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元司祈年小说已完结 《皇帝怂恿我谋朝篡位》无广告阅读

锦元司祈年是《皇帝怂恿我谋朝篡位》的主角,作者是苏青,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世人皆知,东厂督主司祈年,银具覆面,蓝衣玉带,权势滔天。成为月朝第一小太后的锦元见司祈年时被吓哭了。司祈年似笑非笑的睨着她:“太后娘娘,本督主很可怕吗?”锦元怯生生的摇头:“不可怕,哀家只是被沙子迷了眼。”*锦府威胁锦元,要她干涉朝政,掌控皇帝。锦元哭唧唧的跑到司祈年跟前告黑状:“督主,父亲要哀家谋……

精彩内容试读

莫说他了,就算是穆凌轩在这也不敢对司祈年大呼小叫。

司祈年本就很高,又距离小太子很近,浓郁的压迫力传来,他虽贵为太子,却吓得不自觉的发抖。

“太子落水是怎么回事,小太子尽管说。”

司祈年的话没问题,语气却仿佛能冻死人一般。

小太子眼神里闪过一抹惊恐,转头瞧见荣太后冰冷的脸色,赶紧道:“是……是皇太后推我入水,又假装救我的……”

“小太子,你怎能撒谎?”锦元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小太子年纪这么小,居然也学会撒谎了,这远远在他意料之外。

“皇太后,小太子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儿吗?”荣太后冷喝出声,心里的大石头稍稍放下。

她就知道,小太子向来听她的话,绝不会在这时候做出反悔的事儿。

司祈年目光一沉,嘴角轻轻动了动,“太子,你说的是真的吗?”

很简单的一句话每一个字却像千斤重的锤子一样敲在小太子心上。

他肩膀颤了颤,连忙稳住,强硬开口,“本太子说的都是实话,司大人为何不相信?”

司祈年冷冷一笑,“本督主并非不信小太子的话,只是觉得小太子有不尽不实的地方。”

这不还是不相信吗?

小太子张嘴欲反驳,抬头对上司祈年的眼睛,猛地打了个寒颤,到了嘴边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明明他贵为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在司祈年面前却被碾压的渣都不剩。

高大的身影像是死神一样矗立在他面前,冰冷不已,散发着迫人的气息。

小太子神色更加惊恐,他想跑到荣太后身边寻求帮助,却动弹不得,两腿不自觉的打颤。

“小太子还有什么话没说,全说出来吧。”

司祈年的声音轻柔无比温润而雅,锦元却在后面后怕的咽了口口水。

她和司祈年足足离了有三米远,都能感受到他身上可怕的气场,小太子就站在他面前,压力可想而知。

他那眸子慌乱的瞥来暼去,终于绷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是皇祖母和母后,是她们逼我撒谎的,其实是皇太后救了我,我不想这样的,我不想这样的……”

小太子到底是个孩子,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能撑到现在实属不易。

司祈年眼中的阴郁神色瞬间散去,染上几分笑意,唇角也微微勾起,煞有介事的去看荣太后。

她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万万没想到小太子居然在最后关键的时刻突然反悔,如此一来,包袱就甩给荣太后和皇后了。

整个大殿内都回荡着小太子恐惧的哭声,荣太后和皇后神色慌乱不一。

“荣太后,小太子说的是实话吗?”

司祈年步步走过去,每往前一些,荣太后心里就紧迫一分,皇后也是如此。

明明是这个国家最尊贵的两个人,此刻却大气不敢出。

小太子临时反水,圆谎已经来不及了,还不如想想怎样将影响降到最低,否则这事一旦传出去,荣太后对锦元下如此毒手,将来她还如何在宫中立足?

荣太后还没想好怎么圆谎呢,皇后看看她,再看看小太子,心一横,猛地站起身来!

“司大人,这事是本宫的主意,和荣太后无关!”

“哦?”司祈年一挑剑眉,“皇后的意思是说,小太子诬陷皇太后一事是皇后教唆的,对么?”

他故意咬重了教唆二字,充满了浓烈的鄙夷之气。

皇后羞愤难当,但话已说出口,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演下去了。

“一切都是本宫所为,跟任何人都无关!”

锦元低下头去,睫毛微颤,遮住眼里暗的暗沉。

真相已经水落石出了,可她却高兴不起来。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件事谁才是真正的主谋,皇后为了保护她,才主动将罪责揽在自己身上。

再看荣太后的神色分担,非但不感激,反倒还带着几分劫后余生的庆幸。

司祈年自然也看出来了,凉薄的目光扫过荣太后,定格了许久,直看得她心里发毛,半晌后才放在皇后脸上。

皇后已经做好准备了。

东厂向来负责所有的案子,她虽然是皇后,也不能例外,一旦司祈年作出处罚,哪怕是穆凌轩也没有更改的资格。

臣子凌驾于皇权之上,就是这样的下场。

司祈年吹了吹手指上不存在的尘土,慢悠悠的开口,“皇后诬陷皇太后,本应该重罚,但皇后毕竟是皇后,微臣又怎能处罚您,微臣自会将此事汇报于皇上,由皇上来处置。”

话音刚落,皇后震惊的抬头,随即眼中涌出狂喜的神色。

她与皇帝做了多年夫妻,情谊颇深,皇帝一定然不会重罚于她!

皇后悄悄的松了口气,仿佛如获新生一般,庆幸不已。

荣太后正要开口,司祈年抢先一步道:“荣太后,小太子既然已经说了实话,这个案子也就到此为止了。”

他不是在寻求荣太后的意见,而是正式通知她。

就像荣太后说的那样,小太子亲口说的话是最有说服力的,既然他说锦元是为了救他而不是致他落水,那便是实话。

即便现在小太子想改口,那也已经来不及了。

荣太后死死咬着后槽牙。太阳穴突突直跳。

即便她心中愤怒难当,看到司祈年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时,又生生压了下来,强行挤出一抹笑,“哀家说了,这个案子全权交由司大人处理,既然司大人如此说,那便到此为止了。”

司祈年微微弯腰,乘势而上,“烦请荣太后,拟一道圣旨,通报皇宫,太子落水一事,皇太后是被冤枉的,如今真相大白,也应该还众人一个真相。”

司祈年思虑颇为周全,如果不把这件事摊开来说,只怕荣太后还要在背后搞小动作。

既然懿旨由她自己亲自颁发,金口玉言,自然不能再改口,日后也不会有人再嚼锦元的舌头根了。

锦元听到这几句话,瞳孔微微一震,有星光闪过,颇为动容。

可是,荣太后会答应么?

原创文章,作者:蝶霜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4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