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素李昱是什么小说 秦素李昱全本免费阅读

秦素李昱是作者潇洒葡萄酒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那么秦素李昱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秦素命苦,哥哥被女友送进大牢,自己被迫嫁人。本以为嫁的人是心心念念的李昱,却没想到嫁给了他患病的侄子,日子本就这样平静的过下去,却没想到哥哥的前女友又蹦出来惹事。谁能想到前女友是带着记忆来的,为的就是李昱,因为秦家上辈子平平淡淡,人家这辈子要风风光光的成为首富夫人。前女友的小算盘打的响亮,但是没想到李昱在侄子死之后对秦素的感情也有些不一样了…

秦素李昱是作者潇洒葡萄酒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那么秦素李昱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秦素命苦,哥哥被女友送进大牢,自己被迫嫁人。本以为嫁的人是心心念念的李昱,却没想到嫁给了他患病的侄子,日子本就这样平静的过下去,却没想到哥哥的前女友又蹦出来惹事。谁能想到前女友是带着记忆来的,为的就是李昱,因为秦家上辈子平平淡淡,人家这辈子要风风光光的成为首富夫人。前女友的小算盘打的响亮,但是没想到李昱在侄子死之后对秦素的感情也有些不一样了…

《八零年代:寡嫂辣妻》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等秦素缓过神赶忙赶回去的时候,发现李大力早已不见了身影。

  她这才慌了神,连忙四处寻找,直到售货员说让一个女人接走了。

  女人?

  月莲从来不会来公社,秦素也根本想不到家里还有哪个女人能愿意把李大力接走。

  难道是张秀芝?

  秦素抚了一下额头,先不管是谁带走了,今天是她把人带出来的,于情于理都是自己的责任。

  她赶忙的找到了公社的广播室,硬是把自己掐出了两眼热泪才敲门进去,里面的干部被吓了一跳,还以为秦素让人给欺负了。

  “领导,我家男人李大力不知道让谁给带走了,您也知道我家什么情况,我可怎么回家见我婆婆啊!”秦素哽咽了起来,楚楚可怜的擦了一下眼泪。

  对方一看她这副模样,连忙让她先坐下,给端了一杯热水,连忙开了村口的大喇叭让大家注意有没有人推着坐轮椅的男人。

  秦素抱着搪瓷杯小心的啜了一口,水还有一丝丝的甜,估计是人家看她可怜特意还加了一点糖。

  没过一会,就传来了消息,人被找到了。

  她连忙从接待室的沙发站起身,却看到门外站着的是张秀芝。

  “你为什么故意带走李大力?”秦素生气了,她找了半天,对方现在倒是像个没事人一样站在那。

  看见秦素往前走了几步,张秀芝还故作害怕的躲到了别人的身后。

  “嫂子你先别着急,是张秀芝同志看你男人一个人留在那会出事才把他带到后面的。”办事员连忙拉住了秦素,生怕俩人就在这打起来。

  张秀芝听到这句话,有些做作的把自己的碎发往耳后别了一下,娇羞的说道:“我也只是怕大力哥在那受凉,带他去个暖和地而已。”

  秦素不吃她这套,冷声问道:“李大力呢?”

  “我已经把大力哥送回家啦,伯母为了感谢我还请我喝了糖水呢。”张秀芝说到这里变得更加的得意洋洋,她这可是一下子给未来的婆家留了个好印象,至于秦素嘛,呵!

  她转身就要走,却听见张秀芝在后面补了一句:“我们以后说不定要成为一家人呢,以后可要多多担待啊!”

  手握成了拳头,又很快的松开了,她左右不了李昱的想法,只不过那个家有张秀芝就没她。

  秦素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村子后面的小山,这里埋着秦奋和秦素的养父老秦。

  先是细心的给土包拔掉了那些野草,秦素才拍了拍手轻轻的坐在了墓碑的旁边,用随手捡来的树枝戳着旁边的泥土。

  有些碎碎念的说道:“爹,我最近干了个生意,赚钱啦。就是用爹的秘方做的泡菜,没想到还挺受欢迎的,你肯定想不到。”

  风轻轻的吹了过来,温柔的拂过了秦素的脸,带起了几根头发。

  她抱起了膝盖,不知道是讲给自己听还是墓碑:“我哥把我宠坏了,现在脾气这么坏都没人敢惹我,就是平日里没有个能讲上话的人有些孤单…”

  轻轻的擦了擦眼泪,天已经黑的有些过分了,她必须走了。

  秦素站起来的时候,眼尖的发现旁边的树下不知道什么时候长了一簇蘑菇,白色的小伞在黑夜的反衬下还挺明显的。

  蘑菇?

  如果用蘑菇豆腐和泡菜做汤的话,应该味道会很不错。

  等下山的时候,兜里已经有了不少的蘑菇了,秦素掂了掂应该够她做上两天的。

  可到了家门口,往日都是虚掩着的门却被人牢牢的锁上了。

  砰砰砰!

  不管秦素如何敲门,里面的人就是不应答,反而透过门缝能看见里面灯火通明的还伴着饭香,月莲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儿子,多吃点!”

  很明显了,月莲是因为今天的事,故意给她下绊子。

  这个地方,没人在乎她会不会回家吃饭,没人在乎她冷不冷饿不饿。

  “哈”秦素呼出了一口白气,搓了搓冻僵的手,看来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

  但她在这个村子已经没有其他可以落脚的地方了,以前跟哥哥和爹相依为命的房子也早已经抵了债,现在的她就好像一根无依无靠的浮萍一般。

  真冷啊,摸了一下鼻子,秦素慢慢的靠在了墙边,一阵困倦的感觉突然把她包围。

  迷迷糊糊之间,突然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推了一下,秦素有些不耐烦的靠到了一旁:“别碰我…”

  一只冰冷的大手突兀的盖住了她的额头,秦素还是没有睁开眼,只是轻轻的皱起眉头想要躲开。

  “这么烫…“

  那只手终于拿开了,秦素以为自己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下一秒自己居然腾空而起,被一个温暖厚实的怀抱包裹着,可她根本没有力气睁眼。

  可这个衣服的味道却有些熟悉,像是李昱的,她忍不住蹭了一下。

  秦素没有意识的攥紧了这个人的衣角,迷糊间听见有人叫自己名字:“能听到我说话吗?秦素?”

  嗯…

  这应该是梦,她好久没有睡过这么好的觉了,就让她再多睡一会吧。

  “医生,她晕过去了!您快帮她看看!”

  “哟,怎么烧成这样了,连衣服都湿透了,护士!”

  “你先去那边交个钱,我这边会给她看的。”

  好吵…

  怎么好像很多人一起在耳边说话一样,秦素被扰的有些心烦,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她正躺在一张简易的铁床上,身上还盖着专属于医院的厚被子。

  秦素想要坐起来,但是浑身都没有力气,正好护士走了进来:“小妹妹,你醒啦。”

  “我怎么在这里?这不是县医院吗?”秦素有些困惑的看了一圈周围,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护士听到以后捂住嘴笑了起来:“昨天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吗?你发烧,你男人赶紧送过来了,昨天把他快吓死了。”

  她男人送来的,李大力有这能耐?

  给秦素换完吊瓶,护士就又出去了,她拿起旁边桌子上的镜子照了照,脸红的像猴屁股,应该是哪个好心人发现了她才送医院的。

  “你醒了。”李昱的声音猛不丁的传来,吓得秦素握紧了手里的镜子。

  怎么是他?!

原创文章,作者:凌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3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