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两宝:总裁爹地霸道宠txt全文】鹭点烟汀小说第2章更新

《一胎两宝:总裁爹地霸道宠》中人物关系错综复杂,冲突不断,但是非常的精彩,非常吸引人,温乘乘厉明轩超级具有个性,是一部很值得阅读的小说,第2章内容:离开之后,温乘乘才蹲在地上,…

一胎两宝:总裁爹地霸道宠》 第二章 教训温芯芯 在线阅读

离开之后,温乘乘才蹲在地上,放声的大哭了一场。

哭过之后,她幡然醒悟,不管厉明轩对她说过的话是不是谎言,她都决定离开他,离开M国,远离那个让她伤心绝望的男人。

厉明轩醒过来后,看到了自己身旁的女人,脸色猛然大变。

昨晚,他在酒席上应酬,没有喝多少酒,也不认识这个女人,可他们为什么会睡在一张大床上?

厉明轩阴沉着脸,发现自己应是被人设计了。

他穿上衣服,立即开车前往学校去寻找温乘乘。

可是,她的导师却说温乘乘在今早就办理了休学手续。

厉明轩承受了巨大的打击,查出在酒席上被下药的事情,便狠狠的报复了打他心思的那一帮人,可即便如此,温乘乘也不会回来了。

卧室的房门敲响,声音很轻,温乘乘从回忆中醒了过来,伸手一抹,手上全是泪珠。

六年了,每当想起那一幕,她还是会很难受。

“妈咪,我可以进来吗?”

门外,是谨宝软糯的声音,给温乘乘带来了一丝温暖的力量。

她不能难过,她还有儿子呢。

她把泪水擦干净,那张妩媚而漂亮的脸上再次挂上了迷人的笑容,“进来吧。”

谨宝穿着白色衬衫,配着黑色的裤子,看上去优雅如同小王子一般。

他眉眼精致,有几分像厉明轩,年纪虽小,可却让人喜欢的不行。

一时间,温乘乘想到了那个男人,谨宝和他……还真是像呢。

小家伙跑到了她的身旁,张开了手臂直要抱抱。

温乘乘淡淡一笑,弯下腰,有些费力的把他抱了起来。

“多大人了,还要妈咪抱呢,羞不羞?”

谨宝将脑袋靠在她的胸口,天真的童音里带着撒娇的回答她,“不羞!我永远是妈咪的宝贝!”

“宝贝。”温乘乘心里感动不已,眼眶也红了起来。

“妈咪,厉叔叔其实就是我爹地吧?”

小家伙语气坚定,看着她询问,小脸上写满了期待。

温乘乘没有回答他,手却不自觉地抱紧了他小小的身子。

汲取温暖。

这对温馨的母子相处时间不到五分钟,就被一阵电话声给打断了,温乘乘放下谨宝,走到床边。

她拿起电话,听到那边说公司出事了,需要她紧急过去处理一趟。

这时,门外的铃声响了,温乘乘过去开门,结果见站在门口的是个女人。

她看起来光鲜亮丽,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吊带V领连衣裙,脖颈间闪耀的钻石流苏项链,手上的名表,无一不彰显着来人的身份高贵。

“姐姐,我听说你回国了,怎么都不回家,你就住在这破地方啊?真小!”

女人一边说着,一边眼睛打量了一圈屋子,面露嫌弃之色。

温乘乘现在住的公寓,三室一厅。

要是一般人家看来那还算不错了,可身为温氏集团的ceo,住在这里,确实是寒酸了。

闻言,温乘乘面上顿时浮现出一丝不高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自己和这个妹妹从小就不亲近,她这突然拜访,果然是黄鼠狼不安好心。

“是,我家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妹妹还是赶快离开吧。”

只可惜,温芯芯的脸皮比她想的要厚,女子置若罔闻她的不悦,径自的走进了客厅。

她坐在了沙发上,委屈的道:“我这大老远来,不过是顾念者我们的姐妹情分。姐姐这就赶我走,可真是让我伤心啊。”

姐妹情分?

温乘乘不由在内心冷嗤,从小到大,温芯芯都喜欢抢她的东西。

不管是玩具,还是她暗恋的人……

“我有事,要去公司一趟,没空陪你聊天。”

温乘乘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鞋架旁换鞋。

温芯芯看到她的鞋架上放着男人的皮鞋时,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她得到的消息,姐姐不是被那个厉总抛弃了吗?

这鞋子是谁的?

“姐姐你可真是心大啊,都被男人抛弃了,还有心情去玩。我要是你,只怕找个地方躲起来哭一场才是。”

温芯芯讥讽的笑着,玉手一指,“看来,姐姐你这是又找到了新的接盘人了,不知道是哪个男人这么宽容大度。”

能够容忍一个不洁还带着两个拖油瓶的女人。

只怕,是个大她很多的中年男人吧!

一想到温乘乘最后委身价格了一个身材发福,头顶稀疏的老男人,温芯芯忍不住幸灾乐祸起来。

她的话音刚落下,温乘乘顿时抬起了头,冷冷的刮了她一眼,“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了?至于抛弃?我的字典里,就没有这两个字。而哭,是弱者的表现!”

温芯芯起身,迈着妖娆的不凡走了过来。

迎着她的目光,从包里拿出了一叠红色纸币,轻声笑道:“姐姐,你就别端着了,我都知道了。你被姓厉的玩弄了身子,现在带着两个孩子,日子一定很艰难吧。这里,是十万块,就当是的一点心意。”

“十万?你未免也太小气了点,真要给,一千万怎样?”温乘乘双手抱胸的靠在门上,目光在那钱上,只是淡淡看了一眼。

十万……呵呵,还真是侮辱她!

温芯芯也被气笑了,将钱塞到了温乘乘的怀里,语重心长的劝诫道:“姐姐你别逞强了,你带着两个拖油瓶,哪个男人会真心对你。十万块,已经够你们一家人吃穿几年了。”

“你说谁是拖油瓶?”温乘乘将她的钱甩在地上,声音陡然拔高,怒火直飙。

她的孩子,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才不是拖油瓶!

温芯芯也被她这突然的气势吓到了一下,脸上的笑意凝固,冷声回答,“不就是没爹的野种?你要是不自甘堕落的未婚先孕,也不会落到今天这地步!”

啪——

一记耳光猝不及防的甩在了温芯芯的脸颊上,很快,那张脸就浮起了一个五指印。

她不可置信的看向了温乘乘。

后者手还扬着,目光凌厉十足的看着她,“再敢骂一句,我就继续打,滚!”

原创文章,作者:鹭点烟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