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当秘书,要当司机,要当保姆,还要陪睡。

她就知道她那便宜妹妹没有那么好心敬酒给她。,五年后回来参加便宜妹妹的婚礼,顺便送上一份‘大礼’,阴差阳错成了他的‘丑’秘书。,她一边阿谀奉承,一边想方设法的逃离。,“总裁大人,你……我长得那么丑,你也下得去口?”,她想她是最倒霉的秘书了,要当秘书,要当司机,要当保姆,还要陪睡。她不干了。,“我已经拿到DNA了,孩子是我的,五年前……”,“放屁,孩子是我的。”,“你再给我生一个看看。”

要当秘书,要当司机,要当保姆,还要陪睡。

第1章 她……这是怎么了?

喧哗的别墅里,三楼的卧室异常的安静,偌大的床上卷缩着一个身着礼服的女子。

“唔……”好热。

女人肩膀上的吊带已经被挣扎垂下,她肤如雪的脸上染上了酡红的色泽,微微睁开的眼睛,秋水涟漪,流露出魅惑的光芒。红唇染上亮色的水泽。

她……这是怎么了?

下药?

箫楚楚的眼底闪过一丝精光,心里大惊,混沌的思绪逐渐的清晰了一些。

今天是箫雨霏的生日,作为养父的养女,身为箫雨霏名义上的姐姐,箫楚楚不得不参加这个生日party。

她只记得一向没有给她好脸色看的箫雨霏。十分反常的递了一杯酒给她,难道……

箫楚楚突然警觉的眯起自己的眼睛,那杯酒肯定有问题,箫雨霏想做什么?

“吱呀。”这时,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谁?”箫楚楚出声问道,一颗心都快提到自己的嗓子眼,全身绷紧。

沉稳的脚步声不断的靠近,带着一身凌烈陌生的气息靠近箫楚楚的领地。

箫楚楚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下,犹豫光线太暗,箫楚楚实在是看不清楚那个人的长相,张口呵斥道:“你出去,这是我的地方。”

身体燥热难受,箫楚楚狠厉的一句话被肢解得七零八落,轻柔软糯,挠在人的心里十分的酥痒。

“你的地方?”男人从自己的嘴里发出低沉的笑意,没有一丝的温度,伸出自己强有力的手,勾起箫楚楚尖瘦的下巴,笑得邪魅狂狷:“你爸爸求我留下你的时候,可没有说你不能碰你。”

糟糕!

这个时候,竟然来了一个男人!

箫楚楚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试图逃走,可是身子就像是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箫楚楚这一动,扑了男人一个满怀。

“女人,看样子。是你急不可耐的想要扑倒我,放心,我会好好疼你的。”

男人一只大手紧紧的扣在箫楚楚柔软的腰肢上,身子前倾,浓郁的酒气铺洒在箫楚楚光滑如雪的肌肤上。霸道窒息的吻密密落下。

“你……放开我……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唔,你要找的人。”箫楚楚急忙解释道,心急如焚,暗道,自己不会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吧?

“你的父亲是箫胡天是吗?”男人很不喜欢箫楚楚的挣扎,捏住箫楚楚下巴的手暗自加重了力道,深沉如暗夜的目光落到箫楚楚的脸颊上。

“是……可是……”

“那就没有错了。”男人说完,不再废话,开始享受这个夜晚属于他的美食。身子将箫楚楚按到,重重的压在箫楚楚的身上。吻,卷席而来。

“魂淡!你……唔唔,放开……我。”箫楚楚的手不断的在男人的背上拍打,可是那点力气就像是在挠痒痒一般。

“你太吵了。”男人不悦的说道,好看的眉宇狠狠地皱起。

“嫌吵,你滚蛋啊。”箫楚楚生气的吼道,一双氤氲的眼睛泛着泪光,她还委屈呢。

被这一吼,男子的整个身子一僵,嗤笑出声,带着浓郁的冰霜:“你,是第一个敢和我这样说我的人。”

“哼。”箫楚楚将自己的脸扭到一边。心里盘算着怎么逃走。

“我会好好惩罚你的。”男子说着大手一挥,箫楚楚身上的衣裙消失不见。

“啊,魂淡!”

“唔……你不要……放开。”

“唔唔。”

一场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战斗,在夜色里拉开了序幕。

第2章 也就那样

清晨的阳光从落地窗外面倾斜进来,散落了一地的光芒。

“嘶……疼.”箫楚楚睁开自己的眼睛,她发誓,她绝对是疼醒的。

箫楚楚挪动了一下自己像是被大卡车碾过的身子,忽然发现自己的腰间要想多了一只手,压着她难以呼吸。

扭头一看,箫楚楚差点没有忍住,一口咬在躺在自己身边睡得心安理得的男人身上。

箫楚楚扬起自己的脚,一脚踢在男人的身上,吃力的站起来,捡起自己的裙子给穿上。

随着箫楚楚的那一脚踢出去,还伴随着一声重物落地的闷沉声。

男人猛然张开自己的眼睛,犹如一只猎豹,目光狠厉嗜血,强健有力的一只手撑在地上,抬起自己的眼眸,看着若无其事穿衣服的女人。

“女人。”男人从地上站起来,身上散发着骇人的气势。

箫楚楚已经穿戴好了,伸手拿起自己的包包,抬起自己的美眸,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长得不错,技术一般。也就那样。”

“什么?”男人困惑的目光锁在箫楚楚娇俏的脸蛋上。

箫楚楚拿起自己的钱夹,从里面取出两张粉红色的票票朝男人的身上甩去:“男人,这是你昨晚的小费。”

“小费?”男人咬牙切齿的看着箫楚楚,一双深邃的眸子里像是能溢出墨汁来。拳头紧握。这个女人把他当成是卖的吗?

“哦,对了,就你那技术真的很烂,给你两百块钱好像有些多。”箫楚楚不悦皱着自己的秀眉。就像是出了什么大亏似的:“算了,就当是本小姐施舍给你的好了。”

箫楚楚说完,转身,潇洒的离开。嘭的一声将门关上。

“施舍?”男人咬紧自己的牙齿,冷眸凝视在床上,红色的钞票,红色的血迹,每一样都刺激着男人的瞳孔。

“女人,你以为你跑得了吗?”

男人从容的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沉声吩咐道:“将刚刚从别墅里跑出去的女人给我带回来。”

“是,主人。”电话那头的人恭敬的回答。

男人挂了电话,嘴角勾勒出一抹神秘的笑容,脸上露出些许食髓知味的神情。

箫楚楚出了别墅,火急火燎的赶回萧家主宅找箫雨霏算账,箫楚楚上下几层找了个遍都没有找到箫雨霏的身影。

“大小姐,你回来啦?”女佣经过看见箫楚楚出声喊道。

箫楚楚点头,出声问道:“二小姐人呢?”大清早的,跑那里去了?难道是知道自己找她算账,躲起来了?

“二小姐和朋友出去‘绝颜’做美容了。”女佣恭敬的回答。

箫楚楚眯了眯自己的眼睛,握紧自己的拳头,对女佣说道:“知道了。”

回到卧室,箫楚楚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找箫雨霏算账。

箫楚楚开车到半路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身后突然多了一辆车,一直跟着她。

什么人?箫楚楚眉心紧蹙,开了几条街还是没有甩掉身后的人,一巴掌趴在方向盘上:“可恶。”

只见几辆黑色的车子很快的将箫楚楚围了起来,箫楚楚一个急刹车,将车子停下,犀利的目光落到那些车子上。

一个西装男子从车上下来,走到箫楚楚的车子旁边,伸手在车窗上敲了一下。

箫楚楚全身戒备,目光警惕的看着来人。不悦的按下窗子。

“小姐,主人要见你。”

第3章 做我的相好

箫楚楚眯了眯自己眼睛,来者不善:“不去,没时间。”

“那只好得罪了了。”西装男子冷声说道,他的身后出现十几个西装男子,看上去孔武有力,都是练家子。

“我和你们走就是了。”她倒是要看看,谁找她。

西装男带着箫楚楚走进一栋豪华的别墅,径直带着箫楚楚来到一间屋子。

“请进。”西装男恭敬的喊道。

箫楚楚推门进去,正好对上里面沙发上坐在的男子的眼睛。

是他?

“你找我有事?”箫楚楚的目光直视着男人问道。这都钱货两清了,还想怎么着?

男人眸色一沉,抬起自己的头,将交叠在一起的腿拿下来,站立走到箫楚楚的面前,伸出手,紧紧的扣住箫楚楚的下巴,声音沙哑低沉:“做我的女人。”

“啊呸,你以为你是谁啊?不就是一个牛郎吗?”箫楚楚傲慢的说。心道:这个男人不简单,危险!远离。

牛郎?

男人好看的眉宇不觉的打结,加重了手里的力道,嘴角勾勒出一抹寒冰冷笑:“女人,你再一次的挑战我的耐心。”

“放开。”被人捏住下巴的感觉一点都不好,箫楚楚急着挣扎开,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了一圈:“那个,我想你是认错人了,咱们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行不?“

现在才说讨好的话。是不是太晚了?男人眯起自己的眼睛:“就算是认错了人,可是昨晚上和我翻云覆雨的人是你,不是吗?”

箫楚楚语塞,红唇微启:“你到底是谁?”

“南宫寒.我的名字。”男人的霸道的说道:“我要你做我的情人,你有什么条件随便开。”

南宫寒?

欧洲最大的财阀集团的继承人。半年之内吞并上百个上市公司的铁腕总裁?

箫楚楚的心里一万只草泥马不断的奔驰,这是摊上大事了啊。

将自己心里的情绪冷静下来,箫楚楚硬着头皮说道:“我管你是谁,赶紧放我走。”

“你要是不答应,我的就将这碟光盘放到网上。”南宫寒将自己的手拿下来,转身从茶几上拿起一张光盘:“这里面可是你昨晚上的战绩,高清的。”

目光落到南宫寒手上的光碟上,箫楚楚莞尔一笑,带着些许得意:“那好啊,你放来我们看看。”

“如你所愿。”

很快的,偌大的屏幕里出现两个交叠的身体,却你是自己和箫楚楚,里面的人咿咿呀呀的叫得人身上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南宫寒黑沉了一张脸。

“怎么?你就拿着威胁我?是不是滑稽了一点?”箫楚楚轻笑。

“你干的?”南宫寒猛然回头,收受快速的扼住箫楚楚的喉咙,厉声询问。

“你……咳咳。”箫楚楚感觉自己的脖子快断了,涨红了一张脸,刹那间,箫楚楚的心底如坠冰窖,自己根本就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在箫楚楚以为自己要挂掉的时候,南宫寒忽然收了手,箫楚楚险些跌倒在地上。

“你是我的,由不得你,好好的呆在这里。”南宫寒说完,迈开自己的脚步走了出去,嘭的一声将门关上。

“魂淡!”箫楚楚忍不住骂了一声,摸着自己险些断掉的脖子,走到窗子边上低头一看,果然不出所料,外面到处都是南宫寒的人。

箫楚楚走进屋子,四下打量了一眼,没有发现监控器,这才抬起自己的手腕,快速的将手表扭动一下,这其实是处理过的通讯工具,箫楚楚不得已只好启动:“我需要帮助。”

那头的人嗤笑了一声。取笑的说:“我们的箫大小姐什么时候也需要别人帮助了?”

“闭嘴。”箫楚楚脸颊一红,这事要是说出去,还不得叫那人笑掉大牙?

“OK。地址。”

箫楚楚很快的报了地址,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屋子里的人消失不见。

南宫寒得知这个消息,周围散发着冰川冷冽的气息,直叫人哆嗦。

“给我找,找不到你们就不要回来。”南宫寒沉声吩咐,此时就像是从地狱里来的撒旦,要是让他找到那个女人,他一定要狠狠的“教训”她。

第4章 妹妹,喜欢我送的新婚礼物吗

五年后。

T市的飞机场。

“妈咪,我们现在就去小姨的婚礼吗?”一个可爱的男孩,扬起自己的恍若陶瓷娃娃的脸,看着自己身旁的女人问道。

箫楚楚一身碎花波西米亚长裙,脚上踩着十厘米高的亮片水晶鞋,卷发披肩,五年的时间让她褪去了青涩,举止投足之间,满是风情。

“是啊。”箫楚楚含笑应道,拉住自己的儿子软糯的小手,忽而问道:“给小姨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吗?”

“恩恩,妈咪放心,在这里。”箫洛洛伸出自己的小胳膊,在挂在自己面前的小熊维尼包包上拍了一下。

“很好。我们现在就去。”

箫雨霏,你欠我的,今日就叫你全数奉还。

两个人到机场外面去打车直奔婚礼现场。

箫胡天虽然只是一个暴发户,这些年利用各种手段,总还是结交了许多的名门望族。

况且箫雨霏还勾搭上了豪门富二代,这婚礼排场十分的豪华甚大。

箫楚楚来到举办婚礼的地方,递上自己的喜帖,带着自己的宝贝儿子朝里面走去。

“楚楚,你来啦?”

听到熟悉的声音,箫楚楚的眼底闪过一丝冷笑,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箫楚楚转身:“是。”

箫胡天也没有注意到箫楚楚的冷淡,目光落到箫洛洛的身上,狐疑的问道:“他是?”

“我儿子。”箫楚楚满是宠溺的说道,伸手在箫洛洛戴着帽子的头上揉了一下。

箫胡天大骇,忍不住的吃惊,还有不悦:“他爸爸是?”

“死了。”箫楚楚干脆利落的说道。不想和箫胡天多言:“我们那边坐。”说着就带着儿子过去。

婚礼很快就进行了,箫雨霏一陇白色梦幻婚纱,将她姣好的身材秀出来,身边的新郎长得也不差。

箫楚楚勾起自己的红唇:“洛洛,包包给我,不要乱跑。”

“恩恩。妈咪。你放心吧,我哪里不去。”箫洛洛乖巧的点着自己的头。

箫楚楚这才放心的拿着包包离开。不到十分钟就回来。

上面的司仪面灿如花:“现在我们就来见证一下他们的爱情,请看MV。”

“唔……我……”

“宝贝……你好棒……唔……好深……”

“快点……我还要。”

本来是两个人的短片,此时却变成了限量版的真人秀,两具身体交织,此起彼伏,男的脸看不清楚,不过女人的脸……不正是准新娘箫雨霏吗?

“不许放,赶紧关掉。”箫雨霏嘶喊道,脸色铁青,眼神惶恐不安。

“箫雨霏。”新郎咬牙切齿的喊道,脸上的表情好不到那里去,伸手指着MV上的画面:“这婚不结了。”说着,转身毫不留情的离开、

“不要,你听我解释。”箫雨霏都快哭出来了,死死的拽着新郎不放手:“不是那样的,你听我解释啊。”

新郎回头看了箫雨霏一眼,眼里满是嫌弃,恶心,冷声说道:“我丢不起那个人。”说着用力一甩,头也不回的离开。

箫雨霏跌到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箫楚楚冷眼看着箫雨霏,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要不是她在自己的酒里下下药,让自己代替她讨好南宫寒,她也不会那么狠心。

“妈咪,你看小姨哭的样子好丑。”箫洛洛伸出自己的小手拉住箫楚楚的手说道。

耳边传来宝贝儿子的声音,箫楚楚满心的不满和愤怒都烟消云散,脸上一笑,伸手在箫洛洛的鼻子上一刮:“是很丑。”

第5章 主人要见你

“真是没有想到箫雨霏那么清纯的一个女孩居然是一个放荡女人。”

“就是,那技术没有个十年估计也练不出来。”

“哈哈。”

周围的人嗤笑起来,他们都是些有身份的人,现在看见箫雨霏出事,都是落井下石,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赶紧关了。”箫胡天拖着自己肥胖的身子走上去,脸色铁青的呵斥道。

司仪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的关了MV。

箫胡天厚着一张老脸,看着周围的人。难看的挤出一丝笑意:“大家安静一下,婚礼……婚礼取消。”

大家纷纷离去,这新郎都走了,发生这样的事情,估计箫雨霏以后也算是毁了。

箫胡天走到箫雨霏的面前,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还好意思哭,我的老脸都让你丢尽了。”

箫雨霏泪眼汪汪的扬起自己的小脸看着箫胡天,伸手抓住他问道:“爸爸,我现在怎么办?他……他不要我了。”

箫楚楚拉着箫洛洛的小手,温和的说道:“既然这婚都不结了,我们回去吧。”

“好啊,妈咪,我好想念墨叔叔。”箫洛洛甜甜的说道。

箫楚楚:“……”墨赫沅,你到底和我儿子说了什么?

就在箫楚楚要出去的时候,就看见一大帮的黑衣墨镜的男人走进来。

“箫胡天,我们的账,今天也该算算了。”走在前面的男人冷酷的说道。

“是……是你们?”箫胡天身子一颤,一大坨肉差点掉在地上,脸色煞白:“你……你们想怎么样?”

“怎么样?”男人冷笑:“你能和王氏集团的人联合起来暗度陈仓,就应该能想到今天的结果。”

“我……我把挣得钱给你们,求你们饶了我吧。”箫胡天慌忙的说道。

“爸爸,他们是谁啊?”箫雨霏脸蛋上的泪痕还没有干,茫然的看着箫胡天问道。

“这……事情复杂。”箫胡天支支吾吾的不说。

“好了,跟我们走一趟吧,主人等着呢。”男人大手一挥,后面人就上来将萧家父女拿下。

“箫楚楚.我们都被抓了,你站着做什么?”箫雨霏看见箫楚楚冷眼站在一边,不满的喊道。

箫楚楚黑了脸颊,犀利的目光落到箫雨霏的身上。看来自己给她的打击还不够啊,这个时候还不忘拉着自己下水。

“我记得箫胡天有一个养女,是你吧?”男人问道,冷声说道:“带走。”

快速的目测了一下,大约五十多个人,箫楚楚心里一沉,要是自己一个人是能走的,可是有宝宝在,不行。

箫楚楚只好按兵不动,跟着他们走。

他们三个人还有箫胡天的几个女人被关在一间黑暗的屋子里。

箫楚楚始终拉着箫洛洛的小手,警惕的看着周围。心里大惊,这里采用了最新的隔音技术,大门口就有无数的红外线,看守的人手拿重兵器。

“爸,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箫楚楚冷清的开口问道,这个暴发户怎么会招惹上这样厉害的角色。

“南宫寒.是南宫寒.”箫胡天颓废的的说道:“我没有料到我们精密的计划被他识破了。”

南宫寒!

再一次听见熟悉的名字,箫楚楚心里的怒火蹭蹭的冒出来,暗自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心里想着要不要报复一下南宫寒!

“妈咪,你怎么了?”箫洛洛察觉到箫楚楚的不对劲,担忧的出声问道。

箫楚楚回神,敛眸,挤出一丝牵强的笑容:“没事。”

嘴上虽然这样说,箫楚楚可不敢大意,要是真的和那个男人对上,还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五年前就见识过他的厉害,现在不知道他实力如何。

箫楚楚麻溜从箫洛洛的包包里拿出黑框眼镜戴上,红色唇膏使劲的涂抹,将自己海藻一般的头发揉乱。

“都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情……化。”箫雨霏模糊的看见箫楚楚的模样,声音戛然而止。

“箫楚楚,主人要见你。”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刺眼的光线照射进来,叫人睁不开眼睛。

第6章 ‘丑女’任秘书

还是来了!

箫楚楚深吸了一口气,迈出自己的脚步走出去,被那人带进来南宫寒的办公室。

进去之后,箫楚楚发现里面居然没有人,提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打量着里面的格局。

黑白格调,低调奢华,果然很符合那个男人的风格。

“你就是箫胡天的养女?”身后传来低哑的冷冽的声音。

箫楚楚猛然回头,视线装进南宫寒深渊的眸子,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比起五年前,好像多了沉稳,更加的让人看不透了。

“真丑。”南宫寒的目光在箫楚楚的脸上看了一眼,嫌弃的将自己的视线移开。

“你……从哪里冒出来的?”箫楚楚惊讶地问道。

南宫寒黑色浓密的眼睫毛颤抖了一下,这语气很像那个女人。不由的,南宫寒加重了自己手里握笔的力道。

“回答我。”南宫寒沉声说道,显然耐心不是很好。

“是。”箫楚楚点头。他好像没有认出自己?

箫楚楚的心里一喜,想着怎么脱身。

“你在英国留学,学的金融股市分析。”南宫寒看着手上的资料说道:“我缺一个秘书,你正好。”

“什么?做你的秘书?开什么玩笑?”箫楚楚嗤笑,摆摆手,以为南宫寒是在开玩笑。

南宫寒眸色凝然,带着不可抗拒的气势。

箫楚楚微征,美眸一眨:“为什么?”

按理说不通啊。箫胡天得罪了南宫寒,他就不怕自己是间谍?

十指交扣,南宫寒抬起自己的下颚,看着箫楚楚说道:“第一,你已经五年没有和他们联系了。第二,你学历不错,第三……”

这时,一个男子从外面推门进来,恭敬的开口:“总裁,之前试图诱惑你的秘书已经赶走了,你看要不要给你重新找一个秘书?”

“不用,我已经有人选了。”南宫寒说着,目光转移到箫楚楚的身上。

男人随着南宫寒的视线落到箫楚楚的身上,身子一僵,脸色一白,被吓得不轻:“总裁,你确定?她丑……”

“嗯,就她。”南宫寒一锤子将这件事情敲下来。

箫楚楚的嘴角抽出来一下,感情是看在她长得丑的份上,才给自己这么好的待遇。

“我……有工作,还带着孩子,所以你还是找别人吧。”箫楚楚小声的说道,呆在南宫寒的身边?开什么玩笑,五年前就差点栽了,五年后她可不想又在同一个坑里载下去。

“要是你做得好,我可以考虑放了你箫胡天和箫雨霏.”南宫寒开口道。

“别介,你还是处置他们好了。”箫楚楚赶紧的出言相劝。

真是个狠心的女人,南宫寒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你说你还有一个孩子?”

箫楚楚猛然抬起自己的头,狠厉的看着南宫寒:“你要是敢动我宝宝一根汗毛,我就杀了你。”

从箫楚楚的目光中,南宫寒确定,这个女人言出必行,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丑女人!

“你觉得你会是我的对手吗?”南宫寒反问。

箫楚楚皱眉,心里一片冰冷,脑子飞快的运转,没错,她不是南宫寒的对手,看来只能等机会逃走:“好。我答应你”

第7章 你全家才丑

“很好,那么。”南宫寒抬起自己的头,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指,指着一旁的男人:“你,带她去熟悉一下工作环境。”

“是。”男人赶紧的回答。款步走到箫楚楚的面前,十分僵硬的说道:“走吧。”真没有见过这么丑得不伦不类的女人。

箫楚楚看到男人的眼神,撇撇嘴,懒得和他计较,一把将他推开,冲着南宫寒喊道:“你先放了我儿子。”

儿子?

南宫寒一愣,嘴角慢慢上扬,冰冷带着穿透力的目光落到箫楚楚的身上,言语清浅:“你先去,人我会放的,至于你爸爸和妹妹……”

“哦,他们先关一下吧。”箫楚楚脸色一冷,果断的说道,要不是他们,自己现在也不会落入这样的困境。

看来,她和他们的关系不好啊,南宫寒颔首,转身走到办公桌旁的椅子上坐下,点头说道:“如你所愿。”

“我宝宝……”箫楚楚担心箫洛洛.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情,自己可怎么办?

“喂,丑八怪,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啊,主人说会放就会放。”男人不悦的皱起自己的眉头,不满的说道。

丑八怪!

箫楚楚恨不得现在就给他来一个擒拿手,再掰断他两根肋骨,但是……宝宝不在自己的身边,她忍。

抬头,目光落到南宫寒的身上,箫楚楚看见他已经开始看文件,没有和自己说话的意思,心里一沉。

“走了。”那人催促道,伸手在箫楚楚的胳膊上推了一下。

箫楚楚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情不愿的跟着出去。

小子,日久方长,你得我等着。

男人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箫楚楚惦记上,带着箫楚楚来到办公室:“这是你的办公室,和主人的靠近,记住,随叫随到。”

“嗯。”箫楚楚点头。

男人走到一边拿了一大堆文件放在桌子上,大手在上面一拍,扭头对箫楚楚说道:“你先看,不懂问我,对了,我叫白宇。”

“好。”箫楚楚收敛自己的脾气,目光落到那文件上,她可没有想过要看。

“那好,我先走了。”白宇说着就潇洒的离开。

箫楚楚目送白宇离开,走到办公桌旁边,一手将文件狠狠的推到在地上:“鬼才看。”该死南宫寒,你魂淡!

谁要当他的秘书了?不行,她得赶紧走。惹不起她躲得起。

“女人,你最好捡起来,不然……”门口传来冷冽刺骨,带着威胁的声音。

谁?

箫楚楚猛然回头,看见南宫寒笔直的身子站在门口,阳光倾斜在他的脸上,映衬得他那张刚毅俊美的脸愈发的好看。

是南宫寒?

箫楚楚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垂下眸子,看见满地的文件,手心里出了一层冷汗:“喂,你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丑女人,你再废话,担心你的儿子。”南宫寒故意要紧了丑字,冷清的看着箫楚楚,他不过是来那资料,就看见箫楚楚将文件掀翻在地。

你才丑,你全家都丑!

箫楚楚咬紧自己的贝齿,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抬起头的瞬间,脸上马上露出讨好灿烂的笑容:“总裁大人,你看错了,我只是不小心将东西弄翻了,真的是那样。”

当他是傻子吗?南宫寒挑起自己的眉梢,目光落到箫楚楚的脸上,脸色一冷:“不许笑,丑。”

第8章 怎么成司机了

箫楚楚咬碎了一口牙齿,收回自己的笑脸:“是的,总裁大人,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南宫寒正说道。手机突然响起,南宫寒低头拿出手机接通。

好奇的目光在南宫寒的脸上看了一眼,便低头捡地上的文件,等见到宝宝,她立马就闪人。不需要受这个气。

“好,我马上回去。”南宫寒淡淡的说道,挂了电话,转身想离开,目光落到正在捡文件的箫楚楚身上,眸色一沉:“箫楚楚,你会开车吗?”

“会啊。”箫楚楚头也没有抬的说道。

南宫寒几步走到箫楚楚的身边,长臂一伸。抓起箫楚楚的手臂就往外面走。

“啊……喂喂喂……你干什么啊?”忽然被拉起来箫楚楚不满的喊道。

南宫寒一记冰冷的目光落到箫楚楚的脸上,箫楚楚立马闭上嘴巴,跟着南宫寒出去。

箫楚楚总结了一下,这个男人不是有毛病,就是脑子有问题。

“啊,你轻点。”被一下扔出去,身子撞在车子上,疼得龇牙咧嘴,站稳自己的身子,伸手揉着自己的额头。

“开车,回家。”南宫寒简洁的吩咐道,坐进了车子。

这……这是把她当司机吗?

箫楚楚握紧自己的拳头,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看着南宫寒,放软了自己的声音:“总裁大人,你也知道,我才从国外回来,我不认识路。”

“有导航。”南宫寒道。

看来她这司机是当定了。

箫楚楚瞄了一眼价值不菲的豪车,小心脏一颤。

劳斯莱斯幻影限量版。炫酷,真是没有想到南宫寒会喜欢这样的车子?

好车面前,箫楚楚心里痒痒,帅气的坐到里面,这感觉就是好。看了看地址,设置了一下,开车送南宫寒回去。

来到南宫寒的家,箫楚楚仰头看着豪华的别墅,差点扭了自己的脖子,这真的不是城堡吗?

层层叠叠的树木,草坪被修剪成艺术品,蜿蜒入内,欧式建筑的别墅放眼望去到处都是、

“愣住做什么?进来。”南宫寒走了几步,发现箫楚楚没有跟着来,不悦的出声提醒。

箫楚楚诧异的伸出自己的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她进去做什么啊?

在南宫寒的目光下,箫楚楚只好跟着进去。

南宫寒一进去,就直接将箫楚楚扔在客厅,一个人朝书房走去。

“这得值多少钱啊?”箫楚楚打量着里面的装饰,忍不住的咂舌,巨大的水晶灯,挂在房子的顶端。发出晶亮的光芒。墙上挂着的欧洲画,那是真的吧?

“妈咪。”

熟悉的声音传进箫楚楚的耳朵,箫楚楚一喜,就看见一个小孩朝自己的身上一扑,给了自己一个熊抱,抬起自己的小脸,看着箫楚楚糯糯的说道:“妈咪,我好想你啊。”

“洛洛,你怎么在这里?”箫楚楚的心里一惊,这南宫寒这是要做什么?为什么将洛洛带到他的别墅?

难道他已经知道?

不。不可能,箫楚楚果断的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将自己的想法否决,南宫寒没有理由知道!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3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