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前夕遭遇渣男劈腿决定奋起

沈佳人在结婚前夕遭遇渣男劈腿,决定奋起,立志要成boss的女人!,后来,她果然成了boss的女人!,封boss:怎么样?你现在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有何感想?,沈佳人:emmmm,我想成为的是boss!不是想成为boss的女人!,某人开始解领带,动作优雅:嗯?你再说一遍?,小怂包沈佳人:我当然只想成为封boss的女人!你信我!,某人:嗯,有眼光,不过我需要身体力行的检验一下你说的是否真心实意。

结婚前夕遭遇渣男劈腿决定奋起

第1章 失恋

寂静的夜晚,夜色凉如水。

沈佳人靠在窗边,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男友陆云谦温润的话仿佛还在耳边。”佳人,明天以后,你的整个人生,都将是我的了。”

手机铃声响起。沈佳人一看是闺蜜何盼盼的查岗电话,连忙接起。

“佳人,回去了吧?”

“嗯。”

沈佳人鼻头一酸:“盼盼,我明天就要和他结婚了。”

何盼盼叹了口气,问道:“决定了么,就他了?”

想起两人之间的点点滴滴,沈佳人心中忽然沉静下来。

“佳人!回神啦!”

“……嗯?”从回忆里醒来,沈佳人不好意地回应。

“我的手表呢,买上没有啊?”

“买了,买了。”说着沈佳人下床去玄关去取,却没有发现手表的踪影。坏了,一定是落在新房了。想着盼盼对她的手表的思念,沈佳人看时间尚早,便出门去新房一趟。

陆云谦听到门铃声,从浴室出来。

“佳……”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是佳人继母,柳诗。

陆云谦微微颔首:“伯母,这么晚了,您有事?”

“怎么,好歹我也即将成为你的岳母不是?”柳诗一开口,一股浓重的酒气混合着廉价的香水气味扑面而来,陆云谦皱皱眉,侧身让浓妆艳抹的柳诗进门。

“伯母喝点什么?”

“随便。”

柳诗看到门口放着的一个女士手表手提袋,又想起方才路边站台上的沈佳人,不动声色的拿起。

陆云谦手端一杯解酒茶从厨房出来,找到婚房,柳诗正四处打量。

“婚房不错。”

瞟到陆云谦手里的解酒茶,柳诗将外套轻轻脱下。

“挺关心我,嗯?”说罢又将内衬解开。

柳诗虽然也是半老徐娘了,可仗着年纪轻轻便勾上佳人的父亲,如今也不过四十出头,没吃过苦,又整天保养着,却也能说上风韵犹存。

陆云谦向后退了退,柳诗更贴紧他的身体。

“沈佳人能让你碰么,嗯?”

沈佳人急匆匆地走进电梯。

“云谦。”进门换鞋,沈佳人找了一圈也没发现袋子,心想着定是落在了婚房。

沈佳人靠近门口,却看到了让自己心惊的一幕:一幅强壮有力身体伏在床上,身下,是一具白花花的女性身体。

她不由得掩住颤抖的唇泪眼朦胧地看着眼前激烈的战况。

“云谦,你明天真要娶那妖女啊……嗯……”

陆云谦急促的喘着:“怎么……可能……不过是玩玩罢了……骗骗她而已……”

先发现不对劲的是陆云谦,他慌张地爬起,翻下床慌乱地穿衣心急地想解释。

“陆云谦!!!你真恶心!!竟然和她上.床!!!”

床上的柳诗见事情已经成功,无论如何他俩是结不成婚了,嘲笑道:“如你所见,陆云谦有多不愿意娶你。”

“你闭嘴!你爬上我未婚夫的床,这里没你说话的地位!!”

“小贱人,你妈让我有多痛苦,我就全部还给你。”

“我妈都是害死的,你还有脸造谣!!!”

“你连低贱的妓.女都不如啊,沈佳人,到现在还没爬上陆云谦的床。你妈当年的本事怎么就没传授一点给你呢?”

“我妈是什么人,轮不着你在这里说三道四!!如果不是你勾.引我爸,我妈根本不会出事!!!”

“呵,沈佳人,你看看,现在在陆云谦床上的人是我,你说什么都没用!!”

沈佳人浑身颤抖,泪眼模糊得冲出门,任凭陆云谦在身后慌张地解释。”陆云谦,我再也不想见你!!”

沈佳人再也没回头。


第2章 下药

沈佳人摔门而去,陆云谦顾不得柳诗,急忙套上衣服追出门。

“佳人!佳人!”陆云谦看到电梯口不停地摁着下行键的沈佳人,哭丧着脸拽住她的手。

沈佳人看着衣衫不整连滚带爬的陆云谦,心里有些不忍。

“佳人!佳人我求你了!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只是一时被她迷了心智……”

沈佳人一听这话想起了刚刚大红婚床上刺眼的一幕,不由得心生嫌恶。

“你回去吧。”说着便往楼梯口走去。

可身材纤细的佳人怎么能挣脱陆云谦的纠缠?在两人纠缠之时,柳诗从屋子里慢悠悠走了出来。

“沈佳人,你知不知道,我的孩子可是这个男人的呢……”

“柳诗!!!你一派胡言!”陆云谦着急地大喊。

“他是不是你儿子,你比我更清楚。”柳诗靠在门框上,闲闲地欣赏着新做的美甲,只一句话,便将沈佳人打入地狱。

“啪!”沈佳人如身至冰窖,忍无可忍,狠狠甩了陆云谦一巴掌。

陆云谦被打的侧过脸去,手捂脸颊不敢置信的看向沈佳人。他怎么也想不到,柔弱的沈佳人也能有如此大的勇气。

趁着陆云谦松手,沈佳人飞快的进入电梯下楼。

沈佳人失魂落魄的走出楼门,毫无形象地坐在花坛边抹泪。

“姐?姐姐?是你吗?”

沈佳人泪眼朦胧地抬头,看到了站在她面前的沈明月。沈佳人顿时想起她的母亲柳诗的恶毒,但转念一想,明月虽然是柳诗的女儿,但是她还只是个孩子,母亲的错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没事,姐姐只是失恋了。”

“姐,姐夫他怎么能……你们明天不是结婚吗,我妈妈还让我过来找她呢……”沈明月关心的陪佳人坐在花坛边。

“她不在这里。”

“姐,你想喝酒吗?我听人说喝醉了烦恼就全忘掉了。”

“走,喝酒去!”沈明月一听,再也止不住的笑意漫上脸庞。

酒吧里。

“姐,慢点喝!”沈明月边劝着,边为她一杯杯倒酒。

“为什么……我为他付出了我的一颗真心……却是这样的下场!!”

沈明月看她已有七分醉意,便将酒杯藏在桌下,握在手里的纸包轻轻打开。

“姐,很晚了,最后一杯了哦,喝完我们必须回家了。”

“好……”

“明月,我……去个洗手间。”

“我扶你。”

洗手间里的沈佳人感到身体一阵阵的燥热。看向镜子里的自己,脸红红的,眼神迷离,浑身怎么都止不住的发痒,她无意识的挠着脖颈,强忍着身体里的难受。

“沈明月,你在酒里做了什么?”

“你说什么呀姐?醉了吧?”沈明月见药效已经发挥,笑着问她。

“我知道……是你做的。”

沈明月突然笑起来:“对,是我。”

“明月,你怎么能这样……”佳人强忍不适,不敢置信地问她。

“凭什么你就拥有的比我更多?沈佳人!”

“我妈只能做见不得人的小.三!连我也要受屈辱!”

“沈明月,我怎么对你的你知道!你的衣服,你的鞋子!我带你去过的游乐场!”

“呵,亲爱的姐姐,那只不过是你施舍给我的东西罢了!你不要的东西扔给我,你以为我就稀罕了吗?”沈明月看着佳人无意识地挠着身体,畅快的笑着。

沈佳人头昏脑涨,闭上了眼睛。

沈明月朝角落里招招手:“带走吧。”


第3章 失身

一名强壮的男子将沈佳人带入房内。沈佳人恢复了点意识,微弱地挣扎着:“放开我!”

“妞,你就认了吧,进了这门,你就别再想出去了。”

“哈哈,就是,爷几个保证把你伺候好!!”

“哈哈哈哈哈,妞长得不错!”

此时意识模糊的沈佳人突然听到房间里多出的男声,意识到自己正身处危险的环境,挣扎着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模糊的几个身影。

沈佳人靠着仅存的力气,突然狠狠地一踩抓着她的男子的脚背,男子吃痛“啊”的大叫一声,放松对沈佳人的控制。沈佳人抓住时机,跌跌撞撞跑到门口,慌乱的拧开门向外跑去。

屋内的人看沈佳人跑了,全都恼羞成怒。

“嘿,你个死女人,还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溜走!”

“愣着干啥!追啊!”

沈佳人一路跑着,找不到哪里是出口。走廊里跌了好几次,幸亏铺着厚厚的地毯,沈佳人爬起来继续向前跑。

好不容易摸到电梯口,沈佳人费尽力气爬进去,累的趴在电梯门口呼吸。

电梯终于停了,沈佳人倚靠着电梯站起身,挨个拍房间的门。

封琛洗完澡,叫了两瓶红酒,此时正擦着头发看着窗外的迷人夜色。

突然门口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拍门声,封琛皱眉,看来这个酒店的服务生没有训练好。

一开门,封琛的眉头皱的更紧,门口的地上跪着一个小小的女人,满脸通红,胡乱的扯着衣服。

沈佳人终于敲开一扇门,抓住门框使劲站起,胡乱抓住手边的东西。

“救……救我……”

封琛见自己的浴衣被眼前的女人攥在手中,眼看着就要滑下,急忙把浴衣拯救出来。

这帮老东西也太不合规矩了,居然把这么小的姑娘下了药。

封琛嫌弃地看着眼前扁平的女人叫嚷着“热”,略一思索,还是把她抱上了床。

沈佳人触碰到封琛刚沐浴过的身体,顿时感到一阵的凉爽。洁白如玉的藕臂搂住那股凉意。

“好舒服……”封琛盯着她胡乱的扯着自己的领口,好几颗扣子已经被她挣开,露出幼嫩的雪颈,一阵燥热袭上身体。

沈佳人又将手中舒服的“降温器”抱紧,口中呢喃着:“热……舒服……”

封琛忍不住喉头微动,沉身埋头啃噬她的精巧锁骨。

沈佳人有一瞬间的清醒,顿时挣扎着想要逃离。封琛抬眼:“想跑?晚了。”

佳人感受到身上男人又加重的力道,想起今晚婚房里刺眼的一幕。自己还剩下什么?再挣扎也没有人会来救自己,还有比被自己的亲人与爱人背叛更痛苦的事情吗?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无声地滑下。

“云谦……”

再也无力挣扎。

正当沈佳人攀上男人的肩膀,顺从接受他的力道时,一阵“叮咚叮咚”的门铃声在静谧的房间内响起。

“请快点出来,配合我们的工作!”

“我们是市里扫黄大队的,请开门接受检查。”

身着制服的警察看了看封琛扶着的女孩。

“跟我们走一趟吧。”


第4章 我在礼堂等你

何盼盼与陆云谦在警局门口碰面,一起进入警局大厅。

“盼盼……”

坐在冰冷椅子里的沈佳人看到何盼盼冲进警局,仰起苍白如纸的脸庞,目光空洞的望向她。

何盼盼看着沈佳人深陷的眼窝,凌乱的发丝,衣衫不整的蜷缩在宽大的椅子里,更显得她的身影娇小可怜,楚楚动人。

“佳人,你就在这里坐了一夜?”何盼盼心疼地为沈佳人披上衣服。沈佳人不言语,只垂着头疲惫的闭着眼睛。

“沈佳人,你真的参与了?”陆云谦颤抖地问。

沈佳人站在警局门外,明媚的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洒下来,铺了一地。站在阳光下的沈佳人,却感到身体阵阵的发冷。

此刻听到陆云谦的质问,沈佳人心里已不再起丝毫波澜。

“是。”也许心里冷,身体便再也暖和不起来了吧。

陆云谦闻言气的胸膛起伏:“你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这么快就找好下家了?!”说着抬手巴掌便要落下。

沈佳人紧闭双眼,意料中的巴掌却没有落下。

轻轻睁开红肿的双眼,是封琛拦住了陆云谦:“有种,别打女人。既然她不值得,就别再别费力气。”

佳人听闻,窘迫地看向男人,他也相信了我是卖的……沈佳人尴尬起来。

陆云谦沉下脸:“沈佳人,无论你怎么勾搭别的男人也好,只是别忘了你是要嫁给我的。别忘了今天中午我们俩的婚礼,我在礼堂等你。”

“你对我做出那种事!还有脸提婚礼!你还是不是人啊!”沈佳人瞬间泪流满面,对陆云谦又打又踢。

“你答应了我,难道你想悔婚不成?”陆云谦急忙躲开,“我不就是犯了男人都会犯的一点错么?你当不知道不就行了?”

“你滚!滚!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沈佳人哭着跑到树下的长椅,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上面。

何盼盼急忙抱住沈佳人:“佳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是不是陆云谦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

沈佳人顿时痛哭失声,哽咽着连话都讲不清楚:“他,他昨晚和我继母上.床了,我继母的儿子,是他们俩的孩子……呜呜……”

何盼盼惊讶得张大嘴:“没想到啊,陆云谦人面兽心,竟然把你骗了这么久!”

“昨晚,沈明月还把我骗到酒吧,给我……下了药,让我失去清白……呜……”

不远处阳光下的封琛听到女孩子的哭诉,不由得对陆云谦嫌恶。看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孩,封琛心里不由得怜惜起她,这也是个可怜的人儿啊。

看看腕表,这时候司机该到了吧。树下的女孩子伤心地哭着,封琛头一次对一个女孩动了恻隐之心。

一辆线形流畅的加长车在路边悄无声息地停下,副驾驶的人下车。

“封总……”封琛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像两个女孩走去。

“住哪里?我送你们回去。上车吧。”

何盼盼扶着虚弱的沈佳人走向高档的车子,小心翼翼地坐进去。

“谢谢,麻烦您了。”


第5章 上门

黑色的商务车低调地停在一幢家属楼下。

车门打开,何盼盼将沈佳人扶下来,对车内坐着的人一再的道谢:“封先生,真的谢谢您,如果有机会,一定报答您的帮助。”

车内的人坚毅的下巴微扬了扬,车子无声地滑走。

“天哪,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今天可是佳人的婚礼啊!”何母惊诧的叫道。

“嘘!”何盼盼连忙提醒母亲。

“先别说话,待会儿跟您解释。”

把沈佳人扶着躺在床上,何盼盼忙着给她找可以换的衣物。

这时门铃声响起,一声比一声急。

苏母抱怨着去开门。

“来了来了!”

“沈佳人是在你家么?”门口女人嚣张跋扈的声音传来。

“是啊……你是?”

“我是她婆婆!沈佳人哪!我有话要问她!!”

“诶,我们佳人不舒服,有什么事情待会儿再问吧……您先坐着……”

“沈佳人!!”打断何母的话,苏矜闯进了卧室。

看到沈佳人躺在床上,苏矜冷笑:“沈佳人!你倒是说说!你背着我们云谦做了什么破事啊!”

佳人疲倦地躺在床上,并未理她。

苏矜看见沈佳人无视自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沈佳人,结婚前夜!你去酒吧鬼混!!和野男人上了床!你说你对得起我儿子吗?!啊?!你倒是说句话啊,别在这装病!!”

“你说谁呢?!疯婆娘?!”何盼盼再也听不下去。

“那是陆云谦那个贱人背叛她的!我们佳人还是清白之身!”

“看看,沈佳人,你有娘生没娘养就罢了,连交个朋友也是这种没教养的女人!”陆云谦嫌弃地看着何盼盼。

躺在床上的沈佳人闭着眼睛,内心一片宁静。曾经苏矜生病住院,陆云谦一个电话打过来自己便马不停蹄地赶到医院,不眠不休地照顾她吃饭换药。陆云谦遭遇别人造谣他作品抄袭的那段日子里也是自己毫无怨言地陪在身旁,安慰他,鼓励他……他们母子对自己招之则来挥之即去地利用……如今所有的表相都被打破,陆云谦露出了他的真实的丑恶面貌,沈佳人突然厌恶起这样还与他纠缠着的关系。

“柳诗和陆云谦的孩子,就是他背叛我的最好的证据。”沈佳人缓缓睁眼,平静地说。

“这件事情,与你无关。”

“就是,你不用管,就算你这样说,就能掩盖你卖、乱爬上野男人的床的事实吗?!”

两人的嘈杂的嗓音又响起。

“分手吧,陆云谦。再这样纠缠下去没有意思了。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清楚。不用我再提醒你吧?”

陆云谦嘴唇微动,最终没说出口。

斐讯大厦顶层还亮着灯。敲门声响起。

“进。”

打扮利落的男子进来。

“封总,这是您要的沈佳人的资料。”

男子将文件毕恭毕敬地交到封琛手边。

封琛翻翻新鲜打印的白纸:“不够详细。”

男子轻声回答:“知道了,封总。”说罢将总裁室的门悄无声息地带上。


第6章 两清

“沈佳人,还想着让云谦娶你哪?如今看来我们云谦也是不可能娶你了,你的身子已经脏了,这……”

苏矜讽刺地看向何盼盼:“你昨晚又刚进了警局,今天才让这女人捞出来,你说说,以你这种名声,还怎么嫁给我们云谦啊?这穿出去,你丢的起这人,我们可丢不起啊!”

何盼盼走向前:“我告诉你,你别欺人太甚!陆云谦背叛佳人,和她继母上了床,又被她女儿沈明月陷害才误打误撞进了警局的!那完全是一场误会!”

“误会?哼,这么说这还是我们母子的错了?我们没逼她沈佳人去卖吧?她自己做的错事自己不承担后果,你在这替她当什么代言人?”

“再说,她这勾搭男人的本事可大着呢,她妈不是就挺厉害的么……”

无力地躺在床上的沈佳人听着耳边一群人吵嚷的声音,感到生活是那么的捉弄人。

曾经自己与陆云谦在大学相识,自己不过是胆小怯懦的普通女孩,而陆云谦是广受人观欢迎的辩论社社长。

羞于开口的自己在舍友的鼓励下报了辩论社学习,因此与陆云谦相识。日复一日的相处,他不厌其烦的交自己辩论技巧,于是对社长萌生好感,每一次的有他参与的辩论赛她都反复地观看录像……在好朋友的窜梭下她鼓起勇气想要告白,陆云谦却先于她提出交往……他们成为了校选里最让人羡慕的情侣。

可如今,谁能想到这物是人非……

“她这个小贱人一样!想让自己造的孽让我们云谦来承受?!想得美!”

沈佳人看向天空。干涸的嘴唇,通红的眼睛嵌在巴掌大的小脸上,别样的触目惊心。

“盼盼……”

“盼盼……”

何盼盼听到沈佳人无力地呼唤,连忙俯身。

“让他们走吧……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他们了……”

“听到没有?!我们佳人要休息了!你们走吧!”

苏矜一听,走到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扬着一张浓妆艳抹的脸说道:“婚房,那是我们云谦的,房产证上没有她的名字,跟沈佳人没有关系!你们别想觊觎我们家的东西!”

“还有首饰!之前我们云谦买给她的金银首饰!全都得一个不落的还回来!否则我今天就在这儿不走了!”

沈佳人苦涩地笑,她早知道,吝啬的苏矜怎么会让自己占了一分一毫的便宜。只是没想到,曾经对自己百般温柔,万般维护的陆云谦竟然背叛了自己,如此彻底。

沈佳人告诉何盼盼:“包里有张卡,是他们家给的,没动过。”

何盼盼将卡摔到茶几上,厉声说:“拿东西立马走人!”

苏矜看了看,不情不愿的拿起:“不会已经空了吧?”

“行了行了,你们出去吧!你们快走!”

“快点滚吧,这里不欢迎你们!”

何盼盼说着,拿起扫把,将还在喋喋不休不依不饶的母子二人扫地出门。


第7章 大案子

苏矜看着何盼盼将自己赶出家门,眉毛扬起,狠厉的眼神盯着她。

“你个小崽子!这么没家教!竟敢对长辈如此不礼貌!看我怎么教训你!”

说着便要上前去拽何盼盼的头发。何盼盼扭身躲开,气氛之下拿着扫帚朝苏矜的腿狠狠地打去。

“你个老妖婆!快点滚走行不行,我们佳人嫁给你真的是瞎了眼了!你们这么对她,她还掏心掏肺地对你们!”

何盼盼说着哽咽起来,喘着气扔了扫把冲上去揪住苏矜的衣服,苏矜见状,便要冲上前去教训她。

陆云谦急忙拽住母亲,把快要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分开。

何母把盼盼叫住。

“盼盼,算了吧,让他们走吧。”

盼盼叹了口气,趁机把大门关住,将两人赶了出去。

苏矜生气的将陆云谦抓着自己肩膀的手拽下来,质问他。

“你,你干嘛把我拦住!”

“妈,算了……”

“你还是不是我儿子!”

“妈,我们用不着对佳人这么狠吧。”

苏矜一回头,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陆云谦。

“你怎么这么笨啊,儿子,沈佳人这么背叛你,你怎么还护着她?!你说,你心里是不是还有她?”

苏矜看陆云谦不说话,心下已经知道自己的儿子对沈佳人尚留余情,于是说:“我一定会阻止你和她登记的,这就是我为什么让你们先举行婚礼再领证。”

陆云谦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妈,原来你早就有了这样的打算……”

苏矜冷笑一声,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她的真实情况。她的家庭我可是了解的一清二楚。她妈是个插足别人的小三儿,他爸自杀了……”

见他儿子惊讶地看着她,得意起来:“我可是记得当年的那桩大案子。当年他爸贪污了大几亿,被人检举,那可是一件轰动全城的大事。儿子,你可不能被她的表象骗了。他爸能贪污,你觉得她能有多好?!”

看见陆云谦沉默不语,苏矜又教训道:“快别想着那朵白莲花了。就她那样的家庭,能配得上你?”

小区停车场的大树下,一辆车停在暗处,车里的猩红一闪一闪。

两人争辩着经过车旁,车里的封琛听到二人的言语,不耐烦的把烟熄灭,阖上超薄的商务笔记本电脑。

“开车。”

想到方才女人说的话,封琛沉思着,呵,原来是当年贪污大鳄的女儿啊,怪不得自己见她时觉着有些面熟,看来是曾经上过报刊头条了。

何家。

何盼盼心疼地看着沈佳人的睡颜,才一天未见,佳人就憔悴成这样,今天本该是她结婚的大好日子啊……心里不由得对陆云谦母子二人更为怨恨。

“欸?佳人,你醒啦?饿不饿?”

佳人迷迷糊糊醒来,见何盼盼守在身旁,不由得心生感动。

“盼盼。”佳人费力的做起来。”有没有吃的啊?”

“有,有。”何盼盼一听,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你终于愿意吃东西啦,我妈给你炖了鱼汤,快起来喝点吧,你都好长时间没吃东西了。”


第8章 人生何处不狗血

何母看沈佳人大口大口地喝着鱼汤,更加怜惜起这个遭遇坎坷的女孩。

“慢慢喝,喝完锅里还有啊。”边说着便给她夹菜吃。

这是何盼盼撒起娇来:“妈,每次佳人一来您就看不见我啦。”

“你这孩子。”何母无奈地给自己地女儿夹了一筷子菜。

“你们俩,都是我地好女儿。”

沈佳人抬起头,勉强笑了笑,眼睛一红,差点掉下泪来。

何母看着眼眶里泪水打转的沈佳人,叮嘱何盼盼:“今晚佳人就在我们家住了。待会儿快却收拾床铺,今天你们都累了,收拾收拾早点睡吧。”

“阿姨,今晚我得回去,还有家务事要处理。”

何母心想,确实得让沈佳人回去,毕竟是她自己的家务事。

沈佳人与何盼盼走在路上,何盼盼小心翼翼地看向沈佳人:“佳人,你还好吧?”

“没事,我就是想喝酒。”

何盼盼想起昨晚佳人喝了酒发生地荒唐事,犹豫了一会儿,有点担心地说:“喝酒可以,但是,你必须听我的。”

沈佳人不解地看着何盼盼。

“你不能再去酒吧了,我去超市买酒,你去那个公园里等我。乖乖等着啊……”

已经走远的何盼盼不放心地回头,冲慢慢走向公园的沈佳人喊道。

两个年轻的女孩在街心花园你一罐我一罐的喝着罐装的啤酒。

“干杯!”

“大河向东流啊……”

“哈哈哈……”

“佳人,少喝点啦,你快醉了。”

“呵,怎么可能,我酒量可好着呢!”

路边车里,封琛听着隐隐约约熟悉的声音,嫌恶地皱了皱眉,这女人怎么又喝酒,看来昨晚地事情还是没能让她长记性。

“封总,该走了。”

副驾驶的助理毕恭毕敬地提醒他。

何盼盼看着脚边越来越多的易拉罐,有些后悔给她买了酒,但想想这样可以让佳人发泄出来,也是好的。

“不准喝啦。”

“最后一杯,最后……一杯!”

何盼盼无奈的扶起沈佳人,俩人一起走到街边的步行街。

走到一家装饰精美的橱窗边上,沈佳人说什么也不走了,看着玻璃窗里铺着装饰羽毛的展示台,突然流下了眼泪:“昨晚,就是昨晚……我回去取这块手……表,看到恶心的……”

何盼盼听着她断断续续的醉言醉语,虽说听了个大概,却也明白过来,心里有些懊恼,早知道不应该提起这块表……

何盼盼急忙架起沈佳人向前走,刚好看到一辆出租车里的客人下车,便要将醉了的人带过去。

“哎,等等——”

哪知道这时候沈佳人突然向旁边歪去,毫无预兆地直接吐了。好巧不巧地吐在来刚刚走下楼梯地男士皮鞋上面。

何盼盼一看,心想大事不好,连忙道歉:“先生,实在对不起……我朋友她喝醉了……”

结果抬头一看,是今天上午刚刚在家门口分手的那个男人。

人生何处不狗血啊!

何盼盼哭笑不得地看着醉的不省人事的沈佳人,心想,佳人,你今天实在是够倒霉地。

封琛站在原地皱眉看着眼前两个酒气熏天的女人,不禁嫌弃的看着沈佳人……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