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狐妻》胡初霜封青冥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胡初霜封青冥的书名叫《阴狐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羽落辰汐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家三代与狐结怨,姐姐出生只笑不哭,长了一张狐狸脸,夭折入土那天来了很多狐狸。我出生时全家做了一个相同的梦,梦到一只红狐窜进了家门,我出生的时间不对,或者说……我压根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我的命,是借来的。当一纸成契时,他和劫一起来了。…

而且是那种上了很大年纪的老太太裹脚的脚印。

我们这里有个说法,就是刚死的亲人在头七的晚上会回魂,在大门洒香灰和草木灰,就会有脚印。

可是奶奶死的都快一个月了,怎么可能还留在阳世?

瞎子婆看了会,让我爸进屋把奶奶生前穿过的鞋子拿出来,然后把鞋跟草木灰上的脚印一对比,不大不小,就像是裁剪下来的一样。

门口草木灰上的鞋印,就是奶奶的小脚踩出来的。

看到这幅场景,我心里直冒凉气,我妈吓得更是哆嗦,脸都成了白纸,毫无血色。

瞎子婆将鞋放在一边,叹了口气,就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妈低垂着脸,眼睛红肿眼泪在眼眶打转,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瞎子婆将目光放在我爸身上,我爸满脸愁容,跟我说了最近家里发生的一系列怪事。

这事情的确是在奶奶去世后才出现的。

经常三更半夜听到屋子里有个人来回走动,有时候在院子里来回走,有时候直接就进屋来了。

大半夜我爸披着衣服打手电筒出去,那声音就消失了,而且空无一人的。

可是那声音过了半夜十二点还是会出现,我妈就吓得有点魔怔了。

奶奶去世后,我妈还经常梦到。做的梦不太好,于是就想到村里的习俗,在大门口洒了两摊灰。

昨晚那声音又出现了,好不容易熬到早上,出门就看到草木灰上的裹脚印,当时我妈一看就吓坏了。

她一眼就认出来那脚印是奶奶的,因为奶奶去世时穿的红鞋是她亲手纳的鞋,那双鞋印她知道。

“你怎么都不跟我说这个事啊。”看我妈怯生生的模样,让我怪心疼的。

我妈被我一说,一下更难受了。

我爸在旁边插嘴说,“你刚从外面回来,不跟你说这个事,也是怕你害怕。”

“你奶奶是在怪我。”我妈低垂着脸小声说了一句。

我忽然想到我在省城读书,因为临近考试,奶奶去世时我妈担心跟我说这个事会影响到我,所以就瞒着我没说,办了丧事就下葬了。

前两天我妈突然打电话,让我回来给奶奶烧纸,我才知道奶奶去世的消息。

现在仔细想想,奶奶去世我妈都没跟我说,要是平白无故的,怎么会让我回来给她烧纸上香。

听到我妈这话,我爸在旁边说了句,“她能怪你什么,别瞎说这些话。”

我妈情绪一下爆发了,对我爸不客气的说道,“你忘记咱妈死时候为啥不肯咽气了,一口气咽了两天,出殡的时候她嘴巴还是张着的,你说,我瞎说什么了?”

我妈当时说完后,我爸脸色就变得很难看,但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但我感觉这事怪蹊跷,而且我不知道奶奶去世的时候,还发生过这些事。

我深吸一口气,问道,“妈,你别骗我了!奶奶去世的时候,是不是真的跟村里人说的一样,她在大门口烧纸磕头?”

我妈脑袋低垂着,隔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奶奶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这心里太想知道了,说话的语气有点着急。

但我问完后,我妈却只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她摇头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可我想继续问。

我妈性子胆小,眼泪止不住的流,一下就让我不忍心了。

奶奶临终的时候不肯咽气,我妈后来才跟我说这个事。

奶奶是在后山的树林子里找到,抬出来的时候还没咽气,我妈说奶奶临终前嘴里张着,趴在她耳朵边她小声的叫丫头。

我妈跟我爸说,奶奶估计有点放不下我,怕是想看我最后一眼。

本来想着给我打电话让我赶回来,但那时奶奶眼瞅着是撑不住了,就算我从省城赶回来怕也来不及了。

因为这个事怕影响我高考,最后我爸妈商量了下,决定等过后再跟我说这个事。

可没曾想,奶奶这口气咽了两天。

如果给我打电话,奶奶肯定能撑到看我最后一眼的,我妈觉得奶奶就是因为这个才对我爸妈有怨气。

屋子一下安静下来,气氛很压抑,我将目光放在了瞎子婆身上,希望她能给我们出个主意。

瞎子婆婆见状,过了好一会儿让我爸拿一张火纸,然后跟我说,“二丫头,你别怕啊,她是你亲奶奶,不会害你的。你去给你奶奶坟上烧个纸,就没事了。”

想到草木灰上的裹脚印,加上我妈说的话,要说心里不害怕那是假的,不过奶奶生前在世对我挺好。

跟瞎子婆婆说的一样,自己老人,肯定不会害我的,而且想到奶奶临终前还想着看我最后一眼,我这心里也挺愧疚的。

瞎子婆把火纸递给我,说,“你拿剪刀对着你奶脚印,剪下来,一刀剪下来啊。”

我拿着剪刀比划着门口的脚印,然后拿着剪刀剪了下来。

弄好后瞎子婆摸出一块古色古香的铜镜,就跟旧社会大家闺秀用的梳妆镜差不多。

瞎子婆把剪好的两脚印贴在镜子上,递给我的时候拍拍我肩膀说,“你拿点香纸给你奶奶上坟,去赔个不是,放心吧,你奶奶不会怪你的。”

后面瞎子婆跟我妈说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奶奶的坟头立在村外河沟旁的山窝里,是跟我爷爷的坟葬在一起的,两个坟就离了不到两米。

我爸妈本来还商量合葬在一起,但下葬的道倌说,我奶奶跟我爷爷命里八字有点犯冲,合葬的话不太好。

老坟地里坟头林立,大都是老坟,隆起的坟包上很多歪歪斜斜插着白幡。

不少孤坟都坍塌了一半,在河沟旁吹了的风挺冷,虽然是大白天,但在老坟场这阴清的地方心里还是有点瘆得慌。

坟场外围是用石头圈起来的,插在坟头的丧棍跟花圈被风一吹,瑟瑟的,格外吓人。

到了奶奶坟前,看着坟头光秃秃就跟新坟一样寸草不生,我就觉得不太对劲。

荒山野岭的野花野草生长的很快,尤其是河沟旁边,野草几天就能窜起来。

可奶奶下葬快一个月了,竟然还是光头坟,这很明显是不正常。

难不成奶奶的坟,有什么问题!?

原创文章,作者:羽落辰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xs.net/80221.html