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隐婚小逃妻》伊人俞丛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第10章 有趣

伊人俞丛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总裁的隐婚小逃妻》,总裁的隐婚小逃妻》讲述了伊人俞丛的故事,文章内容精妙绝伦,扣人心弦。伊人俞丛小说精彩节选:三年前的一场算计,她成了他的隐婚妻子。人人都道,他的女人必定万千宠爱集于一身。没有人知道,他恨她,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

精彩内容试读

展厅的一角,伊人站在那里,显得有几分局促。

这个场合,本来是轮不到她参加的,好巧不巧其他两个女同事陪老板女儿逛街去了,所以陪同老板何翔参加拍卖会的任务自然交给了她。

她总觉得这不是巧合,然而她需要这份工作,自然不能推辞。

“小伊,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老板何翔刚刚过去和别人打过招呼,回头发现伊人依然站在原地,有些好奇地问,“走,我带你去认识几个人!”

何翔说着动作熟练地拉住她的胳膊。

伊人被这么冷不丁地拉住,愣了一下,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尽管她满心的不愿意,可还是要配合着何翔,满脸微笑地向别人打招呼。

“小伊,放开点!”何翔突然凑到她耳边低声地说,“接下来这位,你可要好好表现!”

男人低哑的声音突然伏在自己耳边,伊人感觉浑身都不自在了,如果不是生活所迫,她恨不得原地消失。

她深吸一口气,说不定参加这种场合就是她以后工作的常态,所以,她必须要面对。

然而一抬起头,她便发现不远处那个一脸冷峻的男人正在往这边走过来。

俞丛!

她的双脚瓷在原地,怎么都迈不出去了。

怎么会是俞丛!

而他身边那个女人,竟然是杨晨曦!

杨晨曦她当然是认识的。若不是杨晨曦,她也不会知道俞丛和慕瑶的事。

“小伊,怎么了?”何翔正一脸笑意地迎过去,发现伊人的脚步停住了,好奇地问,在他看来,伊人这步棋肯定是走对了。只是这个关键时刻,他可不希望这个女人掉链子。

“老板,我突然有点不舒服,能不能失陪一下?”伊人说着主动松开挽住他的手,“就一会儿!”

何翔当然颇有微词,俞丛和他不过是几米的距离,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落座之后,他便很难有机会和俞丛正面接触。

“好!”他也不好直接拒绝,毕竟这个女人还有价值。

伊人松了口气,加快步子离开展厅。

可是去哪里呢?她总不能不告而别,将老板一个人丢在这里吧?可是继续留下来,势必会被俞丛发现。

上次在医院,俞丛没有追究她撒谎的事,已属不易,现在她可不想在那个男人面前刷存在感。

“卫生间在另一边!”

伊人离开展厅,顺在走廊往一边走去,身后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那声音颇为熟悉。

她回过头来,站在她身后的,是杨晨曦。

许是因为慕瑶的关系,她不喜欢杨晨曦。

“谁说我要去卫生间?”伊人冲她漠然地说。

“伊人,好久不见!”杨晨曦却微笑着朝她走来,“怎么见到我,好像一点都不开心的样子?”

她是慕瑶的表妹,见到她,伊人当然不开心。因为慕瑶,俞丛几次差点弄死她。

“杨晨曦,我们好像,不熟!”伊人说着转身便准备离开。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应该已经离婚了吧!”杨晨曦并没有追过来,声音悠然地传来,听起来,好像心情很好。

离婚?

伊人也想,如果不是俞丛几次三番地想直接弄死她,她一定会跟他去办理手续。

“离婚?你说,我和谁离婚?”伊人说着白了她一眼。

杨晨曦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俞丛和伊人结婚的事,本就是个秘密。就算是离婚,没有俞丛的示意,她这个知情人也不敢随意提起。

“你该不会对他还余情未了吧?”杨晨曦说着伏到她跟前,语气挑衅地说,“他现在对你可是恨之入骨的!”

杨晨曦说着不忘说的详尽一点:

“嗯~应该是恨不得挫骨扬灰吧!”

伊人气鼓鼓地瞪着她。当初若不是杨晨曦告诉她慕瑶的存在,她也不会去找慕瑶。虽然她只是远远地看了慕瑶一眼,连话都没说上,可是慕瑶还是在那天病情突然恶化,最后不治而亡。

她仔细地想了想,突然意识到什么。难道是杨晨曦搞的鬼?

想到这里,她上下打量了杨晨曦一眼,却又觉得这个女人不至于恶毒至此。毕竟她听说杨晨曦从小是在慕家长大,和慕瑶姐妹情深。

“那也不劳你费心!”伊人说着便加快步伐往另一边走去。

杨晨曦看着她的背影,唇角扬起,想跟她抢男人,这个女人还不够格!

展厅,拍卖会已经进行到一半,伊人实在不好继续在外面逗留,毕竟她是陪老板来参加拍卖会的,所以不得不重新回展厅。

她顺着走廊往展厅方向走去,便听见展厅里的竞价声,都是些她不敢奢望的天文数字。

想她一个连五百房租都要出不起的人,竟然会出现在这场拍卖会上。她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还是以前的旧衣服,买的时候不过两百来块钱,与这里的陈设想比,尤为突兀。

这场拍卖会的展品以瓷器为主题,压轴的便是一个价值连城的元青花。青花瓷向来稀有,元朝的青花瓷更加珍贵。不知道今天晚上这件压轴之宝会花落谁家。

她这么想着,便接到了何翔的电话,应该是在催她了。

“老板,我已经过来了!”她一边接通电话,一边加快脚步往前走。

展厅门口,她稍不留意便撞到别人身上。

那人手中的酒水立即撒到了她白色的连衣裙上。

“对不起!对不起!”她下意识地向对方道歉,她的衣服倒是不值钱,只是来这里的人都非富即贵,她可得罪不起。

“应该道歉的人是我!”男人温润的声音传来。

那声音治愈般地抚平了伊人心里的慌张,她这才抬起头看了看他。

男人面容温和,一脸笑意地看着她,宛如一阵春风般,让她满心的歉意都烟消云散了。

“是我没看路!”伊人解释说,“对不起!”

“我弄脏了你的衣服!”男人看了看她弄脏了的裙子,语带歉疚地说。

“没关系!”伊人摇了摇头,便一眼看到不远处的何翔,此刻正一脸不满地盯着她。

“我先走了!”她连忙加快步子往老板那边走去。

男人还想说什么,伊人已经快步走远了。

何翔耐着性子等了她很久,眼见着俞丛起身看起来就要离开了,伊人却迟迟不回来。他得到这场拍卖会的入场券可是耗费了不少精力。对瓷器他向来没有兴趣,不过是想借这次机会认识些大老板。

“小伊,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何翔说着视线被她裙子上的污渍吸引住,“你的衣服怎么了?”

伊人一直没来及关注自己的裙子,这才顺着他的眼神看了看自己的裙子,好大一片红色的污渍,应该是刚刚那人的酒水洒到身上弄脏的。

“我……”她还没说完,何翔一把拉住她的胳膊便往前走。

“俞总!”何翔见缝插针,看到俞丛经过,拉住伊人便拦在了俞丛面前,“我是兴成公司的何翔,上次在谭总的酒会上我们见过!”

俞丛被这么无礼地拦住去路,脸色阴沉,明显的不高兴。

“这位是我的助理,伊人!”何翔却自顾自地开始将伊人介绍给俞丛,“小伊,这位是星辰集团的俞总!”

伊人感觉自己脸上的表情都僵住了,俞丛现在就站在她面前,那张阴沉的脸,看起来格外的可怕。她差点会以为,下一秒那个男人会伸出手,狠狠地掐断她的脖子。

“你好,俞总!”她屏住呼吸,鼓气勇气开口。

俞丛的眼神冷漠地从何翔身上扫过,眼底丝毫没有伊人的位置。

也好。

伊人心里淡淡地松了口气,大家互不相识,多好。

“幸会!”俞丛漠然地开口,眼神冷漠而又凌厉。

何翔自知自己失策了,原来俞丛真的不认识伊人,那么他的这步棋走错了?

他显得颇为失望,却又要保持该有的礼貌。

“幸会!”说完,何翔便将路让开。

“幸会!”到底是职场新人,伊人冷不丁地附和了一句。

俞丛眼底浮过一丝不屑,这个女人,倒是不自量力,这种场合,有她说话的位置?他速度极快地扫了一眼那个女人,白色的休闲连衣裙上,沾染着红色的液体,看起来与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何总这是哪里找来的助理?”俞丛语带嘲讽地说。

何翔挂在脸上的笑容有些僵住了,他也没想到这个伊人会拎不清自己的位置,老板说话,她一个助理插什么嘴。

他瞪了伊人一眼,非常后悔自己带了她出来。

“不过,倒是有趣!”俞丛冷笑着说。

一直默默地站在一边的杨晨曦脸色僵了一下,所以俞丛这是在夸奖还是在讽刺?她还来不及反应,俞丛已经加快脚步出去,她便紧跟着追上去。

站在原地的伊人,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说错话了吗?还是衣服弄脏了,给老板丢了脸?

“老板,刚刚是我只是不小心弄脏了衣服,我知道给公司丢脸了!”她连忙解释,“对不起!”

何翔的表情逐渐舒展开,几乎要笑出声来。

“小伊,你升职了!”

原创文章,作者:庄子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2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