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 “哎。” “回家。” “好嘞。”

穿越前,温七七是个名副其实的单身狗,每天想着探宝取乐。,穿越后,温七七终于明白什么叫桃花朵朵开,看谁更灿烂!,高贵疏离的娱乐圈大鳄,风流俊逸的花花公子,深情款款的初恋脸……,七七姑娘小手一伸,正在纠结选谁合适。,小衣领一紧,厉先生清冷矜贵的上前。,“七七。”,“哎。”,“回家。”,“好嘞。”

 “七七。” “哎。” “回家。” “好嘞。”

第1章 老狐狸失算了

痛……

头,像是被重物狠狠地砸了一下,温七七吃力的睁开眼睛,抬手想按一下。

嗯,什么东西这么重?

温七七用力的晃了晃头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她身上竟然压着一个男人,那男人的手放哪里,腿放哪里!

一向都是她温七七占别人的便宜!

“登徒子!”温七七运气一脚猛地用力,直接把男人从自己身上踢了下去。

男人显然没想到自己会被踢,一个踉跄,摔在地上。

“温七七,你找死!”森冷的声音响起。

温七七本能的打了一个寒颤,这人是谁,认识她?以前的仇家?还是她不小心偷了他们家祖坟,所以,他要报仇?

等等,报仇也不能试图对她施暴吧。

再等等,这男人长得还真是挺好看的,薄唇挺鼻棱角分明,就是头发怪怪的,只有那么一点点,难不成是和尚?花的?

温七七眨着眼睛,天马行空的猜想着。

“你是谁?”

男人已经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温七七,“温七七,你们温家把你送来,让你装傻充愣的。”

你们?温家?

温七七拧眉,哪位善良的神仙姐姐来告诉她一下,到底是肿么滴了?

她自幼就是孤儿,神偷了了禅的嫡传弟子,没有家人,要非说有,也是了了禅,她是姓温但跟温家没关系。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温七七嘟着嘴儿,一脸防备。

男人的眸光越发的不善,带了几分探究,看她的样子,不像是装的?

温七七默默地腹侧,虽然她是小偷,但胆子很小的好吧……

男人没说话,起身大步出了房间。

温七七刷的起身想跟出去,一转眼,发现人没了?

某姑娘大眼睛转了一圈,墙上有块木头又不像是木头的东西?这啥?难不成这里是机关密室?

“呦,洞房这么快就出来,厉三少,你不是不行吧?”不远处传来声音。

温七七眸子一亮,循声走了过去。

“找死!”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凉的彻底。

温七七抬手抱了抱自己的双肩,这个男人是厉三少?江湖中没听过这号人物。

“渍渍,你看看你的样子,难怪温家二小姐逃婚都逃到国外去了。”

“曲展,非洲分公司缺一个执行总裁。”厉三少凉凉的说道。

“咳咳,别的,晟风,我这有独家消息跟你分享。”曲展笑嘻嘻的上前,开玩笑,厉氏家族企业酷霸拽的掌权人,他绝逼不敢惹。

“放。”

“就你这态度……”曲展佯装转身,见厉晟风脸色阴沉的渗人,咽了咽口水,轻咳了一声,“听说,这位温家三小姐是私生女,而且有意中人,温家为了给你交出一个老婆,硬生生拆散了人家,听说……”

“说人话。”厉晟风瞪了曲展一眼。

曲展身体本能收紧,语速跟着飙升,“温七七逃走,结果掉进了海里,被找到的时候在沙滩上,直接就送来给你,温家打算让你们生米煮成熟饭,然后……”

厉晟风鹰眸微眯,掉进海里,所以傻了?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温家老爷子想在自己身边放个棋子的梦想,幻灭。

“老狐狸失算了。”薄唇里缓缓的吐出几个字。

第2章 温七七从小惜命

温七七歪着脖子在木板前面听了半天。

感情不是她的仇家,是被人认错了?

温家三小姐?难不成自己和她长得很像,所以亲爹都认错了?

脚步声响起,由近及远,温七七站直了身体,倒霉催的,她不过是一时财迷心窍,不小心偷了了了禅的藏宝图,进了传说中的皇陵……

之后……她忘了。

再醒来的时候,就是厉晟风趴在自己身上……温七七拧眉,哎呦,真是复杂,她的这个小脑袋有点转不过来。

眼下的当务之急,逃走!厉晟风那个男人虽然温七七只打了一个照面,但她对他的印象一点都不美好,霸道冷酷强大还是个色胚,再待下去说不定自己就被他吃了。

对,逃!

想及此,温七七四处打量着房间,门不能走,但可以走窗户,温七七从小惜命,所以轻功了得。

这是神马窗户?好大的一片!

温七七唇角轻抽,有光照进来的位置应该就是窗户吧?

管他,走着!

温七七大步走了过去,咣!

她速度不慢整个人被弹了回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小巧的鼻子被撞得生疼,“痛!”

温七七呲着牙,小手揉着鼻子,果然是个机关重重的房间!

温七七拧眉,好半晌才从地上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这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么硬?又透明?水晶?琉璃?伸出手指戳了一下,乖乖这东西好值钱的样子,要是弄回去,了了禅肯定喜欢。

但可是,她现在自己都出不去,别说带东西……

倒霉催的。

温七七一歪头,旁边的窗帘轻轻飘了起来,等等,飘起来,有风吹!

温七七眸子一亮,快步走到窗帘边上,风清凉凉的吹在她的脸上,自由的空气好舒服。

这次温七七学聪明了,她先伸出手试探着推一下,通的,才大步走出去,外面是一个半圆形的阳台,上面还摆着两把藤椅,有一个透明的小桌子,温七七摸了摸和刚刚撞自己的那东西是一样的材质,手好痒。

渍渍,算了,先离开这,剩下的再说。

温七七起身走到了栏杆的位置,朝下看去。

温七七眸子一亮,没人!

目测了一下距离,跳下去应该没问题,单手扶着栏杆,正要飞身一跃……

“少夫人,您这是干什么!”一个脆生生的尖叫声,刺的温七七一呲牙,被发现了。

没等温七七这边给出任何反应。

楼下又响起了一连串的尖叫声,“快来人啊,少夫人跳楼了!”

温七七嘴角轻抽,她,只是想逃走,而已。

温七七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两个年轻的女孩子,穿的衣服很奇怪,头发扎的也很奇怪,最主要,她们的小腿是整个露在外面的……

温七七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难不成,那个厉三少,是个、是个……

身边的女人都是他的那个啥……

某姑娘分分钟把自己恶心的一身鸡皮疙瘩,必须逃走。

温七七神斗的功夫,楼下聚集了几个人,远远地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真是前后狼后有虎!

哀桑。

第3章 奶奶,七七病了

温七七咬唇,前面不远处应该就是大门,以她的轻功,冲出去直接奔大门还有逃出去的可能,总好过被困在这里。

想及此,温七七手肘一用力,整个人飞了出去。

“啊!”

随着一阵惊呼声,温七七稳稳地落地,正在窃喜,正准备逃走,一个森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温七七!”

温七七本能的打了一个寒颤,为毛,一听见他说话,她就腿软呢?

“那个,这位大哥,我是叫温七七不假,但自幼父母双亡,把我送给你的人绝对是认错人,既然是认错,小女子就不打扰您,告辞。”

说完,温七七讪讪一笑,利落转身,为毛说句话的功夫,门口聚集了许多穿着黑色古怪衣服的男人,那些人都是短短的头发?

温七七一阵眩晕,这些人功夫高不高的?

“呦,嫂子这身手真是了得,二楼都能平稳着地。”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

温七七抬眸,这男人是刚刚和厉晟风说话的,叫曲展,他穿了一身白色的奇怪衣服,头发短短的。难不成,这里的人都是这样的?难不成自己被卷到了别的国家?

“曲展,去稳住奶奶。”厉晟风蹙眉说道。

温七七顺着厉晟风的视线看过去,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由一个中年女人扶着胳膊,缓步朝自己的方向走过来。

“每次都给这么艰巨的任务。”曲展嘀咕了一句,英俊的脸上瞬间笑成了一朵花,快步迎了上去,“奶奶……”

“走开,我来看我孙媳妇。”老妇人扫了曲展一眼,中年女人朝曲展摇摇头,曲展无奈的摸摸鼻子,站在一旁。

老妇人到了温七七的面前。

“奶奶,七七病了。”厉晟风不得不开口说道。

“七七。”老妇人抬眸看着温七七,和善的唤了一声。

虽然她也穿着奇怪的衣服,梳着奇怪的发髻,但温七七对她一点也不排斥,“老人家,你们认错人了。”

“认错人?”老妇人看着温七七,像是在认真考虑她的话。

温七七心中一喜,老人家如果相信她,她就能安全离开。

老妇人沉思了一会,缓缓的开口,“七七,咱们聊聊。”

温七七扑闪了两下眼睛,点点头,凭她的三寸不烂之舌,在往日无仇近日无冤的情况下,让她放了自己,绝对有戏。

于是,某姑娘跟着老妇人,在众人惊愕的眼光下,穿过花园小径到了一处精致的院落。

雕花的窗户,上好竹子编制的躺椅,考究的茶具,不远处还有一处活水,哗哗作响,院落四处种着娇艳的牡丹。

温七七深吸了两口气,这里看着舒服多了。

“七七,坐。”

“谢谢老人家。”温七七顺从的坐在老妇人对面。

中年女人倒了两杯茶之后,退了出去。

“我是晟风的奶奶,你也叫我奶奶。”厉奶奶笑眯眯的说道。

“奶奶。”温七七乖巧的唤了一声。

厉奶奶一咧嘴,笑的灿烂,“七七,你说温家认错了人,那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被认错的吗?”

“额……”温七七语塞,眸子一转,温七七笑盈盈的开口,“奶奶,我是和朋友出海,遇上了海难,被冲过来的。”

“哎呀,可怜的孩子。”厉奶奶一脸的疼惜,伸手拍了拍温七七的小手,“你家是哪里的,奶奶派人送你回去。”

温七七眸子晶亮晶亮的,“我是宁云郡人士。”

第4章 盗墓的时候撞鬼了

“宁云郡?”厉奶奶蹙眉,“那是什么地方,从来没听说过……”

温七七眨眨眼,看样子真的像是别国……温七七脑子里飞过一群小乌鸦,开神马玩笑,她不过是去盗了个墓。

“老太太,时间差不多了……”中年女人在厉奶奶身边低声提醒道。

“七七,奶奶去换件衣服。”厉奶奶起身缓步朝房间里走去。

温七七愣神的功夫,厉奶奶已经不见了踪影,温七七四处看了看,在自己逃走可能遇见厉晟风和等厉奶奶之间,选了后者。

桌子上放着的一本书,被风吹翻开,温七七眨眨眼,伸手拿了起来,上面是千禧王朝的趣事,温七七觉得亲切,一页一页翻下去,脸色越来越白……

怎么会,千禧王朝被灭了!

她明明是千禧王朝荣景年间的人,上百年王朝竟然被另一个新朝取代。

温七七瞬间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这里,不是他国,而是……未来!

艾玛,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厉奶奶缓步走出门,看见温七七正在看书,唇角含笑,“七七,你还看得懂古文字。”

古文字?!

她真的到了未来?

温七七满脑子都是惊,惊吓的惊!

她怎么会,不会啊,不会吧,那她不就成了千年的老怪物!

“七七……”厉奶奶轻轻地唤了一声。

“我看不懂!”温七七惊呼出声,书直接被扔在桌子,因为紧张嗓子破了音儿。

“没事看不懂也没事,奶奶要去检查一下,你陪奶奶去,好不好?”厉奶奶以为温七七是窘迫,柔声说道。

“好,好吧。”温七七应声,太多消息冲进她的脑子里,她需要点时间消化一下。

出了大门,温七七看着眼前停着的大家伙,懵了!

这是什么,四方不四方?那个圆溜溜黑漆漆鼓鼓的是轮子吗?

中年女人见温七七一脸的惊愕站在原地不动,上前,打开了车门,“老夫人,三少夫人,请上车。”

“车?”温七七轻呼出声。

“七七,走吧。”厉奶奶轻轻的拍了拍温七七的手,弯腰上车,温七七还没回过神,已经被厉奶奶拉上了车。

砰。

车门关上的瞬间,温七七全身一颤,被厉奶奶握着的手,骤然收紧。

“老王,车子车窗落下来些,开慢一点。”厉奶奶柔声吩咐道。

“是,老夫人。”司机老王应声,等中年女人上车之后,发动车子。

车子缓缓的向前行驶,温七七的大脑有短暂的空白,没有马车子也能走?

道路上四处都是没有马的车,男的都是那么短的头发,女的……那都是什么衣服,露着胳膊露着腿,还有的男女在大庭广众之下抱在一起互啃……

一低头,温七七这才注意到自己穿的也是一条露胳膊露腿的裙子。

千年之后怎么这么民风、民风……彪悍。

她猛地瞪大了眼睛,难道是她盗墓的时候撞鬼了,被鬼扔到千年后?温七七全身的血液迅速凝固,脸色惨白。

第5章 留在厉家,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七七,七七!”厉奶奶连续叫了两声,才把温七七从愣怔中拽出来。

“奶,奶奶……”

“是不是晕车了?”厉奶奶关心的问道。

温七七点点头,车晕不晕她不确定,但她整个人是晕的。

“一会就到了。”厉奶奶安抚了温七七几句,温七七都点头应付着。

很快车子到了医院的门前。

中年女人下来开车门,温七七和厉奶奶下了车子。

“这里是哪?”温七七抬眸看着上面斗大的几个字,完全不认识。

“三少夫人,这里是医院。”中年女人微愣了一下说道,心中暗自嘀咕,这位温三小姐不会真的和传闻中一样,目不识丁吧?

“医院是干嘛的?”温七七本能的问道。

中年女人嘴角轻抽,正要说话,厉奶奶扫了她一眼,中年女人立刻闭嘴。

“七七,医院就是检查身体的地方,奶奶不舒服要来检查一下。”厉奶奶和善的一笑。

温七七眨眨眼,医院,是不是和她那的医馆是一个意思?她想问,却忍住了。刚刚中年女人的惊愕温七七有注意到,不管她怎么到了千年之后,被人当做怪物的感觉,总是不好的。

温七七扶着厉奶奶,上了楼梯,透明的门有反光,她刚想提醒厉奶奶注意,门自动分开了……

机关?神奇的机关。

“这是自动感应的门,有人来就会开,人走了自己又会关上。”厉奶奶笑呵呵的解释了一句。

自动感应?

温七七点点头不说话,跟着厉奶奶一路到了医生办公室。

一路上温七七都没出声,留心看着周围的情况,这里的建筑和千禧王朝很不一样。

但是,既然她能到这里就一定有办法回去,在此之前,她要保证自己不被当成怪物……

想及此,温七七开口之前更慎重了一些。

她是神偷,审时度势是强项,厉奶奶检查的功夫,她坐在一旁长椅上拧眉思考,眼下,没人相信她不是温家三小姐,她在这个陌生的千年之后,完全不知道该如何生活。

留在厉家,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温七七一抬眸,正看见厉晟风和曲展并肩走了进来。

厉奶奶也刚好走出来。

厉晟风径直走到了厉奶奶身边。

“奶奶,您不舒服了吗?”

厉奶奶唇角扬了扬,他这个孙子对她好的没话说,但凡她有一点风吹草动,他都会立刻赶到,“奶奶没事,例行检查一下。”

厉晟风俊眉微蹙,例行检查,貌似昨天刚刚查过。

“晟风,既然都来了,带七七也去做个检查。”厉奶奶朝厉晟风眨眨眼。

被点到名字,温七七一愣,起身,“奶奶,我没有身体不舒服。”

厉晟风凉凉的看了温七七一眼,淡漠的吐出一句话,“你脑子有病。”

“你脑子才有病。”温七七瞬间炸毛,扛上厉晟风的一身冷气,微微那么点底气不足……

厉晟风眸底一片森寒,厉奶奶轻咳了两声。

噗……

曲展轻笑出声,他发誓他绝对不是有意的,他在厉晟风身边多年,从来没见过有女人敢这么大胆的忤逆他,他还憋屈的不能把人扔出去。

“曲展,带她去检查,好好照照脑子。”厉晟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第6章 脑子进水,导致失忆

哎呀,厉晟风怕厉奶奶!

温七七好看的唇抿了抿,眸子瞬间晶亮晶亮的,“奶奶,可不可以不检查,我,我刚刚晕乎了一会,现在清醒多了,我,可能只是不太记得过去的事了。”

“失忆?”厉奶奶看着温七七。

“对!”温七七立刻应声,厉奶奶简直聪明绝顶,她就说她失忆,既可以暂时住在厉家,又不用解释为什么她什么都不知道!简直绝妙!

“脑子进水,导致失忆。”厉晟风凉凉的说道,语气要多讽刺有多讽刺。

温七七侧眸,这位大爷真是,怎么那么欠抽呢,果断的一呲小白牙,“您经验丰富。”

噗……

又是曲展,曲小爷差点乐抽,厉三少算是遇着对手了。

厉奶奶眸子里也满是打趣的笑。

厉晟风扫了曲展一眼,曲展立刻闭嘴,温七七没事,他可不一定。

“还不快去。”某先生冷冷的出声。

“好嘞。”曲展急忙走到温七七面前,笑嘻嘻的说道,“嫂子,您这边请。”

温七七不想去,平白觉得这里的检查很恐怖,眨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厉奶奶,“奶奶,我不想去……”

“别怕,没事的,秀琴,你陪七七一起去。”厉奶奶对先前的中年女人说道。

“是,老夫人,三少夫人,我陪您,不用怕。”秀琴柔声说道。

温七七知道自己躲不过,认命的点点头,跟上秀琴、曲展的脚步。

厉晟风问了问医生厉奶奶的身体情况,一切安好,无非是些老年病,放下心来。

“送您回去。”

“我等等七七。”厉奶奶说道。

“曲展在。”厉晟风本能的蹙眉,想到温七七把他从床上踢下来,一肚子火。

“曲展那孩子毛毛躁躁的,我不放心,咳咳。”厉奶奶轻咳了两声。

“奶奶,我留下。”厉晟风闷闷的说道,厉奶奶的招数用来用去就那么几个,他闭上眼睛都知道她的意思。

“好!”果然,厉奶奶脆生生的答应了,“虽然这个七七傻傻的,但我看着比她那个姐姐强多了,安稳的把人带回去,奶奶等着抱重孙。”

厉晟风嘴角轻抽。

温二小姐温慕歌和温七七。

一个N大金融系高材生,一个高中没毕业就出来混生活的小太妹;一个娇滴滴的说话声音都不大的大家闺秀,一个一翻身能从楼上跳下来的彪悍女;一个前凸后翘,一个完全没发育。

怎么看,温七七都比不了温慕歌。

也只有自家奶奶能说出这种大义凛然的歪话。

“知道了,奶奶。”

厉奶奶见厉晟风答应,放心的先行离开。

厉晟风送走厉奶奶之后,去了脑神经科。

检查室。

“温小姐,麻烦你躺一下。”护士小姐笑眯眯的说道。

“为什么要躺下?”温七七问道。

“做脑CT,躺着才能照。”护士小姐微微有些错愕的看着温七七。

“啊,哦。”温七七也知道自己是多说多错,按照护士小姐的吩咐躺了上去。

忽然感觉身下的床动了。

第7章 笨死你算了

“啊!”温七七尖叫一声,本能的起身,然后,砰的一声脑袋直接撞在了CT机的边缘上,“痛……”

接着失去了意识。

检验医生和护士当时就懵了,七手八脚的把温七七放平,急吼吼的通知主治医生,照了CT。

一番检查抢救之后,温七七醒了过来,入目都是刺眼的白,她刷的起身。

“笨死你算了。”冰冷的声音响起。

温七七蹙眉,厉晟风。

“医生和护士都是第一次遇见照CT把自己撞晕的,温七七,了不起。”厉晟风毫不客气的讽刺道。

温七七低着头不说话,小脸微微泛白,胸口堵得慌,这里有太多的事情是她所不知道,她心里的那种恐惧和对未来的茫然,郁闷痛苦到言语难以形容。

“嫂子,医生说你撞到头,头部没有什么损伤,休息一晚上就可以回去。”曲展温和的接过话,好歹是一小姑娘,厉晟风太凶残……

“我想现在就回去,好不好?”温七七抬眸看着曲折,可怜兮兮的说道,这里给她的感觉很不好,屋子里白花花的,让她觉得全身不舒服。

曲展一愣,厉晟风一蹙眉。

“嫂子……”

“我没事了,真的。”温七七长睫低垂,厉奶奶不在,厉晟风根本不考虑她的感受,小手用力搅在一起。

“起来,走。”厉晟风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

温七七抬眸,一双眸子清澈见底。

“奶奶让我把你带回去。”厉晟风接着说道,没有起伏。

“哦。”温七七应声起身,不管什么原因能离开这就好。

曲展一张嘴能吞下个鸡蛋,温七七不知道实情,他可是亲眼见着厉晟风给厉奶奶打了电话,说医生建议温七七观察一晚,今晚不回去,厉奶奶让厉晟风陪着……

这绝对是厉晟风第一次为女人妥协!

艾玛,要变天的前奏,说不定,温七七真能把这块石头给捂热乎。

温七七一直跟在厉晟风身后,额头的位置微微红肿贴了纱布,心情也越发的沉闷,她低着头,没注意到前面的人停了下来,咣的撞了上去。

“唔……”又一次撞到鼻子,温七七疼的一蹙眉。

“笨蛋。”厉晟风嫌弃的吐出两个字。

温七七眼泪都在眼圈里转了,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她看得出厉晟风讨厌她。

“上车。”

“哦。”温七七闷闷的应声。

厉晟风上了车子,坐在之前那个老王坐的位置,温七七看着车子不知道自己该怎么上去,愣愣的傻傻的。

“不上车你在干什么?”厉晟风落下车窗,蹙眉问道。

“我……我不会开这个门。”温七七小声的说道,之前是秀琴开的门,这次厉晟风太快,她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弄得门就开了。

“你的意思是让我给你开车门!”厉晟风森冷的声音响起,除了奶奶,他从来没给任何人开过车门,自然,温七七也不可能。

“嫂子,怎么不上车呢?”曲折的声音适时地响起。

温七七看向曲展,他比厉晟风和气多了,也爱笑,“我,打不开……”

第8章 她的小脑袋贴着他的

“我帮你。”曲展立刻勾唇一笑,上前利落的打开车门。

温七七有注意到他握住了一个银白色的东西,那东西往外翘了一下,车门就开了。

“谢谢你,曲展。”温七七感激的一笑,上了车子。

曲展又尽职尽责的帮温七七关好车门,“能为嫂子服务是我的荣……”

没等曲展话说完,车子蹭的窜了出去,可怜的曲大少险些被惯性带的摔倒,“厉晟风,你这是谋杀,谋杀!”

曲展跳脚,但,厉三少已经走远了,看不到。

厉晟风一脚油门到底,车速极快,温七七一双小手死命的抓着旁边的唯一能抓住的把手,脸色惨白,心跳的飞快,但,没开口让厉晟风慢一点。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正常的事。

厉晟风侧眸看了一眼咬唇坚持的温七七,慢慢的放缓了速度,这个女人真是,有时候矫情的要命,有时候倔强的要命!

在厉晟风看来即使温七七从小长在乡下也不可能连开车门都不会,他以为她是在跟自己撒娇,但温七七是他什么人,说好听点叫未婚妻,说难听点就是温家送过给他暖床的,他凭什么要接受她的撒娇?

当然没理由,所以,厉晟风果断拒绝。

车速放缓,温七七悬着的心慢慢的落了下来,她轻轻的吐了一口气,脑袋晕晕的,额头上隐隐作痛。

没多久,车子稳稳地停在一栋房子前面。

温七七眨眨眼,这里和之前的地方不一样。

“下车。”没等温七七腹侧完,厉晟风冰冷的声音响起,吧嗒,他身侧的门打开了。

温七七自然是不会开门。没有曲展,也不会有人帮她。

“等我。”温七七灵巧的朝厉晟风扑了过去,厉晟风一条腿已经下了车子,另一条腿被温七七直接抱住。

传说中的抱大腿……

“温七七你放手!”厉晟风俊脸滚烫,气恼的低吼道,那是个什么姿势,他自上而下的看着她,夏天的衣服本来就单薄,她的领口扯开一大片,让厉晟风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会在床上嫩滑的触感。

她的小脑袋贴着他的……

温七七手忙脚乱的抓着厉晟风的大腿往上爬。

这个车子的地方真的是太小了,中间还有一根碍事的棍子,她不快点就被扔在里面了。

“马上……”

厉晟风一张脸黑了个彻底,她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到现在,某少表示,他看不懂。

好容易,温七七从车子里拽着厉晟风爬了出来。

“我,那个,我……”温七七看着厉晟风不善的脸色,琢磨着自己怎么解释一下比较妥当。

“进来。”厉晟风低沉暗哑的声音响起,在这么个月色撩人的晚上,还挺动听。

温七七识趣的跟上,大门前,厉晟风利落的按了密码,吧嗒一声,门开了。

温七七瞪大了眼睛,门锁,这个门锁好特别!作为资深手经常痒的小偷,她真想好好研究一下那把锁……

但是,厉晟风在,她不敢,跟着某少进了房间,黑漆漆,温七七刚想说点灯,厉晟风按了墙上的开关,整个房间瞬间亮如白昼。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