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心点评《春山:王维的盛唐与寂灭》

秉心点评春山:王维的盛唐与寂灭:唐诗转到王维这一篇。背到“寂寞柴门人不到,空林独与白云期”时,突发奇想,针对目前我读过的他的诗做了一些统计。他最擅长写的是雨和山,雨是“秋雨”,山是“空山”。秋雨寒意侵

唐诗转到王维这一篇。
背到“寂寞柴门人不到,空林独与白云期”时,突发奇想,针对目前我读过的他的诗做了一些统计。
他最擅长写的是雨和山,雨是“秋雨”,山是“空山”。秋雨寒意侵人,空山寂寞浸骨,若非细细品尝过,怎么可能一写就是佳句。“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草间蛩响临秋急,山里蝉声薄暮悲”;“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等等。这偌大的深山,好像只有维摩诘一人,独赏云卷云舒,花开叶落,朝朝暮暮,春去秋来。
王维很喜欢用“空”字。在他的诗中,就我目前知道的,“空”字就已出现了17次。除去“九州何处远,万里若乘空”这种表现遥远之意的,大多数空字,都在书写诗人内心淡淡的孤寂甚至愁苦。譬如“荒城自萧索,万里山河空”;“银筝夜久殷勤弄,心怯空房不忍归”;“寂寞柴门人不到,空林独与白云期”;“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销”;“来者复为谁,空悲昔友人”等等。
除此之外,他曾多次写过“闲”和“心”。“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清川带长薄,车马去闲闲”;“绿艳闲且静,红衣浅复深”;“一悟寂为乐,此生闲有余”;“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寂寥天地暮,心与广川闲”;“终年无客常闭关,终日无心长自闲”;“当亦谢官去,岂令心事违”。他或许都没有看懂自己的心到底想何去何从。所以他理禅却未出家,反复出世又反复入世,他大概自己也有点迷茫。而反复提到的这颗闲心,其实还是因为寂寞,寂寞让清闲尝起来起来又浓又深,但又绝不至于令他痛恨。
在探究王维的过程中,我脑海中构思了很多次王维的形象,但与这本书中这个年老失意茫然,甚至有点无措可怜的王维,无一次重合。
我总觉得,王维应该是清瘦的,哪怕老去也不颓丧。他应该是茕茕仍骄傲的,澹澹又不在意的。孤独于他而言不是悲哀,而是出类拔萃的影子,是岁月的调剂品,是深夜的虫鸣清晨的雾霭,不会惹他痛恨,而是乐在其中。
幼年丧父,中年丧妻,晚年丧母,未续弦无子嗣。命运给了他这个命格,他不是迫不得已被动接受而更像是主动选择。他孤寂不是无人可亲,大概是他觉得那些人都不懂他吧。在众多人之中,唯有裴迪,让他有知音之感。
但仍然感谢作者。我心中有很多话,对于他的“空”和“闲”,思来想去,也不大能表达清楚。作者用他的描写方式,也让我一次次重新构思并感慨:原来,摩诘也可能是这个样子。
最后,很喜欢作者对于唐朝三大诗人的总结。
王维是玉,玉玺之质,搁在半明半暗处。李白是鼎,一生在坎坷之路上翻滚。杜甫是木,四季都在落叶萧萧。

原创文章,作者:秉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