要打死他。

陆霆琛已经被怒意冲昏了头脑,“呵,和你没关系?那你敢不敢现在就跟她肚子里的孩子去做亲子鉴定,看看究竟有没有关系?”

“陆霆琛,向晚那么爱你,这是你作为一个丈夫能说出来的话吗?你简直混蛋!”江城气到发抖,猛的一拳揍了过去。

这话不仅让江城愤怒,更让躺在担架上的林向晚红了眼眶。

爱了十年的男人,他竟是这样的不信任她。

为什么无论她说了多少遍,他就是不相信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是他的。

“陆霆琛!住手!”林向晚大声道,“我肚子里的孩子和江城没有关系,林清清的才是和别人苟合来的野种!”

林清清脸色一变,立刻流泪摇着头,“霆琛哥哥,我没有!”

她楚楚可怜的看着林向晚,“姐姐,我半年前为霆琛哥哥解药的事情你也是清楚的,你为什么要污蔑我?”

林向晚气得发抖,刚要说话,从震愕中回过神的陆霆琛就冷笑连连,“林向晚,你很厉害啊,为了不让我拖着你和江霖去做亲子鉴定,竟然还污蔑起了清清。”

在他心中,林向晚之所以会这么说,就只是因为心虚而不敢让孩子和江城去做亲子鉴定而已,想到这儿,他恨不得杀人。

林向晚眼眶却盈满了泪,果然。

果然,哪怕她说出全部的真相,陆霆琛也不会相信她。

就在江城的拳头再次落下前,林向晚一字一顿道:“好,既然你这么不相信,那等林清清和我的孩子生下来,让这两个孩子同时都跟你去做一个亲子鉴定,到时候谁才是你的亲生骨肉自有定论!”

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

她绝对不会让林清清的阴谋得逞。

闻言,陆霆琛冷笑一声,“好啊,林向晚,你最好记住今天所说的话。”

林清清立马紧张得呼吸一乱。

事情的发展怎么会这样?

难道陆霆琛还愿意给林向晚一次,还想等孩子生出来再做一次亲子鉴定吗?

陆霆琛厉声吩咐道,“来人,把林向晚带回天之港,没我的命令,不准她踏出家门一步。”

“是,少爷。”

立马就有保镖走上前来,江城愤怒的准备阻止,陆霆琛却掏出手机打完一个电话。

下一秒,江城身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老爷子。

他怒不可遏,“陆霆琛,你卑鄙!”

“呵,我卑鄙?江城,我再次警告你,对于林向晚,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哪怕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这辈子她也是我陆霆琛的女人,生是陆家人,死是陆家鬼,你最好不要再觊觎她,否则,不仅知会江老爷子这么简单,我陆霆琛绝对让你后悔这辈子来到这个世界上!”

林向晚被彻底软禁了。

整整四个月,林向晚被关在天之港,一步都不能出去。

陆霆琛没有来看过她,据说他住进了陆氏旗下的另一栋高档别墅,和林清清一起恩恩爱爱的搬了进去。

林清清却来天之港看过她几次。

第7章 抢孩子

当然,每次都是来狠狠羞辱她。

林向晚是一个认死理的人,喜欢了就要一直喜欢,爱上了就要用力的爱。

爱了陆霆琛十年,她已经完全学会粉饰太平。

日子一天天过去,终于,到了分娩的那天。

分娩过程中,林向晚晕过去又疼醒来。

林清清发烧时,陆霆琛陪在她身边一天一夜,可她拼死拼活为他生孩子的时候,身边就只有童妈作陪,她克制着不让自己去喊陆霆琛的名字。

已经够悲惨了,所以不能更加的悲惨。

可是悲惨是骗不了人的,因为就连童妈都哭了。

“少奶奶,你放开我的手,我去找少爷,我去找少爷过来。”

林向晚忙拉住她,一遍又一边的道:“不要,童妈,我一会儿就好了,不要去找他。”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今天也是林清清分娩的日子,现在去找陆霆琛,简直是自取其辱。

今天是她的宝宝平安来到这世上的日子,这么美好的一天,她只希望把全世界美好的东西都放在它身上,任何痛苦的事情妈妈来挡就好,不要让他沾上一丁点残忍。

最后,婴儿的一声啼哭,结束了这场旷日持久的分娩过程。

是个男孩。

童妈把孩子抱过来,喜极而泣,“少奶奶,孩子很好看。”

林向晚疲惫而又满足的笑了,手轻轻抚到他脸上,给他取乳名叫小安,百岁长安。

林向晚以为,这个孩子终于给她带来了希望,却万万没想到,这一切都只是灾难的开始。

从生下小孩以后,林向晚就没再见过他。

每次问童妈,童妈眼神都支支吾吾的,从来不肯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也不告诉她小安到底去了哪儿。

终于,林向晚实在忍不住了,趁着保镖和童妈不注意的时候,她偷偷跑出去找陆霆琛。

哪怕他不喜欢她,可她是孩子的爸爸,所以一定会知道孩子在哪。

林向晚首先去了陆宅,没有找到他人,然后又去了他现在居住的别墅,依旧没有看到人,她焦头烂额,思念孩子的心情让她像只无头苍蝇般乱窜。

终于,她在陆氏集团找到了陆霆琛。

林向晚不顾保安的阻拦,执意冲进了总裁办公室,可她听到的却是一副几近滴血的画面。

陆霆琛和林清清在一起!

而更让她诧异的是,林清清抱在怀里的那个孩子,那个孩子传来的哭声,不是小安又是谁?

自己的孩子被那么个蛇蝎般的女人抱在怀里,林向晚立马就疯了,她想也没想就冲过去。

“林清清,把我的孩子给我!”

谁知林清清惊慌失措的后退几步,一脸惊恐的道:“姐姐,你说什么呢?这明明是我的孩子!”

第8章 不可理喻

“你胡说什么?”

林向晚瞪大眼睛,刚要去将孩子抢过来,陆霆琛就猛地站起来,”林向晚,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胡闹?

林向晚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她只是去抢回她的孩子,他却说他胡闹?

“霆琛,那也是你的孩子,我们的孩子!”

就这样一句话,陆霆琛额头的青筋突突暴起,他猛的拉开抽屉,从里面抽出手机,按到播放界面。

“你之前不是信誓旦旦的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吗?孩子生下来以后,这时医生做的亲自鉴定结果,你听听。”

林向晚身子一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陆霆琛手机里的录音就播放了出来,“陆先生,经过我们鉴定,林向晚小姐的孩子和陆先生没有血缘关系,而林清清小姐的孩子小安和陆先生系亲父子。”

轰的一声。

犹如一个晴天霹雳砸下来,林向晚整个人都僵了。

她不是震惊于这份鉴定的结果,而是震惊于,刚刚医生说,小安的生母竟然对应林清清!

震惊了足足好几秒,林向晚想起童妈这些天的反常,顿时什么都清楚了。

童妈竟然是林清清的人!

林清清知道自己肚子里怀的那个孩子不是陆霆琛的种,所以才趁她生孩子晕过去的时候,将她生的小安偷偷抱给了林清清,而把林清清的换给她,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鉴定结果!

林向晚简直快要疯过去了,她知道林清清不会就这么坐以待毙,但她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会想出这种方法。

狸猫换太子!

“林向晚,看清楚了吗?你是因为你和别的男人生的那个贱种在才生下来不久就因为感染死掉了,所以才得了失心疯,竟然还想来抢我和清清得孩子?”

才生下来不久就因感染而死掉!

林向晚身子颤抖,这才意识到为了永远不露出破绽,林清清竟然已经把自己得孩子偷偷弄死了,这得需要多狠的心,那可是她的亲生孩子啊。

“阿琛,不是这样的,我生的就是小安,童妈是林清清的人,她把小安偷偷从我身边抱走给林清清了!”

陆霆琛现在脑子里什么都听不进去,只觉得怒火灼得快要把他的五脏六腑都给烧穿了,事实上,他真的忍了很久了。

他简直难以想象,事实证明她的孩子真的不是他的,那会是谁的,江城吗!

“林向晚,够了!”

“我信了你一次,你以为我还会再信你第二次吗?口口声声说爱了我十年,却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偷人,这就是你的爱意吗?你他妈就贱成这样,没有男人就活不了,甚至连野种都搞出来了是吗?”

陆霆琛怒极了,什么伤人的话都能从他口中说出来。

林向晚满眼都是泪,她急于解释,却又因为看不见,“噗通”一下就摔倒在地上,她抓住了陆霆琛的裤腿。

“阿琛,不是这样,这都是林清清的阴谋,我怎么会背着你偷人,小安就是我们的爱的结晶啊!”

“放开!”陆霆琛抽回腿,“我他妈对你没爱,林向晚,你简直让我恶心!”

轰!

林向晚脸色惨白一片。

伴随着陆霆琛这一句话,十年的爱意,仿佛在这一瞬间轰然坍塌。

她爱他,以他做心。可他不爱她,所以就能那么残忍,徒手将那颗心从她身上挖出来,鲜血淋漓,连筋带骨,丝毫不在意她会承受怎么斩肉劈斧的疼痛。

十年,整整十年了!她用整个生命去爱他,最后却换来这样一句,“林向晚,你简直让我恶心!”

“阿琛,你……说什么?”方才歇斯底里的林向晚突然就平静了,喃喃的问道。

“啊呜啊呜……”

办公室里突然传出孩子的哭声,林清清抱着小安道:“霆琛,小安饿了,要喝奶粉了。”

林向晚心揪痛着,那是她的孩子啊。

“好,我们回去。”陆霆琛看了匍匐在地上的林向晚一眼,心头涌出异样的感觉,但很快又被滔天的怒意所取代。

他不能再待在这儿,不然对这个给他带了绿帽子的女人,他保证不了自己会不会掐死她。

林向晚绝望至极,再次朝清清扑过去,想要将小安抢回来。

可她根本争不赢,这就是一个惊天的计谋,林清清是铁定了心要和她抢孩子。

最后林清清搬进了天之港,以小安生母的名义。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