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难宠:妖妃拒不接驾》颜安楚傅墨宸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主角叫颜安楚傅墨宸的小说是《邪王难宠:妖妃拒不接驾》,是作者一世长歌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精通权谋和医术的女魔尊,竟不慎穿成尚未将笄的小丫头片子身上。年纪小说不,还丑;丑就算了,还命惨;生下便被抛弃荒村,又成为替嫁嫁进克妻煞星的王府。熟料,这王爷虽冷脸如冰,却宠妻上瘾。娇妻各种礼物都不满意,悍王动怒,好吧!我夺了天下送你便是………

精彩内容试读

第6章

管他呢!先当上王妃再说。

时间飞逝,隔天后一程鼓乐喧天,披霞披、戴凤冠的颜安楚被抬进忠烈王府,官府千金出嫁总要有陪嫁丫鬟,但颜府里没有人肯跟她走,颜安楚便顺手要了心地善良的叶婆子。

叶婆子也正好不愿每天受气做粗活,两下合拍便跟着来了。

如今老忠烈王因身患重疾已退官回故居养身,新的王爷——傅墨宸一身锦衣接新娘进府。

颜安楚头罩红盖头,看不见人也看不见路,被叶婆子扶着一路晕乎乎拜礼进门。

拜天地时,因老王爷和夫人都没在场,便只能对着老王爷官印拜礼,然后是夫妻对拜喝和亲茶。

“喝茶!”

礼官唱礼,两个红衣丫鬟端两盏金漆喜字双合杯走上来。

“请王爷喝茶!”

傅墨宸犹豫一下,才端起茶盏。

“请王妃娘娘饮茶!”丫鬟说。

颜安楚也接了茶正要喝时,忽听殿中忽有一女子嗓音高声叫:“她不能喝这杯茶!”

“嗯——?”

颜安楚罩在红盖头下看不见外面情形,便暂没喝茶站静观其变。

厅里观礼众人也显出惊愕之色,就见一位身姿聘婷的年轻女子从人群中走出,她伸手一指新娘道:“王爷,这个女人就算嫁进王府,也没资格喝这杯茶!”

话音刚落,“轰!”一声殿中满是议论之声。

颜安楚微一蹙眉,紧跟着听一清冽如雪的男人声音道:“初月,别胡闹了!”

“我没闹!

女子语气含了几分怨念,“王爷,本来能嫁你的是我姐姐,可她因你而死,现在你忍心让另一个女子喝这杯和亲茶,夺了原本属于我姐姐的地位和宠爱吗?”

叶婆子脸色一寒,忙趴颜安楚耳畔旁略说几句。

颜安楚才知道,原来傅墨宸几年前和孟家嫡女孟云深成婚在即时,孟云深得到一柄奇绝宝剑要送给傅墨宸,却不料送剑半路遭了截杀,横尸京城。

这件事当时闹的很大,再之后就是皇上赐婚颜锦云,可颜锦云竟也突然恶疾无法成婚,于是京城开始传言纷纷,都说傅墨宸是煞星降世,克父、克妻,说不定还克朝廷。

对这些颜安楚原本都不太信的,她原是魔煞女尊,毕竟只要自己够煞,别人的煞就干不过我。

可一个死嫁娘的——妹妹来闹喜堂?太不合情理吧!

颜安楚觉得此事并不简单,但却没吱声,想先听听王爷的态度。

可此时,傅墨宸——沉默了!他并没有出言反驳。

不反对,就是默许!

殿上议论声逐渐变成死一般的沉寂,颜安楚握着茶盏的手逐渐用力。

这时,孟初月又冲新娘开腔了。

“颜姑娘,就算你是奉旨成婚,王爷心里也只有我姐姐,你进了门也不过就是个摆设,何况还是个替嫁货,所以这杯茶你没资格喝!”

语气蛮横,嚣张至极。

就在众人都以为新娘子年小可欺,只能默默吞下屈辱时,忽听新娘在盖头下说话了。

颜安楚声音细细软软,像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

“这位姐姐,我当然知道自己不配这杯喝茶,只是我是今天奉圣旨完婚,若不喝茶便有负圣意,王爷跟皇上无法交代,不如我替王爷和姐姐出个主意免了和亲茶如何?”

“嗯——?”

孟初月算着小嫁娘可能会哭,会闹,会撒泼,可就是没想到她居然这样说,不由得一愣,反找不着话接茬。

倒是傅墨宸一双墨色长眉微微蹙起,眉下那双深不见底的幽邃双眸闪过一道寒光,他清冷问:“你——有何法?”

“简单!”

颜安楚轻松又灵快地说:“喝茶需要夫妻身份,如今只要王爷肯明着将云深姐姐摆上主位,正妃名,入宗庙,进名籍,这样的话别说一杯茶,将来我定还天天烧香磕头给正妃姐姐拜灵!”

此言一出,满殿众人包括孟初月都黄了脸,傅墨宸眸中亦一重又一重落下寒霜,似森寒利刃般蕴了凌厉杀气。

谁都知道,皇上赐婚就表示新娘乃正妃之位,颜安楚的馊主意无异于让傅墨宸把脖子伸上断头台,皇上“咔嚓!”一刀会让整个王府鸡犬不留。

“放肆!”

傅墨宸沉冷一喝,“我忠烈府乃赤胆贤臣,岂容你满口胡言惑乱视听?”

“那我没别的办法了!”

颜安楚很无辜的摊摊手,“王爷觉得我办法不好,那你自己想一个吧,不然初月姐姐想一个也行!”

话说的轻巧,可血淋淋的后果都被她摆上台面了谁还敢乱来?

于是就见孟初月面上红了白,白了紫,最后黑着一张脸气冲冲跑出大殿,落荒而逃。

片刻后,傅墨宸阴才沉着一张俊容朝丫鬟一颔首,丫鬟俯身敬茶,颜安楚顺顺当当接过杯喝下去。

拜礼结束,新娘回正殿喜房歇息,傅墨宸目光一直跟随新娘身影消失在门楹后,眸中一痕森冷转瞬即逝。

当晚忠烈王府喜宴结束,送走所有宾客的王府恢复了沉静,喜房内,颜安楚在榻上百无聊赖伸个懒腰。

掀开红盖头问:“叶嬷嬷,王爷怎么还不入洞房?”

“哎呦!嫁娘不能自己掀盖头,快盖好……”

叶嬷嬷手忙脚乱给她遮回盖头,一边说:“三小姐,你还是个新媳妇要矜持腼腆,太主动会被笑话的……”

“知道了——”

颜安楚在盖头里翻白眼,让一个原本跋扈嚣张的人去遵守三从四德,简直好笑地想骂人。

虽说朝廷有规矩,女子就算尚未将笄便嫁人,也要等足了年岁才能圆房,即便王爷来洞房了也不过是个礼数,并非真行男女之事。

何况她也不是真盼王爷来洞房,只是乏累一天想早点睡美容觉而已。

但,堪堪铜漏滴过二更了,傅墨宸仍连个影子都没出现,

殊不知此刻殿外厢房内,好几个婆子嘁嘁喳喳低声说笑。

一个说:“颜家真损,竟用这么丑不拉几的小丫头配咱们王爷,我们要下死劲儿给她点厉害尝尝才行!”

原创文章,作者:静雨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