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后她要篡位了》大结局在线阅读 《小太后她要篡位了》最新章节目录

主人公叫锦元司祈年的小说叫做《小太后她要篡位了》,它的作者是苏青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世人皆知,东厂督主司祈年,银具覆面,蓝衣玉带,权势滔天。成为月朝第一小太后的锦元见司祈年时被吓哭了。司祈年似笑非笑的睨着她:“太后娘娘,本督主很可怕吗?”锦元怯生生的摇头:“不可怕,哀家只是被沙子迷了眼。”*锦府威胁锦元,要她干涉朝政,掌控皇帝。锦元哭唧唧的跑到司祈年跟前告黑状:“督主,父亲要哀家谋……

精彩内容试读

她这话说的像是吐槽一样,小哑巴无声一笑,嫣红的唇轻轻弯起,让人晃了眼。

锦元挺感慨的,这样一个美好的少年,若不是哑巴,也没毁容,那得多好啊!

也对,上天是公平的,给你某样东西的时候,也势必会夺去一些。

就像她一样,贵为皇太后,外人看来风光无限,衣食无缺,实际上他还不如一平民百姓来的自由自在。

如果可以,锦元倒愿意做个普通人,哪怕一生庸庸碌碌,但求温饱,也不求荣华富贵。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锦元也不敢停留太久,依依不舍的跟小哑巴道了别,这才离开。

锦元尽量挑一些偏僻的小路行走,再加上他身着宫女的衣服,并不引人注意,一路顺利的回了东厂。

再次回到这如同牢笼般的房间时,锦元打量四周,心里那块消失的大石头又重新压了上来。

她突然发现,自己也就在小哑巴面前才能无忧无虑的畅所欲言,不用在乎身份地位,尊称与否。

但她也知道,论身份,论地位,他俩永远都不可能有平起平坐的那一日。

司祈年雷厉风行,已经在着手调查这个案子了。

首先的突破口是那个报信的小宫女,凉亭的位置并不偏僻,来往的宫人络绎不绝,为何偏偏只有她一个人看到了,旁人却什么都不知情,这也太巧合了些。

司祈年二话不说,让贺襄进宫一趟,将那宫女抓了起来,关进东厂。

荣太后倒是阻拦了,但这是司祈年的命令,哪她他是太后也没有决定的权利,只能任由贺襄将那宫女抓了回来。

“这个司祈年,实在太过分了,竟如此不把哀家放在眼里!”

宫女才刚带走,宫里恢复寂静,容太后气愤拍桌,手指都在颤抖。

她是生气,却也无可奈何。

谁的拳头大就听谁的,司祈年权倾朝野,整个东厂都归他管,哪怕是皇帝都得对他礼让三分,更别说她这个做太后的了。

手上权利再大,那也大不过司祈年啊!

一个宫女匆匆跑了进来,欢喜道:“太后,小太子醒了!”

荣太后慌忙起身去了偏殿。

小太子确实醒了,太医也已经把了脉,荣太后刚好进来。

“赵太医,小太子情况如何?”

赵太医连忙道:“太后宽心,小太子身体无恙,只是呛水过多而已,稍稍休息几日便可完全康复。”

“太好了,太好了!”荣太后欢喜不已,命人全部退下,在小太子跟前坐下。

“孙儿,你可真是要吓死哀家了!”容太后紧抓着小太子的手,又是高兴又是庆幸。

她最宝贝的就是这个小太子了,若他真有个三长两短,只怕自己也活不出什么了。

“孙儿,你快告诉哀家,昨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好端端的怎么会落水呢?”

荣太后疑惑的看着他,满眼都是担忧。

小太子这才想起昨日发生的事情,慌忙起身,“皇祖母,皇太后在哪?”

荣太后脸色一沉,“你问那个贱人做什么?”

“皇祖母,你误会了,是皇太后救了我。”

荣太后猛地一愣,“你说什么?”

皇太后救了小太子,这怎么可能?

“皇祖母,孙儿说的是实话。”小太子一本正经的解释,“孙儿被人推下水,的确是被皇太后所救,我只看了她一眼,连声道谢都没来得及说,就晕过去了。”

荣太后神色一变再变,各种情绪一一闪过,最后定格在阴狠上。

“孙儿,你听哀家一句话,皇太后不是救你的人,她是害你的。”

小太子连连摇头,“皇祖母,不是这样的,孙儿看得很清楚,就是皇太后救的孙儿。”

“哀家说不是她,那就不是她!”

荣太后猛地提高声音,小太子小小的身子猛的一震,后怕的缩了缩脖子。

荣太后一向是最疼爱他的,鲜少有如此严厉的时刻,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只是把实情讲出来而已,为什么荣太后这么生气?

荣太后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过激了,连忙缓和了些,柔声道:“小太子,你当时落了水,周围的情况也看不清楚,其实皇太后才是推你入水的人。又故意救你,才让你误会,明白了吗?”

是……这样吗?

小太子皱了皱眉头,稚嫩的脸上疑惑重重。

他怎么感觉不是这么回事呢?那个推他入水的人力气非常大,一点都不像是女子,倒像是个男人,不是太监就是侍卫。

况且皇太后年纪也不大,哪来那么大的力气?若她真想推自己入水,必然是要害死自己,又怎会费心费力的救他出来呢?

眼瞅着小太子满脸疑惑,荣太后变了变脸色,“孙儿,哀家是你的皇祖母,哀家怎么会骗你呢?那就是你看错了,皇太后心如蛇蝎,想要害你,你如何能把她当成恩人?莫说旁人,哀家第一个不答应。”

“真的是皇太后吗?”小太子心里也开始动摇了。

落水那会天色已经黑下来了,他看的也不是很真切,难道真是看错了?

荣太后加重语气,“哀家何时骗过你?傻孩子,你听哀家的,准没错。”

眼看荣太后真的要生气了,小太子赶紧改口,“孙儿记住了。”

荣太后这才满意一笑,端过旁边的药碗,“来,把药喝了。”

不知为何,小太子有些害怕这样的荣太后,尤其是她还在笑,却莫名带着渗意,每一口汤药都咽的很用力。

夜色越来越浓郁,像一团化不开的浓墨在空中弥漫,东方传来鸡鸣声,黑暗才慢慢散去。

锦元只觉得头沉的厉害,天色已经亮了许久,她还是昏昏沉沉的,却又说不清为什么。

才穿好衣服,洗漱完毕,一个丫鬟推门进来,锦元吓了一跳。

“皇太后,荣太后请您到大殿去一趟。”

锦元一惊,“荣太后来了?”

“皇太后快去吧。”

这丫鬟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像机器人似的,汇报完所有的消息,转身走出去,在门外恭候。

锦元正抓着一块糕点,手掌慢慢缩紧,直到糕点化开变成粉末。

荣太后怎会突然过来,当初明明定好了三日之期,这才仅仅第二日,便如此迫不及待了吗?

不去也不行,她不去,荣太后更有理由发难。

锦元只好快速收拾一番,去了大殿。

等她到了地方后才发现,不止荣太后,就连皇后也来了,跟前还站着小太子。

锦元一走进去,颇有种三堂会审的感觉,手心里微微发汗,脚步微颤,还是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她欠了欠身,行了礼,还没开口呢,荣太后冷冷出声,“皇太后,小太子都已经醒来了,你还打算装到什么时候?”

锦元微微一怔,“哀家不明白荣太后的意思。”

“不明白?!”荣太后冷冷扯唇,把小太子叫了过来。

“小太子,你告诉皇太后,那天落水一事到底怎么回事?”

这件事谁来说都不好使,就得由小太子亲口来说,才更能让众人信服。

这不,小太子才刚刚醒来,荣太后便迫不及待的拉着他过来了。

小太子似乎很胆怯,不安的盯着锦元瞧了许久,却未多言。

皇后心头一跳,连忙道:“皇儿有话尽管放心大胆的说,太后和本宫都在这,不会有人对你如何。”

她这话明显是说给锦元听的,像是将她的脸按在地上一般,丝毫不留颜面。

小太子终于鼓足了勇气,正要开口,外面传来一声通传——

“司大人到!”

荣太后和皇后皆是一变,狠狠皱眉。

司祈年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今早上打听来的消息,司祈年出去办事了,所以她们才敢过来,伺机向锦元发难。

本想赶在司祈年之前,让锦元赶紧认罪,这件事也就揭过了,却没想到司祈年回来的这么巧,刚好卡在节骨眼上。

这下可麻烦了,在东厂的地盘审问他人,当司祈年是死了么?

莫说皇后,荣太后脸色也难看的紧,很不自然。

司祈年走进来,一眼就看见跪在地上的锦元,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眉目低垂,他皱了皱眉,却未多言,抬头直视二人。

“荣太后怎么有兴致来东厂逛逛?”

很平和的语气,听不出半点情感,但若真以为司祈年心如止水,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荣太后率先开口,“司大人,小太子已经醒来,落水一事他最清楚,哀家带他来也是想尽快解决此事,以免传出去坏了皇家清誉。”

司祈年凤眸一眯,冷气乍现,“本督主那日跟荣太后说过,这事由本督主亲自处理,荣太后为何出尔反尔,插手此事?”

他就是质问的语气,其中的不满丝毫不收敛。

荣太后心里忌惮,但仗着有小太子在旁,还是道:“司大人,哀家说了,小太子知道前因后果,司大人何不听听太子怎么说,再下定论。”

昨晚都已经对好口供了,由小太子亲自来捶锦元,必定能捶的死死的。

司祈年冰冷的目光转向小太子,刚好与他对视,他脖子一缩,下意识的往皇后身边躲了躲。

原创文章,作者:素流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4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