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蜜爱:衡爷宠妻甜翻啦!》小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江舒畅冷夜衡小说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江舒畅冷夜衡的书名叫《闪婚蜜爱:衡爷宠妻甜翻啦!》,是作者一本万利创作的豪门总裁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新婚前夜,被亲姐抢走未婚夫,后脚她抓着一陌生男人去扯证。酒醒懊悔想离婚,谁知男人开始卖惨。被父母赶出家门,只有闪婚老公相陪。直到某天,上流豪门全体人员震惊了!什么?!冷总要吃糠咽菜睡天桥?什么?!冷总开着豪车去当司机?什么?!冷总送新婚妻玻璃手镯?江舒畅想不明白,本需要靠她养的男人,怎么就变成豪门霸……

第17章

江舒畅惴惴不安地攥着手,“你爷爷……”

刚开口,就被手机**打断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她脸上的表情逐渐沉了下来。

犹豫了两秒,直接把电话挂断。

冷夜衡看了眼她的表情,问:“怎么了?”

“没……”什么。

话刚出口,手机再次响起。

这次冷夜衡看清楚了,是江舒畅母亲打来的电话。

“接吧,万一有什么事。”

江舒畅咬了咬下唇,不想接,但想到母亲很少主动给她打两次电话,还是接通了。

冷夜衡走到车后箱,把礼物搬上车,不打扰江舒畅接电话。

“喂?”

“舒畅,你快回来!阿姨出事进医院了!”

手机那端是江暖月着急的声音。

江舒畅一听,眸色一变,“出什么事了?在哪家医院?”

“好,我现在过去!”

挂了电话,她歉疚地看向冷夜衡,“我妈进医院了,我得回去看看她,今晚怕是不能跟你回去看爷爷了。”

“没关系,看爷爷什么时候都可以。”

冷夜衡摸了摸她的脸,“我陪你回去吧。”

“不用,我一个人去就行。”江舒畅说,“你都跟爷爷约好,不去不好,你还是去看望爷爷吧,等下次我再陪你去,可以吗?”

听她这么说,冷夜衡沉默几秒,点了下头,“好。”

他回来这么多天,再不去看爷爷,爷爷肯定要亲自过来找他了。

“要是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嗯。”江舒畅点了下头,准备去坐车,就听冷夜衡说,“车给你开……”

“不用,你这礼物搬来搬去太麻烦,我们这里坐车也不难。”

道别后,江舒畅以最快速度赶去医院。

看见江暖月,立即抓住她的手,急切询问:“妈妈在哪?她到底是怎么了?”

江暖月嫌弃地抽回自己的手,偏了偏头,“自己进去看吧。”

江舒畅蹙起眉,急忙推开病房的门。

进去却发现母亲悠然地坐在病床上喝着燕窝。

“妈?”她喊了一声,挪步靠近。

孙岚见她来了,把燕窝放下,接过江舒畅递来的纸巾擦嘴。

“妈,您哪里受伤了?怎么受伤的?”江舒畅上下看了眼,也没看出母亲哪里受伤。

孙岚敛了下眉,看了眼脚踝的位置,“下台阶没看清楚踩空了。”

说着,她仰头看着江舒畅,语气冷厉责怪,“是不是月儿不给你打电话,我不住院,你就不打算认我这个母亲了?”

闻声,江舒畅心口绞着痛,痛得抽搐痉挛。

明明是她不认自己,是她把自己赶出江家,怎么反过来是自己的错?

江暖月视线来回扫了她们俩一眼,安抚地握着孙岚的手。

“岚姨,您别气,畅儿是最爱您的,怎么会不认您呢?她肯定不是故意不回家的。”

罢了,她冲江舒畅使了个眼色,“畅儿,你跟岚姨好说说,别气她。

“岚姨都这样了,你也不想让她无法安心养伤吧?”

听到这话,江舒畅心有不甘却不能罔顾孙岚的伤。

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淡淡地开口,“妈,您好好休息吧,这几天我在外面过得很好,您不用担心我。”

“过得很好?”孙岚面色沉如水,“你所说的‘过得很好’就是抢自己姐姐的项目是吗?”

这话一出,犹若一个晴天霹雳落在江舒畅头上,将她雷得外焦里嫩。

“妈,您这话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抢江暖月的项目了?”

她扭头瞟向江暖月,“你跟我妈说了什么?”

不用问就知道,肯定又是江暖月在母亲面前颠倒是非黑白了!

“畅儿,我能跟岚姨说什么呢?我不过是实话实说。”

江暖月一脸无辜,往孙岚靠近了几分,像是被江舒畅吓到了。

孙岚顺势将她拥在怀里,神情冷厉严肃地看向江舒畅。

“你这么看着你姐做什么?你在公司发生的事我都知道了,你现在还想狡辩吗?”

看母亲将前妻的女儿紧紧护在怀里的一幕,江舒畅不仅觉得刺眼,还觉得胸口一阵一阵绞痛,仿佛被人用着钝刀一寸一寸割着!

她们看起来像一对亲生母女,而她则是个外人!

她苦涩一笑,这个时候,她解释再多也没用。

类似这样的事,以往已经发生过许多次。

哪一次她解释,母亲信了?

既然多说无益,她也懒得再说。

“岚姨,我不怪畅儿,我是姐姐,她想要什么,我都可以让给她的。”

江暖月语音软软的,善解人意的模样让江舒畅感到恶心。

孙岚看她如此委曲求全,冲她扯了扯唇,“还是月儿懂事,但是……”

“月儿,你不用这样委屈,该是你的便是你的。

“畅儿想要什么,就让她自己去争取,哪有抢姐姐东西的道理?

她扭头看向江舒畅,慈母的表情瞬间一变。

“你今天就把项目交回给你姐姐,还有公司,你得去帮你姐姐解释清楚。

“就说,那是你嫉妒姐姐,想要姐姐手里的项目,才故意找人陷害她,你姐姐是清白的,知道吗?”

一想到自己的亲生女儿陷害前妻女儿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她的心就好痛。

明明畅儿才是她的女儿,怎么就不能随她,宽容大度一些?

从小到大什么都要跟自己的姐姐抢!

听着母亲颠倒黑白的话,江舒畅心口泛着疼,眼眶更是酸胀得厉害。

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攥着,也控制不住颤抖的身躯。

她咬着牙,低吼道:“妈!您到底知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一本万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