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已灭,万族已亡,亡界之奴,尚不自知。

整个世界都毁灭了,我却流着仇人的血液活下来了。,从今天开始这诸天万界我为主,这万族苍生的生死我说了算,万古苍空诸天大道皆在我脚下,万古岁月我为霸主。,待我君临时,天地我为脊,古今我为主,众生皆平等。,这个一个弱肉强食为法则的世界。,天地已灭,万族已亡,亡界之奴,尚不自知。

天地已灭,万族已亡,亡界之奴,尚不自知。

第1章 漏网之鱼

李山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够活着,在那样的毁灭灾难之中还能够活下来,那已经不是奇迹两个字能够形容的了。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群高高在上的魔鬼,俯瞰所有的人,无情的雷霆,无情的刀剑,无情的长枪、战矛,那恐怖的力量穿过所有人的身体,什么都没有留下来。

现在只有以一个人活过来了。

李山望着四周的茫茫大山,碧水蓝天,柔和的太阳从天空之中照射下来,带着乱乱的感觉。

这大地与自己曾经的家园何其相似,但是这不是,这不是自己的家园,自己的家园在那灾难之中毁灭了,彻底的毁灭,什么都没有留下,整个都化作了焦土。

眼前的这个少年全身上下都是焦黑色的,看着异常的恐怖与诡异,因为他全身上下都焦黑色,身上的皮肤都是焦皮,是被火焰所灼烧过的,一层一层的,像是随时会脱落下来一样,如同一具站着的焦尸。

他就是李山,他本来就不是这天灵部落的人,他的家园与这部落差不多,也是坐落在茫茫大山之中,与这何其相似。

但是一切都没有了,一场前所未的的灾难将那整片整片的大山都给毁灭了。

当李山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进在这天灵部落了,这大山之中的一个小小部落,他的身体每一个都被烈火所焚烧,被一身的焦皮覆盖着,看着瘆得慌,很难想象他都被烧成这个样子了,竟然还能够活着,而且没有任何的生命忧患,还能下地走路。

“孩子,你还好吗”?这个时候李山的背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关切的问道,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杵着拐杖缓缓而来,出现在李山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眼中尽是怜惜与心疼。

“我没事,大祭司”!李山落寞的说道,他就是被大祭司在大山里面发现的,被大祭司救回来,躺了五天五夜的时间才醒过来。

“孩子,世事无常,有些事情是我们能够避免的,毕竟我们都是凡人,有些事情改变不了”。大祭司安慰的说道。

“大祭司,我想一个人待一会”。李山道,随即大祭司点了点头,缓缓的走开,知道这个时候需要给李山一点时间他才能够适应过来。

等大祭司走远了,这个时候,李山突然扑通一声的跪在地上,弓着身体,全身都在不停的颤抖,将头颅埋在剩下,有哭泣的声音传来,不停的抽咽着。

那是一双通红的眼睛,眼中全是晶莹的泪水,身体都在不停的颤抖着。

“我活下来了,我活下来来了”。他大声的吼道,声音都在跟着颤抖,他是唯一一的幸存者,那场屠戮之中的漏网之鱼。

“爹、娘,我活下来来了,山儿活下来了”。他大声的嘶吼,声音撕心裂肺般,他终究只是一个孩子,怎么可能默默的承受那样的痛苦,他不停的大吼着,将戏中的悲恸与怒火都释放出来。

“都没了,什么都没了,所有人都死了,一切都没有了,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了,只有我还活着,这是为什么”。李山不停的说道,整个村子里面有数千人之多,都死了,只有他一个人活下了,这个大山都以为了平地,连一草一木都没有留下来,但是他却活下来了。

“爹、娘、大哥、二哥,山儿活下来了,我没有死”。李山激动的大吼着,他满脸都是泪水,不停的抽咽着,泪水在他黑色的焦皮上面流过。“老天爷,这是为什么?我们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让他们这这样的惩罚我们?为什么?我们有什么错”?李山盯着那昏暗的天空,他不会忘记那些人,那些高高在上的强者。

“这孩子没事吧”!远处一个几个中年的妇女同情的看着李山。

“会好的,他需要时间治愈身心的伤痛,现在需要发泄一下”。大祭司无奈的说道,看着此时的李山,发出无奈的叹息。

“不,我们什么都没有错,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你高高在上为什么要屠杀我们,你这该死的老天,你为什么不帮我们,为什么看着他们屠杀我们?”。李山指着天空怒吼着,他眼眶绯红,泪水不停的落下,眼中尽是愤仇恨与愤怒,所有人都死光了,他还活着,他能不仇恨吗?

他恨这天,恨这地,恨这一切,他们什么都没有做过,为什么要将他们定为邪魔?为什么他们就该死?

“难道就是因为我们凡人吗?就因为我们是弱者吗?我们什么都不能够做,所以那些强者就可以掌握我们的生死,随便的屠杀我们吗”?

“难道弱者就该死吗?难道这天地间的一切就该你们这些强者说了算吗”?

“我不服”!

李山不停的大吼着,满腔怒火,现在没有什么能够形容让他心中的仇恨与怒火,他的目光比狼都要可怕万倍,那充满仇恨的目光盯着天空,仿佛要将天空都给生吞活剥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变强,变强,让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看看,我要报仇,为我的家人报仇,为我村子里面所有人报错”。李山大吼着,他心中燃起了复仇的火焰。

“我要超越一切的强者,让那些人知道,我们的愤怒与仇恨,让他们明白这天地我说了算”。李山大吼不停。

他的目光之中都燃起了熊熊的火焰,是真的有火焰,他的目光之中真的存在火焰,在他的眸光之中燃烧着。

“我要让那高高在上的强者跪在我的脚下,我要让这无情无义的天永远的恐惧我”。

“所有人都不在了,只有我活下来了,一定是所有枉死之人的仇恨,他们要我活下来为他们报仇,一定是这样”。李山捏着拳头冷冷的说道。

他是全部死去者唯一的信念,他是死去人所有意志的代表,他是为了所有枉死之人而活下来来的,他要为所有死去的人报仇,他相信老天让他活下来一定是要他去报仇的。

“我要成为强者,将那些栽赃我们,屠杀我们的人都一个个的杀死,让他们血债血偿”。李山捏着拳头。

“爹、娘、大哥、二哥、还有所有在这次死去的人,我李山会为你报仇的,为你们讨回公道,你们在下面先别忙着离开,你们都等着,我要将那些刽子手都给你送下来,让你们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你们一定要等着”。李山的目光之中都是愤怒与仇恨的火焰。

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一群人高高在上的样子,尤其是那一个为首男子,他就是罪魁祸首,他永远不会忘记,他的眉心有一团独特的火焰。

那个男子高高在上,口中发出冷漠无情的声音。

“邪魔之地,罪不可赦,一个不留,夷为平地”。

那眉心有火焰的男子,那一掌下来什么都毁灭了,当时李山手中握着那一杆杀死他母亲的战矛,向着那手掌刺过去,他不知道结果是怎么样,那时候他身体的骨头已经碎了,他已经难以站起来了。

但是他知道那一杆战矛是刺在了那手掌上的,因为他感觉到有炽热的鲜血顺着那时战矛流下来,流到他的身上,那鲜血比火焰还要炽热,他当时感觉到那鲜血流进了他的身体,他的体内都在沸腾,体内都在燃烧。

之后他没有了任何的知觉,那样的痛苦,那样的焚烧他根本就承受不起。

当时无论如何他是活下来了。

“我活下来了,我是唯一的幸存者,漏网之鱼”。李山平静下来,接受了现实。

“李山已经死了,现在我是那唯一的漏网之鱼,我是一条鱼,从屠戮的网中漏出来的,但是我又不是鱼,所以我以后就叫着李非鱼,一条不是鱼的漏网之鱼”。李山道。

他现在是李非鱼,李山已经死了,在那些强者的屠戮之下死了,现在活着的是另一个人,李非鱼,代表着全部枉死者而活下来的李非鱼。

李非鱼望着那茫茫大山,他扑通一声跪在那不满焦石的地上,朝中那茫茫大山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连额头都被那石头给划破了,有一丝鲜血流出来。

“爹、娘,山儿不孝”。李非鱼又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他相信爹娘一定会泉下有知的。

“爹娘,你们泉下有知,一定会原谅孩儿吧,孩儿只是改了名字,没有背弃祖宗给予我们的姓氏,我还是姓李,我永远都是李家的后人,只不过我现在背负的并不是我们李家的仇恨,还有所有人的仇恨,所以请原谅孩儿,孩儿现在叫着李非鱼”。李非鱼道。

“爹、娘、大哥、二哥,还有所有死去的人,你们放心,我活下来了,我相信是你们在保佑我,让我活着,你们身上的冤屈我会为你们洗刷的,你们的大仇我会报的,我会让那些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刽子手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将他们一个一个送下去,让你们也能够亲手报仇,你们千万不要走得太急了,再等等,等我成长起来”。李非鱼悲恸万分的说道。

这是他的责任,所有人都死了,只有他活下来,在这场浩劫之中枉死之人的仇都要由他来报,在这一刻,那些所有在灾难之中枉死的人都是他的朋友、亲人、家人。

这是家仇,他必须要报。

此仇不报他有何颜面活着?

“不管你们是谁,不管你们是什么样的存在,我都要将你们一个一个的从那高位之上拉下来,你们应该为你们自己曾经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让那些惨死在你们手中的人安息”。

“从此之后我就叫做李非鱼了”!最后李非鱼对着众人说道,他的眼眶绯红,一看就是刚刚哭过的。

“孩子,别伤心了,一切都过去了,既然我们将你带回来了,那以后你就是我们天灵部落的人了,从此以后整个天灵部落的人都是你的亲人”。一个妇女将李非鱼紧紧的抱在怀中。

李非鱼虽然没有和他们说过,但是他们已经从李非鱼刚刚的话语之中听出来了,知道李非鱼的遭遇,他们也十分的伤心,为李非鱼感到痛心。

李非鱼身体一颤,紧紧的将那中年妇女抱着。

“非鱼哥哥,从此以后,你就是我们的亲人了,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一个八九岁的孩子有点胆怯的上前,天真无邪的说道,毕竟李非鱼现在看着如同一具焦尸,看着恐怖。

“嗯”!李非鱼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又有亲人了,不再是他一个人了。

夜已经深了,李非鱼一个人坐在村口望着那茫茫的黑夜,虽然整个天灵部落的人都把他当做亲人看待,但是他心中的伤痛终究是不可能这么快就消失的。

“我一定要报仇,我一定要变强大”!非鱼紧紧的捏着拳头,一想到那一幕幕,他心中的恨意与怒火有不断地增加着。

突然,李非鱼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他盯着自己的右手手掌,他的掌心之间有一条细细的伤口,即便是被焦皮覆盖,但是他依然能够看到那伤口。

“哼”!他闷哼了一声,那伤口突然莫名的疼痛感传来,他紧紧的握住右手,那一阵刺疼在一点点的增加。

第2章 太初焚天

那种莫名出现的刺痛让李非鱼有点难以承受,他想要大声的叫出来,但是现在夜已经深了,他不想将村里面人的美梦打扰了,所以他忍住了。

但是那掌心之中传来的疼痛也越发的厉害了,他感觉到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左手之中流动,像是血液,但是那种感觉十分的难受,十分的疼痛。

他记得那一条伤口,当时母亲被那一杆从天而降的青铜战矛刺死,他愤怒了,他将那一杆战矛从母亲的身体之中拔出来,而自己右手上的伤口就是在那是不小心被那战矛划破的,但是他当时根本就没有在意,依然是用那流血的右手握着那一杆战矛,向着那从天而降的巨大手掌刺去,他的鲜血有染到那战矛上面。

“这是怎么回事”?李非鱼死死的咬着牙齿,左手抓住右手,他真的很痛苦,那是一种钻心般的疼痛,痛的李非鱼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

这时候他发下自己的右手竟然在开始快速的变红,而且还在不断地升温,而且还在冒着青烟,他的手臂就像是烧起来了,同时还在向着他的身体惠州中蔓延而去。

刹那间李非鱼的身体就通红,像是在蒸笼之中蒸过一般。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在急速的升温,感觉自己体内的鲜血在不停的翻滚着,像是煮沸的开水一样,同时那鲜血从右手伤口的地方开始向着身体每一条筋脉处流过去,所到之处都是痛苦不堪,像是烈焰在焚烧。

李非鱼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但是他还是没有叫出声来,他痛的之牙咧嘴的,牙龈都被咬出血来了。

好在这里是村口,距离这里最近的人家都还是有一点路程,以至于村里面的猎狗没有发现这里的异样。

“啊”!最终李非鱼最终还是发出一声惨叫,声音凄厉无比,他实在是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了,他撕心裂肺的大吼着。

然而,李非鱼的嘴巴张开的时候,他的口中竟然吐出一口黑色的浓烟,没有错,那滚滚的浓烟就是从他的口中喷出来的。

“噗”!

紧接着,李非鱼一口鲜血喷出去,他的身体在沸腾,身上的温度不知道有多么的高,但是当那一口鲜血落地的刹那间只见到地面竟然也是滚滚的烟雾在飘散。

他吐出的不是鲜血,而是岩浆,那一滩鲜血在地上化作岩浆,而且还在不停的翻滚着,咕噜咕噜的响个不停,火焰不停的燃烧着。

但是此时李非鱼根本就管不了那么多的事情了,因为他现在太痛苦了,他敢觉到自己体内流的不是鲜血,而是滚烫的岩浆。

“噗”!紧接着,李非鱼的身体裂开一道道可怖的裂痕,同时也有大量的岩浆从他的身体之中喷涌而出,灼烧着黑色的地面,一时间四周黑色浓烟在滚动。

他身上不知道有多少条伤口,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岩浆从他的体内流出来。

奇怪的是那岩浆并没有向着四处散开,而是就在李非鱼的身体四周滚动,最后竟然将李非鱼的身体都包裹在里面。

李非鱼身上都被滚烫的岩浆所浸染,但是奇怪的是那滚烫的岩浆并没有在他的身体表面燃烧起来,除了之前体内的高温之外没有任何的异样之感。

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李非鱼才从那撕心裂肺的痛苦之中回过神来,但是他身上依然是不少的伤口没有愈合古来,而且还是一丝丝的鲜血在流出来,依然是岩浆。

他四周都是鲜红的岩浆在不停的翻滚着,他此时就躺在那岩浆之中,但是那岩浆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温度,或许是他身体的温度太高了。

“这是怎么回事”?李非鱼差异无边,他知道自己没有看错,这的确是滚烫的岩浆,而且是从自己的体内流出来的,但是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之中会流出岩浆来?为什么自己的鲜血会化作岩浆?

就在李非鱼诧异的时候,他看到那滚烫的岩浆之中竟然有一些细小的东西在游动,期初他还吓了一跳,一位是什么蛇在游动,但是仔细看发现那什么都不是,更加像是字符,一个又一个细小的字符在岩浆之中游泳,而起还散发着奇异的光芒。

李非鱼难以置信,眼睛睁得老大,不停的转动着,看着十分的滑稽,他原本他的脸上就是黑色的焦皮,现在一双眼睛睁着,看着十分的怪异。

“这是什么东西”?李非鱼自言自语的说道,那一个个细小的文字在岩浆之中游动着,而且那岩浆还是从他的体内流出来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初焚天”。

“太初焚天”。

“太初焚天”。

就在这时,李非鱼的脑海之中突然想起这样的一个声音,那声音起初还很小,听着不真切,像是很遥远,但是却在一点点的向着李非鱼靠近,最后如同洪钟大吕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之中响起,那声音中气十足,余音不停的在李非鱼的脑海之中回荡着。

“太初焚天”?李非鱼更加的震惊,他猛然的向着四周望过去,他以为是有人在说话,但是他望着四野,黑压压的一片,除了那大山之中时不时的传来几声悠扬的兽叫之外,就再没有别的什么声音了。

“天地之间,太初焚天”。就在这时,那一个声音再一次响起,那声音听着十分的冷漠,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可言,但是听着十分的浑厚。

“是谁?是谁在说话,出来”?李非鱼大吼着,望着四野,他现在什么都不怕,他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但是过了好长的时间都没有人回应他。

“炼骨熔身”。

“髓焰铸神”。

“煮海焚天”。

“古焚苍穹”.

那声音连续不断的响起来,轰隆隆的如同天空之中的惊雷响起。

而此时那岩浆之中的字符游动也更加的快了,而且那岩浆翻滚的更加的厉害了,咕噜咕噜的响个不停,而且李非鱼感觉道自己身体之中的血液竟然也跟着那岩浆的翻腾而脉动起来,在加速流动。

紧接着,李非鱼看到到脑海中有奇怪的画面出现,他在脑海之中看到一个高大无边的人影,那一道人影真的很高大,以前他在大山之中看到过巨人,但是那巨人和他脑海之中的那一个相比真的相差太远了。

那只是一道人影,看不到模样,甚至是说那是一个人的体型,没有什么面孔可言,那一道高的人影身上到处都是烈焰在不停的在不停的吞吐着,发出轰隆隆的声音。甚至是那一道人影就是有熊熊的火焰组成的。

李非鱼感觉到那人就在自己的面前,他与天齐高,头上顶起整个天地,无尽的火焰都是来源于他的身体。

那一道身影每动一下,李非鱼的身体竟然都跟着颤抖一下。

李非鱼惊骇无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样的一道人影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而且那人影出现的时候他的体内的鲜血竟然也跟着不停的翻滚着,他仿佛听到了体内鲜血流动的声音,同时身体的温度也在缓缓的升高。

此时李非鱼身体四周的岩浆竟然又在向着他的身体之中流去,就顺着那之前流出来的伤口之中流进去,他的身体都在冒着滚滚的浓烟,但是现在的李非鱼根本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他现在已经陷入了某种奇异的状态之中了。

他盯着那高大的人影,那熊熊的火焰,浑身上下都是红色的,火焰在他的身上不停的吞吐着,那一道身影真的是有火焰化作而成。

“天地之间,太初焚天”。那声音大吼着,正是从那一道火焰人影之中响起的。

李非鱼看到那岩浆之中的字符进入他的体内,然后有经过他的身体飞到他脑海之中的那一道巨大的火焰身影之上。

一个个赤红色的字符冒着奇异的火光,快速的放大,围绕着那巨大的身影不停的转动,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圆圈,将那身影给包裹在里面。

李非鱼看得一清二楚,那字体有成千上万个之多,数都数不清楚,全部都围绕着那巨大的人影转动,看着就像是给那火焰身影穿上一件衣裳,由字符组成的衣裳。

李非鱼死死的盯着那些字看,但是他发现原本如果不经意的看的话,只要不记住,他能够认出所有的字符,而且每一个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可是当他想要牢牢的记住那些字的时候,他发现那些字符竟然变得模糊了,看不清楚,而且之前他看到的是什么字,他现在竟然都忘记了,什么都没有记住,自己的自己刚刚有看过不少字符,认出来了,但是待敌是什么,真的是忘记了。

李非鱼差异无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刚刚自己是一清二楚的记住了,但是为什么一回想就会忘记呢?

随即李非鱼又毫不在意的去看那些字符,果然他又看清楚了,但是每当他想要记住那些字符的时候,那些字符又变得模糊起来了。

最终李非鱼只看清楚了二十四字。

那二十四个字从那成千上万个字符之中脱离飞出来,最后出现在李非鱼的面前,组成了六句话。

“太初淼淼,岁月悠悠,焚天之道,万物灭绝,春风不尽,绝处逢生”。

这样的一段话响起,声音轰鸣不断,如同雷音一般,李非鱼盯着那几句话,同时口中也跟着不停的念道。

接下来奇异的事情出现了,李非鱼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强大的力量在不断地增加,原本同时身体上的伤口治安不停的愈合着,依然是一片焦黑。

他每念出一句话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脑海之中有一些奇怪的话语在响起,只不过这些话语有别于那巨大的身影之上发出的声音有很大的区别,甚至是哦那不是声音,而是一段奇怪的信息出现在他的认知之中,这是他以前绝对不知道的东西,信息量很大。

第3章 奇怪的颗粒物

当李非鱼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发现在此时已经快要到天亮的时候了,不知不觉之间竟然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了。

李非鱼还被那奇怪的东西所震惊,要不是突然出现的猎狗叫声,他恐怕还不会清醒过来。

东方泛白,村子里面的猎狗也汪汪的叫个不停,一声声鸡鸣也像是在叫着所有人起床一般。

李非鱼缓缓起身,他就这样做了一夜,但是丝毫没有感觉到累,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竟然感觉到精力旺盛,不像昨天刚刚醒来那样那么的虚弱,而且他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气,大得惊人,就在一夜之间发生了变化。

李非鱼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子身体,更加让他惊讶的还在后面,他发现在空气之中有一些奇怪的东西飘散不断,非常细小,如同尘埃一般,那些东西在不停的向着李非鱼的身体之中只能够涌进去。

“这是什么东西”!李非鱼一惊,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变了,他差异无比,空气之中到处都是,而且就算是他呼吸的时候也会将那细小的微粒给吸进去,但是并没有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反而十分的舒服。

“孩子,你一夜没有睡吧”。就在这时大祭司杵着拐杖缓缓的走过来,关切的说道,他一早醒来就没有看到李非鱼,而且现在李非鱼的衣服也微微湿润,头发上面还有露珠,猜李非鱼已经是一整晚没有睡觉了。

“嗯”!李非鱼点了点头,他很感激大祭司将他救回来了,所以他对大祭司十分的尊重,感觉大祭司就像是他的亲爷爷一样。

“孩子,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已经注定了我们谁改变不了的”。大祭司安慰的说道“但是我们毕竟还活着,我们要好好的保重自己的身体,不然怎么对得起那些死去的亲人,相信他们也不愿意看到我们这样吧肯定是希望我们过得好好的”。大祭司劝说道,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悲恸的目光。

“我知道,大祭司”。李非鱼说道,大祭司说的没有错,他的确是要好好的活着,而且必须要好好的活着,因为他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人,他必须活着报仇。

“孩子,我知道你心中的伤痛,但是不管任何的时候我要保重自己,不然我们拿什么去为那些逝去的人报仇呢”大祭司认真的说道,昨天他就听出李非鱼要报仇了。

李非鱼诧异的看了一眼大祭司,感觉大祭司就像是会读心术一般,知道他心中所想的事情一样,他的确是想到了报仇的事情。

“孩子,随我回去吃饭吧”。大祭司说道。

“大祭司,你看那空中是什么东西,十分的细小,昨天都没有,但是今天醒过来就发现空气中有很多的东西漂浮着”。李非鱼说道。

而且他也看到大祭司呼吸的时候那细微的东西有进入到他的鼻子之中,但是吐气的时候就没有了,大祭司与自己不同,那些东西在自己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有涌进去,但是大祭司那至于呼吸的时候才会进去。

“什么”?大祭司猛然转头,那原本浑浊的眼睛像是突然清明了,睁得老大,诧异的看着李非鱼,难以置信的样子。

“孩子…你…你能够看到空气之中的那些能量物质”。大祭司颤抖的说道,那苍老的声音听着十分的激动。

李非鱼点了点头。

“没想到你进然能够看到,竟然能够看到这些东西”。大祭司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李非鱼说话。

“好,好,太好了,太好了”!大祭司兴奋无比的说道,看他那模样像是突然年青了好几岁的样子,最后就什么都没有说了,向着自己的房屋走去,步伐比之前更加的稳健了。

“非鱼哥哥,刚刚大祭司这是怎们了,看他那样这样的开心,都很久没有看到了”。就这这时一个孩子说道,虽然现在李非鱼全身上下都是焦黑色的焦皮覆盖,但是现在这些孩子都把李非鱼当做亲人看待,不怕他。

“我也不知道,刚刚我就是问他那空气中的漂浮的东西是什么,他就高兴成那样了”。李非鱼解释的说道,他将那孩子当做自己的弟弟看待。

“空气中有什么东西”?那孩子天真无邪的看着李非鱼,十分好奇的样子“空气中什么东西都没有啊”!那孩子无邪的说道,那模样真的很天真。

这时候换成李非鱼惊讶了,他看着那孩子,这时候才发现那孩子呼吸的时候那奇怪的细微颗粒也跟着进入了他的鼻子里面,在吐气的时候,那细微颗粒也跟着出来了,并没有留在他的身体里面。

李非鱼惊讶无比,这孩子与自己和大祭司不同。

“非鱼哥哥,那空气之中到底有什么”?那孩子好奇的说道。

“什么都没有,是哥哥刚刚看错了”。李非鱼笑着说道,抱了抱那孩子,而后向着大祭司的房屋而去。

到了大祭司的房屋之后,李非鱼发现大祭司在房屋里面不停的翻找这什么东西,将整个屋子都给弄得有些乱了,大祭司一脸焦急的样子。

“到哪里去了”?大祭司口中不停的念叨,手上并没有停下来。

“大祭司,你在找什么”?李非鱼道。

大祭司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摇了摇头,过了许久才停下来,最后像是放弃了,有些失望的模样。

“孩子,你是在什么时候看到那空气之中飘散的细微颗粒物体”?大祭司抓住李非鱼的肩膀问道。

“我在外面坐了一夜,打了一个盹,醒来之后就发现空气之中有细微的颗粒物体”。李非鱼没有将那太初焚天的事情说出来,他怕大祭司担心,毕竟那东西十分的诡异。

“原来如此,大祭司自言自语的说道”。

“非鱼,这件事情我过两天才和你慢慢说,我现在在找一件东西,如果找到了,那你报仇的事情就有希望了,而且我报仇也会有希望了”。大祭司激动的说道。

李非鱼一愣,诧异的盯着大祭司,自己报仇有希望了?一时间他无比的兴奋,而且大祭司报仇?大祭司也有仇恨吗?李非鱼奇怪。

随即恍然大悟,难怪之前大祭司与自己说那些,像是感同身受的样子,在说话的时候他的眼中有一丝痛苦的神色,原来大祭司身上也有仇恨,与自己一样,自己与大祭司竟然是同病相怜之人。

“你先和村里面的人都熟悉熟悉吧,我要找一个东西”。大祭司说道,而后又忙碌起来,不停的翻找着东西。

李非鱼一脸奇怪模样的走出去。

天已经亮了,此时在村口那里有许多的村中汉子和少年热,在村口练武,有的人手中拿着用木头做成的长枪,有的手中是破破烂烂的大刀在舞动,也有孩子在举起一块一块大石头,

“非鱼,你醒了”!这时候一个中年汉子上前关切的说道,他是大祭司的徒弟,名字叫做蒙浩,蒙浩在三十多岁的样子,身材十分的魁梧,比村中大多数人都要高一点,而且身上都是肌肉高高的鼓起,十分好看,蒙浩早就已经就与李非鱼认识了。

“蒙叔”!李非鱼叫道。

“小子,没想到你昨天才醒过来,今天竟然又生龙活虎了,真是一个奇迹”。又有人围上来笑着说道,整个天灵部落不大,整个的人口也就只有一千多人罢了,基本上都认识李非鱼了。

因为李非鱼是大祭司给救回来,在大祭司家中躺了五天五夜的时间才醒过来。

而且李非鱼与常人不同,他全身上下都是烧焦的黑色焦皮,想要不记住他都困难了,虽然有一些人李非鱼还不认识,但是他们已经都认识了李非鱼了。

“这是老宋,你可以叫他宋叔”。蒙浩指了指刚刚说话的那一个中年汉子,那中年汉子嘿嘿的笑着,同时秀着他身上的肌肉。

“这个是你陈叔,也是村里面的一条壮汉,可别看他瘦小,他可是拥有四千多斤的力气呢”!蒙浩指着一个比他矮了接近两个头颅的年轻人。

“陈叔”!李非鱼说道。

那年轻人憨厚的笑了笑“运气运气而已”

之后蒙浩一个个的给李非鱼介绍,毕竟李非鱼现在是他们村里面的人了,村中一家亲,都是亲人。

李非鱼仔细观察着村子里面的人,发现他们都能够两那细微的颗粒物体给吸入到鼻子里面,但是基本上没人能够将那奇怪的东西留在体内,大多数人吐气的时候那细小的颗粒物都跟着冲出了鼻子。

只有少数几个个人有点差异,似乎有小部分的颗粒物留在了退内,大部分的跟着吐气而冲出了体外。

其中蒙浩呼吸的时候有一部分细小的颗粒物留在了他的身体里面,但是他似乎根本就没有在意,还有两三个人在呼吸的时候也有小部分颗粒物留在身体里面没有出来,但是都没有蒙浩那么多。

李非鱼十分的诧异,他感觉这些人并没有看到那细微的颗粒物,只有自己与大祭司两人知道在空气之中存在着那些东西。

原本李非鱼想要问的,但是之后还是没有说出来,毕竟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恐怕会被大家用异样的目光看待的。

第4章 嚣张蛮横

整个村子里的人有说有笑的,对李非鱼非常好,并没有因为李非鱼是外来的人而对他有疏远的动作,也没有因为现在李非鱼如同焦尸一般而对他感到恐惧用异样的目光看待,都如同看待亲热一般。

李非鱼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一时间心中之前的仇恨有道消散了许多,他对这些人也进一步亲近,把他们当做亲人,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

一群汉子每天早上都在这里练武切磋,增加自己的实力,毕竟都是大山之中的人,大山里面的人都是以打猎为主,经常要到山里面去,与不少的野兽搏杀,如果实力不够的话,恐怕只能够沦为大山中野兽口中的猎物。

而且大山之中有不少的部落存在,部落之间经常会发生一些摩擦,或则有些部落之间有什么比赛的也说不准。

当初李非鱼所在的大山,周围有许多的村子,在更远的地方还有辽阔无边的城镇存在,附近的十几个村子每一年都有一次比赛,成为第一人的会代表诸多村子到城里面去参加比武,当初李非鱼的父亲就是诸多村子里面的第一大力士,到城里面去过,有不菲的成绩,李非鱼也因此去过一次城里,算是见过世面了。

可惜的是现在什么都没有留下来了,一切都毁灭了,一想到这里,李非鱼紧紧的捏着拳头,暗自发誓一定要报仇,同时刚刚平静下来的怒火有再次燃烧起来了。

“我要变强大”!李非鱼心中说道。

随即他看看这些欢笑不断地人们,也跟着笑了,紧握的拳头松开。

“小子,看你生龙活虎的,不知道力气怎么样,在我们天灵部落的男人也不能够是绣花枕头啊,你这个年纪的没有千二百斤的力气那可就要被笑话了”。这个时候一个老者笑呵呵的说道,村里面的三叔公,年青的时候也是一个大力士,现在虽然老了,依旧是老当益壮。

“对啊,我们村子里面的人可都是在山里面打拼出来的力气,没有一个是绣花枕头的,你可不能够拖了我们村子的后腿哟”!宋叔笑着说道,并没有嘲笑的意思,只是开玩笑罢了。

“放心吧,宋叔,我可是有的是力气”!李非鱼笑着说道,同时抬了抬自己焦黑的手臂,隐约看到有肌肉高高鼓起来。

“哟,这小子果然是个男人”。一时间许多人一阵大笑的说道。

“非鱼跟我们露一手瞧瞧”!有人起哄的说道。

“对啊,千万不能够被看扁了”。许多人说道。

“非鱼,你过来试一试这石头,看能不能给将它举起来”!有十三四岁的少年冲着李非鱼招手,嬉笑的说道。

他脚下有一块大石头,看着应该不轻。

“小子,这是想要笑话非鱼吗?这可是千斤大石头,村里的少年只有你能够举起来,你这不是坑非鱼吗”?蒙浩没好气的说道,那少年是村中十六岁一下的第一大力士,双手能够举起千斤的巨石,他叫着蒙祁是蒙浩的儿子。

蒙祁淘气的笑了笑。

蒙祁看着虽然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但是他已经像一个小大人了,脸上坚毅的神情,有些成熟,是许多孩子们心中的偶像。

李非鱼看着蒙祁,诧异无比,因为他看到蒙祁每次呼吸的死时候也在呼吸那细微的颗粒,同时有将近一半的细小颗粒被他的身体所吸收,比他的父亲蒙浩都要吸收得多一些。

“非鱼别听他的,这小子就知道捣乱,这小子是一个妖孽,天生力气就比较大,现在才十三四岁就能够举起千斤的东西了”。三叔公说道,她怕李非鱼聚不起来。

“这小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力气大的吓人,比起他老子那个年纪的时候都要大许多”。有一个老者五叔公说道。

李非鱼一惊,诧异的看了一眼蒙祁,同时有看了看蒙浩他们,他发现那几个能够吸纳空气之中细微颗粒的人都是村子里面力气最大的几个,就比如蒙祁,差不多是村中的第一大力士了,他就能够吸纳那细微颗粒,还有几个也能够吸纳,他们的力气也很大。

而这个蒙祁也在吸纳那细微颗粒,蒙祁的力量也比一般的孩子要大许多。

“难道这些细微的颗粒可以让人体的力量增强吗”?李非鱼猜测着,感觉就是这样。

“没事,叔公,我想要试一试”!李非鱼说道。

当初他也是他村中那个年纪的第一大力士,也是能够举起千斤的东西,自己的父亲乃是周围十几个村庄的第一大力士。

李非鱼上前,许多人都好奇的看着李非鱼,看着孩子的模样十分的倔强,蒙祁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李非鱼。

李非将那千斤重的大石头用手托起来,发下并没有向他想象中的那么重,感觉很轻巧,根本没有费多大得力气就将那千斤的举起来了。

李非鱼双手将那千斤的局势高高的举起来,根本就没有搞到吃力,他以前就能够举起来了,而且昨晚上莫名其妙的得到的太初焚天,使得他的力量在一夜之间简直是暴涨,恐怕他现在的力气有两千斤了吧,十分不得了。

“小子,没看出来啊”!一时间周围的汉子一个个惊讶万分的盯着李非鱼,那蒙祁也是十分震惊,他感觉李非鱼举起那千斤巨石十分的轻松,比他轻松多了。

许多人都惊讶的盯着李非鱼,没想到李非鱼竟然这么大的力气,竟然如此轻松的就将那千斤的巨石举起来了,实在是不可思议啊。

“小子,你以前是吃什么长大的”。许多人大笑的说道。

“这小子有前途,将来一定会成为第一大力士的”。许多人都非常的兴奋。

“哟,你们这是什么情况,一大早的就听到你们这里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该不会是死人了吧”。就在众人热闹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讽刺的声音,那声音不大,但是听着十分的让人气愤。

这时候只见在村子外面的那一条羊肠小道上面一个人中年男子在那里,高大威武,身上的肌肉比起蒙浩都要多一些,更加的壮实、健硕。

但是那中年男子脸上带着不屑的那表情盯着所有的人,有些高傲的模样。

李非鱼发现那人同样与能够吸纳那空气之中的细微颗粒,而起比起蒙浩都要吸收得多一些,比起蒙祁则是稍微的差了一点点。

“洪远,你来我们村里面干什么”?蒙浩盯着那名叫洪远的男子,冷冷的说道,对洪远的态度很不好,同时村里面其他的人对洪远的态度也不是怎么好,一个个的根看到仇人似的。

“这老匹夫叫做洪远,是距离我们天灵部落五十里外的一个叫做周口村的人,他是周口村的第一大力士,听说就是山里面的剑齿虎、鬃毛狮子见到他之后都要害怕,有着七千多斤的力气”。蒙祁在李非鱼身边小声的说道,他盯着洪远,眼中带着愤怒的光芒。

“哈哈哈,我精神好,喜欢道各处逛一逛,你们难道还想要管我吗”?洪远冷冷的说道,带着挑衅的目光,不屑一顾的说道。

“倒是你们一大早就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跟一个娘们儿似得,吵得我心烦”。洪远冷冷的说道。

他很嚣张,真的很嚣张,明明是他跑到天灵部落的地盘上面来撒野的,但是现在竟然说天灵部落的人吵到他了,这是什么道理。

“洪远,你说什么”?蒙浩怒吼,火气冲天,怒目圆睁的,恨不得将洪远给生吞活剥了,同时其他人也是这样,铁拳紧紧的握着。

“怎么?蒙浩,你想要学你师兄那样断一条腿了吗”?洪远嘲笑的说道“你们村子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不堪入目的东西了,要是你再断手断脚了,那可就算是彻底的完了”。洪远嘲笑的说道,哈哈大笑不断,十分的得意。

此话一出,村里面许多人就更加的愤怒了。

“哼,就是这个该死的老匹夫”!蒙祁低声的说道,他眼中对那洪远尽是恨意“他是周围诸多村子里的第一大力士,去年的在山里面与他发生了一些冲突,结果他将我大伯的一条腿给打断了,我大伯可是我们部落里面的第一大力士,是大祭司的得意弟子,就是因为这洪远,大伯现在就只能够杵着拐杖了”。蒙祁愤恨的说道,紧紧的握着拳头,恨不得将洪远一拳打倒。

这时候李非鱼才明白为什么村里面的人如此不待见这洪远,不管是他很嚣张,原来是有仇,同时李非鱼也是愤恨不已,同时一座大山的,没想到下手惊人如此的狠辣。

“哟,这是哪里来的黑皮小子,是刚刚从火堆里面爬出来的吧”。洪远盯着李非鱼嘲笑的说道,有些诧异与惊讶。

一时间李非鱼怒气冲天的盯着洪远,这个人真的是太嚣张了,他也是恨不得冲上去将这个人打到在地上。

“好了,洪远,你有些过分了”。就在这时,大祭司那苍老的声音在后面响起,不温不火,大祭司杵着一根盖章缓缓而来。

一时间洪远闭嘴了,没有说什么了,之前的嚣张也消失了许多,只是盯着所有人一阵冷笑,带着不屑一股的口吻。

“刚刚我看这小子竟然能够我轻松的举起千斤的巨石,看来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将来一定很有前途”。洪远笑着说道。

“那有如何”?李非鱼冷冷的说道。

“我有个不争气的儿子,今年十五岁了,也有些力气,不知道你要不要和比试一些,看看你们谁的力气更大一些”。洪远笑着说道,但是他的目光之中带着挑衅的味道。

“别答应他”!蒙浩突然说道,同时许多人也纷纷摇头让李非鱼不要答应,还有些人这是愤恨的盯着一脸挑衅的洪远,恨不得冲上去。

“哈哈哈,你们偌大的村村子难道还找不出一个人来吗?看来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迟早是要没落的,真实一些软柿子”。洪远大笑的说道。

“好,我答应你”。就在这时,李非鱼冷冷的说道。

第5章 霸道无边

李非鱼冷冷的说道,对那洪远也是十分的愤恨,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与此同时许多人都惊讶,看着李非鱼。

“哈哈哈哈,小子,好,后天我就带着我儿子来”。洪远得意的大笑不断,看着他十分的开心,像是某个阴谋得逞了。

“小子你自求多福吧”。而后大摇大摆的走了。

一时间村中许多人都一脸责备的看着李非鱼“哎,你糊涂啊,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贸然的答应了”。蒙浩严肃的说道。

“怎么回事”?李非鱼看着蒙祁。

“你不该答应他,知道他儿子是什么人吗”?蒙祁也是认真的说道。

“洪远的儿子名字叫着洪毅,是一个有名的大力士,虽然现在还不满十六岁的年纪,但是他的力气在诸多部落村庄之中已经是有很大了,听说去年的时候洪毅就能够举起两千斤的巨石了,比洪远年青的时候都要厉害许多,有人说他能够成为万斤大力士,这又是一年过去了,知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蒙祁说道。

李非鱼一愣,知道是自己大意了。

…..

深夜时分,此时李非鱼有端坐在村口处,他口中的默念不断。

他在修炼那太初焚天,昨晚上他就已经接触到了太初焚天的力量,一夜之间自己的力量暴涨了有千斤之多,李非鱼知道这太初焚天一定是非常的厉害,自己能够看到那空气之中的微小颗粒一定和人和太初焚天有关系。

只不过昨晚时间没有那么多,天亮之前就从那太初焚天之中退出来了,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他只有乘着夜深人静的时候练习。

“现在我的力气恐怕有不下两千斤吧,不知道经过今夜的修炼,能不能给突破到三千斤了”。李非鱼道。

昨晚他已经了解了一些那太初焚天,但是今晚他了解到了更多,有大量的内容涌入他的脑海之中。

此时李非鱼已经完全的愣住了,那大量的信息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一时间李非鱼都根本整理不过来

这二十四个字是一种名叫‘太初焚天’的古老传承的一种修炼心法,没有口头,一般情况下是没口头传送的,因为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口头传送。

从来都是血脉相传,只有觉醒了血脉力量之后才能够激发体内蕴含的太初焚天,随着血脉的觉醒程度,太初焚天的激发就更多,这个与血脉、修为都是直接挂钩的。

而且这是一种不能说出来的心法,因为这种功法太霸道了,如果修炼不够的话,别说是说出来,就连记住都困难啊,就算是知道太初焚天的全部心法,如果修为与血脉力量不够的话,想要强行说出来的话,超过了一定字数就容易忘词,原本心中明明知道那心法,但是在用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就是无法脱口而出,十分的奇怪。

就像是行人在大雾天气走路,明明可以看到十米开外的地方,但是他的步伐却只能够走出六米的距离,剩下的四米永远走不到,如果强行走的话就像是大雾再起,将剩下的四米路遮住看不见。

当然了,如果血脉力量足够强大的话,是可以牢牢记住的,也可以强行念出来,但是那是属于自杀,会遭到血脉的反噬,死无葬生之地。

而且就算是默念也是有一定的限制,就算是认出了许多字,也不一定能够完全默念出来,除非时是那太初焚天自己响起声音,可以跟着默念一次,别的根本就不可能,就像是刚刚那样,李非鱼可以跟着默念一次,但是第二次就不可能了。

李非鱼读取了这些信息之后有些目瞪口呆的,难以置信这是真的,竟然有如此奇特的东西,他是知道修仙这一个说法的。

当初村庄还在的时候,天地还没有毁灭之前,他们距离村庄千里之外的城里面就来过不少的神仙中人,被人称之为修士,一个个的都十分的强大听说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他们就是依靠一种灵气修炼一种叫着心法的东西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当时李非鱼的父亲是村中的第一大力士,而且还打败了其他许多村庄的大力士,所以有资格到城中去挑战其他的大力士,同时父亲也带着李非鱼去了。

那一次碰巧城中来了一群宗门之中的人,一个个的都十分的强大,难得丰神如玉,女的美丽迷人,很有威严的感觉,站在那里,就算是城主大人都要陪笑的跟着,不敢多说一句话。

那些人当时就是到城里面来招收弟子的,有天赋的人就有机会被他们带回宗门之中成为修士,未来有机会成为神仙之中的强者,飞天遁地无所不能。

只不过那一次李非鱼没有机会,与之失之交臂,当时李非鱼就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成为那一个宗门的弟子,成为神仙中人。

因为那些人真的太厉害了,就算是自己的父亲,在许多村庄之中的第一大力士在那些人面前都不值得一提,显得十分的弱小了。

当但那一次回来之后整个大山都被灭了,当时他看到那些神仙中人在天空之中出现,不过那些神仙中人也被那些恶魔一掌给拍成了血雾。

李非鱼没想到自己现在竟然得到了一篇成为修士的修炼心法,心中的悲恸也在一时间消失了一些,被这太初焚天所震惊。

而且这太初焚天竟然如此的奇怪,修为不到达某一个境界的时候竟然记不住那心法之中的内容,太不可思议了。

“天地之间,太初焚天,炼骨熔身,髓焰铸神,煮海焚天,古焚苍穹”。

霸道的声音如同余音绕梁,三日而不散,又再一次在李非鱼的脑海之中响起,他看到那巨大的无边的烈焰巨人竟然在发生变化,那无数的字体围绕在那火焰巨人的身体四周,转动越来越快,发出铿锵的声音。

“炼骨”。铿锵有力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同时他看到那火焰巨人体内出现一根一根、一块一块的东西,不过那都是有火焰组成的,因为这个火焰巨人的全身都是烈焰组成的。

“那是骨头吗”?李非鱼好奇的说道,他曾经听人说过人的身体之中有几百块大小不一的骨头,就是这些骨头组成人体的骨架,支撑起整个人体,现在看那巨大的火焰巨人体内那无数的骨头将整个身体支撑起来。

而且紧接着那骨头在发生变化,原本的骨头看着十分的松软,但是随着那巨人身体周围字体的不断转动,那骨头像是变得十分的坚硬,李非鱼感觉那不是骨头,更像是钢铁一般坚硬的东西。

最后他发现那一块快骨头竟然融为一体,整个身体之中的骨头似乎就只有一快,就是一块骨头组成的人体骨架。

“熔身”。

紧接着,李非鱼看到那巨人的体表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原本那巨人的身体是由无穷无尽的烈焰组成,赤红色的烈焰吞吐着可怖的火舌,但是随着那字体的不断变化,那体表的火舌竟然在一点点的磨平,开始想着极其光滑的一面变化。

就如同一尊石像,刚刚铸成的石像表面十分的粗糙,但是随着时间的打磨,那石像的体表竟然开始变得十分的光滑。

最后那巨人身体变得十分的光滑,看着竟如同镜面一般,十分有光泽感,竟然可以反光,就像是琉璃组成的身体。

“炼骨熔身”。李非鱼自言自语的说道,他看着那巨人身体的变化,十分的奇怪。

“难道这炼骨熔身说的是这太初焚天的一种境界吗”?他猜测,加上刚刚那巨人身体的变化,随着那身体的变化,他发现那巨人给他的感觉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在变强,没错就是在变强。

那整个巨人的身体竟然发出钢铁撞击的声音来,那就是一具火焰金身。

“好厉害”。李非鱼震惊万分的说道,他太震惊了,刚刚了解到太初焚天的时候就已经震惊万分了,现在更加的震惊,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功法,竟然如此的厉害。

“炼骨熔身,髓焰铸神,煮海焚天,古焚苍穹”。李非鱼记得那几句话。

“难道这几句话就说的是这太初焚天修炼时候的六个不同的境界吗”?李非鱼猜测出来“先炼骨再熔身,骨头乃是撑起人体的根本,如果骨头得不到锻炼的话,恐怕整个人的身体就是软的”。李非鱼很聪明。

炼骨就如同打造兵器时,千锤百炼成精钢,经过无数次的锻炼将刀剑变得无比的坚硬,那才是真正的上好兵器,恐怕人也是如此。

“熔身,那就是熔炼身体的体表吗?就如同打造兵器的其中一个工序,等待兵器打造好了之后在刀剑的表面渡上一层精钢之金,使得刀剑的表面变得更加的光泽亮丽,而且更加的锋利”。李非鱼自言自语的说道,他感觉这炼骨熔身就像是在打造一件厉害的兵器。

“难道炼骨熔身的意思就是将人的身体锻炼成一件兵器吗”?李非鱼震惊万分,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这个人得有多么的厉害?人就是兵器,兵器就是人,可谓是刀枪不入啊,身体犹如钢铁一般坚硬,没有什么能够伤得到。

“太初焚天之中的最低等级就是炼骨,看来我想要修炼这太初焚天的话,首先要做的就是到达炼骨的标准,只不过不知道这炼骨与修炼时候的境界有什么联系”。

“髓焰铸神,煮海焚天,这恐怕是更加恐怖与厉害的标注了,如今我体内的鲜血都化作了岩浆,也就是说我的身体之中流淌的就是火焰的溶液,那髓焰说的又是什么?我现在需要的是炼骨,距离那髓焰就更加的遥远,那么这髓焰绝对说的不是将身体之中的血液化作火焰,因为我现在体内的鲜血就是火焰溶液了”。李非鱼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一切都只能够是靠着他自己去猜测了。

“髓焰,髓,难道说的是骨髓吗”?因为他曾经在城里面听到过一些厉害的大夫说过人体之中的骨头并不是实心的,有些是空的,在那里面存在着一种叫做骨髓的东西,对人体十分的重要。

如果骨髓没了,恐怕骨头也算是废了。

“髓焰,看来就是将骨头之中的骨髓化作火焰的溶液”。李非鱼惊恐万分,将骨髓都化作火焰溶液,太可怕了,难以想象。

至于后面的铸神,煮海,焚天那就更加的难以想象,那又是什么样的情况。

“煮海不会是将整个海面当做一锅水来煮吧”。这个猜想让李非鱼瞠目结舌,他知道大海,传说之中无边无际的水面,深不可识,没有边际,比之陆地都要更加的广袤无边。

“焚天,那自然而然就是用熊熊的烈焰焚烧整个天空,那就是比煮海还要恐怖的存在了”。将天都给焚烧了,那就难以想象。

“天地之间,太初焚天,炼骨熔身,髓焰铸神,煮海焚天,古焚苍穹”。

“就是不知道这古焚苍穹说的是什么了”。李非鱼自言自语。

“算了,不去想那么多了,那些都太高深了,就算是我现在搞懂了,也是难以触摸的,还不如将最基础的最好”。李非鱼抱着这样的心态。

“那就从炼骨开始吧,一步一步的向上而去,做到焚天,在去管那什么古焚苍穹”。李非鱼点了点头。

他从那脑海之中的景象退出来,“希望今晚力量大增不然到时候遇到那洪毅的话,就麻烦了”。李非鱼道,他听村里面的热说过那个洪毅了,是周围许多村子里面十六岁以下的第一大力士,别说是十六岁一下,就算是二十岁一下都是极其厉害的,未来很有可能成为一个万斤大力士。

李非鱼看了一眼宁静的村庄,向着村外面走去,毕竟他不知道一会儿会闹出什么动静,不想要打扰村里面人的休息,而且他也不希望别人知道。

第6章 初次炼骨

李非鱼盘坐在山谷这里距离部落并不远,如果走的太远了,山中有凶猛的野兽,那就危险了。

“太初焚天”!李非鱼心中念叨不断,他猜测这炼骨也一定是和这六句太初焚天心法口诀有关系,不然怎么去炼骨呢?

他现在只认出了二十四个字,那整个太初焚天的心法不知道有有多少万之多,现在他才认出不过二十四个字,到底要那一天才能够全部认完?

李非鱼也了解到这太初焚天虽然厉害,但是也是极其恐怖的董熊,就算是在心中默念都不行,修为不够的话就算是勉强认出了一些字符也不能够将其全部连贯的默念出来,不然的的话会遭到灭顶之灾的,身体会被火焰所焚烧成灰烬。

所以现在李非鱼都不敢去认真的默念那二十四个字的心法,生怕会做灰烬。

而且刚刚那大量的信息之中有提到过,平凡人体内觉醒这太初焚天之后只能够听到‘天地之间、太初焚天’两句话,根本就看不到那心法中的任何一个字。

李非鱼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竟然能够认出二十四个字,除非是修为通灵,成为一个真正的修士之时才能认出四到五句话。

但是现在李非鱼竟然认出了真正的六句话,都已经超越了最低修士的标准。

同时李非鱼也了解到了,关于修士的一些事情,修士的第一个境界就叫着通灵,所谓的通灵就是吸纳天地间自然存在的一种叫着灵气的东西,使用灵气使得自己的修为变强大。

其实灵气也就是空气之中飘散的一种能量物质,只不过一般人根本就感觉不到

“难道我看到的那空气之中飘散不断地细微颗粒物体就是灵气吗”?李非鱼想到了空气之中的东西。

“难道我成为了一个所谓的通灵修士吗”?李非鱼自言自语的说道,其实他根本不懂什么叫做通灵,那一次在城中看到的那几个神仙中人也有提到过通灵,但是当时那些人的声音太小了,他没有听清楚。

“不管那么多,看来要成为修士,就一定要通灵”。李非鱼自言自语的说道。

但是这才是他奇怪的是,难道自己已经通灵了吗?甚至是超过了通灵?要不然自己怎么会认出那二十四个字符呢?但是李非鱼知道在此之前自己根本就没有接触到修行这方面的事情。

“太初淼淼”。

李非鱼不敢一次性都默念出来,他之感一个字一个字,一句话一句话的试探着。才刚刚默念这一句话,李非鱼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鲜血又再一次沸腾起来,只不过没有那么的剧烈罢了,很轻微的样子,但是李非鱼感觉到在自己身体之中像是有什么别的东西在蠕动着,感觉到精神振奋。

“太奇怪了”!李非鱼欣喜。同时那空气之中的细微颗粒物向着李非鱼的身体之中涌动得更加的厉害了,也越来越多,李非鱼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发生变化。

“太初淼淼,岁月悠悠”。他接着又多默念了一句话,果然,这一次他体内血液沸腾得更加的厉害了,而且他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升温。

……

“太初淼淼,岁月悠悠,焚天之道,万物灭绝,春风不尽,绝处逢生”。

最后李非鱼壮着胆子一次性将全部的二十四字心法都给默念了一遍,他感觉自己体内的血都在不停的沸腾起来,如同烧开了的水,同时他体表的皮肤竟然在缓缓地变色,像是有烈火在不停的灼烧着。

李非鱼身体一震,感觉到自己仿佛皮开肉绽的,身体的每一处都被烈火焚烧这,体内的血液流动也越发的快起来了。

李非鱼咬牙切齿的,牙龈都出血了,双拳紧紧的握着,不停的捶打的地面以缓解痛苦,但是李非鱼口中依然在不停的默念着。

过了好一会儿李非鱼长长的突出一口气,呼出的都不能够称之为气了,像是喷出的烟雾一样。

其实这已经超越了李非鱼现在修为所承受的范围,因为就算是通灵之后都只能认出太初焚天四到五句话,但是李非鱼竟然认出了六句话,而且还将六句话全部都给默念了一遍。以他现在通灵都不是的修为来说根本就不应该修炼这太初焚天,因为这是在自焚。

李非鱼也十分的好奇,但是他自己也根本就找不到答案,所以也就不去想那么多的事情了。

这种感觉真的很痛苦,李非鱼感觉自己的身体差点就炸开了。

这时候李非鱼发现自己呼吸的时候那空气之中的颗粒物大量的涌入他的鼻子,感觉他呼吸的不是空气,全部是那颗粒物。

“如果这真的是灵气的话,那么大祭司就是一个修士了”。李非鱼记得大祭司也能够完全吸收那颗粒物,而且还看得到空气之中的东西。

“太…”。这时候李非鱼开口颂唱太初焚天,他要试一下真的是不是怎么的可怕,真的能不能颂唱出来,他现在都已经能够承受住默念六句话所带来的痛苦了。

然而他才刚刚开口,他就感觉到体内的血液沸腾得比之前更加的厉害,血管好像都要裂开了,他现在还没有通灵,根本就承受不了。

当然了并不是说他就不能够说关于这些的字眼,在颂唱太初焚天的时候他需要自己激发自己的血脉力量,两者结合起来,才会发挥作用,如果就是他平淡的说,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他也不知道他怎么就会知道这样的信息,反正就是在脑海之中出现了。

李非鱼现在还没有通灵,此时颂唱一个字就有些受不了了。

“太初”。紧接着李非鱼又念出了一个字,就在刹那间李非鱼身体一晃,差点没有坐稳而一头栽下去了,太初焚天真的很霸道,同时他感觉大自己体表的毛孔明显有东西在缓缓的蠕动着。

李非鱼一惊,看着自己焦黑的手臂,发现手臂上的毛孔出有丝丝殷红的鲜血流出来,体内鲜血沸腾的声音都能够听到了,而且心脏跳动更加的厉害,仿佛就要蹦出胸口来。

李非鱼想了想,自己到底要不要在继续下去呢?真的是太痛苦了,没有到达所谓的通灵,做什么都这么困难啊。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一个不小心越界了那可就完蛋了,就不是修炼,那就是在自焚,连尸体恐怕都不能够保全了。

他现在不能够死,他必须要好好活着才行,不然他怎么报仇啊。

所以他犹豫了,要不要再继续,一步错就是步步错,带来的后果难以极估量,他一个人的生死不重要,但是他现在身上背负着所有人的仇啊。

“不行,我绝对不能够认输,我要变强,变强,要超越那些仇人”。李非鱼咬牙自语,

“太初淼淼”。李非鱼脱口而出,顿时间一阵那一形容的刺痛传来,李非鱼一声大吼,他听到自己身体之中传来细微的噼里啪啦声音,他才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骨头像是错位了一般,骨头都扭曲变形了。

李非鱼痛的是之牙咧嘴的,原本就焦黑的脸庞竟然变形了,那模样十分的滑稽可笑。

李非鱼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身上的骨头碎裂了,然后他试探性的动了动身体,传来一阵剧痛,但是身体并没有大问题,这时候李非鱼才放下心来,没出问题就好,要不然他就真的是废了。

虽然很痛苦,但是李非鱼还是很开心,因为他感觉到自己身体之中似乎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在游动,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却感觉到自己之前的精疲力竭一消而散,而且感觉到力气竟然也变大了。

同时他看见空气之中有更多的如同尘埃的细微颗粒向着他的身体之中蠕动进去,感觉到比肩进入的颗粒物就像是两道气体一般,全部都是,没有丝毫的空气。

而且身体的皮肤也不像之前那样的脆弱,似乎变得更加的坚硬起来,虽然他现在还是一身黑色的焦皮,但是他感觉到在那焦皮之下有新的皮肤出现,就是那一层皮肤在变化。

李非鱼很好奇这太初焚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就会出现在自己的体内,而且那一段大量的信息之中有说道,这太初焚天是依靠血脉传承的。

“难道是因为我的血液吗”?李非鱼自言自语的说道,但是很快他就否定了,因为自己祖祖辈辈都是平凡人,而且上一次那些修士都说了自己是平凡血脉,再平凡不过了,自己的血脉之中不可能蕴含着那些东西的。

他那看着右手那一条还没有愈合的伤口,那是那一杆青铜战矛留下的伤痕。

“难道是因为那青铜战矛”?李非鱼自言自语。

就在这时李非鱼想起那一个眉心之间有一团火焰的男子。

当时自己就是用这一杆战矛将那人巨大无边的手掌给刺穿了,流出了血液,而且是顺着那战矛流下来,而且当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像是裂开了一样,而且如同火焰一般在焚烧着,体内的血液都像是在沸腾,那种感觉饿刚刚一模一样。

“难道真的是因为那一个恶魔的血液流入了我的体内,使得我的体内竟然也蕴含了那太初焚天吗”?李非鱼得出这样的结论。

“哈哈哈,看来真的是造化弄人啊”。一时间李非鱼悲恸的大吼道,眼角两边有泪水滴落下来,没想到自己的奇遇竟然和那屠尽自己亲人的魔鬼有关系,竟然是因为他的血液,自己的身体之中竟然留着仇人的血液。

一时间李非鱼难以接受这样的结论,自己难道就是因为这个而活下来的吗?就是因为自己体内流淌着那仇人的血液,所以才逃过一劫的吗?

一想到这里,李非鱼突然想要笑,真的很讽刺,自己竟然是因为仇人的血液而活下来的,真的是太可笑,太讽刺了,恐怕天下没有比这更可笑的了。

“爹娘,请原谅孩儿”!李非鱼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第7章 洪毅

第二天早上李非鱼感觉到浑身上下都是力气,虽然一夜没有休息,但是他依然精神倍儿棒,而且他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已经远胜昨天了。

在所有人都还没有起床之前李非鱼悄悄的跑到那空地上面,举起那些大小不一的石头,他要看一看自己的力量是不是真的变大了。

这一次让李非鱼震惊,因为他竟然能够举起一块三千多斤的石头,而且并不是多么的困难,一时间李非鱼震惊万分,没想到自己这一夜之间自己的力气竟然大增,增长了有一千多斤,这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他现在才十三四岁啊,这样的一个少年竟然拥有三千多斤的力气,太不可思议了。

李非鱼欣喜“天不亡我,大难之后必有厚福”!他自言自语的说道,没想到这功法竟然如此的可怕与霸道,自己猜修炼两个晚上,力气就从千斤左右暴涨道三千多斤,如果自己长此以往下去不知道会怎么样。

一想到这里李非鱼就有些欣喜,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强者之路。

之后李非鱼便不断的练习,不断的在举那些巨大的石头,天还没有亮,但是李非鱼便已经在练习了,他不停的举那些石头,同时还在打拳,他没有忘记自己父亲交给自己的一些拳脚功夫,毕竟当初父亲乃是大山的第一大力士,他也跟着学到了一些东西。

李非鱼在那里做的有模有样的,等他身上出了一些汗水的时候,天已经亮起来了,李非鱼看着东边天际的朝阳,嘴角露出了一抹难得的笑容,这是他这些天第一次笑。

之前李非鱼在举那些接近三千斤的石头,但是等到村子里面的人来了之后,他便放下三千多斤的石头换成接近两千斤的。

他现在有信心大败那红洪毅,但是现在还不想要暴露自己,到时候突然出手给大家一个惊喜,也让他们开心开心。

但是也不能够让他们彻底的失望,失去信心,所以他选择了一块接近两千斤的石头在练习。

当村里面的人到了之后对李非鱼一顿数落,说他昨天太大意了,竟然被洪远给欺骗了,但是当他们看到李非鱼竟然能够举起两千斤的石头之时,又不由得震惊万分,同时也是放心了许多,没想到李非鱼竟然能够举起两千斤的巨石,要知道他现在才十三四岁啊。

“哈哈哈,好小子,果然是一块好料,这个年纪竟然能够拥有两千多斤的力气,是在是不简单,你这个年纪绝对不比那洪毅差分毫”。蒙浩哈哈大笑的说道,同时也难免震惊。

“就是不知道这一年过去了那洪毅现在的力气有多大了”。就在这时蒙祁低声的说道,他看到李非鱼竟然能够举起两千斤的大石头,也是十分的高兴,可是在一年前洪毅就已经有两千斤的力气,可是现在一年过去了,天知道洪毅怎么样了。

一时间许多人都面面相觑,倒是将这个给忘记,李非鱼将来的成就绝对不亚于洪毅,可是现在他确实是比洪毅要差一点,毕竟洪毅现在已经十五岁了,很快就要到十六岁了,年龄的差距在那里。

“蒙叔,你们就放心吧,我可不见得会败”。李非鱼安慰他们。

“对对对对,就是啊,现在非鱼已经有两千斤的力气了,这一年多洪毅就算是在锻炼,恐怕也就增长了五百斤的力气,你们之间的差距并不大”!蒙浩说道。

“说得对,非鱼战胜那洪毅不是没有可能,你们都担心什么呢”。五叔公严肃的看着在场所有人。

李非鱼看着他们,知道五叔公这样子就是为了安慰自己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点头称道。

“非鱼,你太厉害了,我一定要赶上你”。蒙祁认真的说道。

“小子,力气可不是说出来的,赶快给我去锻炼”。,蒙浩在儿子的屁股上上拍了一巴掌,蒙祁便屁颠屁颠的跑去练习。

这一个早上所有人都是有说有笑的,十分的开心,李非鱼与他们也是更加的熟识了,到了早饭的时候各自便回家去了,开始吃早饭。

“你拥有了三千斤的力量”?吃饭的时候大祭司盯着李非鱼慈祥的说道,这几天李非鱼一直都住在大祭司的家里面。

李非鱼一惊,诧异的看着大祭司,想来是刚刚自己修炼的时候被大祭司看到了,可是那么早大祭司到村口干什么呢?李非鱼疑惑不解。

“大祭司,你是修士吗”?李非鱼试探的问道。

“你竟然知道修士”?大祭司诧异的盯着李非鱼,同时他的话也证实了李非鱼的猜想,大祭司真的是一个修士。

“昨天早上你问我那空气中的颗粒物的时候我就有猜测,看来你也踏上了那一条路啊”!大祭司叹息的说道,同时他那浑浊的眼睛变得明亮起来,两眼像是在泛光一般,十分的开心,都眯成了一条缝隙了。

“孩子,等你明天击败了那洪毅之后我再告诉你一些关于那修士的事情”。大祭司点了点头说道,他知道李非鱼拥有三千斤的力气,而且还会许多的拳脚功夫,要击败那洪毅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倒也放心,没有安慰什么。

“放心吧”。李非鱼点了点头。

“不过你到时候要小心那洪远,那小子手脚有些不干净”。大祭司提醒道。

李非鱼点了点头,知道大祭司是什么意思。

整个白天李非鱼几乎都在不停的锻炼,他将村里面树木做成的长枪握在手中不停的舞动,当初父亲交给自己的一些东西他没有忘记,他也不能够忘记。

到了晚上,李非鱼有独自一个人道那山谷之中开始不断的修炼那太初焚天的心法,不过今晚他并没有成功的召唤出那脑海之中的火焰巨人,但是修炼依然还是有效的,一夜过去了,李非鱼感觉到浑身都是力量,比起昨天竟然有强大不少,同时他吸收空气中的灵气也越来越多了。

这两天他感觉到自己身体表面那一层焦黑的焦皮在开始松动了,似乎就要从身体表面脱落下来,因为他已经感觉到那里面有新的皮肤长出来了。

但是李非鱼并没有敢用手将那些焦皮抓下来,毕竟这有些冒险了。

当天亮十分村子里面的人再次到村口练武的时候,李非鱼又在那里不断地练习,这一夜他的力量大增,他相信那洪毅就算是再妖孽他也能够将他击败了,为村里面的人争一口气,挫一挫那洪远的锐气。

吃过早饭,李非鱼还在大祭司的屋子里面,正准备出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浑厚的声音,十分的得意,哈哈大笑不断,猖狂至极。

“天灵部落的小子们,还不快出来,让你们看看我洪远的儿子,这大山里面未来的万斤大力士”。洪远的声音在村口响起,他的声音真的很大,整个村子都能够听到。

前天就已经订好了的比武,今天村里面的所有人都在等待那一刻的到来,同时李非鱼也跟着出去了。

来到村口的时候村子里面的男女老少都已经到了有一大半了,村口是一块空地,能够容纳很多人,根本就感觉不到拥挤。

只见村口有两个人,一高一矮,正是正是洪远与洪毅父子,洪远依然是前天那样的高傲,看着村中的人都是不屑一顾的神情,而洪毅就在洪远的身边。

洪毅看着也是相当的魁梧,身上肌肉高高的鼓起来,目光如炬,相当的高傲,他比起同龄的孩子都要高出半个脑袋,而且手膀子也比同龄的孩子要粗许多。

蒙祁看着已经很成熟了,但是和洪毅比起来还是稍显稚嫩的模样了。

“你就是那什么要和我比武的黑小子”?那洪毅双手环抱在胸前,更本就没有正眼看过一眼李非鱼,只是隐约的看到了眼角出现一个黑影,他如同他的父亲一眼也很高傲。

“我叫李非鱼”。李非鱼冷冷的说道,眼中闪过一道肃杀的目光,面色冰冷,他盯着洪毅,微微一惊,因为他发现洪毅竟然也在不断地呼吸空气之中的细微颗粒物灵气,而且比他的父亲洪远都还要多许多,至少有一半的灵气进入了他的身体之中没有出来,甚至是比起蒙祁都要多一些。

李非鱼没想到洪毅竟然也是一个修行之人,难怪现在就有如此的力气,只不过李非鱼猜测洪毅并不知道修行这东西,只不过随着自己的力量增长,在不知不觉间开始修炼了。

“这是什么鬼”!就在这时,洪毅突然一声尖叫,看着李非鱼蹭蹭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李非鱼面色焦黑,整个脸上都是焦黑色的皮肤,有的焦皮都快要落下来了,看着瘆得慌。

洪毅虽然厉害但是终究只是一个孩子,哪里见过这些,在这方面不如他的老子洪远沉稳,被李非鱼的面容给吓坏了,面色有些苍白。

一时间天灵部落传来一阵嬉笑的声音,没想到这眼高于顶的家伙看到李非鱼之后竟然会害怕。

也的确是如此李非鱼现在这模样真的有点恶心,整个脸上都是焦皮,而且还是那种要脱落下来的,任何人看到之后恐怕都会吓一跳的,要不是村子里面的人都认识李非鱼,不然的话初次见到恐怕都要吓个半死吧。

“你不配和我比武”!就在这时洪毅斜睨这李非鱼,冷冷的数道。

第8章 一阵暴打

洪毅冷冷的盯着李非鱼,他的面色还是有些苍白,因为刚刚李非鱼的出场真的吓到他了,如同一具焦尸,突然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怎么可能会不害怕呢?

洪毅距离李非鱼至少有三丈的距离,在他看来李非鱼就是一句烧焦的尸体,他可不愿意与尸体打交道,将来可是要惹上霉运的。

而且李非鱼这样真的是很恐怖,如果光是闭着眼睛的焦尸还好一点,偏偏又是怒目圆睁的,看着跟的恐怖,以为是诈尸了。

一时间村子里面所有的人都震惊,惊愕的盯着洪毅,不少人脸上露出喜悦与的神色,毕竟洪毅是这大山之中十六岁一下的第一大力士,就算是蒙祁都不是他的对手,如今李非鱼虽然有着两千斤的力量,但是洪毅在一年以前就已经达到了这个标准,这一年之后天之道洪毅有没有突破到三千斤的力气。

现在洪毅竟然亲口说了,这意味着李非鱼不用跟洪毅比武了。

许多人虽然表面上说李非鱼能够胜得了洪毅,但是这优劣差距不用说也是看得出来的,李非鱼确实是有潜力,但是现在更本就不是洪毅的对手,将来倒是有可能的。

而洪毅的父亲洪远是什么样的人这些人再清楚不过了,党同伐异,他看不惯的人都要被他所打压,天灵部落本来就和洪远有仇恨。

如今洪远知道天灵部落出了李非鱼这一根好苗子,他当然是不希望李非鱼成长起来威胁到他儿子的将来。

所以才会有了这一场李非鱼与洪毅的比武,就是要让洪毅将李非鱼扼杀于摇篮之中,当初们们蒙浩的师兄就是这样被洪远所重伤的。

现在洪远又故技重施,如今洪毅高傲不愿意与李非鱼比武,在许多人看来这是一件好事情,避免了不必要的伤害,也给了李非鱼时间与机会。

但是村中还是有些人听懂了洪毅这是什么意思,洪毅高傲,看不起里非遗,他的姿态真的高傲了,这样的会对于许多人来首是一种耻辱才对,对手竟然不屑一顾。

蒙浩等几个强者怒目圆睁,非常的神奇,他们是绝对听出了这其中的意思。

“你害怕了”?李非鱼那一双瞳子死死的盯着洪毅,他似乎从洪毅的眼神之中看到了恐惧,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自己的模样让洪毅害怕了,洪毅虽然强大,但终究只是一个孩子,还没有长大,不足十六岁罢了。

李非鱼向前走了一步,冷冷的看着洪毅,漏出了一阵冷笑,雪白的牙齿,眼睛睁得老大,看着更加的下人了,有一种森然的感觉,同时洪毅竟然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的确是刚刚李非鱼的形象给他的影响太深了,根本就难以抹除。

李非鱼心中是有怒火的,他猜测洪毅不光是被自己的模样说吓住了,同时也是看不起自己,因为自己的模样。

“哈哈哈,笑话”!洪毅冷冷的说道,十分的高傲“我洪毅是谁?这大山之中唯一的强者,将来的万斤大力士,我会怕什么”?洪毅相当的高傲,他从小就要比其他的孩子厉害许多,当然是看不起同龄人的其他孩子。

“不是任何一个人都有资格与我一战,更何况是像你这样的从火堆之中爬出来的脏东西,你不配与我一战”。

“你说什么”?一时间,许多人都愤怒了,死死的盯着洪毅,没想到洪毅小小年纪竟然如此的狂妄嚣张,丝毫不亚于他的老子洪远,恐怕将来的嚣张程度要远远的超过你洪远了。

洪远得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这才是自己的儿子嘛,有自己的高傲姿态,原本刚刚洪毅恐惧使得洪远有些失望,但是现在他的儿子回归到了霸主的姿态,他感到欣慰。

村里面的不少汉子一个个的怒目圆睁,恨不得冲上前去冲着洪毅狠狠的砸上几拳,许多孩子也都摩拳擦掌的,也想要教训一下这小犊子,真的是太狂妄了,竟然看不起人。

尤其是蒙祁,对那洪毅更是痛恨至极,这两天与李非鱼接触下来蒙祁已经将李非鱼当做他的偶像了,但是现在蒙祁竟然这样说他的偶像。

而且洪毅的父亲将自己的大伯打残了,自己的父亲也很痛苦,毕竟那是自己的师兄,蒙祁早就想要报仇,他曾经发誓要将洪毅打残,让洪远也痛苦

“怎么?你们想要仗势欺人吗”?洪远一声大吼,站在洪毅的背后,铁拳紧握,盯着所有的人,相当的傲慢,他真的很壮实,也真的很强大。

“难道我们这么多多人还怕了你一个吗”?老陈大吼道,像是要冲上去的样子,随时准备动手了。

“好了,都别闹了,这是两个孩子之间的事情,我们不能够让人看扁了”。蒙浩大吼道,他也看出了洪毅对李非鱼有点恐惧,知道这一战两人之间恐怕是胜负有未可知吧,洪毅虽然厉害,但是却被李非鱼的外表所吓住了,这样一来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败了三分了。

更何况李非鱼本身就是两千多斤的力量,那胜负就说不准了。

“的确是如此在,这一次的比武的确是不用在比了,因为你不敢应战,你怯弱了,你这所谓的未来万斤大力士不过就是一个绣花枕头吧了,什么都不干做的人,如今看到我竟然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了”。李非鱼冷冷的说道。

每一句话都直指洪毅的要害,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如此的胆小,什么都没有见识过,没有经过什么大风大浪,不像李非鱼自己,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什么都不害怕,没有什么让他恐惧的。

“你说什么”?洪毅一声大吼,他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的看扁过,他是第一人,是未来的万斤大力士,绝对不是什么绣花枕头。

“我说你是绣花枕头”!李非鱼冷冷的说道。

“毅儿,出手,别丢了我们洪家的脸,你是万斤大力士,让这些不是道天高地厚的懦夫知道你的力量”。洪远冷冷的说道,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被吓住了,实在是让他感到失望了,如此的没用。

“将他的手脚打断,让他从此之后只能够躺着”。洪远大吼。

“你该死”!洪毅一声大吼,他爆发了,他一跃而起竟然有丈许的高度,铁拳紧握,向着李非鱼砸过去,他的速度很快了,拳头十分有力道,同龄的孩子绝对不可而过接下他这一拳的。

李非鱼并没有大意,虽然现在他的力气在洪毅之上,但是有很多东西他还不足,他有的只是力气,没有什么招数,李非鱼双臂交叉起来,抵挡住洪毅的一拳,同时向着洪毅撞击过去,如同猛虎下山,拳头横扫。

洪毅一愣,身体向后倾斜,避开李非鱼的拳头,他感觉到李非鱼也非常的有力道,力量竟然不在自己之下,但是洪毅毕竟有洪远这个第一大力士的父亲教导,多少还是懂得一些招数的。

他快速后退,然后有从侧面向着李非鱼的腋下打去,那里是是致命的地方,一旦被击中了,恐怕整条手臂都没有力气,洪毅很会打架。

但是李非鱼的反应更快,就在洪毅拳头才懂的时候他就猜测到了洪毅的意图,这段时间他修炼太初焚天,感觉到自己的眼里和听力都增强了,能看清楚很远之外的东西,而且能够听到许多细微的声音。

他清晰的看到洪毅那恶毒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腋下,很显然他是想要攻击自己的腋下,同时李非鱼也知道腋下的重要性。

李非鱼意识下的将腋下的破绽收起来,同时肘部向外面一拐,将洪毅的拳头抵挡在外面,这几天晚上李非鱼一直在炼骨,他的骨头也是异常的坚硬,尤其是像肘部这样的地方那就更加的坚硬了。

洪毅一拳砸在上面,顿时间感觉到自己的拳头像是砸在一块石头上,一阵生疼的感觉。

洪毅是痛的之牙咧嘴的,面色铁青,他不停的甩动这自己的手,真的很痛,而且他感觉到整条手臂有些发麻,因为他不光是打在了石头上那么的简单,他感觉道李非鱼力大无穷,刚刚李非鱼肘部直指轻轻的一拐,他就感觉到了手臂的骨头差点错位了。

一时间村子里面的都人愣住了,没想到面对洪毅的这一拳,李非鱼竟然跟没事人似的,反而是洪毅感觉到了一阵疼痛。

洪远也惊讶万分,自己儿子的这一拳他是知道的,就算是是剑齿虎挨了都会感到疼痛嚎叫不断,但是李非鱼居然没事,反过来是自己的儿子感到疼痛,这怎么可能呢?洪远怀疑李非鱼是不是在扮猪吃老虎。

“这就是你的力气吗”?李非鱼冷冷的说道,同时一声大吼,那一张黑色焦皮的脸上露出雪白的牙齿,吓得洪毅身体都是一颤,蹭蹭的后退不断。

李非鱼也趁机机会,一步冲上去,轮动着拳头向着洪毅砸过去,李非鱼的拳头何其重,一拳就砸在洪毅的肚子上,霎时间洪毅如同邪泄气的皮球,弓着身体痛苦不堪,但是李非鱼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洪毅,李非鱼得势不饶人,继续冲上去。

李非鱼轮动着那烧焦的拳头,在洪毅的身上不停的砸着,左一拳右一拳的,才几下就打得洪毅没有任何的招架之力。

一时间许多人竟然都看呆了,没想到洪毅这号称未来的万斤大力士在李非鱼的手中不堪一击,三两拳就打得洪毅连还手的机会,连力气都没有了,实在是不可思议。

就连洪远都愣住了,在他的心目中自己的儿子一样都是最强大的,怎么可能会如此的不堪一击呢?这才几下啊。

“好,打得好,就要这样的教训那小兔崽子”!有人大吼着。

“打得他连爹都不认识”!老宋喝彩的说道,十分的开心,原本他们也对李非鱼并不报有的希望,但是谁曾想到竟然如此的简单就击败洪毅,让许多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这小子真是深藏不漏啊,没看出来竟然是扮猪吃老虎啊”!蒙浩大笑的说道。

“非鱼,就是这样打他,打得他爹妈都不认识”!蒙祁等一些孩子也跟着起哄的说道。

一时间不远处的洪远面色铁青,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当着他的面都如此的猖狂,丝毫不顾忌他的存在,更加可恶的还是李非鱼,更是不顾及他的存在,直接对洪毅下了狠手。

最后李非鱼又是一脚踢在洪毅的肚子上,洪毅一声惨叫,如同泄气的皮球般飞出去竟然有丈许的距离,洪远一个在地上栽了好几个跟头才停下来。

洪毅现在看着十分的滑稽,他的口中有鲜血吐出来,同时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尤其是两个眼睛,已经肿起来了,变成紫黑色,看着就忍不住想要笑。

同时李非鱼像是打上了瘾一样,一步冲上去,速度快过了所有人,还没有等洪远反应过来去救自己的儿子的时候便是一阵拳打脚踢的。

而且他看到自己的拳头之中竟然有灵气在波动,拳头泛着意思细微的光芒,不容易辨认。

“我打死你一个小王八蛋”!李非鱼大吼着,拳打脚踢不断,而且越打越凶,而洪毅只能够在地上蜷缩一团,惨叫不断,如同杀猪一般。

“打得好,就是这样打他”!

“打死他,让他高傲,让他无敌,一以为自己真的就是万斤大力士了吗”!

“打得他连祖宗都不认识”!

尤其是衣裙孩子更是高兴万分,开到洪毅被一阵暴打,这些孩子之中有不少的也曾经是被洪毅给欺负过的,现在李非鱼算是给他们报仇了。

李非鱼可不会手软的,他经历了那样的灾难,现在已经是换了一个人,换了一颗心,大宇敌人绝对不能够仁慈,尤其是像洪毅洪远这样的人,恃强凌弱之辈。

“住手”!就在这时,洪远一声怒吼,冲上去,就是一拳向着李非鱼砸过去。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