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宠她入骨,爱她入骨…

原本她以为拿了钱便可一刀两断再无瓜葛,他却食髓知味。,“拿了钱就想跑?女人,你问过我的意见吗?”,他宠她入骨,爱她入骨,可当她带着怀孕的消息兴奋的回到家后,他却冷冷的递上一纸离婚协议书……

他宠她入骨,爱她入骨…

第1章 变故

秋城第一医院。

抢救室的大门口。

满头大汗的医生看着眼前年轻的女孩,一脸严肃,“病人现在很危险,如果要继续抢救,后续的治疗费用至少需要二十万,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叶云荞的脑袋“轰隆”一声,几乎没有一丝犹豫的握住医生的手,“请你们不要放弃我爸爸!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爸爸妈妈突发车祸,妈妈当场去世,她就只有还在抢救中的爸爸了!她不能放弃!

一个小时后,叶云荞赶到了大伯叶志忠的家里。

“大伯,我爸爸需要钱抢救,你先借20万给我爸做手术好不好?”

叶志忠的脸色又红又白,吞吞吐吐,“荞荞啊,你看你爸爸伤的那么严重,就算抢救回来了也是植物人,后续的治疗还不知道要多少钱呢,这样吧,看在都是亲戚的份上,要不……丧葬费我来出?我一定让你爸妈体体面面的走。”

叶云荞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叶志忠,“大伯,我爸爸是你的亲弟弟!他之前帮了你那么多,你破产的时候,是我爸爸帮你还债的!你住的房子也是我爸爸帮你买的!现在我爸有难,你就不管我爸的死活了吗?”

爸爸还没有死呢,他居然就在这里说什么丧葬费!

“叶云荞,你不要在我们这里无理取闹了。”

叶志忠的妻子文慧岚走了过来,轻轻的斜了叶云荞一眼,这才插着手往沙发上一坐。

“你爸公司出了那么大的问题,你大伯也有帮忙出钱出力啊,我们已经够仁至义尽了,让你放弃也是为了你好,你想想啊,你现在都已经不是什么叶家大小姐了,要是再带着一个拖累你的爸爸,以后不是耽误你嫁人吗?”

叶云荞慌了,再也顾不得什么了,“扑通”一声就跪在叶志忠的面前,“大伯,我求求你了,这笔钱就当是我借你的,我要是找到工作了,我一定会还的!大伯,我求求你了!”

说着,叶云荞已经“咚咚咚”的磕了好几个头。

“荞荞,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我也拿不出那么多钱啊。”

叶志忠心虚的笑着。

“就是,我还要留着钱买衣服和包包呢,干嘛把钱拿去救一个快死的人啊,真是浪费!”

叶珊珊突然从楼上走了下来,看着跪在地上的叶云荞,懒洋洋的在文慧岚的身边坐下,“妈,我看中了一个包,要十五万。”

“好好好,明天就带你买。”文慧兰立刻回答。

叶云荞浑身颤抖,想不到大伯一家子居然是那么冷血的一群人,当初她的父母用尽一切方法帮助他们,可到头来,他们宁愿花十五万去买一个包也不愿意出手救爸爸。

“叶云荞,你要是想要钱,我可以给你指条明路。”文慧岚站了起来,眼神充满了鄙夷,“你这张脸和身子可比跪在我们这里求我们值钱多了,懂了吗?”

叶云荞握了握拳头,对大伯一家人彻底的死心了。

“记住你们今天对我做的一切,总有一天,你们会遭报应的。”

说完,叶云荞从地上站起来,转身离开。

半个小时候,叶云荞来到了市里最繁华的娱乐会所——云端之上!

第2章 二十万

纵使她不想用这种出卖自己的身体的方式来赚钱,可是一想到还躺在手术室的爸爸,她的心里就是一横!

拉了拉身上白色的裙子,叶云荞站在门口寻找着目标。

不管是谁,只要能出钱,她就愿意跟他走!

云端之歌的大门忽然被打开,从里面呼啦啦的走出一群人。

人群的中心,是一个如同天神般的男人!

剪裁得体的手工西装,包裹出他颀长有型的身材,往上,是一张完美的无可挑剔的容颜,干净冷酷的五官线条,锋芒而又锐利!

漆黑的瞳孔裹挟着火山般炙热的暗芒,浑身上下都飘着一股帝王般铺天盖地的气息!

叶云荞心里“咯噔”一声,她知道,自己要找的人出现了。

“先生!”

她以极快的速度冲到那个男人的最前面,一把抓住他的袖口,急道,“先生,我是第一次,二十万,您有需要吗?”

陆司辰没有想到,今晚已经够混乱的情况下,居然还会有女人送上门来找死,大手一挥,直接将叶云荞小小的身体推到在了地上。

“哪里冒出来的女人,还不赶快拉下去!”

陆司辰的助理战一铭赶紧喊到。

几个保镖立刻上前死死的拉住叶云荞的身体,就要将叶云荞带走。

不行,她不能被带走!她需要钱!

想到这,叶云荞直接冲着一个保镖狠狠咬了一口再一次的冲到陆司辰的面前,“先生,二十万,请你……”

话还没有说完,叶云荞就再一次的被拉了下去。

陆司辰像是没事听到叶云荞的话,躬身坐进了车内。

他的眉宇间隆着一层深深的郁色,搭在车窗上的手有规律的敲打着窗框,如果不是他额角突起的青筋在微微跳动着,很难看出他有什么异常!

“先生!先生!我真的很需要钱!”

女人的声音透过车窗隐隐的穿了过来。

陆司辰觉得体内一阵欲火在不停的往上冒,好不容易才克制下去的欲望居然被这个声音给再一次的撩拨了起来!

和林家的合作,原本一切顺利,没有想到林家居然用了对他下了药想把独女塞到自己床上去!

他只想去冷静一会儿没想到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给搅和了!

“陆少,我马上就让人处理掉!”

战一铭已经感受到了陆司辰浑身飘起的杀意,立刻就要下车。

“把她带过来。”

低沉沙哑的声音,压抑着隐隐的一丝危险的气息在车内陡然响起。

不大,却格外具有魄力。

“是。”

不出一分钟,叶云荞就已经被塞进了陆司辰的车里。

“二十万?嗯?确定了吗?”

骨节分明的手不轻不重的捏住叶云荞的下巴,陆司辰略带一丝侵略性的打量着叶云荞。

即便在心里已经决定这么做了,可第一次和男人这么近的接触,那铺面而来灼热的男性气息还是让她紧张的不住的颤抖。

“是的,先生。”

“干净吗?”

他有洁癖,不干净的女人没资格上他的床。

叶云荞面红耳赤,咬牙,“您放心,我还是处。”

“合格。”

陆司辰吐出冰凉的两个字,扭头看着战一铭,“去最近的酒店。”

第3章 交易结束

豪华的大床上,被男人死死的压在身下,叶云荞连呼吸都快要凝滞了!

她没有想到,她,曾经被捧在掌心里有爸妈疼爱的叶云荞,也会有一天,沦落到出来卖的地步。

呼吸里尽是这个男人陌生的气息,叶云荞在心底不停的安慰着自己。

叶云荞,只要一次,爸爸就有救了!

爸爸就有救了!

“名字?”又是那种低沉暗哑的男音,像是漩涡,让叶云荞一下子就陷了进去。

“叶……叶云荞。”

“你在害怕?”

感受到身下人的颤抖,陆司辰的墨瞳染上一丝不悦。

“我……我……”

陆司辰突然没有了兴趣,起身就要离开,“我不想强迫女人,没做好准备,就不要来。”

“不要!”

叶云荞脸色一白,急急忙忙的站起来,“我是自愿的!我已经做好准备了!请不要嫌弃我!”

“那就证明各位看。”

陆司辰在椅子上坐下。

叶云荞攥紧拳头,想到鲜血淋漓的爸爸,她吸了口气,梗着脖子走到他的面前,俯下身体猛然吻住陆司辰的唇瓣!

第一次和人有亲密举动,她浑身都不自在,吻技也是糟糕透顶,身体的扭捏摩擦中,已经悄无声息的点燃了男人身体中的最后一丝火焰。

一个翻身,陆司辰便已经转为主动,将叶云荞死死的压在身下。

漆黑的瞳孔浮动着让人窒息的寒光。

再加之猩红的一抹欲望,性感而又迷人。

“吻技,不合格。”

黑夜里响起阵阵翻滚的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趋于平静。

翌日清晨,当叶云荞终于醒来时,迎接她的便是铺天盖地的疼痛感!

浑身像是被车子碾压过了一样。

疼的她半天都不敢动弹一下。

好不容易等她适应过后,她才蹑手蹑脚的从床上爬了下来,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她顿时慌乱起来。

糟糕,不会是已经走了吧,那她不是白白的给人睡了一个晚上吗?

“找我?”

突然,一道低沉的声音陡然从背后响起,叶云荞吓了一大跳,回头望过去,就看到昨晚的那个男人正裹着浴巾站在自己背后。

即使隔着有段距离,叶云荞也觉得他压迫的自己几乎无法呼吸!

“因为我害怕你没有付钱就走了。”

叶云荞老实的回答。

“这么喜欢钱?不如再陪我睡一晚,如何?”

这个女人的味道,比他想象中的,美味千倍。

叶云荞脑袋“轰隆”一声,脸颊也是一红,立刻退后几步,一脸警惕的看着她,“先生,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了,你赶快把钱给我吧,昨天的事情我就当没有发生过。”

她还等着那二十万救命呢。

“把衣服换上,还有,把药吃了。”

他还不想让陌生的女人怀上他的种。

叶云荞身上的白色裙子还染着点点的血迹,已经不能再穿了,好在这个男人给她准备了一套新的。

抱着衣服在房间里走了走,见没有换衣服的地方,叶云荞这才面红耳赤的开口,“先生……”

“陆司辰。”

陆司辰冷冷的吐出自己的名字。

“陆先生,您能不能回避一下,我换件衣服。”

叶云荞支支吾吾的说着。

第4章 反悔了

“你身上哪处我没有看过?装什么清高?”

陆司辰坐在椅子上像棵青松一样屹然不动的看着她。

灼灼的目光像是要把叶云荞给看穿了。

叶云荞抱着衣服没有动作,昨天和这个男人做那种事情,是迫不得已,可交易归交易,她对这个男人依然充满了深深的抵触。

陆司辰纤长的手指已经不耐烦的在黑绒扶手上敲击着,“叶小姐,我不喜欢不听话的女人,也不喜欢等人太久。”

二十万元还在他的手上握着,即使再不愿意,叶云荞也只能将身体背了过去,迅速换衣服。

白皙的肌肤上布满了红痕,密密麻麻的,染满了与人欢爱后的痕迹,可见昨晚,她和这个男人究竟有多疯狂。

面红耳赤的穿好衣服,叶云荞接着又走到桌前将备好的避孕药就着温水咽下去,顾不得擦去嘴角的水渍,叶云荞直接走到他的面前,“现在可以把钱给我了吧?”

“晚上,会有人把钱打到你的卡里去的。”

这个男人一举一动都透着高贵和优雅,浑身上下更是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

他的话,叶云荞是信的。

“你的电话号码。”

可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需要陆司辰的手机号码,万一他要是骗了自己,她哭都没有地方哭。

陆司辰大方的报出一串数字,叶云荞记下以后便匆匆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转身离开房间。

看着女人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陆司辰冲着门外喊了一声。

“来人。”

战一铭即刻就出现在了屋子里,“陆少。”

“一小时内,我要这个女人所有的资料。”

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过这么一个女人,能让他那么感兴趣了,他可不想就这么轻松的放过她。

叶云荞回到了医院,爸爸已经出了手术室,转入重症监护病房去了,他的生命全靠这那个冰凉的呼吸机吊着,医院通知她,如果她再交不出医药费,明天就要断了爸爸的呼吸机……

每隔五分钟,叶云荞都要看一遍手机银行的通知,可是就这样等到晚上的九点,叶云荞还是没有收到那笔钱!

她这才有点等不下去了,悄悄的走到一边,找出陆司辰的电话,打了过去。

“喂。”

熟悉的声音如同勾人的深渊,一下子就把叶云荞的心脏给提了起来。

“喂,陆先生……”

叶云荞涨红了脸,“那笔钱,你究竟什么时候才会给我?”

“钱?什么钱?”

陆司辰像是在和一个陌生人说话。

“陆先生,你怎么可以这样!”

一听到陆司辰居然但会耍赖,叶云荞这才慌了,“我们昨晚……我们昨晚……发生了那种事情,你忘了吗?”

虽然很不想回忆起昨晚糟糕疯狂的一切,但是为了爸爸,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你是说和我上床的事情?”

电话里传来陆司辰的一声嗤笑,露骨的话语让叶云荞的脸色又红又白。

他怎么能那么说!

不过叶云荞也没有时间再和陆司辰说这种事情,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把那笔钱拿回来。

“陆先生,既然您还记得,那这笔钱,您打什么时候才给我?我真的急需这笔钱!如果您的助手不方便,我们可以约个时间,我自己过去拿……”

第5章 不会再相信第二次

“叶小姐。”

陆司辰低冷的声音直接打断了叶云荞,“我以为那件事,是你情我愿的事,自始至终,我看到的就只是你想爬上我的床,我好像从来就没有答应过你,你的身体可以换20万吧?”

叶云荞的眼前一黑,双脚发软,几乎差点晕过去。

“陆先生……”

昨晚的回忆如同潮水般纷纷涌上来,她的脸色苍白的看不到一丝血色。

“你怎么能这样……那是我的第一次……”

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抖了两下,叶云荞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点点的哭腔。

这身体是她唯一可以救爸爸的筹码,可是现在,她却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抱着膝盖,叶云荞无力的滑落在冰凉的地板上,无声的哭泣。

对不起,爸爸 ,我没有办法救你了,荞荞真的没用。

“叶小姐,我对你昨晚的表现很满意,要不要今晚再来一次?放心,这次我一定付你钱。”

想到昨晚这个女人的生涩与美好,陆司辰只觉得喉咙里阵阵火热,连带着浑身也仿佛被烈火包围。

“你混蛋!”

叶云荞的眼里满是恨意,“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再去找你的!”

这种男人,她不会再去找第二次,也不会再相信第二次。

“荞荞?你怎么坐在这里?”

就在叶云荞抱着膝盖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明朗的男音突然从头顶传来。

叶云荞抬头,就看到夏安泽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夏安泽是自己大学时代起的男朋友,两个人的关系一直很稳定,是所有人眼里天造地设的一对。三年前,夏安泽去了国外读书,要不是家里突然出事,她一时联系不到夏安泽,她也不会想到去出卖自己的身体……

现在夏安泽回来,叶云荞的心里的委屈和不安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安泽!”

她扑进夏安泽的怀抱里,“妈妈不在了,爸爸现在也生死未卜……安泽,我该怎么办……”

夏安泽的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掩盖住眼底的那一丝异常,继而开口,“荞荞,你别着急,会好起来的。”

“嗯嗯,安泽,我之前放在你那里准备买房子的钱你先拿出来给我爸爸治病好不好?”

夏安泽回来了,爸爸的医药费应该不成问题了,凭他和夏安泽的关系,他一定会出钱的。

夏安泽顿了一下,轻轻的将叶云荞推开,看着她泪眼朦胧的样子,他的眉头突然的皱了一下。

“荞荞,对不起,这笔钱我不能出。”

“你说什么?”

叶云荞难以置信的看着夏安泽,眼里满是震惊。

什么叫做他不能出钱?当初买房子的钱,也有她叶云荞的啊。

“这笔钱安泽哥哥才不会出呢。”

突然,叶珊珊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美艳的脸上挂着一丝得意阴狠的笑容,迈着小碎步,就这样走到了夏安泽的身边,手臂自然而然的挽住夏安泽的臂膀。

夏安泽也是熟稔万分的握住了叶珊珊的手,将她往自己的怀里拉了拉,就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叶云荞就彻底的明白了。

这两个人的关系……

第6章 渣男

最后一丝理智几乎奔溃了,在绝望里,她没有等到夏安泽的雪中送炭,反而是他,她曾经最爱的男人,在她的心脏上狠狠的插了一刀。

“为什么?”

叶云荞露出一丝苦笑,看着夏安泽,“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

“荞荞,对不起。”

夏安泽的眉宇里露出一丝不忍,却还是回答,“珊珊家能给我们夏家带来更多的东西,所以,珊珊,我娶定了。”

娶定了……

叶云荞如被雷击,呆呆的站在原地,心脏抽痛——所以他和自己在一起的,只是因为她的家庭能给他带来利益?现在叶家没了,他就急不可耐的去找下一家?

放在身侧的手不由的握紧,叶云荞的瞳眸里终于泛起一丝恨意。

“好,好,夏安泽,希望你今天的选择是对的,但愿你没有后悔的那一天,我祝福你们,渣男贱女天长地久。”

叶珊珊听到叶云荞的诅咒,当即就怒了,“叶云荞,你凭什么骂我们?你以为你自己多高尚啊?你昨晚去和哪个男人风流快活去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叶珊珊说着,就走上前,一把扯开叶云荞领口的衣服。

白皙的肌肤上,那密密的吻痕,触目惊心!

“荞荞!你昨天……”

夏安泽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叶云荞,漆黑的痛苦在短暂的震惊之后染上了深深的怒意。

“你昨天去做了什么!?”

“你管我昨天做了什么?”

叶云荞红着眼睛看着夏安泽虚伪的面容,心底的防线在一点一点的崩塌,可她却依旧死死的钻紧拳头,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叶云荞,你居然背叛我?你真是下贱的女人!”

夏安泽气的一张脸都快要扭曲了,和叶云荞在一起三年,他连她的手都没有碰到过几次,结果这个女人居然和其他男人做了那种事情!

“我下贱?夏安泽,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下贱?”

见夏安泽的面具一点一点被撕开,叶云荞的心又痛又悲哀,“昨天我给你打了一天的电话,你都不接,我那个时候还想你是不是有急事,现在想想,是你知道我父母出事,我没有利用价值了,所以才故意躲着我的!”

叶云荞的拳头攥的紧紧的,如果昨天,夏安泽接了自己的电话,她就不会去找那个陌生的男人,也就不会失身了……

“叶云荞,我真的是看错你了,我和你交往的时候,你一直都不同意我碰你,我还以为你是个多纯洁的女孩子呢,没有想到,为了钱,你也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事已至此,夏安泽的真面目已经完全的暴露了出来,当初和叶云荞在一起,无非是看到叶父叶母有钱,叶云荞长得也漂亮而已,现在一想到这个女人已经被人玩过了,自己白白的在她1身上浪费了那么多年的时间却一点好处都没有得到,夏安泽的心里不免的觉得惋惜。

眼睛转了转,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紧勾起一丝笑容,“这样吧,叶云荞。”

第7章 无耻

“看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你今晚陪我好好的睡一觉,你父亲的医药费我就施舍给你了。”

“你说什么?”

叶云荞睁着眼睛,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她真的很难相信,这种话会从她曾经的恋人的嘴里说出来。

“夏安泽,我真的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这种男人。带着叶珊珊,赶紧给我滚!”

似乎没有想到叶云荞会那么干脆的拒绝自己,夏安泽的脸色一黑,狠狠的扬手,“啪——”的一巴掌对着叶云荞便狠狠的甩了过去——

“你装什么啊,你能出去随随便便的卖给其他男人,就不能卖给我?玩你一个二手货我还觉得恶心呢!”

“你……”

脸颊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痛让叶云荞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止不住的滚落了下来。

“姐姐,你怎么那么不识好歹啊,你都已经是这种样子了,还要什么尊严什么清高,你要是再不答应啊,叔叔就要撑不下去了。”

叶云荞死死的攥住拳头,从地上缓缓的站起来,一双清丽的瞳眸里布满了深深的恨意,“滚,我就是卖给其他人也不会让你碰我的。”

见叶云荞这个样子,夏安泽的最后一丝耐心也消失了。

上前一步直接拽住叶云荞的头发就要将她往医院外面拖。

“你放开我!”

叶云荞疯狂的反抗着,虽然不知道夏安泽要干什么,但是她明白自己绝对不能被他带走。

就在下一瞬间,叶云荞只听到“咯噔”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拉着自己头皮的力量瞬间消失。

还没有反应过来,她便已经落入了一个男人的陌生的怀抱里。

“是你?”

叶云荞抬头,正对上男人漆黑深不见底的瞳孔。

是昨晚和自己放纵的那个男人?

陆司辰……

“喂,你是谁啊?我女朋友你也敢动?”

夏安泽捂着几乎被拧断的手腕,愤怒的看着眼前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男人。

“你女朋友??”

陆司辰冷冷的“哼”了一声,清冷的眼底渐渐的浮上一丝杀意,浑身尽是凌冽到几乎刺骨的寒意。

“我的女人,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女朋友了。”

一语落下,不仅仅是夏安泽,就连陆司辰怀里的叶云荞都愣住了。

他的女人……?

不,她们之间只有过一次交易,她才不是……

“陆先生,我……”

“闭嘴。”

陆司辰低头,野狼般锐利冰凉目光灼灼的落入她的眼里,“背着我在外面和其他男人拉拉扯扯,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只在叶云荞错愕的时候,那边的夏安泽就已经明白了过来。

“叶云荞,原来这就你的金主啊 ,想不到你的眼光还挺好的嘛。”

夏安泽阴阳怪气的说着。

“我们家荞荞那么聪明,也不可能总是在垃圾堆里挑男人。”

陆司辰冲着夏安泽轻轻的笑了笑。

“你!”

陆司辰的这句话看似轻飘飘的,实际上却在暗讽夏安泽是垃圾,这让夏安泽如何能忍,“叶云荞,你不要忘了,我们还没有正式分手呢,你给我滚过来!”

说完,夏安泽就已经走到了叶云荞的身边,伸手就要拉她。

第8章 落井下石

陆司辰的眼神瞬间一寒,只在须臾之间,便已经捏住了夏安泽的手腕,“嘎达——”

夏安泽的手腕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

“再敢对我的女人动手动脚,我就废了你另外一只手。”

陆司辰的眼神微微的半眯出一条危险的弧线,丝丝的寒光就这样迸溅出来,一丝不差的落在夏安泽几近扭曲的脸颊上。

夏安泽的脸色刷白,看着面前的陆司辰,眼里满是恨意,“你究竟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只知道,谁动我的女人,我一定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哼,我可是夏氏集团未来的的继承人,你他妈算什么人,还有,你身边的这个女人,早就不知道被我玩过多少次了,你居然还当做宝贝一样?”

“我没有……”

叶云荞下意识的就要反驳。

没有想到,自己曾经深深爱过的男人不仅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落井下石,现在更是在外面胡说八道。

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身旁的陆司辰便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不管过去荞荞和你做了什么,现在,她是我的女人,谁要是欺负她,门都没有。”

他的话如同千斤重的巨石,压在夏安泽的心脏上,又像是一记重重的耳光,让他的脸颊火辣辣的疼。

夏安泽死死的握紧拳头,看着叶云荞,“叶云荞,我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还想救你爸,就乖乖的到我身边来。”

“叶伯父的事情就不劳烦你操心了,你的那点钱,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陆司辰说完,转身就搂着怀里的叶云荞离开了。

只留下一脸愕然的夏安泽和叶珊珊,被陆司辰的气势给吓到了,他们两个谁也不敢追上去。

“夏先生,这是陆少给您的医药费。”

战一鸣走来上来,不亢不卑的将手里厚厚的一叠钞票递到了夏安泽的手上。

夏安泽看着那不菲的数字,登时愤怒起来,“你以为我稀罕他的这点钱?回去告诉你家主子,让他给我小心一点,今天这个仇,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战一鸣嘴角的笑容轻轻的僵硬了一下,旋即眼里浮上一丝生意,“您放心,我一定会一字不落的转告我们先生的。"

这边,叶云荞已经被陆司辰直接拉上了路边的黑色迈巴赫的车里。

车里的气氛冷的让叶云荞格外不自在。

陆司辰紧紧皱着的眉头无声的宣告着他现在的心情并不好。

叶云荞的一颗心“噗通噗通”的狂跳着,犹豫了许久许久,才终于开口,小心翼翼的说,“他刚刚是瞎说的,你不要相信……”

“嗯?”

陆司辰偏头冷冷的看了一眼叶云荞,淡淡的挑着一丝尾音,好听极了,却也是威严极了。

叶云荞的脸色微微一红,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犹豫了许久许久,她才一边抬头偷偷的看着陆司辰,一边窘迫的开口,“我是说……我没有和他发生过那种关系,昨天……我真的是第一次……”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