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言她未婚先育逼男友娶她呢!

她是千金大小姐,经历了挚爱的背叛后,家破人亡,资产被夺,容貌被毁。,传言丁家大小姐,风流成性,未婚先育逼男友娶她呢!,呵呵是吗?她怎么不知道。,浴火重生的她,为了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决然踏入了鱼龙混杂的娱乐圈。

未婚先育逼男友娶她呢!

第1章 千金涅火

阳光照在远离A城的郊区医院里。

窗外的白蔷薇扶风而立。

然而阳关穿透窗棂照射着的病床上,却有一个全身裹得严实的如同木乃伊一般的女子。

她的面容被绷带缠住看不清楚,但是医生却在病房外清楚的告诉将她送医的俊美男子:“她的面部已经严重烧伤,就算是能活下来,也要经过多次手术跟艰难漫长的恢复过程。”

“我只要她活着。”他声音清晰坚定,带着一种无声的压迫力。

医生好似被这句话钉到心口,抬头望着他:“蓝先生,这……”

被叫做蓝少的男人不过二十几岁,长得俊美犹如清晨的阳光,他眼神有着澄净的如同琥珀般的光辉,可是抬手制止他说话的时候却让人觉得带着气势万钧的冷意。

医生知道他不想听废话,只能开口:“这位小姐能不能醒过来要看她的求生欲望,如果她醒过来,我建议先生您带她去德国做康复治疗,这需要大笔的医疗费用,她已经……”

“有我。”

男子声音冷定。

没错,丁舒曼已经身无分文,别说是支付大笔的医疗费用,就算是活着勉强温饱都不可能。

但是没关系,只要她有命活着,他便能让她恢复如初。

病房内的女子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艰难的如同死去一般度过漫长的时光。

她的意识纠纠缠缠不肯散去,犹如亡灵幽魂一样围绕在身体周边。

然而,在迷糊之中却有人用力推了她一把,用尽毕生的力气嘶吼着告诉她:“活下去!舒曼!”

活下去,舒曼。

爸爸?爸爸。

我怎么活下去啊?

我爱了陈如泽十二年,我那么爱他,为什么他要在娶我的这一天一把火毁掉我的所有?

我的嫁纱?我的头冠?我的戒指?

我跟他亲密相拥的每一张婚纱照?

我跟他本是这个A城最受人艳羡的金童玉女啊?他不是说过爱我一辈子吗?他不是说过要陪我到白发苍苍吗?他不是说要我给他生上一双儿女吗?

他为什么要放火害死我们父女啊?爸爸?

爸爸,你告诉我,告诉为什么我全心全意爱着的这个男人要害死我?

“因为我要整个丁氏!因为我想代替你成为这个庞大的丁氏集团的真正主人!”

陈如泽的脸忽然出现在面前。

她满眼都含着泪水,可是他却高大而冷锐的望着她:“丁舒曼,你这样的小女人根本就配不上我!我娶你,不过是看在你是丁其峰唯一的女儿的份上,如果不是看在丁氏集团的份上,我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可你说你爱我啊!”她嘶声开口。

“骗你的!”他薄薄的唇角掀起来,眼神如同魔鬼一样狰狞。

“可你……”她还想挣扎着说什么。

陈如泽却马上就打断她:“都是骗你的,蠢货!”

她因为蠢货这两个字而蓦地愣住,心口就好像猛地被人捅了一剑一样,心口破了一个大大的窟窿,什么都补不住。

四周的火势迅速的增大,要一分分的焚毁了她们父女。

陈如泽冷冷笑着将唯一一闪逃生的房门紧紧的锁住。

她呆呆望着他一分分从门缝里消失,还来不及痛哭,突然,头顶一声裂响。

她抬头,天花板上那顶巨大的吊灯就猛地坠落下来。

旁边受伤的父亲惊得瞪大了眼睛,惊叫着扑过来:“舒曼!”

轰的一声巨响,三楼的玻璃忽的被撞开一个大口子。

室内犹如爆起一个巨大的火球。

她却被一把推出了爆炸的房间,她父亲被淹没在火海里,泪水纵横的嘶声叫她:“活下去!舒曼!”

活下去!

你要报仇!

你要让陈如泽血债血偿!

你要活下去丁舒曼!

“我杀了他!!!”

她猛地睁开眼睛,重重绷带的包裹的脸上,猛然睁开的那双眼睛骤亮如刀!

那声音,嘶哑低沉的如同从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

第2章 我会帮你报仇

丁舒曼的忽然苏醒让整个医院里的医生都觉得震惊不已。

主治医生更是跟那位先生激动的称之为奇迹。

男人只是微微垂了垂眼睫,望着丁舒曼重症病房:“她有这么强烈的求生欲望,只不过是因为……”

医生等着他说完这句话。

而男子却没有说完这句话。

只是转移话题:“我能进去看看她吗?”

“因为她重度烧伤,为了避免细菌感染,需要宁先生您穿无菌服进去,还要戴口罩。”

“请帮我准备无菌服。”

“好的。”

丁舒曼的情况不如预料中的那样好,她醒过来的时候极力的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是全身上下都被包满绷带。

她说出来的话嘶哑难听,身体的每一寸都在疼。

每一分钟,每一分钟,都疼得她浑身颤栗,即便是睡着的时候也总有那铺天盖地的烈火将她包裹起来。

她父亲的声音悲怆凄厉,一遍遍的在她耳边嘶吼嘱咐–

“活下去!”

“活下去!”

“活下去!”

我要活下去。

我要给爸爸报仇,我要为自己报仇,我要手刃了那个陈如泽那个畜生!

“舒曼?”

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叫她。

“舒曼?”

他一遍遍的叫她。

她忽而睁开眼睛,驱动身上的所有肌肉想要挣扎着起来:“杀了你……杀了你……陈如泽我要杀了你!”

她嘶哑难听的声音仿佛要迸射出猩红残酷的血来,她挣扎着想要起身,但是浑身都在疼。

脑海里一幕幕的回放着她跟陈如泽在一起的画面。

他牵着她的手,他亲吻她的额头,他在下雨的时候那么体贴的为他撑伞,他将她抱在怀里承诺会一辈子爱她。

可他最后为何变得如此狰狞恶心?

她愤怒的无以复加,心中的怒火却激的眼泪不断流出来。

她不该爱上他,不该引狼入室。

不然爸爸不会为了救她而死,她也不会如今浑身都疼……

“爸爸……爸爸……我好疼……”她的声音嘶哑的哽咽,浑身都在颤抖。

然而,却有一个清润的声音温和的响在她耳边:“舒曼别哭,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你爸爸健在,他没死。”

丁舒曼微微一怔,眼泪却还是不断流下来。

然而说话的人却将她抱住,小心的安抚她躺在病床上:“你别太激动,等伤好了,陈如泽欠你的,陈如泽欠你爸爸的,我都帮你夺回来!”

他的声音虽然清润温和,却有透着一种不可忽视的力道。

丁舒曼双眼盯着他,努力的想要看清楚他的面容。

可是他浑身都穿着白色的无菌服,戴着口罩,帽子,只留一双眼睛望着她。

“你是谁……”

他问她。

男人望着她,好像是笑了一下,才回答她:“我是你的……朋友,你父亲的朋友。”

“我爸爸……他……”

“他活着,只不过重度昏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如果你康复了去看他,她应该很快就能醒过来,舒曼,你要快点康复。”

丁舒曼心中焦灼:“丁氏……”

他仿佛她心中的蛔虫,知道她一切所思所想。

“你要冷静些,陈如泽已经偷梁换柱接手丁氏,成了丁氏的董事长。”

“这个混蛋……”她恨得咬牙。

而告诉他这一切的男人却温和的同她说话:“舒曼,你要好起来,你好起来,一切都可以补救,我会带你最好的医院做手术,我……”

丁舒曼望着她,浑身的疼都在剧烈的折磨她。

她咬紧牙关,让自己不在这疼痛中昏迷过去。

然而,眼前却还是一分分模糊。

只有他的声音低低传来,穿透耳膜:“我会帮你报仇的。”

第3章 你毁容了

他说:“我会帮你报仇的。”

这句话悠远而绵长,宛如山谷中的一阵风,让她觉得忽远忽近。

觉得触手可及,却又遥远的好像不真实。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那人已经不见。

只有医生无比庆幸的声音传过来:“太好了,丁小姐醒过来了,快点去通知宁……哦不,快去通知艾利克斯先生。”

有护士推开门小跑离开。

丁舒曼费力的睁开眼睛,看见的仍旧是洁白的病房,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冲进鼻腔,她忽然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而且咳嗽不止。

医生忙要过来。

这时候有男人的声音传过来:“她怎么咳嗽的这么厉害?”

男人身上穿着全套的无菌防护服,好像生怕把什么脏东西带进病房一样,声音严肃的质问医生。

医生看一眼病床上的丁舒曼,额头有薄薄的汗迹冒出来:“艾利克斯先生,丁小姐烧伤严重,而且因为大火的浓烟,损坏了她的呼吸道,还有她的肺也有些不好,如果要让丁小姐快些康复,必须早些去德国治疗。”

“我的脸呢……”她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咳嗽声,声音犹如刀割玻璃一般难听,但是她的眼睛却犀利而疯狂的如同鹰隼,她追问,“我的脸怎么样了?我的脸……”

医生为难的神色被她看见。

她眼珠猛地颤了一下,之后疯狂的想要从床上坐起来:“给我镜子……快点给我镜子!!”

医生见她情绪格外激动起来,忙招呼身边的护士:“不让让她乱动,快点按住她!绷带黏住皮肤会把皮肤撕扯下来的!”

护士忙扎推的过去想要按住她。

然而她却不甘心就这样被按住,挣扎着起身:“放开我!我要照镜子!我要照镜子!我的脸……我的脸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

她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无菌病房里,医生脸上神情慌张,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这位病人。

却正在这个时候,那位被叫做艾利克斯的男人出声:“张主任,给她用镇定剂。”

医生一愣,为难道:“但是如果病人万念俱灭的话,这一次沉睡可能会让她成为不愿意醒来的植物人啊。”

张主任在这家医院已经多年,在学术研究上也颇有见识,而且见过不少因为毁容重伤就在重挫之下无法醒来,甚至死去的人。

此刻选用镇定剂,他慎之又慎。

那个艾利克斯先生却眼睛严肃的凝望着激动的丁舒曼,缓缓开口:“不用担心,她有活下去的欲望,她还要醒过来报仇。”

张主任一愣。

有护士按不住丁舒曼,向张主任求救:“主任,病人的情绪太激动了,我们……”

“注射镇定剂。”

张主任的声音清晰的响在病房里。

护士忙将镇定剂的注射器递到张主任的手里。

那一针镇定剂注射到丁舒曼身体里几分钟后。

丁舒曼就开始缓缓安静下去。

她的眼瞳有微微的扩散,整个人有些茫然。

手指却是牢牢的抓着病床上的白色床单,用力的几乎要将床单给撕碎。

医生跟护士都在艾利克斯的示意之下缓缓退出病房。

只有男人留下来,将她的攥紧床单的手指一根根掰开,他声音平和温柔:“我知道你心里有仇,心里也有恨,但你毁容是事实。”

她仿佛是听见声音,眼瞳光芒一厉,猛地看向他。

他却微微弯起眼眸来:“不过别担心,我会给你做最好的整容手术,让你的脸最大程度的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不用。”

她声音嘶哑的拒绝。

艾利克斯微微一怔:“你不想恢复到原先的容貌吗?”

“既然毁了,何必非要原先那张脸。”

原先那张脸,只会引陈如泽再杀她一次而已。

她要改头换面去找他偿命。

第4章 无以为报

丁氏大火后的半年,丁氏千金的未婚夫完全掌控了丁氏集团。

丁氏内部反对陈如泽的人被一一排除,整个丁氏宛若新生。

但是他雄厚的家底跟不曾间断的交易却未曾受到任何影响。

A城的人都为丁氏父女感到惋惜,可是陈如泽将丁氏打理的井井有条却也昭示了他在集团治理上的能力出类拔萃。

三年后–

庞大的丁氏也改名换姓,成为陈如泽深思熟虑后的新集团–鼎尊。

“鼎尊?”女子好听的声音嗤笑出来,纤长白皙的手指扣在檀木桌面上,唇角弯起,眼眸如星,“鼎尊是个好名字,九鼎至尊。”

“你打算怎么办?”

坐在她对面的男人慢条斯理的去沏功夫茶,手指在透过雕花窗户射进来的阳光下仿佛带着一圈白芒一样晶莹。

她眼眸微转,唇角的笑容一分分收敛,视线移到他的脸上:“艾利克斯,我要回国。”

“我知道你会这样选择,只不过你回去之后,千万不要太冲动。”男子将紫砂茶杯递过去,放在她的手边。

她唇角轻轻弯了弯:“我要感激你的再造之恩,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不可能有今天。”

她声音微沉,眸光转到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上。

在手机如同镜面一样的屏幕上,她清楚的看见自己的脸。

长柳黛眉,挺直鼻梁,丰泽的红唇,尖尖的下巴。

那一双眼睛,犹如飞来之凤,带着三分的妩媚,七分的冷然。

她跟镜面中那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人对视,却缓缓发现,那其实是自己的脸。

三年以来,她经历过数不清的大小手术,每一次手术都让她觉得烦躁而不安。

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己跟陈如泽还有这不能化解的仇恨,她就咬着牙坚持要让自己完成这些手术。

她手指轻轻抚摸自己的脸,唇角的微笑有些苦涩:“不知道,我爸爸还能不能认出我。”

艾利克斯浅浅笑起来:“你是他的女儿,他会认得你的。”

丁舒曼点点头,之后却抬起眼来,直直望着他的脸:“话说回来,艾利克斯,你究竟还要将脸上那个面具戴多久?”

艾利克斯饮茶的动作没有停顿,闻言只是莞尔一笑:“大概你离开了,我就会将面具摘下来。”

“为什么不能让我看你的脸?”

她有些生气,眼睛瞪着他。

经过整容手术之后,她的面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跟以前的照片作对比,就会发现,现在在的丁舒曼比以前要漂亮许多。

她这次整容并不是大多数女子那样流水线产品一般的整容。

艾利克斯将她脸上的每一个细节都跟医生经过多次讨论确定最好之后决定下来的。

如今的她,虽然是经过整容手术的容貌。

但是并没有一点瑕疵。

艾利克斯被她这样瞪着,稍稍有些失神。

丁舒曼对她还真是印象不深,也似乎跟他的交情一般般。

但是她绝对不会知道,自己已经默默注视她多年。

从她四岁时候第一次看见她,到她二十二岁结婚,整整十八年,虽然中间不过是断断续续的见面,但她还是未曾留给她多么深刻的印象。

想到这里,他微微侧眼,扶了扶脸上的银色面具,双眼望着她:“我是你认识的人,不过,不想挟恩求报,所以你还是不要看我的脸比较好。”

丁舒曼微微皱眉:“你怕我看了你的脸就要报答你?”

这样的大恩,她必然是要报答他的。

她身受重伤,容貌全毁,几乎是一无所有。

但是,这个时候却有他帮助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恐怕也早就死了吧。

艾利克斯的唇角在面具后微微勾起,似笑非笑:“我不怕你报答我,只是怕你……不会给我我想要的报酬。”

第5章 你要的我给你

“你想要的报酬?”

她眼珠微微一转。

艾利克斯但笑不语。

“你想要什么报酬呢?”她唇角带着感激的笑意,“你想要什么,我都会报答你的,你的所有要求,我都答应你。”

她什么都愿意给他。

因为他给了她等同与重生一般的机会。

她要报仇,要找陈如泽给父亲偿命,要从陈如泽的手里将丁氏夺回来。

丁氏,是她丁舒曼的丁氏,不是陈如泽的鼎尊。

这个叛徒,这个混蛋!

他欺骗了她,还害了她的父亲,将整个丁氏帮助过父亲的叔叔伯伯们都从丁氏剔除出去。

她绝对不能原谅他。

她要向他讨回来。

把所有的一切应该属于她丁舒曼的东西都讨回来!

她手指一分分攥紧,唇角的笑容却未曾改变。

她眼角带着妩媚的柔情,看向艾利克斯的眸光温柔的令人心动:“你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艾利克斯望着她的目光有瞬间的凝定,却很快就将视线移到别处,轻松一笑,从椅子上起身:“时候不早了,我出去下,晚上回来再跟你商量回国的事情。”

丁舒曼微微一怔,没有料到他会忽然调转话锋马上离开。

他起身离开,她没有挽留,视线却若有所思的盯在他背上。

直到艾利克斯彻底消失在房间里,她才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将卷翘的睫毛垂下去:“艾利克斯,是我认识的人……为什么,我猜不到他是谁……”

既然这个男人带着面具见她,那么他的名字必然也不是真名。

他说他跟她认识,那么,她为何猜不出他的具体身份?

她百思不得其解,却在凝思了许久之后,抬起眼睫来,眼珠淡淡的看向窗外的景色。

建在德国柏林远郊的维拉庄园风景秀美。

大片的粉色蔷薇花随风摇曳,绿色的枝叶迎风招展。

昨夜的雨珠有的在树叶上还未落下,圆润的水珠如同水晶一样在绿叶上微微滚动。

她在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来到德国。

三年后的今天,她便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不过……

“临走之前,总要报答他的。”

她轻轻叹口气,下定决心要将报答他的恩情。

不管艾利克斯的真实身份是谁,他既然愿意帮助她,她便会报答他。

她想要什么呢?

如今,她已经一无所有,最能拿来报答别人的无非就是一具经过了数次手术的躯体罢了。

他想要吗?

他想要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给他的。

这一天过去的很快。

夜幕降临时,丁舒曼洗过澡,裹着浴袍去敲艾利克斯的房门。

家里的佣人用标准的德语温和的告诉她,艾利克斯在书房里。

她淡淡点头,转身去书房。

书房里亮着一盏温暖的灯光,不算很亮,但是足以让书桌前的人将任何东西都看清楚。

她将虚掩的房门轻轻敲了敲。

艾利克斯背对着房门用德语冷淡的告诉佣人他不需要咖啡。

丁舒曼浅浅一笑:“那么,你需要我吗?”

里面正在翻文件的男人微微一怔。

丁舒曼马上就要进去,他没有戴面具。

然而,她才刚刚踏出一步,就听见轻轻的关灯声。

整个房间里都陷入一片黑暗。

“怎么这个时候过来?”

丁舒曼进门,将房门关上,声音柔和:“不是你说要跟我商量回国的事情吗?”

“我会去找你的。”

“我觉得,还是我主动来找你比较好,”她将房门关上,整个房间里一片黑暗,有悉悉索索的布料摩擦声在寂静的房间里响起。

“你在做什么?”艾利克斯的声音带了一丝不悦。

黑暗里,却有整件浴袍轻轻滑落在地的声音。

他的神经开始紧绷起来。

她踩着书房的地毯,顺着他说话的声音走过去,手指如同可人的藤蔓一样从他背后抱住他的腰,然而声音,却有着极力掩饰也不能完全平静的颤抖:“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临走前……你要的,我给你。”

第6章 我喜欢你的报答

艾利克斯身材修长,没有纠结的肌肉,是个干净而精壮的男人。

她双手抱住他的腰的时候,他的身体刹那间就僵硬起来。

她心跳的飞快,眉毛都皱起来,下唇被牙齿用力咬着。

她让自己镇定下来。

一定要镇定下来。

既然无以为报,以身相许也算是将最珍贵的东西给了他。

这个男人,帮她这么多,若不是对她有爱慕的意思,是不会做到这样的地步的。

他既然帮她,断然不会主动要求她报答什么。

可是,如果明天一走,她整个人生都会沉浸在仇恨里。

仇恨是罪恶的东西,让人万劫不复,变得狰狞而毒辣。

她变成那样的人之后,便再也不配跟他在一起。

趁自己还没有变成那样的人的时候,她想报答她。

将干净的自己给他。

“丁舒曼,你这是在做什么?”他的声音紧绷,而且严肃。

丁舒曼将脸颊贴在他的后背上:“艾利克斯,我父亲曾经跟我说,如果有一个男人愿意娶我,那么这个男人有两个原因导致他这样做,第一个原因是他真的喜欢我,第二个原因,便是他想利用我。”

“你想说什么?”

“陈如泽是第二种人,我希望你……是第一种人。”

艾利克斯的身体缓缓放松了一些,然而声音里还是听不出感情来:“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你想让我喜欢你?”

“不,我想让你在明天之前喜欢我,但是明天天亮,你就要忘记我。”

他的眉峰不悦的蹙起:“为什么这么说?”

“你知道鼎尊集团现在在A城一家独大,我这样一无所有的人回去之后只不过是个小喽啰,我想向他复仇,就要不择手段的舍弃很多东西,我想,在舍弃之前,我可以把干净的自己给你。”

“你要把身子给我?”他的手指,忽然放在抱住他腰部的双手上。

她的手指微微一顿,沉默了片刻,才开口:“你说你怕我不会给你你想要的报酬,你说的……是我自己吧?”

艾利克斯轻轻笑了一下:“你倒是很聪明。”

丁舒曼抿唇,没有说话。

男人手指扣住她的手指,轻轻将她抱着自己腰部的手指挪开,然后,转身,在黑暗中与她面对面站着。

丁舒曼已经心跳如鼓,他一只手扣着她的手指,一只手放在她的脸颊上,轻轻的,挑起她的下巴,然后,缓缓的将脸庞靠近过去。

他灼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颊上。

她的身体紧绷的几乎无法动弹。

即便是深处黑暗,但是她仍旧能一分分的感受到他在凑近自己。

“你怕吗?”

“我……”她垂下眼睫,手指缓缓攥紧,指尖的血都流的迅速起来,“我……”

“你的手指抓疼了我,很害怕我对你做那种事,对吗?”

他的声音仍旧很温柔。

丁舒曼却咬了咬下唇,抬起头来:“我不怕。”

“撒谎,”他的唇贴着她的耳垂,“明明都怕的发抖了。”

“可是我……”

“我喜欢你的报答。”他的唇瓣印在她的耳廓上,声音传进她的耳膜,似乎有几分愉悦。

丁舒曼听到这个回答,微微一愣。

然而,下一秒,男人就松开了她。

她的身上接着就被披上一件衣服。

灯光啪嗒一声打开。

银色的面具被从书桌拿起来,他修长的手指微微抬起,便将面具戴在了自己的脸上。

待他抓过身来的时候,丁舒曼已经无法看见他面具后面的五官面容。

他抬手将他的上衣裹了裹,将她包的严实了,才莞尔嘱咐她:“既然决定这样报答我,我就接下你这报答。”

“那你还……”她垂头看大到包裹到臀部以下的上衣,觉得不解。

男人却弯起眼眸望着她:“在我取走你报答我的报酬前,不许让别的男人碰你。”

第7章 向我保证

“你……”她怔住。

然而男人却只是微微一笑:“你要向我保证。”

“保证什么?”她不明所以。

男人却忽然有些孩子气:“只有你向我保证会好好保护我该得的报酬之后,我才能送你回国。”

“可我回国后,大概不能再跟你联系了。”她已经打算好,回国之后便将全部的心思都用来向陈如泽报仇。

陈如泽卑鄙恶毒,若是知道有人帮助她复仇,必然会牵连到帮助她的人。

她不想给艾利克斯惹麻烦。

艾利克斯仿佛是看透了她一样,启唇问她:“你是怕连累我?”

“陈如泽是个表面和善,心思恶毒的男人。”她垂下眼睛,难掩对陈如泽的厌恶,“我不想让你趟这趟浑水。”

艾利克斯点点头:“既然你这样说,我尽量不去趟这趟浑水。”

丁舒曼安心下来:“你这样说,我就放心多了。”

“但是你要记得,我碰你之前,不许别人碰你,懂吗?”

丁舒曼点点头,却耳根有些发红的说不出保证的话来。

艾利克斯将书桌上的文件袋递给她。

她伸手要去拿,可是一拿,衣服便会让她的肌肤暴露出来,她有些为难。

艾利克斯看出来,垂下眼睫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没有考虑到你现在的状况,你先回房间去,我明早给你送回去,机票是早上九点,我会亲自送你去机场。”

丁舒曼这才转身离开,只不过临走之前,在门口停了停,转身忘了他一眼。

她很想去看看他长了什么模样。

可是,他不愿意让她看。

既然他不愿意让她看,那么他必然是有苦衷的,自己也不必去强求他。

丁舒曼离开之后,艾利克斯才将脸上的面具拿掉。

面具下,蓝世萧的五官面容出现在灯光之下,他大步走过去将房门关上。

眼光垂落的时候,却将视线放在了地面上。

丁舒曼落下的浴袍在地面上匍匐着,有轻微的香气窜进鼻腔。

他缓缓蹲下身子,修长的手指将那件浴衣拿起来,眼神深邃了一些。

既然丁舒曼打算回国,那说明她已经做好了回国复仇的一切准备,甚至已经将复仇的计划都一步步安排好。

他宁家与丁家一早便是世交,只不过他后来开始专注德国的分公司发展,几年都未到丁家走动。

等回到A城的时候,丁舒曼的身边却早已经有了陈如泽这个会演戏的男人。

他的皮相的确出类拔萃,而且演技一流。

若不是后来开始步步为营的将丁氏占为己有,丁舒曼父女也不会发现他有问题。

而他虽然有所怀疑,可是赶去救场的时候还是晚了一步。

丁氏家中发生大火,巧合的车祸拦住了消防车跟警察通过的道路,整个丁氏大宅在大火之后变做一片废墟。

而丁氏的大小姐丁舒曼却下落不明。

谁也不会知道,丁家那个已经将发展矛头指向海外的世交宁家会在最后的时刻给了丁家的大小姐一条活路。

而这条活路,除了两家多年世交的情分。

还有他蓝世萧的私人感情。

他喜欢丁舒曼,从见她的第一眼开始就觉得她是他见过的所有女孩中最讨人喜欢的女孩。

她少年时代可爱单纯。

长大以后漂亮专一。

只是可惜,这份专一的感情得来的是背叛。

而背叛的仇恨要逼她进入复仇的泥沼里。

他想要保护她,但她绝对不会放弃复仇。

既然她不会放弃复仇,那么,自己愿意帮助她。

只不过,他不想让她在复仇的过程中,将自己的身体也拿来当做博弈的棋子。

她还是干净的。

第8章 回到A城

第二天一早丁舒曼就收拾了行李。

在到达机场的车上,艾利克斯依旧是带着面具,他将文件袋交到她的手中:“这是你到达A城之后的新身份。”

她将文件抽出来都仔细的看过,感激的抬起眼睛来:“十分感谢。”

“不用太感激,我也是收取报酬的。”

他的玩笑话带着几分无法忽视的暧昧。

丁舒曼的脸上一阵发红:“我回国之后,暂时不会跟你联系了。”

“如果有问题的话,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他修长的手指握笔在她文件袋里的一页文件上写出一个电话号码。

丁舒曼想到要跟相处了三年的艾利克斯分别,心里稍微有点感伤:“不管怎样,我很感激你。”

“如果觉得很感激我,就一定好好保护自己,我不在你身边,A城这个大染缸可是会吃人的,千万记住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他不放心的叮嘱她。

她都用心记下:“这件事你不用太担心,报仇是需要从长计议的。”

“我想,你应该已经想好了第一步该怎么走。”

他的话让她微微一愣。

然而,愣了这短短的片刻之后,她却是莞尔一下:“说的是,第一步,我已经想好了。”

艾利克斯没有问她打算第一步如何走,却在她在机场下车的时候,将一张支票塞到她的手里:“短时间之内我不会跟你见面,你自己保重。”

“可是这笔钱……”她看着上面不菲的数额,有些惊讶。

上面的这笔钱,足够她不报仇无忧无虑的生活一辈子了。

蓝世萧居然给她这样一大笔钱。

他到底是想到了什么呢?

蓝世萧望着她,轻轻笑了笑:“回到A城之后,总需要打点的,你见机行事吧。”

“用不着这么多钱,我可以自己工作。”

“等你以后还我吧,”他伸手指了指她手上的支票,“这个,算是我借给你的。”

丁舒曼垂头看着手上那张支票,心里有一股轻暖漫上心头。

蓝世萧透过车窗看见机场里的人,抱歉的出声:“对不起,人太多了,看来我没法把你送到机场里看你登机了。”

丁舒曼由衷的开口:“你能把我送到这里来,我已经非常感激你。”

蓝世萧点点头:“那你……保重。”

丁舒曼重重点了头,才将车门关上。

车子开走之后许久,她都没有进机场,只是凝视着车子离开的方向。

如果不是有丁氏要夺回来,如果不是有父亲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如果不是有陈如泽要害死他们父女的大仇。

或许,自己跟艾利克斯相遇的时候,就不会这么仓促的分别了吧。

可是,偏偏这一切都发生了。

她不能留在他身边,她必须回去。

必须回去报仇!

飞机在两万五千英尺的高空飞行了六个小时。

转机几次之后,她到达A城。

A城并没有因为丁氏的内乱而暗淡。

夜幕之下,繁华的A城灯火通明,城市蓝图被市民的灯光勾勒出来。

她在步下飞机的那一刻,有A城的海风迎面吹来。

不长的发丝在风中舒展,她的脸庞五官暴露出来。

整个A城都对她感到陌生。

而她对整个A城却熟悉异常。

“我回来了。”

她顺着飞机的台阶走下去,唇角的微笑有着薄凉的弧度。

那双妩媚的眼睛里也带着凛然锋锐的笑意。

陈如泽以为她丁舒曼已经落入黄泉从此消失。

可是他绝对不会猜到,她丁舒曼活的好好的。

而且,现在就回来找他以牙还牙了。

她从海关出来,机场的大厅里有大大的液晶屏幕。

然而此刻,液晶屏幕上播报的信息却是关于鼎尊集团的。

主持人的声音清晰的响彻在整个大厅里–

“最新消息,鼎尊集团董事长陈如泽在经过一系列集团改革之后,开始将重心移向自己的私人感情问题,最近,鼎盛集团董事长陈如泽已经公布婚期,只是未婚妻的具体身份还未公布,引起众人纷纷猜测。”

原创文章,作者:梦幻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