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琼樱阮素卿纪严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沈琼樱阮素卿纪严端最新章节

沈琼樱阮素卿纪严端是著名作者明眸善睐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内容主要讲述沈琼樱前脚刚被未婚夫背叛,和白莲花两人沆瀣一气,设计陷害她,醒来之后,沈琼樱发现自己穿越成了另一个人。她本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报仇雪深,却尴尬的发现自己仍旧是上辈子的自己,什么都不会,不过幸运的是自己遇见了一个贵人,从此破案、验尸,侦破一个个疑难杂案;明明是复仇虐渣的剧本,让阮素卿活成了悬疑探案。

沈琼樱阮素卿纪严端是著名作者明眸善睐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内容主要讲述沈琼樱前脚刚被未婚夫背叛,和白莲花两人沆瀣一气,设计陷害她,醒来之后,沈琼樱发现自己穿越成了另一个人。她本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报仇雪深,却尴尬的发现自己仍旧是上辈子的自己,什么都不会,不过幸运的是自己遇见了一个贵人,从此破案、验尸,侦破一个个疑难杂案;明明是复仇虐渣的剧本,让阮素卿活成了悬疑探案。

《重生后权臣夫人拒绝火葬场》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人群不由自主地给他们分开了一条道,阮素卿带着身后的人走了进来,连看都没有看地上的母子一眼。

“婶婶,侄女来晚了,叫婶婶受累了。”

周氏连忙拉着阮素卿的手,“你怎么来了?身子才刚好,怎么能吹风呢?”

“婶婶放心,我没事。”阮素卿对着她笑了笑,吩咐小环叫家仆将周围人往四周赶了赶,等到这人圈儿不再显得那么压迫人之后,她才正眼看向了那对母子。

跪着的妇人将孩子抱在怀里,有些战战兢兢地问道:“这位……便是大小姐了吧?”

“妾身陈兰,与你父亲……”

“无需多说。”那妇人还没有说完,阮素卿便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带走。”后面这句是对家中奴仆说的。

“大小姐这是干什么?”陈兰抱着儿子躲开家仆们的束缚,“妾身可是你父亲的人,敬哥儿可是你弟弟!”

“大胆!”小环直接出口呵斥道,“我们家老爷怎么可能与你有关系,居然敢在这里胡说八道!”

“冤枉呐……”陈兰又哭了起来,阮素卿看得心里一阵烦闷,难道这世上的人都吃这一套?前世有个柳恬儿喜欢装得楚楚可怜,现在又出来个陈兰哭哭啼啼闹事,这么虚假的招数怎么就能骗得过那么多人呢?

“你有何凭证证明这是我父亲的孩子?”阮素卿直接开口呵斥,“再者说就算是,你也是外室,你的孩子也是庶子,父亲既死,我身为嫡女也是能处置你们母子的。”

“把她拉起来,带回去重打二十棍。”

大雍重视礼教,若是贵妾自然是不能随意处置的,可外室没有名分,连个最低贱的贱妾都算不上,家主已死,嫡女自然可以处置他们。

只不过……越是有头有脸的家族,越是想维持面上的光彩,大多都不会明面上处置外室和庶子,毕竟谁都想得个良善的好名声。

阮素卿当众这么做简直是惊世骇俗。

“不行!不行!”陈兰愣了愣,挥着手不让家仆们靠近,“我是你父亲的人……你不能!”她做梦也想不到这阮家的大小姐居然敢当众这么对她。

她在街上闹这么一出就是为了让阮家不敢对他们母子做什么,好堂堂正正地进了阮家大门,现在这样……

陈兰暗自掐了怀里的儿子一把,孩子瞬间疼得哭了起来。

“阮郎啊……你在天之灵看看啊……”陈兰和孩子哭成一片,“看看我们母子现在的处境啊……”

“这也太狠心了吧?”周围的百姓又开始议论起来,不过这次议论的重点变成了阮素卿。

“一个姑娘家家的,这么狠毒!”

“这当官家的人就不把咱们百姓的命放眼里!”

“就是就是……看着柔柔弱弱的一个小姑娘,说话这么毒!”

周氏赶紧拉了拉阮素卿的手,示意她不能这么做,“不行,这要是传出去阮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婶婶难道觉得咱们好好待这两个人,阮家就会有好名声了?”原本就有些昏昏沉沉的头现在更加难受起来了,阮素卿忍着痛楚回答道,“反正都不是什么好结果,不如顺着自己的心来解决。”

眼见阮素卿又想吩咐家仆做些什么,周氏连忙阻止她,低声说道:“我看这肯定是假的,素卿,你父亲绝对不会是那种人。”

阮素卿没有说话,她不了解阮屿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来的这一路上小环一直在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现在周氏也这么说……

阮素卿有些迟疑。

看见阮素卿没有继续让家仆拖他们,陈兰哭得更起劲了,周围人也更加放肆的指指点点:

“这娘俩儿真可怜,碰上这么个不讲理的人家!”

“是啊……说打就打,不把人家当人看!”

阮素卿扭过头冷冷地盯着刚刚说话的那人,“既然她非要当我父亲的外室,那怎么处置都是我家家事,就算是律法也管不了。”

“可你也太狠心了!”刚刚那人被阮素卿猛地一看,不敢再说话,但另一边又有人出了头。

“那你就帮他们去找官府,帮他们讨回公道。”阮素卿本不愿理睬那些是非不分的人,可脾气上来了还是忍不住。

“谁不知道你们家就是衙门的人!”

“就是就是!”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偏向陈兰母子的也越来越多,阮素卿前世身为国公府的金枝玉叶,几时被人这样当众奚落过?

脑袋里面像是有把锤子在敲似的,阮素卿咬着牙忍耐,“住口!”她对周围人呵斥道,“尔等是什么人?对别人家里的事情大放厥词!”

阮素卿前世虽然被柳恬儿害得有个骄横蛮纵的名声,可从小也是被父母按照高门贵女的标准教出来的,刻在骨子里的教养什么时候也没有变过。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戴着面纱的女子被人围在中间,其他人看不清她的长相,可那双没有被遮住的眸子却亮得惊人。她站在那里,瘦瘦弱弱的一个人,却有种不容他人亵渎的风采,说出的话也是掷地有声,尤其是对比起趴在地上哭泣的陈兰,“大家闺秀”这个词忽然就有了最好的诠释……

一时间,没人敢再说些什么……

“夫人!素卿!” 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那份沉默。

阮峋带着几个人挤了进来,一身布衣上还带着些泥点子,显然是刚从监工的地方赶过来。

“夫人……素卿……”阮峋喘着气,看见两人都没什么大碍才终于放下心来。

围观的人也明白过来阮峋的身份,更是不敢再说什么。他们敢在周氏面前议论,敢在阮素卿面前指责,那是因为这两个人都是女眷,不能把他们怎么样,可身为朝廷官员的阮峋一来,他们再想有什么举动都得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了。

街上只能听见阮峋的喘气声和陈兰的啜泣声……

“阮大人……”陈兰先开了口,“妾身是来寻阮屿阮郎的……”

“你是哪里人士?”阮峋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道,“你说你与我兄长有关系,你们是何时认识的?为什么这些年都不见你来寻他?”

“妾身是黄州人士,与阮郎是八年前认识的,”陈兰回答,“彼时阮郎来黄州公干,与妾身相遇。”

“后来阮郎要走了,便说不日便会来接妾身。”

“结果这一等就是八年。”说着说着,陈兰又哭了起来。

“你之前为什么不来找?”阮峋好歹也是做了这么多年县官,不会被陈兰轻易糊弄过去。

“之前阮郎没有说要去哪里,后来我千方百计地打听,带着敬哥儿一路寻来,不知吃了多少苦……”

“那好。”阮峋点点头,“那就把你这一路怎么过来的,走得哪条路,住了哪家店,在哪家吃过饭,路过那些村庄和镇子,能记起来的全部说出来,我派人一一核对。”

“!”陈兰一惊,那人派她来干这事儿只说了阮家的情况,哪里跟她说过这些?她就是编也编不出来啊……

“不过这可能需要些时间,”阮峋补充道,“在核对完之前就请你们母子二人待在阮家不要乱走动。”

“……好……”陈兰有些窃喜,但表面依旧装的泪眼朦胧,不管怎么样她也能进阮家了,只要在被揭穿之前探寻出个结果,那人定会想办法把她带出来,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得了银子远走高飞,管他阮家怎么样呢。

阮素卿听着阮峋的解决方法,心里有些不痛快,可也明白这或许是目前最好的办法……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陈兰母子先暂时住进阮家,顶着“可能是阮屿外室”的名号。

一位瘦瘦高高的中年男人走到阮峋身边,低声说道,“大人,卑职有一计……可以立刻见分晓。”

原创文章,作者:凌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5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