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辣将女嫁寒门楚瑶方青砚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主角叫楚瑶方青砚的小说是《狠辣将女嫁寒门》,本小说的作者是明姐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自小混在军中的楚瑶是个女汉子,但是女汉子也是要嫁人的。被发小亲人一起坑了的楚瑶被迫“娶”了个文弱书生。文弱书生看着被帮着的某人,笑得温柔,“要我帮忙吗?”女汉子:“废话!”脸却羞红。方夫人看着新娶的儿媳妇,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文弱书生却是将女汉子护在身后,笑意浅浅,“这是儿的妻,儿愿意宠着”…

一夜后,楚瑶一直预想的情况都是方青砚眼眶红红无法动弹。却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她浑身酸痛,一翻身差点没起来时,她整个人都有些晕。

而旁边方青砚早早就洗漱换上朝服,动作都是轻悄悄的,生怕打扰到她。

她转头看向离开房中的方青砚,颇为后知后觉的感觉到,她还真是小瞧了这个文弱状元郎。

阿九打了水进来伺候她洗漱,一眼就知晓发生了什么,免不了轻笑起来。

在她梳妆的时候,又小声调侃道:“是谁以前说,自己的意中情郎的哪怕不是将军也得是个侠客的?”

楚瑶怎会甘于口头落人下风,当即硬气道:“状元郎也别有一番滋味!”

偏偏没法否认方青砚确实很好,阿九跟她这么久,又岂会看不出来她的想法,打趣道:“小姐,你可快点吧,他还在外面等你去上朝呢。”

楚瑶这才想起,自己身为正三品将军,的确是要去上朝的,之前不过因为新婚,所以特许七日不上朝,但如今时日已过,她是时候该去朝堂了。

她嘴上叹着“哎”,动作却加快了不少。

梳洗好后,楚瑶直接推开了门,一眼就看见站门口的方青砚。

见她出来,这人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一瞬就红起来。

哪知楚瑶看见他生龙活虎颇为无法言喻,内心只好再次感叹她果真小瞧了这个文弱状元。

方青砚结巴道:“走,走吧!”

楚瑶与他一同向前走,脑里想着事,便没接他的话。

她内心腹诽,这人昨晚分明层层渐进,哪有一丝不懂的模样…现在又脸红给谁看。

一时之间楚瑶都分不清他到底是真纯还是假纯了。

忍不住戳戳他的腰:“诶!”

方青砚被她一惊,颇为慌乱的看向她。

楚瑶一脸莫名其妙:“你在想什么呢?”居然比她还入神。

方青砚耳朵尖通红,颇为慌乱道:“没有!”

这会儿倒是不结巴了……

楚瑶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但方青砚从不会对她撒谎,她也就直接略过没有深究,压根没注意他暗暗松了口气。

楚瑶探究的看着他:“你怎的无师自通?”

她这话一出,方青砚方才才降下去些的热度又“噌”的回到脸上,偏偏楚瑶一脸正经,求知若渴的模样。

他只好硬着头皮回答:“没有找人教!”

楚瑶愈发疑惑:“你是说你真的无师自通?你不会去青楼了吧?”

眼看她说着说着,就怕她把自己说怒了,方青砚慌忙解释:“没有!我只有你一人!”

说着,他声音压低了许多,似乎颇难以出口一般:“就是,与生俱来的…”

他这一说楚瑶恍然大悟,一把拍他背上,没有丝毫避讳:“你直接说是本能不就好了。”

方青砚差点能把自己烧死,面上无奈道:“娘子……你饶了我吧……”

这是他第一次称楚瑶为娘子,楚瑶以往一直觉得这些个称谓太过于黏糊恶心,偏偏此时他这么一叫,一向以不拘小节著称的楚将军竟也觉得不住的耳根发烫。

片刻,她强行镇定道:“好了好了,饶了你了!”

到了马车前,方青砚上了马车却没有进里坐好,楚瑶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直接问道:“你怎么不进去?”

方青砚伸出一只白净修长的手:“等你。”

楚瑶乐了,没有借他的手:“我自六岁时我爹就让我一个人爬马车了,现在又岂会需要扶!”

话刚说完,她便纵身一跃,想像以往那般潇洒上去,偏偏一只腿刚迈上去,楚瑶整个人都僵住了。

片刻后,她默默把手放在了方青砚掌心之上,并补充道:“这次是意外。”

方青砚一笑,如和煦微风。

尽管有人拉,楚瑶上来时还是不自觉地带了力道,这就导致冲击力太大,她直接撞在了方青砚身上。

一个带一个,好在方青砚及时稳住倒在了坐垫上,虽如此,在她撞上来时还是下巴磕鼻子,温唇碰额头。

方青砚脸一下涨红了:“没事吧?”

楚瑶倒吸一口凉气,连忙到一旁坐好了:“没事没事。”

虽然上车之前她才说饶了方青砚,但一个人的劣根性怎么可能轻易说没就没,偏偏此时马车一起,不舒服的感觉便从四面八方涌了上来。

楚瑶颇为绝望的哼哼唧唧道:“方青砚啊方青砚,没想到你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这方面一个晚上来了那么多次。”

显然的意有所指,方青砚几乎瞬间就明白了,略慌张道:“对,对不起,你哪里不舒服?”

楚瑶毫不客气:“哪都不舒服!”

没一会儿又哼哼上了,她直接躺倒在了他腿上:“你给我揉揉腰吧。”

方青砚显然无措了一瞬,而后还是红着脸乖乖的给她揉了起来,力道不轻不重,直揉的楚瑶舒服的眯起眼。

从府上到皇宫半个时辰的路,他竟也没出一声,力道丝毫不减。

楚瑶担心自己真睡过去,于是便找他说话:“刚刚我是说我六岁时我爹就让我一个人上马车了对吧?”

方青砚乖乖的“嗯”了一声。

似乎说起这个她就想乐,不老实的用手虚虚比了一下:“其实真要算起来,应该是在四岁,当时我才这么高……都没有马车高,我爹就逼着我爬上来,不让人帮我。”

莫名其妙的越说越困,莫约是方青砚身上的味道太好闻了,又或者是他揉的太舒服:“当时我身体也不好,怎么可能爬得上,于是我就在我娘路过的时候,使劲嚎。”

说着,她笑了一下:“我娘当场就生气了,后来我是踩着我爹上去的…”

说着说着,她便迷迷糊糊了,颇有些没头没脑,然后听方青砚笑了一声:“睡吧。”

下马车时方青砚便叫醒了她,楚瑶强迫自己清醒了一下,和他一起走进了朝堂。

其他文武百官都早早的到了,见二人进来都围了上来,嘴上祝贺着“恭喜恭喜”。

方青砚十分温和却不失礼仪的回道:“多谢。”

要说这还是楚瑶第一次看见他这副模样,从容应对文武百官,所行举止没有丝毫误差。

一个尚书眼尖的看到了方青砚脖子上的痕迹,祝贺的话语突然就变了,一个调侃道:“看来二位十分恩爱啊!”

原创文章,作者:明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2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