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忍三年,老婆看不起我,说我是废物。

隐忍三年,老婆看不起我,说我是废物。丈母娘骑在我头上又打又骂。三年后,我实力觉醒,医武双修,开启狂龙女婿的复仇之路。老婆和丈母娘全都跪着求我留下来,众人皆在我的脚下颤抖!

隐忍三年,老婆看不起我,说我是废物。

第1章 医道觉醒

“沈莫渊,你这个废物,娶了我的女儿简直就是拖累!你有什么好的?嗯?”

“她可是堂堂江北市江北大学的校花,而你呢?”

“你,只不过是被沈家逐出家门的弃子,一个一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的废物罢了!”

“车子、房子,有一样是你能买得起的吗?以后有了儿子让他和你一样当废物吗?”

……

一道道刺耳的辱骂声打破了夜的寂静,一栋居民房当中正在上演着这一幕。

只见一道落寞的背影坐在轮椅之上,整个人没有丝毫的反抗,任由眼前这个老女人的责骂。

“妈!你怎么这么说呢,我选择沈莫渊是因为他对我够好,和他是否坐在轮椅上毫无关系。”

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少女护在了轮椅的面前,她的面色之中隐隐闪过一丝愤怒。

只是面前的这个老女人是她的母亲,所以她只能强忍怒意,但是她绝对不会放弃沈莫渊。

“好好好!林婉婷,这都是你自己瞎了眼选择的,以后日子过不好了可别埋怨我没提醒过你!”

凶神恶煞的女人看着自己的女儿如同鬼迷心窍一般,她整个人气不打一处来。

“就是啊,姐!你这么优秀的条件,凭什么要白白耽误在这么一个废物的身上啊?”

这个时候,一名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女说话了,她显然也是并不看好这一段爱情。

“小妹,大人的事情你别插嘴,这件事与你无关,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林婉婷的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让她的妹妹只好耸了耸肩,然后闭上了嘴。

没办法,林婉婷一直都被家里逼婚,而且还想让她嫁给自己厌恶的顾家恶少顾北城。

所以仓皇之下,林婉婷便结婚了,而男主自然就是只能坐在轮椅上的沈家弃少。

几乎可以说,沈莫渊只是林婉婷逃避婚姻的工具人而已,林婉婷心里也知道沈莫渊和自己差的太多了,他们几乎没有可能。

客厅再次恢复了安静,林婉婷整个人筋疲力竭,无力地坐在了地上,让人隐隐有些心疼。

“婉婷,让你受委屈了!”

沈莫渊轻声说道,不过林婉婷很快摇了摇头,解释道:“咱们当时约好的,事成之后,一分钱都少不了你的。””

……

整夜无眠,沈莫渊狠狠地攥紧自己的拳头,如今的这一切耻辱,早晚一天都要讨回来!

这一夜,沈莫渊彻夜无眠,整个人额头不断的留下冷汗,他的表情异常的狰狞。

在他的体内,一道血红色的痕迹如同驱虫一般不断地蠕动着,吞噬着一道道黑色的影子。

如此之剧痛,但是沈莫渊却一声不吭,这样的痛苦他已经默默承受了整整三年!

整整三年的时间,他几乎被所有人当做一个废物,一个瘫痪一辈子的垃圾。

“好在体内的X病毒就要被吞噬干净了,我终于要迎来重生了!”

沈莫渊竟然笑了,他的笑容又让人如此之心惊胆战,如同一个来自于地狱的修罗!

他体内黑色的光影终于被吞噬的一干二净,一道道殷红的血液不断地冲刷着他的经脉。

“真是有意思,没想到率先苏醒的竟然会是我的医道。”

想当年,沈莫渊被尊为战神的时候,他样样精通,尤其武力值爆表!

他的脑海当中瞬间出现了一本《黄帝内经》,纷繁复杂的文字如同醍醐灌顶一般,充斥着他的脑海。

“呵!废物?那就走着瞧,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废物!”

沈莫渊冷哼一声,一道道用内力凝结而成的银针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人不狠,站不稳!”

说罢,沈莫渊把自己的银针一根根的刺入了自己的身体之中,一道道黑气散发而出。

······

第2章 实力恢复

神州帝国,江北市。

冬日的清晨依旧是有些黑漆漆的,而且这几日寒风凛冽,如同刀割。

凌晨五点,此刻的街道上基本上不见人的踪影,大多数人们依旧处于睡梦之中。

可是一个公园之中突然传来了中气十足的呼喝声,听起来应该是一个年轻人。

此刻,一名赤果着上身的年轻人正在黎明的曙光之下练习一套拳法,他的身躯如同钢铁铸就一般。

若是有明眼人的话,便可以认出这拳法的来历,自然就是最为普通的军体拳!

不过,最简单的拳法在眼前这青年的施展之下,竟然平添几分绝世武功的意味。

眼下的这名年轻男子名为沈莫渊,他的年龄确实不大,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不过他钢铁铸就般的古铜色身躯再加上如此之娴熟的军体拳,整个人的身份几乎是呼之欲出。

而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沈莫渊的操练。

“喂,有消息了吗?”

不用看他都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毕竟之下他这个秘密手机号的人根本没有几个。

“报告老大,您吩咐我的事情已经有了结果,我已经把资料发到了您的手机上。”

电话的那头传来一个英气逼人的声音,分明就是一个女子,只是比起一般的女子似乎是多了一点柔情。

“做的不错,灵狐。”

沈莫渊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只是显然他已经很久没有夸赞过别人了。

“可是您真的决定要这做的吗?你的伤并没有痊愈,若是您强行动用力量的话,可能……”

停了电话那头的声音之后,沈莫渊的脸上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好了,不必讲那么多,我自有分寸。而且我现在还是你的老大,你只需要接受我的命令。”

挂了电话之后,男子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轻声呢喃道:“有些东西,也该结束了!”

说罢,男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坐着轮椅离开了公园,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没错,经过昨晚的针灸治疗之后,现在的沈莫渊终于痊愈了,变成了一个正常人。

手机响了起来,沈莫渊一看这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女人打来的电话。

“沈莫渊,今天是奶奶的生日了,我们一家人中午一起在君悦大酒店吃饭,到时候我回去接你!”

“就这样,我这边太忙了,先挂掉了。”

也不等沈莫渊回应,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

沈莫渊不由得苦笑一声,他的女人虽然没有嫌弃过他,但却总是冷冰冰的,好多事情都瞒着他。

沈莫渊当然知道,这都是林婉婷为了维护他的尊严,即便是她自己的公司已经快要破产了。

从灵狐那里,他自然得知了现在林婉婷公司面临的现状,整整五千万的资金缺口!

而且这件事情似乎还没有那么的简单,投资方莫名其妙撤资,这背后势必隐藏了什么巨大的阴谋。

沈莫渊隐隐的有种直觉,这场阴谋绝对和顾北城有关,目的就是为了得到他的女人!

“你维护了我这么久,如今终于轮到我回报你了!”

“敢打我女人的主意,真是狗胆呢!”

第3章 逼迫离婚

当林婉婷接到沈莫渊之后,眼神掠过一丝惊讶,他发现沈莫渊竟然能够直立行走了。

“你的腿?”林婉婷轻声问道,不过她的心里却是掀起一阵波澜。

沈莫渊的双腿并不是没有看过医生,只不过医生说这是骨头彻底坏死,这辈子没有痊愈的希望了。

但是现在……

“这总归是一件好事,不是吗?别想了,奶奶的生日要紧。”

在看到林婉婷眼神之中的疑惑之后,沈莫渊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扯开了话题。

“唉!即便是你痊愈了,你也依旧帮不了为什么,这一次家里人肯定要逼我们离婚了。”

“我倒是觉得你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

“你觉得长辈们会同意吗,你在他们心里只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啊!”

“离婚之后你可以拿到一百万,足够你生活了,以后我们再无关系。”

林婉婷倒是直言不讳,眼神之中满时落寞,沈莫渊双腿虽然痊愈了,但是在别人的眼里最多也只是一个四肢健全的废物女婿!

当沈莫渊和林婉婷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沈莫渊突然一把摸向了林婉婷踩刹车的腿,后者猛地一惊,一脚踩了下去。

随即,沈莫渊又一把抓住方向盘,朝着右边猛地扭了一下,车子由于惯性也漂移到了路边的台阶上。

林婉婷没想到仅仅是因为离婚,这沈莫渊就想和他同归于尽呢。

巨大的颠簸让沈莫渊一头扎进了林婉婷怀里,一丝淡淡的体香传进了沈莫渊鼻子中,让他有些心花怒放。

“混蛋!你想干什么?”

林婉婷脸上浮现一抹怒意,她还以为沈莫渊这个家伙想要对自己做些什么呢,毕竟结婚三年来沈莫渊都没有碰过她一次。

“老婆,你好香香啊!”

沈莫渊久久不愿意离开林婉婷凹.凸有致的身材,他也很享受。

林婉婷的心里很是失望,他没想到沈莫渊竟然是一个这样的人,他对沈莫渊最后的一丝感情也顺脚化为乌有。

而这个时候,车子外面显得十分的嘈杂,看到外面的景象之后,林婉婷后背发凉。

马路上数车相撞,只见一辆豪华的劳斯莱斯和好几辆车撞在了一起,基本上快要报废了,车里的人估计也要凉凉了。

“沈莫渊,你胡闹什么,看看你干的好事!”

在林婉婷看来,这起连环车祸的起因就是因为沈莫渊的胡闹,这下事情闹大了。

这沈莫渊不仅帮不上忙,反而还喜欢帮倒忙,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可如何是好?

“来人啊!快来人救救我们的爷爷!”

只见一对年轻的男女站在路口不断地叫喊着,他们的眼神之中满满都是无助。

在他们的身边躺着一名老者,伤势极为惨重,恐怕命不久矣。

很快,救护车直接赶到了现场,医生直接开始把脉,准备治疗。

仅仅片刻之后,医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让这一对青年男女不由得浑身一颤。

“抱歉,请节哀,老先生已经断气了,还请你们准备后事吧。”

沈莫渊不由得唏嘘一声,不过他却看到一道道血红的气息正在老者的体内蠕动着,只是很微弱罢了。

“既然遇上了,便帮一帮吧!”

第4章 医道救人

沈莫渊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握住了老者的手腕,手指搭在了他的经脉之上。

“沈莫渊,你发什么疯,求求你别捣乱了好嘛?这不是你能处理的事情!”

看到沈莫渊的动作之后,林婉婷很是生气,她不知道今天沈莫渊哪根筋打错了,做的事情都莫名其妙。

医生看到这一幕之后,也是不由斥责一声:“你这个小同志,别胡闹,老人家都去世了,还不让他安宁吗?”

围观的众人也是对沈莫渊指指点点的,毕竟医生都宣布老爷子的死亡了,沈莫渊这么做确实太不尊重了。

这对年轻的男女在看到什么沈莫渊之后,脸上也是有怒意浮现,似乎对于沈莫渊的行为很不爽。

“如同不想他死的话,就给我闭嘴!”

沈莫渊回过头去扫视一圈,众人只感觉被洪荒猛兽顶着一般,不由得后背发凉。

“还好,有的救!”

听了沈莫渊的话之后,医生先是一惊,然后嘴角掠过一丝嘲讽的笑容。

“小子,我刚刚已经检查过了,病人的呼吸都停了,难不成你能让死人起死回生吗?”

这个医生对沈莫渊嗤之以鼻,在他看来这个小子无非就是想要蹭蹭热度而已。

这个年头,有的人想红想疯了,无所不用其极,甚至做出一些博取大众眼球的变态事。

“就是,指不定有什么人暗地里给他录视频呢,想靠这种方式走红,简直是无耻!”

“现在这年头,什么人都敢冒充神医了,这种人就应该送到牢狱里!”

诸如此类的话比比皆是,现场反正是没有一个人看好沈莫渊。

……

反倒是这对青年男女,心里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

沈莫渊充耳不闻,只见他伸出两根手指,迅速的在老者身上的几个部位点了几下,封闭了老者的血液流动。

年轻男女看到这一幕虽然有些惊讶,不过他们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沈莫渊看上去最多只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实习医生罢了。

一个区区的实习医生,能有什么办法让人起死回生?

“这种情况必须要用针灸疗法了!”

沈莫渊也没有犹豫,直接变戏法似的,用内力凝结出几根银针。

看到这一幕之后,年轻男子气急败坏,竟然直接朝着凌峰一脚飞踹而去。

“小子,我看你就是班门弄斧,休要戏耍我爷爷!”

但是这个男子一脚踹在沈莫渊身上之后,后者却是纹丝不动,反倒是年轻男子受到巨力反弹,滚落在地。

电光火石之间,几根银针直接没入了老者的各个穴位之中,而且深度也很恐怖。

“完了完了,这货竟然如此侮辱老者的尸体,人家岂不是要把他打死?”

看到这一幕之后,林婉婷心急如焚,这沈莫渊简直就是在自找死路!

“咳!”

就在这个时候,老者突然猛地一咳,一道血箭直接喷在了沈莫渊身上,血液呈现出黑色。

“呼!幸不辱命!”

沈莫渊拍了拍自己的手,至于那些银针本来就是内力所化,并不需要拔出。

“突如其来的车祸引发了老爷子的心脏衰竭,淤血堵住了器官,还好没有耽误。”

沈莫渊轻声解释道,周围也响起了一阵掌声,看来他们倒是小看了沈莫渊。

年轻女子早就花容失色了,她看到自己的爷爷竟然活过来之后,整个人也是很激动。

一旁的医生也是脸色通红,没想到竟然被一个年轻人打脸了,而且他刚刚使出的针灸之法也是神乎其神!

“我混蛋,我不是人,我不应该踹你!”

这个时候,年轻的男子朝着自己的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整个人很是自责。

“从今往后,您就是我的大哥了!您救了我的爷爷,只要您有吩咐,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男子的妹妹也是朝着凌峰鞠躬致意,这整的凌峰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举手之劳而已,报答的事情先别说,赶紧把老爷子送去一眼好好检查检查。”

第5章 大哥请收下

在看到沈莫渊的真本事之后,就连林婉婷脸上都感觉火辣辣的,很是羞愧。

周围的吃瓜群众们更是无地自容,刚刚他们痛骂沈莫渊的时候一个比一个有劲儿,但是现在他们才明白最愚蠢的人其实是他们自己。

林婉婷看向沈莫渊的眼神很是复杂,这么一个废物什么时候有了如此高超的医术呢?

她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实在是太丢人了。

不过林婉婷转念一想,这件事不还是因为沈莫渊而起的,若不是他在车上乱摸一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就是,都怪他,都是沈莫渊的错!”

与此同时,只见几个身穿制服的巡查员出现在了事故现场,他们开始调查事故起因。

“这辆奥迪A6是谁的?”

“这个是我的车……”

其实,林婉婷的心里已经凉了一截了,这件事情搞不好会牵连到她。

林婉婷心一横,她当即就准备用沈莫渊来顶锅,反正过了今天他们就不是夫妻了。

“不错,处理很果断吗,若不是机智的话,可能这场事故就没有那么的简单了。”

巡查员的话让林婉婷摸不着头脑,本来她都已经做好接受处罚的准备了,但是谁曾想自己还受到了夸奖。

“什么鬼?你们难道不处罚我吗?”

林婉婷整个人有些懵逼,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什么情况?

“不光不处罚你,还要表扬你,不信你看视频监控。”

说着,巡查员打开了自己手中的仪器,屏幕上面正在回放事故发生时的情况。

突然林婉婷心中一惊,因为她看到一辆半挂车当时正从她的后放急速驶来,显然是超速了。

如果他的车子没有偏离主道的话,可能她的车子已经被压成碎片了,而她自然也就难逃一死。

“这么说,竟然还是沈莫渊救了我一命?”

林婉婷心中很是复杂,在家人的极力劝说之下,林婉婷其实已经动摇了,所以她准备好了一切和沈莫渊离婚所需要的材料,只需要一个签字。

可是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个样子。

自己竟然欠了沈莫渊一条命!

可是,自己还误会了沈莫渊,她真想狠狠地抽自己一巴掌。

沈莫渊看着林婉婷呆呆的样子,心里有些痒痒,他又回想起了林婉婷身上的幽香。

“好。”

这一次林婉婷出奇般的没有顶撞沈莫渊,表现出一分顺从的样子。

“别愣着了,我们走吧,奶奶的生日宴会要迟到了。”

就在这时,老者的孙子把沈莫渊拉到了一旁,然后塞给他一张银行卡。

“这是五百万,密码是五个零,多谢您救命之恩!”

“为医之道,悬壶济世,我不能收你的钱。”

虽然五百万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不过他还是拒绝了。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不不不,这笔钱您务必要收下,还有我的名片,有事的话大哥您联系我就好了!”

这个男子一口一个大哥,整的沈莫渊都有些不好意思,最后他只好收下了。

“对了大哥,您的医术这么高超,想必能够治好我爷爷的心脏衰竭吧?”

“希望大哥出手相助!”

面对着男子诚恳的请求,凌峰自然是不好拒绝,不过眼下他还要去参加宴会。

“好,老爷子的病情暂时稳得住,等我有空了联系你!”

说罢,沈莫渊拉着林婉婷离开了这里,眼瞅着马上就要超过约定好的时间了。

以往,这种性质的家族聚会,无非就是大家各自炫耀一番,然后集中其中对他进行人身攻击罢了。

毕竟,他身为林家的废婿,平日里逆来顺受,早就习惯了。

第6章 刁难

此刻,酒店之内,和沈莫渊预想的一模一样,林家这个不大的家族几乎全员到齐。

今天是林婉婷奶奶的生日,这老太婆可是林家最德高望重的老人,她掌握着林家所有的财富。

所以,林家各脉都想要巴结好老太婆,以便到时候能够获得更多的资产。

二人刚刚进入君悦酒店大厅便看到了一个让人厌烦的身影。

“婉婷,你终于来了啊,是不是路上堵车堵的厉害,你早点说我不就派私人直升机去接你了吗?”

一道声音传入了林婉婷的耳朵里,林婉婷头都大了,眼神之中满满都是不悦。

这人自然就是顾北城了,他字里行间都是满满的优越感,不停地讨好着林婉婷。

至于沈莫渊,他干脆直接无视了,挤在了沈莫渊和林婉婷两个人中间。

“拉倒吧,江北市市中心可是禁飞区,你以为你是江北市的执政长官吗?”

沈莫渊可是看不惯顾北城装X的样子,他直接揭穿了顾北城的话,让后者很是不爽。

“妈的,你个废物!我们两个人说话有你什么事?你只不过是林家的废婿罢了,你可要记得你的身份!”

顾北城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不爽,眼神之中满满都是嫌弃。

他顾北城可是江北市顾家的未来掌权者,必定是富甲一方,流连于社会上层。

但是他沈莫渊呢,充其量就是一个垃圾罢了,迟早会被林家扫地出门。

若是换做之前沈莫渊还在沈家的话,顾北城可不敢这么做,现在早已物是人非,他自然没有顾虑了。

“别逼逼赖赖,说清楚,你联合其他集团,导致婉婷公司的资金链断裂,意欲何为?”

沈莫渊没有多说什么,他一针见血的揭穿了顾北城的阴谋。

这话如同一颗扔进水里的石子一样,引起了不小的震荡。

“你胡说什么?我们顾家可是干干净净的,你这人为了博得婉婷的好感,竟然捏造事实,实在是恶心至极。”

这顾北城倒是也极有城府,他眼珠一转,直接把这个黑锅反扣到了沈莫渊的头上。

林婉婷眼神之中满是疑惑,她现在也不知道该相信谁了,不过顾北城和他们林家也算是关系不错,应该不至于如此吧?

她反而开始怀疑起了沈莫渊,这个人马上就要被她甩了,说不定这就是为了挽回她而故意编造的。

这个沈莫渊,不光是废人,竟然还栽赃陷害,人品实在是不好。

果然,林婉婷觉得自己做出离婚的决定,是非常正确的。

“沈莫渊,你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你竟然往别人身上泼脏水。”

“无耻,下流,卑鄙!”

听了这话之后,沈莫渊轻轻的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信不信由你吧,证据我会给你的!”

“你一个垃圾就别在这里装腔作势了,赶紧找个地方苟活残存吧!”、

顾北城说完之后,直接带着林婉婷走进了包间之内,把沈莫渊晾在了原地。

叮叮!

这个时候,一道消息传到了沈莫渊的手机上,正是灵狐发来的。

“呵呵,事情的真相马上就要浮出水面了呢。”

第7章 自告奋勇

当沈莫渊紧随其后走入包间之后,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回荡在众人耳边。

“沈莫渊,你真是好大的架子啊,敢让全家人等你这么久?!”

林老太婆的二儿子林正宇怒骂一声,谁都知道这明显就是针对沈莫渊。

林家总共有两个儿子三个女子,林婉婷的父亲林正阳是老大,林正宇则是老二。

三个女儿分别是林巧、林晶、林悦。

“就是啊,妈!你看看这老大一家,简直是不把您放在眼里!”

小女儿林悦自然不会错过这个补刀的好时候,一家人全都盯上了老太婆的财产,自然是想让对方难堪。

“奶奶,你管管我婉婷表姐吧,怎么找了那么一个残废男人,真是有损我们林家的名声。”

“哪像我,我老公可是在赵氏集团当副总经理呢,可是没少给咱们林家增光!”

林巧的大女儿吴莹满是傲气的说道,她一边说还一边用一种鄙视的眼神望着林婉婷。

林婉婷的父母林正阳和萧林听了这话之后脸色也是很难看,他们全都把这件事情怪罪到了沈莫渊的头上。

“这个小王八蛋,这种场合竟然也敢迟到,我明天就带他们两个去离婚,我们丢不起这个人!”

林正阳和萧琳对于沈莫渊这种迟到的行为简直是怒不可遏,这让他们丢尽了脸面。

“伯父伯母,息怒息怒。因为这么一个废物伤了身体不值得啊!”

顾北城的声音幽幽传来,在林正阳和萧琳面前树立起一个不错的形象。

“你们看看,北城多有心,这么好的姑爷,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林家一群人都在夸赞顾北城,顾北城瞥了沈莫渊一眼,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

“你这垃圾,怎么和老子我斗?”顾北城在心里暗骂一声。

此刻,一名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站了出来,他带着金丝框的眼睛,看起来斯斯文文。

可谁曾想,他一开口竟然如此之恶毒。

“奶奶,我虽然是个外姓人,但是我确是为了咱们林家好。”

“你说婉婷姐的公司都已经那个样子了,这个废物沈莫渊不仅拿不出一毛钱,甚至还拖后腿!”

“倒是顾家的顾北城少爷,年纪轻轻、学历又高,而且家族也很器重,基本上已经被内定为顾家的下一任家主了!我提议把婉婷姐嫁给顾少爷!”

这名男子正是吴莹的老公,赵氏集团的副总经理王雷。

他的这种话确实有些唐突了,换做别人家的话肯定跟他急眼了。

但是谁能想到这话竟然在林家得到了响应,甚至就连这些大人们一个个也应声附和。

“嗯!这个建议不错,顾少爷年少有为,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了顾氏集团的总经理!”

“是啊是啊!若是让婉婷转嫁给顾北城的话,到时候婉婷公司的困难不就是迎刃而解了吗?顾家可是不缺钱啊!”

林婉婷的二姨林晶也跳了出来,她更是极力主张林婉婷改嫁,在他们看来反正谁都比那个废物沈莫渊要强!

众人议论纷纷,他们丝毫没有在乎当事人林婉婷的感受,简直是把她当做了随意买卖的货品。

“各位长辈、兄弟姐妹,虽然我顾北城不堪大用,但是帮助婉婷的公司度过这次危机还是可以的。”

“赵氏集团的赵凌云就是我的好兄弟,他们也是做药品生意的,我和他说一声,他自然愿意和咱们林家合作!”

顾北城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面露喜色,这感情不错啊。

此刻,他们再看向沈莫渊,更觉得后者猪狗不如。

他简直就是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

“奶奶,赵氏集团和林家的合作,让我去谈判吧,我和赵凌云也算是认识。”

这个时候,沈莫渊一句话让众人哄堂大笑。

废物就是废物啊,真是什么都敢说,他凭什么认识赵家的公子呢?

就连林婉婷都吓了一跳,这沈莫渊不是自找苦吃吗?

这种事情岂是开玩笑的吗啊?这可关系到他公司的生死存亡!

顾北城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沈莫渊的话差点没有让他笑死。

“你别搞笑了,快回去洗洗睡吧!”

“不说别的,你知道赵氏集团的门朝哪边开吗?”

第8章 出手震慑

面对着顾北城的刁难,沈莫渊并没有争辩,他知道没有人会相信他。

不过沈莫渊倒是有这个底气,因为当日给他五百万的那个男子,正是赵凌云。

这么一来的话,事情不就好办了吗?

是时候让林家人看看他沈莫渊的能力了!

沈莫渊拿起手机,手指飞快的打出一行字,然后点击了发送。

“你们瞧瞧?这个家族废婿竟然还在这种正式场合玩手机,真是缺少教养啊!”

“有娘生没娘养的玩意儿,真是丢脸!”

王雷骂完之后,他整个人感觉皮肤有些刺痛,紧接着就看到了沈莫渊的目光。

沈莫渊的目光之中满满都是凶狠,如同一个来自于地狱的修罗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以前的他就是一个站不起来的废人而已,怎么现在……?”

“你们不管怎么对我,我都不会生气,我毕竟是林家人,但是若是有人敢欺辱我的亲生父母,休要怪我无情了!”

王雷虽然心里害怕,不过他还是克制住了,依旧嘴硬的骂道:

“怎么?骂你父母如何?你本来不就是一个克死父母的沈家弃子而已嘛?”

王雷话刚刚说完,只见沈莫渊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一只手紧紧抓住了他的咽喉。

“该死!”

龙游逆鳞,触之必死!

在众人的惊呼当中,王雷直接被提了起来,面色青一块紫一块的。

“杀人了!杀人了!”

“沈莫渊,你快把人放下,他快死了!”

“沈莫渊,离婚这件事情咱们两个好商量,你快把他放下来!”

听到林婉婷的劝阻之后,沈莫渊这才松手,直接把王雷扔在了地上。

王雷大口的喘着粗气,整个人双目圆睁,脸色煞白。

刚刚他真的感受到了沈莫渊的杀意,他感觉自己真的要死了,大脑之中一片空白!

众人看向沈莫渊的眼神之中满是震惊,曾经坐在轮椅上的废物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再怎么说王雷也是身高一米九、体重一百八的壮汉,竟然在沈莫渊的手里就像是一个小鸡崽一样。

“小子,你也太嚣张了吧?这可是法治社会,你敢当众行凶?”

顾北城直接给沈莫渊扣上了一个违法乱纪的帽子,一言不合就要把沈莫渊送入监狱。

嘴强王者,当是如此!

“我先出去静静!”

林婉婷心情复杂,整个人走了出去。

包间之内陷入了沉寂之中,现在没有敢逼逼赖赖了。

·……

江北市人民医院,住院大厦顶层豪华病房。

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躺着病床之上,病床四周已经挤满了人。

这个老者自然就是赵无极了,而赵凌云和赵双双分别坐在他的两边。

“父亲,通过我们赵家的特殊渠道查询,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那个人的身份了!”

赵无极的大儿子赵东康说道,他也是赵凌云和找双双的父亲。

“哦?他是谁?”

赵无极眼神之中射出一道精光,这样一来的话,他的病有希望了!

“他就是林家的那个废物女婿——沈莫渊!”

“而且,根据调查,他曾经是沈家的少爷,但是在沈德林死后就被逐出了沈家!”

其实就连赵东康自己都是一脸懵逼,那个林家废婿本来是个残废,根本不受林家喜欢。

但是谁曾想他却拥有如此之强大的医术,让自己老爷子起死回生,简直是神乎其神!

“废婿?这么一个乘龙快婿不好好珍惜,只能说他们林家全都是有眼无珠啊!”

赵无极老爷子气色颇为不错,他不由得冷喝一声,言语之中都是对于林家的不屑。

虽然林家实力也还不错,不过在他们赵家面前简直不堪一击,如同蝼蚁。

叮叮。

“爷爷,沈大哥让我去接他,地点就在君悦酒店!”

“东康,你和凌云一起去,一定要恭恭敬敬,用最高规格的礼仪接待!”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2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