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反派皆有金手指》景冉印阔完结版在线试读

独家小说《重生:反派皆有金手指》由不会写就乱写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景冉印阔,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未婚夫出征三年居然找到真爱一回来就要悔婚,景冉很意外。更意外的是前脚婚事告吹,后脚就成太子妃了,那位性情狠戾,手腕狠辣,隐有架空帝王之势的太子殿下指名道姓选的她。重生的将军要弄太子,穿越的医女要弄太子,能听懂鸟兽言语的王妃要弄太子。太子树敌太多只能以身相许将懂蛊术的景瑶划拉到自己名下。景瑶冷冷看着大……

陆夫人也赶紧找补:“对,此事都是误会,我家骁炎是被人算计的,并非骁炎的本意,景夫人可千万不要误会啊。”

程瑶看陆夫人时的态度要和善点,但也只是比面对老夫人时和善点而已。

“误会?这种事情还能有人按着他做不成?”

说完意识到这话当着姑娘家的面说不合适:“也罢,既没给银子,那补上就是,何以这么久了柳云楼当家还在陆家?”

老鸨对程瑶这“柳云楼当家”的称呼也很满意,别看她就是老鸨,心里其实不喜欢被人喊老鸨。

老鸨是啥,那就不是个人,是个鸟儿。

“这位夫人,这可不是补上银子的事儿,镇北将军承诺了我姑娘要收她入房,也不能怨我姑娘非得坚持过门,你瞧瞧她的惨样就知晓了。”

老夫人听见这事儿就来气;“你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

老鸨翻了个白眼移开视线,虽然没说话了,但满心都是对老夫人的不服。

就算身份低贱,她也是有自己的喜怒哀乐的,就是不待见这老夫人。

当谁不知道她孙儿干的混账事儿呢?

未婚妻在家里巴巴等着他,那镇北将军倒好,悄么么在外头找了一个,还给大张旗鼓的带回来。

这名门大户教出的儿子也没比外头那些强多少,搁这儿瞧不起谁呢?

“陆家断然不会让青楼女子进门,她们又死活不愿意,老身这把老骨头实在是折腾不动了。本来这些糟心事不愿意让景夫人烦心才不让你过问,但景夫人既然有心过问,老身也乐意之至。”

说完这话,老夫人竟直接让穆山搀她回房。

嘴上没说一句让程瑶来处理此事的话,意思却是“你自己非要问,那你就得处理”的意思。

陆夫人左右为难,毕竟她跟景冉是有情分在的,不愿意让景冉难堪。

见景冉冲她颔首,便知道景冉没有跟她生分的意思。

“翠儿,先将这老鸨还有那姑娘请去偏厅休息。”陆夫人嘱咐身边的丫鬟,说完又压低声音道:“还有,让少爷起来,别在前厅跪着。”

“景夫人,冉冉,别在外头站着了,我们里面说话。”到此才请人进屋了,此前就一直是搁院子里头说话。

景冉母女倒是不在乎这点,穆山都上门打砸了,还需要在乎人家请不请他们进屋吗。

景冉走到陆夫人身边:“陆夫人同我说说,此事你准备如何?”

陆夫人眉头紧皱着,说来这种事情不应该跟未出阁的姑娘说,但是她也真的没有注意。

“我自然是想用银钱打发那姑娘,奈何她死活要过来做妾,这要求我是万万不能答应的。冉冉……唉!”

陆夫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重重叹息一声。

景冉也不绕弯子,直言道:“您愿意用银钱打发,此事就不难办。我能想法子帮你说服那姑娘。”

陆夫人一顿,下意识看了程瑶。

她也挺不好意思的,自己儿子做事混账,出了事还得劳烦人家的闺女来善后。

这事搁她还不知要被气成什么样子,景夫人没跟她翻脸当真是涵养极好了。

见程瑶没说什么,陆夫人才道:“能处理好自是最好不过,但你要怎么说服那姑娘?那可是奔着陆家的荣华富贵来的。”

“她若知道进了陆家没有荣华富贵给她享,自然要歇了心思。不过,我帮这个忙是有要求的,事成后陆家便来将婚事退了吧。”

陆夫人一听就慌了:“此事骁炎真的是被算计的!”

“我知道,我信镇北将军还不至于去青楼享乐。我要退婚与此事无关。”

陆夫人顿时就不说话了,人瞧着有些失落。

此刻,一行人也已经走进前厅。

陆砾就在前厅,那张脸被打成了猪头,真是半点看不出往日的风采来。

景冉通过飞蛾蛊已经看过他这幅样子,反应倒是很平静。

程瑶被冷不丁吓了一跳,着实是没有认出来:“这位莫不是镇北将军?”

那鬼面人跟陆砾到底什么仇什么怨啊?

陆夫人微不可查的点头,真不想承认自己儿子在外被人打得那么窝囊:“景夫人请上座。”

陆砾见到景冉,眼神有些闪躲,微微作揖算是见礼,没有多说什么。

今日她穿了一身蓝色骑装,许是要出门。应当是要去甘州吧,嘴上不信任他说的话,却还是听进去了。

景冉只当没有看见他,目不斜视的跟在程瑶身侧,并未回礼。

程瑶颔首入座,目光落在了旁边坐着的女子身上:“这位是?”

她进门的时候就看见安蕊了,陆砾都站着,安蕊却安安稳稳的在旁边坐着,翘着二郎腿,腰肢挺直。

看样子方才跟陆砾似乎争吵过,见到景家母女她本就不是很欢迎,陆砾看景冉那一眼还被她收入了眼底,心情更加不好。

陆夫人一直心不在焉,这才发现安蕊竟好端端坐着,也不见起身迎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杵在这里作甚?”

安蕊面无表情:“我一直就在,夫人这才发现我么?”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

景冉不想听他们自家人吵,赶紧说道:“陆夫人先让镇北将军和安蕊姑娘下去休息吧。闹腾了许久大家都累了。”

“哼,还不下去。”

陆砾看了景冉一眼,似乎有话跟景冉说,但这场合也不合适,只能一言不发的退下。

安蕊心有不甘,但也只能退下。

“那姑娘在何处,您同我娘亲说说话,我去找那姑娘聊聊。”

“就在偏厅,你带景小姐过去。”陆夫人说完又道:“你自己去吗,要不我同景夫人陪着你?”

程瑶此刻道:“冉冉说她能办成的事情,定然是能办成。我瞧陆夫人神色疲倦,你就坐安心坐着。”

陆夫人这才又坐了回来。

偏厅就在隔壁,那姑娘依旧躺在躺椅里,瞧着是挺惨的。

“你是谁?”见到又来个没见过的人,姑娘有些惊慌,本就是第一次来大宅院,心里挺不安的。又不甘心露怯,态度有点虚张声势。

“我是镇北将军尚未退婚的未婚妻,此行是想劝说姑娘。”景冉开门见山,笑容和善。

姑娘脸色当即就沉了:“昨夜怎生没人来劝说劝说将军,作何此刻都来劝我?小姐要不要我褪下衣裙给你看看伤势?”

“那倒是不必了,我只与姑娘说一件事。拿着银子你可以走的远远的,或找个实在男人嫁了,或自己捏着银子过日子。”

原创文章,作者:不会写就乱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4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