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杨思思是哪部小说 我在风花雪月里等你第8章免费阅读

《我在风花雪月里等你》的作者超级大坦克科比大大赋予了角色灵魂,用一个又一个的剧情章节让米高杨思思的形象变得灵动又饱满,第8章的故事情节是:坐在车来车往的马路边上,只有烟能拯救我…

我在风花雪月里等你》 第8章 风人院青年旅社 在线阅读

坐在车来车往的马路边上,只有烟能拯救我的寂寞和对这座城市的迷茫。我知道不该用“迷茫”这么消极的词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但是,当你面对着万千灯火,却没有一盏属于你时,你的内心一定会滋生出很多不能自我控制的消极感,但这并不代表我对这座城市是失望的,我只是想在此刻能有一个说说话的人。

又过了这么十来分钟,终于有一辆没有牌照的踏板摩托车停在了我的面前,一个留着脏辫,穿着短裤和拖鞋的男人点着烟,居高临下的向我问道:“是你在网上订了我们旅社的床位吗?”

我赶忙站起来问道:“你是风人院青年旅社?”

“对,我是旅社的老板,你叫我铁男就行了。”

“铁男?”

他这才笑了笑,解释道:“在大理这个地方,没多少人用真名的。来这里的人,多少都想忘掉一些东西,名字是可以被忘掉的东西里,成本最低的,所以大家就都这么干了。”

铁男的话,刺了我一下,以至于稍稍沉默之后才回道:“你好,叫我米高就成。”

铁男拍了拍我的肩,笑道:“不用把大城市的客套带到大理来,我们都挺随意的,不兴你好、谢谢什么的。”

……

铁男载着我穿过好几个没有灯的巷子,终于到了他的客栈,让我不解的是,客栈里漆黑一片,一点也没有正在营业的氛围。

铁男一边打开铁门一边对我说道:“最近正在治理洱海,附近的客栈和酒店全部被停业整顿了,我们被断了水电,所以你是我客栈接的最后一个客人。”

“水电没了,能保障生活么?”

“没事儿,我已经从隔壁农户家里扯了一根水管和电线,基本生活能保障……但是过了8点以后,最好别开灯,怕有人来查。”

我笑了笑,回道:“难怪你们客栈的床位这么便宜!”

“可不是嘛,15块钱一天,这价格,不是我和你吹,整个大理的客栈史上都没有出现过……这么耻辱的事情,也真就我能干出来了。”

铁男一边说,一边将我往客栈里引,然后打开其中一间房门,又向我问道:“你是烟民么?”

我不太明白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便很保守的回道:“有时抽点。”

“抽的话就和我住一个屋吧。”

“没问题……对了,我看这屋里床不少,除了咱俩住,应该还有别人吧?”

“还有一个在酒吧唱歌的哥们儿,我们都叫他马指导,已经在这间屋住半年了,不过你得多担待点儿,因为这哥们儿的脚奇臭!”

铁男说着打开了一盏勉强能照明的小台灯,然后帮我将行李安排进了柜子里,又对我说道:“这个屋子的无线网也是蹭隔壁的,信号不行的时候,你往上铺爬,能有个两格。”

这些都不是我太在意的,不过还是带着调侃回道:“在你这儿住,不把心里建设搞好,可真是遭不住!”

“便宜嘛。”

“也是,能多买几包烟吸。”

……

将我安顿好,铁男就走了,他说正和朋友在人民路上喝酒,是半途跑去接我的,所以他还得回去跟几个哥们儿把酒给喝完。

他走了,整个青旅似乎就没有能喘气的了,估计这哥们儿也不敢真的和政策对着干,所以在客栈大面积停业整顿后,也只是接收了我和马指导两个长租客。我不知道马指导还会在这里住多久,反正我是直接给了他两个月的房租。

我并不介意这里水电网都靠蹭的麻烦,甚至有点喜欢,因为这给了我很多安静思考的空间,就像小时候,一切都不发达,却很少会有不快乐和孤独的烦恼。

可是,马指导留下的鞋实在是太臭了,搞得我根本没法在房间里休息,更别提吃东西了。

……

我找了一只方便袋将马指导的鞋封起来以后,总算有胃口吃了一碗泡面,然后便躺在床上,对着天窗外闪烁的星空,心里却空的厉害。直到点上一支烟,才找到了一点活着的感觉。

我习惯性的拿起手机,除了官方发来的一条“欢迎来大理旅游”的信息,便没有人再过问我。我很想和谁说点儿什么,然后便在聊天记录里发现了和汪蕾发过的最后一条信息。

她问我:有没有想好什么时候去大理;我回复:正在考虑中……

此刻,我就身在大理的某个小旅社里,她却永远不在了。我怎能不感慨万千?

我真的特别想她,想在某个小酒馆再和她喝几杯,听她用四川话抱怨那些不够尊重她的客人。可是她却像一朵开谢了的花,就算再次萌芽,也只能开在我永远都不会看到的彼岸。

昏暗的灯光和潮水声中,我将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搞起了假设。如果汪蕾没有死,我如她所愿在大理开了一间能赚钱的客栈,然后过几年,将她也接过来,我们一起将客栈当成我们的家去经营,那会不会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呢?

可这样的假设越做越痛,因为会后悔。我应该爽快点答应汪蕾,然后也劝她一起来,也许就不会发生那样的惨剧了。

汪蕾之后,我又想起了不知道身在何方的陆佳。我没有特别多的情绪,只是因为还爱着她,而有点难过。

……

这个状态持续了片刻之后,终于有人和我联系,却是我想避开的人。说实话,当我知道老黄让自己护送杨思思的真实动机之后,我就挺排斥他的。否则,我也不会在武汉的时候选择买了一张飞机票,准备撇开杨思思独行大理。

可直到此时,我也没弄清楚,就算这杨思思耍诈,只要我不想,我依然可以选择在武汉之后的下一座城市抛弃她,但却为什么却没这么干?

或许,是因为她真的需要我吧。毕竟这么远的路,不是一个女人能轻易驾驭的。就像在路上遇见的那个开着大G的上海女人,她碰上爆胎这样的事情,也只能在那种恶劣的天气中,被动的等待道路救援,但有个随行的男人就大不一样了。

我终于接通了老黄的电话,他特关切的问道:“你和思思到大理了吧?”

“到了,下午到的。”

“你跟住她没?”

“没,到了大理后,我们就各走各的了。”

老黄足足愣了十秒,才唉声叹气的说道:“米高,你看看你……怎么就把我千叮咛万嘱咐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呢?我让你跟着她,就是图有个人照应着,能让我们在大理找到她,你现在和我说各走各的了,这不是打乱了我的计划嘛!”

我很不满的回道:“黄总,咱们讲道理,她一个女的,我总不能吃喝拉撒都跟着她吧,她要是存心想躲我,我能跟的住?”

“那怎么着也得保持联系的嘛!”

我用沉默回应着他的市侩和功利。

老黄更急了,他说道:“我和思思她爸妈还有一个星期去大理,这时间还有点,你赶紧和思思联系看看,只要我们去的时候,别找不着她人,你米高这份人情我老黄就算是记在心里了。”

“这压根就不是人情不人情的事情,我是真不方便。”

“你别啊……我可是和思思她爸妈打过包票了,到大理准能找着她,你说到时候我这面子得往哪儿搁啊?!而且我让小豹(老黄儿子的小名)回国了,他也会跟着来大理,所以成败就在此一举。我是真的特别希望思思能跟小豹一起到国外留学!”

“你这梦做的是挺美,可我还是得告诉你,就我这几天和杨思思的接触来看,你这次真的可能会鸡飞蛋打,你是没看到她想留在大理的决心!……”

老黄打断了我:“我怎么没看到,她早前就在家里为了这事儿和她爸妈闹得是天翻地覆,我不得已才想了这么一个折中的办法先稳定住她,要不是正好你也来大理,我哪敢有这个心眼儿,怎么着都得让她爸妈把她困在上海狠狠管教!”

“你说的是,但这事儿我不管了。”

我说完便挂掉了老黄的电话,我不想自己身在大理,却一再被上海的人打扰。

可不想,片刻之后,老黄又给我发来了一条信息:“你爸今天可是打电话来公司问你的情况了,他话里的意思,要我多照应你。我留了一个心眼,没敢把你辞职去大理的事情告诉他,但你现在这态度,就让我很窝火了,因为你这小伙子不懂做人要有来有往的道理!”

这条信息,让我心惊肉跳,在我的记忆里,我爸确实有老黄办公室的电话号码,而在这个比较敏感的时期并不排除他会和老黄联系,打听我的情况。

这给了我一个很沉重的提醒,就算我有壮士断腕的决心,但也不可能真的和以前的生活完全断绝联系。而我最最见不得的便是父母为我担心,于是在不甘中第一次向老黄低了头,我终于回道:“你也甭威胁我,找杨思思的事儿,我只能尽力而为,要是能找到的话,我第一时间给你消息。”

老黄见我服软,又顺势用糖衣炮弹攻击我:“我说米高,现在真有个机会摆在你面前。公司最近有人事上的调动,我们部门空缺了一个产品经理,你要是愿意回公司,我可以和陆总推荐你,毕竟你也在公司工作这么多年了,能力和经验上肯定都能胜任这个职位,这次你就跟我们一起回上海吧。”

原创文章,作者:超级大坦克科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