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锋点评《小说课》

子锋点评小说课:讲得很细,有很多自己的感受和想法,挺有意思的。从蒲松龄的《促织》谈起,不过一上来就拿《促织》和《红楼梦》的品格相提并论,这里没有说服我。《促织》里边白描的手法很厉害,故事

讲得很细,有很多自己的感受和想法,挺有意思的。从蒲松龄的《促织》谈起,不过一上来就拿《促织》和《红楼梦》的品格相提并论,这里没有说服我。《促织》里边白描的手法很厉害,故事跌宕起伏也确实精彩,但和《红楼梦》没有可比性。
后边讲《红楼梦》里王熙凤和《水浒传》里林冲的“走”,分析得很细致。林冲的“走”看似偶然实则必然,连天气都安排得非常妥帖,整个被逼上梁山的过程是“逻辑自洽”的。王熙凤的“走”则是反逻辑的,吓人的,体现了角色里人格的撕裂感。这样的对比还蛮有意思。
里边还讲了鲁迅的《故乡》,说《呐喊》里的鲁迅“基础体温”是冷的,顺带提了一下“基础体温”最高的巴金和最低的张爱玲。《故乡》里边“圆规”的譬喻是反讽的,这个要放在历史里去看,想象身处那个年代,才能明白里边隐含的冷酷的幽默。
讲了莫泊桑的《项链》,讲到契约精神的层面,也是挖得很深了。《项链》的故事确实很难发生在中国,跟文化有关。讲了海明威的短篇小说《杀手》,让我更明白了海明威的风格不只是硬气,还有骨子里的自负:只写冰山的八分之一。喜欢使用强者视角,通过对话营造气氛,通过动作反映心理,把东西藏起来让读者自己找,是海明威的“惯用伎俩”。
后边还讲到汪曾祺的《受戒》,说汪曾祺有文人气,能把“脱俗”的写得“俗气”,就像这篇《受戒》里的众和尚;也能把俗世里的一些俗人俗事写得很仙,风格远追陶渊明,更可以溯流而上直到老庄之境。
最后毕老师讲了自己写《玉米》《玉秀》和《玉秧》的经历,说明有时候作者自己构造的虚拟角色对作者会产生很重要的影响。附录里读《时间简史》的部分也是顶可爱的。是个心思细腻又充满童心童趣的毕老师啊哈。

原创文章,作者:子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1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