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帝携前世记忆重生都市,执掌天下!

仙帝携前世记忆重生都市,这一世,我定当无敌,执掌天下!

仙帝携前世记忆重生都市,执掌天下!

第1章 少年时代

华夏。

江海市。

“叮铃铃……”

随着中午放学铃声的响起,原本安静的江海一中,逐渐沸腾热闹起来。

高三(2)班,有学生收拾了一下课桌,准备出教室的时候,正前方座位却是有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先站了起来。

而随着这女生的站起来,立刻引发了班内一大半同学的注意,其中不乏爱慕的火热目光。

林妙雪,她是高三(2)的班花,不,是整个江海一中的校花。

她身高168,高挑的身材,扎着双马尾,看着十分的清纯可爱。

虽然穿着一身校服,但她俏脸白皙水嫩,一双水灵的大眼睛配上可爱的瑶鼻和红润的小嘴唇,让她在清纯之余,又多了丝丝淡淡的妩媚。

不愧是江海一中的校花。

面对班内不少人投来的爱慕目光,林妙雪白皙俏脸未有丝毫变化,只是转身朝着教室后方的一处座位走过来。

唰!

而看着林妙雪的这番动作,班内同学的脸色不由一变。

他们都知道林妙雪要做什么,无非就是去和一个废物说话,顺便再一起去食堂吃饭。

是的,一个班内的废物。

一个长相普通,家庭环境很差,学习成绩还不好的废物!

“真不知道那废物有什么好的,居然让林妙雪为之青睐!”

“就是,林妙雪可是咱们一中的校花,不光长得漂亮,身材好,据说家里还特别有钱,那废物真是……”

“林妙雪基本不和男生说话,但却一直主动找那废物,可恶!”

小声议论,骤然充斥在班内。

“你们在说什么!”

原本白皙俏脸很平静的林妙雪,突然扭头,一脸生气的冲着几个议论的学生吼了一句。

她白皙的俏脸上,因为生气而有淡淡的红晕,看上去愈发好看,却也充斥着淡淡的威严。

原本因为不忿而议论的几个学生,立刻低下了头,只是心中却愈发不忿嫉妒了起来。

凭什么?!

见没人再议论,林妙雪这才重新转过头,随后走到了教室后一个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学生身边。

“叶寒,放学了,你该醒醒了。”

林妙雪语气温柔,跟先前的生气大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伸出白嫩小手,轻轻推了下正在睡觉的男生。

“嗯?”

在她的轻轻推动下,叶寒睁开了眼睛,黑眸中充斥着迷茫之色。

我这是……在哪里?

自己不是正准备渡劫,冲击那至高无上的神帝之位吗?

叶寒心中迷茫,下意识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老旧的教室,熟悉又陌生的同学……

片刻后,叶寒目光定格在了身前的林妙雪身上。

唰!

看着身前清纯漂亮,身材高挑的林妙雪,原本迷茫的叶寒,黑眸骤然有精光闪了出来。

难道……自己重生回了少年时代?

“叶寒,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林妙雪美眸关切的看着叶寒,语气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句道。

“妙……妙雪,你是妙雪?”

没有去回答林妙雪的问题,叶寒黑眸直直的盯着林妙雪,有些艰难的问道,生怕眼前的女生只是一个幻觉。

“对啊,叶寒,我是妙雪,你到底怎么了?”

被叶寒黑眸直直的看着,林妙雪白皙俏脸有些轻微的红晕,但随后就被心底的担忧所覆盖了。

“没……没事,我没事。”

叶寒摇摇头,说着话,他隐蔽的伸手在自己胳膊上掐了一下。

疼!

不是做梦!

自己真的回到了少年时代,也真的再看见了林妙雪!

刹那间,叶寒心中被激动的情绪所占满。

他真的回来了,而且还回到了林妙雪没出意外的时候,太好了!

一切都将改变!

“叶寒,你真的没事吗?我们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你的状态有些不对。”

尽管叶寒摇头说没事,但林妙雪却更担心了,她柔声提议了一句道。

那柔情似水的样子,看在班内其他同学的眼中,立刻让他们朝叶寒投去了嫉妒的目光。

这废物,凭什么!

“真的没事,妙雪,放心吧,我没事。”

叶寒轻呼了一口气,他强按下心中激动的情绪,看着林妙雪道。

“可是……”

林妙雪还想说什么,但想了想,没有再说话,而是转了个话题。

“已经放学了,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

林妙雪美眸含着紧张期待,语气愈发的轻柔随和。

她每天放学都会和叶寒说一句这样的话,但是,叶寒从不跟她一起去吃饭。

她知道为什么,叶寒觉得配不上她。

可是……配上配不上,是她说了算!

“好,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

叶寒点头。

“啊?真的吗?你真的要和我一起去食堂吃饭吗?太……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在叶寒的话下,林妙雪先是一愣,随即白皙俏脸上充满了惊喜,甚至话语都有些语无伦次了起来。

“那……那我们这就去吃饭吧。”

“嗯,走。”

看着惊喜激动的林妙雪,叶寒眼中闪过一抹怜惜。

这个傻姑娘,自己不过是因为一次意外救了她,她就喜欢上了此刻并不出色,甚至有些废物的自己。

为此,高中三年不间断的对自己各种好,可是自己却因为自卑,不敢接受……

叶寒心中想着那些尘封已久的往事,随后又想到了前世林妙雪的惨死。

在一次聚会中,林妙雪被一个混社会的大佬看上,在追求不成后,竟是想要下药。

而林妙雪一时不察,喝了药,但却凭着一点点的清明意识,直接跳楼。

叶寒赶到现场时,林妙雪还剩着最后一口气,在看到他来时,抓着他的手,说了一句话。

“叶寒,我还是清白的,如果……有下辈子,你尝试着喜欢一下我,我很好的,真的很好的,你尝试一下……”

当时的林妙雪,让叶寒心疼如刀绞,虽然后来他无意中得到修炼功法,为林妙雪报仇,但是伊人已死,又有什么用!

“还好,如今自己回来了,那么一切都还来得及,这一世,林妙雪绝不会重蹈上一世的悲剧!”

叶寒心中不断的转着想法,脚下迈动,和林妙雪一起出了教室。


第2章 校花风波

江海一中,食堂一楼。

“叶寒,这是我给你打的饭,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你如果不喜欢的话,那我再重新给你打。”

林妙雪端着两份饭菜走到叶寒身边,有些忐忑的说道。

“没事,我很喜欢吃。”

叶寒接过来饭菜,将其放到饭桌上,笑了笑,朝着林妙雪开口道。

“真的吗?那太好了!”

看着叶寒对自己笑着说话,林妙雪心里开心的快要飞起来。

自从高一开学,她被几个混混堵住劫色,被挺身而出的叶寒救了后,她就喜欢上了叶寒。

可惜叶寒从来对她冷眼以对,现在她终于见到了曙光,自然特别开心。

只是林妙雪开心,却有人不开心了。

距离这里不远处,几个人正围坐在一起,居中的是一个浑身名牌的男生,他长的还算帅气,只是浓浓的黑眼圈,宣告着他纵欲过度。

此刻他满眼阴沉的看着林妙雪和叶寒一桌,脸色阴的快要滴下来水。

而眼见他这样子,他身边的几个跟班对视一眼,随即纷纷开口道。

“军哥,那废物居然和林妙雪一起来食堂吃饭了,您可一定要收拾一下那废物!”

“是啊,整个江海一中,谁不知道军哥您喜欢林妙雪,而且一直在追求,那废物居然敢和林妙雪一起吃饭!”

“就是,军哥你一定要好好教训他,让他知道,林妙雪不是他能染指的!”

“都给我闭嘴!”

听着几个跟班的话,李军脸色愈发阴沉,直接吼了一句。

唰!

瞬间几个跟班不敢再说话了。

但他们却都朝不远处的叶寒,投去了怜悯同情的目光。

这废物要完蛋了,居然敢和军哥抢女人。

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子,切。

不远处李军一桌的动静,叶寒和林妙雪都没注意到,两人有说有笑的吃着饭,而这看在李军眼中,让他脸色愈发阴沉,眼中也有怒火凝聚。

十多分钟后,叶寒吃完了饭。

“叶寒,你吃饱了吗?没吃饱的话,我再给你去打饭,你喜欢吃什么?”

林妙雪基本没动筷子,全程满眼爱意的看着叶寒,此刻见叶寒吃完,连忙开口道。

那样子,就好像是体贴丈夫没吃饱的妻子一般,十分的温婉可人。

“不用,我吃饱了。”

叶寒摇摇头,随即看向林妙雪。

“倒是你,基本没怎么动,全程在看我,怎么,不饿吗?”

“呀……”

听着叶寒的话,林妙雪白皙俏脸一红,知道自己先前的小动作,被叶寒看在眼里,当即娇嗔了一句,随即摇摇头。

“我不饿的。”

“那好,我们回教室吧,晚上还有两节晚自习。”

叶寒提议道,他的确是想回教室,但为的却不是晚自习,而是好好思索,接下来的路。

肯定是要修炼的,因为只有实力,才能让林妙雪避免悲剧,才能让自己不惧任何事情。

最关键的,叶寒知道,其实地球不像前世认为的那样简单,这里也有修炼者,也有隐士家族。

所以,必须修炼。

“嗯嗯,走吧。”

林妙雪乖巧的点点头,她现在很满足,不光和叶寒一起吃的饭,而且现在叶寒的态度,也让她十分的开心。

“走。”

叶寒起身,和林妙雪准备回教室。

但就在这时,却被一道阴沉的声音叫住了。

“给我站住!”

李军脸色阴沉,喊出声的同时,带着几个跟班朝叶寒和林妙雪走了过去。

“李军,你想干什么?”

看着是李军,林妙雪白皙俏脸顿时一变,她先是担忧的看了眼叶寒,随即扭头朝李军冷声道。

“我没想干什么,就是想跟这废物说两句话。”

看着林妙雪为叶寒出头,李军眼底的阴沉浓郁似水,说完这句话后,他直接扭头看向叶寒。

“你就是那个废物吧?我劝你一句,最好跟妙雪保持距离。”

李军眼中闪着寒光,话语中的威胁,没有丝毫的掩饰。

“李军,你嘴巴放尊重点,你说谁是废物?而且我们之间并不熟,请你叫我的全名!”

一旁,林妙雪俏脸生气,直接顶了李军一句。

“你……”

李军脸色阴了一下,随后似乎是强忍了一下。

“林妙雪,这个废物到底有什么好的,学习成绩不行,家庭条件也不行,跟我比,就好像那厕所的蛆虫一般,你居然喜欢这种货色?”

“你给我住嘴!”

林妙雪气的娇躯四颤,还要说话时,她的白嫩小手却是被叶寒拉住了。

唰!

瞬间,林妙雪愣了一下,而后白皙俏脸上有抹极淡的红晕染了上来。

这好像……是叶寒第一次拉她的手。

当然了,也是她第一次被异性拉手,那种感觉……

相比于林妙雪的小脸微红激动,旁边的李军脸色却是彻底拉了下来。

这废物居然敢拉林妙雪的手?

“跟这种货色争辩什么,走,我们回教室。”

叶寒拉着林妙雪的小手,看都没看脸色拉下来的李军一眼,直接就要走。

“嗯嗯。”

林妙雪乖巧的点了点小脑袋,此刻小手被叶寒拉住,无法言喻的安全感,让林妙雪心底异常满足。

只是就在两人要走的时候,李军却是挡在了两人的面前。

“走?我让你走了吗?啊?草,你这个废物!废物!!”

李军脸色阴沉,双眼狰狞的盯着叶寒,直接吼了一句道。

“滚!”

看着此刻的李军,叶寒皱了下眉毛。

就这种货色,还敢拦自己?

“滚??你让我滚?呵呵,真是笑话,你以为你是谁,你个废物,你……”

李军被叶寒的话气笑了,说着话,他竟是直接上前一步,胳膊抬起,手掌轮圆,那样子,竟是要直接抽叶寒一巴掌。

嗡!

一旁,林妙雪看着李军的动作,白皙俏脸为之一变。

“李军,你放肆,你……”

林妙雪气的身体有些发抖,但话没说完,就被叶寒拉到了身后。

随后叶寒直接抬手,在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直接抽在了李军的脸上。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清晰的在食堂内响起。


第3章 万古神通诀

哗!

食堂内,随着叶寒抽李军的这一道巴掌声响起,气氛骤然寂静起来。

早在先前李军带人走过来时,食堂内大部分人就注意到了,且都抱着叶寒要倒大霉的想法。

毕竟谁不知道李军很喜欢林妙雪,而且从高一追到高三,叶寒这简直就是在老虎头上撒尿啊。

但是……但是!!

谁能想到,最后居然是叶寒给了李军一巴掌!!

这……

难以想象,不可思议啊!

众人脸色呆滞,看着李军脸上几乎顷刻间浮现出的鲜红巴掌手印,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李军在江海一中很有名,因为家里有钱,所以聚集了不少跟班在周围,一中基本没人敢惹。

可以说,向来只有李军抽别人,哪有别人抽李军。

更别说,还是有名的废物叶寒了。

这冲击,委实有些大。

即便是林妙雪,都有些呆滞,她下意识扭头看向叶寒。

叶寒他,似乎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说的虽多,但整个过程距离现实,不过眨眼。

“你……你敢抽我?”

感受着脸颊火辣辣的疼痛,李军有着片刻的恍惚,但很快他反应过来,双眼狰狞的看着叶寒,嘶吼出声道。

“你这个废物,你竟然敢抽我,敢抽我……”

李军双眼通红,但他的话没说完,便是被叶寒冷声打断。

“我再说一遍,滚!!”

叶寒冷声开口,说话间他身上似有猛虎气势凝聚,瞬间扑打在了狰狞阴沉的李军身上。

嗡!

而后,本阴沉嘶吼的李军,就感觉自己身体骤然发凉,犹如置身在寒窟冰窖当中,冷汗直流,而且脚下蹬蹬的直接推了几步。

唰!

看在旁人眼中,叶寒只是说了一句话,但李军就惶恐的害怕起来,当即让众人眼神变得惊异起来。

“咱们走。”

没有再去看满头冷汗的李军,叶寒拉着林妙雪的白嫩小手,直接离开了食堂。

在叶寒离开后,那种通体发凉的感觉才消失。

“军哥,你没事吧?”

“军哥?”

几个跟班仿佛这时才反应过来,他们走到李军身边,关怀的问了一句道。

“滚滚滚!都给老子滚!刚才你们瞎了吗?为什么不给我上!”

李军双眼通红的扫过几个跟班,嘴上大声咒骂了一句。

“这……”

在李军的咒骂下,几个跟班对视了一眼,没敢说话。

他们能说,刚才自己等人也被吓住了吗?

“叶寒!等着瞧!我要是不让你付出代价,我李军誓不为人!!”

李军脸色阴沉,他看着叶寒消失的方向,话语狰狞。

几个跟班围在身边,身体下意识哆嗦了一下。

……

……

对于自己走后,李军的发怒,叶寒自然是不知道的。

当然了,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在乎。

李军算什么东西!

“叶寒,那李军不好惹,他在一中有不少跟班,你刚才抽了他一巴掌,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过叶寒虽然不在乎,但他身边的林妙雪,却是很担忧。

“没事。”

叶寒摆摆手,示意不用放在心上。

见状,林妙雪有些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却觉得叶寒真的有些不一样了。

如此自信霸气,还有先前抽李军的一巴掌……

林妙雪想着,偷偷的看了叶寒一眼,白皙俏脸悄然红了一下。

回到教室,林妙雪自然是回了自己的座位,而叶寒则是迎着众多男生嫉妒不忿的目光,来到了自己的座位。

下午第一节课是语文,老师是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在上边讲的唾沫横飞,神采飞扬。

叶寒坐在座位上,心里想着修炼哪个功法。

上一世意外得到的功法不行,因为有缺陷,前世是没有办法,但这一世……

叶寒崛起过程中,灭宗门踩天骄,获得的功法数不胜数,其中不乏顶尖的,但要说最好的,那就是……

“万古神通诀!”

叶寒心中默念了一个名字,万古神通诀可谓是宇宙最强修炼功法,是叶寒在闯一上古遗迹时得到的,当时惊为天人,但他却不能再修炼,本以为是遗憾,没想到如今重生,却是有机会了。

“就万古神通诀了!”

叶寒打定主意,随即伸手掐了一个法诀,而后空气中微薄灵力朝着叶寒灌溉而来。

修仙一途,分炼体、筑基、金丹、元婴、化神、洞虚、以及最后的神帝。

前世,叶寒距离最后的神帝,只差一步之遥。

如今虽然体内全无灵力,需要从头再来,但那些见识、阅历却依旧存在。

所以叶寒这一世势必走的更加顺畅。

叶寒沉浸在修炼当中,灵力刚一进入体内,就被他引导着在体内经脉里流动。

什么时候,在体内经过一圈,就代表叶寒成为炼体层次,正式踏入修仙者的范围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一节课,两节课……

在下午第三节课过去十多分钟后,叶寒身体一震,再睁开眼睛时,黑眸中折射出一道精光。

“炼体初期了!”

叶寒黑眸闪动,前世他进入炼体初期,足足耗费了一个多月,但这一世,却用了不到两个小时!

“终于再度成为修仙者。”

按下眼中的精光,叶寒感受了下半身内流动的灵力,忍不住讶然了一下。

不愧是万古神通诀,虽然才炼体初期,但那灵力却足以比得上炼体中期!

他现在掌握力量,少说也有千斤!

叶寒低头想了想,突然从课本上撕了一页纸,而后灌输灵力,朝着教室的窗户投掷了过去。

呼呼!

纸片顷刻间到了窗户边,随即竟是直接穿过。

砰的一声,窗户应声碎裂,玻璃碴子四溅开来。


第4章 我是废物?

教室内,骤然碎开的窗户,引发了一片哗然和惊呼。

“怎么了?窗户怎么突然就碎了?”

“怎么回事……”

“天啊……”

“发生了什么?”

看着碎裂的窗户,班里学生都有些害怕,就连讲台上的老师,都被吓了一跳。

不少人涌到碎开的窗户,想要找原因,但结果很显然,他们什么都没找到。

“真是奇了怪了!”

“好端端的窗户就裂开崩碎……”

教室内一片乱哄哄的,叶寒没有理会这乱象,他只是抬眼瞧了下碎裂的窗户玻璃,眉毛皱了一下。

弱!

太弱!

这要是前世,他随手一击,都可以让星球毁灭,但现在,却只是一块玻璃。

叶寒皱着眉毛,有些不满意,但随后笑了一下。

拿现在的自己跟前世比,未免有些不公平。

毕竟现在的自己才刚刚起步。

而且,自己总会越来越强,超过前世的。

想到这里,叶寒平缓了下内心的情绪,随即继续开始修炼。

修炼一途,不进则退,叶寒的时间很宝贵!

在叶寒沉浸在修炼中时,中午食堂发生的事情,也是渐渐传了开来。

当知道学校有名的废物叶寒,竟是抽了学校恶少一巴掌,还让其滚后,不少学生一脸的震惊难以置信。

“那废物是疯了吗?”

“居然敢打李军,谁不知道李军在咱们学校是横着走的!”

“就是,那废物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那废物完了!”

学校内,知道的学生议论纷纷。

高三2班,此刻不少同学再看向叶寒时,眼中闪着同情怜悯,以及些许兴奋。

这废物,终于有人收拾了!

林妙雪那等天姿国色,也是你能配得上的?

前排座位处,林妙雪白皙俏脸上带着焦急之色。

班内同学的神情异样,她全看在眼里,自然对叶寒很是担忧。

怎么办?

叶寒他肯定惹不起那李军的啊!

而李军被甩了一巴掌,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林妙雪美眸中闪着担忧,随即便下定决心。

不管如何,她都不会让叶寒有事情。

你曾守护我,那么,我便也守护你!

……

……

“叮铃铃。”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间便是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现在放学。”

讲台上,老师说完这句话后,就离开了教室。

叶寒适时睁开眼睛,感受了下半身内的灵力后,眼中闪过一抹满意。

不愧是万古神通诀,吸收灵力的速度很快,要知道地球的灵力可是很匮乏的。

照这样下去,只怕用不了多久,就能到炼体中期了。

想着事情,叶寒从座位上起身,准备回家。

但就在这时,教室门口突然有动静传来。

叶寒抬眼一看,只见中午在食堂被他抽了一巴掌的李军,此刻脸色阴沉的站在门口,而其身后则是跟着数个体型魁梧的男生。

唰!

在叶寒看到的时候,班内的学生,其实也都看到了。

“李军来了!”

“他肯定要来,在咱们江海一中,向来只有李军欺负别人的份,如今却被那废物欺负了,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看见他身后带来的那几个人吗?那可都是体育生,力气很大!”

“完了,那废物肯定要被收拾。”

“明摆着的事情,还用你说?”

班内同学议论纷纷,眼神略带害怕的看着李军和其身后的几个体育生,而后就突然扭头,齐刷刷的朝叶寒看了过来。

而他们看向叶寒的目光,则是都充斥着怜悯以及兴奋!

“李军,你来我们班干什么?!”

林妙雪在看见李军后,白皙俏脸为之一变,她起身,朝李军呵斥了一句道。

“干什么?自然是收拾某些胆大包天的人!”

李军脸色阴沉,说完这句话后,一挥手,指向了教室后排位置的叶寒。

“就是他,给我上!我要他一条腿,放心,出了任何事,都有我担着!”

李军语气狰狞,一想到中午在食堂的事情,他的心理就有些扭曲。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他竟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叶寒抽了一巴掌!

这仇必须要报!

高三2班内,看着李军阴沉狰狞,直接放话要叶寒的一条腿,一众学生都感觉身体哆嗦了一下,而后就愈发兴奋起来。

“放心吧军哥!”

“军哥你放心,今天必须让他知道,在这江海一中,有些人是他惹不起的!”

“没错军哥!”

“一条腿吗?简单!”

几个体育生纷纷点头,脸上闪着些许狰狞,而后走进教室,朝着叶寒围了过来。

唰!

眼见几个体育生将叶寒围住,林妙雪白皙俏脸顿时白了一下,她下意识就要朝叶寒跑过去。

“妙雪,我劝你还是老实在这儿站着,一个废物,可配不上你!”

但李军不知何时走进了教室,此刻拦在林妙雪的面前,脸色阴鹫道。

“你……”

被李军拦着,林妙雪无法走过去,顿时白皙俏脸满是焦急。

而看着林妙雪此刻白皙俏脸上的焦急,李军眼中闪过一抹嫉妒的火焰。

凭什么!

他追了林妙雪三年,哪方面不如叶寒一个废物!

可林妙雪却对一个废物如此倾心!

凭什么!

“你们还在等什么,快给我上!!”

李军越想越觉得不甘,心中的火焰也不住窜腾,他看着已经将叶寒围住的几个体育生,直接开口道。

“是,军哥!”

几个体育生齐齐应了一声后,看向被他们围住的叶寒。

“小子,奉劝你以后眼睛擦亮点,军哥也是你能惹起的?”

“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几个体育生一脸不屑,说完这句话后,他们便是动手。

他们都体型魁梧,因此动手之间,那气势显得很可怕。

最起码看在旁边的同学们眼中,都纷纷害怕的缩了一下脖子。

而正被李军拦着的林妙雪,白皙俏脸也愈发苍白了起来。

“叶寒,你小心……”

她下意识开口,想要让叶寒小心一些。

只是在她的话语下,那被几个体育生围住的叶寒,却是一动不动,好似是被吓傻了一般。

“呵呵,林妙雪,你看他那废物的样子,真正能配上你的,只有我!”

李军轻蔑的看着仿佛被吓傻的叶寒,随即扭头看向林妙雪,眼中带着火热道。


第5章 狠辣出手

根本没有去管李军说什么,林妙雪俏脸发白,看着几个体育生的拳头发上就要落到叶寒身上,心中发紧,浑身变凉。

“哈哈,那废物被吓傻了!”

“废话,那可是咱们学校的体育生,各个魁梧有力气,叶寒当然会被吓傻!”

“切,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就是!”

班内不少学生,看着那好似被吓傻的叶寒,纷纷撇了撇嘴。

一切说的虽多,但距离现实却不过眨眼。

呵,果然是废物!

几个体育生对视一眼,心中闪过同样的想法,但就在这时,他们突然看到叶寒脸上似乎闪过一抹讥讽的笑容。

嗯?

几个体育生都觉得是自己眼花了,但下一秒,他们聚精会神的看过去时,却发现叶寒的脸上,的确是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这废物,居然还敢笑?

一念至此,几个体育生顿觉被侮辱,因此手上力道加重,而后便要落在叶寒的身上。

看着周围打过来的几双拳头,叶寒眼中闪过一抹冷笑,他淡然抬手。

砰、砰、砰……

手掌看似缓慢,实则很快,直接便是拍在了几个体育生的胸膛之上,几道闷响凭空在空气中响起。

而后几个体育生的身体,骤然倒飞出去,如断了线的风筝般。

“噗……”

“噗……”

“噗……”

等几个体育生身体落回到地面时,他们嘴上齐齐喷出一口鲜血。

瞬间染红了他们身前的衣服,红的惊心动魄。

嗡!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原本议论纷纷,充斥着不屑的教室,瞬间安静无声,仿佛连根针掉下来都能听到一般。

这……

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着倒地吐血,显得凄惨无比的几个体育生,在场的每个人心中,都冒出了这个疑问。

按理说,倒地的不该是叶寒这个废物吗?为什么是几个体育生……

众人脸色呆滞,而相比起他们的呆滞,一旁李军的脸色可就是十分精彩了。

他脸上先前的狰狞和得意还存在,但和此刻的难以置信融合起来,让他看着有种莫名的喜感。

“叶寒!”

林妙雪其实也有些呆滞,但她很快反应过来,她白皙俏脸闪着浓浓的惊喜之色,快步朝叶寒小跑了过来。

“叶寒,你没事吧?”

在来到叶寒身边时,林妙雪有些关心的问了一句道。

额……

在场众人听着林妙雪这句话,嘴角都下意识的颤了一下。

叶寒有事没事,您难道没看见吗。

几个体育生倒地吐血,叶寒可是还好端端的站在原地呢。

“我能有什么事。”

看着自己身边一脸关切担心的林妙雪,叶寒笑了一下,开口道。

说着话,叶寒还伸手,在林妙雪柔顺的头发上摸了一下。

唰!

当场,林妙雪的白皙俏脸上,便是有抹极淡的红晕染了上来,清纯之余,让她多了丝丝妩媚。

她长这么大,还从未被异性摸过脑袋呢,有些害羞。

“没事就好。”

林妙雪开口,声音有些轻颤,却强壮淡定道。

“嗯。”

点了点头,叶寒没有再跟林妙雪说话,而是抬头,朝正处于难以置信中的李军,看了过去。

大概是叶寒的目光太过淡漠冰冷,因此李军的身体直接哆嗦了一下,随即看到了叶寒的目光。

“你……你怎么做到的?”

李军脸色难以置信,他直接开口。

为了确保找叶寒的麻烦万无一失,他特意找了身体强壮的几个体育生,却没想到……

可恶!

这个废物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李军脸色阴鹫,目光阴沉的望着叶寒。

见着李军阴鹫的面色和目光,叶寒脸色冷了一下,随即抬脚,朝李军走了过来。

唰!

当即,李军脸色一变。

“你要干什么?”

李军大声开口,而后似乎是为了给自己打气,继续道。

“叶寒,别以为你能打过几个体育生,就了不起,你别忘了我的身份,我可是李军!”

随着这句话的出口,李军脸上又有自得之色显露出来。

“你能打过体育生,这不算什么,可如果我找社会上的人呢?这年头钱才是万能的,我说要你一条腿,那就肯定要你一条腿!”

李军越说,脸色越兴奋狰狞。

而这听在周围的同学耳中,眼神纷纷闪烁了一下。

是啊,叶寒能打过体育生,可是社会上的那些人呢?

惹了李军,这就是天大的麻烦!

因为李军有的是钱!

想到这里,本来内心还有着震撼的众人,再看向叶寒的目光,又带上了怜悯。

“叶寒。”

一旁,林妙雪的脸色也变了一下,因为她也觉得李军说的有道理。

迎着周围众人投来的怜悯目光,叶寒脸色未有半点动容,他直接来到了李军身前。

“是吗?你说要我一条腿,就肯定要我一条腿?”

叶寒脸色平静,说出口的话也显得很随意。

“是!我说要你一条腿,就肯定要你一条腿!”

见叶寒这样子,李军还以为叶寒怕了,顿时愈发得意自信。

“叶寒,识相的话,你就给我跪地求饶,不然的话……”

李军接连开口,但是他这话还没说完,叶寒已经抬手。

啪!

一巴掌直接甩在了李军的脸上,顷刻间,李军身体倒飞出去,而一道鲜红的巴掌手印,也立刻浮现,看着惊心触目。

“叶寒,你敢!”

李军身体狠狠摔在地上,但他却顾不上此刻身体传来的疼痛,他目光难以置信,又充斥着狠戾,使劲的瞪着叶寒道。

“我有什么不敢的。”

迎着李军狠戾目光,叶寒身形一动,直接出现在了李军的身旁。

“而且我不光敢抽你,还要废你一条腿!”

叶寒脸上带笑,但那笑却带着直入人心的寒冷。

“什么?”

李军狠戾狰狞的脸色,骤然一变,正要说话,就看到叶寒右脚直接抬起,而后落下。

看那落下的位置,正是他的一条腿!

“不要!!”

李军脸色大变,下意识想要退后,但却迟了!

砰!

叶寒脚直接踩在李军的腿上,一道闷声响起。

咔嚓。

而后,空气中一道骨头断裂的声音落下。

“啊!!”

巨大的疼痛之下,李军身体骤然筋挛了一下,脸色也变得扭曲起来。


第6章 你怎么办?

在班上同学们吃了屎一般的惊恐目光中,刚才满脸嚣张的李军,此时被废了一条腿,趴在地上哭爹喊娘。

教室里针落可闻。

原本放学准备离开的学生,和起身收拾书包的学生,都被这一幕吓到了。

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叶寒吗?那个即便对他推推搡搡当他面前辱骂他也不还手不还口的叶寒?

李军不停地哭号嘶喊,叶寒嘴角翘起一抹讥讽笑容,用脚轻轻踩住李军的脑袋。

当然,所谓的轻轻踩住,那是对于叶寒而言,力量比较轻。

但碰到李军,顿时将这个家伙的脸皮子差点都踩烂。

叶寒笑眯眯道:“哥们,怎么了这是?你倒是,给我爬起来?嗯?”

叶寒的性格属于那种你跟我好好说话,我就跟你好好说话。

你要是跟我阴阳怪气,行,你就准备死个妈,全家都得陪葬。

林妙雪也惊呆了,看着霸气无比的叶寒,再想到叶寒中午满脸淡然举起手给李军摔耳光,林妙雪的一颗芳心可谓凶猛地跳动了起来。

小脸也因此通红。

“我,我的天。”林妙雪玉口轻声自语道:“叶寒他,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好看吗?”叶寒更是转过头对林妙雪咧嘴笑了笑。

见到这位曾经的梦中情人他就开心。

放心,这一世,谁敢欺负你,我让他全家死尽!

叶寒眼中闪过一丝毒辣。

林妙雪听闻此言,好悬没有因为幸福过度脑袋充血陷入昏迷,呆萌呆萌地说:“好,好看。”

叶寒笑了笑,将目光放在被自己用脚踩住脑袋脸皮子贴地上连求饶都发不出的李军身上,脸色瞬间就变得充满了冷漠,道:“我警告你,我不管你自认为自己有多牛逼,别在我面前耍横。还有,林妙雪喜欢的人,可不是你这种废物。”

“知道了吗?”叶寒冷哼了一声问道:“我说的话,你听清楚没有?”

他的脚,稍微放松。

李军哭喊道:“我知道了!听清楚了,求求你放过我!”

叶寒不屑地笑了笑,一脚踹在李军的屁股上将其踹出教室,拍了拍手。

那些个被叶寒击飞的体育生则连忙将李军搀扶着,众人一瘸一拐地走了。

直到很远,还能听到李军的哀嚎。

叶寒对此懒得理会,伸了个懒腰。

林妙雪满脸潮红地走到叶寒身边,看着自己心上人的眼神满是花痴之色。

叶寒咳嗽了几声,笑道:“走吧,送你回家,刚好顺路。”

两人的家住在一条笔直的线上,若非如此高一时叶寒也不可能发现林妙雪被一群混混非礼。

可人的脸蛋羞红,原本白皙柔嫩的皮肤满是娇羞的血红,甚至不敢抬头去看叶寒。林妙雪觉得这一切实在来得太突然,要知道叶寒以前可是从来都不理她的。

“好!”少女终于鼓起勇气,一把挽住少年的手臂,低头忍不住笑了出来。

叶寒心中的幸福自然不必多说,两人在一群人惊呆的目光中就此离开。

“这,这……”

“这就完了?!”

“李军竟然被叶寒这个废物给打了!!”

“你还敢骂人家是废物?咱们都看走眼了!小心这话被叶寒听到把你也揍一顿!”

班里的人议论纷纷。

不过仍然还有人看不惯叶寒的嚣张跋扈,冷笑道:“你们等着,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即便这小子藏拙了几年时间,李军背后的家庭岂是他能面对的?”

“说得也对啊!李军可是咱们江海市最厉害的家族二少爷,儿子被一个家庭穷酸到连学费都必须吃贫困津贴的人给打了,李叔叔怎么可能罢休!”

“哼,咱们看好戏就行。”

虽然叶寒的举动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不过大多数人仍是没有将叶寒放在眼里。

而且林妙雪对叶寒的态度,也让男生们感到极度地嫉妒。

两人刚准备走出校门,便被一道恼怒的嗓音喊了下来。

“叶寒!你给我站住!”

林妙雪原本幸福的小脸再次涌出担忧,怯生生道:“叶寒,是班主任。”

“嗯,没事。”叶寒揉了揉林妙雪的柔顺长发,搞得小姑娘痒痒的,忍不住笑了起来。

叶寒道:“都是些小问题。”

只要以他的恐怖天赋突破修炼,再利用整个宇宙最强大的修炼口诀《万古通神决》辅佐,他的实力岂非一日千里?到时候,就连修真界都拿他没办法。

何况小小江海一中。

见叶寒如此淡然,林妙雪却做不到心思淡定,班主任可是很……一言难尽。

肥胖的中年男子戴着眼镜架陷入皮肤的黑框眼镜,满头油腻,站在两人面前,满脸恼怒之色,“我让你们停下!叶寒……”他剧烈喘几口气,怒道:“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

林妙雪手指下意识掐进了叶寒的皮肤。

叶寒嗯了一声,平静地说:“我把李军同学的左腿打断了。”

“你……”班主任王胜海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叶寒竟然这么淡定。

他口中说出“我把他的腿打断了”就仿佛在说“我刚才吃了个饭”这么轻松写意。

叶寒的态度让王胜海恼怒了起来,怒道:“你知不知道你给我造成了多么恶劣的影响?我刚才被李军的叔叔李昌在校长办公室指着鼻子骂了个狗血淋头!你还在这儿优哉游哉!”

本以为自己的态度已经很明显,现在叶寒只需要说些软话,王胜海不至于愤怒下去。

谁知,叶寒很是疑惑地看着王胜海,道:“王老师,我问你个事儿啊。”

“你说。”王胜海皱了皱眉,道:“反正不管你说什么,这个责任,以及医药费,都必须由你来承担!还有,马上跟我去办公室,李校长和李昌先生都在等你!”

叶寒好奇道:“如果有男人跑到你家门口,说要搞你的妻子,你怎么办?”

王胜海莫名其妙,不过仍是皱眉道:“当然是报警,或者打一顿!”

叶寒拍手笑道:“那你跟我说个什么玩意儿?”

王胜海瞪大了眼睛!

叶寒之所以如此嚣张,是因为平时这老家伙在学校里的风气就不好。以前还传出过骚扰女同学的事儿,他哪里会将王胜海放在眼里。


第7章 李昌的愤怒

至于校长和李军叔叔董事会成员李昌那边儿,叶寒是真的没想过,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大不了不读书呗,等他境界更高些,不还是能陪在林妙雪身边?

念及此处,叶寒眼神亲密地看了眼林妙雪。

林妙雪本来因为叶寒对王胜海的态度以及王胜海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是非常紧张的,但跟叶寒的目光碰到的那一刹那,她紧张的心又软化了,变成害羞。

扭捏不已。

路过的男同学眼珠子好悬没有瞪出去,心中嫉妒之火熊熊燃烧。

王胜海勃然大怒道:“叶寒!你这个!”

不等他说完。

叶寒直接将王胜海推到一边,不理会这个油腻的中年人。

林妙雪心情紧张至极,一颗芳心乱跳。她从来都是老师家长眼中的三好学生,无论是跟同学们的相处还是跟在成绩性格上面,都是女神级别的存在。

可以很简单干脆地说,再过一年,上了大学,整个大学都会认识她。

所以,林妙雪没有做过这种跟老师对着干的事儿,心里刺激得不行。

她的白嫩小手,掐得叶寒的手都出红印了。

“叶寒!你给我滚回来!”

“我在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跟李校长和李昌说让他们开除你!”

王胜海本来就因为剧烈运动浑身上下的肥肉都在颤抖,此时更是愤怒到眼睛发红。

叶寒回头大喊道:“王老师,替我跟您的妻子问好!”

两人消失不见。

“啊!!”王胜海怒喝一声。

如果不是开除叶天之后会给他自己也带来很大的影响,他才不会帮这个家伙抗住压力!

王胜海恼怒地咬牙切齿道:“你这个混蛋,我现在就把你的情况如实告诉他们!”

他气呼呼地转头离去。

林妙雪跟叶寒两人跑到附近的一处公园之后,才停了下来。小姑娘满脸潮红,身上的肌肤也因为运动变得通红,一身的香汗淋漓。

叶寒倒是没感觉,笑着看着林妙雪。

林妙雪有些后怕又很刺激地说:“叶寒,明天你怎么办呀?”

叶寒耸肩道:“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呗,走,送你回家。”

“嗯……”林妙雪再次幸福地挽住叶寒的胳膊,三年了,她都一直梦想着能跟叶寒一起回家。

但是以前叶寒却总不乐意,她岂会明白男孩子的那种要强和自尊?还以为叶寒是不喜欢自己。

两人要走时,林妙雪却娇羞地低着头,轻咬贝齿道:“叶寒……”

“嗯啊,怎么了?”叶寒脚步很轻快,心里思索着关于修炼的事情,以及上辈子发生的大事件,还有自己即将认识的那些个死党兄弟姐妹们。

其中,从地球走出去跟他游遍大千世界的人,有五个,这五个人当中,因为实力弱小死亡的人,足足达到了四个。叶寒想到就不舒服。

毕竟不是谁都跟他的天赋一样强大。

他在心里想着,修炼到差不多筑基境之后,就去寻找他们,给他们最好的修炼功法。

林妙雪的呼吸忽然变得急促了起来,犹豫着颤声道:“我,我……”

“算了!”正当叶寒感到奇怪时,林妙雪却又忽然闭上眼睛,笑着说:“不说了不说了。”

小姑娘就像是放下了什么包袱,搞得叶寒莫名其妙。

不过见她那么开心的样子,叶寒也不由得笑了出来。

送林妙雪回家时,小姑娘站在家门口还显得挺依依不舍的。

叶寒笑着跟她说明天又不是我就死了,林妙雪这才用美目瞪了他一眼说你说什么呢。这才恋恋不舍地一步三回头进入家门。

叶寒哭笑不得。

想到回家,叶寒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他的直系亲属只剩下母亲一个人,父亲去世之后,母亲便整日喝酒,甚至有的时候会发神经嚎啕大哭,心中想必还没有忘记父亲。

但考虑到家里的经济原因以及自己不能在没有父亲的环境当中成长,叶寒十岁时,母亲就给叶寒找了个继父。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好。

但继父最近几年染上赌博,时不时地回家殴打母亲和自己,这也是叶寒为何在学校里性格沉默而又自卑的原因。

想到家里那些事情,叶寒叹了口气,不过眼中很快便迸射出一道精光。

“妈妈,我回来了。”叶寒大踏步离去。

而林妙雪家中,少女刚刚脱了鞋,家里便传来两道嗓音的大声争吵。

对于这一切,林妙雪早已习惯,充耳不闻进入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另一边。

“李校长。”李昌是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看起来就跟电影里的成功人士并无区别,此时的神色却显得很冷漠,沉声道:“我着实没有想到,我只是来学校里视察一下,就遇到这种令人愤怒的事情!”

李校长看起来很沉稳,已经五十岁出头了,灰白的头发配上中山唐装,显得很是和蔼。他笑着说道:“李昌先生,不要着急。王老师马上就会带叶寒过来。”

“到时候,我必将按照学校的规矩来处理,请放心。”李校长平静地说道。

李昌冷哼了几声,看向在一旁被三个医生护士围起来的侄子,满脸不爽。

李军现在看起来好了些,怒道:“李校长,您一定要把那个混蛋开除!”

李校长笑而不语。

李昌则是冷冷地说道:“李校长,我身为学校的董事会成员,想必也有资格决定一个学生的去留。这个叶寒,犯下如此大错,不论因为什么原因,都太过分了!”

“我认为不必再等他过来跟李军对峙!”李昌的拳头一直处于紧握的状态,显然跟李军的关系不错,见到自己侄子这么一个凄惨的样子,哪里能不愤怒。

李校长笑道:“李先生,喝茶,消消火。”

李校长的态度让这位常年身居高位的男人感到相当不爽,不过也不好多说。

就在这时,王胜海一脸愤怒从办公室门外推门而入。

不等众人询问,他便恼怒地说道:“李校长,李昌先生,我好言好语相劝,叶寒竟然跟我说,问候我的妻子。并且,他并没有将你们放在眼中!”

李昌勃然大怒道:“这个该死的混蛋!他以为他是个什么东西!连我李家的人也敢打!”

原本只是想利用自己身份开除叶天的李昌,冷声道:“李校长,这件事情,我们李家自己处理,就不用劳烦您了。”


第8章 你给我记住

李校长人还算可以,在学生们的心中一直是很公私分明的。

他当然知道李军的脾性以及所有事情,说实话就连李校长都认为李军该打。

不过很多事情,即便身为一校之长,也不可能肆意非为。

所以李校长马上就嗯了一声,任由李昌去。李家人的势力在整个江海市都是有名的,他并不是得罪不起,但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学生,实在没必要。

李昌站了起来,满脸冷漠的笑容,道:“王老师,还要麻烦你把那小子的照片给我一下。”

“好。”王胜海此时也顾不得自己的名声,哪怕传出他班级里的学生发生何事又怎样?现在王胜海就只想让叶寒付出代价。

他从未见过一个毛头小子敢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的。自己当班主任也十多年了,那些学生们哪一个见到自己不是服服帖帖跟乖宝宝似的?

王胜海立即将叶寒照片发给李昌。

李昌冷冷地看着照片里显得沉默寡言的叶寒,自言自语发了几条短信。

李军突然哭喊了一声,伤口太痛了。

中年男子走到李军身边,脸色阴沉地拍了拍李军的肩膀,道:“小军,最近几周就不要上学了,好好养伤。这件事情,你父亲暂时还不知道,不过你放心,叔叔一定帮你教训他。”

“他怎样对你,叔叔就加倍地偿还给他。”李昌眼中毒辣尽显。

“谢谢叔叔。”李军哭了一声,哀嚎惨叫。

叶寒刚刚走到家门口,就听到自己母亲的哭声,还有求饶声。

其实自从重生之后就只有见到林妙雪的喜悦,其余的人他都没有放在眼里。但听到母亲的哭声求饶,叶寒脸上当即露出一股暴怒神情,冲进家里的庭院。

透过玻璃,那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左手狠狠地掐住自己母亲的头发,右手则是拿着一个破碎的酒瓶,嘴里疯狂-破口大骂,“快把钱拿出来!”

中年女子尤有几分姿色,但满脸憔悴、痛苦,颤声哭道:“家里的钱已经被你拿走了,家里的家具都被你抢去卖掉,你还要怎样!你不如把我直接卖了!”

“你以为我不敢?!”中年男人显然被这句话给激怒了,愤怒地一把将女子的头按在地上,举起酒瓶子怒道:“快点把你的钱拿出来!我知道那臭小子下个学期的学费你已经存好了!快点!”

女子咬牙道:“那是我儿子唯一的出路,我不会给你的!否则我儿子以后也会变成你这个混账模样!”

“你还敢骂我?!”中年男子显然被这句话激怒了,虽然不至于杀人,却也直接扔掉酒瓶,右拳紧握砸了下去!

叶寒满脸寒意,眼中怒气滔天。

他瞬间便撞入玻璃门内,一把握住中年男子青筋毕露的右臂。

中年男子一惊,看到来人是叶寒之后,勃然大怒道:“你这个臭小子!你还敢拦我?”

放在平时,叶寒只会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母亲,从来没有反抗过中年男子。因为那会儿的叶寒知道,自己还太年轻,面对这个身体处于人生巅峰状态的男人,不是对手。

反抗的话,会被打得更惨。

但此时,叶寒毫不犹豫用出炼体境初期之力,将中年男子撞到墙上。

在叶寒的搀扶下,满脸血痕的女子哭着站了起来,一把抱住自己的儿子,对中年男子嘶吼道:“你快给我滚!那个钱我是绝对不会给你的!滚蛋!”

“臭娘们儿!”中年男子名为杨勇,恼怒地开始挽袖子,“还有,叶寒,你这个小兔崽子今天吃错药了是么?竟然还敢反抗!”

“今天不把你娘俩拾掇拾掇,我不姓杨!”

他冲了过来!

“小寒,快跑!”秦丽想把自己儿子推进房间,但叶寒今天竟然并不逃跑。

他反而定定地站在原地,用冷漠的眼神看着杨勇。

这让秦丽焦急不已,生怕叶寒一个冲动被杨勇给打成什么样。现在对于秦丽来说,自己儿子就是所有的一切,如果儿子出事,她真的不知道怎样活下去。

“找死!”杨勇残忍地笑道:“初生牛犊不怕虎也不是你这样的!”

叶寒其实从十岁那年开始就并不喜欢这个常年来神色阴沉的男人,不得不说,直到五年前,母子两人的确在经济上依靠了这个男人很多。但五年之后的三年以来,他沉迷赌博,时不时殴打秦丽。

这一切都让叶寒心中痛恨不已,之前是没有实力反抗……

现在……

叶寒冷漠地冲了过去!

迎面直撞!

似乎没想到叶寒的胆子竟然这么大,秦丽惊呆了,眼泪不受控制地流淌出来。

杨勇则是哈哈大笑。

显然,在这两个成年人的眼中,叶寒怎么可能是杨勇的对手?

杨勇高高举起拳头,甚至已经看到叶寒躺在地上求饶叫自己爸爸的样子了。

他满脸狞笑,紧接着,用拳头砸了过去!

四十岁的男子身体正值壮年,一般的小孩儿哪里能反抗得了。

“小寒!!”秦丽想要冲过来,但身体控制不住地发软。

叶寒冷笑了几声,炼体境初期之力荡漾开来,双手握住杨勇的右臂!

“嗯?”杨勇疑惑地看着叶天,应该是没明白叶天为何有力量握住自己的手。

叶寒哪里会跟杨勇客气,狠狠地一用力!

“啊!!”一股剧痛,从手腕和肩膀处传递进杨勇的大脑。

秦丽和杨勇便眼睁睁地看着叶寒硬是将杨勇的右臂以肩膀为基础拧转了一圈!

身为叶寒的母亲,她知道自己的孩子从小就体弱多病,怎么可能突然如此强大?但这一切又如此真实,杨勇更是瞬间跪倒在地,痛哭到嗓音沙哑。

连一句多余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给我记住。”叶寒蹲在杨勇的面前,冷冷地看着杨勇的眼睛,道:“明天准时来我家,跟我妈去把离婚手续办好。我要是在明天下午六点之前还能看到你在我家,我让你死。”

说着,叶寒眼中迸射出一道寒芒。

杨勇浑身发抖,哭得撕心裂肺,寻常人哪里经历过这样的疼痛?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