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她成了权臣的掌心娇》穆婉宁殷离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穆婉宁殷离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重生后她成了权臣的掌心娇》,小说内容动人心魄。《重生后她成了权臣的掌心娇》这本小说讲述了:前世,她错把狼子野心当成一片真心,不仅失去了一切还丢了性命;重活一世,她慧眼如炬,冷沉之中不掩锋芒,誓要报得前世血海深仇!只是她未曾料到,死之前看到的最后一人,今世竟会与她有如此纠葛……“娘子,报仇这种累心的事情就交给为夫吧,你只需开心快乐便是。”“可我不想……”穆婉宁愕然摇头,报仇这样的事儿,怎么……

精彩内容试读

巧心周身一寒,垂着头不敢再开口,眼圈却忍不住红了一圈。

穆婉宁见此,没好气道:“怎么,我还说不得你了?”

巧心抿着唇摇了摇头,手忙脚乱地揉了揉泛红的眼睛。

“好了,知道你是为我担心,但你也该对你家主子有点信心。”穆婉宁叹了口气,不忍心再苛责,亲自将人扶起来,

“是,小姐,奴婢知错了。”巧心自知莽撞,羞愧地应道。

安抚了巧心几句,穆婉宁便将人都打发了,独自一人坐在书房中,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其实,她原本也没打算如此轻饶了周管事。

但就在方才,她看到周管事露在外面的右手竟然有六根手指,才恍然记起此人是谁。

前世,穆婉柔之所以能让祁景川对她高看一眼,除了武安侯府的权势之外,更是因为她手下有一个经商奇才。

此人心思活络,手腕雷霆,又极为重诺,在商人间信誉极佳。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便凭借着武安侯府的势力将整个京城中的店铺几乎尽数收入囊中,为穆婉柔积累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

穆婉宁从未见过此人,只听说这人天生六指。

而他之所以效忠穆婉柔,正是因为穆婉柔救了他自幼患有心疾的女儿一命。

方才几句试探,穆婉宁便确定了,这个周管事就是前世穆婉柔身后的那位奇才。

想到昔日听到这些话时,穆婉柔对着困在瓮中的自己露出的恶毒又嘲弄的神情,穆婉宁低垂的眉眼间略过一丝狠厉。

穆婉柔,这一次,我要一点点拔了你的爪牙,看着你一点点坠入地狱。

前世的痛苦,定要千倍百倍奉还!

三日后,望春楼。

二楼天字号雅间中,玄衣男子负手而立,目光漫不经心地自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上扫过,倏地一凝,落在望春楼外一道清秀俊雅的少年身影上。

又是她。

楼下,那人正垂首同身旁的小厮说着什么,尚显稚嫩的面容上满是与年龄不相符的沉稳老练。身旁的小厮点了点头,快步离开,身影隐没在一旁的小巷之中。

少年转身,入了望春楼。

殷离这才缓缓收回探究的目光。

一道身影不知从何处出现,单膝跪在男子身后。

“都准备好了?”

来人垂首,恭声道:“是,公子放心。”

殷离淡淡应了声,“去吧,记得手尾处理的干净些。”

“是。”

来人应声,利落的转身离去。

此时的望春楼大堂之中,穆婉宁一身男子衣衫,手执折扇,精致的面容上神色淡漠。

她独自一人坐在一处偏僻的角落中,抿了口茶,心中暗自盘算着时间。

那日周管事送来的信中,范文庭说今日是要请她看一场好戏,以换取她在武安侯面前为范府美言几句。

算算时辰,也该差不多了。

穆婉宁的目光在大堂中扫过,不知是不是她多心,总觉得今日大堂内的气氛有些古怪。

目光无意中略过二楼的雅间,突然一顿。

不知怎的,穆婉宁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不知殷离今日在不在那间雅间中。

心思浮动间,雅间的门突然打开,穆婉宁有些愕然地看着一个小厮从雅间中出来,下了楼,直直朝着她这儿而来。

然后,站在了她的面前。

“这位公子,我家主子有请。”小厮躬身一礼,很是恭敬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穆婉宁挑了挑眉,纵然心中已然有了猜测,但还是问道:“不知贵主人是?”

小厮笑了笑,道:“公子说笑了,这望春楼的雅间每一间都有固定的主人,公子既然去过,又怎会不知天字间的主人是谁?”

果然是他。

穆婉宁暗自叹了口气。

这是什么该死的缘分?

她不过是随意想想,殷离还当真在此,还主动找上门来。

两人说话的功夫,大堂内众人的目光已然汇聚了过来。

穆婉宁想要安静的坐在大堂里是不可能了,索性点头应下,起身随小厮上楼。

雅间内,茶香氤氲,殷离侧身端坐桌前,露出棱角分明的侧脸,鸦羽轻垂,将眉眼间的冷峻遮了个七七八八,只余几分书生独有的儒雅温润。

如斯美色,穆婉宁不想搅扰,兀自在一旁坐下,一手撑着下巴,就这么欣赏起来。

殷离全然没有被房中突然多出来的人打搅,依旧继续着手中泡茶的动作。一手执壶,微微倾斜,玄色衣袍随着他的动作滑下几分,露出一截皓腕,比之寻常女子竟然更加细腻白皙几分。

穆婉宁正欣赏着眼前赏心悦目的场景,一双骨节分明手轻轻将茶盏放在她面前,紫砂杯与桌面相触,发出叮的一声轻响。

“二小姐,请。”

男子清冽的声音响起。

穆婉宁也不多做无谓的推辞,拿起茶盏放在鼻前轻轻嗅了嗅,目光一亮:“这是……东海龙舌?”

“二小姐好见识。”

东海龙舌乃是专供宫中的贡茶,寻常皇亲国戚都不一定能尝到。穆婉宁这位自幼长在乡野,入京不过月余的侯府嫡女,竟然能仅仅凭借茶香就猜出来。

殷离勾了勾唇角,望着穆婉宁的目光中更多了几分兴味。

听出殷离话中的深意,穆婉宁饮茶的动作微顿,心下暗自懊恼。这茶她前世在祁景川那里喝过一次便爱上了,只可惜,这茶确实金贵,一直无缘再得。今日再度喝到,一时欣喜之下竟说漏了嘴。

在殷离面前,果真片刻放松不得。

这男人的眼太尖,稍微露出马脚便会被他揪住不放。

自己暴露的已经够多,不能再这般不小心。

穆婉宁暗自提起十二万分的警惕,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抬眸一笑,“彼此彼此,小女子也没有想到,能在公子这儿喝到这等好茶。”

她是不该知道这茶,可殷离一介书生又何尝不是?

被穆婉宁反将一军,殷离依旧不动如山,神色平静地饮茶。

他既然敢拿出这茶来待客,就不怕穆婉宁看出什么来。

一时间,屋内陷入一种诡异的静谧。

殷离不急,可穆婉宁却越来越沉不住气。

这时候,穆婉柔也该到了。

她可不想在殷离这里耽搁下去。

放下茶盏,穆婉宁起身一礼,“多谢公子款待。茶也喝了,小女子不便叨扰,告辞。”

说着,转身便走,脚步颇有些急切。

不料,她刚转身,还没走出几步,身后便传来男子透着冷意的声音。

“慢着。”

原创文章,作者:雾雨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2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