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祁蔓苏做为弃妇狼狈逃离那场婚姻。

五年前,祁蔓苏做为弃妇狼狈逃离那场婚姻。,五年后,祁蔓苏成为新闻界女王强势归来!,曾经他们给予的伤害,她都会一一反击回去。,再次重逢,那个男人的说:“祁蔓苏,你以为你那点小把戏可以玩儿垮我?”,她莞尔一笑:“拭目以待!”,只是,他没有料到——,有一天,他竟然会把他的一切都亲手奉给她,心甘情愿任她糟蹋。

五年前,祁蔓苏做为弃妇狼狈逃离那场婚姻。

第1章 前妻归来

“国内的天气怎么会这么的冷!”祁蔓苏一边冷冷的吐槽,一边裹紧了自己身上灰色的羊绒大衣,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体现的淋漓尽致。

她一边伸手将自己波浪卷的长发从身前撩到身后,一边顺着通道往出口方向走去。

刚走出一个弯道,就看到了不远处有一对俊男靓女缠绵的抱在一起,姿势极尽暧昧。

祁蔓苏冷笑着摇头刚准备抬脚离开,但是不经意间却是撇到了那个男人的侧脸,脚步顿时停了下来,嘴唇微张,同时藏在大衣袖子里面的双手也紧紧的攥起。

“阔冥裂……”祁蔓苏红唇微启,神情冰冷的吐出这三个字,随后冷笑一下,“这个见面礼还真的是贵重。”

话毕,快速的从包包里面拿出随身携带的相机,瞄准对焦,快速的拍下了那对男女暧昧至极的照片。

不过拍到第三张的时候,祁蔓苏从镜头里面看到了那个男人无比警觉的回头,凌厉的视线通过镜头与自己对视了。

她却是不着急不紧张,神色平静的放下自己手里面的相机,抬头与通道尽头的男人直视,随后嘴角微挑,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阔冥裂看清楚祁蔓苏的脸庞之后,神色有着一丝的恍惚,随后猛地将自己怀里面性感妖娆的女人推开,站直身体,眼底带有一丝怒意的看着祁蔓苏。

祁蔓苏对着他挑衅般的晃了晃自己手中的相机,用嘴型无声的说道:“阔冥裂,谢谢你送给我的头条。”

阔冥裂看懂了她的唇型之后,身上的气压猛地低了下来,声音冷冽的对着身后不远处的黑衣保镖说道:“给我追。”

祁蔓苏却是不慌不忙的转身,大步朝着出口走去,听着自己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脸上露出一抹不屑的神色,脚上的速度是越来越快了。

当走到一个通道的分叉路口时,她动作娴熟的将自己脖子上面的围巾摘下来,扔在了左边的那个路口,而自己则是转身闪躲进了右边的通道。

不一会儿,那些脚步声停在了自己的旁边,随后就朝着左边的通道跑去了,祁蔓苏等听不到动静之后,慢悠悠的从右边的通道口走出来,将扔扔在地上的围巾捡起来。

之后朝着左边的那条通道看了两眼,些妆容精致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自信的微笑。

随后神色悠闲的朝着右边的通道走去,但是在她即将走到通道口的时候,自己的胳膊手腕突然被人从后面抓住了。

祁蔓苏心里面猛地跳了一下,但是她很快冷静下来,头也不回一个倒踢,也不知道踢没踢到,然后转身就拎着自己手里面的包朝着那个人面部打去。

那个人痛呼了一声,松开了自己的手腕。

她便趁着这个空档,大步的朝着通道口处跑去。

不过在她落跑的时候,没有发现,刚刚抓住自己的男人,从地上捡起了一串手链。

此时的祁蔓苏却是早就已经跑到了机场出口,她快速的跳上一辆出租车然后冷声说道:“师傅,赶快开车。”

“小姐,你要去哪里呢?”司机师傅没有发动车子,询问道。

祁蔓苏看着不远处那些黑衣保镖的身影,低声咒骂一句,轻咬了一下嘴唇焦急的说道:“市中心的锦盛小区。”

“好咧。”司机师傅快速的发动车子,朝着市中心方向驶去。

看到车子离机场越来越远,祁蔓苏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确保安全之后,她从包里面拿出手机,熟练的拨出一个手机号码。

接通之后,便冷冷的吩咐道:“我这边抓到一个头条,等回到家之后我会将照片给你们传过去,全部都给我弄成高清,然后复印的越多越好,明天报纸的头条我一定要看到这几张照片,内容你们也往刺激的地方写。”

“标题就写成阔氏总裁抛弃未婚妻情移小模特!我要看到的效果就是明天各大头条上面全是阔冥裂的丑闻,明白了吗?”

电话那边的人回复的答案似乎是让祁蔓苏很满意,她有些冰冷的脸上总算是是露出一丝笑意,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安排好之后,她靠在车椅背上面,脸色有些微微的困倦,要下车窗让寒冷的风吹在自己的脸上,总算是清醒一些。

她扭头看着窗外的夜景,思绪有些恍惚:五年前的这个时候,自己好像比现在狼狈多了呢!

第2章 过招

一瞬间,祁蔓苏那些隐藏在心底的最阴暗,最痛苦的回忆顿时涌上自己的心头,阔冥裂绝情的脸庞,自己苦苦哀求的狼狈的样子。

这些回忆让祁蔓苏的身体都开始轻微颤抖起来,她的脸色也变得十分的苍白,精心修过的指甲深深的陷进手心里面,清晰的疼痛感让她的意识总算是清醒了一些。

“祁蔓苏,那些都已经过去了,你和以前也不一样了,你不应该这软弱,更不要忘记自己这次回来的目的。”祁蔓苏低声不停的提醒着自己。

等完全清醒之后,她脸上的那些慌乱,狼狈全都消失不见,随之取代的是沉着,冷冽。

她低头看着自己手心红肿的印记,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阔冥裂,韩茜,真想让你们也体验一把那种绝望的感觉啊!”

她的这句话话音刚刚落下,车子就猛地停了下来,祁蔓苏有些不满的抬头,冷冷的看着司机说道:“怎么了?”

“小姐,前面好像是已经封路了,过不去。”司机有些歉意的看着她说道,“现在我们只能掉头了,不过要花费很长时间。”

祁蔓苏蹙蹙眉头:“那就……”

话还没有说完,出租车的车门猛的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祁蔓苏惊讶的扭头就看到了那张自己无比熟悉,同时也无比痛恨的帅气的脸庞,五年过去了,他连脸上的神情都没有变,依然是那么的绝情和冰冷啊!

她下意识的将相机塞进自己的包包里面,神色不变笑眯眯的看着阔冥裂说道:“阔总,好久不见,你的脾气依然这么的暴躁啊!”

阔冥裂却是不理会她,直接伸手脸色冰冷的命令她道:“如果不想一直被堵在这条路上,那就乖乖的把东西交出来。”

祁蔓苏脸上微笑的表情顿时变为了嘲讽:“阔总还是这么大手笔,只不过是堵我这么一个小记者,连封路这种手段都用出来。”

她稍微直起上身,凑近阔冥裂的脸庞,冷笑着说道:“这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了呢?”

感受到她身上清香的气息扑过来,阔冥裂的神色有一瞬间的愣怔。

但很快他反应过来,冷眼斜视着她,脸上依然是那种蔑视的表情:“你不也一样?为了那些所谓的头条,无所不用其极,用卑鄙形容你都简直是夸奖。”

“我是卑鄙,但是你阔总好像也高尚不到哪里去吧!”祁蔓苏冷哼,随后神色慵懒的靠着椅背坐下,抬眼冷冷的注视着阔冥裂。

但是她拿着手机的右手,却是在包包的掩饰之后,快速拨出了一个紧急号码。

然而刚拨出去,她的胳膊就被人抓住了。

她有些怒气的抬头,就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阔冥裂已经贴了过来。

两个人的脸部十分紧密的靠在一起,她甚至都可以感受到阔冥裂的呼吸声。

猝不及防的靠近让祁蔓苏有些不适应,她下意识的想要挣脱,但是阔冥裂手上的力气很大,她下意识的抬脚就朝着男人最关键的部位踢去。

阔冥裂却像是已经有了防备,稍微一个侧身躲了过去,还伸手直接抓住了祁蔓苏纤细的脚腕,手上一个用力,她整个人就倒在了阔冥裂的怀抱里面。

“祁蔓苏,都已经五年了,你还是没有一点长进。”阔冥裂神色冷冽的低头,看着自己怀里面的女人,嘴角全是不屑的冷笑,“你除了想要纠缠我,就没有了其他活下去的理由吗?”

祁蔓苏只感觉心头一股怒火,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并狠狠的骂他一顿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很是危险。

不能直接这样和他发生争执,不然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拖下去,拖到允彬过来救自己为止,她漂亮的眼睛左右转了一圈,然后心中就有了注意。

故意娇吟一声,再次靠在阔冥裂的胸膛上面,眼神妩媚的看着他,但是脸上却是有了一抹幽怨的神色:“你怎么才明白这个道理啊?以前你对我都是那么的冷淡,根本就不明白我对你的情义!”

第3章 你越来越会演戏了

阔冥裂眉毛上挑,用食指还有大拇指紧紧的捏着祁蔓苏的下巴,脸部慢慢的贴近她,眼底全是冷意,声音低沉的说道:“哦?这反倒还是我的错了?”

祁蔓苏看到他眼底的怀疑之后,眉心微皱,随后用牙齿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与痛感同时而来的便是眼睛里面的泪水。

她的眼睛本来就生的十分漂亮,尤其是当她笑或者是流眼泪的时候,大大的眼睛里面秋盈晃动,像极了一泉微微荡漾的水波。

她抬头,眼泪朦胧的看着阔冥裂,微皱的眉心中全是伤心:“冥裂,难道你到现在都依然不相信我对你的情感吗?”

“如果不是你的话,我远走他乡五年,又怎么会再次回来这个令我伤心的地方?可是……可是你现在……”

说到这里,祁蔓苏低头哽咽起来,只不过当她低头的那一瞬间,眼底的情谊全部变成了厌恶和痛恨。

但是阔冥裂却是没有发现,他好像沦陷在了祁蔓苏那双能够摄人心魄的眼睛里面去了,感觉自己心底的某个地方被触动,脸上的神情也有些隐晦莫测。

不过只是沉默了一会儿,他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祁蔓苏,原来在这五年时间里面,你并不是丝毫没有变化啊!至少演技提升了不止一个水平。”

“冥裂,你这……这是什么意思?”祁蔓苏看到他不相信,努力将心中恶心的情绪强压下去,每间神情更加委屈与悲伤,随后故作柔弱的说道,“你……终究还是不信我,对不对?”

阔冥裂看着她盈满泪水的眼睛,脸上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神情,挑眉冷笑着说道:“既然你这么想要让我相信你,不如……用实际行动表达一下吧?你觉得呢?”

说完之后,便低头朝着她的脸庞靠去,眼看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祁蔓苏眼底的厌恶再也掩藏不住。

但是现在自己的处境,让她准备推开阔冥裂的手有些犹豫了,大脑快速的想着解决办法,但是此时她却是忘记了自己的手还抵在他的胸口上面,这个姿势看起来多少有些暧昧。

就在她焦急张望想办法的时候,看到旁边停下一辆熟悉的红色路虎,心里面顿时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在他的嘴唇快要贴近自己的时候,就直接伸腿一脚踢在了他的小腹上面。

阔冥裂一时不备,躲闪不及,生生的挨了她这一脚,重心不稳直接跌坐在地上,抬头看着祁蔓苏的脸上全是暴怒,不过冷静过后,他看着祁蔓苏的那双丹凤眼里面全是阴鸷:“这就露馅了?”

祁蔓苏冷笑一声,站直身体,慢慢的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低头看着有些狼狈的他,脸上没有丝毫的惊恐,平静的走到他面前,恨恨的说道:“与你发生触碰,不如让我去死。”

“我刚刚说的话并不全是假的,我这次回国就是为了你回来的,只不过……只不过目的不同而已,阔冥裂,我祁蔓苏发誓,五年前的羞辱之痛,我一定让你千倍百倍的偿还。”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祁蔓苏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冰冷的表情。

本该发怒的阔冥裂却是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舌尖微微微伸出,将嘴角的血迹舔掉,姿态优雅的从地上慢慢起来,然后神色冷冽的慢慢靠近祁蔓苏。

看到他脸上的冷色越发浓重,怒气也越高,祁蔓苏暗道情况不好,快速拧开车门下了车。

这时停在后面的红色路虎的车窗摇了下来,一张帅的令人无比惊/艳的脸庞露了出来,有些着急的看着祁蔓苏喊道:“蔓苏,上车。”

祁蔓苏拎起包包身手敏捷的朝着后面的车子跑去。

虽然穿着十厘米恨天高的高跟鞋,但是对于祁蔓苏来说,已经很习以为常了,奔跑的速度依然没有因此受到阻碍。

而身后的阔冥裂则是眼神阴暗的看着车里面的男子,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紧紧握拳,头也不回的对着赶过来的黑衣保镖命令:“把那个女人给我抓回来。”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路虎车上面的那名男子却是听的清清楚楚,他抬眼也朝着阔冥裂望去,眼底全是冰冷,阔冥裂也眯着那双好看的丹凤眼看过去,眼睛里面全是不屑。

就在两个男人用眼神厮杀的时候,祁蔓苏已经跳上了车子,用力将车门关上,便扭头看着男子着急的说道:“允彬,赶紧开车。”

“坐稳了。”允彬听到祁蔓苏的话之后,那双桃花眼里面的冷意极快的消失了,温柔的说出这句话,然后直接将油门一踩到底。

就在那些人追过来伸手准备拉开车门的时候,车子猛地一个加速朝着远处驶去。

坐在车子上面的祁蔓苏看着被远远甩在身后的那些黑衣保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呼吸也由急慢慢变缓。

驾驶座上面的男子看到她恢复的差不多了,脸上便露出一抹痞痞的笑容:“祁大记者,我刚刚怎么样?帅不帅?这招英雄救美用的不错吧?”

祁蔓苏则是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你这来的也太晚了吧?我刚刚差点被他抓到啊!”

允彬则是有些冤枉,那双桃花眼里面尽是委屈:“一接到你的电话,我直接从电影的首映礼上面跑回来的。”

祁蔓苏挑眉:“你说的是最近那部最受关注的《大联盟》?”

“对啊!”允彬巧挑一笑,“唉,明天的头条又是我。”

“我敢保证,明天的头条一定不会是你。”祁蔓苏却是靠在椅背上面,微笑道。

第4章 前妻活该被抛弃

“你这是什么意思?”允彬听了祁蔓苏的话,趁着等红绿灯的时候,扭头问道,“难不成你今天挖到了劲爆的消息?是不是和刚才那位有关?”

“明天我是不会让你因为这件事情上头条的。”祁蔓苏将脸上的冷意收掉,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眯着眼睛说道。

允彬看到她一副不想说的样子,好看的那双眸子里面流露出一抹担忧。

此时,祁蔓苏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将手机接听起来,声音寒冷的说道:“怎么了?”

“社长,出事了。”手机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着急的声音,“刚刚阔氏集团的人过来打过招呼了,说明天本市所有的报社都不准刊登有关阔氏总裁的消息。”

“他们……他们还威胁我们,说……说如果不听话的话,那就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怎么办?社长,你吩咐的事情,我们明天还登吗?”

祁蔓苏的眼底闪过一抹阴狠的神色,语气冰冷的说道:“登,当然登。你替我通知一下办公室的所有工作人员,今天晚上加班。”

“可是……”电话里面的中年男子似乎是有些不愿意,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祁蔓苏冷冷的打断了。

“如果不想要这份工作或者是想辞职的人,今天晚上大可以不来,我不强求。”

“好的,我知道了,社长,我现在就去吩咐。”听到祁蔓苏的话,中年男子瞬间爽快的答应下来。

祁蔓苏冷淡的嗯了一声,然后挂断电话,扭头看着允彬说道:“送我回报社。”说完之后,脸上露出一抹疲惫。

“你刚回来,不……”允彬看到她这个样子,顿时有些心疼,张嘴想要劝道。

不过话还没有说完,祁蔓苏就有些不耐烦的抬手阻止了他:“允彬,你认识我这么长时间,知道我是什么性格。”

“行吧!”看到她执拗的样子,允彬也只好无奈答应。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位于市中心的一栋写字楼前面,祁蔓苏推门下车,道谢之后,便利索的转身走了进去。

看着电梯停在27楼,祁蔓苏面无表情的抬脚走了出去,推开报社的大门,前台的工作人员便立刻从椅子上面起来,有些紧张的看着祁蔓苏说道:“社长好。”

“恩……”祁蔓苏冷冷的应了一声,然后开口吩咐道,“你通知一下各部门,在自己的岗位严阵以待,一个小时之后,我会把文章还有照片发到编辑部,让他们抓紧时间审查并且定稿复印。”

“好的,社长,我知道了。”小秘书忙慌不迭的点头,然后拿起桌子上面的电话开始一一通知。

祁蔓苏则是大步走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电脑将相机的储存卡链接上之后,双手快速的在键盘上面敲打起来。

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祁蔓苏才停了下来,松了一口气,神色满意的打量着自己刚刚写出来的这篇文章。

文字内容十分劲爆,再配上图片用以说明,估计这下阔冥裂怎么都洗不清了吧!想到这里,她的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弧度。

将文章发送到编辑部之后,祁蔓苏抬手看了一下时间,发现已经十一点半了,她伸了一个懒腰,然后拿起桌子上面的杯子起身去茶水间冲咖啡。

但是刚走到茶水间门口,听到里面传来的讨论声后,她慢慢停下了脚步。

“哎,这次阔氏总裁算是栽了,明明有未婚妻,现在还弄出这个花边新闻,看来他这个渣男的名声真的是坐实了。”一个打扮时尚的年轻女子开口说道。

“对啊对啊!这阔氏总裁五年前离过一次婚,搞得他们集团的股票大跌,这次又在有未婚妻的情况下出轨,恐怕他们集团的股票这次是一落千丈了,还好我没有买。”另一名戴眼镜的女子也紧接着说道。

站在外面的祁蔓苏听到这里,嘴角微微上挑,觉得没有什么好听的消息了,她便抬脚准备走进去。

但是才迈出去一步,里面又响起一阵尖酸刻薄的声音:“其实要我说啊!他那个前妻就是活该,我听说,他那个前妻特别丑。”

“哪里能够和他现在的未婚妻韩茜相比啊!人家可是有钱又貌美,星辰集团的唯一继承人,他那个前妻拿什么和人家比啊!”

此时门外的祁蔓苏听到这些话,身上的气压猛地降低了,一张俏脸上面全是寒意,她抬脚将茶水间的门从外面踢开。

神色冷冽的走进去,眼神凌厉的看着刚刚那个说话的女人说道:“那按照你这么说,那些没钱没势的女人就活该被人抛弃,就该去死吗?那我是不是也应该落得这个下场?”

“啊……”看到面色不善的祁蔓苏进来之后,三个女人顿时吓得花容失色,身体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说话有些尖酸的那个女人颤颤巍巍的看着祁蔓苏,脸上露出一抹讨好的笑容:“社长,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再说了,您怎么会是没钱没势呢?您现在可是咱们新闻界公认的女王,长得漂亮,工作能力也那么的强,您怎么都不会是那样的人啊!”

听到这里,祁蔓苏顿时觉得内心一片苦涩,同时也有些好笑,她心中的怒火顿时就消了一半,也不想再看那些人讨好自己的丑陋脸庞。

自己冲了一杯咖啡之后,神色淡淡的冲着她们摆摆手:“行了,你们可以下班了,今天辛苦了。”

这几个女人顿时松了一口气,匆忙的朝着祁蔓苏弯腰道别,就大步跑了出去。

等祁蔓苏从茶水间出来之后,办公室里面几乎已经没有人了,她苦笑着摇摇头,然后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但是才刚坐下,突然办公室的所有灯就灭了下来,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这是怎么……”她嘴里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办公室的玻璃门就一下子被人击碎了,

突如其来的巨大响动让祁蔓苏心里面一惊,下意识的将桌子上面的裁纸刀紧紧的抓在手里面,故作平静的问道:“是谁?”

“怎么?不认识我了!”一阵冷淡无情的声音慢慢传来,随着打开的手电筒的灯光,祁蔓苏看到了一张神色阴沉的脸。

第5章 恶毒的女人

祁蔓苏看着肆无忌惮走进来的阔冥裂暗自咬牙,但是脸上的神色却是有着一抹嘲讽:“阔总,好大的动静啊!”

“我只不过是一个小记者而已,哪里能够用得着您费这么大的心思啊!瞧瞧,我这办公室的门都被人弄坏了。”说完这句话之后,脸上还露出一抹可惜的表情。

阔冥裂这个时候却是已经走到了她面前,居高临下的低头看着她,眼底一片黑暗:“少废话,你想要多少钱?”

“钱?什么钱?”祁蔓苏强压下自己心底的鄙视,脸上故意露出一抹疑惑的神色,不过很快她就恍然大悟的看着他,“阔总,这门的钱就算了,我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

“祁蔓苏,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阔冥裂看到她这个样子,狭长的丹凤眼微眯,透露出一抹危险的神色,“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看到他这个样子,祁蔓苏也不再装下去,不屑一顾的抬头看着他:“阔总,你觉得我像是那种缺钱的人吗?”

“我现在的身份地位,早已经和五年前不一样了,你还是换个角度来看我吧!不然……可是很容易出事故的。”说到这里,她从椅子上面起身,然后故意贴近阔冥裂的耳旁,轻声说道。

“现在阔总反倒是应该好好地想想,如果我手上的这些照片流传出去,对于你还有你们阔氏集团股票的影响,应该会非常大吧?”

“你现在有心思和我纠缠,还不如赶紧回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商量一下应急的措施和办法!这样至少比赖在我这里有效果的多。”

“祁蔓苏,你是不是永远都在想着利用我?”阔冥裂却是不担心自己公司的事情,反倒是紧紧的抓住祁蔓苏的手腕,声音冰冷的问道。

“你这个女人,心里面是不是永远都在想着怎么去利用别人?是不是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什么事情都可以做的出来?”

而祁蔓苏看着他一脸怒气的样子,则是冷笑一声,她现在都懒得解释了,毕竟如果解释管用的话,自己就不会被迫离开这里五年了。

她冷眼望着阔冥裂:“阔总,您还真的是自恋啊!要不现在出门你再去仔细的打听打听。”

“我祁蔓苏现在是什么样的人,又是什么样的身份地位,我用得着利用你,去博那些所谓的名声吗?阔总,别总是把自己看的这么重要。”

“我现在想要毁一个人,简直是易如反掌,让一个人身败名裂,那也是分分钟的事情,所以……”说到这里,她并没有再接着说下去,但是眼底自傲的神色却是说明了一切。

而阔冥裂听到她的这些话,眼底的黑色更加的浓重,他微薄额嘴唇紧紧的抿起,额头上面不时绷起的青筋证实了他现在的怒气。

他直接抬手用力的掐住祁蔓苏的脖子,神色阴冷的说道:“祁蔓苏,是不是你的无知才造就成了你现在的无妄呢?”

“我警告你,不要再挑战我的极限,趁着我现在还想和你好好说话的时候,我说什么,你做什么就是了,不然到时候……”

说到这里,他的嘴角露出一抹阴鸷的微笑,凑近祁蔓苏的脸庞轻声说道:“不然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毕竟这么多年,我想杀死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祁蔓苏只感觉自己现在连轻微的呼吸都感觉十分的费力,喉咙处也特别的疼,胸腔里面的新鲜空气越来越少,导致她的脸色变得通红。

不过就算是在这个时刻,她依然不会向阔冥裂低头,她的眼底依然是嘲讽的神色,无比艰难的说道:“好……好啊!你现在就可以杀死我。”

“来……来啊!反正这……这也不是你第一次这样了,五年……前你不就已经这样做了吗?阔……阔冥裂,你不是恨不得我早点从这个世界消失吗?”

“你……你动手啊!”近乎是嘶吼着说出这句话,祁蔓苏连眼睛都变得通红,不过就算是这样的狼狈,她脸上的神色依然是充满了不屑。

阔冥裂看到这样子的祁蔓苏,神色有一瞬间的愣怔,手上的力气也松了不少,而也就是这一瞬间,祁蔓苏用尽身体的最后一丝力气。

抬起捏着裁纸刀的手,狠狠的插进了他的胳膊上面,突如其来的疼痛让阔冥裂忍不住痛呼一声,同时也松开了对祁蔓苏的钳制。

看了一眼自己血流不止的胳膊,阔冥裂抬头神色晦暗不明的看着她恶狠狠的说道:“祁蔓苏,你还可以更狠毒一些吗?”

第6章 我扎的可是动脉

而得了自由的祁蔓苏却是一个脚下不稳,直接跌坐在地上,她用力的呼吸了几下,将胸腔里面的那灼热的疼痛感忍下去之后,冷笑着看向他:“我只不过是正当防卫而已。”

“你……”看到祁蔓苏这个样子,阔冥裂恨得咬牙,上前刚准备动手,但是却被她冷声制止了。

“阔总,我看你现在还是赶紧去医院吧!我扎的地方可是动脉,再晚一会儿,你就可以直接交代后事了。”祁蔓苏无情的看着他说道。

她的这句话刚刚说完,门外的黑衣保镖就急忙冲了进来,看到阔冥裂受伤,直接大步上前,扬起拳头就准备朝着祁蔓苏的脸上打去。

而祁蔓苏则是毫不怯懦的抬仰头,眼神凌厉的看着他,就在拳头快要落在自己脸上的时候,站在一旁的阔冥裂却是冷冷的开口了:“住手,给沈医生打电话,让他去家里等我。”

“阔总,可是……”黑衣保镖神色有些犹豫的说道。

“怎么?嘶……”阔冥裂有些动怒,只不过刚说出这两个字,不小心的动作就扯到了自己胳膊上面的伤口,让他忍不住痛呼出声。

因为失血过多,脸上的神色也是变得越来越苍白,但就算是这样,依然掩盖不住他身上凌厉的气势:“话我不说第二遍。”

“是,我马上就去联系。”看到真的动怒了的阔冥裂,黑衣保镖只感觉身后一冷,什么都说不出来,神色恭敬的朝着他点头,就大步离开了。

阔冥裂则是用另一只手按压住自己受伤胳膊的动脉,随后脸色阴沉的看着坐在地上的祁蔓苏说道:“今天的事情,你给我记清楚了,我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你的。”

“你真的以为新闻界的一姐就很厉害了?哼,祁蔓苏,不要太过于高看自己,想要整治你,只不过是我一句话的事情。”

“是吗?”祁蔓苏强压下心里面的恐惧,撑在地上的双手也死死的攥在一起,抬头神色平静的看着他,露出一抹微笑,“那我们就看着,看着最后谁先死好不好?”

“哼。”阔冥裂则是冷哼一声,然后直接转身离开了。

等阔冥裂的背影完全在办公室消失之后,祁蔓苏一直强撑着的身体才软了下来,用力的咳嗽了几声,随后抬手轻轻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手指刚刚触碰到脖子,就让她疼的倒吸了一口气,害怕阔冥裂再返回来找自己麻烦,她勉强从地上爬起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就离开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她下意识的打开手机看新闻,果然发现铺天盖地的全是阔冥裂出轨的新闻,下面的评论也是往渣男的方向倒。

看到这些,她的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起床来到洗手间,从镜子里面看到自己脖子上面的淤青,冷笑一声:“阔冥裂,做什么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简单的洗漱完毕之后,换上一件高领的衣服,她便打车朝着报社驶去,刚走到办公室,前台的秘书就喊住了她:“社长,昨天晚上办公室……”

“我知道,其他你不要管,只需要请人过来维修一下办公室的门就好了。”不等秘书把话说完,她就神色清冷的吩咐道。

既然BOSS都发话了,小秘书也不敢再说下去,连忙点头应了一声。

祁蔓苏走到办公室,看到三五个人聚在一堆指着自己一片狼藉的办公室讨论着什么,不过看到自己走进来之后,就赶紧住嘴了,不敢再说一句话。

因为文章发布,祁蔓苏的心情也挺好的,当下也不追究这些小事了,一向严肃的脸上难得露出一抹笑意:“今天的新闻报纸我看到了,大家做的不错,月底每个人奖金翻一倍。”

“耶……”她的话音刚落,办公室里面的人就大声欢呼起来,祁蔓苏好像也被这样的氛围给感染了,嘴角轻微的笑意也扩大了一些。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又有一群黑衣保镖闯了进来,祁蔓苏心下一紧,以为是阔冥裂又来了,嘴角的笑意也凝固了,身体下意识的紧绷起来。

不过就在她严阵以待的时候,从黑衣保镖身后走出来一个女人,穿着高定的限量版长裙,波浪卷的长发安稳的垂在身后,妆容精致的小脸上挂着一抹温柔的笑容,姿态优雅的朝着她走了过来。

“我去,这是星辰集团的韩茜啊!自己的未婚夫都出轨了,你们说,她怎么还能这么淡定呢?”不等祁蔓苏反应过来,就听到自己身旁的工作人员小声讨论着。

第7章 论韩茜的属性

而韩茜听到这些员工的小声讨论,脸上的神色依然是颜笑嫣汐,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她温柔的笑着走到祁蔓苏身边。

十分熟悉的拉着她的手,感叹的说道:“蔓苏,你回来了啊!真是的,你说你回来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呢!我都还没有给你接……”

但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祁蔓苏就毫不客气的甩开她的手,有些嫌弃的拍了拍刚刚被她握住的那只手腕:“有话说话,动不动就贴上来干什么?我又不是男人。”

“蔓苏……”韩茜眼底闪过一抹难看,委屈的轻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柔弱的张口说道,“蔓苏你怎么能够这样说我呢?”

“当初的你不是这个样子的啊!那个时候我们之间的关系多好啊!怎么……怎么现在你的变化这么大呢?”

她的这句话话音刚落,办公室里面的其他人看着祁蔓苏的眼神就有些变化了,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女孩扭头对着另一个人悄声说道:“社长竟然和阔氏总裁的未婚妻认识?”

“关系还那么的好,但是现在社长却是坚持要让阔氏总裁难看,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天啊!”

虽然她说的声音很小,但是在比较安静的办公室,这些话还是被祁蔓苏听到了,她眯眼警惕的看着韩茜,这就是她这次过来的目的吗?

想到这里,她的嘴角上挑,露出一抹冷笑:“韩茜,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了,谁和你是好朋友了?别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

“还有,把你心里面的那些小心思都给我抛掉吧!这里是我的地盘,你还没有资格在我面前耍花腔。”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自己乖乖地从里面给我滚出去,二就是……我报警,让警察带着你滚出去,你选哪个呢?”

韩茜听到祁蔓苏的话,肺都要气炸了,自己什么时候收到过这样的委屈,而且这种委屈还是自己最看不起的祁蔓苏给的。

只不过想到自己这次过来的目的,她的双手死死的捏着包包的带子,深吸一口气,努力将自己心里面的那股怒气给压制下去。

与此同时,大大的眼睛里面也瞬间盛满了泪水,她哽咽的看着祁蔓苏说道:“蔓苏,我知道因为五年前的事情,你很怨我,但是……但是我已经给你认错了。”

“你为什么……为什么还不原谅我呢?还有我今天过来是真的有要紧的事情和你说,你就……你就不能冷静一下吗?”

祁蔓苏听到这里,双手抱臂,神色慵懒的看着韩茜,好看的眸子里面全是嘲讽:“韩茜啊韩茜,啧啧啧,你是不是除了装白莲花,就只会绿茶了呢?看来,我还真的是高估你了。”

“蔓苏……”韩茜的脸色长得通红,但她依然没有抛弃自己柔弱的样子,神色恳求的看着她说道,“我这次过来真的是有要紧的事情。”

说完这句话,她就扭头对着站在自己周围的黑衣保镖说道:“你们都出去吧!我和蔓苏有几句话要说。”

“可是小姐……”那些黑衣保镖有些不放心,担忧的看着韩茜。

“我和蔓苏是好朋友,她是不会做让好朋友失望的事情的。”韩茜脸上带着一抹温柔的笑意,然后声音轻柔的说道。

黑衣保镖也不再说什么,恭敬的应了一声,就转身出去了,而韩茜则是弱弱的看了祁蔓苏一眼,小心翼翼的说道:“蔓苏,我们……我们可以去里面说嘛?”

看着她柔弱的样子,祁蔓苏的眼底全是不屑的嘲讽,她也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转身,抬脚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韩茜看到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同时心里面恶毒的想着:还真的没有想到,祁蔓苏这个女人在这五年里面还真的是有了些长进,至少没有以前那么好糊弄了。

虽然心里面是这样想着,但是她脸上的神色依然是无比的委屈和柔弱,脚刚踏进办公室,眼泪就猝不及防的从眼中滑落。

她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看着祁蔓苏:“蔓苏,我知道……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五年前的事情你一直记恨到现在,这我也能理解。”

“毕竟……毕竟是我和冥裂对不起你了,但是……但是你不能用这样下作的手段对付冥裂!他……”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祁蔓苏就直接一巴掌打了过来,随后冷笑着说道:“下作?那你这样就不下作了是不是?”

“……”祁蔓苏的这一巴掌直接将韩茜给打蒙了,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现在竟然这么多的胆子,敢动手打自己了。

她死死的咬着牙齿,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愤怒之后,便直接跪在了地上,死死地拉着祁蔓苏的胳膊,哀求的说道:“蔓苏,我求你了,求你住手吧!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我吧!不要怪冥裂好不好?”

第8章 十个亿

因为办公室的门昨天晚上已经被阔冥裂给弄坏了,所以现在办公室里面的场景外面的人都可以看到。

韩茜这一跪还有不停的哭诉,彻底是吸引到了外面那些报社工作人员的注意力,每个人几乎都不停地朝着这边望过来。

既然她喜欢做戏,那她成全她!

祁蔓苏直接转身拿起桌子上自己昨天晚上沏的那杯咖啡,抬手直接泼在了韩茜的脸上。

“韩茜,我刚刚那句话还真的是说错了,五年里面,你也不是没有任何变化,至少这绿茶白莲花的功力,你练的的炉火纯青啊!”

而韩茜此刻感受着自己脸上黏腻的感觉,只感觉十分的恶心,她压抑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直接从地上起来,眼神恶毒的看着祁蔓苏:“祁蔓苏,你简直是不可理喻。”

“是我不可理喻,还是你蠢笨如猪呢?”祁蔓苏毫不留情的嘲讽起来,“韩茜,我只不过是想要让你认清现实而已。”

“现在的状况是什么?是你的未婚夫婚前出轨了,而且出轨对象还是一个十分年轻,身材特别火辣的年轻女模,你现在不仅没有一点危机感,还跑过来替他求情,你这不是傻事什么?”

听了祁蔓苏的话,韩茜的眼睛转的飞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之后,嘴角又露出了一抹善解人意的笑容:“这个就不用蔓苏你操心了。”

“我会和冥裂好好说说的,而且,阔氏总裁嘛!场面上的一些应酬是少不了的,我理解冥裂,而且也不会因为这个生气。那些新闻,你如果不撤下来,那么你的事业……”

祁蔓苏顿时觉得十分的讽刺:“韩茜,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你还怎这么大度呢?”

“我大不大度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韩茜则是捂嘴轻笑,随后慢慢的靠近祁蔓苏,轻声说道,“毕竟你早就已经和冥裂没有任何关系了不是吗?”

祁蔓苏眼神顿时变得十分凌厉的盯着她,直接伸手用力将她推开,有些恶心的说道:“并不是你稀罕的东西,别人都稀罕。”

韩茜被她推的连连后退几步,有些狼狈的稳住身形之后,从包里面拿出一条丝巾,慢悠悠的将自己脸上的污渍擦掉,然后悠悠开口:“要多少才愿意将新闻撤下来。”

祁蔓苏挑挑眉,莞尔一笑:“十个亿!十个亿给我,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再看到这样的新闻,而且我也还会公布承认,这个新闻是我自己造假的,怎么样?”

听到她的话,韩茜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后恶狠狠的等着她说道:“祁蔓苏,你疯了吗?十亿?你是想钱想疯了吧?”

“爱给不给,不给就滚出去。”祁蔓苏毫不留情的说道。

韩茜看着这样的祁蔓苏,心里面恨得牙痒痒,试图与她周旋:“祁蔓苏,你不觉得现在的你功利心太重了吗?”

“你才看出来吗?”祁蔓苏看着她,红唇微启,竟是直接点头承认下来,随后神色冷冽的看着她,“既然已经看出来了,那就赶紧给我滚,没有十亿你也不用过来了。”

“你……”韩茜看到祁蔓苏软硬不吃,气的就要转身拂袖离开,不过在她刚转身还不等迈脚,祁蔓苏冰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要是想要平安的走出这个门,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的把包里面的录音笔拿出来吧!”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2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