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了个男人回家,却没想到引狼入室 。

一次意外她在夜里捡了这个男人回家,却没想到引狼入室,。,原以为人生中不会再有他的出现,却没想到她居然阴差阳错的成为这个男人的私人看护……,更狗血是,她居然还怀上了这男人的孩子……,原以为他就算恶魔也会看在孩子是无辜的份上让她生下,可没想到他却只有一句话:“打掉它,你没资格生下我的孩子。”

捡了个男人回家,却没想到引狼入室 。

第1章 带男人回家

冬天的夜,总是带着几分刺骨的寒冷的,夜晚也来的特别的快,还是跟往常一样的下班时间,可是现在走在路上,路上的行人却寥寥无几。

洛善儿走在路上,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因为在这种夜里,总是会出现一些不好的事情……特别是对于她来说,身边不好的事情,总是特别的多。

前几天还看到新闻说最近有一伙抢劫犯,在A市更重横行霸道,已经抢了很多家银行了,除了抢银行之外,还是见过他们的人,通常都不是死就是伤……

想到这里,洛善儿更加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生怕自己真的会倒霉的遇上那些抢劫犯。

要知道,她从小到大,身边一直就都有某种东西在跟随着,每次只要她心里祈求着希望那件坏事不要发生,那件事情通常就会发生……这就是她的悲哀。

她的身边一直跟着的那东西……就是霉运。

她快步的走着,往回家的路奔去,可偏偏……人的霉运来的时候,真的是想躲都躲不开……

落善儿的家住在比较偏远的郊区地带,所以就算是坐公车,也还是需要走很远的路,搭乘了公车下车之后,回家的那条路还是非常的黑暗……

不过没关系,这条路她已经走过很多次了,今天只是天比较黑一点而已,没关系,没关系的……

洛善儿一边走,一边在心里对自己各种鼓励,可就在这时候……黑暗中,路的草丛旁边突然冲出来一个人影……

“啊!!!”突然冲出来的人影,让洛善儿吓的大声叫喊了出来。

随着她的大叫,洛善儿整个吓的全身发抖,她双脚一软,整个直接跪在了地上,而这个时候,那个冲出来的人影,不知为何,也倒在了地上,还是整个平躺的那种。

看着躺在地上的高大人影,洛善儿下意识的想立马逃开,她慌乱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身就想走人,可出没几步之后,她却突然犹豫的停下了脚步……

那个人怎么样了?是死了还是没死?受伤了吗?为什么会突然从草丛里面冲出来,而且还倒在了地上呢?

洛善儿实在是很想一走了之,可想到躺在地上的人……如果因为自己的见死不救让他死了的话,那她不是等于杀了个人?

爸爸从小告诉自己,让自己一定要善良,要做好事,所以才给自己取名善儿,为的就是希望自己的一生都能好像自己的名字一样,善良的活着……她怎么能在这种时候见死不救呢?

想到这里,洛善儿又回头,朝着那个躺在地上的人影走了过来。

“你怎么样?没事吧?”洛善儿轻轻的摇了摇躺在地上的人影,走进一看,她发现躺在地上的这人影,是个男人来的。

难怪她刚刚觉得这个人影的身材非常高大呢,原来是男人。

不过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都不醒来呢?因为洛善儿本身是个护士,所以对于一些医疗上的东西,还是懂的。

见着男人躺在地上也不醒来,她便开始帮他检查伤口,因为是黑夜,所以她也看不清楚,用手触碰,看看能不能摸到这个男人受伤的地方。

将这男人全身上下都摸了一遍之后,还没检查出来这男人到底哪里受伤,洛善儿的脸却早就红透了。

虽然在医院工作,平常不管男女,有时候帮一些受伤的病人换药什么的时候,也会接触到他们的身体,但是此时此刻,她就是觉得很害羞,连整个跟熟透的苹果一样,红的不像样。

忍着脸红心跳,将男人全身都检查完毕,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伤口,这下洛善儿可觉得奇怪极了。

她将手背放到了男人的额头上,在触碰到他额头的时候,她立刻被男人额头上那慎人的温度吓到了。

“天呐!他的额头怎么会这么烫!”原来是发烧,难怪她会检查不到他身上哪里有伤口。

早知道刚刚就应该先检查他的额头的,自己也就不会弄的这么尴尬了。

所以该怎么办?叫救护车?

想到这里,洛善儿赶紧开始翻包包,想找手机出来叫救护车……可是翻了老半天,她都没从包包里面找到手机。

死了,肯定是又忘记在医院里了……晕死,她真是个大头虾来的,三天两头儿的怎么总是掉链子啊。

无奈,最后因为没有手机,没办法打电话叫救护车,又不能将这个男人扔在这里不管,洛善儿只好将这个男人带回家了。

第2章 极品男人

因为她是一个人住的,所以不用担心会给别人带来麻烦,而且她家里有些救急药,可以先给这男人吃一些,如果只是发烧的话,她有信心能帮他退烧的。

可是说到到这个男人回家,也真的一点都不容易,刚刚说过了,这个男人身形搞到,目测最少也有180以上,洛善儿就只是个身高160多一点的小女人,要将这么大一个男人扛回家,真心一点都不容易。

几乎是将吃奶的力气都用尽了,洛善儿最后才得以将这个高大男人带了回家……

到家之后,将这男人扔在了客厅,洛善儿便赶紧去开灯,看都没看躺在地板上的男人一眼,她便迫不及待的去拿急救药箱。

等到一切东西都准备完毕后,洛善儿这才回到了客厅,准备医治这个男人。

当她拿着急救药箱等东西来到客厅,看到了躺在地上男人的样貌之后,她整个再次被吓到了。

这……这算什么啊?

是因为丑的被吓到么?

不,是因为太帅了,她因为不敢相信会有男人长的这么帅,所以才整个被吓到了。

帅气的俊脸上,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透着几分性感,他闭着眼睛,但是比女人还长的睫毛,却也给他这俊帅的脸上增加多了几分帅气,这样帅气的俊脸搭配上他着完美的身材,完全能媲美李敏镐的大长腿,还有这男人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桀骜不羁的王者气息,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虽然他人是昏迷着的,可却也给人一种无形中的压迫感……

洛善儿内心一怔,接着便是一阵花痴的幻想……

天呐!这完全是极品中的极品啊,这上帝是怎么制造的人?怎么能制造出这种极品中的极品呢?

就在洛善儿花痴的期间,地上的男人突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呜咽,也是这一声呜咽,让洛善儿整个从花痴中回过神来。

“喂,先生,你怎么样?你醒了吗?还好吗?”见他醒了,洛善儿赶紧朝着她凑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候,一直闭着眼睛的男人双眼突然蹭的一下张开来,他那深邃锐利的暗黑眸子,犹如鹰眼般锐利的看向了洛善儿,他那双眸中,完全透着冷酷的光芒。

接收到男人这样的眼神,洛善儿内心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接着才赶紧道:“先生,你别误会,我不是坏人,我只是看你好像发烧了还晕倒在地上,所以才带你回家的,你放心,我是护士,我这里也有药,我可以救你的。”说完,她还友善的笑了笑,想证明给这个男人看,她并不是坏人。

这男人醒来后看她的眼神里,完全充满了敌意,好像她跟他有杀父之仇似的,他那眼神,是不是太恐怖了一些。

“滚!”洛善儿善意的笑容,却换来了男人咬牙的怒吼。

“啊?你说什么?”洛善儿错愕的看着这个男人,以为自己这是听错了。

“滚!”又是一声冷酷的怒吼,还比刚刚提高了几个音贝,男人更加冷酷的看着洛善儿,那眼神,反复要将她吃掉一般。

他的眼神实在太恐怖,洛善儿真的吓到了,她很想听这个男人的话,马上滚……可是当看到男人额头已经开始又细细的汗珠渗出,他那刀斧雕刻的五官也透着一丝隐忍,再加上男人那深不见底的眸中,明明也开始痛苦的表情在流露出来……

终究……她还是狠不下心来……无法弃他于不顾……

洛善儿走进男人身边,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耐心的说道:“先生你放心,我真的不是坏人,我只是想救你而已。”

“滚开!”洛善儿和善的态度,依然还是只是换来这男人的滚开二字。

不过她并没有就再也放弃,大概是滚开这几个字听多了,她都有些麻木了吧,她居然直接将男人的这话无视了。

再次将手放在了男人的额头上,感受到男人额头上传来比刚刚还要夸张的烫人温度时,她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先生,你的额头真的好烫,相信我,你真的发烧了。”

感受到这女人触及他额头时候的小手传来的清凉柔软,男人的心,猛然一颤……这女人小手的清凉与柔软,就好像一抹冰凉的幽泉,滴入他火烧般的内心一样,让给整个人为之一颤。

男人抬眼,望向了洛善儿那带着几分担忧的水灵眸子,他锐利的鹰眸微眯,突地,他一把将她放在她额头上的小手一把挥掉……

第3章 滚

“让你滚!听到没有!”他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嘶哑,几分霸道,好像在隐忍着什么。

说完间,他还一把将靠近他的洛善儿一把推开,接着他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先生,你现在发烧的很严重,不能出去啊,你等下出去的话,一定又会晕倒的。”见他似乎想离开,洛善儿赶紧上前去阻止他。

洛善儿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这么鸡婆做什么,可是毫无缘由的,她就是无法放任这个男人不管。

男人皱眉,薄唇也微抿,此时的他,已经感觉到他体内有熊熊的欲望之火在燃烧着了……他努力的想压制住这往上窜的欲望,只是随着这女人的接近,他的火却燃烧的越发旺盛……

动了动喉结,男人终于还是一把将洛善儿的手甩开了。

“我再说一遍,不准靠近我,否则……后果自负!”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没有了能够克制的了自己的信心了。

他敢担保……这个女人如果在靠近自己一步的话,他绝对会……

可是洛善儿似乎真的跟这男人倔上了,他不想让她救,她就偏偏要救,她就是想让这个嘴巴恶毒的男人因为被她救而全身难受,哼!她洛善儿也是个有脾气的人好不好。

“先生,我告诉你了,今天我洛善儿,还真就非救你不可了,不想让我救,你刚刚就不应该出现在我面前,既然你都出现了,那我就一定要救你!”洛善儿气愤的说道。

她现在完全不是抱着一颗想救人的心,而是完全在赌气!

对,她现在确实是非常生气!因为这个不知好歹的男人,她非常的火大,所以她偏偏就是要跟这个男人对着干!

洛善儿的话刚一落下,男人的视线便也再次落到了她身上,他深深的凝视着眼前的女人,喉结再次动了动……

这该死的女人,为何如此诱惑人心?

虽然是冬天,可洛善儿却穿着短裙,大概是因为在家里方便吧,她那米色的短裙上,搭配着的是一件白色紧身背心……

这紧致的衣服,完全将洛善儿身上的优点展现了出来,将她那玲珑的身段无一遗漏的展现了出来……

大概是因为紧张吧,她双腿微微的并拢着……

沿着她的腿部往上看……延灏远的双眼就这样直接定格了……

身体竭力控制自己,他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叫嚣,几乎让他就快要失去理智……

“女人,你不要后悔!”延灏远突然伸手抓住了洛善儿,锐利的眸子犹如野狼看中猎物般的朝着洛善儿狠狠逼近……

“啊!你……”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洛善儿慌乱的大叫了一声,正想说点什么,整个人却已经被男人的滚烫身体贴着了……

她挣扎着,试图想挣扎着从这男人身边逃开,那她这才敢一动,整个身体就被一道力量猛然的定住了。

延灏远冷然的将洛善儿压在墙上……洛善儿只感觉眼前有一道阴影笼罩了下来,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男人灼热的气息便伴随着他透着冷意的唇骤然压了下来……

这男人虽然全身都好像火烧一样滚然,可偏偏这双唇,却依然还是冰凉的,那种让一旦触碰上就会让人心颤的冰凉……

“唔……”嘴巴被狠狠堵住,洛善儿根本说不了任何话……她浑身僵住,脑袋也一片空白……此时此刻的她,根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延灏远的吻是霸道而又强硬的,不带半丝温柔与柔情,他粗鲁的啃咬着洛善儿粉嫩的红唇,好像是要将她吞入腹中一样,丝毫不顾及已经疼痛的紧皱眉头的她。

这时候,趁着延灏远有些松懈的时候,洛善儿赶紧趁着空隙喊道:“放开!”可是很快的,她的小嘴却再次被堵住……

他同样带着滚烫温度的大手碰到了起洛善儿的身体,不知道怎么的,原本一心就只想着推开这个男人的洛善儿,在感受到他大手的温度的时候,心突然猛然的跳动了起来,就好像心头的火苗被点燃一样……

第4章 无法控制自己

延灏远似乎也察觉到这一点……情绪太过激动,延灏远便一把咬住了她的肩头……

“啊……痛……”牙齿深嵌入身体传来的痛苦,让洛善儿抬眼,目光包含恨意的等着眼前的男人。

“混蛋!你这个混蛋!快点放开我!你要是敢继续下去,我绝对会报警,我一定会告死你的!”

洛善儿深深的明白,想用力气逃开,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她刚刚已经使劲全身力气,都无法推动这个男人半分,现在她就只希望这个男人能听进去她说的话,希望他能放过自己……

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好心好心的想做好事救人,却居然沦落 到这种下场……

如果爸爸看到她现在遭遇到这种事情,当初他还会千叮咛万嘱咐让自己一定要多做好事么?

不!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现在必须想的,应该是怎么从这个男人身下逃开……

可是洛善儿刚刚说了那么多话,延灏远却好像聋了一样,根本完全听不进去她的话,他所有的心思,就只凝聚在洛善儿身体上了……

洛善儿又气又急又羞,可是无论怎么挣扎,却都无法动的了这个男人半分。

“你这个禽兽,快点放开我!”洛善儿咬牙切齿的瞪着这个恶魔般的男人,恨恨的说道。

可是延灏远非但没有放开她,反而还直接吻住她,让她说不出任何话。

无法说出话,洛善儿只能摇摆着小脑袋,发出呜呜的抗议声,她的拼死抵抗,可就算是她双手双脚都用上,却还是没能挣开。

“唔……呜呜呜……”洛善儿无法开口说话,只能用怨恨的眼神瞪着延灏远,发出呜呜的声音。

虽然听不清楚她到底在说什么,但是配合上她此时的眼神的话,不难看的出来,她这是在咒骂演延灏远。

延灏远有过一刹那的怔住……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女人,居然还是个处/子。

他因为被下药所以无法控制自己,本想去找兄弟们帮忙,没想到路上居然遇到这么个多管闲事的女人。

在媚药的怂恿下,他无法控制自己,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多管闲事的女人,居然还是个处/子!

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来说有多么重要,他虽然是个男人,但是却也很清楚,有一些女人,对这面都是非常在意的。

对于这个一脸痛苦,五官都皱在一起的女人,延灏远心里有些淡淡的愧疚感油然而生起……

第5章 不能?

延灏远起身,冷漠的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女人,看着一脸痛苦隐忍的小女人,他的心,微微一怔。

在他还没见情绪收回来之前,突然,他俊帅的脸庞,便受到了攻击。

“啪!“

带着恨与怒的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延灏远脸上,清脆的巴掌响声,贯彻整个客厅。

洛善儿拖着疲惫伤痛的身子,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好,她瞪着延灏远,那眼神,仿佛想将他千刀万剐般。

“女人,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延灏远俊帅的脸,瞬间便的冷漠至极,他暗黑的鹰眸冷厉的盯着眼前这个一丝不挂的女人……

怒气,正在一层又一层的往上升中。

这辈子,第一次挨打,而且还是被一个女人打……无论如何,面子上,他是绝对过不去了。

“难道你的智商已经低到连被打了都不知道?“洛善儿扬起倔强的小脸,勾着嘴角,嘲讽的说道,看着男人的眼神,依旧还是带着仇恨的。

她对他的仇恨,应该只会上升,不会有下降的可能了。

谁能想到,她的好心,居然会换来这种结果,她的善意,居然换来自己被糟蹋的结果……她居然瞎了眼,救了一个强-奸犯回家!

引狼入室……大概就是如此吧。

想起自己的这些行为,洛善儿忍不住苦笑。

本来被打,延灏远心里的怒气便已经十分盛大,在听到了这女人的这话之后,他更加有了想掐死这个女人的想法。

本来他应该立刻执行他的这一想法的,可是在了这女人躺过的地方上那一滩鲜红的血迹之后,延灏远将他心中这盛大的怒气,暂时的压制了下来。

“刚刚那只是意外,说吧,要多少钱?”延灏远将怒气收起了,可是说话却依然还是能将人冻死到的冷漠,特别是他看着洛善儿的眼神,里面更加是装满了不屑。

“你……”洛善儿狠狠的咬住了嘴唇,瞪着这个男人,抬手,又想给这男人再一巴掌。

可是这次她却没能成功,手抬到半空的时候,却被抓住了。

“女人,适可而止,别给脸不要脸。”延灏远抓着洛善儿欲望自己脸上打的手,他眸色一冷,手中的力度也猛然的加重了不少。

此时的洛善儿在他心中,就只是一个又要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女人。

手中传来的疼痛,令洛善儿忍不住皱眉,虽然她没看到她的手怎么样了,但是她能感觉的出来,她的手,一定是淤青了,因为此时那从手腕直传达到心的疼痛,狠狠的告诉了她这个事实。

“混蛋!”洛善儿原本在心里想了无数咒骂这个男人的话,可是最终出口的,却只剩下这两个字。

因为,她突然觉得好无力……一种打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无力感,渐渐的占据了她整个身心,让她很想倒下……

“滚出去!”继混蛋之后,洛善儿再次吐出这三个字,她看着延灏远的眼神,依然还是恨不得杀了他的。

“我说过,别给脸不要脸,多少钱,开口。”似乎完全没有听到洛善儿的话似的,延灏远依然十分坚持。

第6章 毫无感觉

他冷眼的看着洛善儿,可是当看到洛善儿明亮的眸子里有痛苦的神情流露出来的时候,他那冷酷的心却不禁一怔……

他的心,居然因为这女人的一抹痛苦而产生异样?

呵,实在是好笑。

完全没有将这一感觉放在心里,延灏远直接将这一莫名的感觉,当成错觉。

“滚出去!在我还没报警抓你之前,快点给我滚出去!”洛善儿恨恨的眼前这个这个男人,撕心裂肺的喊道。

“报警?”延灏远脸色阴沉,暗眸瞬间染上:“你这女人,还真是蹬鼻子上脸了,如果不是看在你还是个处/子的份上,你以为我会跟废话这么多?”

他一向有话直说,完全不顾虑洛善儿的感受,直接说出了这种话。

洛善儿眸底闪过羞愤,她气的全身都颤抖了起来……该死……这个该死的男人!

突然,她想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原本愤怒的脸,顺便变成了鄙夷,她看着延灏远,不屑的说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就你这程度,你觉得我还好意思收你钱吗?“

“什么?“延灏远脸色一沉,一把抓住了洛善儿消瘦的肩膀,用力钳住:”女人,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什么叫一点感觉都没有?

该死的女人!

他延灏远还从没受过这样的羞辱!

这该死的女人还真大胆,原先他还想看在她是处/子的份上,给她点补偿,现在想想,这个女人根本就是自作自受!

谁让她没事把自己往家里领?他明明就让她滚了,她还死缠着自己……说不定,这就是这个女人的计谋!

欲拒还迎!

越想越气,又细又短,毫无感觉这几个字就像一根根细针一样刺着他,让他不爽极了。

“女人,想不想再试试你所谓的又细又短?我记得,你刚刚叫床的声音……十分不错。”

说完,他慢慢的朝着洛善儿逼近……

看着这个男人又朝着她靠近,洛善儿脸色唰的一下变白了,她的心里很害怕,害怕再次得到刚刚的那种对待……她的心里,满满全是恐惧。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可她后退的脚步还没站稳,手腕便被延灏远抓住了。

“你放开!放开我,你这个强*犯!”洛善儿眸中闪过恼怒,气愤的挣扎。

“再敢碰我,我一定会告你,我一定会告死你的!”力气上敌不过她,她只能用这种方式,希望这个男人能害怕,能将他吓退。

“呵,告我?”延灏远嘲讽的嗤鼻一笑,“像你这种女人,只要我说一句,说你勾/引我,你觉得你能如何?或者是你还想更加身败名裂,在A市混不下去,那我可以帮你。”

“你!你这个混蛋!“洛善儿气的咬牙切齿,愤怒的双手握拳,很想一拳揍死眼前这个恶魔般的男人。

可最终,她还是忍住了……因为她实在是不够勇气。

想想她真的很没用,都被人欺负到这份上了,可是却连报仇一下的勇气都没有,她真的很懦弱……真的很懦弱……

罗延灏远将她这隐忍的模样,将她这带着恨与怒的模样全数收入眼中,他深眸微迷,唇角带着冷毅,松开了抓着她肩膀的手。

“别说我不给你机会,说吧,想要什么,只要别太过分,我都能满足你。”他那语气十分狂妄高傲,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在施舍一个可怜的乞丐一般。

在延灏远眼里,女人都是一个样,只要物质能上给予满足,便可以连自尊都不要。

这就是女人。

这男人实在是太过分了!洛善儿看着眼前的男人,想着他对自己说的这些话,心中的恨,更加深的溢了出来!

此时她够勇敢的话,她真的很想再甩着男人一巴掌!

可是偏偏,眼前这男人看着她的眼神太恐怖,让她打从心底的惧怕,她根本就不敢动这男人半分。

发生这种事情,其实她自己也要负上责任,如果不是她自己多管闲事,将这个恶魔带回家,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这恶魔说的对,发生这种事情,根本就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你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你给我滚出去!”沉静了一会儿之后,洛善儿整个爆发了出来,她拿起沙发上的枕头,用尽全身力气的朝着延灏远身上砸去。

不敢直接甩他巴掌,她只好用这种方式发泄她的怨恨。

“很好,这是你说的,不知好歹!”这女人如此不识抬举,延灏远也不打算继续跟她废话下去。

第7章 恨……

他的时间犹如金钱一样宝贵,没必要浪费在这样的女人身上!

将衬衣的扣子一颗颗扣上,临走出这门之前,延灏远依然还不忘给洛善儿一个羞辱的眼神。

看着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终于离开,洛善儿全身的力气仿佛好像被抽干了似的,她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板上,眼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

该死!混蛋!这个该死的混蛋!

洛善儿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在咒骂着那个恶魔般的男人,而同时,她的心也在一遍一遍的仿佛被刀子切割一样狠狠的疼痛着……

当她瞥眼,扫到了地板上的那一抹鲜红,她的心,疼的更加厉害了,眼泪更加好像坏了的水龙头一样,哗哗的往下流。

她的第一次,就这么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没有了……她的第一次,女人最宝贵的第一次,她一直精心守护的第一次……

她不是那种会因为这种事情便寻死的人,只是现在出了这种事情,她实在无法不伤心,无法不难过……

毕竟,她的心里已经有了另外一个深深爱着,而且还爱了三年的男人……本来她打算在25岁生日的时候对他表白的,可是现在看来……她似乎是失去这个资格了。

宋俊杰!这个她第一看看到便将心交出去的男人,这个她默默暗恋了三年的男人,可现在的她已经失去了爱这个男人的资格……

想到这些,洛善儿的心更加好像千万根针在扎着似的,疼痛的让她咬牙切齿……她好恨好恨……她真的好恨……她不恨那个男人,而是恨自己,恨自己的多管闲事,更加恨自己的懦弱无力!

看吧,会发生在她身上的倒霉事情真的很多……

洛善儿就这么一直坐在客厅,她就像一只没有灵魂的娃娃一般,眼神空洞,双眼看似一直在看着某一处,可是却找不到任何的定点。

偌大的客厅里,冬天的夜显得特别的寒冷,可是她却一直坐在地板上,一动不动的,就像被都教授用超能力定住了一般……她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直到黑夜离开,晨光到来……

洛善儿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客厅坐了多久,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她居然也一点都感觉不到寒冷……一直到早晨的眼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温暖的阳光洒到她身上的那一刻,她才仿佛从另外一个空间醒悟过来。

而正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也适时的响了起来……

找到了响的非常激烈的手机,她立马接听了起来:“喂。”大概是一夜没睡的关系,洛善儿此时的声音非常的低沉沙哑。

“善儿你怎么啦?声音怎么这个样子啊!”电话那头,传来洛善儿的还有诸葛笑笑惊讶又带着几分担心的声音。

“我没事,对了笑笑,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吗?”洛善儿依然哑着声音,低声问道。

“什么事情?你还问我什么事情,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啊,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还不来上班是怎么回事啊,护士长一早在找你了,现在整个气死了呢。”

听到电话那头的好友这么一说,洛善儿这才赶紧反应过来,立马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

当看到墙上的时针停在了10点23分上的时候,洛善儿整个尖声叫喊了起来:“啊!!!!”

这震耳的叫喊声,也震慑到了电话那头的诸葛笑笑,她赶紧问道:“善儿,怎么啦?你没事吧?出什么事了吗?”

“没,我,我没事。”听到电话那头诸葛笑笑着急的询问,洛善儿这才赶紧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对着电话说道。

“笑笑啊,你帮我跟护士长请假吧,就说我不舒服,要休息一个上午,下午我会去上班的。”眼看着下班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了,洛善儿无奈,只好请假了。

跟请假比起来,如果她迟到到这个时间才去上班的话,绝对会连皮都被她们那个护士长个剥了的。

“你不舒服?怎么了啦?生病了吗?”听到洛善儿说不舒服,电话那头的诸葛笑笑显得非常担心。

“没事啦,大概是昨晚睡觉太晚了,精神不是很好,我休息到下午就没事了,你帮我请假一下吧。”多了几句话,洛善儿的声音已经慢慢的从低沉沙哑,慢慢恢复到正常了。

“哦,好吧,那你好好休息吧。”诸葛笑笑放心的说道。

“嗯,那就先这样了,88。”洛善儿说着便将挂电话,而就在这时候,诸葛笑笑却突然着急的说道:“等等!善儿你先不要挂电话,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下。”

第8章 地狱般的地方

“什么事啊?”

“就是那个宋俊杰医生啊,他今天有过来找你,说打你电话一直都打不通,看他好像很担心你的样子呢,你是不是给他回个电话呢?”

“……”听完诸葛笑笑的话,洛善儿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如果是平日里,听到宋俊杰对自己这么关心的消息,她肯定会心情激动,会高兴到好几个晚上都睡不着的。

可是现在……在发生了昨晚那样的事情之后,她已经没资格再为这种事情高兴了,因为她配不上宋俊杰……彻底的配不上宋俊杰了。

心,又是一阵阵的疼痛,就像被针扎一般,让她感觉难受极了。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洛善儿才终于从痛苦的回过神来:“我知道了,笑笑,晚点我会的,你先帮我跟护士长请假了,先这样了。”害怕被笑笑发现自己的真实情绪,洛善儿说完便急急忙忙的将电话挂断了。

电话挂断的那一刻,眼泪便从她水亮的眸中流了出来……

她以为过了昨晚的一夜,她应该慢慢能够释怀了,可刚刚从好友口中听到宋俊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的心再次好像排山倒海似的,那些不愉快的记忆,再次从她袭上她的脑海。

昨晚被那个该死的强*犯恶魔那样对待的那些事情……只要一想起,她便仍然还是那么的痛苦不已……

这件事情她真的能忘记吧?带着这样污秽的记忆,她以后真的有办法好好生活吗?

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了。

洛善儿并没有立即从地板上站起来,她还是继续原位坐在那儿,一直知道墙壁上的时钟发出了敲响11点钟的声音,她这才赶紧站了起来。

下午要回医院上班,必须2点钟的时候赶到,她家距离工作的医院太远了,现在已经11点了,她真的不能再继续悲伤下去了。

大概是在地板上坐了太久的关系,她的腿脚都麻痹了,所以当她猛然站起来的时候,她差点已经脚麻而整个摔了个底朝天。

而且在脚麻的同时,她还感觉到自己的私密部位,似乎也有些疼痛……

坐在沙发上,缓和了一下麻痹跟疼痛之后,洛善儿才终于起身,往洗手间那边走去。

放好热水,她准备泡个舒服的热水澡……洗去身上的一身脏污,也希望能顺便将她的烦恼一起冲走。

躺在放好热水的浴缸里面,洛善儿本是想闭上眼睛,好好的放松一下的,可没想到,她的眼睛才刚一闭上,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的模样便立刻出现在她的眼前。

她猛然一惊,倏地的睁开了眼睛。

“呼呼呼……”明明只是幻觉,可洛善儿却还好像惊慌未定一般,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澡没泡几分钟,便立刻起来了。

这个小小的家里,就好像被这个恶魔灌入了什么不好的气氛似的,无论走到家里的那个角落,她都能感觉到这个恶魔的存在,实在是呆不下去了,洛善儿只好匆匆忙忙的将自己收拾了一番,接着便出门,往医院去了。

现在对她来说,与其待在家里,倒不如去医院来的好多了……起码在医院,她不用看到那个恶魔,更加不用想到那个恶魔。

这个曾经在昨天晚上之前都让她觉得温馨的小窝,怎么现在会成为一个让她惧怕恐慌犹如地狱般的地方呢?

都是因为那个恶魔!都是因为那个恶魔!!

还好以后不需要再见到那个男人,她相信,假以时日,她应该能够忘记昨晚的一切,忘记那个恶魔的,她相信……她可以的!

——

洛善儿急忙的离开家里之后,便直接往医院去了,未到12点出门,1点钟刚刚好的时间,洛善儿才到了医院。

因为12点到2点这段时间是午休时间,所以洛善儿这个时间达到,医院的人流非常的少,不管是求诊的病人还是公司的同事。

去休息室将换上了护士服之后,她便去到了自己的岗位,开始工作起来了。

护士每天要做的事情其实很多的,除了照顾病人之外,还要整理很多病人资料,基本上上班时间里,她都没有歇气的时间。

这样也好,忙碌的工作可以让她没有时间去想起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洛善儿以为她这辈子绝对不会再有机会再见到那个该死的恶魔,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老天爷居然这么喜欢跟她开玩笑,昨晚已经给了她那么大的一个‘惊喜‘了,现在还不放过她,还要继续给她扔炸弹惊喜!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